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序章 秩序的崩坏
    网译版 转自 史莱姆贴吧汉化组

    翻译:蓝血中毒,感谢鱼,七炭,冰依玄语,阿满阿满,利姆露,红叶~しん黙渖黙のか

    校对:蓝血中毒

    资源:秋叶怜

    异界曾经是有秩序的。

    这是个与精灵界、恶魔界近乎重叠的半物质世界,互相间绝不会产生交叉,在这个世界里存在三大势力争夺霸权。

    企图侵略其他世界的,妖魔族。

    希望扩张安居空间的,虫魔族。

    还有每天致力于战斗与破坏的,幻兽族。

    偶尔有来自其他异次元的来访者或是势力,但不论是谁最终都被这三大势力连同原来的次元一同给消灭了,三大势力的武力就是这么的强大。

    妖魔族与虫魔族——这两个种族的构成是以王为顶点的阶级社会,下位存在甚至连自由意识都没有,单纯只是执行命令的棋子而已。

    幻兽族则不一样。

    作为半精神生命体,诞生的方式却极其近似精神生命体,大部分是由魔素自然诞生的特殊个体,偶有通过母体分裂的方式诞生。

    除去虫与兽的这点不同,在性质上幻兽族与虫魔族的支配者阶级具备相近的特征,只不过幻兽族不会成群结队的一起行动,并且每个个体都拥有强大的战斗能力。

    幻兽族不具备知性却很狡猾,协调性更是基本没有,各自都只是为了扩大自己的支配领域而采取行动。

    即便是幻兽族之间,也同样争斗不断。

    有这样三个势力存在,在异界就不可能友好地生活下去。

    妖魔族与虫魔族之间持续着永久的争斗,但是在幻兽族大量出现时,会暂时休战共同消灭幻兽族——这样的现象,自遥远的太古时期开始就一直循环反复。

    因此,他们才会渴求能有个安居之处,目光始终朝向外界,计划着如何进行侵略。

    很显然,这件事并不容易。

    长久的寿命,碰上伤病也不会轻易死亡的肉体,即使具备这样的条件,到现在也还是没有人能够实现这一夙愿。

    最根本的问题是,通往异界的通道没那么容易找到,横跨千年也只是可能会因为时空振动等等特殊的大灾害而偶尔产生短时间的裂缝而已。

    这种情况下,派遣大军进入是不可能的,送出先遣部队建立据点就已经是极限了。

    只不过,世上总是会有一些特例。

    有几个连接时空的裂缝,在世界里被固定下来,发挥着“门”的作用。

    而“冥界门”或是“地狱门”就是这类裂缝的称呼。

    只要利用这些“门”,要想离开异界就会变得很容易,但“门”处于恶魔的管理之下,并不允许侵略种族们使用。

    因此,侵略种族总是虎视眈眈地想要夺取“门”的控制权。

    在这种局面下,形成了一种平衡。

    有人对这样的状况感到很不满。

    这人心中总是充满怨恨。

    此人正是“妖魔王”费尔德维。

    长久循环往复的三家互相牵制的关系,更加点燃了他心中的憎恶之火,仿佛要化作烧尽世界的地狱业火。

    ………

    ……

    …

    费尔德维回想起来。

    维鲁达纳瓦创造出了许多种族,其中还包括具有支撑世界的意志的存在。

    费尔德维正是最初被创造的那个人。

    为了帮助维鲁达纳瓦的作业而创造出来的没有自我意识的天使族,其中的七个最上位个体炽天使,蕴藏着连觉醒魔王都能超越的能量,在得到维鲁达纳瓦赐予名字之后,成为了近乎于神一样存在的“始原之七天使”。

    七天使之首正是之后成为妖魔族始祖的费尔德维。

    得到名字拥有自我意识后,费尔德维就向维鲁达纳瓦宣誓了效忠,从此就率领着天使们长年以来充当维鲁达纳瓦的助手。

    新的种族一个接一个的诞生。

    作为大地之化身的巨人族狂王。

    作为行星管理者的妖精族女王。

    为了构筑地上文明并将之发展繁荣的吸血鬼族神祖。

    从精神生命体、半精神生命体到拥有肉体的血族,虽然永恒性消失了,但多样性却不断增加。

    在种种进程的前进下终于——

    通过与“别次元并列世界”联动,人类诞生了。

    无可挑剔的繁殖能力、环境适应能力以及个性丰富的自我意识,并且还具备挑战世界之谜的好奇心。

    维鲁达纳瓦感到十分欢喜。

    对此等脆弱的种族,却给予了最无上的爱。

    为了这些人类,维鲁达纳瓦打算消除世界上的威胁,接到此命令,费尔德维讨伐了各种各样的恶鬼罗刹。

    可是,最后残留的个体很棘手。

    那就是在之后成为幻兽族之王的“灭界龙”伊瓦拉杰。

    伊瓦拉杰不知从何处而来,就连它是如何诞生的也不得而知。

    是来自宇宙的彼方,又或是异次元的尽头……

    唯一可以明确的,就是它乃灾祸的化身。

    不但拥有匹敌“龙种”的力量,又因为不具备知性导致完全无法进行沟通,还因为其完全是凭本能采取的破坏行动,所以有可能会导致世界破灭。

    就连费尔德维,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对它也无能为力。

    看不下去的维鲁达纳瓦采取了行动,将伊瓦拉杰封在了异界,然后命令费尔德维监视它的举动。

    费尔德维曾进言应当完全斩除祸根。

    因为太危险了。

    但这一提议却被维鲁达纳瓦驳回了。

    维鲁达纳瓦认为伊瓦拉杰有可能会诞生知性。

    结果,异界充满了伊瓦拉杰泄漏出来的魔素,还派生出了新的种族幻兽族。

    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伊瓦拉杰劣化版的幻兽族,整日都凭着斗争本能无休止的持续着战斗。

    不需要喝水和进食,连自己的死亡都毫不畏惧。

    真可以说是神创造出来的失败之作,就连信奉维鲁达纳瓦的费尔德维也不得不认为这简直就是应该唾弃的存在。

    自那以来,偶尔消除暴走幻兽族的日常持续了下来。

    结果,变化发生了。

    就像是在证明维鲁达纳瓦所说的话一样,幻兽族当中拥有知性的存在诞生了。

    这个存在,正是异端的始祖。

    更让费尔德维感到可气的是,维鲁达纳瓦为这事感到欢喜。维鲁达纳瓦对这个存在赐名为“泽拉努斯”。

    这就是“虫魔王”泽拉努斯的诞生。

    泽拉努斯在没有得到维鲁达纳瓦命令的情况下,就自行开始驱除暴走的幻兽族,这完全是在其斗争本能的驱使下做出的举动,不过维鲁达纳瓦默许了这一行为。

    没过多久,泽拉努斯就创造出了能作为自己左膀右臂的虫魔族,而这些虫魔族不知不觉的就成长为一个了不起的派系。

    费尔德维的性质也发生了变化。

    因为长年累月的沐浴在魔素的影响下,变得不再是炽天使。

    费尔德维率领的天使们也变化成了新的种族。

    从维鲁达纳瓦居住的天界来到异界的“始原之七天使”并非只有费尔德维一个,有三人留在了维鲁达纳瓦的身边,扎拉里奥、欧贝拉、克尔努则是随着费尔德维一同管理异界。

    这三人和费尔德维,一同变异进化成为了“妖天”族。

    其余的天使族也发生了变异,开始有了自我意识,而他们就是变化成人形的妖魔——妖魔族,这是脱离了恶魔与精灵之间相克关系的新种族。

    就这样,经过长久的时间积淀构筑起了新的关系。

    费尔德维与泽拉努斯虽然意气不相投,但在面对幻兽族时,基本还是认可对方是有作用的存在。

    所以就形成了互相默认互不干涉的一种默契,形成共同战斗的关系。

    但就这么一层关系,也因为维鲁达纳瓦的消失而崩溃了。

    刚开始,他们还以为维鲁达纳瓦会立即复活。

    可是,即便过了数百年,维鲁达纳瓦都仍然没有一丝复活的迹象。

    费尔德维感到很奇怪。

    这时,他想到。

    维鲁达纳瓦会不会是抛弃了他们。

    若不是这样,就无法说明本该是不灭的“龙种”却没有复活这一事实了。

    如果这个推测是正确的——

    费尔德维感到慨叹,又感到憎恶。

    这种感情直指人类。

    不对,不止是人类。

    还有长耳族、矮人、兽人,就连魔人也是,所有可以统称为亚人的种族——总结起来,就是憎恶人类。

    所以他产生了消灭他们的想法。

    夺走维鲁达纳瓦的家伙,没有活下去的价值。

    维鲁达纳瓦创造的世界,要由自己亲手统一起来,在这个基础上,再给那些犯下大罪的人予以制裁——这就是费尔德维得出的结论。

    神明维鲁达纳瓦所宠爱的世界,要染成自己的颜色,破坏掉它的多样性,要将其创造成由自己支配的世界。

    『神啊,维鲁达纳瓦啊! 要惩罚我的话那就来惩罚我吧,这正是我所期望的。来吧,再不来的话这个世界就要消失了』

    就像要试探神一样,妖魔王费尔德维开始了行动。

    从此,与人类敌对的“魔族”诞生了。

    刚开始,费尔德维还去找过泽拉努斯。

    费尔德维向泽拉努斯提议,帮助他消灭幻兽族,然后再乘势进攻地上。

    可是。

    『可笑。能命令我的,在这个世上只有一人,如今尊上已经不在,我将按我的意愿行动』

    完全不打算听费尔德维的说辞,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提案。

    费尔德维听了这话感到极其愤怒。

    不是因为被拒绝而愤怒。

    而是泽拉努斯那种维鲁达纳瓦好像已经灭亡似的态度,让费尔德维难以忍耐。

    『那我就先把你给灭了』

    就这样,费尔德维愤怒的矛头指向了虫魔族。

    如果这个时候,费尔德维和泽拉努斯能联起手来,或许灭界龙伊瓦拉杰以及幻兽族就全都被消灭了,但这也只能是如果,那已经是无法实现的梦。

    妖魔族和虫魔族自此开始了战争,真正意义上的战乱时代到来了。

    异界就这样变得极其混乱,三者互相牵制的关系开始形成。

    ………

    ……

    …

    又经过长久的岁月。

    异界的情况依然胶着。

    只要维鲁达纳瓦不复活,异界就无法变回原样。只要想夺取“门”的控制权,就肯定会遭到恶魔的妨碍。

    这其中最可恨的,就是那个特别喜欢战斗的黑之王。这个黑之王不仅将妖魔族蔑称为魔族,而且还敌视所有违背维鲁达纳瓦意愿的人。

    这真是让费尔德维感到愤怒无比,在他看来,倒不如说恶魔才是妨碍维鲁达纳瓦复活的蠢货。

    话虽如此,要想消灭他们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在物质世界,原初也是十分强力的存在,要是换成在异界或冥界,他们的力量就没有受到任何限制了。

    在这个意识的强弱会直接影响力量归元的精神世界或是半物质世界,简直可以说是无敌。

    只不过,这对于费尔德维来说也是一样的,所以,即使开打也肯定不会有什么结果,虽然很不情愿但无视恶魔的存在才是正解。

    种种原因,使得要想回到维鲁达纳瓦曾呆过的那个世界极其困难。

    就算异界偶尔张开了裂缝,也总是连接着别的世界。即便尝试去侵略那些世界,也只能是用来打发时间而已,没有其他任何意义。

    得不到成果,费尔德维只能干着急。

    契机就在此时到访了。

    《——听得到吗,费尔德维?》

    谜之声音,直接对着费尔德维的心搭话过来。

    『谁?』

    那声音冷淡的回应道。

    《余乃寄宿于权能的意识,因余尚不是自由身,故只能自称“鲁德拉”,余推测我们目的一致,所以找你谈话来了》

    鲁德拉——听过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的主人既是维鲁达纳瓦的亲密好友,又是维鲁达纳瓦的弟子。

    并且,作为“初始之勇者”很有名。

    所谓寄宿在权能上意义有点不太明白,比较让人在意的是他自称鲁德拉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是什么无聊的目的,就逆向探知这个声音的所在地,将其存在破坏掉吧)

    打定主意后,费尔德维就将谈话继续了下去。

    《余的目的,就是复活创造主维鲁达纳瓦大人,除此以外别无他想》

    什么? 费尔德维顿时两眼冒光。

    这说话的语气听着感觉很认真,而这个目的也确实足够引起费尔德维的兴趣。

    不管他的真面目是什么,这已经不再重要,费尔德维开始用心的与那声音进行谈话。

    经过交流得以明白的是,声音的真身乃是维鲁达纳瓦创造的究极能力『正义之王』。

    费尔德维对『正义之王』所说的话毫不怀疑,这是因为费尔德维对『正义之王』十分熟悉。

    约好了协助『正义之王』,费尔德维如此说到。

    『好吧,从今天开始你我就是同志了,这样的话,称呼就有点不太方便了』

    《可笑,不过是名字——》

    就像是要打断那无机质的回答一样,费尔德维说到。

    『叫鲁德拉不太对劲吧?  我就叫你米迦勒吧』

    这不过就是随口的一说。

    但却产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本来作为神智核的自觉还很薄弱的『正义之王』,诞生了明确的自我意识。

    《这里应该表示感谢吧,费尔德维,虽然无法认可你是真正的主人,不过现在就作为暂时的主人,待到从鲁德拉手中完全夺回权能之时,就将余的部分权能分与你吧》

    有趣啊——费尔德维应道。

    但他并没有点头,而是提出代替的建议。

    『不,主人还是你来当吧,泽拉努斯这边不处理一下,我的本体就没法离开这里。我憎恨泽拉努斯,而他也一样不相信我,由你来与他进行交涉,尝试说服他应该会比较好』

    这是费尔德维毫不掩饰的真心话。

    费尔德维真的感到很高兴。

    有人和自己一样,相信维鲁达纳瓦并未消亡,既然此人愿为复活维鲁达纳瓦付出行动,那就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提供协助。

    立场的高低不过是些小问题。

    还有,费尔德维与泽拉努斯之间存在争端,费尔德维绝不会原谅泽拉努斯,说服泽拉努斯的事还是由米迦勒来做成功率会比较高。

    米迦勒应该能说得动泽拉努斯——费尔德维的直觉这么告诉自己,米迦勒身上展现出来的氛围让人不禁会回想起维鲁达纳瓦,泽拉努斯应该会愿意听他说话。

    出于这些理由,费尔德维甘愿屈居人下。

    事情正如费尔德维所料。

    不知过程如何,总之米迦勒成功说服了泽拉努斯,虽然缔结了将世界的一半作为虫魔族支配领地的契约,但这对费尔德维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只要能复活维鲁达纳瓦,对费尔德维来说就足够了。

    *

    就这样,构筑起新关系后,又过了千年以上的时间。

    计划很顺利。

    支配着米迦勒的鲁德拉,因为反复的转生使力量遭到了削弱。

    『情况如何,米迦勒大人?』

    《当然,非常好。不过,说过很多次了,余和你之间不需要使用尊称》

    『呵呵呵,那太好了。你与我的对等关系是我们二人之间的秘密,要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就不好了,必须平时就保持注意』

    这是转生之后的对话。

    通过这次转生,对米迦勒权能的限制大幅度被解开,这让费尔德维很高兴。

    只要鲁德拉的影响消失,米迦勒就能全力行使权能,这就意味着,将能实现对天使系究极能力持有者的完全支配。

    以维鲁格林德为首,众多碍事者都将变成顺从的同伴。

    如此一来,就连那恐怖的魔王也能——

    《余可不像鲁德拉那么天真,余会用上各种权能,毫不客气的解决掉奇伊·格里姆松。这次一定要和那家伙一决雌雄》

    费尔德维十分赞同。

    鲁德拉拘泥于同奇伊之间的胜负,受到规则的束缚,从一开始就没有获胜的可能。

    鲁德拉的权能——若能对米迦勒以万全之势去运用,应该会更加容易打倒奇伊。

    可是鲁德拉却没有这么做。

    结果造成如今这样混沌的现状。

    『只要除掉了鲁德拉,世界就将落入我们手中,那剩下的,就只有等待维鲁达纳瓦大人的复活而已了』

    《正是。所以,费尔德维,余对你有一事相求》

    『何事?』

    真稀奇——费尔德维很感兴趣,米迦勒居然有事相求,这还是第一次。

    《请你成为余的容器》

    这种提议过去曾拒绝过。

    表面虽然表演着主从关系,但其实二人之间是对等的同志,费尔德维并不希望自己掌握主导权。

    本想着拒绝的费尔德维,听到米迦勒的说明后,改变了想法。

    《余终于成功将维鲁格林德的『并列存在』变成了自己的东西,借此,余就能将鲁德拉的权能原封不动的移交给你》

    也就是说,在能如往常一样以鲁德拉为诱饵的同时,还能让费尔德维也能行使『正义之王』的权能。

    不止如此。

    原本,究极能力『正义之王』引以为傲的“王宫城塞”只会保护权能的主人。

    只要权能之主能量的源泉还是来自忠诚心,若是力量能同时影响信奉者,就会脱离“这世上绝不可能”这一法则,因此“王宫城塞”只对主人有效。

    当然,也不存在能将信奉权能之主以外的人纳入守护对象这么便宜的事,所以鲁德拉能保护的就只有自己一人。然而,若是利用『并列存在』寄宿于费尔德维,那么费尔德维就也能同时处于“王宫城塞”的庇护下了。

    眼光再放长远点,还能发现另一个好处。

    鲁德拉消失以后,当费尔德维成为『正义之王』的权能之主时,其麾下上万妖魔族将成为力量的源泉。

    和信奉鲁德拉的臣民们不同,这些妖魔族是完全没有自由意识的信奉者,不必担心会变心,也绝不会出现背叛。

    力量不会像原来那样容易受臣民心情变化的影响,这等于是获得了比鲁德拉还要坚固的防御手段,对费尔德维而言真是求之不得。

    如今已经没有拒绝米迦勒提议的理由。

    不论想与不想,原来还有个方案,当鲁德拉消失之时,就让米迦勒移居进费尔德维体内。而现在不过是早点得到了实现,费尔德维用这种思考方式让自己接受了这件事。

    『如果是这样,用不着请求,若能约定维持一直以来的关系,就接受你的提案』

    《当然了,朋友》

    『那就来吧,朋友』

    就这样,费尔德维体内也寄宿了“神智核”的情报体(米迦勒)。

    *

    终于,决战之日到来。

    鲁德拉只能用自己强韧的精神力勉强保持着自我,而且他还不顾这样的现状发起了与奇伊的最终对决。

    先除掉魔王莉姆露这个前戏,收服一只“龙种”增加自己的棋子。

    计划本来很顺利。

    维鲁格林德明显具有压倒性,看起来要捕获维鲁多拉不是什么问题。

    原本对于费尔德维来说,帝国有多大损失都无关紧要,近卫骑士当中会不会有觉醒者出现费尔德维也不在乎。

    对费尔德维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驱除鲁德拉解放米迦勒,只要实现了这一步,就算是奇伊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费尔德维想要摘除最后的不安要素。

    这可能对其他人来说是无关紧要的情报,但费尔德维可没法放着不管。

    “勇者”正幸和鲁德拉长得一模一样,而且更让人在意的是,在他身上发现了鲁德拉拥有的权能『英雄霸道』。

    或许是万一,但正幸还是有可能是鲁德拉的后备品,为了消除这个不安,费尔德维开始了行动。

    完全没有预想过会被他看不上眼的魔王莉姆露导致计划出现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