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序章 天使长、行动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史莱姆贴吧汉化组

    翻译:蓝血中毒、感谢鱼、七炭、白亚rea

    早就知道那是一场梦。

    无法实现的梦。

    『正义之王』只不过是一介区区权能,要想复活完全形态的“星王龙”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即便如此,还是无法遏止渴望的内心。

    因为,没有维鲁达纳瓦的世界,对米迦勒而言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

    ……

    …

    米迦勒睁开眼睛。

    为了去除感伤,他摇了摇头。

    对于自身初次展现出的感情,难掩自己的困惑。

    (看来余有点小看鲁德拉了,不过并不对呐)

    就结论而言,应该到此为止了吧。

    如果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任何人,全都当成棋子来利用,就能阻止欧贝拉的背叛了。

    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因为米迦勒相信费尔德维,作为朋友的他所相信的部下,米迦勒认为这也应当是值得信赖的。

    然而,这么做却是错误的。

    为对方系上的牵绳──究极能力『救济之王』已经返还,这就足以让米迦勒领悟到自己的失败。

    欧贝拉已经背叛。

    甚至不惜用管理者权限消去『救济之王』,都要从米迦勒身边逃走。

    为了弥补这一过错,米迦勒通过费尔德维对所有天使系权能保有者,使用“天使长的支配”打算强化支配,然而──

    (这样一来,妖魔族方面就没问题了。虫魔族虽然存在背叛的可能性,至少现在利害关系是一致的,但是必须保持监视。只要为他们准备好战场,之后应该总会有办法的)

    所谓的战场,也就是与虫魔族契约定好的地方。米迦勒与泽拉努斯约定好了,谁抢到的地盘就归谁。

    没错。

    如果那些地方有人居住,就由虫魔族去消灭他们。也就是说,米迦勒打算让虫魔族去执行最激烈的战斗。

    这样的地方究竟在哪还得慢慢找,眼下还有几个问题。

    最首要的问题,自然是处理掉背叛的欧贝拉。

    妖魔族已经宣誓效忠费尔德维,不必担心会有士气低下的问题,既然这样,或许可以把欧贝拉的问题推后也可以,但米迦勒总觉得这么做会是一招臭棋。

    欧贝拉的职责是监视“灭界龙”伊瓦拉杰,然而现在这个职责的重要性已经下降了。米迦勒才不在乎异界会发生什么事,甚至让伊瓦拉杰显现在基轴世界都是他的战略之一。

    所以欧贝拉是否坚守职责根本就不重要,但是,如果魔王莉姆露和魔王奇伊等敌对势力互相协作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为了摘除这些令人担心的萌芽,必须取得先手。

    那么,该派谁去执行这个任务呢?

    这是个问题。

    这个选择还与下一个问题相关联。

    关系到下一个目标是否能按照既定计划推进,如果打算干掉欧贝拉,就让米迦勒不禁烦恼是否需要重新制定计划。

    这可不是小问题。

    因为欧贝拉麾下的军团可是米迦勒军团的羽翼之一呀。

    自己的失误造成了战力损失,让米迦勒感到有些不爽,这对他而言,也是初次的经验。

    作为一个神智核,“感情”这种东西让米迦勒理解起来很困难,然而最近,这个东西却像是杂音一样总是扰乱米迦勒的思考。

    于是乎米迦勒想到,不如干脆享受这种感觉算了。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感情,或许反而是一种幸运,哪怕完美的答案只有一个,获得答案的手段也有的是,走最快的捷径同样并非是最正确的,就当是享受过程吧)

    既然只要发生问题就会受到感情的影响,那就干脆去享受它。

    焦躁会使得视野变窄,愤怒会令思考迟钝。

    后悔没有任何意义,为了今后不再失败,这才是更有建设性的做法。

    那么,现在面临的烦恼,该如何应对,答案就浮现在眼前了。

    「……没错,由余亲自去讨伐逆贼就可以了」

    过失应当在当天挽回。

    与其把自身的过错推给别人处理,不如自己赶紧去弥补。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伤口进一步裂开,还能冷静下来处理接下来的问题。

    得出答案以后,米迦勒感觉到情绪昂扬起来。

    这对他而言,也是初次的经验──

    (“感情”这玩意,意外的感觉还挺不赖)

    米迦勒心想。

    *

    异界之中不存在重力。

    也没有天与地的概念,可以说与宇宙空间有点相似吧。

    空无一物的空间里,只存在由魔素凝缩而成的物体而已,这类物体的强度在“魔钢”以上,会释放出强力的引力,正是利用这些物体加工后,建立的据点。

    原本是天使族的妖魔族为了不要忘记在重力圈内的生活,就这样子建立起了与基轴世界同样的生活。

    欧贝拉的据点与小行星规模相当,是对抗伊瓦拉杰的最前线基地,这个据点的强度与其他的据点皆不相同,是对妖魔族而言最重要的设施之一。

    米迦勒朝着这个据点进行了跳跃。

    米迦勒从“天星宫”到欧贝拉的据点使用了『空间转移』,却发现那里已经变成一副空壳,但他立即就感受到了附近有大军的气息。

    是在那儿吗──米迦勒看过去。

    欧贝拉似乎也察觉到了米迦勒的存在,立即采取了迎击态势,军队一丝不乱的转变成满天阵型,向米迦勒展现出敌意。

    因为这些地方没有天和地的存在,布置的阵型也就与地面上的有所不同,所谓满天阵型,是针对敌方只有少数人的情况下所构筑起来的阵型,由上下左右各个方向包围起来采取歼灭战的一种阵型。

    这是应对幻兽族的必胜阵型。

    幻兽族每个个体都是战斗能力特化型,很少群体共同行动,所以采用多数进行包围的作战方式是很有效的。

    欧贝拉经常冲在最前线战斗,因此很擅长只会作战。而那些跟随欧贝拉作战的军队,同样行动迅速精悍干练。

    (啊啊,真是浪费。真的很想好好利用这些军队──)

    米迦勒不禁叹息。

    这是长久以来封锁幻兽族的猛者们,他们的价值很明显,要在这里失去他们实在是很可惜。

    但是,眼下已经没有交涉的余地。

    米迦勒已经作出决定,要消灭背叛者挽回过错,即便站在欧贝拉等人的面前,这一决定也绝不会动摇。

    「比想象的来的还要早啊」

    欧贝拉说到。

    米迦勒听罢回答道。

    「能让余察觉到失误,就这点而言,你的行动是很有意义的,但你不要觉得这样余就会饶恕你」

    「本来就没打算要乞求你的饶恕,什么米迦勒? 权能的意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我可没有义务服从这样可疑的家伙」

    二者之间的意思已经很明确。

    紧接着,战场揭开了序幕。

    首先行动的欧贝拉。

    按照她的意思,数十万的军队展开行动,区域内充满了异界的灭杀之光。

    在满天阵型的状态下,军队会构成一个三次元的半球形,前方排列负责守卫,后续队列则是不断交替的连续发动不间断的攻击。

    这么一顿操作,会让人感觉整个区域似乎全部被光所填满。

    半球的各个方位向米迦勒射去的集束之光。

    通过与幻兽族不断交战训练起来的军队,可以整齐划一的采取行动,这种极其重视效率的波浪形攻势,哪怕是中途交替部队,也还是能持续的发动不间断攻击。

    理所当然的,想要回避是不可能的──集中的炮火击中了米迦勒。

    然而,米迦勒完全不慌。

    无论是什么样的攻击,对“王宫城塞”都是不管用的。

    ──可这时,却产生了问题。

    「咕,这是──疼痛,吗?」

    本该将各种攻击无效化的“王宫城塞”,不知为何却没有发动,结果,不断重合叠加的欧贝拉军团的能量攻击,灼烧着米迦勒的身体。

    米迦勒感到难以置信。

    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在承受着伤害,不过米迦勒并未因此而慌张,而是在仔细的寻找原因。

    (……“王宫城塞”没有得到能量供给? 是吗……看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余宣誓效忠吗)

    米迦勒推测这才是原因,他没有说错,鲁德拉的领袖魅力让他能得到帝国臣民的广大支持,然而米迦勒手下却并没有任何一个忠诚的部下。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世上知道米迦勒的存在的人极其之少,就算是这么少数的一些人也已经有了自己的主人。

    另外,这些人与主人之间只是因为利害关系一致才走到一起,并非是因为互相信任,更加不是因为宣誓了效忠。

    唯一的例外是费尔德维,但米迦勒与费尔德维之间是朋友关系,更何况,米迦勒还用自己的并列存在将究极能力『正义之王』让渡给了费尔德维,他们两个之间已经被当作是同等的存在。

    要想让“王宫城塞”这个权能展现出来,靠自己的忠诚心是没有意义的,这是理所当然的道理。

    (是吗,余对自身的权能真是一无所知啊)

    世上的人,很意外的经常对自己不是很了解,米迦勒自身也对『正义之王』有所误解。

    之前,在飞空船上与莉姆露一派的人对峙时,还自以为是用“王宫城塞”在保护费尔德维。

    然而并不是。

    其实是费尔德维用自己的方式在使用着自己的权能。

    跟当时的情况不一样,现在的米迦勒无法利用那些针对鲁德拉的忠诚心,所以无法发挥“王宫城塞”的效果。

    因为这个权能的效果是无效化任何攻击,所以要想使用这个权能的条件自然也就非常苛刻。米迦勒通过这次体会到的疼痛,总算是深刻的理解了这一切。

    发动攻击的欧贝拉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态也感到很惊讶。

    因为欧贝拉事先就已经知道米迦勒的“王宫城塞”是什么效果。

    早听说“王宫城塞”可以无效化任何攻击,可是眼前米迦勒承受伤害的样子却令她感到有些困惑。不过,这样正好是个好机会,与其烦恼,不如继续下达指令。

    「继续进行全力攻击! 平滑地仅需互相协作,绝对不要给米迦勒喘息的时间!!」

    将士们早已心领神会,就算没有欧贝拉的命令,也会持续不断的发动全力攻击。

    欧贝拉心想。

    米迦勒的追击在预料范围之内,当我放弃天使系权能之时就很有可能暴露,所以早就做好了会受到什么打击的觉悟。

    早先做好的打算就是,在遇到打击时,就发动全力攻击然后秘密的进行持续撤退作战。

    逃跑的前方,是仇敌的领域。

    巧妙的引诱米迦勒与幻兽族直接冲突。

    只不过,现在似乎不需要这么做了。

    根据欧贝拉的判断,米迦勒的能量总量应该是自己的数倍以上。虽然他体内蕴藏着恐怖的战斗能力,但他的战斗经验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丰富。

    (难道说,我可以就这样获胜? 不对,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这么顺利,对不起那些末端的士兵们,只能让你们当诱饵了)

    欧贝拉是一位冷静的优秀指挥官。

    对军队的数字可以分割清楚,不会吝惜牺牲脆弱的部下。为了让多数能够活下来,能够做出决断牺牲少数,这是要指挥大军团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所以她才能毫不迷惘的命令部下们去『死』。

    要让谁存活的选择早已结束,既然米迦勒没有什么动作,那就趁隙进行『转移』即可。

    如今米迦勒已经来到这里,那么从异界的内侧打开大门──“天空门”应该就是可能的。

    「欧玛,就这样率领第一军团脱离战线,直接前往我等的主人魔王米莉姆的身边」

    欧贝拉对着忠实的心腹下达了命令,而她自己打算再这里一直指挥军队到最后。

    第一军团才是欧贝拉手下的最精锐部队,欧玛也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副官,战斗能力十分突出,在得到妖死族的肉体后力量更得到了增强,之后应该会成为魔王米莉姆手下不可或缺的存在。

    正是因此,欧贝拉才下达了这样一个最后的命令。

    但是。

    欧玛可不会就这样点头。

    成为妖死族取回语言能力的欧玛,流畅的述说着自己的主张。

    「请别开玩笑了,门的钥匙只有作为“始原”的您才能使用,即便不是这样,作为一个武人,怎能舍弃应当守护的主君独自逃走」

    欧玛说完,静静地笑了笑。

    似乎为了表达同样的意志,欧贝拉麾下的将士们极尽全力的吼道。

    「「「我们的荣耀与您同在!!」」」

    如果欧贝拉不在了,自己活着也再没有意义,这是他们没有任何伪装的真实内心,更是他们的荣耀。

    要是『正义之王』是寄宿在欧贝拉身上,那毫无疑问“王宫城塞”是会发挥效果的,因为有临危不乱的指挥与忠实执行的将士,遗憾的是这只能是假设。

    「你们……」

    欧贝拉很烦恼。

    最糟糕的情况是所有人全都死在这,所以,无论如何都得有人到米莉姆那去,将所知的所有情报都传达过去。

    (是该我留下,还是将所有的一切托付给欧玛──)

    事到如今,个人的心情已不再重要,关键是如何提高成功率。

    欧贝拉正准备做出决断──

    「全员,全力散开!!」

    因为感觉到了一样,欧贝拉赶紧下达命令。

    欧贝拉即使在思考当中,也从未将意识脱离被炮火集中攻击的米迦勒,在战场上可不能露出这样的破绽。

    所以她察觉到。

    米迦勒的能量突然停止了减少。

    也就是说,米迦勒开始不会承受伤害了,还没等查询原因,就发现米迦勒正在凝缩巨大的能量,所以欧贝拉才毫不迷茫地先开口下达了指令。

    遵从欧贝拉的命令,数十万的军队一齐展开行动,越是靠近外圈的部队行动越是迅速,转瞬间部队就朝四面八方散了开去。

    然而,就像是在嘲笑他们的行动一般,米迦勒发动了技能。

    「灼热龙霸加速励起」

    这是将维鲁格林德吸收后获得的权能,已经被米迦勒完全掌握。

    拥有众多头颅的深红之龙蹂躏着欧贝拉的军队,上万人因此瞬间殒命。

    真是如同恶梦一般的场景。

    但这却是现实,要是欧贝拉没有及时察觉,这一瞬间恐怕就已经全都结束了。

    「你,你这──!!」

    可爱的部下被杀令欧贝拉情绪激动起来,不过她还是保持冷静的。

    瞬间分析刚才的攻击,根据刚才的威力得出双方的战力对比,明白了己方跟米迦勒之间拥有压倒性的差距。

    继续这样下去,毫无疑问会招致最糟糕的结果。

    事实上,那些边散开边反击的数万光线,都被米迦勒张开的冰壁给弹开了。

    (不止是维鲁格林德大人,那个难道是维鲁莎多大人的力量──)

    闪烁着青白色光辉的魅力细冰包裹着米迦勒的身体,在这种连大气层都没有的异界,米迦勒的神奇居然造就了这样的超自然现象。

    而他所使用的权能,毫无疑问就是“白冰龙”维鲁莎多的『雪结晶盾』。

    可以防御各种攻击的绝对的防御壁垒,即使是个被归类为物理现象的防御技能,但却能凭借它自身的性质隔断各种波长。

    灵子攻击虽然可以奏效,但要想击穿这层防御,必须得拥有能与维鲁莎多相匹敌的能量。

    现在的米迦勒应该能与维鲁莎多匹敌──不对,已经是在其之上的存在,也就是说,但凭欧贝拉一个人是无法击碎『雪结晶盾』的。

    更关键的是,在欧贝拉的部下当中,能使用“灵子崩坏”这种等级的灵子攻击的人很少,就算把活下来的人的力量全部集结起来发动“灵子崩坏”恐怕对米迦勒也不会奏效。

    「欧玛,给你个任务,赶紧逃,然后报告给米莉姆大人──」

    「恕难从命,欧贝拉大人。我作为“参谋”,具备不遵从您的命令的权限,这次不正是最适合这一权限的瞬间吗!」

    极其少见的不从命,欧玛上奏道。

    欧贝拉感受到了欧玛的觉悟。

    既然如此,该采取的行动就只有一个。

    「这里就交给你了,大家,拼死一搏吧!!」

    欧贝拉下达了命令,要他们去死。

    可即便是这样──

    欧贝拉的部下们脸上却都浮现出了欢喜的表情。

    「「「为您献上我等的生命!!」」」

    这个宣言就是讯号。

    无情的蹂躏再度开始,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