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中场 深夜会议
    前夜祭结束后,时间来到午夜十二点。

    我们临时召开紧急会议。

    「抱歉,这么晚了还召集各位。想必你们已经累了,但请大家再撑一下。」

    语毕,我环视聚集在此的人们。

    首先要慰劳今天的大功臣朱菜。

    「朱菜,今天多亏你了。料理非常美味,还帮忙说服让那个蜜莉姆伤透脑筋的米德雷,真的很谢谢你。」

    在我向她表达感谢之意后,朱菜露出甜甜的微笑。

    「过奖了,菜色方面多亏吉田先生帮忙,才会那么成功。而且利姆路大人对白老的鲜鱼料理赞不绝口,总觉得我技不如人,真是懊恼。」

    不管是片鱼、制作花式生鱼片,甚至是捏制寿司,白老的手艺都在朱菜之上。这可以说是他的独门手艺,并非朱菜不够努力……但朱菜依旧显得懊恼不已。

    然而她还是率直地接受我的感谢。

    接著我朝一直在幕后默默努力的摩迈尔搭话。

    「摩迈尔老弟,商人那边的情况如何?有出什么问题吗?」

    为了在庆典上展售,我们从各国进了各式各样的物品。由利格鲁德和莉莉娜小姐负责管理。并拜托摩迈尔接待造访我国的商人。

    「商人们都给予高度评价。大家见识到本国的威容都惊得目瞪口呆。今天晚上镇民提供的料理也让他们大饱口福。许多邻近国家的农民也造访我国,可以说是盛况空前。商品方面大多品质良好,今后有望继续跟他们保持良好关系──」

    这时摩迈尔朝利格鲁德偷看一眼。利格鲁德则点头回应,接在后头继续说明。

    「是的。正如摩迈尔先生所说,有不少新鲜蔬菜跟水果、熏肉、熏鱼和珍贵的工艺品聚集在此。还有人把活的家畜带来,可以说庆典已做好万全准备了。」

    用不著担心商品不足,这点有利格鲁德挂保证。

    「明天开始供晚宴使用的食材也预计使用这些进口货品。」

    莉莉娜小姐听完利格鲁德的话点点头,接著补充道。

    「看来没什么问题。」

    「是,应该没问题。只不过──不,真的没问题。」

    嗯?摩迈尔欲言又止。这样反倒令人在意,希望他好好说清楚。

    「喂喂喂,就别客气尽管说吧!说到一半打住反而令人很在意耶。」

    我用这话催促摩迈尔,希望他坦言。

    红丸跟苍影似乎也认同我的看法,默默地点头。

    不敌这股压力,摩迈尔搔著头再度开口:

    「也许是我多虑了,但跟著熟识大盘商一起过来的小贩几乎都是生面孔。别看我这样,认脸可是我的长项,这让我有点在意。所以我就调查了一番──」

    虽然有点介意但没问题,摩迈尔是这么说的。

    他还跟熟识的几名店长打听,那些的确是最近才跟他们做买卖的交易对象。但没听说什么负面消息。对方用便宜的价格提供优质商品,那些店长还笑他太杞人忧天。

    摩迈尔曾跟他们交谈,藉此试探,对方也亲切回应。

    「接下重责大任太兴奋,连我都有点神经质了。」

    他说完面露苦笑。

    最近这阵子,摩迈尔的工作量多得吓人。我有点担心,便问他是否撑得住。

    「喂喂喂,你当真顶得住吗?会不会硬撑到过劳病倒啊……?」

    然而摩迈尔这次还真的将我的担忧一笑置之。

    「哈哈哈,请您放心。比起那个,还有更重要的事!从明天开始将要展开武斗大会,那位勇者正幸大人居然要参战!镇上都在疯传这个消息,听说酒吧马上就开赌局了。」

    自己对这份工作充满热情,所以现在不是喊累的时候,摩迈尔发下豪语。他指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今天傍晚正幸决定参战。

    「是啊。把大家找来就是想商量这件事。」

    前去迎接蜜莉姆他们的人都还不知道这件事。红丸甚至还用眼神对苍影示意,问他「现在是什么状况?」,要苍影解释。

    回答的人是抢先苍影一步开口的紫苑。

    「那家伙真令人不爽!尽说些大话,说要讨伐利姆路大人。真想亲手收拾他……」

    「是我出面阻止的。毕竟大家都在看,要是现在放紫苑乱来,可能会对明天开始举行的祭典造成影响。」

    原来如此,怪不得紫苑那么安分。

    还以为她最近变得比较乖一点,看来现在放心还太早。幸亏有苍影在。

    「还好你阻止她。当时我的朋友优树也在场,要是在城镇入口找勇者打架的事传开,大家会萌生不必要的戒心吧。」

    我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只见红丸点点头。

    「说得对。紫苑,你可要再冷静一点啊。」

    「哼,还用得著您说。我只是有点火大,并非真的要闹场。可是──」

    「咯呵呵呵呵,我懂紫苑小姐的意思。主上被人看扁自然无法坐视不管,是这个意思吧?若红丸先生在现场目睹那一幕,应该会有不同的反应吧?」

    「──没那回事。我时时保持冷静。」

    红丸说话顿了一下,目光游移。

    唔──感觉不是很可靠。

    「对了,利姆路大人。您说有要事商量,莫非是想将那名勇者收拾掉?若您愿意交给我,我会在今晚将他收拾乾净,不留半点痕迹喔。」

    迪亚布罗面不改色地做出骇人宣言。

    这家伙肯定是认真的。而且他真的会毫不犹豫地实行,超可怕的。

    「没那回事。你可别鲁莽行事喔。」

    所以我当场跟他再次慎重地叮咛。

    接著正色道出要跟大家商量的事。

    「我想商量的,是明天开始举办的武斗大会,有哪位干部愿意参战?」

    我这番话成了天大的引爆点──

    「哦?」

    只见红丸双眼发亮。

    「原来是这件事。」

    紫苑则笑得张狂。

    她之前好像瞒著我偷偷在准备些什么,那边就扔著不管吗?

    也许只是注意力放到战斗上,一时间忘记。

    「咯呵呵呵呵,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就连迪亚布罗都露出异常灿烂的笑容。

    「就让我展现武技,让大家开开眼界。」

    盖德也干劲十足。

    接著是苍影跟进,「呵」的一声露出浅笑,一副很想出赛的样子。

    再加上白老。

    他什么都没说,却开始心神不定起来。

    戈毕尔有他的活动要办,脸上写著遗憾二字……

    ──如此这般,反应如同预期。

    唯独兰加在我的影子里沉眠,所以他没反应。

    反正我也不准他出赛,没问题。

    眼看干部们正要为谁该出场的事起争执,我用一声乾咳提醒他们。

    「等等。现场聚集了许多外国间谍,你们用不著拿出真本事吧?」

    「咯呵呵呵呵。就算没认真打,我也会彻底蹂躏──」

    「STOP!听好,我先跟你们声明。红丸、紫苑、迪亚布罗还有苍影,不准你们参赛。」

    「什么!」

    「这是什么意──」

    惊愕的众人被我伸手制止,我向他们说明原因。

    「首先是苍影,你是『密探』吧?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下出赛。」

    苍影被我的话点醒,他似乎觉得有道理,没多说什么,不再坚持参赛。

    幸好他没耍任性说要变装出赛。可是为了保险起见,我再推了一把。

    「因此,我想给你新的职称。」

    「职称吗?」

    「对。你目前负责本国所有的谍报活动,我正式任命你为高阶密探首领。并赐予你的部队『蓝暗众』之名。在你底下做事的苍华等人具队员资格,但还不能独当一面的人可不能列名喔!」

    「遵命!多谢赐名,利姆路大人!」

    苍影的感动程度超乎预期。

    这只是不让他出赛的藉口罢了,他本人也开心就好。

    如今他的部下好像已达数百人。只要从中挑出菁英组成「蓝暗众」就行了吧。

    苍影可以接受这样的安排,问题出在另外三人身上。

    在我的部下中,这三人特别厉害。

    让这些家伙上场,怎么看都有问题。我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早就想好对策了。

    「你们听好喽,为了与西方诸国的政要对应,我想增设『四天王』这个位阶。」

    「四天王……」

    「居然──」

    「原来如此。」

    三人眼色大变。

    显然全都上钩了。

    「你们三个在我的部下中也算是特别厉害的。『四天王』的首领就由红丸担任。另外三名中的其中两名就由紫苑和迪亚布罗担任。」

    在这三人之中,红丸最适合当领队。因为他可是我的代理人,堪任总大将的男人。

    所以这个职务成谜的「四天王」,让红丸担任领队最合适了吧。

    我说得煞有其事,其实那只是挂名职缺罢了。是避免让他们参赛的藉口。

    「让我当首领……谨遵圣命!」

    好。红丸接受了。

    「虽让红丸当首领令人有点难以苟同,就请您看过我今后的表现再重新考虑。我也乐于列名『四天王』,利姆路大人!」

    紫苑也能接受。

    不晓得她那些自信是哪来的,但她既然接受了,就这样吧。

    「『四天王』是吗?虽然很想成为利姆路大人心目中的第一人选,但我现在还是新人。不能太贪心。眼下我的目标就是尽量跟利姆路大人拉近距离!」

    嗯──这表示他接受了吧?

    迪亚布罗的个性也很麻烦呢,真是的。

    总而言之,从现在开始他们三个就是「四天王」。

    「谢谢你们爽快应允。接下来,刚才之所以禁止你们出赛,就跟这个『四天王』有关。」

    「您的意思是?」

    「嗯。其实最后一名『四天王』很难抉择。我本来属意苍影,但苍影是『密探』。不方便在公共场合露面,所以他不适任。」

    我说完便观察大伙儿的反应,他们似乎颇有同感,都认同地点点头。

    「所以说,我要让剩下的人参赛,获胜就能当名副其实的『四天王』,你们觉得呢?」

    我连珠炮似的说完,会议室内,大伙儿开始观察彼此的反应。

    不料这时出现意想不到的发言。

    「唔,嗯……老夫也想出赛,但是从明天开始要跟红叶约会──不对,是约好要带她参观这座城镇……不过,既然利姆路大人下令──」

    没想到我最属意的白老竟然想婉拒。

    像白老这样技艺高超的人最适合担此重任,但时机似乎不太好。虽说可以命令他出场,但这样不妥。

    若要摸清正幸的实力,派白老最合适,我原本这么想──不过,他难得有机会跟女儿一起留下回忆,要是打扰他们,他可能会怨我。

    「这可是大事,白老。如果你毁约,红叶可能今生都不会跟你说话喽。」

    「这、这个……」

    过去我的前辈也没遵守跟女儿的约定,跑来工作,后来一直哀叹,说他被无视一个星期以上。

    这对父女好不容易团圆,要是他这么快就毁约……

    「还有,比起让白老当『四天王』,你更适合当红丸的军事顾问。当副将好像满适合你的,用不著勉强出赛。」

    只见白老感激地点点头。

    为了白老好,我决定暂时不让他出赛。

    这样一来,能出场的就剩──

    「我还有技术发表会要顾……而且盖德先生比我强。这次就交给他吧!」

    果然只剩盖德。

    为了自己的活动,这次戈毕尔无法参加。他将这份遗憾寄托在他人身上,决定替盖德加油。

    「知道了。我会竭尽全力,不让那个叫正幸的小鬼获胜!」

    接著盖德强而有力地颔首,回应他的期待。

    盖德也是实力无可挑剔的人才。不过「四天王」说穿了只是虚设,让盖德加入有点那个……

    我任命红丸是要他镇住那两个问题儿童,感觉对盖德很不好意思。

    好吧,那些之后再想。反正现在先让盖德探探正幸的实力。

    我才刚打定主意──

    「我想引荐某个男人,他很适合当四天王!」

    这时利格鲁突然站了起来,朝我道出这句话。

    大赛因分组问题可能会出什么闪失。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参赛者最好不要只派一个。

    对方是足以让A级的利格鲁推荐的人才,我也相对放心。

    「好、好啊。虽然我想有盖德参赛应该没问题,是谁啊?」

    思及此,我催促利格鲁说明。

    「很可惜我也为警备工作分身乏术无法参赛,但有人的实力仅次于我。那就是──」

    仅次于利格鲁的强者──该不会!

    「哥布达!」

    噢……被我猜中。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利格鲁德也大力肯定。

    「哥布达的话,代表我们上场当之无愧。」

    他这么说。

    「呵呵,那家伙在老夫的弟子中算是优秀的。脑筋转得快,技巧也够好。虽然基本上肉体没什么长进,但藉这场大赛助他成长也挺有趣。」

    就连白老都说出这种话。

    干部群也无人反对。

    我想至少要跟本人确认一下意愿,不过……

    「呼嘶──呼嘶──」

    嗯。

    看来他本人也很想上场,没问题。

    那就这么定啦,我决定派哥布达参战。

    原本想让会议就此结束,我要宣布闭会时,某人却有意见。

    「头目,我也想参加这场武斗大会!」

    兰加神不知鬼不觉清醒过来,头从我的影子伸出,边摇尾巴边说。

    「不不不,兰加你不适合吧?这次的主题毕竟是武术对决……」

    「说、说得是。虽然召唤师也会参赛,应该会有召唤兽……但兰加先生参赛未免太突兀……」

    这场大赛比的是力量与技术,兰加肯定是强者没错,却不合大赛宗旨。

    我基于上述想法才否决他,摩迈尔也表示赞同。

    兰加则恨恨地看著哥布达。

    他好像很沮丧,但这点实在无法妥协。我铁著心拒绝兰加参战。

    「那我们打算将盖德先生和哥布达先生安排为种子选手。参赛人数超过两百人,共分成六组打淘汰赛,藉此选出正式出赛者。」

    竟然超过两百人,看来参赛的人不少。明天的大会预赛原本会从中选出八名正式参赛者。

    当然我们不能在预赛花太多时间,当初预计分成八组打淘汰赛。而现在将这两人的出赛也算在内,所以变成打六场了事。

    「我明天要接待来自各国的宾客。指挥就交给摩迈尔老弟,麻烦你啦!」

    「包在我身上!」

    听到摩迈尔可靠的回应,我放心地点点头。

    再来就是──

    「迪亚布罗,各国记者都认识你了吧?」

    「是。我有邀他们参加这次的开国祭,已做好准备,要他们替我方好好宣传。」

    迪亚布罗办事果然面面俱到。

    既然都曝光了,隐瞒实力也没意义。

    是说,找人人惧怕的恶魔当裁判──这种反差或许能稍微改善大家对他的印象。

    「抱歉,我想麻烦你当裁判。既然勇者正幸、盖德跟哥布达都要参加,让人鬼族(滚刀哥布林)当裁判我不是很放心。」

    「咯呵呵呵呵,交给我吧!」

    这样就搞定了。

    若是出了什么事,迪亚布罗会帮忙处理吧。

    「那就这样,不好意思占用你们的时间。虽然有点晚,但大家今天可以休息了!」

    「「「是!」」」

    这次会真的开完了。

    就这样,在明天就要正式开始的庆典前,我们各自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