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序章 灼热龙对暴风龙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轻之国度录入组

    图源:月灵

    录入:月灵

    对维尔德拉来说,这天真的很不走运。

    在空无一物的平原上。

    为了防范帝国军,都市还隔离在迷宫里头。因此从空中飞过来的那个美女在影像中就格外显眼。

    「姊、姊姊……」

    维尔德拉嘴里念念有词,看起来很意外。

    他的声音很无力。

    若是认识平常的维尔德拉,这样的反应对那些人而言简直无法置信。

    面对这样的维尔德拉,卡利斯问道:

    「那、那位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令姊……维尔格琳大人?」

    「嗯、嗯嗯……就是她。她正是我的姊姊,最强『龙种』之一──『灼热龙』维尔格琳……」

    听到这句话,留在「管制室」里头的人不约而同展开行动。对迷宫内部发布紧急警报,要内部对外敌采取最大限度的警戒。

    「等、等等,师父!利姆路又不在这里,该怎么办?」

    菈米莉丝很慌张。

    平常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这种时候更是只有吵闹的份。在研究方面另当别论,但是一到要战斗的时候,根本没有菈米莉丝出场的余地。

    不过,菈米莉丝有值得信赖的伙伴。

    那就是目前正在积极行动的迷宫管理者──德蕾妮的姊妹,还有她们底下的树妖精。

    再加上贝瑞塔。

    虽然他不再担任迷宫十杰,但依然处于迷宫统筹者的地位。

    何况如今那些值得仰赖的十杰有半数都因为进化陷入沉睡。贝瑞塔身为从前的首席,正是为守护菈米莉丝努力的时刻。

    「照这个氛围来看,似乎来者不善。我们就在迷宫里头迎击吧。」

    德蕾妮她们已经掌握各个楼层的状况了,贝瑞塔确认完便这么说。

    在迷宫十杰之中,目前没有睡著的就只剩下四大龙王。盖多拉也醒者,然而他带著魔王守护巨像前往武装大国德瓦岗支援。

    虽然对付维尔格琳没把握,但只要利用迷宫这个完美无缺的要塞,就算只靠他们目前这点战力应该也能争取时间。贝瑞塔会那样提议都是基于这层想法。

    维尔德拉听完点点头,嘴里「嗯」了一声。

    「虽然不晓得她来这里干嘛,但独自一人过来简直可笑至极。只要集结众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为惧!嘎──哈哈哈!」

    即使维尔德拉说那句话的时候硬是强颜欢笑,脸上的表情依然很僵硬。

    他在害怕。

    前天维尔德拉才被大姊维尔萨泽凌虐,还记忆犹新,这次换成二姊维尔格琳单枪匹马打进朱拉•坦派斯特联邦国的首都──中央都市「利姆路」。

    这在维尔德拉看来可不得了,他正拚命绞尽脑汁,看要如何度过这个难关。

    因此才会二话不说就答应贝瑞塔的提议。

    碰巧在这个时候──

    『维尔德拉,你是个好孩子,就乖乖出来吧。』

    出现在画面上的维尔格琳开口了。

    不可思议的是,她的目光透过画面定在维尔德拉身上。而她的声音则变成一股念力,传到维尔德拉这边。

    「维尔德拉大人……?」

    「卡利斯啊,别慌张!这是陷阱。若是掉以轻心出去,我肯定会死得很难看!」

    「这、这样啊……」

    面对大剌剌做出丢脸宣言的维尔德拉,卡利斯似乎也为之困惑。

    「咦?既然她的目标是师父,那就跟我们没关系了──唔嘎!」

    菈米莉丝原本打算华丽地闪避危机,但连她的嘴也被维尔德拉用手摀住,心不甘情不愿被人拖下水。

    就这样,他们变成一个彻底的抗战阵线──不过……

    『是吗?你不打算出来?看样子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笨。好吧。我就先温柔地给你一次警告。』

    光从影像上来看,不晓得维尔格琳在说什么。然而她身上的气氛出现变化,在场众人都意识到这点。

    维尔德拉能够听到她的声音,因此他察觉维尔格琳打算采取某些行动。

    就算是这样──

    (没、没问题。菈米莉丝的迷宫可是用连次元都能够隔绝的优秀能力做成的。就连我都很难突破。不管姊姊多厉害,只要我待在里头,她就没办法出手──)

    没错。

    只要待在迷宫里头,那他就能持续闪避维尔格琳。对方可能会突破一两个楼层,可是菈米莉丝的修复能力更胜一筹。如果他把力量借出去,要持续隔离维尔格琳也不无可能吧。

    「别担心。有我跟你联手,不管遇到怎样的对手都──」

    维尔德拉原本要做出这段说明,但他的话却没能说到最后。

    因为他看见维尔格琳手中出现一把红色的长枪。

    「师、师父!那个很不妙。搞不好连我的『迷宫创造』都挡不住!」

    这种事情还用得著你说──维尔德拉也那么认为。

    「我知道啦!大家最好要有应付冲击的准备!」

    没有人去质疑维尔德拉的话。

    大家都照办,当场采取防御态势。

    紧接著一阵强烈的冲击袭向迷宫。

    「不、不会吧……」

    「已、已确认到五十层都遭受损害……上面的楼层全毁。」

    阿尔法和贝塔等人陆陆续续告知损害情形。就在这瞬间,迷宫的安全神话实际地毁于一旦。

    说时迟,那时快──

    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维尔德拉陷入慌乱,利姆路正好在这个时候透过「思念网」联络他。

    『喂──你还好吗?』

    听到那少根筋的声音,维尔德拉愤慨地回应。

    『笨蛋,我现在没空啦!大、大事不好了。姊姊、姊姊她要修理我。现在她还在迷宫外面,但这样下去会打进来的!』

    如果是利姆路──如果是他肯定有办法。

    维尔德拉相信是这样,等著对方答覆。

    然而对方回的却是「有办法应付吗?」,问话的语气听起来很担心。

    听他那么说,维尔德拉顿时领悟。

    他发现利姆路那边也没有余力。

    假如他还有余力,应该马上就会回来才对。既然不是这样,那自己就不能等著利姆路帮忙了。

    八成是因为这样──

    维尔德拉不再给自己退路。

    既然不能靠利姆路,那他也有自觉,知道这次必须亲自出马。

    『只能我出马了。总比让她就这样打进迷宫好吧。』

    这样行得通──维尔德拉这么想,毫无根据。

    都差点忘了,利姆路给他的修行可不是盖的。既然自己连那些都承受得住,那么对付姊姊维尔格琳应该也不会输,维尔德拉是这么想的。

    『我会负起所有责任,拜托你想办法处理掉维尔格琳。可以交给你吗?』

    看来连利姆路都不觉得维尔德拉会输。

    利姆路说所有责任他来承担,那就代表不论维尔德拉搞多么大的破坏都不会被骂。照这样想,就等同在叫维尔德拉展现至今为止的修练成果。

    除此之外──

    对方都问能不能交给他了,那答案就只有一个。

    『哦?既然这样,就包在我身上吧!嘎哈哈哈!』

    回完这句话,维尔德拉的目光转到维尔格琳身上。

    跟利姆路对话之后,他找回平常心。就在那一刻,维尔德拉突然冷静下来。

    「看来只能让我亲自出马了。」

    只见他用从容不迫的态度说道。

    「师父?」

    「维尔德拉大人!」

    菈米莉丝和贝瑞塔则是惊讶地看著维尔德拉。

    维尔德拉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一脸豁达。

    「嘎哈哈哈!我个人也不愿意跟姊姊对战。不过。既然没办法利用迷宫争取时间,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可是──」

    「没关系,卡利斯。之所以在迷宫内部不会死亡,那是因为空间受到隔离才成立。如今知道这招对我姊姊没用,想要将伤亡压到最低,那就只能我亲自出马。」

    如果是维尔德拉的话,只要利姆路还健在,他就不会消灭。倘若不想造成牺牲,只能让维尔德拉亲自出马。

    「既然这样,我也一起过去。」

    「不,这就免了。虽然你也变强了,但还是比不上我。换成赛奇翁另当别论,其他人去只会碍手碍脚。」

    这话说得难听,但却是事实。

    而且维尔德拉已经做好觉悟了。

    让人想不到他刚才还是那副没用的样子,如今摆出凛凛生风的表情,面向前方。

    「没问题吗?师父?」

    「怎么可能没问题!那两个姊姊可是对我做过光回想起来就让人发毛的事情……不,这就别提了。我也变强了。遇到利姆路之后,我有所成长。还收了徒弟,而且发现自己火候还不够。我现在已经跟从前不一样了。嘎──哈哈哈!」

    维尔德拉硬是挤出笑声,用这种方式来提振士气,找回平常的步调。

    「放心吧。你们只要在那边欣赏我的英姿就行了!」

    他一说完这句话就独自一人离开迷宫。

    维尔德拉想起跟维尔萨泽的战役。

    睽违许久相见,感觉大姊比以前更加强大许多,而且毫无破绽。

    如果是从前的维尔德拉,他不会感知到这股气息。遇到利姆路之后,维尔德拉有所成长,判若两人。

    最终成果就是让他获得究极技能。

    被封印的时候,他从「胃袋」中观察利姆路,学习了不少。

    然后他发现一件事。

    那就是要能够彻底发挥力量才有意义。

    维尔德拉的魔素含量很高,在现有的「龙种」之中高居最多含量。比两个姊姊更加庞大,因此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了其中一个最强霸主。

    然而那样还不够。

    维尔德拉有所体认。

    他发现某些人虽然很弱,但会挣扎到最后一刻,不放弃取胜。

    利姆路就是其中一个,在跟他们敌对的人之中,这样的人也不少。

    像是日向、格兰贝尔和魔王鲁米纳斯也算是例子之一吧。

    这些人不仅仅是仰赖力量,他们会运用所有手段,就为了取得胜利。绝对不能小看这些人。

    明白这点的现在,维尔德拉就跟以前不同了。

    证据就是即使对上维尔萨泽,他也不会单方面被压著打,开始能够反击。

    对维尔德拉而言,维尔萨泽是等同天敌的存在。

    就力量的相克性而言,她是对维尔德拉来说非常不利的对手。

    对方先出生,力量上限深不可测。尽管维尔德拉这边的魔素含量超越对方,他们却几乎旗鼓相当,维尔德拉完全没有优势可言。

    就算认真起来作战,依然胜利无望。

    自从维尔德拉诞生之后,他曾经去挑战好几次,可是都被打回来。

    维尔萨泽的「冰冻世界Eternal World」除了能够构成铜墙铁壁的防御,同时也是封住维尔德拉行动的武器。

    暴风、破坏、腐蚀、歼灭。

    在彻底静止之前,所有的效果都会持续释放。

    曾跟如此可怕的姊姊交手,竟能稍微跟对方过个几招,这件事情让维尔德拉很惊讶。

    我挺厉害的!

    让他出现这样的心情。

    维尔德拉学会控制自己的魔力之后,他才发现姊姊维尔萨泽完美抑制自己释放出的魔力。

    双方的实力差距太过巨大,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维尔萨泽力量的特性,特别著重于「动能的停止」,这也算是难以应付的原因之一,但除此之外,双方之间依然存在天壤之别的实力差距。

    让人惊讶的是,这样的维尔萨泽毫不掩饰地夸赞维尔德拉有所成长。

    「嗯──我很惊讶。维尔德拉你原本只知道作乱,现在开始懂得在战斗中审慎思考。照这个样子下去,我似乎不用再破坏你了。」

    虽然话中参杂一些有点危险的字眼,但那是在夸奖他没错。先前都只感到惧怕,如今维尔德拉面对她也开始会感到开心了。

    讲是这样讲,无法战胜对方这个事实依然没变就是了……

    那么,维尔格琳这边又是如何?

    维尔萨泽和维尔格琳的实力几乎不相上下。对维尔德拉而言,两边都是让他难以应付的姊姊,可以的话,他真心希望不要跟对方打。

    然而如今无法做出这种要求,他只好亲自出马。

    「维尔格琳姊姊还是一样厉害。我可没办法像那样轻松打出足以贯穿迷宫楼层的攻击……」

    如果只是一两层,若他靠蛮力来扭曲次元,要破坏也不是没机会。然而要一口气贯穿好几个楼层,就算把现在维尔德拉所有的魔素含量都豁出去打也不可能办到。

    「关键在于究极技能。若是想要跟姊姊好好对决,那我也必须彻底发挥『探究之王浮士德』的力量。」

    没错。若单纯比较魔素的含量,维尔德拉还在维尔格琳之上。

    总比对付维尔萨泽还好一些──用这句话说服自己,维尔德拉试著克服心灵阴影。

    获胜关键在于要如何彻底发挥力量。

    他们两个还没有真的卯足全力对战过,但可以肯定维尔格琳的实力八九不离十在维尔德拉之上。

    话虽如此,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

    因为属性的关系,维尔德拉难以战胜维尔萨泽,但维尔格琳就不同。再加上如今维尔德拉托利姆路的福获得了究极技能「探究之王浮士德」。

    那股力量用来对付维尔萨泽有用,既然如此,就算对手换成维尔格琳,维尔德拉认为那也没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边,维尔德拉突然有干劲。

    (嘎哈哈哈哈哈!我还不一定会输是吧。既然这样,就找我的姊姊测试这股力量,让我试个爽吧!)

    *

    维持著人型姿态,双方在空中盯著彼此看。

    在空中静止不动,对身为「龙种」的他们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

    「真聪明,没想到你能够正确理解警告背后的意义。看来你是打算协助我了?」

    一看到维尔德拉,维尔格琳就开开心心地问出这句话。不过,维尔德拉给出否定答覆。

    「我拒绝,姊姊。我不是姊姊你的道具。拜托不要把我卷进你们的姊妹之争。」

    「用『卷进』这种字眼还真难听。假如你愿意主动提供协助,那我欢迎你来当伙伴,就只是这样罢了。这样一来,我可以教你使用力量的方法,还能让你尽情肆虐。只不过地点要由我来指定。」

    「嘎哈哈哈!刚才已经说过我拒绝了,姊姊。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我。早就能够完美控制力量。而且作乱也不是我现在唯一的乐趣了。我已经长大了,变成熟了!」

    「──好大的口气。我似乎对你有点纵容过头了?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来试试你成长多少!」

    只不过稍微对话个几句,维尔格琳就被挑起战意。因此维尔德拉也自然而然进入备战状态。

    打从一开始,维尔格琳就不认为光靠言语交涉能够左右维尔德拉。

    她要展现力量,让维尔德拉屈服。

    若是这样行不通,那就趁自己削弱维尔德拉,再让鲁德拉去支配他。

    之所以会试著说服对方,都是维尔格琳的一片好心。

    因此维尔格琳因为谈判破裂感到有些烦躁,毫不犹豫地出手攻击维尔德拉。她打算尽快让维尔德拉弱化,等待鲁德拉的到来。

    不过,右手放出的手刀却被维尔德拉轻易闪避。不仅如此,对方还回敬她,用腿踢维尔格琳。

    维尔格琳心中的焦躁更加强烈,举起左手挡下维尔德拉的腿踢,不过──

    (竟然有这种事情!这股威力一点都不像力量有变弱的感觉!)

    维尔格琳还以为维尔德拉受到三百年的封印后,所受的伤害还未完全复原。她只认识总是出全力的维尔德拉,还以为如今这个弱不禁风的姿态是受到封印影响。

    在刚才的攻防战中,她才发现是自己想错了。

    「你的实力似乎有点提升了?怪不得敢大言不惭。」

    「我的『维尔德拉流斗杀法』战无不胜!就算是姊姊,碰到我的拳头也得臣服──等、等一下啦──!」

    维尔德拉原本还一脸得意,大肆主张,但维尔格琳可没理由乖乖听他讲解。她反而火大起来,开始展现更加激烈的攻击。

    红莲之火开始寄宿在维尔格琳双手的拳头上,还有从礼服裙摆探出的美腿。释放出的连续攻击就像在跳舞一般,猛烈到光是掠过都能够将敌人烧死。

    但维尔德拉再怎样都挺住了。

    「好烫,好烫啊!」

    如此这般,他难堪地逃窜,可是并没有受到重伤。

    「之前你被调教过那么多次,那颗没用的脑袋瓜似乎还是没长进。竟敢当著我的面说自己战无不胜,未免太大言不惭了!」

    即使燃烧著熊熊怒火,维尔格琳还是很冷静。她看出维尔德拉其实是彻底恢复,甚至还变得比预料中更强。

    (这下棘手了。用目前这个姿态没办法拿出真本事,也没办法给予太大的伤害。照这样看来,就算鲁德拉来了也没办法支配……)

    他们原本的目的并不是要教训维尔德拉,而是要支配他。

    等到鲁德拉在跟金的对决之中取得胜利后,他们就预计要把维尔德拉放走。然而目前正期待他发挥身为一个重要棋子的作用。

    看在这样的维尔格琳眼里,小家子气的作战一点意义都没有。

    除此之外,维尔德拉这边也有状况。

    「咕哇──!衣、衣服被……这是利姆路送我的重要衣服,都是姊姊害它烧到!」

    目前维尔德拉穿著的衣服,正是利姆路为了感谢他送的礼物。而如此重要的衣服却在维尔格琳的攻击下烧了起来。

    假以时日,那套衣服也会染上维尔德拉的妖气,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吧。只不过,短短几日无法期待衣服会起这样的变化。

    维尔德拉本身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然而心灵受到很痛的创伤。

    这完全就是维尔德拉自己疏忽。可是他却认为找对方泄恨也没关系。

    而这对他而言是一件好事。

    愤怒让他不再那么恐惧。

    不管有多么大的斗志,他还是无法逃离长年来根深蒂固的恐惧。

    对维尔德拉来说,两个姊姊就是恐惧的象徵。面对这样的对手,要他出全力挑战简直是天方夜谭。

    然而如今,这个枷锁卸下了。

    「就算是姊姊也不能原谅。就让你亲身体会我的怒火吧!」

    喊完这句话,维尔德拉解放身上的力量。

    紧接著出现一只强大又充满威严的黑龙。

    维尔格琳看了嗤之以鼻,表示正合我意。

    「啊?在那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耍笨也该有个限度。看样子你都忘记了,我要重新教育你,让你知道自己是无法战胜我的。」

    话一说完,维尔格琳也跟著变身。

    她变成窈窕美丽的红龙。

    就这样,怪兽大决战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