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终章 金•克林姆兹
    他的出现远在上古时期,天地成形之前。

    一切都出自偶然。

    创造神维尔达纳瓦从「光」的大圣灵中创造了七位炽天使,他们的影子也因应而生。

    那就是从「暗」之大圣灵衍生出来的七大始祖──几位恶魔王。

    里头最初的一位就是他,统治根源的黑暗世界──成了该「冥界」之王。

    他是与生俱来的绝对强者,黑暗的化身。

    整个恶魔族都要听从他的旨意,是傲慢的王。

    连那七个有别于他的暗之亲眷,在他看来也不过是跟众多眷属同等的存在。

    他们互相争霸、争夺,其中两个兄弟姊妹更是联手来挑战他,而他觉得不痛不痒,一下子就把对手撂倒。

    这种行为之于他形同儿戏,但这时一项事实随之明朗化。

    那就是──「始祖」是不灭的。只不过若连心核都被粉碎掉,那复活的时候就要听从胜利之人的命令──这就是事实。

    身为精神生命体的他们,一旦输给对手,就要听命于对方。

    发现这个事实之后,剩下的四个始祖就陷入胶著状态。

    不对。

    除了其中一个,此人让他特别头痛,不过自从他被召唤到地面上后,两人便没了交集。

    也不晓得他被召唤到地面上是否纯属偶然……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去确认这点了。

    不过这让他的命运大幅改变,这也是事实。

    被召唤出来之后,他看向四周。

    在冥界的生活一直很安宁,他与地面上的时光无缘。

    原以为这个世界才刚刚成形,其实已经发展出高度文明。

    他立刻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召唤出来。

    这是因为能够改写世界法则的技能──魔法。

    在冥界的时候,力量受到限制,只能发挥到刚诞生的高阶魔将等级之力。不过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只是没有肉体依然不便。

    他在想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接著马上意会过来。

    那就是──这里是半物质世界,并非精神生命体的活动领域。若没有待在充斥魔素的空间中,光要维持自身存在就消耗剧烈。

    他与创造神无缘,并不晓得世界出现多大的变革。

    看起来还真是有趣,他心想。

    只不过,对于在他眼前为某些事情叫嚣的存在,让他心生不快。

    在冥界的他是最强的,没有人会当著他的面做这种有勇无谋的蠢事。

    也因为这样,他打算稍微忍耐一下,陪对方玩玩。

    把他召唤出来的魔法师说话时盛气凌人。

    对方用的是「初始之语」,是一种魔法语言。因此他能轻松听懂。

    耐心听完后发现那人说了很有趣的事情。

    世界上有几个国家,正在争夺霸权。

    有长耳族、矮人、兽人、吸血鬼族,还有人类。各式各样的种族诞生,在进行生存竞争。

    这个魔法师是「纯血人类(High Human)」。

    「你变成我的仆人了。要遵从世界的真理,遂行我的命令。」

    那个男人傲慢地宣告。

    有一个名唤超魔导帝国的国家想要统一世界,男人便对他下令,要他去毁灭跟这个国家争夺霸权的其他国家。

    这对他而言轻而易举。

    即使是持续了百年的战争,也因为他的到来即将结束。

    他只用了一种魔法。

    那是禁忌的魔法──核击魔法「死亡祝福」。

    这种大规模破坏魔法连「灵魂」都能破坏,在魔法的肆虐下,人口超过百万的最大规模国家变成一座死亡都市。

    这对他来说是理所当然的结果,根本无关痛痒。

    然而一个有趣的变化出现了。

    因为获得大量的人类「灵魂」,他发现自己正要觉醒。他因而利用百万具尸体成功获得肉体。

    第一次品尝到想睡的感觉,也让他心旷神怡,跟这种感觉对抗很愉快。

    而这种现象就是在昭告这个世界,第一个「真魔王」诞生了。

    由于获得力量的缘故,他知道要怎么逃离束缚自己的魔法。

    这原本就是很容易破坏的咒缚,可是当时只觉得没费多大工夫就破坏掉挺扫兴的。

    看样子搜集大约一万人的「灵魂」,他就会开始觉醒。种族限制也被解除,让他成为恶魔大公。

    即使如此,能行使的力量仍不到他在冥界的一成,但依然让他成为这世上无人能及的存在。

    那么,若是搜集更多的「灵魂」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兴致盎然地想著。

    有些人很适合拿来做实验。

    他得准备合适的回礼,给那个使唤他打杂的人。

    回到一开始被召唤出来的都市后,他一看到人就杀,杀个片甲不留。为了避免直接将他要找的那个男人卷入,他并没有使用大规模破坏魔法。

    后来即将死亡的人们发出叫喊,他感觉到这些开始融入「灵魂」之中。

    叽咿────!

    发出这样的叫声。

    他听了突然有个点子。

    (对了,这声音很适合拿来当我的「名字」。)

    紧接著──

    出现剧烈变化。

    他──「金」更进一步进化。

    变成「恶魔王」,完全取回在冥界拥有的所有力量。

    获得的「灵魂」赋予他力量。

    极大化的容器被填满,他的魔素含量彻底恢复。

    然而变化到此就结束了。

    既然如此,那金就没有继续行动的动机。

    他召唤出听命于自己的两个始祖,对她们下令。

    要那两人立刻让超魔导帝国(这个国家)从地面上消失。

    在金觉醒成魔王获得名字后,他的心胸也跟著宽大起来。

    宽大到转念一想,那不过是区区一个不足挂齿的魔法师,连拿来折磨的价值都没有,他只想把这个人从记忆中抹除。

    『怎、怎么可能!你是怎么逃离我的奥义魔法──!』

    虽然有个蠢蛋正在嚷嚷这些,金却完全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算那个魔法师运气好,但他都还来不及理解这点,就被恶魔们杀掉了。

    数万年前的那一天,原本处于分裂状态且争个你死我活的人类史上最大最强规模国家,一下子就从地面上消失。

    而金召唤出来的两个始祖也变弱了,只剩下高阶魔将等级。

    那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从冥界来到半物质世界时,会失去大部分的力量。

    若只是穿越世界,对精神生命体来说还算小事一桩,然而在这个世界中,光是要维持自身存在就消耗剧烈。

    因此才需要肉体。

    拥有肉体完成进化才算是在这个世界上稳定下来。

    金明白这点,开始等待随从们进化。

    可是不可思议的是,不管搜集多少的人类「灵魂」,那两个始祖始终不会进化。

    因此金就赐给她们尸体──给她们获得肉体的荣誉。

    这件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据,表示金心情非常好。

    而这两人就是绿之始祖(Vert)和青之始祖(Blue)。

    她们模拟出美丽的女性姿态。

    看到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人,金陷入沉思。

    若是没办法继续强化,那给她们肉体又有何用。

    杂务还能胜任,然而她们的力量实在太过脆弱。

    于是金就宽宏大量给予她们「名字」。

    他想到自己也是获得名字才进化的,便猜测这两人可能也会因此获得进化。

    「我就赐予你们名字吧。隶属于我的你们这么弱,我面子挂不住。」

    说完这段宣告后,金对她们说。

    绿之始祖,名字源自于悲叹者们的悲痛叫喊,就命名为「米萨莉(Misery)」。

    青之始祖,那天下著雨,命名为「莱茵(Rain)」。

    这两人如他所愿进化成恶魔大公。

    这就是开端。

    金他们在人类历史上留下足迹的第一天,曾发生了这一切。

    *

    那些日子过得很开心,也很无聊。

    金在世界各地流连,享受这个世界带来的一切。

    虽然也有辛苦的地方,可是他并不在意。

    米萨莉和莱茵总是随侍在侧照顾金。

    「你们也可以随自己的喜好过活啊?」

    即使金对她们这么说,两人的回答依然跟往常一样。

    「不。我的使命就是辅佐大人您。」

    「说得对。您是帝王,我们是臣子。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真理。」

    就这样,三个人继续旅行。

    同时米萨莉和莱茵都召唤出自己的眷属,暗中培养她们的势力。

    那是为了提供这个世界的支配者金一切财富与快乐。

    有别于日夜战斗,光顾著磨练自身「灵魂」强度的冥界生活,这个世界充满刺激。

    没有停滞,时常处于发展状态。

    举凡料理、音乐、演艺、舞蹈、美术,还有其他许多事物,没有让金他们感到无趣的一天。

    「喂喂,这样的生活也蛮开心的嘛。」

    金参加少数民族聚落举办的庆典,在跳舞时对米萨莉她们笑著说道。

    看到主子露出鲜少出现的笑容,米萨莉她们也无比欢喜。

    「真不错。原本以为人类脆弱又毫无价值,没想到还是有利用价值。」

    「这个世界的一切全都属于金大人。道具这种东西就是要彻底使用才有意义吧。」

    于是,她们也有了新的认知。

    为了让金开心,米萨莉和莱茵于旅途中学习各式各样的东西。这一段经验很有用,她们学会了煮饭洗衣、唱歌跳舞还有演奏乐器,打下了成为万能女仆的基础。

    这也是一种成长。

    在冥界,弱者会被淘汰。恶魔族以外的种族会被驱逐,就只有看得出利用价值的奴隶会遭人使唤。

    然而在这个世界中,即使弱者也有价值。

    理解这点后,金甚至开始觉得世界灭亡太过可惜。

    他说道:

    「人类其实挺可爱的。虽然愚蠢,却不讨厌。」

    有些人愚蠢,有些人很美妙。

    丑陋的感情令人心生厌恶,但美妙的情感却很美味,对金他们来说是最棒的食物。

    这样的个人差异太过巨大,金认为将所有「人类」一概而论未免太随便。

    这个时候的金对人类非常好。

    会驱逐威胁到各地聚落的恐怖魔兽,消灭疑似是超魔导帝国生还者的邪恶妖术师(Maya),他做的许多行为被人赞颂,流传于后世,成了神话和传说。

    后来他遇到一个人──

    对方是这个世界的创造主,至高无上的最强存在。

    金原本享受著安稳的日子,但他还是时常保持警觉。

    因此才能看穿。

    看出对方是创造这个世界的「星王龙」维尔达纳瓦。

    「你这家伙如果是真正的神,那就证明你的力量吧!」

    金桀骜不驯地笑道。

    他深信自己是最强的,顺理成章去挑战维尔达纳瓦。

    结果却惨败收场。

    连报一箭之仇的机会都没有,金被打趴在地上。

    他原本认定自己是最强的,心中那股骄傲在这一刻遭到粉碎。

    依循战败就要臣服于对方的法则,金理当成为维尔达纳瓦的仆人。

    然而他的自尊却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把我杀了吧。我已经满足了。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一山还有一山高。在这永无止境连绵不绝的真理中,我的存在其实也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伟大之人啊,败给汝,我虽败犹荣。」

    战败的金当下带著傲气说了这番话。

    维尔达纳瓦却苦笑。

    「渺小之人啊。我深爱著我的创造物。看看这原本乏味的世界已逐渐变得丰饶,还出现有智慧的人,进化到能够跟我沟通。如今甚至还出现像你这样厉害的等级,可以撑著和我打上一场。」

    「哈,说得好听!我的攻击根本没打中过你,而你只出手一次就把我变成这样。」

    「呵呵。但你撑下来了不是吗?有好几个人想要挑战我,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然而你正面挑战了。光是这点就足够令我心喜。」

    「好吧,就当是这样好了。」

    「嗯,就当是这样吧。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

    「有事拜托?」

    金当下心中充满心旷神怡的满足感。

    因此他决定听听维尔达纳瓦要说些什么。

    「是的。照这样的成长速度发展下去,要不了数千年的时间,世界就会毁灭吧。因为人类是会犯错的生物。有的时候正当行为不一定是正义,做坏事也能拯救世界。就因为他们是有缺陷的存在,才惹人怜爱……但我并不希望世界因此毁灭。」

    所以我希望你提供协助,避免世界毁灭,维尔达纳瓦这么说。

    金想起他摧毁掉的超魔导帝国。

    想起那被支配欲望和权力欲望所蒙蔽,同族相争的愚蠢姿态。

    (原来如此,那样确实很丑陋。如果继续放任不管,或许世界真的会毁灭。)

    想通之后,金心中留下一个疑问。

    「哦──你的预想跟我所见相同,但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

    「你是创造主吧?既然是创造出我们的神明,那你应该也能让世界的最终发展如你所愿。为什么还得来拜托我?」

    「哈哈哈,这是因为我并非全知全能。刚生下来的时候,世界上就只有我的意志存在。当时所有的条件都满足了,没有丝毫欠缺。我是完美无缺的『完美个体』──换句话说,世界上就只有我一个。这样很无趣对吧?」

    金在心中想著「原来是这样」。

    就因为是他,才能明白。

    维尔达纳瓦其实是主动选择舍弃「全知全能」。

    (这也难怪。若能够预见所有的结果,那未免也太无聊了──)

    对照自己的经验来看,跟人打仗一直获胜实在很无趣。

    在冥界中除了一个人以外,其他人都很怕金。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没有恶魔敢来挑战他。

    尚且不及维尔达纳瓦的金都这样了,因此他认为神会舍弃「全知全能」也不奇怪。

    「我并不讨厌这个世界。所以可以帮助你。」

    没什么好犹豫的。

    金也很中意这个世界。

    跟是不是要听令于对方无关,金是真心想要协助他的。

    只见维尔达纳瓦开心地点点头。

    「谢谢。那你就会成为我的代理人『调停者』,希望你能够看照这个世界。」

    「什么?当代理人?不用命令我吗?」

    「当然不用。我不是说过吗?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不想强迫人。」

    「是这样啊。那我该做什么才好?」

    「就照你原本的样子。你想要像之前那样在世界上流浪也可以,找个地方当据点自立为王也行。为了避免人类太过傲慢,只要能让他们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威胁存在,那做什么都行。」

    傲慢。

    听到这个字眼,金想到一个很适合自己的职位。

    「说得也是。那我就来当人类会感到恐惧的『魔王』把。只要出现跟他们是死对头的『敌人』,人类就没有空在那自己人跟自己人斗争了吧。」

    「听起来很有趣呢!那么,虽然要逼你扮黑脸,但还是拜托你了。」

    「好,交给我吧。」

    就在这个时候──

    金的心之型态具体化,让他获得独有技「傲慢者(Pride)」。

    他发出宣言:

    「我会成为这世上的『魔王』,一旦人类变得『傲慢』,我就会代替你出面裁决。」

    因为自己的自尊曾经遭到粉碎,金变得更有内涵。

    结果诞生了拥有能跟神平起平坐之力的「魔王」。

    维尔达纳瓦笑著回应。

    「真是个得力助手。那么今后也要继续当我的朋友,与我一起奋斗!」

    「好啊。我会好好享受的。」

    就这样,金和维尔达纳瓦认可彼此,变成跨越了立场、地位对等的朋友。

    *

    金按照约定,开始以魔王的身分过活。

    为了排解无聊,开始监视在各地崛起的大规模聚落。最后这些聚落变成村庄,村庄集结起来成长为国家。

    跟以前的超级文明相比,这些群体显得粗糙许多,神不知鬼不觉间流传下来的魔法和技艺也重现世间,让这一切以相应的速度飞快发展。

    观看人类的发展很有趣。

    不知不觉出现了几个国家,又开始有小规模的竞争出现……

    该下手吗──这么想的金觉得与其去烦恼,倒不如付诸行动。

    一方面是为了警告,他将盯上的国家消灭掉。

    人类开始惧怕眼前看得到的威胁──成为魔王的金。

    为了对抗这股威胁,他们开始懂得团结合作。

    (这样很好。只要没有惹我不开心,我就不会把你们消灭掉。)

    身为「调停者」,金还蛮满意自己的工作。

    在这段期间,米萨莉和莱茵使唤部下,将一大势力收服。讨伐土地神和恶鬼及魔人们,逐渐提升知名度。

    米萨莉还让部下潜入人类社会,进行谍报活动。然后彻底调查弄到手的情报,找出该肃清的对象。

    目的是要催生适当的恐惧,让人类社会维持一定程度的紧张感。

    「魔王」系统就此成立。

    事情进展到这边,金就没什么事情好做了。

    他在世界上流浪,想打架就跟人打架,乐在其中。

    维尔达纳瓦的随从──「七天」都觉得烫手的巨人军团,金只凭一己之力就将他们蹂躏使之归顺。

    而跟维尔达纳瓦托付给他的「灭界龙」伊瓦拉杰的对决很爽快。对方的战斗本能不是盖的,金很喜欢。

    但他也遇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双方实力太过接近,让他跟对方持续战斗了三个月。而且还不小心让他逃亡到异界去。

    除此之外,因为金乱来的关系,大地变得一片荒芜,放眼望去都是荒野。

    看来下次要认真起来还得挑一下战斗地点──他得到一个非常有用的教训。

    高空中,金将整片大陆尽收眼底。

    接著发现地面上还留著一个让他眼熟的城堡。

    那是金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地点──超魔导帝国的王城。

    他们也算是有缘,金决定把这里当自己的根据地。

    莱茵立刻使唤部下,要他们整顿居住环境。还运用魔法,让城堡瞬间重建起来。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

    有一条白色的龙来挑战金。

    有著深海色(Blue Diamond)眼眸,十分美丽的龙。

    不晓得她是不是有些误会,劈头第一句话就是来找麻烦。

    「就算哥哥认可你,我也不承认!」

    对方大放厥词,对金发动攻击。

    先前的教训让金学会根据对手的力量挑选战斗地点。然而这只龙却从城堡上空吹出冰雪。

    这样一来,金也不用去管战斗带来的损害。

    反正生还者早就已经跑去避难了,城堡重新再盖就好。莱茵和她的部下们可能会很辛苦,但这些金才不看在眼里。

    让「灭界龙」伊瓦拉杰这样的强敌逃掉,金正觉得不够尽兴。而新的强敌出现,令他情绪高昂。

    既然都要打了,那就好好享受一下,金认真起来对付。

    然而──

    即使双方都使出全力,还是无法分出胜负。

    这只龙就是「星王龙」维尔达纳瓦的妹妹,「龙种」的长姊「白冰龙」维尔萨泽。

    当时她的魔素含量仅次于维尔达纳瓦,就连金都无法彻底战胜她。

    可是照维尔萨泽的说法看来,金才异于常人。

    这是因为金只拥有独有技。而维尔萨泽有从维尔达纳瓦那边拿到的天使系究极技能「忍耐之王加百列」,跟人打成平手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结果。

    「为什么只拥有独有技,还能跟我打成平手?」

    「哈哈!那是因为我很强。」

    「别开玩笑了!哥哥给了我这股力量而不是给你。这代表他认为我比你更有用,明明是这样的!」

    「你错了。那家伙有说要给我力量,但我拒绝了。假如我要听他命令,那我会收下,但我想一直维持与他对等的关系。所以我就──」

    维尔萨泽想要被哥哥认可,嫉妒金才会来挑战他。当著她的面,金展现自身力量的变革。

    见识过维尔达纳瓦的力量后,金获得启发。眼下透过跟维尔萨泽对战,他也明白究极技能是什么了。

    「──我想要靠自己的力量,达到究极的境界。」

    紧接著下一瞬间。

    独有技「傲慢者」进化成究极技能「傲慢之王路西法」。

    看到这一幕,维尔萨泽惊讶不已。

    「是吗……因为你有这样的特质,哥哥才会中意你吧。那我也决定观望到最后,看你能够贯彻自己的主张到什么地步。」

    看样子维尔萨泽真正的目的其实是要试探金。虽然不清楚最后是否合格了,但两人从此共同行事。

    金和维尔萨泽就是这样相遇的。

    持续三天三夜的战斗也使得地轴产生变动。

    然而这次金在力道上拿捏绝妙。至今为止无人能够居住的永久冻土转变成常春大地。相对的,金拿来当作根据地的大陆摇身一变,成了人类无法居住的冻土。

    「好吧,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太棒了,不愧是金大人!」

    「应该没问题。似乎对人类那边多少造成一些伤害,但是各国团结起来对抗天地异变,将牺牲压低在最低限度。」

    在大地上的居民们看来,这是一场大灾害。可是对金而言却是一段笑话。

    莱茵和米萨莉觉得金开心,她们也就心满意足了。

    至于金的城堡,则因这次战斗的余波被冰覆盖,反而变得更美丽。

    「还不错嘛。就当是做个纪念,直接按照原样保存起来。」

    「既然如此。这点小事我还能帮忙。」

    其实也算不上特别出力帮忙,而是透过维尔萨泽泄漏出来的妖气,让周围温度降低到极限。从此以后太弱的人就没办法入侵这座城堡。

    要在城堡里头生活,维尔萨泽的龙型姿态很不方便。

    被金提及此事后,维尔萨泽一下子就变化成人型姿态。

    若是变成大人的样子,会完美压制妖气。因此她决定让自己的外貌维持在年纪稍小的状态。

    如此一来泄漏出来的妖气就会变成冷气,让城堡获得完美的防御。

    这样的极寒之地别说是人了,就连魔物都无法生存,不会有人攻过来……

    「这样如何?」

    「还不错啦。但不是我的菜──」

    「讨厌!你真坏心眼。」

    维尔萨泽嘴巴上如此抱怨,内心里却很中意金。

    她在心底深处暗自发誓,总有一天要靠自己的魅力让金爱上她。

    *

    超越数百年的时光流逝。

    一成不变的日子持续著,但这一天和平常都不一样。

    有客人来找无聊透顶的金。

    那是支三人组小队。

    照理说应该没有任何人能够入侵这个极寒之地,他们却不当一回事地闯进来。

    这让金产生兴趣,一直在观察他们。

    接著负责带头的金发碧眼青年喊出这么一句话:

    「本殿下是鲁德拉。纳斯卡王国的王太子,集人类希望于一身的『勇者』──鲁德拉•纳斯卡!邪恶的魔王,看我用我的剑灭掉你!还有,把传闻中你累积起来的宝藏全都交出来!」

    这段宣言跟高尚两个字八竿子打不著。

    然而那再明显不过的欲望却让金产生好感。

    「鲁德拉哥哥,讲这种话都不知道谁是魔王了!」

    「对啊,鲁德拉真的很糟糕。被欲望蒙蔽双眼。那么想要钱,要我赚多少给你都行。」

    「真是的!格琳姊也真是的,拜托你不要一直宠鲁德拉哥哥。他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一定会输给敌人,吃到苦头的!」

    在金面前,三人之间出现这段对话。

    该说他们豪气,还是愚蠢。

    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

    那就是能站在金面前,表示对方已经打倒米萨莉和莱茵。

    既然如此,那就表示这可笑的三人组有非凡的实力。

    除此之外──金还看出三人之一在程度上相当于自己的朋友兼搭档。因此,即使米萨莉和莱茵战败,金也不好责备她们。

    毕竟这就如同自然定律,是很正常的结果。

    如今比起这个──

    (他说自己是「勇者」?这是什么玩意儿?)

    那字眼还是头一次听到,听起来却很美妙。

    听了这句话金有种预感,知道自己或许不会再继续无聊下去。

    他带著愉悦的心情,跟自称鲁德拉的青年面对面。

    (插图019)

    「有趣。就让我见识你身为『勇者』的力量吧!」

    这代表金决定接受那个青年──鲁德拉的挑战。

    「哼哼!本殿下是最强的,不需要帮手。魔王啊,跟我一对一堂堂正正单挑吧!」

    鲁德拉长相俊美,那笑容却有些下流。

    与其说他的目的是要打倒金,倒不如说还比较著重于掠夺财宝。

    但即使如此,金还是觉得这样才像人类。

    如果没有欲望,人类就不愿意劳动自己。

    就因为他们希望过更好的生活,才愿意努力打拚。

    鲁德拉简直就是典型的人类。

    拥有金喜爱的美妙情感,这样的人类。

    「哈哈!你可要好好抵抗!」

    接著战斗就开始了。

    金开始观察进攻的鲁德拉。

    他的攻击迅速锐利,但一看就知道完全不是认真的。金看穿这点后,发现鲁德拉在静观自己的对手一事令他心生不悦。

    鲁德拉身上有做工精巧的全身魔法铠甲守护。

    看起来就是很昂贵的物品,金决定先把这个东西破坏掉。

    对方似乎很贪财,金猜想那人应该很讨厌自己的物品遭人损坏。

    这么做主要是要激怒对方。

    金从容地回避鲁德拉的剑,用膝盖行云流水地踢击──做了假动作,接著放出侧踢。

    鲁德拉原本正要勉强避开第一波攻击,因此来不及对这个变化做出反应。直接被金踢中,导致铠甲粉碎掉。

    「啊啊啊啊啊!用了国家一年份预算的铠甲坏了──!」

    「你没事吧,哥哥!」

    「鲁德拉真的很笨耶。如果一开始就大家一起上,铠甲也不会坏掉。」

    「少啰唆!这、这点小钱算是必要经费!」

    鲁德拉眼里都浮现泪水了,看样子效果比想像中还大。发现这点后,金嘴角浮现坏笑。

    (再来就折断他的剑,让他哭出来吧。)

    一边想著,金观察那三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哥哥!至少让我发动支援魔法──圣剑发动(Holy Blade)──!」

    看似最无害的樱金(Platinum Pink)发色少女发动了不得了的魔法。

    鲁德拉手上的剑开始发出光芒。

    那光芒很神圣,神圣到让人不禁睁大眼睛,是能够消灭邪恶存在的除魔之光。

    (这下糟了。那道光芒似乎拥有可以砍破我「结界」的力量。)

    应该在发动前阻止她才对,但是金个人也对这样的战斗乐在其中。那么去妨碍对手就不对了。

    「呵呵,既然是妹妹的支援,那这点魔法还在容许范围内吧。可是露西亚,你不用再出手!」

    比起荣耀,鲁德拉更重视结果。

    即使是来自妹妹的帮助,他也照单全收,完全不觉得丢脸。

    (这家伙性格还真不错。)

    虽不至于构成危机,但状况愈来愈不利。

    然而不知为何,金愈来愈开心。

    「这点程度根本算不上阻碍。你们要所有人一起上也行喔?」

    「真敢讲!接下来本殿下要认真了。你觉悟吧!」

    鲁德拉竟然傻傻地开诚布公,就如他所说,他一直隐藏实力。此时剑的速度提升,朝著金逼近。

    金早就料到了。

    像在说这样才好玩,他边带著笑容,伸手握住自己的爱剑「天魔」。

    「什么!魔王竟然使用武器,太卑鄙了吧!」

    「啊?我是不清楚你的价值观啦,但能够让我拔剑,值得称赞。」

    事实上鲁德拉的用剑技巧很有看头。而且如果被碰到,就连金都会受伤,金当然要拔出他的剑。

    虽然他自尊心强,可是放水导致自己输掉,他可没这样的嗜好。

    「哼!被魔王称赞,有什么好开心的!」

    「是这样啊。那刚才的称赞就收回去吧。」

    「……等等。就姑且收下吧。」

    其实能被人称赞,鲁德拉很高兴。

    「不只是能够逼我拔剑,还可以跟我打上一场,这样的家伙一只手都数得出来。你叫鲁德拉是吧?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该感到骄傲才是。」

    金心情大好,回应了鲁德拉的期望。

    听完这句话,鲁德拉也开心地笑著,对金这么说:

    「你也不得了。本殿下的破邪之剑可是能消灭邪恶,真没想到一个魔王竟然能化解掉。就当作是被你记住名字的谢礼。在消灭你之前,先问问你的名字。」

    「明明是个人类,却这么张狂。不过我挺中意的,就告诉你吧。到了冥界再报上我的大名。我的名字是金。因为看到我的家伙都会大叫:『叽咿──!』我就把这个缩短当成名字了。」

    当金给出这个答案,鲁德拉先是浮现错愕的表情。接著又变回平常的样子,慌张叫喊:

    「……先等等!那不算名字,不算名字啊?打倒有这种怪名的魔王也帅气不起来,若是要写在本殿下的英勇事迹中,应该用更帅气的名字才对吧!」

    「啊啊?名字这种东西,叫什么都行。」

    「那怎么行!好吧知道了。先等等,战斗中止。本殿下要替你想个更棒的名字。」

    鲁德拉先是说了这么一句话,接著就擅自暂停这场战斗。

    金没理由配合他,但难得有人来替他排解无聊,他可不想靠偷袭把对方杀掉。反正他确实觉得乐在其中,就决定接受鲁德拉的提议。

    而且他也有点感兴趣了。

    鲁德拉他们开始围成一圈商量。

    「那家伙的发色是漂亮的红色──」

    「先等等。深红色(Cardinal)可是我专用的。我不会退让喔?」

    「我知道啦!话说你在奇怪的地方特别执著呢。你的发色明明是蓝色。」

    「还不是因为你那样叫我。」

    「喔、喔喔。我还记得啦。」

    「哥哥真是不懂女人心。就你这副德行,小心被格琳姊拋弃?」

    「咦,不会吧?」

    「呵呵。放心吧,鲁德拉。我绝不会拋弃你,你可以放心。」

    「我想也是?这下放心了。那就给那家伙别的称呼──绯红色(克林姆兹)!如何,这样就没意见了吧?」

    「可以,我也觉得不错。」

    「我也没意见,可是这样好吗?竟然有勇者替魔王取名字,如果你们关系变得这么密切,人民不会不安吗?」

    「没问题啦!又没人看见,只要我们不说,不会传出去的!」

    虽然金没立场对这种事情插嘴,但看样子鲁德拉这个青年有著很随便的性格。

    光听那些对话就足以让人看出这点,就连金听著听著都担心起来。

    「得出结论了吗?」

    「对,让你久等了!你从今天开始就叫金•克林姆兹!」

    就这样,「魔王」金•克林姆兹诞生。

    题外话,替金取完名字的当下,鲁德拉立刻失去意识。帮魔物命名明明是个禁忌,鲁德拉却擅自认定对方是魔王就没问题,才会有这样的下场。

    代替魔素,鲁德拉的神灵力大量消耗,在生死边缘徘徊。

    醒来之后被同行者──妹妹露西亚、恋人「灼热龙」维尔格琳骂到臭头,这点自然不在话下。

    如此这般,与金的决斗被敷衍过去,不过……如今回想起来,从这个时候开始,金和鲁德拉之间就产生了奇妙的缘分。

    *

    等鲁德拉恢复后,他们按照约定再一次决斗。

    然而迟迟无法分出胜负。

    于是在那之后,金跟鲁德拉对决好几次。

    鲁德拉不愧是勇者,他很强。

    觉醒后的勇者鲁德拉对上觉醒魔王金。

    鲁德拉把自己的技术磨练到极致,对上只靠天生力量和才能作战的金。

    他们迟迟无法分出胜负,但金逐渐占上风,这可以说是自然界的法则。

    三名女性呆呆地眺望这两位高手。

    分别是露西亚、维尔格琳和「白冰龙」维尔萨泽。

    一开始维尔萨泽没什么兴趣,但随著战况白热化,她也开始对这场胜负的走向感兴趣了。

    「哎呀,金又变得更强了呢。」

    「是的,姊姊。不过鲁德拉也不会输给他的。」

    「的确是呢,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只是个人类。」

    「确实是人类没错。厉害是当然的,鲁德拉可是哥哥的徒弟。哥哥甚至还给他究极的力量,他还会变得更强喔。」

    「是吗?那就说得过去了。」

    「我个人比较希望大家都不要受伤,那样最好……」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观战者这边也是一团和气。

    「茶已经泡好了。」

    「再过不久胜负就会揭晓,我们连金大人和鲁德拉大人的份都准备了。」

    供应餐点是米萨莉她们的职责。

    不知不觉间,这已经成为稀松平常的景象。

    其他时候这两姊妹常常在吵架,吵到让人连打架的兴致都没有了。

    维尔萨泽和维尔格琳算是很要好,但有的时候会因为教育方向不同,导致意见分歧。

    她们刚生下来的弟弟──「暴风龙」维尔德拉很任性,似乎常常随性肆虐乱搞。

    而原因在于──

    「姊姊太严格了啦!为什么不能多宠他一点?」

    「说什么傻话?我很珍惜维尔德拉,都很宠他啊!为了让他性格变得安分点,不是把他的心替换过好几次吗?」

    关于维尔萨泽提到的「换心」这言词,那是一种很残暴的做法,就是用物理性手段收拾掉维尔德拉,再让他转生。

    维尔格琳就是看这点不顺眼。

    「我说过这样不行。不能用暴力,要用沟通的方式让他听进去。就算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得用非常手段,那孩子也才能够明白我们的苦心吧?」

    「真是的!维尔格琳还是一样,太溺爱他了。那下次修理他的时候就不要把他弄死,好好教育他,让他能够变得听话一点如何?」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要对他好一点,不然就是一步一步教他,让他学会变成人类模样在人类城镇中生活的方法,或是跟敌人战斗的方法──我说的是这个。」

    「维尔格琳……我觉得你这已经不是宠他,而是过度溺爱了。会溺爱过头把人宠成废人的类型。就因为你是这个样子,那个叫做鲁德拉的青年可是会不成材喔?」

    「才不会!鲁德拉跟我是最棒的搭档。所以让我来教育维尔德拉,他就会成长为尊敬姊姊的好弟弟。有鉴于此,下次就换我来教导他。」

    「咦咦,才不要。我能够把他教得更好。话说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他。」

    「别开玩笑了,姊姊你根本也是过度溺爱吧!下一轮换我!」

    大概就是这样,互相在推卸责任,一下子说维尔萨泽太严格,一下子又说维尔格琳过度溺爱。

    金觉得她们两个根本半斤八两。

    (适可而止才是最好的。看来这对「龙种」姊妹不懂得什么叫做收敛。)

    金没有说出口,私底下觉得很傻眼。

    「我说,看这样子我们也打不下去了。」

    「是啊。那两个家伙在抢维尔德拉这个玩具,最好别跟她们有所牵扯。」

    金和鲁德拉先去避难,以免遭到波及。

    当金和鲁德拉对决的时候,维尔萨泽等人会负责维持「结界」,轮到维尔萨泽她们吵架,就得换金他们出来维持「结界」。

    否则整座大陆会沉下去。

    虽然已经习惯了,但金他们还真希望这两人能够去不会给他们添麻烦的地方吵。

    俗话说──「借镜他人引以为戒」,可是金等人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某天还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你这臭小子又来了吗!」

    「废话少说!在本殿下获胜之前,对决都会一直持续下去!」

    那两人的对决已经可以说是在互相打招呼也不为过。

    就像平常那样,战斗开始,打到两人精疲力竭才结束。

    (插图020)

    总是平手收场,然后开始耍嘴皮拌嘴……

    「臭小子,嘴巴上说要光明正大对决,用的手段却很卑鄙!」

    如金所说,鲁德拉很卑鄙。

    瞄准对方的眼睛攻击就不用说了。

    当自己跟对手开打的瞬间,为了透过状态异常来让金的力量减少会先施放「神圣结界」,这已成了家常便饭。

    金不会在对决开始的前一刻确认有无陷阱,鲁德拉看出他是这种性格,才一天到晚狂用这些招数。

    而且就连那套说词都让人听不下去。

    「赢的人就是正义!不对,应该说没有打赢你就无法伸张正义!所以本殿下无论如何都要打赢!」

    不管用怎么样的手段都要赢,鲁德拉发下豪语。

    「开什么玩笑!你要用这种手段我是无所谓,但起码嘴上不要讲得这么冠冕堂皇!」

    金这话说得对。

    然而鲁德拉在回应时却嗤之以鼻。

    「竟然要本殿下别开玩笑?这话应该对你说才是!刚才你用的招数不是本殿下之前用过的吗?也不想想我为了学会这招耗费多少岁月!」

    这是秘技──转移话题。

    像这样微妙改变话题就能避免对方继续追究下去,是鲁德拉的必杀技之一。

    鲁德拉也有接受王族该受的教育,特别擅长像这样油嘴滑舌。

    「好像花了三个礼拜?」

    「对。就连维尔达纳瓦大人都夸奖他喔。」

    听到场外传来这段对话,金傻眼到不行。刚才鲁德拉嘴上说那招数花了他大把苦心才学会,其实学习上似乎意外地轻松。

    只见金斜眼看了鲁德拉一眼,接著嘴里发出大大的叹息。

    盗用别人的招式,卑鄙的是你才对──鲁德拉还在抱怨个没完,但这是有原因的。

    会有这样的举动其实是源自于鲁德拉心生焦躁。

    他们的实力依然在伯仲之间,但最近鲁德拉觉得对方有点压过自己了。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点,知道这样下去不妙。

    (若是能够靠光明正大的方法获胜,那我也想啊!)

    这句话,鲁德拉真想大声说出口。

    一开始的宣言早就拋到脑后去了,眼下他只能不择手段地取胜。

    尽管金表面上一副傻眼的样子,私底下却早已看穿鲁德拉的心情。不过他也暗自觉得跟鲁德拉口头吵架很开心。

    因此不管鲁德拉使出什么样的手段,金都容许。

    鲁德拉的信念是赢的人就是正义,金也赞同他这样的信念。

    其实金早就认可鲁德拉了。

    光是有人能够跟自己对等作战,他就感到喜悦。

    除此之外──

    正如鲁德拉所想,金愈是跟人战斗就变得愈强。究极技能并不是得到就完事了,要能够灵活运用才算发挥真正的价值。

    在跟鲁德拉的对决中,金学到这点。

    如今配合鲁德拉只用剑作战,金依然开始压过鲁德拉。若再加上使用技能或魔法,金肯定会赢。

    不过金没那么做。

    曾几何时他想要的已经不是分出胜负,而是一直保持平手。

    因此金很欢迎鲁德拉耍小手段。

    但胜负迟早会有个定论。

    于是金就在这一刻将那个问题说出口:

    「喂……你第一次跟我作战时为什么没有把我杀死?那个时候若是没有帮我取名字,认真起来取我性命,是有可能获胜的吧?」

    金心中有这样的疑惑,怎么想都想不透。

    他自尊心强,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可能战败。一旦他如此认定,在那一刻对精神生命体而言就是真正的败北。

    所以金一直都没去想这件事情。

    他不认为对方是因为同情自己,也不愿意那么想。

    假如答案是这样,那金可能会气到把鲁德拉杀掉。

    就跟金拥有「傲慢之王路西法」一样,鲁德拉也拥有「正义之王米迦勒」。假如鲁德拉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保留这项技能,而是认真起来使用,那孰胜孰负可就不一定了。

    负伤是一定会的,但也不能否认金有败北的可能。

    面对认真提问的金,鲁德拉笑著回应:「啊啊,想问这个啊。」

    「你真是个笨蛋。光是打倒你一点意义都没有!我要让你承认本殿下是很伟大的,并且改过向善成为我的伙伴。」

    「啊?」

    金有听没有懂,不由得反问。

    「呵呵,本殿下是总有一天要征服世界的男人。那是本殿下与作为好友兼师父的『星王龙』维尔达纳瓦所做的约定。」

    金也知道鲁德拉是维尔达纳瓦的徒弟。他本人都那么说了,这点没什么好怀疑的。

    但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抱有征服世界的野心。

    「告诉你,遇到像你这样的笨蛋想要征服世界,要我做些事情来妨碍,就是维尔达纳瓦交给我的工作呢?」

    「我知道。所以维尔达纳瓦才要本殿下来赢得你的认可。」

    听了这句话,金有个想法。

    (维尔达纳瓦那家伙,自己嫌麻烦就把事情推给我!)

    这就是答案。

    教会他认清现实吧──金彷佛听见维尔达纳瓦这么说。

    鲁德拉发下豪语说要让金臣服于他,维尔达纳瓦嫌麻烦才把他赶来这边。

    然而金已经中了维尔达纳瓦的圈套。

    既然知道自己也很中意鲁德拉,那金就只能奉陪到最后。

    若他讨厌对方早在一开始就杀掉他了,哪还轮得到现在。

    (真是的,这家伙果然是个蠢蛋。)

    金带著好心情在想这些,鲁德拉则对他开口:

    「不过啊,说真的──在第一次对战时,本殿下其实没有办法全力控制『正义之王米迦勒』。直到现在老实说也只能用个几十秒钟左右。」

    他这番坦白出人意料,连金都表现出讶异的反应。

    「啊?如果是你,怎么可能用成这样?」

    「不,那些都是真的。毕竟这个技能是从维尔达纳瓦那边借来的。」

    鲁德拉说完这句话耸耸肩,接著开始解释。

    听到这番话,金除了觉得无关紧要,同时也恍然大悟,理解鲁德拉为什么这么强。

    若是获得维尔达纳瓦的其中一个技能,就算那性能强到能够打倒自己也不奇怪。

    可是听鲁德拉说著说著,金觉得自己好像会错意了。

    「接下来要跟你说的是个秘密,只告诉你一个人。本殿下靠实力获得的技能叫做『誓约之王乌列尔』,伙伴们为了回应本殿下的信念和统一世界的誓言,他们的这份心意形成结晶,变成一股究极的力量觉醒。」

    嘴巴上说是靠他的实力获得,实际上好像还是有维尔达纳瓦出手帮忙。但这样就已经十分厉害了,鲁德拉的心灵型态具体化之后变成「誓约之王乌列尔」,在天使系之中也属于上段技能。

    「然后本殿下跟维尔达纳瓦交换,借用『正义之王米迦勒』,但这个用起来很棘手。本殿下的『誓约之王乌列尔』简单扼要,能力是『破邪』和『守护』,用起来很顺手。然而这个『正义之王米迦勒』的能力却很莫名其妙,是『支配』。」

    可以借用受到支配之人的能力,还能让持有者听命于自己,是很适合君临天下的技能。

    然而目前鲁德拉无人可以支配,因此这个技能不构成太大威胁。他是在这种状态下跟金打成平手的,鲁德拉确实很强大。

    「感觉很厉害嘛。」

    金如此回应。

    假如能够增加支配对象,那他能够使用的能力也会增加。如此一来,鲁德拉会变得更强吧。

    (什么嘛。还以为继续这样下去彼此实力就会有天壤之别,我一定可以获胜──照这样听来不就还能多找些乐子吗!)

    欢乐的时光还能持续下去。

    发现这点后,金跟著高兴起来。

    然而鲁德拉却在这时开口:

    「本殿下没兴趣去支配别人。身为男子汉,我想要靠自己的实力决胜负。但我也有苦衷,让我没办法说这种话……」

    「苦衷?」

    「对。你也是维尔达纳瓦的好朋友,应该有权利知道。」

    听到鲁德拉这么说,金开始感到不安。

    由于维尔达纳瓦是很长命的种族,金一直以来都没有太在意,但其实金最近都没看到维尔达纳瓦。

    「是不是那家伙发生什么事了?」

    「算是吧,原本应该算是喜事一桩。」

    「嗯?」

    「那家伙跟我的妹妹露西亚结合。这叫做结婚,露西亚怀上维尔达纳瓦的孩子,成了他真正的家人。」

    「你是说──孩子?『龙种』吗!」

    这话确实令人惊讶。

    然而身为「完美个体」而想追求不完美,这样痴狂的维尔达纳瓦是有可能做出那种事情,金能够理解。

    「好吧,是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对啊。如果只是这样,那给予祝福就好了。可是问题在后头。」

    前面先说这段话铺陈,接著鲁德拉说出的内容极其重要,让人惊愕不已。连金都忍不住站起来,逼问鲁德拉:「这是真的吗?」

    听说现在的维尔达纳瓦状态上几乎跟人类没两样。

    被以往与他无缘的「寿命」束缚住,鲁德拉笑著告诉金这些。

    这个真相太过沉重,鲁德拉很难一个人背负。

    所以他才会像现在这样跟金讲明白。

    「这很像他的作风没错,但他到底有什么打算……?」

    「不晓得。所以本殿下也很苦恼,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没空继续跟你玩下去了。」

    「也对……」

    那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同时吐出叹息。

    *

    「不玩了不玩了!我挺喜欢你的。所以无论如何就是提不起劲来杀你,事到如今也不打算认真战斗了。但为了避免世界崩坏,我会继续当『魔王』。因为这是我跟那家伙的约定。」

    基本上金真的很中意鲁德拉。既然他是维尔达纳瓦的朋友,那就等于是自己的朋友。

    因此难免从一开始就没办法跟对方玩真的。

    然而他身为「魔王」的工作必须完成才行。毕竟这也是维尔达纳瓦托付给他的任务。

    身为「调停者」,他不能让世界的天秤倾斜。

    当金看著鲁德拉的眼睛说完这段话,鲁德拉也目不转睛地回望金,对他开口:

    「那要不要用别的方式对决?」

    「用别的方式对决?」

    鲁德拉点点头。

    他没有露出平时的腼腆笑容,而是用认真的表情开始陈述。

    「对。本殿下不要跟你直接作战,下次我们彼此都用手上的棋子,来争夺世界霸权。」

    「唔嗯。」

    「说真的,本殿下并不想使用这个『正义之王米迦勒』,但话可不能这么说。为了支持本殿下想要统一世界的梦想,维尔达纳瓦给了我这个技能。因此本殿下接下来也会收愈来愈多的部下,也会因此变得更强。」

    「我想也是。」

    金点点头,认为他这样解释是对的。

    「本殿下也不想杀掉你。你之前说过吧?要让本殿下认可。本殿下──不,我相信人类能够团结起来。维尔达纳瓦追求多样性,但我想那并不表示碰到任何事情都要起纷争。若彼此的想法不同,那在相处时就要尊重对方。没办法接受对方的意见时,只要保持距离就行了。不同的种族、不同的国家,一旦有了武力就很容易引发战争,若是将这些国家都统一成一个国家,再来想分个高下就可以透过协商吧?」

    「这就不一定了吧?就我所知,人类可是很愚蠢的?」

    「我知道。但我不也跟你产生友谊了吗?原本应该是天敌的『魔王』和『勇者』都能够好好相处,那相同的种族一下子就能互相理解啦!」

    鲁德拉强力主张,这样一来就不需要「调停者」了。

    然而这样的说法,金并不认同。

    「你想得太美了。人类是一种很贪婪的生物。这并不完全是『坏事』,为了追求更大的可能性,欲望是必须的。因此只要牵扯到利害关系,就连自己人都能够毫不在意地翻脸争斗。在这方面,不具备智慧的魔物反而更安分吧?」

    从动物变成魔兽的魔物,只要食欲获得满足就不会继续杀生。因为他们并不狡猾。

    压根儿不会想要先准备好明天的粮食,而是享乐主义的奉行者,活在当下。

    但人类却不一样。

    时常未雨绸缪,会感到不安,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希望能够度过难关,因此想先累积财富。这是他们的本能,鲁德拉这套世界展望根本是在痴人说梦。

    想要光靠话语就引导人们,这极其困难。

    毕竟要靠言语来阐述自己的真实想法,传达给他人又不至于产生误解,不晓得就有多难了……

    金明白这点,才觉得鲁德拉的梦想不可能实现。

    「是啊。我也明白,维尔达纳瓦还笑我说出这套理论太过理想化……但我还是说服他,如今获得他的支援。他说:『虽然机率近乎于零,但你就试著实现自己的愿望吧。』接下来要说的不能外流,那就是『正义之王米迦勒』里头有个叫做『天使大军(Armageddon)』的能力,可以召唤出能够消灭一切的天使军团。我想要好好运用这种能力来救赎人类。只破坏军事力量和文明,遏止人类的欲望不至于增长。同时统一世界,这样一定能打造出理想中的世界吧!」

    所以说,希望你也能帮我──鲁德拉向金如此拜托。

    希望他不要再屠杀人类,而是看重人类的可能性。

    「哈!我并没有屠杀人类的兴趣啦?只是把看不顺眼的家伙收拾掉。不管那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对我而言都不重要。如果喜欢就让他活著,不喜欢就杀掉。只是这样罢了。」

    「所以我才要你别这么快下定论嘛!」

    「哼!我可没那么多的耐心,去等那些将来会危害世界的家伙注意到自己的过失。你是想说『要嫉恶如仇但别憎恨人类』?愚蠢,有罪就得罚。当事人本来就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吧!」

    「我也认为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但我希望你能够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哈!这你就放心吧。我会把罪人的『灵魂』送到冥界,确保他们一定会受到苦难和折磨。」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话说到这边,鲁德拉不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再一次慎重地讲述真实心声。

    「我并不是因为想让自己变得高高在上才去当王,只是想让大家都能过得开开心心罢了。只要能够找到安心过生活的地方,有能够透过交谈抒发心中情感的伙伴,那犯罪者也会减少吧?我想要打造没有贫困和不平等,大家都能笑著过生活的世界。这是我的心愿!当然会有一些无可救药的笨蛋出现,但我想要尽可能减少牺牲。」

    鲁德拉没想到在遥远的未来,跟自己敌对的人会说出类似的话,在那高谈理想。

    金听了这番话,愕然似的摇摇头。

    「怪不得维尔达纳瓦会笑你。真没想到你如此天真。不过,也罢──那好吧?你就详细跟我说说对决的内容吧。」

    「意思是?」

    「反正我一直觉得很无聊。拿这样的游戏打发时间应该也挺有趣。」

    这并不代表金有把鲁德拉的话听进去。

    他只是不去否认鲁德拉的理想,决定看看最后会怎么样。因为他觉得这个顽固的友人肯定不会因为别人说几句话就被说服。

    鲁德拉自己明明是这样的类型,却想要靠言语来说服他人。这从某方面来说很矛盾,会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

    到时候鲁德拉就会认清现实吧。

    假如他成功了──那也好,顶多是金的工作变少罢了。

    不管事情朝哪个方向发展都没坏处,金如此判断。

    但也没太大的好处,不过只要鲁德拉可以放弃他那有勇无谋的计画,对金来说光这样就足够了。

    「原来我的野心对你来说是一场游戏呀。」

    话说到这边,鲁德拉笑了。

    接著仔细说明游戏规则。

    规则很简单。

    「玩家不能直接朝对方出手,要让手下彼此竞争。」

    就只有这样。

    也就是说,禁止金和鲁德拉直接对决。

    如果把金的伙伴全都打倒,那鲁德拉就赢了。这个时候金就会臣服于鲁德拉。

    可是在这点实现之前,金都可以自由活动。要按照跟维尔达纳瓦的约定,善尽「调停者」的职责也是他的自由。

    即使几乎没对金设制规范,在鲁德拉看来光是这样也很有用了。

    「勇者」本来的职责,就是防止对人类产生威胁又负责进行调整的「魔王」失控作乱。

    就算金在思考上很冷静,他的力量还是太过强大。一旦出手,就会造成重大伤亡。

    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鲁德拉才会紧咬不放,但这样一来他的梦想就无法实现。为了统一世界,必须封住金的行动。

    金看出鲁德拉的这点心思,接著说道:

    「好啊。我答应你不会出手。我会找来一些魔王代替我,让他们直接去惩罚人类。」

    「我会阻止他们的。还有,在被『魔王』管理的社会诞生之前,我会亲手统一世界!」

    「但这可是一条充满苦难的道路喔?连那个好好先生维尔达纳瓦都放弃这么做,可以说只是一种理想。」

    维尔达纳瓦是浪漫的梦想主义者(Romanticist),但同时也是完美主义者。觉得理想就是理想,不会将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当真,同时具备冷静思考的特质。

    他为了追求变化舍弃全知全能,还是无法打造出心目中的理想社会。

    然而对维尔达纳瓦而言这才是正确的选择。若世界都按照他的意思发展,那就没有任何乐趣可言。

    就是因为明白维尔达纳瓦有这样的心情,鲁德拉才会接著大喊:

    「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想让那家伙放心。那家伙既然会有寿终正寝的一天,那剩下的力量就跟普通人无异。可是他却觉得能够跟露西亚一起走很高兴……其实他很担心这个世界的未来!最重要的是很在意他们的孩子将来会如何……」

    「嗯。」

    「所以我必须让那家伙放心。要让他待在大家都幸福过生活的世界中,在寿终正寝的时候不会感到不安。还有──看到他创造的世界已经成长茁壮,变成一个协调性很好的世界──我想让他为此感到满足!」

    鲁德拉对维尔达纳瓦发誓,「要树立统一国家」。

    一方面也想要让妹妹露西亚过得幸福,决定要让所有的不幸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人类世界的事情,希望是由我们这些当事人亲手决定。不会老死的你们只要当好裁定者,观望世界发展就行了。」

    「是这样吗……」

    听到鲁德拉这么说,金想不出适当的话来回应。

    他在脑海中得出一个结论,认为这样不可行。可是他也能体会鲁德拉的心情,因此犹豫著不敢把否认的话语说出口。

    (搞什么啊,这个蠢蛋。这样你只会一个人背负所有的一切啊……?)

    金恨自己的头脑对他人情感过分透澈。

    虽然他很傲慢,但是对自己中意的对象却很友善。这份友善成为绊脚石,让他无法阻止鲁德拉那有勇无谋的挑战。

    对于这个为他所喜爱,成为他好友的愚蠢男人,金说不出半句话。

    (你的挑战一定会以失败收场的。)

    金的脑袋冷酷地计算出结果。

    就连用机率这个词来形容都嫌愚蠢,成功率如此之低。然而被金当成好友看待的鲁德拉说什么都不会放弃吧。

    所谓的勇者,就是这般百折不挠的人。背负一切苦难,一心想要建造理想世界的鲁德拉,他可谓是货真价实的真正「勇者」。

    因此就连金都不禁觉得──如果是这家伙出马,或许──

    鲁德拉身上有一种特质,令他产生这种想法,金也跟著想要在那微小的可能性上赌一把。

    不料结果却是──

    *

    自从金和鲁德拉开始游戏对决后,好几桩悲剧轮番上演。

    维尔达纳瓦和露西亚生下孩子蜜莉姆后,第一桩不幸事件降临。

    看准鲁德拉远征,纳斯卡王国内部发生叛乱。那是战争中敌国干的好事,而这场行凶使得露西亚和维尔达纳瓦命丧黄泉。

    就在这一刻,鲁德拉的梦想应声崩塌。

    『我、我只是想让维尔达纳瓦安心,希望他认可我们──』

    这声悲叹再也无法传达给他,鲁德拉封闭自己的心灵。

    最后他只剩下失去目标的理想抱负。

    『你还要继续啊?』

    『对。寡人身上仅存的,就只有跟你的对决。获得你的认可,这是我仅存的最后目的。』

    『──行。我奉陪。』

    游戏继续进行下去──

    再一次的不幸降临于维尔达纳瓦的孩子蜜莉姆身上。

    蜜莉姆在成长过程中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亲长什么样子。

    甚至不知道自己跟鲁德拉有血缘关系。

    这样的蜜莉姆有一只宠物,是她唯一的家人和护卫,中了某个国家的奸计被葬送掉。

    蜜莉姆很哀伤,大发雷霆。为了安抚这样的蜜莉姆,金使尽全力。

    若是没能阻止她,会有好几个国家灭亡吧。

    『都变成这样了还要继续吗?假如我早点行动,蜜莉姆就不会那么悲伤了?』

    『这都怪寡人。尽管如此,若是在这个时候收手,那之前的牺牲就此付诸东流。身为皇帝的寡人要负起责任,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我并不这么认为,但就算了吧。直到你满意之前,我都会奉陪到底的。』

    如果在这个时候收手,鲁德拉可能会崩溃。

    因此金就只能日后再去做个结论。

    鲁德拉注定会有不幸的未来。虽然金如此认为,但还不确定那会不会成真。

    如此这般,游戏尚未结束──

    苦难去而复返。

    突显世间的丑陋。

    随著转生次数增加,神圣的力量逐渐消耗,鲁德拉也慢慢丧失身为「勇者」的资格。

    但他还能够继续维持「圣人」的身分,这都出自他追求理想的心和执念吧。

    不过,他依然濒临极限。

    不知不觉间鲁德拉的心已经遭到腐蚀,失去了当初的理念。

    或许该说失去目标的人终究会走上这条路,为了胜过金,鲁德拉变得不择手段……

    既冷血又无情。

    满脑子只想赢过金,最后导致更多的鲜血流淌。

    金早就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最后那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

    没有违反规则,金赌上最后的可能性。

    将最终审判寄托在他手中的棋子里最不可预测、最有希望的利姆路身上。

    其实他是想亲自出马的。

    可是直到最后一刻,金依然遵守游戏规则。

    这导致──

    在遥远的彼方,友人的气息消失了。

    果然连利姆路那家伙也办不到吗──金为此叹息。

    他并不觉得恨,也不觉得遗憾。

    有的就只是哀悼之意,哀悼曾经是他好友的男人。

    「──所以我就说了,蠢蛋。这种事情应该是由我们恶魔来做,像我们这些不会有感情起伏的人最适合去执行……」

    喃喃自语的金没有发现有东西从自己的脸颊上滑过。

    他只是静静地祈祷,祈祷鲁德拉一路好走。

    就这样,长达数千年,金和鲁德拉的游戏终于划下休止符。

    脸上挂著平时那种傲慢的笑容,金的心却沉浸在悲伤中。

    一对深海色眼眸冷冷地望著这样的金。

    她嘴角边浮现淡淡的扭曲笑容……

    就算游戏结束,战争的火种依旧没有熄灭。

    这是在预告席卷全世界的大战──「天魔大战」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