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序章 魔人们的阴谋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linpop

    扫图:linpop

    录入:化物语

    「窝、窝快死了,真的……」

    嘴里说着这句话,拉普拉斯出现在委托人面前。

    正如他所说,他全身都受重伤。

    「看样子你吃了不少苦头?」

    委托人——这间房间的主人是名黑发少年,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随口应声。

    这反应激怒拉普拉斯,让他粗声发牢骚。

    「给窝等一下,这件事不速三言两语就能带过的吧?入侵确实累人,但逃出来更累,有几条命都不够用啊……」

    「我对你有信心。反正杀也杀不死。」

    「好过分。你这个人还是一样过分。」

    拉普拉斯开始假哭,少年继续装傻。

    「那么,你查出西方圣教会的底细了?」

    「——这个嘛,窝并不想带回这种消息……但窝实在查不出来。」

    听拉普拉斯一脸正经地禀报,少年依然面不改色。

    他的态度就像在说自己早就料到对方会这么回应,露出一丝笑意开口道:

    「哦——还是老样子,你讲话都不老实。应该已经掌握某些重点了?」

    听少年这么说,拉普拉斯耸耸肩发出叹息。

    「被发现喽?这可速窝辛辛苦苦弄来的情报,打算高价出售耶,你料事如神啊。窝输了。」

    「呵呵呵,听你这么夸我固然让人开心,但报酬不会加码喔!」

    听到这句话,拉普拉斯唉声叹气,嘴里说着:「真是狠角色。」

    「哎呀,别这么说嘛。我会确实支付说好的报酬。对了,其实那样东西的意识已经安定了。我身体里的『魔王』顺利移到人造人身上。」

    说完,少年愉快地笑了。同时敲响呼叫铃,把疑似在房间外头待机的秘书叫来。

    「您叫我吗?」

    有人回应召唤前来,是一名美丽的女性。

    看起来端庄细心,简直是秘书的典范。

    她的肌肤白皙细致,样貌姣好,跟盘起的金发很相衬。

    眼眸是蓝色的。

    焕发有如神秘青金石的光芒。

    不过,那道光看起来虽蛊惑人心,却没有蕴藏邪恶的色彩。

    「咦?欸,难道你速……?」

    拉普拉斯对女子的样貌起疑,却在那对眼里看到熟悉的光芒。他似乎立刻看出此人的真面目,心中的困惑转成一阵大笑。

    「你怎摸扮成这样?阁下转性啦?要窝说这样很搭有点那个啦,跟之前的形象完全不一样耶?」

    「吵死了。我花十年总算弄到可以自由活动的肉体,些许不便还在忍受范围内。」

    那名女子不打算任人说三道四,口无遮拦地回应拉普拉斯。

    刚才彬彬有礼的态度荡然无存,她堂而皇之、带着痞笑亲切地拍拍拉普拉斯的肩膀,跟着坐到椅子上。

    「你让我跟这家伙见面,意思是说不需要再装下去了?」

    「不,我希望你表面上还是装一下。只不过,现场都是自己人就没必要装了。」

    「哦?既然老大都这么说了,我只好照办啦。可以说说理由吗?」

    「这个嘛,因为你太弱了,卡札利姆。你的力量还没恢复完全吧?若你还没找回以前当『咒术王』的力量,就乖乖监视克雷曼吧。」

    看起来像秘书的女性——卡札利姆听到这个答案,一脸不满地颔首。

    卡札利姆。

    这是远古魔王的名字。

    从前有个名叫雷昂的人类在边境地带自称魔王,该名魔王打算制裁雷昂却落败。

    他是魔王克雷曼和拉普拉斯都想让其复活的存在,亦是中庸小丑帮的会长。

    然而如今光环不再,看起来只是一名纤弱的女子。

    差点死去的卡札利姆因缘际会附身于少年的肉体,前几天星幽体总算成功移入替代的人造人体内。

    目前的力量远不及全盛时期,卡札利姆认少年当老大,成为他的手下。这是因为他与少年间的契约,卡札利姆对此也没有意见。

    他与少年相识十年,卡札利姆已经认可少年是自己的主子了。

    「说得对。我的力量还没彻底恢复。毕竟我败给那个魔王雷昂,输得一败涂地,还失去肉体。灵魂虽然在这具人造人体内安定下来,人造人肉体却过于脆弱,要是我全面解放妖气,肯定会毁掉这具肉体。称不上完全复活……」

    「素喔,原来素这样。既然会长叫这个人老大,你就是窝的老大啦。不是单纯的委托人,窝们就在某种程度上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真是的,你也是个死脑筋。都配合这么久了,还帮忙复活你最看重的会长,居然到现在都不相信我……」

    「哈哈哈,这跟那是两码子事。话说会长现在的模样真素笑死窝了。变成超级大美人啦!」

    「——是吗?外表怎样都好吧。」

    「不不不,样貌跟说话语气落差太大,真的很好笑。」

    「好啦——不对,我明白了。既然要演下去,我说话就要有女人味。」

    「不不不,不是那问题吧?也好,这样比较搭……不过,该怎摸说才好……噗哇哈哈哈!」

    说到这儿,拉普拉斯再次放声大笑。

    「少啰嗦。变成这副模样又不是我愿意的。这可是魔导王朝萨里昂运用特殊技术加工的人造人,是老大特地替我准备的。」

    「是啊。这玩意儿要价不斐呢。若不准备没有灵魂的容器,会混入杂质,很可能移植失败。说起来,要是卡札利姆逃进的不是我的身体,现在可能混成一团,再也没办法分离喽。所以说,挑剔外表我也没辙。」

    「我很感谢你,老大。」

    少年说起话来很不是滋味,卡札利姆则对他表示感激。即使如此,少年依然显得忿忿不平,直到拉普拉斯加进来道谢才重拾好心情。

    「就不跟你计较了。对了,时间差不多了吧?我知道你们久别重逢心中感慨万千,但我想谈正事。说说你的调查结果吧,拉普拉斯?」

    这句话让卡札利姆敛去笑容,视线落在拉普拉斯身上。拉普拉斯也随之点头,一改原先的态度,一派认真地开口:

    「你遵守约定,实现窝的愿望。窝也要展现诚意。窝潜入西方圣教会,想一窥究竟,却没找出真相。」

    话说到这里,拉普拉斯开始讲述他的调查内容。

    这次拉普拉斯的任务是探究西方圣教会暗藏什么玄机。

    该组织在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设立根据地,坚守身为独立宗教团体的立场。

    标榜他们是「守护弱者的正义使者」,对西方诸国有莫大的影响力——就少年看来,这件事对他而言非常不利。所以他才会聘专门帮人办事的中庸小丑帮成员拉普拉斯,要他挖掘可以当弱点的真相。

    少年认为西方圣教会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假如西方圣教会真的是正义代言人,到时不管耍什么手段都要贬低他们的声势,但那是万不得已的最后手段。

    目前还不是出招的时候。

    这是因为,西方圣教会还有最强圣人兼圣骑士团的圣骑士团长——坂口日向。

    拉普拉斯的话还没完。

    「然后咧,因为日向不在,窝才有机会潜入教会,但那里没什么可疑之处。所以窝就去鲁贝利欧斯的圣地看看,前往位在灵峰山顶的『内殿』。」

    似乎愈说愈起劲,拉普拉斯开始比手画脚解说状况。

    他在那亲眼目睹一件事。

    看到令人生畏的真相。

    「窝大吃一惊哩,圣地充满神圣气息喔!」

    「这是当然的吧?那里可是圣地。」

    「你脑子有问题吗?一阵子没见,你又变得更蠢了?」

    「不素吧,窝哪有!话说会长,你说话的语气又变回来啦?」

    「没差啦,老子——我的事不重要。快点接下去讲。」

    虽然对自己受到的待遇颇有疑虑,拉普拉斯依然将所见全盘托出。

    ………………

    …………

    ……

    穿过西方圣教会本部占地,笔直前进会来到圣神殿。身为神的代言人,同时代替法皇处理政务的法皇厅也在这个圣神殿里。

    拉普拉斯进入圣神殿,在那首次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他发现那里有微弱的魔力流动,能对精神造成影响。

    拉普拉斯的独有技「诈欺师」启动自动防卫机制,才知道有如此巧妙的魔力存在。

    (真教人惊讶。没想到那里有跟窝同等的精神魔法能手在……)

    想到这儿,拉普拉斯更加慎重。

    小心翼翼地前往大圣堂。

    对于敌方组织,拉普拉斯多少有些概念。不过,这个西方圣教会和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是什么关系就令他不得其解了。

    西方圣教会奉唯一神祇鲁米纳斯为真神。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也一样,两者可以说是同样信仰鲁米纳斯教的同好……

    以目前的势力来看,西方圣教会远胜神圣法皇国。

    原因就出在日向身上。

    派遣骑士前往西方诸国的教会分部,以很有效率的集团形式活动,借此保护弱者——西方圣教会能蜕变成如此精良的组织,老实说全归功于坂口日向。

    西方圣教会原本受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庇护,是专门用来弘扬鲁米纳斯教的组织。如今它摇身一变成为「守护弱者的正义使者」,不再是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的从属组织。

    重点在于日向亲手锻炼的骑士团,他们才是问题所在。

    最强的人类骑士——囊括众多圣骑士的圣骑士团。

    连拉普拉斯都把他们当棘手人物,骑士团追随的对象并非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而是唯一真神鲁米纳斯——讲白点,其实只对信奉鲁米纳斯神的日向言听计从。

    因此西方圣教会才能跟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切割,自成一格。

    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

    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握有的兵力不是只有圣骑士团而已。

    直属于法皇的法皇厅亦备有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正规军。即法皇直属的近卫师团,这个组织也很棘手。

    奉神之名,人生而平等——打着这个口号,里头聚集各路人马。

    入团条件简单明了。

    必须是虔诚的鲁米纳斯信徒,拥有A级以上的战斗能力。

    开的条件简单扼要,却极其困难,因此近卫骑士的人数相当稀少。然而他们每个人都是顶尖战士或魔法师,拥有自己的部下。故法皇直属近卫师团的战力不容轻忽。

    在那样的团体里,日向还高居首席骑士之位。此外,法皇厅的执政官尼可拉斯·修伯特斯枢机还很崇拜日向。西方圣教会可以说有一半都在日向的掌控中,原因就出在这儿。

    为法皇左右两大势力的最高权力者,却不对法皇效忠。由于日向这号棘手人物的关系,如今圣教会与神圣法皇国的关系显得扭曲。

    (那个女人真的很难搞……)

    想起事前统整的相关资讯,拉普拉斯发出厌烦的叹息。

    大圣堂充斥精灵之力,呼唤伟大的圣灵。

    神圣气息——正好与魔人拉普拉斯相克。知觉好像变钝了,甚至想早点撤离该处。

    拉普拉斯一面鼓励自己,一面思考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前往灵峰山顶,那里似乎有用来跟神交流的场所「内殿」。

    还有他目前待的大圣堂,拉普拉斯的直觉告诉他,这里似乎也藏了什么秘密。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只烦恼一会儿,接着就地穿越大圣堂,朝「内殿」前进。

    拉普拉斯担心在这花时间调查,日向随时都会回来。再说日向目前不在这,正好可以把握机会一窥西方圣教会的教义——神的真面目。

    (就去看一下吧。)

    打定主意后,他开始穿梭于山路间。

    结果他判断错误。

    不,就最终获得成果的点来看算判断正确,然而从拉普拉斯的角度出发,这选择无疑让他面临危险,吃力不讨好。

    通过设有石梯的山路,拉普拉斯抵达山顶的神殿。

    与大圣堂相比,神殿规模较小,豪华程度却不是大圣堂可以比拟的。这间小小的神殿才是神之居所吧。

    现场寂静无声。

    神圣氛围越发强烈,压迫拉普拉斯的身心。

    可是在一片神圣氛围里,他嗅到熟悉的魔性气息。

    (——怎摸会?这个地方应该素圣地,怎摸有魔性气息?好奇怪,心里毛毛的……)

    最大的障碍日向目前确实不在这里。

    如果有其他人在,虽不容小愿,却不构成威胁——拉普拉斯原本做此判断。

    不过,这是正确的判断吗?

    事情发展到这儿,拉普拉斯心里涌现不安,暗自反问。

    (想太多,窝可以彻底隐匿踪迹。碰到打不过的家伙逃走就素了。)

    拉普拉斯对自己信心喊话,决定豁出去。

    他小心发动「障眼法」,打算悄悄潜入神殿。

    刹那间——

    他「仿佛」看见有道光贯穿全身,拉普拉斯慌了手脚,从神殿连滚带爬逃离。

    「没用的东西。就凭你这个杂碎竟敢玷污『神』的居所!」

    有人突然从神殿现身,伴随骇人的魄力。

    在豪华绚烂的衣着下,隐约可见结实的肉体。

    留着灿烂的微卷短金发,彰显此人的脾性。

    一身王者风范。

    两根犬齿从嘴唇探出,格外醒目。

    「素吸血鬼族——!」

    「你这杂碎给余闭上狗嘴。由余亲手制裁你,你该感到光荣,去死吧!」

    紧接着,红色光束开始在山顶疯狂扫射。

    拉普拉斯无路可逃,无计可施的他被打得七零八落。

    ………………

    …………

    ……

    话说到这儿,拉普拉斯浑身颤抖。

    「那家伙有够强的。窝还以为这下肯定没命。」

    「不对吧……你怎么没死?」

    听拉普拉斯小声碎念,少年出声吐嘈。

    卡札利姆则傻眼地笑说:「唉,这家伙再怎么杀都杀不死吧。」

    「讨厌喇,确保逃生路线和人身安全不素常识吗?不过咧,窝最近老是挨打。也差不多该耍个帅,大显身手一下。」

    「是是是。你的职责就是当密探,劝你还是别逞英雄啦。」

    「对啊,拉普拉斯。达成目的才是重点,耍帅大显身手不重要吧。」

    「素,你们说得对。可是继续挨打,窝可能会习惯当丧家犬啊。」

    「有什么关系,打输又没差。」

    「是啊,活下来,在最后一刻赢得胜利就行了。话说——」

    卡札利姆说到这儿换上严肃的表情。

    拉普拉斯也点头道:

    「对对对,这件事比较重要。居然能把窝打得落花流水,那家伙肯定很强。问题在于他素何方神圣。照理说那里是圣地,怎摸会出现这摸强的魔人,这才是关键所在。这会成为动摇西方圣教会的天大问题吧?」

    「魔人啊。西方圣教会跟魔人有关,还是高阶的吸血鬼族……」

    拉普拉斯似乎跟对方的想法一致,开口指出问题核心。

    少年也颇有同感地点头。不过,这出乎意料的事实仍让他难掩吃惊。

    「是说这下麻烦了。那个打倒拉普拉斯的男人,依我的现有知识看来,应该不只魔人程度。」

    「素啊,窝也这摸认为。」

    「嗯,这话怎么说?」

    卡札利姆和拉普拉斯这么一说,少年报以疑问。

    「不是窝爱现,窝真的很强。之前跟树妖精对战过,要素窝认真起来,她不素窝的对手。窝认为在森林里作战很不利,要素她搬救兵又很恼人,最后才选择逃跑。硬把她打倒没什么意义。可素,这次的对手很不一样。超越准魔王级,已经跟魔王没两样了。因为窝除了逃跑什么都办不到。」

    在森林里,树妖精格外强大。基于种族特有能力,可以透过植物瞬间移动。不仅如此,还能透过草木之声跟族人「共享」所有的资讯。所以因应当下状况,同伴能立刻赶过来帮忙。

    她们是棘手的种族,拉普拉斯才选择逃跑,若只有单独一只树妖精,他有自信赢过对方。

    可是,这次不一样。

    「那家伙素怪物。肯定比窝强。」

    拉普拉斯如此断言。

    房间内的气氛顿时沉重起来。

    「原来如此,魔王啊……卡札利姆,你怎么看?」

    卡札利姆从鼻孔哼了声。

    「我说啦——这下麻烦了。就我所知,只有一人符合描述。」

    「哦,那个人是谁?」

    看卡札利姆卖关子,少年开口问道。

    「——魔王瓦伦泰。远古魔王之一,实力跟全盛期的我不相上下。」

    「素喔。居然跟会长有得拼,窝开溜果然素正确的。还好有跟着直觉走。」

    拉普拉斯耸肩回应。

    难得他趁日向不在入侵,没想到居然碰上魔王——这些想法全透过他的表情传达。

    「……嗯——西方圣教会有魔王驻扎。难道说,法皇就是魔王瓦伦泰?」

    「谁知道,天晓得?魔王跑来保护人类真的很莫名其妙。会长,这个瓦伦泰素怎样的人?」

    发现两人都看向自己,卡札利姆开始忆当年。

    拿纤纤玉指咚咚咚地敲着太阳穴,闭眼沉思,从前的事历历在目。

    「别看我这样,每逢五百年就会发生一次大战,我挺过三次。算是远古魔王之一。不过,我当上魔王时,已经有六名魔王了——」

    卡札利姆以这句话起头,娓娓道来。

    魔王瓦伦泰是比卡札利姆更资深的魔王。拥有强大的力量,不死之王吸血鬼族绝非浪得虚名。

    卡札利姆从长寿的长耳族进化成妖死族,身为不死象征的吸血鬼魔王瓦伦泰确实令他忌讳。

    「——其实我跟瓦伦泰厮杀过好几次。但没有分出胜负。像我们这种等级的人一打起来,就算本人毫发无伤,周围也会蒙受重大损失。所以才坐下来谈——衍生出靠多数决决议的制度——魔王盛宴。之所以会靠三张票表决通过,是延续魔王仅七名时留下的习惯。」

    会保留应该是大家怕麻烦吧——卡札利姆带着高雅的笑容笑说。忽男忽女的说话方式听起来很诡异,不过他本人似乎没注意到。

    接着他收起笑容,用认真的表情诉说:

    「因为本小姐跟他交手过,所以敢断言。那个叫瓦伦泰的男人,他只把人类和亚人当饵食。那样的男人跑去当人类守护者,就算天塌下来也不可能发生。」

    拉普拉斯嗯了一声,点头示意。

    少年也陷入沉思,咀嚼卡札利姆的话。

    「对了,那窝们就跟他订协议吧?」

    「我说,拉普拉斯。约定或协议,必须双方立场对等才能成立喔!」

    「对喔……」

    大概知道自己不够格,拉普拉斯立刻打消念头。

    「再说,像日向这种冥顽不灵的家伙,不可能跟魔王合作。也就是说,拉普拉斯遇到的不是魔王,而是不知名魔人吧?」

    像在对拉普拉斯的回应表示赞同,少年跟着道出这段话。不过,卡札利姆否认他的看法。

    「不,我认为他就是瓦伦泰。听说当时有红色光束扫射,肯定没错。瓦伦泰的别名是『鲜血的霸王』,擅长使技能『血刃闪红波』,将血变成魔粒子发射。」

    据说血刃闪红波是一种扩散型粒子炮。

    让自己的血转为魔粒子,猛力击出——要说谁拥有足以实行这招的魔力含量,除了魔王不作他想。卡札利姆如此断言。

    这样一来……

    「换句话说,跟拉普拉斯对战的肯定是魔王瓦伦泰,以他的为人不可能跟人类合作。照这样看来,法皇就是魔王瓦伦泰吧?」

    「有可能……这样想最合理。至于他素怎摸骗过日向的眼睛,这点令人纳闷。」

    见另外两人嗯——地沉吟,卡札利姆姑且也表示同意。

    「是啊,这样解释最合理。的确还有不少疑点,某些地方也令人在意……但现在的重点是,魔王瓦伦泰待在只准法皇进入的地方。」

    他开口道,列出这次得知的事实。

    「我再确定一下,他真的是魔王吧?」

    「八九不离十。外貌特征跟我印象中一模一样。还有,从魔王瓦伦泰的性格推敲,他应该不会在别人底下做事……」

    「对啊,比窝还强的魔人应该没那摸多。素说有那种怪物在,继续调查有难度。」

    卡札利姆和拉普拉斯看法一致,所以少年也猜想法皇就是魔王瓦伦泰。

    「总之,这情报很有用。你立大功了,拉普拉斯。」

    他一脸雀跃,拿到击垮西方圣教会的王牌似乎让他很开心。得知敌方有强大的魔王撑腰,他脸上却没有不安的色彩。

    根据刚才得到得情报,少年开始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就这样,他乐得算计,一面拟定接下来的对策……

    *

    「窝就报告到这里,对了,克雷曼那边情况怎样?」

    一报告完,拉普拉斯突然想起这件事,开口道出疑问。

    被这么一问,少年不悦地摆臭脸,撩起乌黑光亮的发丝,话里尽是不满。

    「这个嘛,他搞砸了。」

    「失败了?」

    「对。让你说的史莱姆利姆路跟日向对战,到这里都进展顺利。可是,之后完全没照计划来……」

    少年说着,这次换他讲解来龙去脉。

    一开始,克雷曼对魔王蜜莉姆的怀柔政策宣告成功。都是少年赐给克雷曼的秘宝——支配的宝珠发挥魔力所致。

    有鉴于此,他必须确认支配效果对魔王蜜莉姆有多大的影响。

    「所以,我们打算找个恰当的人测试蜜莉姆的力量。各路魔王深不可测、神出鬼没,于是选了看起来最无脑的卡利翁当测试目标。」

    继少年之后,卡札利姆也加进来说明。

    「还可以顺便搞垮兽王国犹拉瑟尼亚的首都。那里应该有很多以前当过奴隶的人类,可以搜集用来觉醒成真魔王的灵魂……」

    说到这儿,少年和卡札利姆互看彼此,嘴里吐出叹息。

    「一方面可用这些灵魂让克雷曼觉醒,算是一石二鸟。」

    「可是蜜莉姆却失控了,擅自跑去下战帖……」

    弄到最后,卡利翁他们额外获得一个星期的缓冲期,住在首都的人全跑去避难。

    「果然,用魔法道具支配魔王没那么简单。实行前必须先做些细部设定才行。」

    「你要对我有信心啊。本小姐很擅长使咒术喔!『咒术王』这个别名不是叫好玩的。支配的宝珠由我亲手制作,是无可挑剔的魔宝具,都怪克雷曼那混帐没把事情办好。」

    「这件事就算了吧。总之,在兽王国搜集灵魂的计划失败。所以我们把目标转向法尔姆斯王国。」

    「法尔姆斯王国?」

    「对。那个国家自行展开召唤仪式,搜罗一大票『异界访客』。是时候削弱他们的实力了。我暗中找人泄漏魔物王国的情报,挑起贪婪国王和那些下属的兴趣。」

    「然后他们很感兴趣,紧咬着饵不放呢。」

    当时拥猪头帝(半兽人王)当魔王的计划正好失败,才基于拉普拉斯的报告内容拟这项计划——煽动法尔姆斯王国,出兵攻打朱拉·坦派斯特联邦国。

    该国拥有多名高阶魔人,应该能带几个法尔姆斯王国的「异界访客」一起陪葬。

    碰巧魔物王国的首领利姆路在外单独行动,克雷曼的部下又混进他的国家。

    利姆路可以拿来当吸引日向出征的理想诱饵,这计划可谓一石二鸟。但——

    「真的是意外频传。那只叫利姆路的史莱姆,居然逃离日向的魔掌耶!跟你一样,都是不容轻忽的家伙。」

    「好犀利的评语……」

    「糟的还在后头——」

    「照本小姐看来,法尔姆斯王国稳操胜算。可是,魔物的主子一旦参战,结果可能大翻盘。不过老实说,哪边赢都没差。跟获胜一方谈条件就行了,目的是战争带来的大量死伤——收割灵魂。还以为这次肯定能用那些灵魂让可爱的克雷曼觉醒。没想到……」

    完全失败了。

    法尔姆斯王国的大军被一只魔物史莱姆毁掉。

    「虽然教人难以置信,但这是事实。」

    「我利用独有技『谋略者』订立计划,计划脱序成这样还是头一遭。」

    少年大失所望,卡札利姆则满脸愤慨。

    「等、等等!被一只魔物干掉,这怎摸可能?法尔姆斯王国这摸小看魔物王国啊?」

    这话出人意料,拉普拉斯听了惊讶地大叫。

    卡札利姆则对他做出回应。

    「刚才已经提过,法尔姆斯王国很感兴趣。准备为数两万的大军,由骑士和魔法士组成。整个军团全灭。如我所说,没找到任何幸存者。」

    「咦!太扯了…………」

    几近天方夜谭的事实一入耳,拉普拉斯显得震惊不已。后面还有更惊人的消息等着他。

    「更教人吃惊的还在后头。克雷曼战后针对战场进行调查,据他所说,尸体都消失得一干二净。这表示有人拿尸体当供品召唤,或是用来制造魔物……」

    「要是我拿那些尸体施展创造魔法『魔偶』,不知道能造出多强的怪物?他们不是普通的尸体,是千锤百炼的战士,战场上还充斥负面情感,造就最棒的施法环境。这些条件齐聚一堂,至少能造出跟准魔王级不相上下的怪物。」

    「可能吧?在我看来,没能回收灵魂比较亏本。听克雷曼说,现场好像连一个灵魂都不剩,所以让他觉醒的计划又泡汤了。」

    少年说着说着叹了一口气。

    进行的作战计划过于繁多也是失败主因,他暗自反省。

    太过重视效率,策略过于错综复杂。因此一步错步步错。

    可能是我太贪心了吧——少年心想。

    「该不会素那只叫利姆路的史莱姆搜刮灵魂吧?」

    「拉普拉斯你在说什么傻话?不是魔王种,区区一个魔人有这种能耐?」

    卡札利姆说得没错。

    搜集两万个灵魂还要控制,就连精通魔导的人也难以办到。要是不顾一切施行,灵魂的能量肯定会失控。

    此外,若成功施行——

    「哈哈哈,对啊,拉普拉斯。要是他一次夺走两万个灵魂,现在早就变成不得了的怪物了吧?」

    少年对上述可能性一笑置之。

    「说得也是。刚才瞬间闪过不好的念头,素窝想太多。」

    拉普拉斯提出心里的疑惑,却被两人笑着带过。因为他们认为这想法太不合常理。

    让魔王种觉醒成真魔王的必要条件——就连卡札利姆都不清楚全貌。然而就他推测,恐怕需要大量的灵魂。

    为了确认成果,他们才拿克雷曼当实验白老鼠。克雷曼似乎也想拿半兽人王做实验,恼人的是这些计划全以失败告终。

    在这种处境下,睿智如卡札利姆,他也没料到半路杀出的史莱姆会觉醒成「真魔王」。

    其实拉普拉斯猜中了,但这时三人都没有发现。

    「这摸说来,克雷曼那家伙现在在干嘛……?」

    他潜入西方圣教会九死一生,克雷曼大概也为他自己的事所苦吧,拉普拉斯心想。他的目光飘向远方,嘴里道出疑问。

    「他先按兵不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最好谨慎行事。幸好蜜莉姆说到做到,让兽王国归于尘土。所以现在就先放缓脚步,重新检讨战略。」

    「哦?也就素说计划并没有全面失败喽?」

    「喂喂喂,拉普拉斯,你把我看扁啦?虽然失去大半力量,谋略还是我的强项喔!」

    「说得对。要是计划彻底付诸东流,我可是会大发雷霆呢!计划虽然出现许多变故,我们还是成功削弱法尔姆斯王国。这样一来西方诸国就会集结在一起,更好掌握。」

    「然后朱拉大森林就可以充当抵御东方帝国的防线。」

    「原来如此,会长。窝们要跟打胜仗的势力交涉,这样就不用毁灭魔物王国!」

    拉普拉斯对两人的说明深表赞同。

    拟定的计划任凭情况再怎么变都有利可图——魔王卡札利姆的独有技「谋略者」具备这种真本事。拉普拉斯想起这件事,在心里赞道「真有一套」。

    「蜜莉姆打倒卡利翁,证明支配的宝珠确实有效。示威行动到这里就行了,接下来就看其他魔王如何对应。」

    「没错。所以我们才命克雷曼别轻举妄动。反正东方帝国会采取行动,到时也有搜集灵魂的机会。」

    「还有,西方圣教会也盯上魔物王国,对我们来说,留下那个国家比较方便。」

    所以不须操之过急,两人这么说。拉普拉斯也恍然大悟。

    「也就素说,眼前的敌人素西方圣教会喽?」

    「先暂定这样。」

    「可是,事情没这么简单呢。我们必须假设敌营同时有圣人和魔王坐镇,随意出手太危险。」

    他们不想跟西方圣教会正面冲突,想避免与其他势力相争。拉普拉斯问说这是当前的方针吗?少年则点头称是。

    掌控西方诸国后,魔物国度未必会成为绊脚石。

    此外,还有另一个理由。

    刚才对此次失败的反省要铭记在心,这次要仔细审视敌人,别再采取双线并进的策略。

    西方圣教会,还有在背后撑腰的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他们就是敌人,首要之务就是打击他们。这次要慎重行事,绝对要注意别露出马脚……

    因此,有魔物王国在反倒方便。善用西方圣教会的教义,定能让日向等人的注意力轻易落到该国身上。

    「有利姆路这个魔人在,教会肯定不会视而不见。法尔姆斯王国败退,如今打着圣战名号大概也无法说服各国。为了避免丧失威信,他们必须有所行动。」

    「正是。若我们可以从中阻扰,成功煽动两者,他们或许会自相残杀。我们只要等这两方战力衰退就行了。」

    说到这儿,少年露出坏笑。

    有个魔人单凭一己之力就灭掉两万雄兵,日向不出马肯定拿他没辙。少年就等这一刻,拟了不少对策吧。

    计划似乎已经安排妥当,他向拉普拉斯进行说明时,语气没有丝毫迷惘。

    「问题在于你回报的事不在规画范围内,拉普拉斯。」

    「对啊。没想到魔王瓦伦泰竟然跑来搅局。是说他们真的合作了?以日向的个性来看,不可能跟魔王联手。」

    少年跟卡札利姆说这话时显得有些愤慨。那语气就像在说要是没有魔王瓦伦泰,对付西方圣教会会更加轻松愉快。

    这又不是自己的错,但拉普拉斯觉得很尴尬于是像在找借口地说:

    「这窝知道,为了不妨碍调查,应该可以用计把魔王引出来吧?」

    「嗯?什么意思,拉普拉斯?」

    「没啦,只要跟克雷曼提一下,叫他召开魔王盛宴就行了。目前魔王芙蕾跟他站在同一边,再加上魔王蜜莉姆,可以让三名魔王联署发动吧?」

    魔王盛宴——只要召开会议,确实就能把所有的魔王叫来。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的确能将魔王瓦伦泰从圣地引出。」

    接获拉普拉斯的提议,少年扯出淡笑并点点头。

    「哦,拉普拉斯难得脑袋瓜灵光。再来就找时机将日向逼出圣地,你的调查就能顺利进展了。」

    「咦!难道又是窝去?」

    「当然啦。」

    「这还用说?」

    真是的——拉普拉斯在心里暗道。

    不过,少年和卡札利姆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就这样,无视拉普拉斯的个人意愿,魔人们开始订立新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