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希望篇~ ◆绝望与希望◆
    这是漫画第十三卷的附录小说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誓约之王UrieI

    在归还的利姆露面前,是伽比鲁和贝斯塔。

    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氛围,不详的预感似乎应验了。

    利姆露询问的事情证实了这一点。

    特恩佩斯特的城镇,通过某个人的手被“结界”覆盖了。

    而且,坏消息还在继续。

    米莉姆向魔王卡里昂宣战,从兽王国尤拉萨尼亚逃出的难民也蜂拥而至。虽然距抵达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利姆露他们不是做这些事的时候。

    「真是麻烦的状况啊…」

    「祸不单行,就是这样啊。这不是偶然,应该是某个人的意图在操纵着」

    「确实是这样,特别是深谋远虑的米莉姆大人,不会轻率地做出行动。这样一来,应该认为在背后操线的人拥有相当强大的力量吧」

    嗯,没错。

    关于米莉姆很难判断,那位也是随心所欲的家伙,很难预料她在想什么。

    正因为不可能对谁言听计从,所以感觉其中应该是有什么意图吧。

    但是,如果是和米莉姆有关的话,利姆露的胜率为零。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有必要关注事态的发展。

    我一边做出决定,一边把注意力转向利姆露他们的行动上。

    在命令汇合的苍影进行调查后,利姆露进入了城市。

    「真是讨厌的感觉啊」

    「嗯」

    与其说是异样的氛围,不如说是完全不同的地方。

    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弥漫着杀气。

    那个理由马上就明白了。令人惊讶的是,负责留守的红丸居然在暴走。

    对手是兽人格鲁西斯,虽然好像有什么理由,但是红丸看起来失去冷静了,无法沟通。

    魔物们的精神状态如此不稳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住手,红丸!」

    利姆露分开了两人,事态似乎得到了解决。但那是过于天真的想法。

    在被红丸带去的地方等级待着的光景,凄惨之极。

    大量倒下的魔物们。

    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被无差别的杀害了。

    我哑然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我总感觉胸口里有一种非常苦闷的什么。

    想要大声喊叫,想要暴走一样的心情。

    「真是不可思议,这种感情,究竟是什么?」

    「维鲁多拉大人…」

    「利姆露真是厉害啊,在这种情况下也毫不慌乱在努力掌握事态,如果是我的话…」

    会采取报复行动吗?

    我的话…?

    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只考虑自己的事,有为了他人行动过吗?

    而且,也并非被他人请求了,那样的。

    不可思议。

    如果是利姆露的话,会告诉我那个理由的吧。

    说起来,现在的利姆露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我想要知道。

    根据利古路多的说明,掌握了状况。

    行凶的是一个叫作法尔姆斯的国家,理由是利益相争。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贪欲的趋使下,想要夺取利姆露他们创造的这个地方。

    「人类真是麻烦啊」

    「是啊,如果是魔物的话就简单了。有想要的东西,就用力量去争夺,虽然在弱肉强食这一点上是一样的,但是不需要什么名分」

    「但是,利姆露希望和这样的人类共存」

    「……」

    「所以自己也遵循人类共用的规则,不能感情用事吗…?」

    不顺心的话还手就行,如果是我的话会这么做,但是利姆露非常冷静。

    现在的利姆露表情依然平定,隐藏着他的内心。但是,我觉得那种激烈的情绪现在好像快要溢出来了。

    我希望那是我的错觉。

    不想让利姆露的心再受到伤害了。

    但是——

    世界是残酷的,也是无情的。

    「那家伙在哪里?」利姆露问道。

    这么说来,完全没有看到总是缠着利姆露的秘书紫苑的身影。

    讨厌的预感愈发强烈。

    不幸还未结束。

    像睡着了一样躺着的紫苑死了。

    那个“被原谅角色第一名”的紫苑,像骗人一样轻易地死去了。

    「难以置信」

    「是啊」

    虽然我只是透过利姆露和她有所接触,但还是对紫苑产生了感情。是有值得学习之处的家伙,怀有敬意。

    那个紫苑,竟然就能这样死去了…

    在这个时候——

    嚓

    —利姆露内心的锁链崩坏了。

    我还以为他是在认真的听说明,但并不是。

    那也是当然的。

    连我都难受成这样,如果是和紫苑真正意义上接触过的利姆露的话,应该会有更激烈的情绪吧。

    暂时让我一个人呆着吧——利姆露这么说着,让其他人都离开了。

    坐在那里的利姆露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我也在思考。

    直到现在也没有深入思考过的,死亡。

    「死亡到底是什么?伊芙利特」

    对于我的问题,伊芙利特沉默了。

    虽然最近拥有了智慧,却好像无法回答。

    死亡是什么?

    身体在动就算活着,这是错的。即使身体没有缺少,如果失去了那个人所具有的性质,就不能说是活着。

    如果失去了可以说是生命本质的“魂”,那就等于死了。

    如果这样看的话,紫苑和众多魔物确实是已经死了。

    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件事值得悲伤。

    我到现在为止,也看过了数不清的死亡。

    「我不希望看到利姆露受到伤害…魔物们死了,也不是伤心的事,他们的“魂”会回到轮回之中,更加精进,向着更高的地方前进,这才是自然的法则吧?」

    「是吗,是这样…」

    「那么,就这样结束不就好了嘛?」

    尽管如此…不知道为什么,悲伤却止不住…

    “龙种”是不灭的存在,不会死。就算身体消灭,也一定会复活。虽然紫苑她们并不是那样,但她们的“魂”也会重新构筑,得到新生。

    当然,不会作为相同的存在重生。别说记忆了,就连意识也消去的可能性也不能否定。尽管如此,这就是自然规律。

    「维鲁多拉大人不觉得寂寞吗?再也见不到那个开朗,天真,有很多值得学习地方的紫苑阁下了?」

    「是这么说…」

    听到了伊芙利特的指摘,我不由得惊讶了。

    「悲伤的程度和关系的深度成正比,我最近才领悟到这一点」

    伊芙利特严肃地说。

    我也理解了伊芙利特想说的。

    看利姆露的反应就能明白。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比起众魔物,失去紫苑一人的悲伤似乎更大。正如伊芙利特所说的那样,根据关系有多深,失落感也会有差异。

    我也是一样啊。

    我只是想把紫苑的死与自然规律联系到一起,把注意力从悲伤中移开。

    「我以前杀了井泽静江的朋友,名叫皮里诺的少女。当时的我只有浅薄的自我,只是对敌意作出反应的行动而已。尽管如此,那也是我犯下的罪。而这正是我和静无法心灵相通的原因…」

    「伊芙利特——」

    「哈哈,事到如今了。我没有注意到静的悲伤,因为我认为死是自然的法则。静认为我的罪过是属于她的,为了赎罪痛苦着…如果没有和维鲁多拉大人一起观察利姆露大人的话,即使花几乎百年也无法理解吧」

    「嗯…」

    伊芙利特的话很沉重,而且,似乎是在告诉我,不能轻率地考虑人的死。

    即使不说…

    「是啊,只要观察一下利姆露的行动,就能明白他有多么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我的交往方式一样,很有利姆露的风格。反正我会复活,利姆露却发誓要帮助我。我的自我消失这件事,和死亡是同义的吧。记忆会一定程度被继承,就连“魂”也几乎完全一样,即使断定是同一个存在也没错。但这对利姆露而言就是不同的吧,正因为是这样的利姆露——」

    「完全无法放弃紫苑阁下和牺牲的魔物们…」

    到了白天,又到了夜晚。

    第二天早上,太阳再度升起。

    三天过去了。

    紫苑她们没有醒来。

    利姆露也终于要放弃了。

    完全的“死者复生”魔法,我也不知道。

    使“魂”转生的秘法需要事先举行仪式。

    神之奇迹:死者复生,需要在“魂”扩散之前进行,随着时间的推移,成功率也会下降,所以如果不在死后几分钟内的话就会失败。

    也就是说,没有办法。

    我也和利姆露感到一样的无力。

    就在利姆露准备吸收紫苑她们的遗体时。

    「利姆露先生!」

    有人呼喊着出现了。

    是艾莲,慌慌张张赶来的吗,脸上没有平时的笑容。

    「利姆露先生、那个呢……。虽然可能性很低——」

    艾莲说。

    「不,应该说是等同于无——但是有」

    那句话阻止了利姆露的行动。

    我也竖起耳朵在听。

    因为艾莲说的是「死者复生的方法」。

    不要期待,这是不可能的商谈。

    「维鲁多拉大人!!」

    「嗯,如果有的话,我也想听到」

    没错,我不由得祈愿。

    即使是像梦一样的故事…我也想赌上那微小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