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序章 进展报告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录入:kid

    「您也真是坏心眼呢,格兰贝尔大老。差点把我害死。」

    「爱说笑。还没遭受波及,你就脚底抹油开溜了吧。」

    「没办法嘛。手下不是有跟您报备吗?」

    「算是吧──」

    「那只恶魔是超乎我想像的怪物。派出帝国正规兵也没用。就我所知,不派最强的帝国皇帝近卫骑士级出征便毫无胜算可言。话说──」

    他们是达姆拉德和格兰贝尔。

    两人面对面坐在椅子上,从容地互探虚实。

    达姆拉德看出作战计画失败,在风波平息之前打算跟罗素一族保持距离。

    假如作战成功,交涉起来更有利。但作战失败,对方可能会拿这个当藉口刁难他。所以他要认赔杀出,重新来过。

    可是,情况变了。

    达姆拉德去魔国联邦(Tempest)的路上,突然有人透过「魔法通讯」向他报告。

    『日向战败。但她好像跟魔王利姆路和解了。』

    在众多预料结果中,这是最糟的一个。

    日向没死,西方诸国仍受西方圣教会影响,去那里做生意难上加难。而且她还跟魔王利姆路和解,要再次煽动利姆路让他杀掉日向有难度。

    达姆拉德和格兰贝尔利害关系一致,才发动这项计画,这下可以断言计画彻底失败。

    (──不过换个角度想,反倒有利。)

    计算虽然失败了,对达姆拉德而言却不算损失惨重。

    失去一个在西方诸国打下的地盘,可是要做生意还有其他管道。秘密结社「三巨头(Cerberus)」是庞大的组织,他们有好几个商会作掩护。

    再说达姆拉德对日向的死活没兴趣。

    因此对格兰贝尔的失误,他没那么火大。利用这件事实,让今后的磋商有利于己方才是他的目的。

    想到这儿,达姆拉德临时改变预定计画,回来跟格兰贝尔打声招呼。

    「──格兰贝尔大老才是说的比做的好听。没有顺利收拾日向就算了,甚至让她跟魔王利姆路巩固关系……」

    基于上述原因,达姆拉德把自己的错堆到一旁,指责格兰贝尔那帮人的失误。

    只不过,格兰贝尔早就料到对方会挑这个毛病吧。

    「是啊,这点不容否认。事到如今,倾向一边的天秤再也扳不回去。历史悠久的大国法尔姆斯终将颓倒,新的国家崛起。这样正好称了魔王利姆路的意,表示你们的计画告吹。」

    格兰贝尔一点也不歉疚,肯定达姆拉德的说词。接著发表个人看法,点出现状。

    达姆拉德也如此认为,所以他的回应是保持沉默。

    「接下来有何打算?」

    「有何打算是指?」

    「魔王利姆路的目的似乎是让朱拉大森林成长为经济重心。我们罗素一族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唔嗯……」

    格兰贝尔一问,达姆拉德就工于心计地检讨那番话。

    他也不打算跟罗素一族作对。为了让今后的生意进展顺利,这次的事双方最好一笔勾销。

    格兰贝尔似乎也这么想。不仅如此,甚至看得比达姆拉德更远,已经放眼未来了。

    「我们在这起内哄一点好处都没有吧?如今靠武力难以对抗魔王利姆路或圣人日向,高调行动不合适。你们也这么认为吧?」

    就像是看穿了达姆拉德的心思,格兰贝尔如此说道。

    「呵呵呵。真是败给您了,格兰贝尔大老。的确,在这互踢皮球、争论谁该为失败负责一点意义也没有。我们跟五大老的诸位一直以来都相处融洽,今后也不会改变。我是这么认为的。虽然因为战乱的关系未能获利,但那是两回事。人只要活著,有的是机会。」

    「不愧是达姆拉德阁下,如此明事理真是太好了。那我们就携手合作,以防那块土地出现新的经济圈!」

    格兰贝尔的目的用不著多做解释,就是要死守在西方诸国握有的权益。

    格兰贝尔的王牌玛莉安贝尔,她预见一个以朱拉大森林为重心的新经济圈将会诞生。若放任其诞生,罗素一族的影响力必定下滑。

    耗费一千数百年的时光才筑起这套支配体制,格兰贝尔怎能容许出现破绽。

    所以格兰贝尔打算妨碍魔王利姆路,粉碎这项构想。然而如今他不再是「七曜大师」,无法利用神鲁米纳斯的名义。所以他无论如何都需要达姆拉德等人的组织──「三巨头」协助。

    格兰贝尔的后代──另五名与他同路的五大老也支持该提案。

    他们各自暗中影响著西方诸国评议会,让法尔姆斯王国内乱的善后工作延长。

    虽无法阻止新王于法尔姆斯即位,但他们还是尽可能拖延时间。

    罗素一族还藏有其他的「杀手锏」,可是现在摊牌仍过早。这样一来,妥善利用「三巨头」才是上策。

    这是格兰贝尔打的如意算盘。

    然而──

    「哎呀,且慢。」

    达姆拉德不打算著格兰贝尔的道。

    罗素一族,还有统率他们的五大老──这些人确实是很棒的生意对象,说今后仍想继续保持交集也是真心话。不过,认为达姆拉德会对他们言听计从可就大错特错了。

    达姆拉德可是商人。

    这个人拿钱办事,想法多变。

    东与西各有经济圈,「三巨头」一手掌握这些贸易,因此攒得大笔财富。此乃事实,但对「三巨头」来说交易对象多多益善。就算五大老在西方诸国的影响力降低,对达姆拉德等人而言亦无关紧要。

    「──希望今后仍有良好互动是我的肺腑之言,但是,格兰贝尔大老那番话依然让我难以认同。毕竟我们没道理跟魔王利姆路敌对。」

    达姆拉德当著格兰贝尔的面放话。

    「臭小子……」

    「呵呵呵,只是拿您的话回敬罢了。日向已经知道我有古怪,继续在西方诸国活动不是那么容易。我先回母国,再派顶替的人过来。」

    若你按照约定除掉日向,我也不会绑手绑脚──暗中拿话损人,达姆拉德拒绝配合格兰贝尔的要求。

    「……」

    「交易的部分照旧。这次事件就当没发生过吧。」

    留下这句话,达姆拉德从座位上起身。

    如意算盘没打准的格兰贝尔,无法再拿话强硬反驳达姆拉德。「三巨头」这个组织于东方帝国的黑社会执牛耳。要是惹毛其中一名首领达姆拉德,双方将确定决裂,对现在的罗素一族来说损失太过庞大。

    「……没办法。那件事就交给我们处理。你们只要别扯我方后腿就行了。」

    「这是当然。有鉴于双方至今的交情,大可信赖我方。」

    达姆拉德含笑回应,有礼貌地一鞠躬后离开现场。

    他的态度非常诚恳,乍看之下似乎是不会骗人的商人。

    但假如日向已经被收拾掉,他早就去抱魔王利姆路的大腿了吧。然后把罗素一族跟魔王利姆路放在天秤上秤斤论两,等著坐收渔翁之利。

    竟然让人对此毫无所察,「金」之达姆拉德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然而格兰贝尔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老奸巨猾狠角色。达姆拉德的企图已经被他猜到一半。

    确实如他所说,对方不会来扯后腿吧。

    可是达姆拉德会不会跟魔王利姆路做买卖,这就无法断言了。

    他不说谎,以商人来说算很正派。

    话虽如此,看在身为统治者的罗素之长格兰贝尔眼里,达姆拉德那种态度就是让他无法接受。

    「──真教人不悦。竟敢趁人之危坐大,等事情了结,接下来就收拾你们。」

    达姆拉德离去后,格兰贝尔的低喃在房里隐隐作响。

    眼里染上屈辱之色,涌现的怒火逐渐令双眸混浊……

    *

    「──就是这样,我跟五大老说定了。」

    达姆拉德朝一名悠哉坐在椅子上的少年禀报。

    「是吗?跟罗素一族的关系如你所想尘埃落定,真是太好了。这样今后又能保有跟他们交涉的管道。」

    达姆拉德跟罗素一族交涉时依旧态度高傲,在这名少年面前却很谦卑。

    那是当然的。

    因为这名少年就是达姆拉德的主子,秘密结社「三巨头」的总帅。

    少年听完达姆拉德的报告,从容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话说回来,那些王八蛋,碰到那种怪物竟然不给情报,就想直接塞给我……」

    「啊哈哈,运气真背。不过能及时撤退算不幸中的大幸吧。」

    「呵呵呵,确实。太幸运了。他叫迪亚布罗是吧?也许能跟在帝国作威作福的纯白始祖(Blanc)匹敌,真是可怕的恶魔。这表示威胁不单只有魔王利姆路一个吧。」

    「可以这么说……跟我们重整旗鼓的速度相比,魔王利姆路变强的脚步应该更快……」

    「的确。那个魔王的运气不可思议地好。麾下似乎有强力的魔人聚集,甚至还驯服了那只『暴风龙』──」

    「老实说,与那股势力硬碰硬是下下策。」

    「赢不了──不至于如此断言,但『三巨头』会因战瓦解吧。」

    「总之,急也没用。反正还有时间,我们慢慢想吧。」

    「这样应该较为妥当。混乱的情况会稍微持续一阵子,在这种情况下出手,我们可能会吃上苦头。」

    「说得对。本来想反过来给他一点颜色瞧瞧,才利用日向……这招也失败了。再有更多动作反倒是我们会身陷危险,暂时先安分一阵子好了。」

    少年不以为意地笑说,若有所思的达姆拉德表示同意。接著他突然想到什么,开始抱怨起来。

    「话说回来,五大老真会说大话。原本夸下海口说他们会确实除掉圣人日向,最后却搞成那样。魔王利姆路跟日向都平安生还,误会似乎也解开了,西方圣教会跟魔国联邦再也不会有代沟吧……」

    达姆拉德这话说得很不是滋味。

    对此,少年苦笑著回应﹕

    「这些事也早在预料之中。魔王利姆路太天真,我想他不会杀日向。若事情进展顺利,这份天真可能会毁了他,我本来还对此抱有期待呢……看样子他没有那么天真。」

    「五大老那边打算压制『暴风龙』,他们原本似乎计划跟魔王利姆路联手。」

    「事情若能这么顺利,我们就不会陷入苦战了。我就是料准他们会失败,才要人持续小心监视。」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话说回来,我因此得救。若您没有联系我,我就会在圣人日向去找魔王利姆路之前撞见她。」

    运气好可能不会被对方识破底细,但对手是日向,不能想得太美。因此达姆拉德很感激事先知会他危机将至的少年。

    追根究柢,都怪少年下令才害他遭遇危险。没对日向放假消息,达姆拉德根本不可能穿帮。

    然而这种事对达姆拉德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身为组织「三巨头」的总帅,少年下的命令优于一切。

    毕竟率领秘密结社「三巨头」的少年志在称霸这个世界──他要征服世界。

    达姆拉德与他的野心起共鸣,相当仰慕那名少年。换作平常会把这当梦话一笑置之,但达姆拉德有种预感,认为这名少年能使其成真。

    所以他对少年的命令没有丝毫疑问。

    面对这样的达姆拉德,少年坦率地搭话。

    「要是连你都失去,我的计画将乱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这个嘛,若是遇到攸关性命的危机,最起码我还是会想办法逃掉啦。」

    看少年担心自己的安危,达姆拉德换上倨傲的笑容,如此回应。

    「三巨头」的首领并非光靠金钱就能当上。必须有坚强的实力背书,才能让黑社会的众多强者信服。

    少年应该也明白这点,他回话时带著嘲弄的笑容。

    「啊哈哈。不过,可别玩真的啊。再怎么说那都是最后手段。目前就先观望一下,好好享受不靠蛮力的角力游戏。」

    玩真的──换句话说,若「三巨头」拿出所有本事,就要把另外两名首领叫来。如此一来,就不能再耍背地操盘这种温吞手段,很可能会爆发波及西方诸国的大战。

    身为总帅的少年并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吧。达姆拉德十分清楚这点,他二话不说应允。

    「那我还是先回母国比较妥当吧。」

    「也是,那样更好。虽然你没被人当面撞见,但对手可是日向。她大概已经盯上你了,要在台面上活动更加困难,还是找人顶替比较好。话虽如此──」

    达姆拉德知道少年想说什么。

    「三巨头」里还有另外两个跟达姆拉德地位相当的头头,问题出在其中一个人身上。

    「别把威格叫过来。」

    因此,他能理解少年为何会这么说。

    「遵命。那么,就找米夏顶替我。」

    「不错。就这么办。」

    「金钱」、「女色」、「力量」──各头目是男性的欲望象徵。

    「女」之米夏的性格让人不敢掉以轻心,但还能沟通。不过,「力」之威格就很棘手了。有如其象徵的「力」之体现,俨然是暴力的化身。

    威格把达姆拉德的话当耳边风,只听少年亲口下的命令。少年也心知肚明,因此他不打算勉强达姆拉德。

    「那么,就照您的意思办。还有,关于我在这边推行的奴隶买卖,依您看该如何收尾?」

    「……都忘了还有这件事。办起来太麻烦,交给你管理的『奴隶商会(Orthrus)』就让它倒吧。反正我讨厌奴隶制度。」

    「嗯。我没意见,一些稀有魔物预计流入米夏的『娼妇之馆(Echidna)』,也要放掉吗?还有──」

    「不,特定机密商品照旧。都特地保留跟罗素一族的交流窗口了,不利用说不过去。」

    「明白了。那么,后续处置就交给我吧。」

    语毕,达姆拉德自该处离去。

    少年闭起眼睛,于脑内棋盘上乐在其中地下棋。

    这时一阵喀喀喀的脚步声传入少年耳里。

    他嘴边荡起一抹淡笑,朝走至背后、打扮像秘书的女子出声。

    「你都听见了吧,卡札利姆?」

    「听见了,老大。话说你为什么要搞垮『奴隶商会』?」

    来人是卡札利姆。

    是受少年信任的伙伴,也是他的谘询对象。

    「很简单。想说这次先卖『他』一个人情。」

    「理由只有这个?」

    「用不著说也知道吧?朱拉大森林全域都受那只史莱姆管辖。在那猎捕魔物,他肯定会来坏我们的好事。既然如此,还不如先收摊对我们更有帮助吧?」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没错。就跟蜥蜴断尾是一样的道理,保护重要的商品就行了。」

    「对吧?这件事可以交给你办吗?」

    「卖『他』人情……哦,在说那家伙啊。老大的点子还是一样有趣呢。我知道了,那件事就交给我吧。」

    「拜托你了,卡札利姆。」

    「没问题。对了,还有一件事。希望你以后叫我『卡嘉丽』。」

    听对方说出这种话,少年睁大眼望著卡札利姆。

    「哦……终于下定决心啦?」

    「对。克雷曼死了,老子这才下定决心。魔王卡札利姆这个『名字』在我还没对雷昂复仇前,都要封印起来。」

    「知道了。那么,卡嘉丽,事出突然,就拜托你了。」

    「包在我身上,老大。」

    两人互看一眼,咧嘴露出笑容。

    此后,又有新的动乱即将揭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