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幕间 天帝与原勇者
    「今天是怎么了?雷恩。」

    发问的秀丽美人,正是魔导王朝的萨利昂的天帝,艾玫希亚·艾尔琉·萨利昂。

    被提问的人自然就是魔王雷恩·克罗维尔。

    魔王宴会结束后,雷恩并没有回国,而是绕路去了萨利昂。

    「奇伊要来我国了,没有能用来慢条斯理消磨的时间。省去社交辞令,直接进入正题吧」

    「还真是心急呢。不过,既然是这么一回事,那也没办法呢」

    不用事先打招呼就能会见艾玫希亚,说明雷恩算的上是被超级优待了。在此之上,还全然不顾及艾玫希亚的状况强硬的推进话题,在外人看来,实在是难以置信。

    ………

    ……

    …

    这两人的关系,还得从雷恩尚未成为“魔王”,甚至都还不是“勇者”那段时期说起。

    那时的雷恩为了寻找库洛艾,在世界里流浪,也有来过萨利昂。在这里遇见的正是闲得没事干的艾玫希亚的母亲──希尔维亚·艾尔·琉。

    她既是真正的妖精──风精人,也是提出了『魔导科学』基础理论的天才科研家。

    而她的另一面却是,身为黄昏之王的“神祖”特怀莱特·巴廉坦因亲手培养出的高徒之一。

    希尔维亚很强。

    如果那时有她帮忙,希尔维亚的丈夫,也即是艾玫希亚的父亲,或许就不会死了吧。

    但这已经只能是假设了。

    要问为什么,希尔维亚那个时候正怀着艾玫希亚。

    后来希尔维亚成了雷恩的师父,将自己的剑技和魔法都教授给了他,所以雷恩才会这么强。

    多少因为这个因缘,雷恩和艾玫希亚互相认识了。

    也因此,雷恩才会拥有家人和亲近者才有的特权,能够像这样会面。

    ………

    ……

    …

    得到了艾玫希亚的谅解,雷恩随即开口。

    「你做了一定程度的谍报工作吧?」

    被指出这点的艾玫希亚,率直的承认了。

    「那是当然」

    「那你应该知道魔王莉姆露打赢了与东之帝国的战争吧?」

    「包括原初们表现活跃的情报也掌握了,不枉我在庆功宴之后专程拜访」

    「那么,那之后的战斗呢?」

    「优树是么?听说有和帝国内的私通者合作,但到了关键场面,情报却戛然而止……」

    是么,雷恩点头示意,并试着通过揭示情报来窥探艾玫希亚的反应。

    「在那关头似乎发生了很多事。维鲁格林德登场以及维鲁多拉被支配等等,像是一度陷入了相当危机的状况。即便如此,莉姆露却还是掀翻一切,并最终斩获了胜利」

    「蛤?真的假的?」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那我就简短的说明下吧」

    雷恩开始了简洁的说明。

    他将在魔王宴会中得知的内容,几乎毫不隐瞒地全盘告知艾玫希亚。

    因为他知道,对艾玫希亚耍小花招是行不通的,所以决定率直的寻求合作。

    「原来如此呢……因为事情发展那样,莉姆亲才会感到困扰,不知该如何进行说明呀」

    艾玫希亚似乎彻底想通了。

    没想到「赢了哟」那么轻巧的一句话,居然有这么的复杂……连战胜维鲁格林德的意思也包含在内,实在是让人瞠目结舌。虽然知道莉姆露应该相当强,但再怎么说,也没想到居然成长为这种程度的怪物。

    (看来是早就比母亲大人更强了呢,难怪能驯服那些原初)

    解放被支配的维鲁格林德和维鲁多拉,一举扭转了逆境。虽说被敌方首领米迦勒他们给逃跑了,但这个结果,实际上就算当成是大胜也不为过。

    「姑且问一下,雷恩应该没有说谎想骗我吧?」

    「我没有说谎的理由。只不过这些都是从本人那听来的,不能保证一定是事实」

    「哼~嗯,你比我想的还要信赖魔王莉姆露呢」

    「皇帝鲁德拉被自身的权能夺舍,现在自称米迦勒──要是听了这些,你会怎么想?」

    「嘛……说谎一般也会挑个更现实点的吧……」

    「啊啊,就是这么一回事。过于荒唐,反倒让人想全盘相信」

    雷恩如此断言。

    艾玫希亚此时除了苦笑别无选择。

    「啊啦,真不像是疑心重的你会说的话呢」

    「别开玩笑了。莉姆露虽然也有狡猾的一面,但并不是会为了虚荣心而说谎的人。不如说正相反──」

    「感觉会试着降低对自己的评价? 这么说的话,我也持相同意见」

    真像那个史莱姆会做的事。

    即便驯服原初,也会若无其事的敷衍过去。

    这次也是同样的吧。

    艾玫希亚知道莉姆露他们获得了胜利,然而也只被告知「赢了哟」这种程度而已,并没有进行深入地说明。

    话虽如此,毕竟是那个破天荒的史莱姆,多少有预想到大概干了点什么不得了的事,也想过等安定下来后再去详细打听打听。

    (果然,这不是变成了超麻烦的事么。虽然知道用“手机”讲不清楚,但不管怎么说也该多问几句)

    因为知道获胜就安心下来实在是失败,艾玫希亚不动声色的暗自反省着。

    「不过,维鲁多拉维持友好态度,维鲁格林德也成为友方,这是再好不过的」

    唔姆,雷恩颔首。

    「光听他描述的场景,感觉在那个场合光是能活下来都很不可思议。至少,如果换成是我,面对维鲁格林德要想取胜恐怕是不可能的吧」

    若以奇伊为对手,还能赌赌万一的可能性。

    但如果是对上莉姆露提到的『并列存在』这一权能,雷恩根本没有胜算。

    所以,遇上拥有这种权能的对手,谎称胜利实在是毫无意义,雷恩这般确信。

    「也是,毕竟对我也是不可能的事,雷恩并没有贬低自己哟?」

    「我没有那个意思」

    「真的么?」

    「啊啊」

    比起这个──雷恩试图拉回正题。

    对上艾玫希亚,只要一不注意就会被她戏弄。

    这次也为了不被带偏,尽快把正事说完。

    「形势就如我所说的,我要拜托的事,是想与师父取得联系」

    「母亲大人啊……」

    她理解了雷恩想说的事。

    既然拥有究极能力『纯洁之王』,那就无法从米迦勒的支配中逃脱。所以才想着在持有权能这件事暴露给敌人之前思考对策掉吧。

    为此,只靠艾玫希亚的知识并不足以应对。

    事关重大,仅此也足以判断,该是动用萨利昂最高智慧的场合。

    但是啊!

    希尔维亚是个自由人。

    同时也是萨利昂的最高战力。

    擅长隐秘行动,只要她躲起来,想要找到她所在的位置可会很困难。即便是把魔法士团指导层的十三位导师全部派遣出去,能不能找到她也只是个赌注。

    “魔法通话”也被拒接,没有办法取得联络。姑且还是会定期露脸,只有在那时才能就各种问题进行磋商……现下,只能说很难取得联络。

    顺带一提,所谓定期,指的是一年一次。之所以这么做,当中有些缘由,至今为止,艾玫希亚对此感从未感到有任何不便。

    说到底,还是因为需要靠希尔维亚才能解决的问题几乎不存在。

    当情况真的很危急时,也不是说就没有隐藏的手段……

    「不行么?」

    雷恩径直的发问,令艾玫希亚叹了口气。

    身为希尔维亚的弟子,雷恩对艾玫希亚来说就像是可爱的弟弟。是否要不留情面的拒绝雷恩的请求,让艾玫希亚感到有些踌躇。

    「我会尽全力帮忙,最糟的情况得等半年左右」

    「……我知道了。就这样吧,拜托了」

    这么说完,雷恩从座位起身。

    「就要回去了?」

    「毕竟事办完了」

    再悠哉的多呆会儿不也挺好么,艾玫希亚不经苦笑。

    这样笨拙的生存方式,确实是很有雷恩的风格,她心想……

    *

    雷恩离开后,艾玫希亚遵守约定而开始了行动。

    她叫来近卫,下令紧急联络希尔维亚。

    实际上,艾玫希亚和希尔维亚的容貌一模一样。因此,交替扮演天帝来确保自由时间是二人之间的秘密。

    「啊啊,之后绝对会被怨恨的啊……」

    换做是自己,自由时间被强占绝对会很生气。这么想来,之后母亲会生气也是没办法的吧。

    仅限这次,就算被发牢骚也只能忍着,但艾玫希亚并不觉得自己的选择有错。

    毕竟,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异常事态。

    按刚才对话时所说,就连魔王奇伊都主动承担了雷恩的护卫一职。光是奇伊从永久冻土离开,就已经是相当的大事件了。

    「真是,活了这么久,麻烦这么大的事还是头一遭」

    艾玫希亚想着今后的事,忧郁的心情令她有些精神萎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