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四话 青色恶魔的自言自语
    各位,初次见面。

    我的名字叫做蕾茵。

    咦,不知道吗?

    你开什么玩笑,给我知道啊?

    不然有你好看。

    给我去长长见识再来。

    ………

    ……

    …

    呀,失礼了。

    稍微有些没克制住自己呢。

    不,虽然我平时是个淑女,但偶尔也会有些狂躁。

    没错,只是偶尔。

    啊,这种话就说到这里,看来像是有些人不知道我,所以就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正如刚刚所报上的一样,我的名字是蕾茵。

    工作是,随从──不,是女仆。

    我是魔王奇伊·格里姆松大人的忠实女仆。

    奇伊大人与我相处很久了。

    回想起来,应该是从开天辟地之前开始的吧。

    你问那是多少年前?

    我才不知道。

    你会精确地记住自己出生的时间点吗?

    不记得吧?

    就是这样的道理。

    无聊的提问没时间作答,我就无视了。也就是说,从“暗”之大圣灵中分化派生出的我曾是无敌的。

    不对,是自以为无敌的。

    有些狂妄这点我并不否定。

    也是因此造成了大失败。

    与脾气相投的姐妹联合,向比自己更厉害的兄妹(家伙)发起了突然袭击。

    现在一想,我可真的是个傻瓜。

    那家伙,真是相当的强。

    本以为二对一应该能够轻松取胜,结果却被打的落花流水。

    打败我们的,就是身为原初之赤的魔王奇伊·格里姆松大人。

    顺便介绍一下,和我一同向奇伊大人发起挑战的是原初之绿米萨莉。

    我们两个关系非常好。

    毕竟我的工作是属于米萨莉的,米萨莉的薪水是属于我的嘛。

    就像这样,现在我们两人作为同僚一起工作。

    「蕾茵! 别偷懒了快点来打扫」

    啧,难得做了些介绍,真是个烦人的女人。

    「你说啥?」

    「没,什么都没说呀」

    「是吗?没有就好」

    危险危险。

    米萨莉这家伙,直觉真是敏锐啊。

    我稍微偷懒一小下就会被发现,想骗过她的眼睛很麻烦。

    趁着她还没有真的生气,还是赶紧再开始打扫吧。

    对了对了,还没介绍完呢。

    米萨莉和我虽败给了奇伊大人,但经由此事,有一个事实得到了确认。

    身为我等眷属的其他恶魔,心核一旦破碎便会被消灭。

    然而!

    我们这些优秀的“原初”,无论处于怎样的状态,都是能复活的!!

    “龙种”似乎是在继承记忆的情况下将人格清零后复活,但我们连人格也会保持原样。

    奇伊大人的同伴“白冰龙”维鲁莎多大人曾将弟弟的人格初期化而后进行再教育,但对于我们“原初”来说这种做法是行不通的。

    真的很厉害吧?

    很想这样自夸,令人遗憾的是存在缺点。

    完成复活需要时间。

    不过这只是个小小的问题,重要的是另一方面。

    虽然我们并不会真正的被毁灭,但会被迫从属于击败自己的对手。

    我们从属的对象就是奇伊大人。

    认识到这一事实后,恶魔间的力量平衡产生了极大地变动,扭曲的均衡状态也随之诞生。

    关于这点嘛,无论看成是我们的错还是托我们的福,或许两种看法都是对的。

    顺便一提,米萨莉的看法是前者,而我的看法是后者喔?

    你又懂了?

    你,不会是对我有什么偏见吧?

    别用那种看废柴的眼光看我啊。

    这些就暂且先不谈了。

    我来告诉你恶魔的秘密情报吧。

    关于杀死恶魔的方法。

    “原初”是不可能被消灭的,不过能够确立从属关系。然而,并不存在类似隶属一般的强制力,不会变成需要绝对服从命令的情况。

    我们若是想要反抗奇伊大人,也是能够反抗的。

    只是不那样做而已嘛。

    多少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强制力的。

    反抗会很麻烦的,这是我的真心话嘛。

    紧接着,是“原初”的直系眷属。

    通常,除了白痴原初之黑外,我们都会创造出尽可能多的眷属。上位者可以使同色的眷属对其绝对服从,让他们做些杂事很方便。

    说是创造,可能会造成些误解。

    详细介绍很麻烦,就快速简单地说明一下吧。

    刚刚诞生的下位恶魔是无色的。

    拥有知识却没有自我意识,很弱的哟。人类召唤的恶魔大多都是这种类型,被我们称作是“使役型”。

    这类恶魔萌生出自我之后,就会被称作“自立型”。进化成上位恶魔时,会根据自身的性质或性格产生区别特征,而后就能清楚的明白自己所属体系的颜色。

    或者,经上位者发掘形成派系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也有可能,这种方式才是主流。

    米萨莉工作很勤勉,对自己的派系很认真地在进行管理。

    甚至渗透进人类社会之中,驱使着以“绿之使徒”为代表的数个集团。

    我吗?

    很麻烦还是算了吧。

    喂,别在这方面惊讶啊。

    和黑一样?

    你开什么玩笑!?

    我可是确实拥有自己的派系的!

    把我和黑放在一起比较真是让人火大,这种愚蠢的事别再做第二次。

    真是。

    回归之前的话题。

    就像这样,刚刚诞生的恶魔虽然与派系之类的事情无关,但向上位恶魔进化的时候就会分化出颜色,变得从属于某个派系。

    其中也有刚诞生就拥有颜色的家伙,这些基本都是转生恶魔。

    因为恶魔是不灭的,所以就算死了也会转生。

    就算是这些眷属,如果心核破碎也会被消灭。但恶魔是很顽强的,只是“魂”破碎的程度或许仍能复活,特别是与原色接近的亲信。

    也就是说,如果幸运的击败了恶魔,不确实将心核击碎就没用。

    顺别一提,因意志薄弱而诞生的使役型,不需要对它们过于警戒,这些只是仅有战斗知识而没有经验的杂鱼,暂用的肉体被毁灭可能就会死。不过,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吧。

    如上,这些是我们的秘密。

    能够得出这些结论,我们的败北算是有意义了吧。

    不如说,我们做了件好事。

    *

    就是因为这种牺牲自我的精神,我们侍奉着奇伊大人,这工作也意外的很有乐趣。

    奇伊大人第一个从冥界的霸权争夺中抽身离开,开始了在地上的活动。

    虽然奇伊大人看起来很随性,实际是个很守规则的人,我们也是一样。

    「你们按照自己心意随意生活也行哦?」

    奇伊大人如是说,但我们可是一丁点都没有过这种想法。

    我啊,想要一直当个赢家。

    奇伊大人是不可能败北的,也就可以认为,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顶点。

    不过嘛,如果奇伊大人被打败,那也会挺有趣的。

    所以当奇伊大人说这话的时候,我是这样回答的。

    「不,我的使命就是为您效劳」

    怎样?

    这不就是完美的女仆嘛!

    像我这样忠诚无比的女仆,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哟──虽然我是这么想的……。

    「正是如此。您是王,我等是臣,这就是永远不灭的真理」

    可恶的米萨莉,装什么好孩子!

    她说的十有八九是真心话,所以应付起来才麻烦。

    果然,用通常的办法对付不了我的竞争对手。

    我自顾自的燃起与她对抗的心理,就这样一直生活到了现在。米萨莉对我很信赖,就不找她麻烦了。

    没办法啊,真是的。

    就像这样,我和米萨莉的孽缘仍在继续。

    在各地流浪后,我们到现在这个据点安定了下来。

    这里是对生物而言无法忍受的极寒之地,但对我这个恶魔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骗你的。

    洗衣服的时候啊,这不是给冻住了吗!

    一生气就稍微戳了戳,结果就碎成了粉末。

    然后就被骂了。

    虽然有诸如这样的失败,但我还是很有活力的。

    「你再好好反省反省啊!」

    「蕾茵啊,我也觉得你稍微在意点这些问题比较好哦?」

    因为奇伊大人让我多注意些,我也稍稍更认真了点。

    在这种时候,就该轮到仆人出场了。

    我的眷属们啊,为了让我变得轻松,做出努力吧!

    所以说就是这样,自那以后,我再没有过失败。

    也就是说,我也成长了呢。

    工作也并非只有洗衣服而已。

    我们非常优秀,街坊巷间甚至传闻我们是万能女仆呢。

    做饭洗衣,歌唱舞蹈,乐器演奏,连美术方面都有掌握,能够响应奇伊大人的任何要求。

    虽然做饭洗衣服这方面嘛,稍微有过些小小的失败。

    不过,人就是从失败中不断学习经验的嘛。

    恶魔自然也是一样,过去的事就忘了它吧。

    说到我最擅长的,那就是绘画了。

    我最喜欢抽象画。

    之前以米萨莉为模特作画的时候,她感动的好像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那是暴怒」

    「那就真的算是大成功呢!」

    「你这个人真是……」

    被米萨莉鄙视了,不过我不在意。

    暴怒,也就是感情确实有受到震撼的意思。

    对身为精神生命体的恶魔来说,那可是大事件。

    我意识到自己的才能是多么的恐怖。

    啊,在画奇伊大人和维鲁莎多大人的时候,当然只有具象画这一选择。那可真是完美的作品啊,总是会收获满满的好评。

    「就是说啊。你明明好好能画得好,所以才格外的让人火大……」

    米萨莉好像说了些什么,就像往常一样忽略掉吧。

    顺便告诉你一个我的兴趣吧。

    极寒之地环境十分残酷,不是人类能居住的场所。

    外面是暴风雪。

    那可真的是,一眼望去皆是雪白一片。

    以这样的景色为背景,『结界』之内却时常是夏日模式。

    甚至改变了地形制造出湖泊,也设置了白色的沙滩。

    在那里放好沙滩椅,躺在那里让仆人们侍奉。

    这才是最好的娱乐啊。

    我的能量到底有多少被消耗在了没啥作用的兴趣上呢。

    光是想想,笑意都无法止住。

    奇伊大人对此也给予了大好评。

    「这类事交给蕾茵去想是最合适的」

    「确实。果然你很厉害,蕾茵」

    唔呵呵,也被米萨莉夸奖了。

    按照这种感觉,今后继续将兴趣融入到工作中吧。

    *

    对了对了,还有一个不能忘的重要工作。

    偶尔会举办魔王宴会,我负责担任领路人。

    魔王宴会。

    最初这个宴会是名副其实的,就是三位魔王聚起来一起愉快的吃饭。

    奇伊大人,米利姆大人。

    还有拉米莉丝大人。

    米利姆大人是维鲁莎多大人的侄女,力量十分强大。

    过去,有一段时间失去理性大闹了一大通,那可真是言语无法表达的重大事故。

    我们并不会死,所以参加到战斗中也没关系,但如果那么做,甚至连这颗星球都有可能被破坏掉,所以最后,我和米萨莉还有维鲁莎多大人三个人,就承担了封堵战斗造成的余波这个任务。

    可别再有第二次了。

    如果没有拉米莉丝大人的帮忙,在战斗结束之前,我们可能就要先倒下了。

    所以不仅是奇伊大人,我们也很喜欢拉米莉丝大人。

    对米利姆大人当然也抱有尊敬的心情,这三位大人聚集在一起的话,我们真的是会十分认真的去制作料理的。

    然而,在那之后因为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魔王宴会的定义产生了变化。

    魔王增加了。

    为了不让人类灭亡而进行管理,这就是奇伊大人的工作,而能帮助他的人才也逐渐增多了。

    第一个──第四位成为魔王的是达古琉路大人。

    实际上这位大人,在奇伊大人与米利姆大人的战斗中,是最大的受害者。甚至,这位大人为了大地不受影响,也来协助我们去处理战斗造成的的余波。

    只不过没什么用,达古琉路大人统治的地区结果还是变成了一片荒芜的大地……不过嘛,这和我没什么关系,所以没问题。

    有魔法存在,要想在这边荒芜大地上生存倒是能想办法,但沙漠的扩大化却没能阻止。现在是已经稳定下来了,当时似乎真的很困难。

    加油啊,我在远处这样为他声援道。

    紧接着成为魔王的,是被称为“夜魔之女王”的露米娜斯大人。

    这位大人是吸血鬼族神祖的独生女,特别特别强──不过这里需要特别讲一讲的应该是神祖。

    神祖──维鲁那达瓦大人创造的,本应成为神人类之祖的人。

    维鲁那达瓦大人找寻着拥有智慧、能与自己对话的存在,天使和恶魔的诞生满足了这一欲求,接下来就变得开始追求多样性。

    因此,为了让能给地上带来文明的种族更加繁荣,备受期待的神祖好像就被赋予了这一职责。

    不过结局失败了呢。

    不死性过高,没有延续子孙的必要,这就是败因。

    说起来,好像和我们恶魔一样的,神祖并不存在性别。所以,要等到能在地上繁荣起来的种族诞生,似乎需要等待数万年以上的时间。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啦。

    但是,神祖并没有放弃。

    为了回应维鲁那达瓦大人的期待,不断重复着禁忌的实验。

    这个家伙,比起子孙繁荣,更喜欢做实验。

    这一点是好是坏我有些没法做出判断,但只有一点可以断言。

    那就是,他真是个彻头彻尾的麻烦笨蛋。

    因为那个笨蛋的实验的错,人类不知道有多少次差点要毁灭。

    然而,也多亏那个笨蛋的实验,事实上确实诞生了真正的人类(high·human)。

    虽然没有创造出永远不灭的神人类,也确实对人类的诞生做出了贡献。

    无法相信吧。

    但这就是真的。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见证,我也会觉得无法相信。

    根据传闻,神祖是通过分析自己的肉体创造出了两个种族。

    也就是“真正的人类”和“吸血鬼族”。

    虽然跟本来所希望的诞生方式不太一致,但毕竟得出了成果,所以结果算是all right?

    奇伊大人在被地上召唤的时候,人类已经在大地上繁衍开来。那些真正的人类建立起的国家比现在的要大得多。

    不过。

    这两个种族,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真正的人类继承了强大的魔力,但他们的精神方面却有些问题。

    从他们愚蠢的召唤奇伊大人这点也可以看出来,他们误以为自己位于生物的顶点。

    异世界似乎存在“骄纵者必不长久”这样一句话,正如这句话所说,没多久他们就自己灭亡了。

    说到吸血鬼,这边的问题也挺大。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或许又算是个优点?

    毕竟一直活到了现在嘛。

    强韧的肉体、强大的魔力和很高的不死性,还有成熟的精神性,他们拥有这些优点,同时也具有无法在太阳下活动的弱点。

    这样的话,就不足以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地上的霸者。

    神祖这个混蛋家伙,这时又再次开始了进一步的实验。

    因为那个时候我也在,所以发生了些什么事我大概记得。

    当时,精灵已经从各属性的大圣灵中分离而出,四大元素溢满大地。

    这些精灵们汲取魔素后变得实体化──也就是说,拥有了肉体,而为他们提供帮助的就是神祖。

    “地”属性诞生了地精人。

    “水”属性诞生了水精人。

    “火”属性诞生了火精人。

    “风”属性诞生了风精人。

    到此为止兴许还在准许范围内,之后神祖的暴走就开始了。

    那个笨蛋,居然用诞生的各个种族进行交配实验,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的种族。

    说实话,像我这样的淑女真的是被恶到了。

    结果就诞生了诸如长耳族、矮人族、大鬼族和兽人族之类的各种种族,这些其实都是成功的例子。有许多被舍弃掉的失败种族,还出现了一些类似后期劣化成哥布林这种魔物之类的种族。

    感觉这下真的不能放置不管了,就连奇伊大人为此也很烦恼。

    然而!

    既然维鲁那达瓦大人没有做出干涉,就不能去惩罚神祖。

    那家伙的实验结果,确实增加了物种的多样性。

    只是世界的形势变得更为复杂,也确实变得更有趣了。

    是的,都不关我的事。

    从我的角度来说,完全没有需要困扰的地方,所以完全OK。

    「你不会是看着我困扰感觉很开心吧?」

    「当然不是,怎么会呢! 这是误解啊,奇伊大人。我可是奇伊大人忠实的女仆啊」

    我用一个美丽的鞠躬断言道。

    能就此完美的蒙混过关,都是多亏了我每天的努力。

    总之,有时被神祖的事搞得有些困扰,导致我需要挺过这样的危机。

    至于那个当事人神祖,却被自己的实验成果给毁灭了。

    「啊啊,“女儿”啊! 你就是我的最高杰作──」

    「制裁之时已至。“灵子崩坏”──」

    真是个自作自受的家伙。

    竟然被自己创造出的自己的分身──神祖所认为的女儿将自己化为尘土,这可真是。

    神祖那家伙做的太过了。

    我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件事要保密。

    这就是,第五位成为魔王的露米娜斯大人的绝密轶事,不要跟其他人讲哦?

    就像这样,同伴逐渐增加,第六位成为魔王的是迪诺大人。

    那个,我可以说的直白点嘛?

    咦,已经很直白了?

    那就没什么需要顾虑了呢。

    我要说了喔。

    我,不喜欢侍奉迪诺大人。

    因为,那家伙是个垃圾嘛。

    从来不工作嘛。

    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堕落这两个字的代名词。

    如果只是不工作,倒还能接受,但他会把工作全都推给我!

    这可不行。

    这可没法原谅。

    反正要推给别人,就不能推给米萨莉嘛。

    那样的话就原谅他。

    当我这样跟他说时,你猜那个男人说了些什么?

    『这个嘛,如果拜托米萨莉,不就会被她骂的嘛?』

    他这么说了!

    开什么玩笑啊!

    我也是会生气的,而且照他这样说,不就等于是在说米萨莉更可怕吗。

    虽然我也经常被骂,所以你害怕米萨莉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啥?

    你说我们是同类?

    你是傻吗?

    该不会,你丫是在小瞧“原初”吧?

    在这世上,有的话可以说,有的话可是不能说的。

    不理解这个道理的家伙,就算被杀掉也无可奈何吧。

    这是来自蕾茵的忠告。

    *

    就这样,六位大人成为了魔王,到这时,魔王宴会就变成了类似业务报告会的东西。

    最初还是茶会来着,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变成工作了?

    感觉很麻烦,我还是算了吧。

    「蕾茵!」

    骗你的。

    我有在好好完成带路人的职责。

    各位都非常忙碌。

    哪怕稍微有一个人偷偷懒什么的,哦呀?

    仔细一看,明明有很多人在工作,但管理人类这一大事的工作量,不是完全没有减少吗?

    首先,奇伊大人。

    感觉是相当的忙。

    魔王宴会以外的时间,米萨莉都在竭尽全力的帮忙。

    这么看来,我只能支援他们了,虽然非我本意,但洗衣做饭等的工作就交给我吧。

    接着,米利姆大人。

    这边也是意外的认真。

    若有国家之间发生小规模冲突,就跑去对两国都下达制裁。

    若有国家被大型魔兽袭击,就去帮助那里的人们。

    感觉做的都是些不像魔王应该做的事,但很符合米利姆大人的风格。

    然后,拉米莉丝大人。

    家里蹲。

    呆在自己创造的迷宫里面不出来。

    不过没关系。

    拉米莉丝大人于我有恩,无论拉米莉丝大人做什么,我都能接受。

    达古琉路大人也是一样。

    毕竟,光是给那些大破坏造成的恶果善后就已经很困难了。

    光是减缓沙漠化的速度就已经是帮了大忙,估计他也没有余力处理其他问题了。

    厉害的是露米娜斯大人。

    跟那个神祖大大的不同,十分优秀。

    不知不觉间已经完全征服了吸血鬼族势力,使其服从。

    而且还给那些失去力量的真正的人类给予了保护。

    那些只把人类视作粮食的吸血鬼,遵从露米娜斯大人的命令对人类给予保护。

    坦率的说。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这可真是伟业,实话。

    然后,与露米娜斯大人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那个垃圾了。

    「迪诺大人,稍微认真的工作一下怎么样?」

    「我才不想被你这么说!」

    不可理喻。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没有。

    就像是这样,迪诺对我来说兴许就是天敌吧。

    总之,因为这种状况,仅有六名魔王还是不够用。

    所以需要招揽更多的人才。

    然而,露米娜斯大人却在这时选择了退隐。

    多半是因为搜罗到的人才过于愚蠢吧。

    不少人对露米娜斯大人和拉米莉丝大人采取轻视的态度,最终达到忍耐的极限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大打出手。

    露米娜斯大人仅看外表的话是个美少女,对于那些无法识别对手实力的小角色而言,兴许会以为实力低于自己。或许是为了打破这种状况,才会选择让外表就很可怕的人作为魔王。

    作为露米娜斯大人的替代者,罗走上台前。

    「妾身今后就退到幕后,为各位提供支援。台面上的魔王就由罗来担任,没问题吧?」

    如果说出这话的人是迪诺,肯定会被大家认为是想要偷懒而被谴责吧。

    但这毕竟是由备受信赖并且拥有实绩的露米娜斯提出的。

    大家也就爽快的接受了这个提议。

    从此,就真正的开启了新的时代。

    拥有力量的魔人们,开始随意地自立为魔王。

    成为魔王最低的要求,就是被确定为获得魔王种。

    满足这一条件的,以卡萨利姆为代表的充满野心的魔人们成为了魔王。

    至此,魔王宴会宗旨再次发生了变化。

    变成了,只要三位魔王同意即可举办宴会,用于确定魔王间的条约协定的集会。

    新出现的魔王能否得到承认,也由这个会议明确。

    就我个人来说,总感觉事情的走向变得奇怪了。

    不过,对奇伊大人而言确实达成了目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怨言。

    既然奇伊大人能接受,我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新的制度就这样确立了。

    *

    就这样,我照顾着奇伊大人的日常,偶尔承担魔王宴会带路人的职责。

    数名新的魔王先后就任又离任。

    不知不觉间,到了十大魔王的名号传扬开来的时候。

    那个史莱姆登场了。

    魔王,莉姆露大人。

    最初得见这位大人的身姿,是在魔王克雷曼发起的魔王宴会上。

    不过说起来,让人怀念的应该是克雷曼才对。

    明明比我弱,却敢自称为魔王,至少在胆量这方面稍微稍微认可他一下也不是不行,而且他还善于做协调的工作,意外的算得上能干。

    这位先生,真的很便利啊。

    只要稍微煽动下,就会主动承担麻烦的工作。

    哎呀哎呀,究竟是从哪里开始扭曲了呢……

    结局虽然很遗憾,毕竟对手太强也没办法。

    负责前去迎接莉姆露大人的米萨莉,甚至一回来就说「克雷曼的寿命所剩不多了吧」。

    结果确实如她所说。

    负责担当司仪的虽然是我,但在莉姆露大人接过话之后,事态就擅自开始发展了。

    旁观起来虽然很爽快,却也有让人在意的事。

    与其说是与莉姆露大人有所关联,不如说是拉米莉丝大人的随从令人在意。

    「那个,是黑的系统下的吧?」

    「是的。去迎接莉姆露大人的时候有感觉到那家伙的气息,所以应该没错」

    「不会吧。那家伙明明是个极度自由、随心所欲的家伙,遵从于某人这种事有可能发生吗?」

    「这个嘛,谁知道呢? 我理解不了那家伙在想些什么,也不想理解……」

    确实也是。

    就像米萨莉所说的一样,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家伙,原初之黑,不仅随心所欲还任性妄为。

    虽然与我们是同等层次的存在,但说实话,我并不想跟他碰上。

    因为那家伙,可是能跟奇伊大人打成平手的啊!

    我和米萨莉两人联手发起的挑战都被击败,他却能只身一人与奇伊大人打成平手。因为这个事实的存在,导致我们明明没有和他真的交过手,心中却已经先产生了落后的认知。

    不,还是稍微有点逞强了。

    与其说是感觉到落后,不如说是发自内心的感觉赢不了。

    因为那时候,奇伊大人和黑那家伙都没有使出全力,在那两人看来或许只是小打小闹,但对我们而言,已经完全是无法触及的领域。

    不过,毕竟同样身为“原初”,在自尊的驱使下,绝对不会承认就是了。

    可以的话,绝对不想跟黑起争执,我发自内心的如此期望。

    真是糟透了。

    居然变成了要与黑对战的情况。

    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

    明明我平时是个那么好的人,真是不可思议。

    难道,我偷吃米萨莉点心的事暴露了吗。

    不,那事我已经嫁祸给我的部下,应该不会怀疑到我。

    但这又会让人疑惑,为什么会导致现在这种状况,或许换个角度思考会比较好。

    于是,我决定把这当作是一次机会。

    毕竟我讨厌那家伙。

    不建立自己的派系,自己一个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以给奇伊大人添麻烦为乐。

    明明只要他想,随时都能受肉,却表现得好像完全没有兴趣,真是让人生气。

    说起这个,他不进化维持着做个上位魔将,就像是在藐视这个世界一样,这点也很让人火大。

    煽动其余三色,使其呈三者相互牵制的局面,也是黑那家伙搞的鬼,作为恶魔族,就应该按照正确的法则追求进一步的进化才对!

    果然,就应该由我直接狠狠地指出来才行。

    他确实是很强,但我也是很强的。

    虽然感觉赢不了,但凡事总有个万一。

    何况,战斗也要看双方的相性。

    黑并不知道我的能力,说不定会大意。就以此为突破口,也许有赢的可能。

    乐观向上可是我的优点。

    先做好理论的武装,然后再直面与黑的战斗。

    ………

    ……

    …

    「我感受到了热烈的杀意,只不过稍微有些挪不开手。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你称呼我为迪亚波罗,原初之青──不,你被赐予了蕾茵这个名字吧」

    听他这么说,稍微有点高兴。

    什么嘛,还以为他对别人的事都不感兴趣,这不是记住我的名字了嘛。

    呵呵,稍微改变一下对他的看法也不是不行呢。

    「没错。我的名字正是由我们原初当中最强的原初之赤,伟大的奇伊大人授予的,跟你这种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杂种魔王的命名可是不同的」

    心情稍微变好了些,于是试着煽动了一下。

    将莉姆露大人称为杂种了呢。

    就我个人而言,史莱姆很可爱还挺喜欢的,并且莉姆露大人作为魔王似乎很能干,所以我对莉姆露大人的好感度还是很高的,所以我当时认为以黑──迪亚波罗为对手,这样煽动或许会是个有效的战术。

    实际上这一步走错了。

    「哈?你想死吗? 不,你是想从这世上彻底消失吧。库呼呼呼呼,那我就帮你实现这个愿望」

    他这样说道,看他的眼神也知道这绝非玩笑。

    这个嘛,因为总是看不懂迪亚波罗平时在想些什么,所以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愤怒。

    「来打一场吧,迪亚波罗! 啊啊,真是令人期待。自从感觉到你在东方之地与原初之白战斗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期待着与你对决」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正因为幸好使用了『遍在』而松了一口气。

    事先将自己的身体分割开来,就算其中之一被消灭也仍能复活,否则我才不会跟可能无法战胜的对手战斗呢。

    顺便一提,我对迪亚波罗和原初之白的战斗有兴趣这件事是实话。

    毕竟,我跟原初之白也打过一场。

    理由是因为嫉妒。

    不知为何,迪亚波罗总是会避开原初之白,所以就想去见识见识她的力量到底是什么程度。

    当时好像是多亏了『遍在』,才将结果引向了平局。

    反过来说,仅论胜败的话是输──不,果然还是平局。

    我没有输。

    我是个能干的孩子,能让我认同败北的只有奇伊大人。

    当我在想这些事的时候,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我说不定是很认真的在打。

    用尽全力的对迪亚波罗穷追不舍。

    毕竟,仅论魔素量的话我们势均力敌,说不定能赢?

    什么的。

    我还没有蠢到会因此而大意。

    迪亚波罗说过,以我为对手不需要认真起来。

    虽然不甘心,但那似乎是实话。

    「难道是怕输吗? 因为刚刚受肉,兴许你没办法使出全力,但这可没法当作理由喔?」

    我试着放出这种话,实际上我是知道的。

    那个变态混蛋,绝不是那样的蠢人。

    毕竟,对方可是我认为顶端强大二人的其中之一,他们才不会犯那种随处可见的杂鱼会犯的错。

    但是,预料之外的事发生了。

    不知不觉间我的周围,出现了光辉四溢的咒文描绘的积层型魔法阵。

    咦,等下?

    这个咒文,不应该是恶魔不擅长的神圣魔法吗!?

    发生这种事让我怎么能不惊讶。

    露米娜斯擅长的“灵子崩坏”,四面八方瞄准我射了过来。

    啊,看来要输了──瞬间我明白了这一事实。

    ………

    ……

    …

    担心我了吧?

    当然,我没事。

    那边的,说什么是因为放出了『遍在』所以没关系的豪言壮语?

    吐槽这种小细节可是会被女孩子讨厌的。

    不要思考,要去感受。

    只要尝试去理解对方,女孩子就会很高兴。

    当然,我也一样!

    但是,迪亚波罗那家伙,失礼也要有个限度。

    在对战的时候,居然谈论其他对手的话题。

    泰斯塔罗莎?

    谁啊这是,带过来给我看看啊。

    当时还为此愤慨了一番,后来知道那是指原初之白的时候真是吓到我了。

    这是在说什么,咦?

    先稍微冷静一下。

    咦?

    为什么原初之白会有“名字”啊。

    我为了骗过迪亚波罗而做出的表演被看穿,这点尚在我的预料之内。他还是原初之黑的时候心思就很细腻,所以我就想,或许会有这种事。

    不过还是很火大。

    连多段式的“灵子崩坏”居然都不算杀手锏,如果换成其他人,我就会说「还死不服输」然后笑着蒙混过去。

    现在,关于泰斯塔罗莎的问题才是大事。

    这不仅与我有关,对一直隐藏在幕后的奇伊大人来说也是一样的。这可是相当重大的事态啊,真是的。

    从刚才开始,迪亚波罗就一直在鼓吹魔王莉姆露。

    一直念叨着莉姆露大人、莉姆露大人被烦的不行,可又因为其间会夹杂些重要内容只好勉强迁就他,更让人生气的是,他似乎是在真心实意地说着那些话。

    奇伊大人好像也感觉很烦躁,但因为对手是这家伙所以才忍耐下来。总算问出来的是,魔王莉姆露甚至将其他的“原初”都纳入麾下,这可真是令人哑口无言的冲击性消息。

    无法相信。

    在这个想法出现的那一刻,就说明了战略上的失败。

    遗憾的是,这件事是真的。

    那就更糟了。

    原初之白是泰斯塔罗莎。

    原初之紫是乌尔缇玛。

    原初之黄是卡蕾拉。

    至今为止都维持着三足鼎立的态势,可是势力间的平衡竟然瞬间就崩坏了。

    这种程度的变化,其实是希望她们耗上数十年数百年的时间去做的,然而现实很残酷。

    不被规定束缚,自由的活着。我偶尔也会想,是不是这样才是恶魔真正的活法,但是但是,不是应该互相积极竞争吗?

    都凑在同一个势力,不管怎么想都不太对劲吧?

    那样的话不就强过头,连能让别人竞争的空间都没有了。

    即便如此,还是这么做了吗,是这样吗。

    魔王莉姆露,我发自内心的认为他很可怕。

    一直以来,神祖那个大傻瓜,麻烦无数、脑子有问题的原初之黑迪亚波罗,是我心中最棘手人物列表里的两个顶点。

    但是今天──就在刚刚,魔王莉姆露毫无疑问的登上了第一的宝座。

    已经是需要全力警戒的对象。

    就算需要阿谀奉承,也应当避免直接敌对。

    和奇伊大人不同,我可是个好孩子。

    没有必要惹他生气,顺从形势,我也发自内心的称呼他为“莉姆露大人”吧。

    这样就好,就这样做吧,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

    后面的事情交给别人,我们就先撤退了。

    这种做法非常少见。

    奇伊大人真正的目的,是因为感知到此地发动了些不得了的力量,本来是打算前去处理的。

    『是的。无论这里会发生什么,莉姆露大人都能对付得了吧』

    迪亚波罗放出了豪言,奇伊大人居然接受了他的这种说辞,还是让我难以相信。

    然而,我只不过是个区区女仆,可不敢跟奇伊大人唱反调。

    结果就是,问题交给了莉姆露大人,不过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这是个正确的判断。

    毕竟呢,奇伊大人也在担心露米娜斯大人。

    因为有了露米娜斯大人对西侧诸国的支配,奇伊大人的工作才会变得轻松起来,自然也就会担心对方的状况。

    我也有同感。

    让我去做露米娜斯大人的工作可绝对做不到。

    总而言之,没发生什么事就结束真是太好了。

    米萨莉的任务失败虽然遗憾,毕竟对手是原初之白泰斯塔罗莎,所以也没办法。

    「很强吗?」

    「没有和她直接开打,但感觉很棘手。至少是因为得到名字和肉体而进化成“恶魔公”了,与弱小的魔王相比是要强得多的」

    果然是会这样。

    当初我跟她战斗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很棘手,进化了就更拿她没办法了。

    而且,那个家伙并不会将胜败置于最重要的位置,只要能得到自己希望的结果,也会接受战术上的落败。

    所以那个女人就算输了,内心也不会动摇。

    在我那绝对保密的棘手人物列表里,她是排在第三位来着,现在变成是第四位。啊,因为神祖被灭了,所以还是在第三位吧。

    唔哇,这样一看,棘手人物列表里的上位成员不就在莉姆露大人的势力里齐聚一堂了吗。

    卡蕾拉很难对付,乌尔缇玛如果搞错了应对方法,毫无疑问也是颗地雷。

    能让这些人服从,真的是令人尊敬。

    「还是不要跟莉姆露大人起冲突才好」

    「还以为你突然间的想说些什么,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有同感。不如说,这句话是我想要对你说的」

    「真没礼貌啊,就算是我,也不会去违逆可怕的对手的」

    「真的吗? 当初说要和奇伊大人决一胜负的不就是你吗,你的话让人没法相信呢」

    那个是叫啥,年轻气盛什么玩意的嘛。

    我毕竟有所成长,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总之,就像这样,我们都很佩服莉姆露大人。

    *

    不得了了,太不得了了!

    莉姆露大人,真的是太不得了了!

    虽然是初次见到莉姆露大人,总之就是有那么不得了的一位不得了的大人!!

    咦?

    你问我,不是在魔王宴会上见过了吗?

    真多嘴啊。

    现在不就是说的,莉姆露大人已经不得了的达到了那些事都无所谓的地步嘛!

    好像变得只会说不得了了,但无论是谁遇到这种事都会变成这样的。

    你听我说啊。

    莉姆露大人让我们也进化了!

    无法相信吧。

    但这是真的。

    我虽然是恶魔,但却是个不说假话的好孩子。

    不过,这样一来我们也能为奇伊大人派上用场了。

    虽然只是实力勉强能够得到奇伊大人的认同而已。

    实际上,“八星魔王”的各位当中,并没有我们能击败的对手。

    不过这样一想,也说明了如今的魔王们都非常出色和优秀。

    以拉米莉丝大人为对手应该能取胜,但我觉得那是不对的。况且,如果拉米莉丝大人处于完全体,输的也仍旧会是我们吧。

    虽然想给那个垃圾迪诺点教训看看,但如果真这么做,或许哭的就会是我了。所以才放任他继续那样,真想让他感谢感谢我的宽宏大量。

    啊不好,话题偏移了。

    回到我们进化的话题来吧。

    ………

    ……

    …

    事情的开端,是迪亚波罗把奇伊大人叫了出来。

    我们也随同一起去拜访莉姆露大人的国家,一直听迪亚波罗显摆个不停的奇伊大人心情不怎么好。

    唔哇,感觉会受到牵连,我真想回去看家啊──之类的我这样想着,但这样的撒娇是不会被允许的。

    而且,事实证明来参加是对的。

    莉姆露大人和维鲁莎多大人似乎是初次见面,互相打了招呼,也很礼貌地和我打了招呼。

    会让人着迷呢。

    稍微想象了一下我装作误解系的女生去撩撩看的事。

    当然,擅长看气氛的我不会真的那么做喔?

    我敢说,如果我真那么做,就会瞬间去世,不做才是正解。

    然后,和睦的茶会就开始了。

    我侍候在奇伊大人的身后观察着莉姆露大人,发现有些地方跟奇伊大人很像,遇事的反应很像,疲于应对迪亚波罗这点也很像。

    这类事的某些方面让人感觉跟奇伊大人有些重合呢。

    对莉姆露大人的好感度自然而然的就猛地上升。

    其他的地方也很让人在意。

    首先,是莉姆露大人的随从。

    好像是叫做红丸的那位,为什么感觉比普通的魔王还要强?

    另一边的紫苑小姐也是一样。

    比之前见面的时候不是更厉害得多了嘛。

    总感觉她身上有股邪恶的气息,这人该不会获得了针对恶魔的优越性吧?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就算认真和她打,也搞不清楚究竟能不能赢?

    如果认同了这点,我的存在意义就要消失了。

    不行,绝对。

    所以,我继续维持着冷漠的表情。

    但是,不努力果然还是不行啊。

    因为拥有强者气息的不只是那两位。

    那个,稍等。

    这气息,不就是泰斯塔罗莎她们吗。

    除了她们,估计至少还有三、四名。

    为什么魔王的麾下会有这么多魔王级的人物啊。

    本以为能容许这种事的就奇伊大人一人,看来有必要更改一下我的这个认知。

    就在我下定决心的时候,红茶的香气飘了过来。

    是要休息了吗?

    但我们是女仆,一起喝茶是违反礼仪的。就在我觉得遗憾只能旁观的时候,被带到了隔壁的房间。

    那里居然为我们准备了蛋糕。

    不愧是莉姆露大人。

    只看这照顾所有人的气度,就让人认同确实是具有身为王的资格!

    然后然后,接下来是真正吃东西的时间。

    这是草莓的奶油蛋糕吗。

    呼呼,别看我这样,在料理方面可是专业级别的。那可是从监禁的超一流酒店的厨师长学习到的技术,所以我自认不会弱于他人。

    至于我为什么要说这些,那就是一般的味道我可是不会认可的意思──大口一吃。

    「真好吃!!」

    欸,骗人的吧!?

    这个,超好吃啊!

    embed0019_HD

    外表明明很朴素,内在却是协调的多重口味混合。

    啊,这究竟有多少层的口味呢。

    是里面的奶油种类不同吗。

    这是不是很耗费时间和工序的那种?

    口味均衡,也就是说材料的比例全部在计算之内。

    「真是美妙……」

    米萨莉也为此叹服。

    我所擅长的是要使用新鲜水果的水果蛋糕和放满砂糖的烤薄饼这类需要依赖高级素材进行制作的蛋糕,真没想到仅仅是制作蛋糕就要使用如此的技术。

    「这是异世界的技术吗?」

    想也没想的试着问了出来,紫苑小姐给了我答案。

    「正是如此,这是由吉田氏和朱菜大人在竞争中开发的,使用了三种奶油的草莓蛋糕,同时添加了微量的魔黑米粉末,在魔物当中也是得到众多好评的一等品」

    这个叫吉田氏的,是“异世界人”吗?

    这位朱菜大人我是知道的,就是为我们带路还进行服务的那位。

    细致周到而简单干练的动作,毫不怯场又坦荡庄重的态度,即便是作为广为人知的完美女仆的我看来,也会对这高水准的待客水平给出很高的评价。而且,料理的手艺竟然也如此之高……真是无法轻视。

    就在我享受美味蛋糕的时候,可恨的迪亚波罗过来了。

    「说起来,现在的你,比之前跟我打的时候似乎又变强了啊?」

    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很好奇。

    光是看着都能感觉到存在感的差异。

    在奇伊大人身边的时候没办法问个清楚,现在就能直接问了,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呢。

    因为,我们进化为“恶魔公”后,就再也没有进一步的变强过了。

    不过,毕竟积累下来了各种各样的经验,所以还是有变强的哦?

    但这里的变强并不是指这种变强,我们的存在仍然是没办法继续进化,然而迪亚波罗那家伙居然那么简单的就……

    「呵、果然愚蠢啊,你们」

    这就是,迪亚波罗给出的回答。

    怎么回事,这股烦躁的感觉。

    我可以揍他吗?

    嗯,可以喔──我的良心深表赞成。

    真的就该付诸实施。

    就在我即将把想法变成行动的瞬间,就像是为了阻断我的行动一样,迪亚波罗继续说了下去。

    「库呼呼呼呼,全都是多亏了我的主人,莉姆露大人。这是对我做出的贡献给予的褒奖!」

    咕,这个魂淡。

    还故意装模作样。

    那么我也就毫无顾虑的煽动回去吧。

    「呵呵,是这样吗。说明你也没什么大不了嘛,莉姆露大人非常伟大这点我也同意,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余地,但这是另一回事。也就是说,你其实全都是靠莉姆露大人才变强的吧」

    我这样说道。

    你的进化全都是托莉姆露大人的福,所以你的实力也并不怎样嘛,就是这个意思,怎样!

    然而。

    「是的,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迪亚波罗这家伙,完全没有反驳,很简单的就认同了这个说法。

    而且而且,居然还用那种『你也很懂嘛』的眼神很高兴似的看着我!

    不甘心。

    这不就显得我像个傻瓜一样了吗。

    「蕾茵,停下吧。想跟这个家伙吵架获胜,就算是奇伊大人估计也很难,你这种程度,我看最后是会被说哭的」

    连米萨莉都在说这种话。

    遗憾的是,她的意见大概是正确的。

    我不甘心的狠狠盯着迪亚波罗。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嘶砰──的美妙声音响起,紫苑小姐打了迪亚波罗的头。

    超让我高兴啊这个。

    而且还附带了说教。

    「狐假虎威的,太嚣张了! 在客人们的面前不要采取这么失礼的态度」

    听到这句话,我立刻做出了胜利者的姿态。

    斜眼往边上一看,米萨莉也很高兴的在微笑。

    是这样呢。

    这种事太有趣了,确实会想笑呢!

    然后嘛,我们就被晾在了一边,迪亚波罗和紫苑小姐自顾自的开始吵架,一直持续到朱菜大人登场。

    朱菜大人。

    真的,感觉对她称呼“大人”一点都不会有抵触感。

    能跟迪亚波罗吵架的紫苑小姐虽然也很厉害,但能喝止紫苑小姐和迪亚波罗的朱菜大人,在我看来真是无比出色。

    值得学习的地方很多啊。

    顺便一提,迪亚波罗和紫苑小姐的吵架仅仅只是嘴上吵架而已,米萨莉跟我都感到很惊讶。

    朱菜大人来叫我们,所以就顺从的跟了过去。

    在这期间,还说可以传授我们蛋糕的食谱。

    似乎是奇伊大人的请求。

    这真的是,感谢感激之情如大雨倾盆般奔涌而出。

    既然被带到了莉姆露大人他们所在的会客室,这份心情怎能不传达出去。

    「不愧是魔王莉姆露大人,真是十分出色的蛋糕」

    啊,说晚了。

    因为被米萨莉抢了先,我也有些慌张的表达了感谢。

    「毫无藏私的将食谱传授给我们,实在是非常感谢」

    莉姆露大人听完后,笑着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

    「感谢我就收下了,就我个人而言,非常希望今后也能继续合作下去」

    明明是我们在单方面的一直得到好处,居然会将这称为合作吗。

    真是位胸襟宽广的大人啊。

    说明我的认知还远远不足。

    「你们两个,莉姆露大人要授予你们力量,更感激点」

    奇伊大人突然这样说……

    然后,我和米萨莉被赐予了进化为“恶魔王”的荣誉。

    ………

    ……

    …

    对吧?

    很不得了吧?

    真的,莉姆露大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现在想起来,除了不得了之外再无别的感想了。

    为了有效活用得到的力量,如果那位大人有困难,我发誓会毫不吝啬的献上自己的力量。

    因为我们现在魔素量每天都在增加,能更加有效的为奇伊大人派上用场。

    这都是因为有莉姆露大人在才能做到,报恩是当然的吧。

    只不过,那边还有泰斯塔罗莎他们在,真让人怀疑会有需要我这种人力量的时候到来吗……。

    自嘲就到此为止。

    今天也到了和米萨莉的模拟战时间。

    为了熟悉自己的力量,每天进行特训是必须的。

    那么接下来就去修炼场──哦?

    这种时间居然会有客人来──呃,不是说这种玩笑话的时候了。

    「蕾茵!有人侵入『结界』内部」

    「我知道。但这是──」

    看来别说是模拟战,连慢慢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的自言自语就到此为止。

    那么各位,期待与你们再会的那天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