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复活篇~ ◆魔王诞生◆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白亚rea

    「真闲啊。」

    「闲什么啊… 维鲁多拉大人,现在怎么说也是充斥着紧迫感的局面,还有更应该说的话吧?」

    「但是,但是啊!这不是事实么!莉姆露陷入了进化的睡眠,搞得我们连观望外侧的局面都办不到。都闲到发慌了!」

    这是事实,进化的睡眠要比低位活动状态还要棘手。毕竟是为了成为魔王所要经历的试炼,不能轻松跨越才是理所当然。

    有个一周左右应该就能醒过来了吧。

    魔王有两种类型,有的是单纯自称魔王的,有的是被世界认定的真货。「向魔王进化」,正是由「魔王种」觉醒,成为「真正的魔王」的仪式。

    正所谓「进化」。

    也就是说,莉姆露也成为了觉醒魔王的一员。

    那么这么一来,我也不能悠闲的在这偷懒了。

    不赶紧从这牢狱中逃出,去帮莉姆露的忙可不行!

    综上所述,我重新开始了解析。

    一边让伊芙利特揉着肩,一边集中于「无限牢狱」的解析工作。

    快点快点快点再快点。

    是不是太快了?

    啊咧咧,真奇怪呢。

    超顺利的不是么。话说,力量涌了出来。

    何止至今为止的数倍数十倍,百倍,不,在以数百倍的速度处理着「解析」工作!?

    我,这不是超厉害么?

    ——不,不不不,怎么可能。毫无理由的增加力量这种事根本不可能。

    「发生什么了么,维鲁多拉大人?」

    「那什么,伊芙利特哟。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究明者』性能暴增了,我正为此感到奇怪呢」

    「嘿——,是这么一回事么。顺带问一下,大概上升了多少?」

    「呼姆。虽然还在上升,不过已经有差不多三百四十五倍,左右吧?」

    「蛤!?」

    哑口无言的伊芙利特。

    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太奇怪了吧!怎么想都只能说是异常啊。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反正肯定是在哪里捡了什么东西就直接吃了对吧?」

    「别开玩笑了!」

    「抱歉,方寸乱了。不过话说回来,维鲁多拉大人为什么能这么平静就接受了呢?」

    「这个么,当然是因为轻松啊。只要乘着这个势头把工作搞定,我的解放也指日可待了!库啊哈哈哈!」

    「这,话是这么说……那,造成现状的原因有什么头绪么?」

    呼姆,头绪么。

    说到底毫无理由的性能上升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原因才符合道理呢。

    「这么一说,莉姆露那边的解析速度也大幅上升了。虽说只是推论,难不成是因为莉姆露在觉醒成魔王的过程中,技能的演算速度上升了么?」

    「也就是说,受其牵引,维鲁多拉大人的能力也因此上升了?如果真是这样就最好不过了」

    「嗯?」

    「啊,不,只是在担心,该不会这只是生命的——」

    「生命的!?」

    「——最后的残烛总会格外耀眼,稍微感到有些不安」

    「说什么傻话,库啊哈哈哈哈…… 怎么可能,啊…… 」

    伊芙利特还真是说出了句吓人的话。

    说得那么严肃,反而显得格外恐怖。

    为此稍微有些担心的我,暗自说了声不可能给自己听。

    但是,即便如此——

    「吓!?这个,太快了吧,我有点,困惑!!」

    情报凌驾于我的处理速度,擅自在交换。

    这也就是说,把我的意志完全抛在一边,随心所欲操纵我的技能,真亏莉姆露做得出来。

    不过,这个,果然还是不太对劲吧?

    这已经是,独特技能所无法实现的现象。

    如同覆写世界法则一般。

    没记错的话,虽说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像“勇者”的权能一般,不同次元层面的技能,但那也还是有某种极限的。

    莉姆露的这个,已经远远超越了我所知的常识。

    说到头来,「向魔王进化」应该是种族层面的进化,因进化而使得能力变异,这种事并不曾有过。

    我领悟到,看来似乎发生了什么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哪怕现在,莉姆露的意识应该仍然闭锁在黑暗中,然而,我却受到了来自莉姆露的技能的干涉。即便是我,也对发生了什么事完全没有头绪。

    而且。

    「啊!维鲁多拉大人,请看那里!」

    伊芙利特惊愕的对我喊叫着,我当然早就注意到了。

    与外界的连接恢复了,我们也因此能够对外界进行观察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事——」

    莉姆露的同伴们身影,映入了自言自语的我的眼中。

    那个是,红丸。

    似乎在拼尽全力的抵抗睡意,也是。记得「向魔王进化」,觉醒者的魂之系谱所联系的魔物,会被授予祝福的仪式。

    这是会带来诸多恩惠的好事,也是为了让紫苑复活不可缺少的要素。

    堪称莉姆露左膀右臂的红丸,领受这恩惠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这样一来,就必须陷入进化的睡眠——他居然还能抵抗,反而是件怪事。这是出于红丸的责任感而来的抵抗吧,能从中感受到骇人的气魄。

    但是,更应震惊的,是在其他方面。

    何其难以置信,本应沉睡的莉姆露居然站了起来!!

    『……告。入睡吧,之后交给我』

    莉姆露对红丸如此宣告。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放下心来的红丸便沉没在睡意中了。想必是早就达到极限了,虽说正是想让他好好休息的时候——但现在比起关心红丸,还是莉姆露的事比较优先。

    「向魔王进化」,是为了检验觉醒者是否拥有足以成为觉醒魔王的器量,而由世界授予的试炼,居然能将之无视……

    如果只是单纯进化还好说,这次是完全无法想象的状况。

    「那真的是莉姆露大人么?」

    「唔—姆……」

    不是莉姆露,又能是谁呢?

    自我独立的自立型技能怎么可能存——不不不。

    不可能的,吧?

    相遇时曾想到过一次这种可能性,但这个想法立刻被否定了。

    在所有者的管理下自动发动的技能是有,但完全自立型却闻所未闻。

    更何况,在主人尚不知晓时就擅自采取行动,这简直不就像是萌生了自我么……?

    「您是……谁? 您真的是魔王莉姆露么?」

    噢噢!

    那个女人应该是,名叫缪兰的魔人吧?

    这不是把我想问的事直接问出来了嘛!

    那么,回答是?

    『代行者』

    咦?

    代行者是指,咦?

    「维鲁多拉大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还想问呐!

    那个是莉姆露,却又是代行者?

    也就是说,说不定也许大概,“技能不具有自我”的这个大前提会崩溃,这不等于是说我至今为止建立的假说全都错的离谱么……

    这可真是困扰,我偷瞄了一眼伊芙利特。

    「维鲁多拉大人,我们至今为止一直以为接触的是莉姆露大人,或许——」

    「我早就意识到了」

    「欸?」

    「我从一开始,就看破了莉姆露的技能很特殊。没错,是自立型!」

    像早就察觉到了一样,我摆出一副毫不动摇的模样。

    可不能慌。

    要是现在慌了,就暴露了。

    「不愧是维鲁多拉大人——」

    呵,伊芙利特这么单纯真是帮大——

    「——才怪,怎么想都不可能吧!!明明总是一脸得意的在那解说,其实维鲁多拉大人根本就没注意到对吧?」

    嗒哇,行不通么!?

    但是,我可不会放弃。

    要是在这里退让,可能至今为止积攒下的威严就会如泡沫般消散。

    「别,别说傻话了!我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发现这一点啊。要是从头到尾由我替你解明,还谈何成长。就是这么一回事,伊芙利特哟!」

    「这都是真的么?」

    「毫无疑问。伊芙利特哟,我何曾骗过你?」

    「只是稍微回忆一下,就能找出一堆被骗的印象…… 」

    「在我的记忆里可没有啊。就算真如伊芙利特你所说的那样,那也不过是见解的偏差,绝不是说我想过要骗你。也就是说,我一点错都没有,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是什么歪理…… 倒是很符合维鲁多拉大人的作风」

    噢噢,费了一番功夫,总算让伊芙利特认同了。

    不愧是伊芙利特,称得上是我的心灵之友。虽然说服的稍显强硬,这也多亏了平日里积攒下的信赖关系。

    这么一来一往的过程中,外界也起了新的变化。

    技能的自我——莉姆露的代行者,开始着手死者苏生秘术。

    《告。以智慧之王之名下令。由『暴食者』诞生的究极能力『暴食之王』,把结界内的魔素吞噬殆尽——包括灵魂,半点都别剩下》

    技能名似乎是『智慧之王』。

    我和伊芙利特,一直都在和这个技能对话么。

    之后引人注目的,是究极能力这个词。

    技能中最上位的,应该是被称作天使系和大罪系的权能,又或是勇者所持有的『绝对切断』和『无限牢狱』之类特异的权能才对。虽说我并不怀疑其他还会有些并列的权能存在,但究极能力我实在不清楚。

    不——虽然不想承认,我的姐姐们或许会知道什么。

    我虽然数次被消灭,又数次重生,被消灭前的记忆还是留下了不少片段。但纵使找遍记忆,明明我的魔素量更大,却一次胜过姐姐们的记忆都没有。

    特别是对上长姐时,一瞬间就结束了。

    看到白色的闪光时,我的生命就结束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那连战斗都称不上。

    究极能力不正是解开谜团的关键么?我这么想着。

    不过话又说回来,还搞不明白的,是莉姆露的代行者。

    从独特技能中萌生的自我,到底能拥有命令究极能力的资格么?

    纵使自身也进化成了究极能力,不向主人请示就将同格的权能随意驱使还是不合道理。

    不过这么说来的话,光是技能进化就已经足够费解了。

    算了,事到如今。

    把相关的思考延后,现在就专心守望秘术的成功与否吧。

    祈祷着,如同沉入长眠的紫苑他们能够平安复活吧。

    但是,居然,要从我这里榨榨榨啊啊啊啊啊,咔吧吧吧吧吧!!

    毫不留情!!

    智慧之王毫不留情的从我这里榨取魔素。

    仿佛把别人的钱包当成是自己的东西一样,一点不客气的强夺。

    这种感觉真是熟悉而怀念。

    每逢莉姆露“命名”就会经历一遍,两件事的主谋为同一人格,这一结论已经没有怀疑的余地了。

    虽然还是想让它稍微客气点,仅限这次就允许了吧。

    但是,纵使榨取量超过了平时的极限,似乎也还是差了点什么。

    莉姆露召唤的上位魔将随之走来,指出了这一点。

    这个看着就很可疑的家伙,却能感受到难以见底的实力。当我暗自认定他说的大概没错时,预料之中的,智慧之王也致以了肯定。

    在我看来,魔素应该已经相当充足了才是……

    《是。比起魔素,更加缺乏欲望,缺乏渴望复活的心。作为替代,身为欲望之化身的恶魔正合适吧》

    咦?

    也就是说,一开始就是为了在这时利用才叫出恶魔的么?

    《是。有什么问题么?》

    啊,问题倒是没有……好恐怖。

    莉姆露的技能——智慧之王有点恐怖。

    我可是知道的,这世上有着绝对不能与之敌对的存在。

    这是真理!

    只要坚持这一点,大概总能幸福的活下去。

    「伊芙利特。就在刚才,我那绝不可违逆之人的列表里,追加了智慧之王」

    「哈?事到如今么?我已经在很久以前就将这刻进“心核”中了」

    「库啊哈哈哈,这不是挺能说的么」

    「呵呵呵呵呵,这全都是托维鲁多拉大人的教导所赐」

    如此这般,我和伊芙利特相视而笑。

    秘术的成功与否?

    那种东西,根本不必去看。

    有智慧之王这足以洞悉万物的演算能力,成功不过板上钉钉的事。

    不一刻,我的预想便得到了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