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中场 魔王众
    魔王克雷曼单手拿着酒杯,静待那一刻到来。

    今晚要召开魔王盛宴。

    他脸上带着又怒又笑的表情,在脑中分析几项情报。

    先来看坏消息。

    他无视好友拉普拉斯的忠告,命人进攻兽王国犹拉瑟尼亚。却没发现半个居民,害自军白跑一趟。

    接获指挥官亚姆札的报告让他大发雷霆,然而在不清楚原因的情况下,不能贸然下令。所以克雷曼暂时要军队集结,让他们再次来个地毯式搜索。

    结果他们发现一帮人慌忙奔逃。

    接获这项报告,克雷曼想都不想就命部属追击。还朝周边一带放出侦查兵,要他们找找看是否有其他人藏匿。

    结果那一带藏了好几百名居民,克雷曼就令属下将他们一网打尽并收拾干净。

    不过,那些人选择在第一时间逃跑。

    克雷曼觉得奇怪,纳闷之余命人展开调查,这才发现聚在一起数千人的难民正朝朱拉大森林逃亡。

    藏身者是诱饵,用来让主要部队逃亡。

    (耍小聪明!)

    直到这个时候,克雷曼才知道兽王国的居民为什么不见踪影。因为他们进行大规模迁徙,去投靠利姆路。

    而那些逃亡者察觉克雷曼军有动静,便放出诱饵助其他人逃亡——以上是克雷曼的看法。

    他打算在魔王盛宴到来前狩猎魂魄,这下不得不承认计划告吹。这件事让克雷曼不悦。

    『亚姆札,魔王盛宴就快开始了。在我回来之前,出动全军追杀。别放过任何一人,把他们全杀了,将生还者带到我跟前!』

    『属下必定完成这项任务!』

    克雷曼虽对部属的答覆点头回应,来不及觉醒仍是不争的事实。

    恼火之余,克雷曼结束魔法通讯。

    另一方面,还是有好消息。

    克雷曼能透过地脉——电讯和地磁——搜集情报。无人看出他有这份能耐。因此,克雷曼才能掌握大把情报。

    这就是克雷曼被人称作「操偶傀儡师(Marionette Master)」的由来。

    刚获得这项技能时,他只能对视线范围内的对象进行干涉。如今那股力量有所成长,这是勤奋不懈的努力成果,支撑克雷曼的王牌。

    这股力量即独有技「操演者」——将情报转成暗号传输,进行大范围监控。派出旗下部属,透过他们的所见所闻获取情报。

    他因此得知「暴风龙」维尔德拉复活的情报。

    这件事非他乐见,但疑似跟暴风龙对话却没丢掉小命的人类集团说了一些话,内容挺耐人寻味。克雷曼偷听离开魔物城镇、打扮像冒险者的男人们谈些什么,结果听到大出他意料的讯息。

    事情是这样的。

    自称森林盟主的利姆路并没有歼灭法尔姆斯军,而是因那暴风龙复活,导致整批军队目前行踪不明。且那只暴风龙刚复活不久,据说失去大半魔素。

    这段话印证朱拉大森林为何并未出现巨大的魔力反应。此外,冒险者们好运幸存,正好替实情背书。倘若「暴风龙」维尔德拉复活,身为魔王的克雷曼不可能略过。应该是真的,照传闻听来,跟法尔姆斯军对战八成耗尽他的力量。

    这两样情报让克雷曼头疼。

    (趁现在讨伐邪龙,不用费吹灰之力。不仅如此,也许还能为我所用——)

    对,克雷曼怀有梦想。

    邪龙好像把魔物盖的城镇当老巢,搜集该区域的情报有难度,但……他认为此事不需操之过急。反正邪龙不可能在两三天内复原,魔王盛宴过后再慢慢料理就行了。

    (若情况不乐观,再派蜜莉姆去。比起那些,现在更该——)

    想到这儿,克雷曼决定专心处理魔王盛宴。

    也许他不该过度相信蜜莉姆的力量——

    想必克雷曼也发现了。

    某些点不太寻常。

    目前敌兵并未出现伤亡,这点不合常理。还有,照理说应该藏身各处的居民碰头相聚。

    这些情报太过重要,让行事谨慎的克雷曼无法忽视。

    不过,目前在现场指挥的人并非克雷曼,而是亚姆札。

    除此之外,克雷曼满脑子都是即将到来的魔王盛宴。

    即将到来的魔王盛宴具重大意涵。

    知名的搞自闭魔王菈米莉丝突然提出要求,说要追加一个提案,让此次议题的当事人利姆路参加。

    就连克雷曼都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害他一时之间无法做出判断。

    在他心烦时,大伙儿干脆地接受这项提议,如今已无反驳的余地。

    不过事到如今,危机反而变成转机。

    (不,这样正好。到最后,利姆路将露出真面目。差点被他骗得团团转,以为法尔姆斯大军真的由他单枪匹马料理,但纸包不住火。)

    想到这儿,克雷曼露出狞笑。

    既然利姆路想参加魔王盛宴,何不欢迎他加入。

    能当着其他魔王的面,让利姆路知道双方实力差距有多悬殊。

    (一只史莱姆借邪龙狐假虎威!你该感到光荣,将由我亲手击溃你。)

    克雷曼转动脑袋瓜,幻想他的光荣未来。

    ——所以,他忽略了。

    忽略战场上冒出的微小不协调感。

    ——克雷曼你也要小心喔!现在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你可别大意。

    好友的话掠过脑海。

    克雷曼的心萌生些许不安念头。

    不安的感觉就像在说,他好像遗漏某个环节。

    只不过,克雷曼对此一笑置之。

    (别担心,拉普拉斯。我会赢——)

    接着克雷曼似要甩去不安,将红酒一口气饮尽。

    ●

    芙蕾忧心忡忡,准备迎接魔王盛宴。

    状况瞬息万变,早已脱离当初的计划。

    事情的发展完全在意料之外,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但芙蕾一点也不紧张。

    她很了解自己,对任何事物总是冷静判断。

    这才是「天空女王」芙蕾应有的样子。

    结果理想固然是好事。若朝坏的方向发展……

    她得做好心理准备,到时要亲自出马。

    一切都从那天开始,跟人做了「某个」约定。

    为了打倒暴风大妖涡,她接受克雷曼的提议。代价就是芙蕾要答应克雷曼的一个请求。

    ………………

    …………

    ……

    几个月前,蜜莉姆过来拜访芙蕾。

    磅————!的一声。

    她粗鲁地推开房门,进到屋子里。

    这种事经常发生,芙蕾见怪不怪。

    再说若有强大、不经遮掩的强大妖气靠近,来人除了蜜莉姆不做他想。

    蜜莉姆一进来就跟她打招呼。

    「嗨,芙蕾!今天天气也很好呢!」

    她笑容满面,根本不管芙蕾是否方便接应。

    还刻意在她面前用手梳理美丽的樱金色发丝。

    手上嵌了一样陌生的物体。

    不是戒指。

    少女戴了看起来很粗犷、用来保护四根手指的手指虎。

    不过,感觉跟蜜莉姆很搭。

    这样极品道具刻了龙纹,蕴含浓烈的魔力。

    被握在她小小的手心里,一点也不显得奇怪。

    「嗯——好像有点热?」

    她说着就用手扇脸。

    蜜莉姆一向不在意热不热,目的很明显。

    「哎呀,蜜莉姆。好久不见。你今天好像心情不错嘛。是不是发生什么好事了?」

    芙蕾顺她的意问道。若她不问,好像得陪蜜莉姆演戏演到天荒地老。

    「嗯嗯,看得出来?其实是这样啦,你看这个!」

    蜜莉姆边说边对芙蕾展示套在双手上的龙纹手指虎。

    还呵呵呵!地自卖自夸。

    芙蕾拿她没辙,在心里悄悄地叹气。

    「哎呀,真是的!感觉很适合你。怎么有这样东西?」

    她猜蜜莉姆大概希望自己追问,就问了。

    蜜莉姆则难为情地说:「你想知道吗?怎么办——是可以告诉你啦……嗯——该怎么办——」在那卖关子。

    好烦。这动作连长年跟她来往、已经习以为常的芙蕾都嫌烦。

    「哎呀,蜜莉姆。我们不是『朋友』吗?告诉我没关系吧?」

    听芙蕾这么说,蜜莉姆眼睛一亮。

    「这样啊!果然没错,我们是朋友!好,就告诉你!其实——」

    听到自己想听的话似乎很开心,蜜莉姆开开心心向芙蕾透露魔物城镇的事。

    芙蕾听她喋喋不休炫耀,还被迫看了她好几件衣服。

    没看过这么雀跃的蜜莉姆,就连芙蕾都难掩困惑。

    当话告一段落,芙蕾发现趁机履行跟克雷曼的约定正是时候。

    「对了,蜜莉姆。我想以『朋友』身分送你一样东西。你愿意收吗?」

    说完,芙蕾就对侍女示意。

    侍女拿了某样东西过来。

    那是绽放美丽光芒的坠链,就放在紫色的底巾上。

    坠链上头嵌着美丽的宝珠。是顶级货色,连外行人都知道那样东西价值不斐。

    「嗯?这是坠链吧。我可以拿吗?就算我拿了这样东西,这个手指虎也不会让给你喔!」

    芙蕾因这句话发出苦笑。

    「没问题,蜜莉姆。这样东西代表我们的友谊。因为是送『朋友』的礼物就别跟我客气了,你愿意戴它,我会很开心的。」

    芙蕾带着柔和的笑容催促,蜜莉姆则笑着点头。

    「看我的吧!」

    此话一出,蜜莉姆便带着满面笑容戴上那样东西。

    《禁咒法「魔王支配」……发动成功。》

    刹那间,蜜莉姆脸上的表情消失殆尽。

    眼里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象征意志的光芒逝去。

    坠链蕴藏的魔力解放,禁忌咒语侵蚀蜜莉姆。

    这个坠链就是克雷曼给芙蕾的秘宝——支配的宝珠。至于让蜜莉姆戴上这个坠链,即是克雷曼跟芙蕾约好要拜托她的事。

    (好了,我已经履行约定。这下义务已尽,究竟蜜莉姆会——)

    芙蕾开始观察蜜莉姆。

    她就像戴了能剧面具的人偶,面无表情地站着。

    就在这时,出现微弱的迹象。芙蕾仿佛看见蜜莉姆那对蓝色双眸盯着她望了一会儿。

    刹那间,芙蕾觉得有点不对劲。

    难道说——

    (对,没错。是那样吧,蜜莉姆——)

    龙指虎从蜜莉姆的指节滑落。

    芙蕾望着这一幕,松了一口气。

    「办好了,克雷曼。这样就行了吧?」

    房间暗处什么都没有,芙蕾朝该处自然而然地搭话。

    那里出现一道身影,是克雷曼。

    「咯咯咯。辛苦你了,芙蕾。这样一来,我就得到最强的玩偶!咯哈哈哈哈——!把我当菜鸟魔王看待,敢小看我的下场就是这样。这模样真难堪,蜜莉姆!」

    克雷曼高声大笑,出手痛殴蜜莉姆。

    蜜莉姆柔嫩的脸颊逐渐红肿,嘴唇裂开。

    如今少了守护自己的多重「结界」,就连蜜莉姆都会受伤。

    再加上对手是克雷曼,是魔王。

    当然会挂彩。

    带着浅笑的克雷曼打算进一步施加攻击,芙蕾则冷言以对,开口道:「我劝你还是住手比较好。」

    这情景看起来不怎么舒服,再说——

    「哼!一点损伤就解除,这咒术可没那么简单。它可是禁咒法,由我灌注大量的魔力。她老是耍威风,你也很郁闷吧?所以才会协助这项计划,对吧?」

    「不对。我只想履行跟你做过的约定。」

    「少装蒜。别客气,现在这家伙只是一具傀儡。特别耐操,只要在她彻底损坏前修复就行了。」

    克雷曼眼神疯狂,一脚踢飞蜜莉姆。

    看克雷曼这样,芙蕾冷眼旁观。

    (这男人真丑陋。原来你的本性是这样——)

    此刻,芙蕾已经看清这个名叫克雷曼的男人。所以她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并采取行动。

    「我说,克雷曼。你可能不晓得,但蜜莉姆有自我防卫机制喔!我曾听蜜莉姆说过,她说那叫『狂化暴走』,听说会进入失控状态。被那招干掉是你家的事,可别把我拖下水。」

    芙蕾这话一出,克雷曼才恢复冷静。

    他不悦地「啧」了一声。

    「啧,这魔王怎么搞的。算了。善用这家伙,我的发言会更有分量。芙蕾,你是共犯。要好好为我卖命。」

    「哎呀?我们俩是对等关系吧?」

    「白痴!这个计划是我定的。你已经是我的棋子了。还是说,你想跟蜜莉姆交手?」

    「——你在威胁我?」

    「咯哈哈哈哈!你爱怎么解释都好。不想丢掉小命,可别惹我生气。」

    恩威并施,克雷曼傲慢的发言用这形容可谓相当贴切。

    该计划确实是克雷曼立的。还附带不知从哪弄来的情报,说蜜莉姆对「朋友」这个词很没抵抗力。

    芙蕾只是遵守约定罢了。

    然而她之所以这么做,都是对某事深信不疑使然——

    「我知道了。」

    「这样就好。可别背叛我。若你愿意听听我的请求,我保证让你继续当『天空霸者』。」

    退路被人断了。

    这下芙蕾就变成克雷曼的助手——实为他的傀儡。

    ——这件事发生在毁灭之日到来的几个星期前。

    ………………

    …………

    ……

    从当时的回忆抽离,芙蕾悄悄地叹了一口气。

    克雷曼任意操控蜜莉姆,有如此强大的蛮横武力支撑,他对待芙蕾也采取高压态度。

    眼下,芙蕾奉克雷曼之命,被迫成为他的帮手。

    她自嘲,认为自己自作自受。

    是她蠢到相信克雷曼。

    可是,一方面又这么想。

    克雷曼是阴险狡猾、不容轻忽的魔王,但他过分自信,对自己的力量太有信心。

    ——因此,克雷曼无法看清事物的本质。

    所幸芙蕾有看清本质的洞察力。

    这不是什么技能,而是跟他人接触自然而然学会的招数。

    克雷曼只把其他人当道具看,无法察觉事实真相。

    芙蕾决定相信自身直觉,做出赌注。

    不管结果如何——

    (克雷曼,看来你活不久了。)

    芙蕾暗中确认今后的行事顺序。

    接着她想起那个「约定」,笑容悄悄地爬上脸庞。

    ●

    这里是受冰雪吹袭的酷寒大陆。

    四周都是永久冻土形成的冰原,下探负一百二十度,没多少生物能在这片大地上生存。

    中央区块有座城堡耸立。

    是既美丽又梦幻的宫殿。

    透过超乎想像的庞大魔力,于现世成形的恶魔城塞。

    名唤「白冰宫」。

    是魔王金·克林姆兹的居城。

    某人在城堡的走廊上悠然漫步。

    那人有一头长长的金发,配上狭长的双眸。一对蓝色眼眸于俊逸的面容间大放异彩。

    加上通透的白皙肌肤。

    美丽面貌雌雄莫辨,是一名美男子。

    他是魔王雷昂·克罗姆威尔。

    人称「白金色恶魔」,或称「白金剑王(Platinum Saber)」。

    简直把这座城堡当自己家,他在走廊上泰然自若地前进。

    前方有扇大门,带着美丽的雕刻。这扇门通往谒见室,城主在里头等待。

    雷昂要找这座城的城主金·克林姆兹。

    他来到门扉前站定,两只壮硕的恶魔过来开门。

    接着——

    「魔王雷昂·克罗姆威尔大人驾到!」

    美丽的女性形态恶魔在门扉内侧待命,为雷昂的来访高声禀报。

    力量强大的高阶恶魔分成左右两列,于门扉内侧待命。

    他们都是命名恶魔,还拥有肉体。力量早已超过高阶恶魔,甚至轻易凌驾高阶魔人。

    全数穿着魔法装备,完成固有进化。

    人数上,左右加起来超过两百。

    其中更有跟特A灾厄级不相上下的家伙。

    不过,就连这些顶尖恶魔都……

    谒见室深处,魔王金·克林姆兹就坐在正中央的王座上,眼下有六大恶魔待命,在他们的威严之下,其他恶魔相形失色。

    六大恶魔是拥有名字的高阶魔将。

    其战斗能力在灾厄级中技压群雄。他们的能耐搞不好高到能跟魔王相提并论。

    ——不过,这六大魔将仍不许在此恣意发言。因为这里存在无法跨越的身分隔阂——

    刚才是一名绿发恶魔告知雷昂来访,另外还有招呼雷昂的蓝发恶魔。

    容貌美丽,仿佛人类欲念的化身。

    姣好的身躯裹着暗红色女仆装。

    绿发恶魔名唤米萨莉,蓝发恶魔叫莱茵。

    她们替王发声。

    两大恶魔是绝对支配者魔王金·克林姆兹的左右护法。

    阶级为「恶魔贵族」,相当于灾祸级的超强人物。

    她们的力量足以跟魔王匹敌。

    雷昂走在中央通道上,来到王座正下方。

    米萨莉和莱茵于此一鞠躬,往金的左右两侧一站。

    同时,王座上的王起身。

    要说这里的谁有资格动,就只剩两名魔王。

    「好久不见,我的朋友,雷昂。过得好吗?幸好你回应我的邀约。跟你说声谢谢。」

    那是美妙的磁性嗓音。

    红色眼眸点缀着金银星芒,如火焰般微卷的发呈现深红色,比血色更加浓厚。

    身高跟雷昂差不多。

    相较于雷昂的阴柔之美,金的美在于其傲岸孤冷。

    妖异的美貌散发霸主气魄。

    他朝雷昂发话,从放置王座的高台走下,来到雷昂跟前。接着伸手绕上雷昂的胸,将他紧紧抱住。

    手往雷昂的脸摸去,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就此吻住他。

    雷昂则厌恶地皱起脸庞,将金推开,一如往常地开口抱怨:

    「别这样。我不想跟男人交往。不是跟你说过好几次了吗?」

    他一脸困扰,用力瞪视金。

    「啊哈哈哈。你这个男人还是一样冷淡。若你有那个意愿,要我当女人也行。先不管这些,我们换个地方。」

    金说这话的语调听起来很愉悦,不等雷昂回应就迈开步伐。

    这一幕每次都会上演。

    待在这片冰寒大地,金那身穿着特异独行。

    仿佛披在身上的服装,多处肌肤外露。

    话虽如此,身为恶魔的金不介意寒冷,在他看来不痛不痒。

    似乎想起雷昂的唇尝起来是什么味道,金妖艳的美貌多了一抹妖异笑痕。

    用酷似蛇信的舌头舔舐鲜红唇瓣……那副模样很有韵味,孕育出妖娆的魅力。

    金能随自己的意变换性别,不论男女都能挑起他的性欲。

    是他——也是她——这就是魔王金·克林姆兹。

    这座城堡的主人,最强、最古老的魔王——以暗黑皇帝(Lord of Darkness)之名统治这片永久冻土大陆的霸主。

    金没有招呼雷昂,擅自走在前头。

    雷昂理所当然地跟在他身后。

    他们俩还没离开谒见室之前,在场众人都没有半点动静。

    因为那是不被容许的行为。

    大家不约而同低垂着头,静待他们的主子与上宾离去。

    确定雷昂离去,米萨莉与莱茵起身。

    之后道出一句话。

    「解散。」

    莱茵单方面对数名部属下令。

    接着米萨莉和莱茵就此离去,替客人备茶。

    她们在这座城的众恶魔里地位最高,工作却是照料她们的主子魔王金·克林姆兹,打点生活起居。

    在这座城堡里,任何事都不会比她们的工作重要。

    ——趁主子还没发飙,她们两个赶紧处理手边工作。

    ………………

    …………

    ……

    雷昂随金来到最顶层的冰霜露台。

    那里虽然对外敞开,却不许一丝一毫的冰雪进入。

    彻底做过调整,形成舒适的环境。

    金不受任何环境影响,这里的空调机制专为雷昂而设。

    他性格傲慢,但对于自己认可的人和友人皆悉心呵护。

    金还是老样子,雷昂边想边在金的邀请下就座。

    那张椅子用冰制成。明明是冰却不带半点寒意。

    雷昂并没有感到惊奇,他出声询问:

    「所以呢,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他的背朝椅子大力靠去,冰制的椅子温柔地接住他。

    这点也跟往昔一模一样。

    冰制桌子神不知鬼不觉出现,莱茵开始上茶。

    米萨莉待在露台入口处,默默地站着。

    她们不会干涉主人与宾客的言行,未经允许不得说半个字。

    这里没所谓的对等关系。在接获命令之前,甚至连情感都不能表露在外。

    未经主子命令擅自行动,她们将当场遭赐死。

    就连她们这类拥有强大力量的「恶魔贵族」也不例外,在金这样的魔王面前不过是道具罢了。

    金就是这么强。

    因此,纵使雷昂对金发动攻击,她们也不会自主行动。

    金是绝对的支配者,担心金的生命安全是大不敬。

    所以她们被人当空气,会谈继续进行下去。

    「嗯。如你所知,魔王盛宴即将展开。这次我想硬拉你过去。」

    「哦?竟然强迫我,真难得。」

    「是啊。就算这次欠你人情,我也要抓你参加喔!」

    「——理由是什么?」

    「哈,你还是老样子,小心翼翼。也好,就跟你说明一下——」

    金露出愉悦的笑容,一面抛出这句话,开始进行说明。

    「——这次的提案人是克雷曼,不值一提。不过,奇怪的是附议者名单上有蜜莉姆。蜜莉姆和我同为最古老的魔王,不会随克雷曼那个小人起舞。也就是说——」

    「卡利翁之死有疑点,是这个意思吗?」

    「什么嘛,原来你知道啊。」

    心里想的事被说中,金的好心情大减。但雷昂丝毫不在意,继续把话说完:

    「克雷曼做得太过火。之前一直不着痕迹找我麻烦,这次不能坐视不管。撇除卡利翁的生死不谈,要是蜜莉姆出动就麻烦了。」

    他这么说。

    听到这句话,金开心地颔首。

    「嗯,我也这么想。对蜜莉姆来说或许跟之前那些小游戏没两样,但魔王之间的平衡崩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的工作会加重。」

    看准金又重拾好心情,雷昂抛出最关键的问题:

    「对了,金。你想蜜莉姆是不是被克雷曼操纵?」

    问是问了,金的回答却透露他对此事漠不关心。

    「去想蜜莉姆的事也是白搭。像我这样的聪明人,不懂笨蛋在想什么。那是我为数不多的弱点之一。」

    说完他耸耸肩,扯出一抹笑容。接着话题又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上。

    「看你在意成那样,雷昂,可以朝你有意参加的方向解释吧?」

    继续试探彼此的想法毫无意义,雷昂也老实回应:

    「可以,我是有那个打算。虽然讨厌和他人亲睦,但这次只能选择参加吧。」

    「哦?太好了。我还想在你身下共度一夜春宵呢——」

    「我不想跟男人做。就算是女的,我不喜欢的对象就免了。更别说抱你对我没什么好处吧。」

    「什么嘛,话别说得太早。若你有那个意思,我可以变女儿身……」

    说完这句话,金就过去纠缠雷昂、一副妖娆样,不过雷昂似乎早就料到了,来个完美回避。

    他们两人时常上演这种攻防战。

    「对了,雷昂,菈米莉丝很少发表意见呢,你对『利姆路』这号人物了解多少?」

    由于雷昂不买帐,金便切入另一个话题。

    这件事跟本次议题有关,继雷昂之后或许将有新魔王诞生,其他魔王也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

    「照克雷曼的说词听来,他似乎擅自冠上魔王称谓。我个人认为,那个叫利姆路的家伙若实力足够就不成问题。」

    「哦。你认为利姆路有资格当魔王是吧。菈米莉丝加进来搅和,这件事更让我在意。能挑起那家伙的兴趣,我肯定能从这人身上找到乐子。」

    这次魔王盛宴的发起人是克雷曼,菈米莉丝追加提案,所以当事人利姆路也会参加。

    因此可以合理推测,对于克雷曼这次的行动,菈米莉丝也有所意见。

    「——菈米莉丝啊。我不擅长应付那只妖精。每次见面都消遣我。有好几次都想绞杀她……」

    话虽如此,既然菈米莉丝都开口了,雷昂也只能点头答应。他认为自己该对她负这些道义责任,只好勉强配合。

    「啊哈哈哈。别这样。要是你杀了菈米莉丝,我就会变成你的敌人。」

    「我想也是。那只是随便说说。再说跟你对立也没胜算可言。」

    这话不假。

    雷昂只是讨厌菈米莉丝过来寻自己开心,并没有加害她的意思。

    此外,雷昂说跟金对打没胜算,这也是真的。虽然两人同为魔王,实力却有天壤之别。

    比雷昂跟米萨莉等人的实力差距更大,金的力量简直来自另一次元。

    「嗯?哪有这回事。如果是你,杀我的机率有一百万分之一喔。」

    「不可能。我只打有把握的仗。」

    「别那么谦虚。基本上,能伤我的人不多。我可能会死在你手里,你是强大的高手,雷昂。」

    「呵,这还用得着说。是你跟蜜莉姆强过头。对了,说到超乎常理的强——」

    雷昂说到这儿突然想起某件事。

    ——听说「暴风龙」维尔德拉觉醒了。

    这还是第一次,雷昂让金感到惊讶。

    此时,一道酷似寒冰的冰冷嗓音响起,介入两人的对谈。

    「哎呀。这件事真耐人寻味。」

    与那道声音相符,来人是名美丽的女性。

    生着宛若白瓷的雪白肌肤。

    还有绽放寒光的妖异深海色眼眸。

    珍珠色的秀发顺着脸颊流淌,配上格外醒目的淡红色唇瓣。

    该女子未经金许可就自由走动,还开口说话。

    散发胜过宝石的美丽光芒,人们称她「冰之女帝」。

    抑或——

    另一个广为人知的称呼,「白冰龙」维尔萨泽。

    她是仅存四只的「龙种」之一,魔王金·克林姆兹的朋友——兼伙伴。

    换句话说,跟雷昂一样,和金平起平坐。

    「原来是维尔萨泽。话说回来,我都忘记这里也有『龙种』。」

    雷昂故意装傻道。

    「哎呀?这人还是一样冷淡。不过,你愿意过来露脸,我很开心。」

    「是吗?我能看到你也算一饱眼福。」

    雷昂跟维尔萨泽互道一串客套话。

    两人的话都很虚伪。

    「哼。你们两个还是老样子,水火不容。」

    金说话时一脸不耐。

    讲是这样讲,金完全不打算当他们二人的和事佬。

    换作平常,他们会一直互道酸溜溜的客套话,不过——

    「——对了,刚才你说……」

    这次维尔萨泽先改变话题。

    「雷昂大人,你说我的『弟弟』苏醒了?」

    想一窥雷昂放出的震撼弹是真是假,她问话时一双蓝眼闪着精光。

    「这件事是真的吗,雷昂?」

    「他的反应约在两年前消失,我还以为他不复存在了?」

    倘若维尔德拉复活,那股巨大的妖气肆虐,天象将为之一变,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可是,完全不见这类迹象。

    怪不得金和维尔萨泽如此惊讶。

    「肯定没错。消息来自我派去西方诸国的间谍。」

    「哦……?如果是真的,那只邪龙怎么如此安分?他已经弱到无法自食其力补充魔素量吗?」

    「还有,是谁解开那孩子的封印?我认为他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破除——」

    维尔德拉遭「勇者」封印。

    在维尔萨泽看来,为了惩罚恣意胡来的弟弟,她刻意放着那个封印不管。

    若他好好反省,愿意当乖宝宝,维尔萨泽本想在他消灭前出手相救。

    当初维尔德拉从世上消失,她就觉得纳闷。因为消灭时期比维尔萨泽的预测时间点还早。

    「根据间谍的报告看来,克雷曼的阴谋好像是主因。他促使西方诸国采取行动,还是大国法尔姆斯王国,找人煽动他们,想灭掉利姆路建立的朱拉森林大同盟盟主国。弄到最后,法尔姆斯大军全灭。利姆路出来自称魔王。」

    「你好清楚,雷昂。」

    「当然。跟你不一样,我原本是人类。除此之外,不久前才判明维尔德拉就在第一线战场沉睡。几近消灭的维尔德拉沾染大量鲜血后苏醒,据说这才是真相。」

    当时法尔姆斯军遭牵连灭团,利姆路才从危机中脱身,雷昂做了如上说明。

    「原来是这样。那么,封印解开只是偶然?」

    「不晓得。这方面就不得而知了。」

    也对,维尔萨泽点头道。

    雷昂说得没错,光靠间谍的报告无法判断。

    勇者的独有技「无限牢狱」可以将标的物封进虚数空间,它可没脆弱到容许封印对象干涉现实世界。话虽如此,维尔德拉的存在感之大仍对现世造成影响。

    「可能是勇者的封印有瑕疵吧……」

    那样事情就说得通了。

    维尔萨泽如此认为,雷昂则对她做出不得了的发言。

    「是有那个可能,但我做另一项假设。也许某个人创造亚空间,将他连同封印一起吸进去?」

    这句话让金有所反应。

    「有趣!这样一来,就是不明人士解开勇者的封印。那道封印与勇者的特殊性相呼应,无法靠一般的技能解除。我们出马或许有办法搞定,换句话说,那个谜样人物的实力足以跟我们匹敌。」

    金说起话来相当愉悦。

    「但再怎么说,也只是『有可能』。」

    「你认为那个谜样人物是『利姆路』吧,雷昂?」

    「——正是。」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确实得去会会他。」

    还想说雷昂老实表态想参加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金总算会意过来。

    克雷曼胡来。

    蜜莉姆行迹诡异。

    利姆路妄称魔王,维尔德拉的封印解除。

    假如这一连串事件环环相扣?

    这次的魔王盛宴肯定会变得很有趣。想到这儿,金脸上浮现陶醉的微笑。

    此时有件事突然让他耿耿于怀,金开始呢喃:

    「话说回来,维尔德拉为何如此安分?」

    维尔萨泽做出回应。

    「——他好像变弱了。反应非常微弱,完全不及从前。」

    维尔萨泽同为「龙种」,而维尔德拉的反应弱到没刻意寻找就不会发现。

    朝他变弱的方向解释最合理……

    「不过,他没出来乱闹真是让人跌破眼镜。以那孩子的性格看来,作乱就是他的生存意义。」

    维尔萨泽也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无妨,怎样都无所谓。因为我对维尔德拉没兴趣。你们想拉他入伙就拉吧,随你们便。」

    雷昂说得事不关己,打算从座位上起身。

    跟同种的维尔萨泽、烦恼该怎么处置维尔德拉的金不同,这件事与他无关。没对他的领土出手,雷昂就不会主动关心维尔德拉的事。

    维尔德拉这只邪龙就是如此棘手。

    「你要走了?」

    「对。你找我来就为了那些事情吧?」

    「哎呀,等一下,别这么急嘛?对了,你真正的目的『特定召唤』有着落了吗?」

    为了阻止雷昂回去,金针对雷昂的实验成果提问。

    那是雷昂耗费毕生时光施行的实验,金对实验内容也很有兴趣。

    「……这个嘛,还没。我曾改变做法随机召唤,结果仍以失败告终。果然还是太引人注意了。我刻意将『不完全召唤』理论化,放消息给西方诸国,自由公会却跑来插手。从机率面审视也算效率不彰,今后似乎还会有人跑来干涉吧。到时再找别的方法。」

    老实说,雷昂对魔王盛宴、新魔王漠不关心。

    为了防止别人干涉研究,他想趁早拔除祸根,就只是这样。

    「你说干涉?」

    「对。正在等死的孩子们似乎得救了——在我接收那些孩子之前。」

    「原来如此。还没得到结果就被人强行救走。那么,那救助者今后肯定也会插手。」

    「应该吧。那家伙似乎对各国召唤孩童的事很厌恶,很可能对各国施加压力。有鉴于此,我不会再做这项实验。继续实验下去,我在背后动手脚的事可能会穿帮。」

    「嗯。把那个碍事鬼灭掉就好啦?」

    你的话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吧?金用眼神朝雷昂示意。

    不过,雷昂却发出叹息。

    「那个碍事鬼就是刚才提到的『利姆路』。」

    「什么?这真的单纯只是巧合吗?」

    「很有趣吧?所以我也想跟他见个面。」

    雷昂一脸认真地点头。

    话虽这么说,若菈米莉丝没出面搅和,他可能仍会无视这件事……

    「这样啊,我对他愈来愈有兴趣了。或许蜜莉姆的想法跟我类似。那家伙蠢归蠢,直觉却很敏锐。」

    「或许吧。总之,今晚的魔王盛宴也许会很热闹。」

    「呵呵,没错。」

    说到这边,雷昂和金相视而笑。

    维尔萨泽在一旁睁着蓝色眼眸看视他们二人,眼神很温柔。

    之后他们开心地聊了一会儿,接着金改变话题:

    「话说回来,有件事一直让我很好奇,给你情报的协助人究竟是谁?」

    「好像是帝国的人马,详细情况不清楚。他本人自称商人。」

    为了召唤「异界访客」,需大量魔素、具备特定条件,还有仪式,其中包含各类复杂的要素。

    条件准备得愈齐全,能再次施行召唤的间隔就愈长。

    所以雷昂才跟那名商人交易,要他代替自己进行召唤。

    「那么,那个商人是否值得信赖?」

    「信赖?没这个必要。我只是在利用他。」

    「是吗?你好就好,我没意见。不过,别大意喔!没经过我的同意,你可不能死。」

    「呵呵呵,你在担心我吗?真难得,金。放心吧,我可不想目的还未实现就死去。」

    「又来了……这件事有那么重要吗?」

    「有。对我来说,比这世上任何事情都来得重要。」

    「是吗,我好嫉妒。」

    「这种假话就免了。我会把你的忠告放在心上。那么,今晚见。」

    留下这句话,雷昂就此离去。

    这次金没有再拦他。

    现场有光之结晶残留,雷昂借「空间移动」退场。

    两对眸子看着他离去。

    「这家伙真性急。罢了,雷昂就是这样……」

    金说话时面露苦笑。

    「不过,雷昂一向慎重行事,这次破绽百出。似乎没查出协助人的真实身分。我们要不要帮他找找看?」

    维尔萨泽用冰冷的语气提问。

    「不用了。要是我们多管闲事,雷昂会不高兴。我可不想被友人怨恨。」

    金开口答道,一点也不担心。对金而言,雷昂这个朋友值得信赖,他深知雷昂的个性才说出这种话。他比谁都清楚,知道雷昂很能干。既然雷昂未主动查探协助人的真实身分,那就表示在他看来没这个必要。

    「等那家伙跑来找我帮忙,到时再帮他一把。」

    「我知道了。」

    之后,两人便结束这个话题。

    如此这般,今晚参加魔王盛宴的人员名单已定。

    有提案人克雷曼、芙蕾、蜜莉姆。

    追加提案的菈米莉丝自然是其中一名与会者。

    不爱出门的雷昂也会参加。

    讨厌露面的还有另一人。该名魔王不知身在何处,但金仍透过魔王专线硬是把那人叫来。

    再来就是老朋友达格里尔,以及某人……这个人用不着操心。因为达格里尔答应带那人过来。

    最后是金本人。

    除了生死不明的卡利翁,十大魔王隔了许久再度聚头。

    「这次好像很有趣。你要不要一起来?」

    「这个嘛……不,我就不去了。若弟弟跑来参加另当别论,我对魔王没兴趣。」

    「是吗?无妨。那么,拜托你看家。」

    「好,交给我吧。那你也差不多该去准备了。」

    留下这句话,维尔萨泽也离开座位。

    最后只剩金,他眺望洒向酷寒大地的极光,思绪都在魔王盛宴上。

    耍些小手段,在背后搞鬼的魔王。

    虽是新进魔王,却简简单单就崩毁的魔王一角。

    不爱出门的友人开始有动静,这点也令他挂怀。

    接着是新魔王的诞生。

    有趣。

    时隔几百年,心情从没这么高涨过。

    是该来场重大变革了。

    反正魔王原本就不相为谋,彼此是竞争对手。

    一开始魔王人数并非仅限十人,事实上,某个时代曾经同时出现十几名魔王。

    管他十人百人,都不重要。

    若实力不足,就会被五百年一次的「天魔大战」淘汰。

    每逢大战必有新人崛起争霸,不知不觉间上限就定为十人。这件事为世人所知,他们才同列十大魔王。

    这不是金认可的。

    对人类而言,危险的魔王互相争夺霸权、人数因此递减,那样更好吧。不知从何时开始,十大魔王变成不成文的规定。

    不过,这规矩即将划下休止符。

    弱者不配称「魔王」。

    差不多该进入由正牌魔王支配的时代了。

    ——金如此认为。

    金是第一个魔王。

    他是七大始祖恶魔之一,以高阶魔将的身分被人召唤至世间。

    ——无名的赤红始祖在这天获释,来到现世。

    他替没有力量却召唤出自己的人类实现愿望,毁灭当时疑似在跟他们打仗的敌国。后来还灭掉召唤他的人类国度。

    结果他获得回报,就是这个名字。

    人们发出绝望的叹息,那声音类似「金」,成了他的名字。

    得到名字的当下,金发现自己觉醒成真魔王。虽然对于深信自己是最强的金,这股力量很多余……

    这样的金的进化,也给予为了打杂而叫出的绿之始祖和青之始祖连带影响。

    被称作赤红始祖之影的两人,当时和金同样获得肉体,成为「恶魔贵族」。

    金一时兴起,准这两人追随他,赐她们名字。

    绿之始祖来自人类痛苦的表情,名唤「米萨莉(Misery)」。

    青之始祖因血雨倾注唤作「莱茵(Rain)」。

    从那天开始,他便恩准这两人跟在身边。

    金觉醒成魔王后,过没多久,也有人觉醒成真魔王。

    那人是蜜莉姆。

    四只「龙种」的始祖来到地上界,跟人类生下后代。

    不可思议的是,跟人类交媾的「龙种」被后代夺去大半力量。自此,「龙种」与人类生下子嗣的行为便成了禁忌。

    失去力量的「龙种」之身四分五裂,成功在地上界取得肉体,成为龙族始祖。

    这次事件让后世改口,称「自然界圣灵意志」为「龙种」。

    如今龙族在这片土地上繁衍兴盛,追根溯源皆来自这只始祖龙。

    即该「龙种」——「星王龙」维尔达纳瓦。

    这只「星王龙」维尔达纳瓦将自己的转生体——一只小龙赐给女儿当宠物。

    那只小龙被某个王国杀害。

    愚蠢之人触怒暴君蜜莉姆。

    她的怒火贯穿天地,将那个国家灭掉。

    后来蜜莉姆就觉醒成真魔王。

    ——结果失去理智的蜜莉姆大肆胡闹,世界一度坏灭。

    有人出面阻止她,是金。

    他们大战七天七夜。

    打得天昏地暗,甚至让西方那片丰饶大地沦为死亡大地。

    最后,他们无法分出胜负。

    由于蜜莉姆恢复理智,战斗才终结。

    让蜜莉姆恢复理智的人正是菈米莉丝。她当时以精灵君主之姿君临,耗尽力量中和蜜莉姆的愤怒。

    可是,代价不小。

    受邪魔和邪龙的妖气浸蚀,菈米莉丝的力量持续流失,最终堕落。演变成如今这副模样,重复转生的妖精。

    虽然付出惨痛的代价,却成功阻止蜜莉姆,让她不会继续肆虐下去。

    防止世界毁灭,金和蜜莉姆接受调停。

    这三人就是最初的魔王。

    三人三种目标。

    一人追求力量的极致。

    一人想自由自在过生活。

    一人期盼世界和平。

    不过,这样就够了。

    正因他们道不相同,三人才能认同彼此。

    此后,守护天空门的巨人和远古吸血鬼当上魔王,堕天之人登上第六席。

    这些是第二代。

    虽不及远古魔王,但那些强者统治世界当之无愧。

    巨人因身上的圣属性作祟,迟迟没有萌生魔王特质。然而他也很耐人寻味,同时具备异常强大的力量。

    而远古吸血鬼很狡猾,最会动歪脑筋。

    如今似乎已世代更迭,不知——

    而第六席就特别了。

    实力毋庸置疑,但他对现世没兴趣。

    所以他很怠惰。有成为王者的资质,可是到现在还是一样生活糜烂吧。

    包含金在内共六人,除了巨人和妖精,其他四人全数觉醒。

    从天魔大战中数度生还,他们的实力历经千锤百炼。

    好比金跟蜜莉姆,像他们那样获得究极技能其实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除了这六人,还有金的好友雷昂。

    雷昂原本是人类,在当「勇者」。

    因际遇特殊,最后获得究极技能。

    他是连金都认可的强者。

    以上人员共计七名。

    这次召开魔王盛宴,究竟有几人能跟他们七人平起平坐。想到这儿,金愉快地笑了。

    ——克雷曼。

    这个蠢材想支配蜜莉姆。

    实在太可笑,光是要人忍住不笑就煞费苦心。

    那种事根本痴人说梦。

    连金都无法办到,区区一个克雷曼更不可能。

    拥有究极技能的人不受低阶技能影响。

    这个世界的一切法则只到「独有技」等级,那些人可以瘫痪来自魔法的强制力。

    至于针对弱点的属性攻击,应该多少有点效果。话说回来,精神支配就别提了。精神脆弱到能被这种法则支配,不可能获得究极技能。

    究极技能正如其名,是究极法则控制装置。

    因此,要对抗究极技能,必须用究极技能。

    那是这个世界的定律。

    克雷曼没办法动蜜莉姆。

    也就是说,一切都在蜜莉姆的掌控中。

    (这家伙蠢到家——)

    金脸上泛起浅笑,静观其变。

    弱者也能当魔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冒牌货将遭到淘汰,接下来将由真魔王统治。

    金相信这天即将到来,绽放妖艳的笑容。

    ——之后,波澜万丈的魔王盛宴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