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反击篇~ ◆心无者◆
    战场上,光线乱舞。

    那是既美丽又恐怖的,杀人的光线。

    「太荒唐了——!!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在魔法不能领域里用光的魔法!?」

    伊芙利特的吃惊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种情况……如果不是像我这样的聪明人,就无法理解利姆露在做什么。

    「是精灵魔法,利姆露驱使精灵,使那个魔法得以行使」

    我看着这样告诉他。

    但是,伊芙利特不相信。

    「不,我不理解这一点。那种大规模的军队,军团魔法的质量也很高。并非单人的力量能够贯穿的“防御结界”,就连身为上位精灵的我的力量也行不通吧。但是,产生了那种威力的射线,不管怎样利姆露大人都是做不到的!!难道法尔姆斯军大意了——」

    如果是平时的话,是不会怀疑我说的话的,但如果是叛逆期,我就温和地与伊芙利特交谈着。

    「不是的哦,伊芙利特。拉赞(?)等人也不是笨蛋,没有放水,正因如此,才发动了魔法不能领域」

    「——!!」

    「没错,首先把敌军那边的防御魔法消除,以造出对利姆露占优势的情况。在此基础上,超出了我的想象」

    「超出想象是什么意思?」

    「嗯,利姆露现在所做的,是与以往常识不同的精灵魔法的使用方法」

    「莫非,为了不在魔法不能领域内受到影响,同时召唤多个上位精灵?」

    「并不是,召唤的是是下位到中位的水精灵。如果是本来的精灵魔法,那么就拜托精灵来改写物理法则。但利姆露只是对它们做了简单的命令而已」

    「那到底是…」

    「看那个」

    比起语言,看实物更容易理解。

    这么想的我,决定一边观察外面的情况一边进行说明。

    利姆露的周围飘浮着水珠。

    在那更上方,有变形成凸透镜状的巨大水精灵的身姿。

    利姆露用那几个凸透镜吸收阳光,反射,使其汇聚成一条射线——然后使其在地面附近转向敌兵。

    地面附近的透镜,因为无法承受那个热量而蒸发,不过有好好地起到作用,敌兵被瞬间贯穿死亡。

    而且,只要精灵生出新的水珠,连射也能做到。

    只要太阳还在,无穷无尽的阳光就会倾注下来。

    那正是死亡之光。

    「太可怕了…只是把阳光集中起来,就能有那么大的威力…」

    「伊芙利特呦,我以前也说过了,记得吗?你的炎化爆狱阵,是用数千度的高温将结界内的生物烧尽的炎化攻击。但是,无法击穿具有【热变动耐性】的利姆露。那是因为热量的收束程度不够。如果那时候把炎化爆狱阵的热量集中到一点,就能够打倒利姆露了」

    「…是,我记得」

    「那么,你能理解利姆露现在的攻击有多么可怕了吗?」

    「和恐惧一起铭记在心…」

    没错,根据集中的能量来决定威力,使之收束到能够穿透小孔的程度,射线的焦点温度可想而知。

    低成本,高威力,连射性能正如刚才所见,使用方便度无可挑剔。但是,想要使其成为可能,需要常人无法具备的演算能力。

    如果反射角度稍有错误,能量就会扩散。

    所谓神之怒,正是冷酷无比的神之所为。

    那个温柔的利姆露…明明那么讨厌伤害别人,却毫不犹豫地杀死敌兵。为了杀人选择最合适的行动,把最好的方法毫不犹豫付诸实践。

    说实话,没有这种觉悟是无法阻止战争的。

    伊芙利特感到畏惧也是理所当然。

    我明白。

    越是平时温厚的人,越不能惹他生气。

    虽然是从圣典中学到的知识,但没想到会如此可怕。

    「伊芙利特,绝对不要惹怒利姆露」

    「这是常识」

    不要做出一副事到如今还要再说什么啊的表情。

    总之,我和伊芙利特认识到了利姆露新的一面。

    这样一来,作为元凶的人的下场也就确定了。

    从外围进攻,利姆露终于来了到了敌人的阵地。

    从前面看来,处在中央稍后方的位置,有一顶豪华的帐篷。

    因为他们在利姆露整备好的街道上进军,所以在途中预定建设驿站町的地方展开了大本营,那里准备的材料也是随便用的,真是随便啊。

    但是,这种行为只会对利姆露火上浇油。

    事到如今,我对法尔姆斯军队的愚蠢感到震惊。

    正想着这件事的时候,从那个帐篷里出来了一个穿着显眼铠甲的骑士。

    在小家伙中属于中等的强者——不过被利姆露的神之怒一击退场了。

    「看见了吗?」

    「是的…」

    「那个男人,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还是挺厉害的」

    「是的,我最近眼力也提高了,因为看起来没有破绽」

    的确。

    虽然说这话很可怜,但是是和伊芙利特势均力敌还是挺强的。

    利姆露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击。

    虽然也不是不希望他能留下名字,但考虑到法尔姆斯的行为,利姆露的应对才是正确的。

    那个暂且不提,在那个男人之后,又出现了一个差不多的男人。

    「啊!」

    伊芙利特发出惊讶的声音,我也吓了一跳。

    又一个人被利姆露打倒了,看起来比刚才那个还要强。

    照我的估计,强度还要在猪头魔王之上。结果直接就…

    在能与伊芙利特互角的时点,即使是在大国也是处于上位的强者吧。将这些男人一击打倒,利姆露也是有着相当的强度。

    嘛,神之怒这种初见杀的魔法也是很罕见的。

    神之怒与光速这一物理法则的极限速度无限接近。虽然会有一些损失,但并不是那种人类看到后就能回避性质的攻击。

    因为什么事都是有相性的,如果是猪头魔王的话,应该是来的及恢复的。

    关键是,无论怎样的攻击,使用的场合都很重要。

    那么,就这样排除了妨碍者的利姆露,对于剩下两个看起来很了不起的家伙,好像没有杀掉的打算。看来是想活捉他,让他对这次的行为负责。

    「意外的冷静呢?」

    「嗯,如果是我的话,就不会考虑那么麻烦的事情的,把所有人一起处理掉」

    「但是仔细想想,这样就很难善后。法尔姆斯王国也会向救出国王的方向采取行动。如果国王被杀了,就会为了面子动员所有的国军吧,西方圣教会也不会保持沉默。如果想避免战争继续下去,利姆露的行动才是正确的选择」

    「嗯,很难啊,但是,即使不杀,也不能轻饶」

    我这么说是因为利姆露把看起来很了不起的男人的手腕砍飞了。

    但是,这是哪个男人的错。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不知为什么没有停止摆出一副傲慢的态度。

    「如果是我的话已经忍不了了,但是利姆露很能忍耐呢」

    「很厉害的精神力吧,不过,这才是正确的选择呢」

    事实上,那个男人就是法尔姆斯国王艾德玛利斯。

    确实这家伙是敌军的总大将,下棋的话这下就将死了。

    但是!

    《很遗憾,要向“真正的魔王”觉醒所需要的“魂”的数量还不够》

    ——是啊。

    这次的战斗,有一个比什么都优先的目的。

    虽然艾德玛利斯国王说了些什么借口,但利姆露这边置若罔闻。

    然后下一个瞬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在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法尔姆斯将士们被一齐夺去了生命。

    我明白,是利姆露做了什么。

    但是,完全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神之怒虽然也很厉害,但是这个次元不同…

    无法承受那种恐惧,法尔姆斯国王昏倒了。

    作为人类来说是正常反应,但是没有被称为贤王的资格。在变成这样之前,应该用另外的方法接触利姆露。

    嘛,法尔姆斯王国什么的怎样都好。

    至此,利姆露夺去了两万名法尔姆斯将士的生命。

    那个结果——

    《告。对进化条件必须的人类灵魂进行确认……成功。规定条件已满足。现在起,开始魔王进化》

    “世界的话语”响起。

    那是福音。

    就这样,利姆露实现了第一个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