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章 绝对吞食者
    话说这景象真够惊人。

    我从高空观察湿地的战况,说服自己接受这一切现实。

    战场一角突然有闪光迸现,伴随轰然巨响,好几只半兽人兵惨遭炸飞。

    轰!的一声,黑色半球在战场上出现,几秒后消失,只剩下高温摧残后光溜溜的地表……

    原本挤在那儿的半兽人军全都被烧个精光。

    虽然我在瞬间明白过来,心里还是拒绝接受现实。

    不仅如此,战场一角突然有龙卷风吹过。

    暴风大范围肆虐,密密麻麻的雷将半兽人军灼烧殆尽。

    某处有一群身穿黑镘的半兽人军,不是变成焦炭就是被轰飞。

    老实说我心里只有一句话——现在是什么情形?

    紫苑随便挥个一刀,大量的半兽人军就倒了。

    大太刀的刀刃散发淡紫色光芒。上面应该有妖气吧。

    每挥一次刀,紫色的闪光就随之迸现,砍击不断将半兽人军横扫过去。

    当然,正面中招的人根本抵挡不了。不单被砍成两半,还炸成碎片。

    单发射程可达七公尺。直线上的敌人全被砍死。

    秀丽的美貌浮现艳丽笑靥,舞出一道道刀舞。

    她的体力似乎没有上限,正马不停蹄地发动攻击,周围的半兽人军根本无法靠近。

    强得乱七八糟。

    不过,就连那样的紫苑在某些人衬托下都不免相形失色。

    那些人就是红丸跟兰加。

    先来谈红丸,刚才的黑色半球是在演哪出?

    不,乍看之下是能理解大略的架构啦。

    应该就是我的「操焰术」、「黑焰」、「范围结界」加在一起吧。

    先用「范围结界」定位空间,再用「操焰术」加速内部的分子运动,最后让内部的魔素转换成「黑焰」就大功告成了。

    特定空间里充满超高温火焰,能将一切燃烧殆尽。

    那威力足以匹敌焰之巨人的焰化爆狱阵,使用的范围更大。虽然只有短短两秒钟就消失了,但有这么高的温度肯定没问题。那技能拥有可怕的杀伤力。

    这技能跟核爆不同,特徵在于对外部不会产生任何伤害。证据就是结界解除后,冲击波之类的东西并没有朝外扩散。

    透过范围指定让内部的热量加倍提升,这才是该招式的目的。

    因此,内部的热量超乎想像。要是被关在结界里,根本别想活了。

    问题在于那危险到爆的技能——之后问红丸才知道是他自行开发的,还取名叫「黑焰狱」——红丸竟然随随便便就用了……

    还有另一人,应该说一只才对。

    就是兰加。

    他突然进化成黑岚星狼,让我大吃一惊。

    但问题不是这个,而是进化后一口气放个爽的技能。

    「黑色闪电」抓到诀窍、尽情发挥就会变成那样吧。

    还不只这样,兰加更操纵风,弄出一些龙卷风。那到底是……

    《答。个体名称:兰加除了「黑色闪电」外还用了追加技「驭风术」,推测是利用温度与气压差异造出上升气流和沉降气流,藉此制造龙卷风。》

    原来如此,听不懂。

    简单来说,就是为了让攻击范围更广、超越单纯雷击,兰加才会呼唤龙卷风。

    光靠这个攻击就灭掉一块敌方势力,真让人惊讶。但他好像用掉很多魔素,没有发动第二波攻击的打算……

    假如他有办法连发,战争的概念将就此颠覆。

    看到这些景象,我才发现一件事。

    我会在无意识中刻意踩剎车,那些家伙却不会。

    这些招数很危险,不能随便乱用,他们并没有那种概念。

    谁跟自己作对,他们就毫不犹豫地出招。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这么想或许合情合理。

    不,怪的人是我才对。

    出招有所保留,因而害我方出现伤亡,这样就本末倒置了。

    在我生前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大家心照不宣,知道不能乱用火力强大的兵器。

    只有吓阻作用的武器。

    不过,事情真的是那样吗?

    花钱在没用的武器上毫无意义。既然这样,又为什么要花钱开发武器呢?

    不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吗?

    在民间对一般人使用武器是恶,拿到战场上用难道就是正义?

    对于被杀害之人来说,罪行并不会因为武器不同而有所改变吧。

    还有……为了拥有吓阻他人的力量,或许刻意展现自己的强大并不是坏事吧。

    就好比现在,没有人敢靠近坐在地上的兰加。想必敌人都很怕他,不敢擅自攻击。

    或许那才是真正的吓阻作用。

    我出神地想著。

    战斗开始后,时间已经过去两小时。

    红丸共放了四次的黑色半球。

    看样子他也没办法连发,但这招不需要那么多魔素。

    兰加就只有放一开始那么一次。

    我还想说这招的威力太强了,原来是他使出全力的结果。

    基本上,光靠那一发就能让对手产生极大的警戒心。

    半兽人军们抱头鼠窜、被紫苑追杀的样子也映入眼帘。

    我换个心情,冷静地指挥作战。

    不可思议,心情非常平静。

    红丸照自己的判断放出第一击,接著就往我指示的地点攻击。

    我确实锁定敌兵密集地,削弱敌方战力。

    让紫苑顺利地诱导敌人,聚起来宰杀。

    白老则依令去解决敌军指挥官或将领。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了。他无声无息地靠近,眨眼间就将敌人砍成碎片。

    独有技「饥饿者」会透过进食尸体来增强成员的力量。为了以防万一,切碎的尸体还要进一步消灭才行。

    那应该是「气操法」的一种吧?白老从手掌间释出妖气,将尸体烧个精光。

    用烧来形容不大合适,说是融解会更贴切。

    我一发现指挥官就告知白老,他则负责秒杀对方。

    就这样,我方并没有出现伤亡,持续肃清半兽人军。

    我已经想通了,为了让战斗进行得更有效率,正冷静观察战场上的风吹草动。

    半兽人军盛气凌人,但事情发展到这里,他们也发现自己处于劣势。敌军并没有鲁莽地发动突击,图一时痛快。而是远离红丸跟兰加,不拘泥于定点,大伙儿四散开来布阵。

    目前半兽人军的损伤超过两成。根据统计数字来看,死去的半兽人已破四万。

    情况变成这样,敌方大本营首次出现动静。

    猪头帝终于展开行动。

    *

    半兽人王来到前线。

    他是只丑陋的猪型怪物。

    两只猪头将军跟在身边。

    层次跟之前遇到的半兽人军明显不同。

    又黄又浊的眼珠充满敌意,身上散发阵阵妖气。

    在妖气影响下,半兽人军的力量愈来愈强。

    红丸、紫苑、白老、兰加一字排开,准备展开迎击。

    苍影也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到红丸身旁。

    我方已经准备好了。

    来看看半兽人王有多强吧。

    他有多少能耐尚且不明。不过,可以看得出他被身上那股力量牵著鼻子走,早已迷失自我。

    看他没什么反应就是证据,或许威胁性并没有想像中来得强大。

    话虽如此,放任他继续变强还是很让人头痛。

    趁红丸他们都在这里,快点把半兽人王处理掉才是上策。

    我从怀里取出面具,将它戴到脸上。

    我准备降落地面,打算在这杀掉半兽人王,就在那时——

    叽————————!

    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

    同时,我的「魔力感知」捕捉到某样东西自远方高速飞来。

    来人降落在湿地中央——也就是两军之间。

    他身上的妖气非常强大。

    男人一身奇装异服,看起来怪模怪样。恐怕是高阶魔人。

    我也跟著降落到地面上。

    兰加、红丸纷纷来到我身边。

    那个男人朝这边一望。

    「你们在搞什么鬼?竟然让大爷喀尔谬德我的计画付诸流水!」

    他情绪激动,扯开嗓门大叫。

    *

    这个男人一直在那鬼吼鬼叫,吵说计画怎样怎样的。

    我灵机一动——这家伙就是犯人,肯定没错。

    都没人问他就主动自首,搞不好是个笨蛋。

    感觉是小角色一枚。可是,以貌取人不太好。

    虽然他的衣服很怪,但每一样都很像魔法道具。绝不能大意。

    以上只是根据状况推测啦,唆使半兽人王的就是这家伙吧。

    计画不顺,自称喀尔谬德的魔人大动肝火。

    「这、这不是喀尔谬德大人吗!您来帮我了!」

    戈毕尔一看到喀尔谬德就跑向他。

    见对方叫自己,喀尔谬德转头看戈毕尔,那眼神就好像在看垃圾一样。接著就把他当空气,心浮气躁地乱吼。

    「没用的蠢材!要是你早点吃掉蜥人(蜥蜴)跟那些哥布林(杂碎),进化成魔王,我这个高阶魔人喀尔谬德也用不著特地出马了。」

    话说得好难听。

    他是不是没搞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啊?

    刚才说蜥蜴跟垃圾,这么听来,他一开始就打算拿蜥人和哥布林喂半兽人王?唉,我是不清楚实情啦。

    话说回来,等等喔。喀尔谬德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答。根据情报显示,替哥布林利格鲁命名的魔人自称喀尔谬德。》

    喔对。

    利格鲁二世死去的哥哥被人命名为利格鲁,那个人就叫喀尔谬德嘛。这么说来,替戈毕尔命名的也是这家伙喽?

    当疑问在我脑中盘旋时,戈毕尔对喀尔谬德的话正好有所反应。

    「吃、吃光蜥蜴……?哈、哈哈哈,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本人戈毕尔确实还有得学。就算喀尔谬德大人替我命名,我还是勤于精进……」

    果然没错。替戈毕尔命名的也是这个魔人喀尔谬德。

    不过,他居然特地找半兽人王来吃被自己命过名的人——不,想想也满合理。吃下命名后变强的个体,半兽人王肯定会变得更强吧。

    可是话又说回来,他干嘛不帮半兽人王取名?这家伙在想什么真令人搞不懂……

    「啊?什么嘛,原来是戈毕尔喔。你怎么不早点当半兽人王的食物呢……当一个派不上用场的废物就算了,还死不了在那碍眼。好吧。既然我都出动了,就来看看你的死状吧。快成为半兽人王的力量吧,戈毕尔。为我而死,这可是种光荣!」

    我才在考察喀尔谬德的计画,他就命令半兽人王收拾戈毕尔。

    不过,半兽人王没有动作。

    他用混浊的眼看著喀尔谬德,开口道出疑问。

    「进化成魔王……这是,什么意思……?」

    接著,他就这么一动也不动地直视喀尔谬德。

    「啧!你这家伙真的很蠢耶……空有一身蛮力,营养却没进到脑子里。没时间了,出手干涉是大忌……但看样子只能由我亲自出马——」

    喀尔谬德在那碎碎念,双眼充血,朝戈毕尔伸出手掌。

    紧接著,嘴里突然爆出「去死!」,就此击发魔力弹。

    「危险,戈毕尔大人!」

    「危险啊!」

    戈毕尔呆站在那,蜥人部下们则挺身保护他。喊著要他小心的同时,跑过去当戈毕尔的肉盾。

    才一发魔力弹就将五只蜥人击飞。

    可能是人数众多分散威力的关系,也有可能是他们运气好,抑或这几个家伙意外地耐打,总之无人丧命。是身负重伤没错,但大家都保住一命。

    「你、你们怎么!这、这究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喀尔谬德大人——?」

    戈毕尔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朝喀尔谬德高声质问。

    都在利用戈毕尔了,还不顺自己的意就杀掉。喀尔谬德这家伙挺惹人厌的。

    戈毕尔遭自己信赖的人背叛,整张脸在绝望下扭曲。

    「戈、戈毕尔大人,这里很危险!请您快逃——」

    尽管身上负伤,部下们还是担心戈毕尔的安危。

    他有一群很棒的部下。不……应该这么说,是戈毕尔这个上司很好才对。

    看刚才的战况,他并没有将哥布林当弃子用。虽然基于战术考量拿他们当肉盾,但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的。

    原来他是个受部下仰慕的指挥官啊。

    「区区一个下贱种族还这么嚣张……既然你们那么想死,我就一次杀个彻底!让你们当半兽人王的养分,为我所用!」

    说著,喀尔谬德打算击出特大号魔力弹,开始在头顶上聚集妖气。

    这不是魔法?他没有进行咏唱,只专心地让魔力往一点集中。

    没差,是不是魔法都不重要。

    我跨步走著。来到蜥人前方。

    来到既混乱又狼狈却瘫坐在地不放弃保护部下的戈毕尔跟前。

    他无从窥知我那藏在面具底下的表情。

    不晓得看在戈毕尔眼里,我是什么模样?这念头突然在脑中闪过。

    为什么来到他面前?答案很简单。

    我中意戈毕尔,所以想救他。理由就只是这样。

    这样的理由就够了。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已经发誓要随性过活了。

    戈毕尔呆愣地抬头看我。

    大概搞不清楚状况吧。事态已经超乎那家伙的脑部处理极限了。

    不过别担心,我没有要你报答的意思。

    只是看那家伙不爽罢了。

    「利姆路大人,让我——」

    我伸出一只手制止有话要说的红丸,向前跨出一步。

    喀尔谬德似乎没有把我当一回事,光顾著做一颗特大号魔力弹。

    「呵哈哈哈哈!让我教教你们高阶魔人有多强。去死吧,亡者行进!」

    大概是想一口气杀掉所有人,他放声大笑,脸上挂著愉悦的表情。

    接著就射出一颗特大号魔力弹,它在空中分裂成数枚,呈环状袭来。每一颗的破坏力都相当于刚才那个魔力弹。看起来很像在列队行进,一个接著一个地落到我们这里来。

    喀尔谬德坚信我们无路可逃,肯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只可惜那招对我没用。

    我轻轻地将小手往前伸。

    只消这一伸,朝我们打来的魔力弹就被我的右手吸收。我用「捕食者」吸光魔力弹。

    同时进行「解析」,结果立刻出炉。

    这不是魔法,是技艺。凝聚妖气后,让它们跟魔素混合,藉此带出破坏力。

    跟白老的「气操法」原理类似。以注入的魔素量来说,喀尔谬德那招放得更多,却因为威力分散的关系,火力不及「气操法」。应该是气这方面较薄弱的关系。

    若他放这招已经使尽全力,那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喂,你已经使出全力了?这点程度就想杀我?被打中会有什么样的死状,就先拿你示范吧。」

    我边说边灌注魔力,试著击发魔力弹。不过,伸出的右手却没变出任何东西。我感觉得到体内有股魔力跟妖气,但要操纵那些东西又是另一回事。原理是懂了没错,要弄出来却没那么简单。

    跟魔法不一样,光靠解析没办法学会吗……是说我又没有练习,也难怪弄不出来。

    刚才在那耍帅,现在却没办法放出魔力弹,让我觉得有点丢脸。

    我决定放水冰大魔枪来混淆视听。

    没必要执著于「气操法」。现在的我对付高阶魔人不晓得能做到什么程度,就来确认看看吧。

    ——玩腻了,就连你一起吃掉——

    我放出的水冰大魔枪开始加速,眼看就要撞上喀尔谬德。接著,他伸出一双手保护身体,结果那双手都结冰了。

    喀尔谬德高声惨叫。跟想像的不一样,魔法似乎也能伤到他。

    但高阶魔人可不会这样就算了。他瞬间粉碎冻住双手的冰,带著愤怒的眼神放出巨无霸魔力弹。省去刚才的花招,用尽全力击发。

    「去死吧!竟敢让本大爷吃痛……看我把你打成碎片!」

    不过,他的招数没有用。跟刚才一样,我用「捕食者」吃个精光。

    眼看自豪的攻击再次化为炮灰,喀尔谬德吓得大叫。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情形,怎么会这样?」

    他开始手足无措。

    我朝慌乱的喀尔谬德射出「水刀」。

    他想闪避,速度却快得出乎那家伙意料,所以最后没闪成。「水刀」将喀尔谬德的侧腹割开一个大口。

    「咿!混、混帐……这不是魔法吗……」

    并非他来不及躲,而是他没躲。看样子喀尔谬德以为我的「水刀」是魔法。与其乱动让自己失了方寸,还不如用抗魔法结界接下它,再伺机反击。

    刚才的水冰大魔枪打在他身上不痛不痒,似乎是喀尔谬德张了结界的关系。

    喀尔谬德嘴里念念有词,拚命用魔法疗伤。

    哦,他还会用回复魔法。看起来怪模怪样,没想到多才多艺呢。

    魔人的称号似乎不是空有。既然这样那就来多试个几招吧。

    见我这样,红丸跟兰加等人似乎看出我想干嘛,纷纷在一旁围观起来。

    紫苑应该很期待这次有大闹特闹的机会,不过,现在的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失望。反而睁著亮晶晶的眼神看我战斗。

    白老跟苍影为了在危急时刻随时因应,正屏气凝神地待机。这两个家伙真不是盖的。

    半兽人王他们也没任何动静,要试就趁现在。

    我心平气和地迈步,朝对我保持警戒的喀尔谬德走去。

    「快拿出真本事吧。你不是要教教我高阶魔人有多强吗?」

    我一脚踹飞喀尔谬德。白老应该能轻易避开这脚,喀尔谬德却被踢个彻底。喀尔谬德的手骨似乎在我脚下折断,那感触回传到我身上。

    威力比想像中强……还是喀尔谬德太脆弱了?啊,有可能是……「多重结界」跟「肉体装甲」的强身效果发动,才会变成这样。

    「你、你这、你这混帐!竟敢对我这个高阶魔人——」

    我还在研究自己的铁腿威力究竟是打哪来的,喀尔谬德就大发雷霆,开始释放先前压抑的妖气。

    不愧是高阶魔人。不过,他的魔素量顶多跟紫苑、苍影羞不多。比红丸弱也算高阶魔人?果然,他不是我的对手。

    我朝地面蹬去,瞬间钻进刚起身的喀尔谬德怀里。

    并朝他胸窝打进一拳。

    我的拳头一点也不痛,就这样突破喀尔谬德的魔法障壁。他的障壁似乎能缓和物理攻击,却无法削弱我的拳头。

    喀尔谬德露出苦闷的表情。

    我毫不在意,一直打得很顺、猛赏他拳头。

    他无法跟上我的速度。妖气强归强,身体机能却相当低落。看样子是擅长远距离攻击的魔人。

    如果是射击系攻击,大多能靠「捕食者」瘫痪。仔细想想,我似乎把远距离射击型的敌人吃得死死的呢。

    既然这样,我也来用远距离攻击打看看吧。

    先拿刚才用过的「水刀」做个变化,这次弄成水球。试著在里头注入「毒喷雾」跟「麻痹喷雾」的毒性成分、麻痹成分。

    水球做好再朝喀尔谬德丢去。

    拳头大的水球速度出乎意料地慢。跟「水刀」不同,不是靠压力发射的,怪不得慢成这样。

    那速度喀尔谬德当然有办法反应,他用魔力弹迎击,将招式抵销。大概被刚才的「水刀」教训过了,这次完全不敢掉以轻心。

    不过,他还是太嫩了。水花化成雾气散开,不偏不倚地砸在喀尔谬德身上。

    「咕喔喔喔!」

    喀尔谬德发出苦闷的声音,开始在那痛苦挣扎。

    如我所料。这样一来,我也能让「水刀」变质。是说——

    好像有种灵光一闪的感觉。跟做出水球的时候一样……

    喀尔谬德为了缓和痛楚,在那使用回复魔法,我则朝他伸出右手。

    会不会成功呢?

    我比照刚才制出水球的诀窍,这次不从「胃袋」吐水,而是凝聚妖气。再朝里头注入魔素——一个拳头大的气体块状物出现在右手前方。到这还算成功。好了,该怎么射出这玩意……

    我想像「喷雾」的喷发方式,将那个块状物往前推。

    轻轻的冲击感袭上手掌,气体团块乘著跟「水刀」不相上下的速度向前飞出。好像成功了。

    白老睁大双眼,在那自言自语道「居然学会『气操法』了……」接著又补上一句「虽然还很生疏——」,但我现在没空管那个。

    我成功习得魔力弹。

    学会一次,之后就好办了。用习惯后,或许还能在魔力弹里混进「黑焰」。让魔力燃烧,产生更强的威力。

    刚才那发没打中,但下次一定可以的。想著想著,我目不转睛地看向喀尔谬德。

    「你、你搞什么……!臭、臭小子!竟敢对我这高阶魔人做出失礼的行为——」

    我击出的魔力弹把喀尔谬德打飞了。这只是练习,并没有认真。可是,魔力弹的威力还是比拳头来得大。

    这次发射得很顺。要达到完美境界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接下来只要勤加练习就好,打定主意后,我又朝喀尔谬德放出数枚魔力弹。

    看那些魔力弹全打在喀尔谬德身上,我这才冷静下来,觉得自己还真不留情呢。

    学会新的技巧就乐过头,不小心得意忘形。

    不过,他还是弱得可以。

    喀尔谬德的魔素量肯定超过A级,论强度却比不上红丸他们。这是为什么呢?

    《答。这是以人们定义的阶级区分,用魔素量当计算基准,并按魔素量排行。不过,拥有相同魔素量的人互相交战,拥有高效率技能或技艺的较占优势。此外,个人实力没有计算基准,不会在反映在评等上。》

    原来如此,「大贤者」的鉴定不包含个人实力吗?

    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这身体到底有多少实力。难怪它测不出来。

    这又不是游戏,没交手不会知道对方有多少斤两吧。

    所以喽……实力原本就高深莫测的白老获得强健肉体后,整个人进化成怪物。

    就算拥有强大的力量,不会活用也是枉然。

    我不觉得现在的自己会输给喀尔谬德。

    「在那高阶魔人长、高阶魔人短的,说得一副大舌不惭的样子,结果也不怎样嘛。还是你留一手?」

    我故意挑衅他。

    不晓得这家伙有多少能耐?

    打起来没什么危机感,所以我想尽可能收集情报。

    话问得很轻松。这并不代表我松懈了。其实我一直留意半兽人王的动向,他似乎没有出动的意思。

    「好,我让你加入。总有一天本人会——」

    揍他。

    这家伙,听别人问话居然转移焦点?

    「别、别打我!等、等等!我有魔王当后盾,你做这种事迟早会——」

    在呛声了。

    这家伙好烦啊。

    「所以呢?你要怎么找后盾哭诉?该不会还很天真地以为自己能活著逃出这里吧?」

    被我这么一问,喀尔谬德僵著一张脸,开始发起抖来。

    「咿咿咿——!别过来!你死定了!魔王大人绝不会原谅你的!」

    他边撂狠话,一面连滚带爬地逃出。

    魔王喔。

    若你说的魔王叫雷昂,他就是我的猎物了。目前应该赢不了他,但我很想知道他有多强。

    我知道魔王有好几个,强度都差不多吗?

    这家伙好像知道不少东西,所以我想深入问问。不过,被他找机会逃掉就麻烦了。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质问时得小心行事。最好跟刚才自行爆料自己是幕后主使者一样,这次也当个大嘴巴把秘辛全讲出来吧……

    吃了他也无法弄到「记忆」。

    不晓得为什么,只能弄到魔法那类的相关知识。这部分没有一定的规律可循,讲白点就像在抽奖。技能就每抽必中,这方面倒挺犯规的。

    我用「黏钢丝」绑住试图逃跑的喀尔谬德。

    喀尔谬德开始咏唱某种咒文,人跟著飘向天空。

    他好像想用飞的逃跑,但有「黏钢丝」绑著,想逃也逃不了。

    「可恶,这玩意烦死了!」

    喀尔谬德嘴里嚷嚷,拚命想解开束缚,不过再怎么挣扎都没用。

    我默默地靠近喀尔谬德。

    「住手,别过来。喂,半兽人王!给我过来,来帮我!」

    刚才还骂半兽人王没用兼白痴,现在却开始向他求救。

    这家伙真的很糟。

    我挺喜欢受部下仰慕的家伙,反之则否。

    更觉得将部下利用完就丢掉的人不可饶恕。他好像有很多技能,就让我接收吧。

    话说……可能是能对话的关系,吃下这种怪家伙一点也不开心。

    ●

    眼前死尸累累,让他心如刀割。

    ——肚子好饿……

    ——肚子、好饿……

    ——搞什么,原来是猪人族的小鬼。这死不了的东西,快点死掉最好。

    ——大家都好饿……

    魔人大人,请您发发慈悲——

    ——别碰我,会弄脏我的衣服。嗯,等等?

    你是……

    ——这可以吃吗?

    ——当然可以。尽管吃个痛快。吃得饱饱的,快点长大变强。

    ——谢谢您,魔人大人!

    这份恩情——

    ——别这么客气。从今天开始就把我当父亲吧。

    对了,我来替你取名字。

    你的「名字」叫——

    他想起过去的事。

    想起养父魔人收留自己的过往。

    如今,为了报答养父的养育之恩,他才会听从养父的命令。

    这也是他的愿望。

    要改变这座丰饶的朱拉大森林,让它变成半兽人的第二乐园。

    舍弃那块不毛之地,饥荒和疫病交错,连魔王大人都眼不见为净的故乡……

    只要他掌握森林霸权,养父就会成为魔王大人认可的高阶干部。养父跟自己约好,到时将会出手拯救更多同伴。

    为了实现这点,他需要力量。

    吃下森林的高端种族,得到更多力量——

    然后,他要构筑半兽人的安歇之地——构筑新乐园。

    只要有森林的庇护,同胞们就不会挨饿。

    虽然对不起现有种族,但弱肉强食的法则任谁都无法违背,他们也只能照单全收吧。

    毕竟,这是赌上种族存亡的战争。

    ……照理说是这样。

    ——要是你早点进化成魔王的话——

    这是什么意思?

    养父——喀尔谬德大人究竟……

    他——被人称之为半兽人王的存在,正用黄浊的眼望著养父喀尔谬德,视线迟迟未移开……

    ●

    喀尔谬德陷入恐慌状态,开始朝我连射魔力弹。手都被绑住了,他还有办法在空中做魔力弹射我。

    手脚灵活归灵活,却无法伤我分毫。

    我用「多重结界」把魔力弹全都弹开。喀尔谬德的魔力弹是物理攻击属性,无法突破我的防御。刚才的解析已经分析出来了。连发动「捕食者」捕食、让魔力弹无效化都不用。

    喀尔谬德露出绝望的表情。

    「可恶!快帮我,半兽人王——不,盖德!」

    他开口叫出半兽人王的「名字」。

    对喔,他怎么可能漏帮半兽人王取名。虽不清楚原因,但他似乎想隐瞒自己跟半兽人王联手的事。

    刚才还说不能出手干涉之类的,似乎有什么隐情。

    这时,半兽人王有动作了。

    他打算救喀尔谬德吗?没差啦。想救就救吧。

    反正我跟德蕾妮小姐有约在先,必须杀掉半兽人王。

    看起来他好像被喀尔谬德操纵了,但现在说这个也没用。只杀幕后主使者无法了结这一切。

    我并不恨他,就给他个痛快吧。

    眼里看著半兽人王愈走愈近,我一面思考处置方式。

    他已经不构成威胁了。没跟他接触过,无法侦测正确的魔素量,但大致看过去,程度跟红丸差不多。

    大概只有焰之巨人的一半,认真起来打应该不难杀才对。

    没了大将,半兽人军会不会失控啊,我只担心这个。

    「这蠢材,总算动了……呀哈哈!我是不知道你们打哪来的,好好尝尝这家伙的厉害吧!快上,盖德!让他们后悔与我为敌——」

    咚咻!某种声音打断喀尔谬德的话。

    有头滚过来。

    是半兽人王,他扭断喀尔谬德的头。

    闷闷的声音响起,喀尔谬德的身体被撕成碎片。

    喀嚓喀嚓咕滋咕嚓咕滋啵喀。

    呕……他在吃喀尔谬德。

    半兽人王走到喀尔谬德身边,毫不犹豫地拿起手里的屠刀,割断喀尔谬德的脖子。接著就地肢解,开始大快朵颐。

    总觉得,这死状跟卑鄙小人喀尔谬德还真搭。

    是说,不只是我要杀喀尔谬德,其实这只猪也想杀他?还是出于本能?

    怎样都好,总之事情变棘手了。

    黄浊的眼逐渐变得清澈,开始散发知性光芒。

    吃了许多种族、获得的力量反噬半兽人王,让他一度呈现失控状态,如今却找回自我。

    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没想到,居然吃掉幕后主使者……而且不光是吃,喀尔谬德的力量还被他搜刮。

    跟刚才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半兽人王开始发出强大的妖气。

    《已确认。个体名:盖德(猪头帝)的魔素量大增。开始进化成魔王种……进化成功。个体名:盖德进化成猪头魔王(灾厄半兽人)。》

    唔哇……原来这就是世界之声。

    等等,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这下事情大条了。

    我想说随时都能打倒他,就在一旁纳凉,结果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拜托饶了我吧。

    肯定没错,这次的事我有责任。

    看吧,太嚣张的下场就是这样。

    喀尔谬德比想像中还弱,打倒他这个幕后主使者一切就解决了,败笔在于我想得太天真。

    早早收拾他不就没事了,但现在想这些都于事无补。

    趁能杀的时候快点杀,这是铁则。

    今后要将这点列入考量。虽然不懂得反省就没意义了。

    先别管那些……

    该拿这家伙怎么办才好?在这烦恼也不是办法。

    只能想办法打倒他了。

    无视我的心情,情况开始有所转变。

    现实是不会等人的。

    「听好了————!我是猪头魔王,将吃尽世间万物!『名』唤盖德。魔王盖德!」

    猪头魔王盖德报上名号——不对,是魔王盖德。

    对盖德来说,他只在实现喀尔谬德的霸业。

    喀尔谬德希望盖德变成魔王,他才会选择走最快的进化捷径。

    如喀尔谬德所望。

    这是对喀尔谬德再忠诚不过的表现,而我完全没发现……

    「真是个怪物……」

    我只觉得他很棘手。

    那双眼睛散发精明的知性光芒。

    喀尔谬德跟他完全不能比,他有种强烈的存在感。

    这就是魔王——

    跟刚才完全不同,魔素膨胀了好几倍。不愧是自称魔王的家伙。

    更正,应该是「世界之声」说的「魔王种」才对。虽然他目前只是自称魔王啦,不过觉醒后就会变成真正的魔王吧。

    这家伙——现在不杀他,未来一定会变成灾厄级魔王。我很确定。

    红丸等人准备迎战。

    他们也看出魔王盖德很危险。

    挂在脸上的悠哉笑容逝去,换上认真的表情。

    「利姆路大人!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不等红丸下令,紫苑抢先采取行动。

    刀光迸现。

    她挥舞大太刀,朝对方劈出一击。

    这一击劈得火爆、用尽全力——在追加技「怪力」跟「身体强化」加持下,攻击力道疯狂提升,魔王盖德打算单手拿屠刀接下劈砍。

    单手当然不够力。他连右手都用上,开始对抗紫苑的猛砍。

    「就你这骯脏的猪想当魔王?少臭美了!」

    在紫苑的吼叫声中,那把大太刀开始染上妖气,再从敌人头顶上高高挥下。黑兵卫锻造的宝刀正散发妖异雾光。

    双方先拉开距离,紧接著再度展开激战。

    大太刀跟屠刀互砍,剧烈的火花在战场上闪动。

    一开始双方还势均力敌,但随著时间流逝,差距逐渐显现。

    魔王盖德一身筋肉贲张,铠甲似乎与之同化,开始跟著打出阵阵脉动。

    在角力战中获胜的是——魔王盖德。

    那身蛮力超越平常就力大无穷,现在又多了「怪力」、「身体强化」技能的紫苑。看样子他的身体机能也大幅进化,让人锐气大挫。

    紫苑被弹飞,盖德的追击紧接而来。

    她知道危机将至,一面用大太刀抵挡、一面跳向后方,试图削弱威力,但刚才那记攻击似乎让她受了颇大伤害。

    紫苑的脸写满懊恼,要让身体恢复行动力似乎得花上一小段时间。

    不过,现场不单只有紫苑一人。

    魔王盖德打算追杀紫苑,殊不知背后早就站了一名壮年武士。

    是白老。

    连我的眼力要跟上都很勉强,白老光速拔出预藏的刀。刀身在洗炼的斗气下散发微光。这些光坚定沉著,说明白老的斗气有多精纯。

    别说是接刀了,连要避开攻击都不可能。

    魔王盖德的身体被刀划开,躯体一分为二。白老又回刀砍下他的首级。

    这下不死也难——我是那么想的啦,没想到这想法太过天真。

    魔王盖德遭人一刀两断,形似触手的黄色妖气却定住它们。接著那具身体若无其事地蹲下,捡起掉落在地的头颅、将它装回原来的位子。

    很像恐怖电影会有的景象,大伙儿全都吃惊到说不出话来。

    白老也惊讶地瞪大双眼。

    这下我总算明白了。

    魔王盖德的可怕之处在于——那骇人的复原能力。

    他目前还不具任何抗性。却有如此可怕的回复力。假如这怪物获得各种抗性,到时肯定杀不了他。

    这时——

    「操丝妖缚阵!」

    苍影用「黏钢丝」绑住魔王盖德。

    他潜入白老的影子里,算准时机困住魔王盖德。

    「上吧,红丸!」

    不等苍影喊完,红丸就展开行动了。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释放黑焰狱。

    或许是先前那四发的消耗已让魔素量所剩无几,抑或这是针对单一个体而设,小型半球体绕著盖德成形。魔王盖德已经被「黏钢丝」绑住,逃也逃不了。完全被囚禁在「结界」里。

    结界内部吹起高温暴风,看起来相当猛烈,打算将魔王盖德烧成灰烬。温度似乎不受半球的大小左右,确实引领盖德迈向死亡。

    但——

    数秒后半球消失,魔王盖德依旧悠哉地站在原处。

    眼看自己的必杀技不管用,红丸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的确,黑焰狱很强。不过,这技能著重效能运用,没办法像焰之巨人那样,用自身热量制敌。讲究的是靠瞬间高温烧光标的。

    能靠少量魔素催生媲美焰之巨人的高温,这方面是很优秀没错,但防御力高的对手可以透过全力防卫撑过去。

    若黑焰狱再烧久一点,魔王盖德肯定来不及再生、无从抵抗,会彻底燃烧殆尽……

    也可以换个方法,让火力更加集中,创造能烧尽一切的超高温——

    这方法或许可行。魔王盖德似乎没有耐热能力,皮肤已经烧烂了。不过这些并不构成致命伤,全因盖德释放妖气抵挡。

    只要命还在,他就能发动不久前展现的可怕复原力。

    史莱姆之类的特殊魔物有「自动再生」能力,他八成连这个都弄到手了。烧烂的皮肤逐渐再生。不仅如此,盖德还念念有词,一口气提高回复速度。

    似乎连喀尔谬德的回复魔法都学会了。这两种效果相辅相成,复原力逼近我的「超速再生」。

    在我分析盖德时,战斗依旧持续进行。

    红丸对盖德造成的伤害尚未痊愈,兰加就对他发动追击。

    跟我以前实验时一样,他让「黑色闪电」集中于特定一点打出。没耍多余的花招,尽全力出击。

    魔王盖德直接遭雷击中,被电得浑身僵硬。

    他化成黑炭、当场软倒下去,这下肯定是我方赢了。

    会死也难怪。连我都没自信能在黑色闪电中撑住。「分身」肯定会变成焦炭。

    看起来很像大家卯起来凌虐他,希望盖德别恨我们。

    不管是哪个鬼人,一对一单挑应该都赢不了他。

    兰加因为刚才那记攻击让魔素归零。「黑色闪电」耗魔素耗很大,他又火力全开攻击,才会变成这样。都蹲到地上去了,完全动弹不得。

    一般来说保留点余力会比较好,但这次实在不方便放水,就由他去吧。

    是说,这样一来战斗终于结束了……事情就在这念头撩过脑海时出现转折。

    「——这就是,痛楚吗?」

    还以为魔王盖德已经炭化见阎王了,没想到他又重新站起。

    看样子,战斗尚未结束。

    *

    「不会吧……」

    我不禁喃喃自语。

    这怪物未免太超乎常理了,现实中哪来这种发展。

    仔细一看,他把自己的手扯掉,正在大快朵颐。

    猪头将军跑向进食中的盖德。

    「吾王,请让属下与您同在——」

    双方互看彼此并点点头,接著魔王盖德就朝猪头将军伸手。

    他毫不犹豫地杀了猪头将军,将他拆吞入腹。

    居然有这种人……每吃一口,炭化的皮肤就随之剥离,生出新的皮肤。

    之后,被他拆掉的手自根部重生。

    进食补足失去的细胞,「自动再生」跟回复魔法将让他无限重生。

    回复力真的很惊人。

    我说真的,没办法一招毙命就杀不死他。

    不然就得彻底抹杀才行……

    老实说,就算我底下这五名最强部属同时围堵盖德,应该也打不赢他。

    这时,魔王盖德突然嘶声大吼。

    「不够。更多、我想要更多——让我吃更多!」

    他扯著嗓门狂叫,黄色妖气从他身上爆出。

    「将一切吞噬殆尽,混沌吞食!」

    黄色妖气就像有生命的触手,朝周遭的尸体杀去。

    所及之处全遭到侵蚀,被触手吃掉。那些黄色妖气肯定是魔王盖德的关键能力。

    事实上,这招伴随独有技「饥饿者」的能力「腐蚀」,拥有腐蚀效果,任何物质都会在触碰下腐烂。防御力不足就会遭到腐蚀,生物则会面临死亡。好可怕的技能。

    本能这么告诉我,所以我命令大家避开。

    「大家快散开!」

    一听到我的命令,红丸等人便跟著退到后方。

    「去告诉哥布达、戈毕尔跟那些蜥人,叫他们别靠近这里。」

    「那利姆路大人呢?」

    红丸接获命令后开口回问。

    我正要回他——

    「你们也来当我的食物吧。去死,饿鬼行进!」

    是喀尔谬德刚才用过的那招。不同的是,饿鬼行进比它凶残数倍。不只魔素量增加,每颗魔力弹还具备「腐蚀」效果。

    要是被这东西打中,鬼人们肯定无法全身而退。

    所以我——必须想想办法。

    我的身体在颤抖,一直停不下来。

    这些震颤出自本能。

    糟糕。一直抖个不停。

    ——我在害怕吗?

    不,不对。

    这是——愉悦的表现。

    原来如此,我很开心。

    是吗——

    我无可自拔地沉浸在本能挑起的狂喜之中,那感觉来自身体深处。

    最强的五名部下同时围攻也不一定赢得了这家伙。

    我却不觉得害怕。

    一开始困扰我的忧郁已在这个时间点飞到九霄云外。

    原来是这样。我认为这家伙配当自己的对手。

    抱歉,刚才还嫌你烦。

    从现在开始,我要认真对付你!

    魔力弹分裂成好几颗,全都朝我这扑来。

    我用「捕食者」吞下魔力弹,黄色的触手开始袭上身体。

    魔王盖德的魔力弹——饿鬼行进,它们似有自主意识般踩著疯狂舞步,开始对我展开侵蚀行动。

    散发黄色妖气,释放混沌吞食的本能。

    黏浊的触感逐渐覆住身体。

    隔著「多重结界」依然令人作呕。

    ——是吗,你打算把我吃了?好啊。吃得了就吃!

    愈来愈高昂的本能作祟,在我脸上刻出淡淡的笑容。

    既然你要吃我,我就先吃掉你。

    我静静地拿掉面具,将它收到怀里。

    就这样,我跟魔王盖德展开激斗。

    *

    平心而论,要我战胜魔王盖德,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没有甩开身上的黄色妖气,缓缓拔出刀子。

    虽然感觉很恶,却没有太大的杀伤力。我没有「腐蚀抗性」,但这攻击是物理属性。是有一点点损伤产生,但用「超速再生」就回复了。

    我一鼓作气朝魔王盖德冲去,挥刀出击。不过,他的屠刀轻易挡下这一刀,我反而被盖德弹飞。

    想想也是。

    紫苑比我还有力,仍旧败给对方。

    更何况白老的剑技比我强上好几倍,连他都打不过盖德。

    我再次开高速移动搅乱敌人,一面尝试出刀。

    从各个角度寻找他的弱点。

    明知这样没用,我还是执意出击。

    就算被敌人挡下、遭他弹飞,我还是老实地将各种攻击试过一遍,然后我终于明白一件事。

    我很弱。

    回想起来,我手下的主力共计五名。算算还有朱菜跟黑兵卫。

    大家都从我这学会某种技能,行使手法比我还要精湛。

    兰加的「黑色闪电」、「驭风术」。

    红丸的「黑焰」、「操焰术」。

    白老的「思考加速」。

    紫苑的「怪力」、「身体强化」。

    苍影「影瞬」、「分身术」。

    朱菜的「解析者」。

    黑兵卫的「研究者」。

    看看这些代表性技能,不难明白其中差异。

    他们继承我的劣化版技能,又只分到一部分,肯定比不上我这个原版。在技能的使用上却比我更有效率。

    假如一对一、拿出全力作战,我能打得过他们。但跟他们同时对打肯定会输。我的部下们就是这么强。

    尽管如此,魔王盖德却能同时对付他们五个主将。而且必胜无疑。

    这是「大贤者」分析的战斗结果。

    他们五个没办法使出致命一击战胜敌人,打到最后皆会因魔素见底而败北。

    若他们认真起来跟我打,我根本打不赢。

    没错,认真起来就打不过。

    红丸他们比我更会操纵能力。

    这是为什么?

    白老单纯只是久经锻炼、实力坚强,其他人却不一样。

    答案就是他们让技能跟技艺融会贯通,顺从自己的本能,自由自在地达到完全解放状态。

    他们已跟能力融为一体,使用上比我更有效率。

    所以才这么强。

    不管我用「大贤者」模拟多少次,同时对付他们都胜算低迷。

    但结果真的是这样吗?

    不,应该这么说……我真的很「弱」?

    答案是——

    先预设前提。

    我的能力多半来自魔物。

    不是与生俱来的力量,第一步要先熟悉能力。

    会开车不代表有驾照。更不可能赢过职业车手。

    说得更白点,一个门外汉拿到赛车也不见得会开。

    但有一点不同。

    我转生到这个世界时,身上已经有某种能力了。

    那是我与生俱来的能力。

    能让我运用自如,对它熟悉到不行。

    如果是这个技能,我应该有机会发挥得淋漓尽致吧。

    所以我说出那句话,对它下令。

    「该你上场了,『大贤者』,把敌人打倒!」

    《了解。进入自动战斗状态(Auto Battle Mode)。》

    ——这就是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

    ●

    魔王盖德满心欢喜。

    眼前有五只强力魔物,个个都很有骨气。

    既然他们强到能让自己吃痛,肯定是称职的食物。吃的猎物愈强,他这个魔王就能进化得愈厉害。

    正当盖德要把他们吃乾抹净时,有只魔物挺身而出。

    盖德很饿。

    他伤得很重,为了再生必须吃肉。

    正因如此,这只碍事的魔物激怒盖德。

    那是只戴了面具的怪异魔物。

    看起来不怎样。盖德心想。

    完全没有妖气,外观怎么看都像人。但他刚才长翅膀飞,肯定是魔物没错。

    既然都要宰掉那五只食物了,就顺便解决这只。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他的攻击完全伤不了对方,还让五只猎物逃掉。

    这只魔物单枪匹马地对付盖德。

    他缓缓摘下面具,露出如月光般美丽的银发、神似少女的可爱脸庞。

    表情跟那份可人形成强烈对比,挂著邪恶的笑容。

    看上去——就像在说他很期待接下来的战斗……

    一摘下面具,受到压抑的妖气就倾巢而出。

    盖德隐约察觉事有蹊翘。

    (是我多心了吗?这些妖气似乎深不见底……)

    然而盖德的警觉心根本是多余的,那只魔物持续发动不痛不仰的攻击。

    所以盖德认为自己果真多虑了。

    (先把你吃了!)

    这只魔物胆敢打扰自己进食,不可饶恕。

    再说他的魔素量比想像中要来得丰富,是个上等货。

    将穷追不舍、持续出刀的魔物架飞,盖德拿起屠刀,准备把他宰了。

    然而,就在那时——

    一直持续进行笨拙攻击的敌人突然间静止不动。

    (他想干嘛?)

    看起来像少女的魔物敛去脸上神情,变成毫无感情的能面(注:能乐演出者戴的面具)。

    接著,他的眼看向这边。

    那双眼闪著金色光芒,似在打量盖德——

    这念头才刚闪过脑际,一只左手就飞到眼前。

    (——!)

    他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却迟迟无法接受现实。

    自己的左手自肘部以下遭人砍飞,事情就发生在剎那问……

    被砍断的左手在「黑焰」燃烧下尸骨无存。

    魔物手里拿著一把刀,刀身沐浴在黑色火焰中。那些火不带半点热度,刀身随之放出凄然火光。可是遭砍的左手在眨眼间碳化,由此可知刀的温度高得惊人。

    (——敌人?)

    没错,他是敌人。

    刚才还一直当对方是食物。不过,现在不同了。那只魔物改头换面,变得判若两人。

    进化后,他还是第一次把某样东西当成敌人看待。这让魔王盖德开始绷紧神经。

    接著就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奇怪——手没有再生?)

    他赶紧确认手部情况,只见一直没有熄灭迹象的「黑焰」在那持续燃烧。那股热度遏阻手部再生。

    黑焰的妖气与敌人同步。也就是说,没杀死施术者,火焰就不会消失。

    盖德眼中爆出怒火。

    他自肩口将手拆下,再把手吃掉。让手从根部再生。

    接著他开始思考。

    对方用技能填补实力差距。

    速度虽快,论力量却是盖德占上风。既然这样,他就拿出真本事打倒敌人,剥夺敌人的速度和能力——

    那只魔物用比喇才更快的速度来袭,盖德则跟上他的脚步,拿屠刀接下刀砍。

    然而,就在两刀相噬的剎那,屠刀不敌对手刀上的热度,在「黑焰」肆虐下熔解。

    (这怎么可能!)

    魔王盖赶紧撤身。

    敌人?不对。他是威胁。

    必须尽全力杀掉这个家伙,把他给吃了。否则被吃的就会是自己,盖德总算领悟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妖气大涨,朝四周放射冲击波。

    瞥见魔物挡掉冲击波,盖德又毫无保留地发动饿鬼行进。

    魔力弹在空中分裂成八颗,逐一朝标的物扑去。每一个魔力弹都经独有技「饥饿者」强化,带著「腐蚀」效果。

    对手轻快地避开魔力弹,将这些导弹陆续吸收。

    盖德见状一嗤。

    (现在就把你吃了!)

    刚才那五只魔物的事早就被拋到脑后,他只想吃掉眼前这只魔物。

    盖德逼近忙著对付魔力弹的魔物,打算抓住他。

    敌人也及时发现,双方正面交锋。

    盖德的力量较强。看我拧碎你——才这么打算,盖德就重心不稳地蹲倒。

    他发现魔物踢碎自己的膝盖。从那楚楚可怜的少女外貌根本无从想像,这记重踢来得又快又猛。

    即便如此,盖德依然没有松手。

    (嘎哈哈哈哈哈!有趣,我要直接把你吃了!)

    猎物已经在自己手中,接下来只剩吃这个动作。

    他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些许攻击对盖德来说不成问题。就连刚才碎掉的膝盖也差不多再生完成了。

    盖德的手溢出黄色妖气,开始侵蚀猎物。

    这是独有技「饥饿者」的能力,能直接「腐蚀」标的物。还能彻底夺去对手的生命,将他变成自己的养分。

    盖德一心只想吃掉对方,将所有力量都注入「腐蚀」中。

    最后——对方终于无力抵抗,身体逐渐融解……

    ●

    事情进展如我所料。

    独有技「大贤者」全面辅助,助我运用技能作战。

    虽然将技能用得淋漓尽致,本体实力却没有上升。迎战的不是我本人,是「大贤者」才对。

    之所以能用最正确的手法作战,都仰赖「大贤者」全面支援。果然不出所料,「大贤者」完美地操纵技能。

    它看出这具身体无法跟盖德硬碰硬,连刀都覆上「多重结界」,在「黑焰」缠绕下攻击。这样不仅能防止刀身耗损,攻击力也大幅上升。

    那些能力在我手上无法彻底活用,交给「大贤者」就运用自如。它通盘分析情报,连续出最合适的招。就像在下棋时针对王棋出招、直捣黄龙,「大贤者」将魔王盖德玩弄于鼓掌问。

    话虽如此,还是不能大意。魔王盖德开始跟上我的速度,继续战斗下去,他很有可能进一步进化。一旦他获得「对热抗性」,到时就惨了。

    不,或许他已经——

    此外,魔王盖德应该跟我半斤八两。他才刚进化,还无法活用技能。随著时间流逝,我可能会丧失优势。

    就跟我一样,魔王盖德仍在持续进化。

    正因如此,才要像这样设计他。

    一切都是「大贤者」刻意安排的。

    很难光靠「黑焰」烧光魔王。他的再生能力太强,要彻底抹杀他得花上一段时间。如果能用焰化爆狱阵困住他,关个几分钟的话,是有打倒盖德的机会,为了引蛇入瓮,必须像这样牵制他。

    故意在短时间内痛宰对手,诱他拿自己的看家本领作战。

    魔王盖德顺利中计,打算以力量决胜负。

    一切都如「大贤者」所料。

    魔王盖德打算就此「腐蚀」我,将我吃掉。不过,若能赶在他吃掉我之前发动焰化爆狱阵,这仗就算我赢了。

    「大贤者」料事如神,只能说它真的很神。

    不过,我有想过某种可能性——也就是「大贤者」断定发生机率极低的可能性——它在这成真了。

    「嘎哈哈哈哈!火焰对我一点也不管用喔!」

    「范围结界」将我跟魔王盖德封在一起,我发动焰化爆狱阵。魔王盖德应该在数千度的超高温中燃烧殆尽,他却放声大笑,嘴里不忘吐出这句话。

    果然,最坏的预想还是发生了。

    《——!警告。已确认敌方个体贝对焰抗性。紧急修正计画——》

    「大贤者」用一如既往的语气告知。但我听得出它很吃惊。

    糟透了。事情居然朝最坏的方向发展。

    才要在最后一刻擒王却整个大翻盘。

    不过,这是为什么呢。奇怪的是,心中并未感到不安、动摇。彷佛在说事情发展正合我意。

    「是吗?被火烧死或许还比较幸福喔!」

    回答时,一抹坏笑就挂在我的嘴边。

    魔王盖德的妖气——混沌吞食——冲破这身「多重结界」,开始向内侵蚀。身体不觉得痛,但强烈的不适感开始窜上皮肤。

    然而,都这种情况了——我却觉得欣喜。

    没错,这样才对。

    你是我认同的敌人,当然要有这等能耐了。

    我跟「大贤者」说,接下来换手吧,取回身体的主导权。

    「大贤者」代替我出面作战,我才有闲工夫观察魔王盖德。在这段时间里活用思考千倍加速技,想想该怎么以防万一。

    电脑在思考上准确无误,用机率判断一切。讲求效率,剔除没效率的选项。

    也因为这样,才会有我出现。

    我前世是人,简直就是没效率的聚集体,思考模式一点也不完美。

    ——所以说,伙伴,别那么悲观。你很完美啦。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我在心里说著,开始瞪视魔王盖德。

    这家伙想吃掉我。我想得没错。

    既然这样,那招就能拿来用用。

    乐观点看,只要我抢在魔王盖德之前吃掉他就行了。

    我是史莱姆。原生技能是「融解」、「吸收」、「自动再生」。

    如今这些技能都被整合了,没剩半样,变成强化版独有技「捕食者」。跟史莱姆的能力很像,也是最好用的技能。

    进化技「超速再生」应该不比魔王盖德的复原力差。这样一来,互吃肯定是我赢。

    《——警告。抢先「捕食」的机率是——》

    机率不重要。

    我不是说了吗,要你别担心,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魔王盖德会先把我「腐蚀」掉,还是我会先吃掉魔王盖德。

    这对决简单扼要。

    就算获胜机率是零,我也要出此下策。

    这是因为——

    我跟魔王盖德一样,打一开始就准备吃他。

    魔王盖德似乎认为自己胜券在握,正得意洋洋地融解我。

    我反过来利用这点,故意让他以为腐蚀攻击顺利融解我,一面操纵崩解的身体。接著在敌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缠上他。

    慢慢地蹭、顺著他的手掌爬到手上……

    等对方发觉时,早就中我的招了。

    我依循本能,利用史莱姆特有的战斗方式制伏对手。

    魔王盖德这才慌了手脚,试图将我剥除,但我已经爬遍全身,要剥是不可能的。

    「剥也没用吧?很可惜,你自豪的怪力在这种情况下一点用也没有喽?」

    「唔唔,怎么可能!你有什么打算……」

    「哼。吃人可不是你的专利。」

    我说得超好。魔王盖德被我的话激得一脸不甘。

    不过呢,我目前的立场也不算有利。

    战况陷入胶著。

    我发动「捕食」攻击,他则拿复原力回敬。还同时赏我「腐蚀」技,但不敌我的「超速再生」。

    我们两个吃来吃去。这现象跟衔尾蛇有异曲同工之妙。奉行完美主义的「大贤者」八成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不过,跟我的想法却不谋而合。

    先吃光对手的人就赢了。

    这对决方式简单明瞭。

    一开始为了取胜才落到这般田地,正好是致胜关键。并不是想来防范「大贤者」失策才有的,只是遵循本能后灵光一闪的对策罢了。

    我不依赖无法运用自如的技能,而是遵循最原始的本能,直接找可用的能力,再付诸行动。

    我有这些能力。

    史莱姆特有的「融解」、「吸收」被整合成「捕食者」。所以遵循本能就会发动「捕食者」的能力。

    我本来就是捕食者(Predator)。

    魔王盖德,你的独有技「饥饿者」的确是个强力技能。

    但我要说一下。你是腐蚀者(Scavenger)才对。

    什么都能吃是很强啦,但我的能力特化成杀了再吃,在这种情况下就强过你了。

    只要我们马不停蹄地互吃,先获得新能力的肯定是我。

    用我的能力——独有技「捕食者」!

    对手活著的情况下,我依然能解析能力并夺取它,相反的,魔王盖德要在对手死后才能获得能力。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胜负就已经决定了。

    *

    究竟过了多久。

    我们持续互吃。

    我占尽上风、专心一意地「捕食」,这时有个不可思议的声音传来。

    我不能输。

    我吃了同胞。

    我不能输。

    必须当上魔王才行。

    因为我吃了喀尔谬德大人。

    我不能输。

    同胞都在饿肚子。

    我不能输。

    要填饱肚子!

    一些思绪源源不绝地涌来。

    这是魔王盖德的思绪吧。

    哼。你白痴喔——!

    想再多都没用,我已经赢了。

    可是,我不能输……

    我吃了同胞们。

    我……罪孽深重……

    所以,我不能输。

    没用的。

    告诉你吧。

    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你输了。

    所以,你会死。

    可是,我不能输……

    要是我死了,同胞就得背负罪孽。

    我一个人罪孽深重没关系。

    为了不挨饿,我已经做好不择手段的觉悟了。

    我要成为魔王。

    为了让大家不再挨饿,我要承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饥饿!

    没错。

    我是猪头魔王。

    要吃尽世间万物。

    但你还是会死。

    放心吧。

    我会把你的罪孽全都吃掉。

    你说……什么?

    要将我的罪……吃掉?

    对。

    不只是你——

    我还要把你那些同胞们的罪一起吃掉。

    连我的同胞……都不放过……要将大家的罪吃掉吗……

    你真贪心。

    对啊。

    我很贪心喔。

    这样你放心了吧?

    放心的话,你就让我吃掉,乖乖沉睡吧。

    好……

    我不能输。

    可是……

    好想睡。这里……好温暖。

    贪婪的家伙啊。

    你选的路并不好走。

    但你还是愿意承担我的罪孽——

    谢谢你。

    我终于不再觉得饿了——

    猪头魔王,盖德。

    如今,他的意识已在我体内消失无踪。

    《已确认。猪头魔王消失。独有技「饥饿者」被独有技「捕食者」吸收、整合。》

    是我赢了。

    肚子饿的家伙怎么可能赢过我这个吃饱饱史莱姆。

    接著,我睁开眼睛。

    就此背负那家伙跟他的同胞——半兽人的罪。

    *

    「我赢了。你就安心长眠吧,猪头魔王盖德——」

    现场一片寂静,我在这做出胜利宣言。

    瞬间,哥布林跟蜥人阵营传出欢呼,半兽人军则哀鸿遍野。

    半兽人的侵略行动就此划下休止符。

    当初互吃时撷取了半兽人王的思念,我才知道喀尔谬德的野心是始作俑者。

    但我更在意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喀尔谬德背后是否还有幕后黑手。

    刚才打到一半,那家伙说溜嘴,说有「魔王」当后盾。这是夸大其辞抑或真有其事,现在已经无从确认。

    算了,目前的情报不够,没办法判断谁是该警戒的对象。

    再说,又不能把半兽人军丢著不管。

    问题还没解决。

    隔天。

    在那之后,让朱拉森林大同盟成立、在历史上留名的重要会谈即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