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败北篇~ 《魔物的天敌》
    日向身上带有强烈的杀气,跟利姆露展开对峙。

    从她的话中可以听出来,她似乎是打算要杀掉利姆露没错。

    然而,日向说了一句很过分的话。

    「她竟然说你的国家很碍事,所以要消灭。这种话真是不可原谅!」

    「……这是维鲁多拉大人该说的话吗?」

    「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

    我没有理会欲言又止的伊芙利特,而是继续观察日向。

    毫无破绽。

    如果是我的话,可以靠蛮力制服她,但在身体能力跟她差不多的人之中,她的实力应该是压倒性地强吧。

    「伊芙利特啊,你以前说的确实没错,日向那家伙看起来还蛮强的。」

    「不不不不,从维鲁多拉大人的角度来看,或许只是『还蛮强的』,但对我来说可是很大的威胁啊。比起从前她还是静的弟子时,她现在显得更加厉害了。」

    嗯!说得也是。

    即使现在的伊芙利特受过我和利姆露的锻炼,又能和日向战到什么地步呢……

    而且……

    外界发生了不得了的事。

    「恐怕是受到敌人设下的广范围结界影响,魔素渐渐被净化了。」

    「魔素?那么,利姆露大人不就无法发挥正常的力量了吗?」

    「没错!说起来,没有魔素就无法发动『魔力感知』了。要是必须依靠不习惯的视力,那将会是一场很严苛的战斗。」

    「说得也是…而且那个女人根本无法沟通啊。静当初应该很辛苦吧,对方看起来相当顽固。」

    他说的没错。

    然而,毕竟战斗已经开打了,我想一开始就不存在对话这个选项。

    关于这一点,我想利姆露还是太天真了。

    「我对魔物所说的话没有兴趣。」

    日向说完这句话后,战斗终于开始了。

    正如事前预料的一样,利姆露只能采取守势。

    「想不到利姆露大人竟然会被压着打。」

    「他或许会输呢。」

    「怎么可能?他可是无论处于何种危险,都能够越过困难的人物耶?而且,剑对利姆露大人是没用的。他现在确实无法使用魔法,但之后应该就会想到逆转获胜的方法了吧?」

    「不,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伊芙利特。你仔细想想,既然这个情况是敌人制造出来的,对方当然会准备好发动致命一击的攻击手段吧?」

    「!」

    「如果是不需要依靠魔素的攻击方法,可以用精灵

    魔法。虽然精灵的魔力耗尽后就结束了,但确实可

    以在这个『结界』中发动没问题。」

    「我们的身体就像是魔素的结晶一样,所以没有问

    题,虽然会受到影响,不过跟这个「结界」净化魔

    素的速度比起来,我们产生魔素的速度更快。

    精灵则是靠自己的魔力发动自然现象,所以就算

    没有魔素,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如果没有魔素

    就无法恢复力量,所以无法长期进行战斗。」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日向也受到许多精灵所爱

    呢,静只有我一个精灵,日向看起来则是有五个属

    性的精灵跟随着她。」

    「五个属性?」

    「是的,地、水、火、风、空,每种都有。」

    没有光属性吗……不!这是当然的。

    如果想要获得光之精灵,就必须要有「勇者」的

    资质。

    话虽如此,问题并不在那里。

    她看起来并没有要打算使出精灵魔法,相当不自

    然。还是说,她认为没有必要使用!?

    哎呀!利姆露好像挨了一招,用手捂着伤口。

    「真是奇怪,利姆露大人应该有『痛觉无效』和『超速再生』这两种能力啊,为什么……」

    「或许是他不仅仅感受到了疼痛,而且还无法再生了。」

    如果要回答伊芙利特的疑问,大概这就是正确答案吧。然后,我确实说中了。

    「难得有这个机会,我就告诉你吧。这是我的终极绝招,只要我发动七次突刺的话,对方就会确实死亡。」

    看吧。

    「就跟维鲁多拉大人说的一样呢。」

    「我可不觉得高兴。」

    虽然她说是七次,但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也很可疑。也有可能是她刻意要让对方大意,其实只要五次就行了。

    如果是我的话会这么做,那幺日向到底会怎么做呢?

    「……剩下两次。」

    「看来是真的。她应该不需要骗人吧。」

    「这样下去的话,利姆露大人真的会输掉啊……」

    「就我看来,日向比那个盖札王还要强。一个搞不好,说不定光靠日向一个人也能解决掉暴风大妖涡呢。」

    暴风大妖涡虽然有「超速再生」能力,但感觉日向似乎会有办法可以对付。因为日向这个女人相当习惯战斗,才让我产生了那种想法。

    「啊!我被叫到了。」

    「什么?」

    「呃!利姆露大人刚刚使用了精灵召唤:焰之巨人,应该是在叫我吧,咦?我应该要怎么从这里出去才好?」

    「……」

    伊芙利特在说什么啊?

    这里是利姆露的「胃袋」,如果利姆露想要叫伊芙利特出来,根本不需要进行召唤。也就是说,利姆露召唤的是别的高阶精灵。

    「看吧!他叫的不是你,而是其他人。」

    「啊……真的耶。我还想说难得有机会可以出场了,真是遗憾。」

    「你有自信吗?」

    「是啊!我学会了维尔德拉大人指导的『维鲁多拉流斗杀法』,想说这是我成长之后展现实力的好机会。」

    这确实很遗憾,但我觉得这次也是算他走运吧。

    我想,现在的伊芙利特应该完全无法施展功夫,就会输掉了。

    《告知。从双方战力推测,我判断我方难以获胜。为了打探状况,我把复制后的高阶精灵「焰之巨人」从本体分离出来,成为纯粹的精灵。》

    不愧是利姆露,真是冷静。

    他复制了完成解析后的伊芙利特吗?虽然复制品只有还没跟我一起修行时的实力,但很适合用来打探状况。

    看来这个判断是完全正确的。日向果然还藏着杀手锏。

    伊芙利特往日向冲去,但却什么都无法做,开始陷入痛苦。很明显,日向对他做了某些事。

    利姆露连忙把伊芙利特叫了回去。

    《答。伊芙利特似乎受到了「强制篡夺」影响。由

    于他的魔力回路与你相连,所以才能成功抵抗。》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

    「由于已经先分离了,所以应该没有对你造成影响吧。」

    「是的。不过,如果我被对方抢走,将会损失很大的能量啊。」

    「是的。不过,尽管是如此……虽然那都是你修行前的状态,但却完全无法反抗,一下就结束战斗了啊。」

    虽然被召唤了出来,但毫无任何意义,完全没有表现,伊芙利特的出场机会就这样结束了。

    真是悲惨啊,伊芙利特。

    在这里吃过苦头后,就继续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吧!」

    「等一下,请不要这样!不要用那种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咯哇哈哈哈,接下来也要继续努力啊!」

    「所以我说请不要这样啦!」

    开伊芙利特的玩笑,就到此为止吧。

    日向那家伙,她的能力实在是相当麻烦啊。

    以现在的利姆露来说,想要破解这种能力可说是相当困难。

    而且,他只要再被刺中一次,就确定会输了。

    尽管如此,利姆露还是没有放弃。他勇敢地采取攻势挑战日向!

    「利姆露大人真的没问题吗?如果他死了,我们也会……」

    「略哇哈哈哈!不要慌张。相信利姆露,默默地从旁看顾着他吧!」

    由于我能看出利姆露的思考,所以才能放心在旁边参观。然而伊芙利特却觉得利姆露陷入了危机,显得相当不安。

    虽然我想跟他说明,但不久之后就已经要分出胜负了。

    「去死吧!七彩终焉刺击!」

    「觉醒吧!『暴食者』!」

    日向的突刺贯穿了利姆露的身体。然而,利姆露早就预测到这一招,便让自己的力量失控,采取粗暴的手段来应付,这种狠下心来的手法,连我也相当佩服。

    「利姆露大人被、被刺到了!呃,那是什么样子啊?」

    伊芙利特显得十分惊慌。

    这也是难免的。

    出现在那里的是利姆露化为恐怖怪物后的型态。

    他从前吃进去的随物特征浮现到了表面,显得十分邪恶。

    而更恐怖的,是利姆露所解放的「暴食」效果。

    能将眼前看到的所有东西吞噬殆尽,不久之后还

    能成长到连星球都能吞噬的大小…他有可能会成

    为这么恐怖的怪物。

    日向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我必须要完全消灭你,不然世界将会陷入危

    机。」

    说完之后,她就同时召唤出了五只精灵。

    那些精灵的任务就是要挡下利姆露。而日向则是开始咏唱可怕的魔法!

    「灵子崩坏」…灵子是构成魔素的物质,这个魔法正如字面上的意思,是一个由灵子来消灭万物的魔法。

    这是可以说是最强的神圣魔法,没有一个存在能够耐受得住。

    实际上,除了暴风大妖涡这种无法完全进入魔法范围的存在之外,这个魔法应该可以说能打倒所有人吧。

    「像我们这种精神生命体,也无法抵抗『灵子崩坏』,能够使用这么强大的魔法,代表日向也有了惊

    人的成长呢……」

    「因为我的体型很大,所以应该安全吧。不过,如

    果是以人类的外型跟她开战,就必须要注意这招。

    我要好好记住这件事。」

    「我和伊芙利特都同意,日向确实很恐怖。

    「那幺,为什么我们依然平安无事?利姆露大人现在不是完全消灭得无影无踪了吗?」

    咦咦?你还没发现吗?伊芙利特?

    「这是因为……」

    视点转移。

    利姆路的保险装置启动了。

    保险装置…也就是利姆露事前准备好的「分身」。利姆露收到苍影的报告时,似乎就感觉到了危险,因此就把本体藏了起来,派出「分身」对抗日向。

    这种毫无破绽的做法,我也十分佩服。

    原本「分身」应该是无法使用独有技的,然而利

    姆露却让躲起来的本体把权限让度给分身。

    于是,那个「分身」变得几乎与本体没两样,连日向也没有看穿。

    「这确实是个危险的赌注。那是叫圣净化结界吗?既然利姆露无法从囚禁他的「结界」中逃脱,如果打不赢日向的话,也就只能装死了。」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我也完全被骗了。」

    应该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最佳解了。但这么做也确实是在走钢索。我希望利姆露能变得更强,让他下次不需做出这种举动也能顺利过关。

    不过,这么一来,危机终于解除了。

    「看来终于可以回去了呢。」

    「不过,样子好像怪怪的?」

    唔唔?

    确实不太对劲。

    圣净化结界消失了,所以应该可以迅速用「空间移动」回去才对。

    尽管如此,利姆露却一直在跟岚牙讨论……

    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祥的预兆,心中的骚动难以平息。

    我抱持着不安,窥视着利姆露他们的样子。

    《转生到第十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