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卷 短篇集 某几个冒险者的日常
    第一集/问卷调查回答特典

    卡巴尔、爱莲、基多这三人在路上无精打采地走著。

    神情疲惫至极,在常去的建筑物前方停下脚步。三人无力地推开门扉,进到里头。

    那里是兼营酒吧的便宜旅店,是这三个穷光蛋很爱去的地方。

    三人订完房间,便到酒吧会合。

    接著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开口一吐堆积已久的怨懑。

    「早跟你说别去接那个案子了嘛!」

    「说得对。俺也说有不祥的预感!」

    「又不能怪我!谁会想到接讨伐大蛇的委托会碰到变种双头大蛇啊!」

    「可是可是,难得我们都打退四只了……」

    「还剩一只就是了……」

    「光是想办法交涉后,最后没有落个任务失败就该偷笑了啦。」

    似乎觉得继续吵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卡巴尔不悦地断言。卡巴尔也跟他们一样,很想抱怨一番。只是因为他还算有身为队长的自觉,才甘愿听队友们大吐苦水。

    这时麦酒刚好送到他们三人面前。

    就像在说讨厌的事忘了最好,三人一口气喝乾那些酒。毕竟任务虽不至于以失败收场,报酬却减了一半,而且逃离双头大蛇时被熔解黏液沾到,修理装备得花更多钱。愈想就愈觉得他们很亏。不喝酒难消心头之恨。

    想买新的装备又没钱,只好放弃挣扎拿去修理……

    「啊──我也想要矮人工匠打造的装备。但便宜的也要花上金币数枚……」

    「我说卡巴尔先生,这也太奢侈了吧。我也想买新法袍却一直忍住耶。」

    「都怪咱们太穷……这次没丢掉小命已经算走运了。」

    「对啊。有幸逃离双头大蛇的魔爪,因为我们回报,才能派出讨伐部队。居民没受害就好了吧!」

    「没错没错。存款都拿去垫修理费,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基多一席话让卡巴尔决定乐观看待,却被爱莲的话拉回现实,人又忧郁起来。爱莲也因自己的话露出苦闷表情,三人间开始有股沉重氛围飘荡。为了将这种气氛一扫而空,今天就自暴自弃喝酒大睡一场,明天再好好努力吧!卡巴尔正要这么说──

    「喂,你听说了吗?」

    「嗯,是奇艾纳村后方深山里那座大宅的事吧?听说有个委托的报酬是金币十枚?」

    在隔壁座位喝酒的男人们正闲聊,那些话声传了过来。他们看来喝得醉醺醺,似乎没发现自己的说话声变大。三人一听到金币十枚这句话马上醉意全消,开始一脸认真地偷听。

    「讨伐魔物好像就有金币十枚……」

    「喂喂喂,这真是破天荒啊。为什么奖金那么高?」

    「听说是不能透过公会委托的案子。中间没被人抽佣金,可以拿的好像就比较多。」

    「可是这样一来,就不清楚魔物强度啦。不会有人笨到去接吧?」

    「十枚金币很吸引人,但奇艾纳村太远了。也不清楚是否能讨伐,还是别去得好吧。」

    「说得对极了。慢慢赚比较实在。」

    男人们说完就笑了出来,把那些真伪难辨的事拋在脑后,开始吹嘘自己的事情。

    卡巴尔、爱莲、基多三人组互看彼此。

    「现在手边的委托刚好办完,闲闲没事……」

    「对啊……而且已经到山菜很美味的季节了呢……」

    「偶尔去深山里放松休养一下好像也不赖。」

    达成共识的三人组互相点点头。

    他们眼里充斥著欲望,看就知道根本没把风险考量进去。

    *

    卡巴尔、爱莲、基多三人组拚命跑啊跑。

    还差一点点就能跑到出口,那家伙却在门扉前方现身。

    是低阶恶魔。

    等级「B+」的低阶恶魔对B级卡巴尔三人组来说,可谓难以预估有几分胜算的对手。

    公会推荐的等级搭配,原则上最多对付跟冒险者同级的魔物。对付等级高过自己的魔物别说是胜算堪忧,基本上等同自杀行为。

    至于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一行人在奇艾纳村住一晚,接著造访深山别苑。

    有人在那跟他们解说委托内容,但夜也深了,对方就邀他们住下。

    与馆主共进晚餐时,他们才知道那是陷阱。

    「哎呀──请我们吃这种大餐这样好吗?」

    「每道菜都好好吃!」

    「把任务交给咱们,区区大鬼熊小菜一碟。包在咱们身上!」

    「哈哈哈。哎呀~年轻人就是可靠。多吃一点,还有很多餐点可续!」

    「感谢您!」

    「是啊,真的好好吃喔!该不会是要把我们养胖再吃掉吧?」

    「哈哈哈……哈?哈哈,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该不会是要把我们养胖再吃掉?」

    「…………」

    「「「…………」」」

    爱莲的玩笑话让馆主笑得很僵。

    面对不自然的反应,原本只是开个玩笑的爱莲露出僵硬笑容。

    「那个……难道说,这不是在开玩笑?」

    「呵呵……呵哈哈哈哈!区区一个人类竟能看破。虽然偏离计画,但我就在这杀掉你们,夺走肉体吧。」

    馆主话一说完就解除变身,现出真面目。

    一看到他的真实姿态,三人就决定撤退。接著上演三人组逃亡记。

    逃了好一会儿,三人组在门前被追上。

    「唔,既然走到这一步,我就豁出去啦!跟他拚了!」

    「小姐,您说得简单……好吧,没办法了。」

    「喂喂喂,队长是我耶。真拿你们没辙──来打吧!」

    听爱莲放话,两个大男人也有所觉悟,做好破产的心理准备把道具全拿出来用,就此跟对方开战。

    之后几小时过去—

    「唔,这怎么可能……我竟然被下贱的人类给……至少让我取到肉体──」

    最后留下这句话,低阶恶魔宣告消灭。并非消灭,只是他无法维持不完全的肉体罢了,但那三人依然算是战胜对方。

    「办、办到了!我们打倒低阶恶魔了!」

    「做得好~!我们几个认真起来果然不是盖的!」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俺原本连性命都豁出去了呢……」

    三人互相分享喜悦,可是一看到逼近的火焰就脸色大变。

    「糟糕!刚才那家伙狂放火球,馆内好像著火啦!」

    「大事不妙!不快点逃出去,连我们都会被烧成焦炭!」

    「有空在那儿慢慢吃惊,还不如快点逃跑。」

    三人赶紧拔腿逃亡。

    幸好刚才对战把门弄坏,他们顺利逃脱──然而……

    「话说回来……十枚金币奖赏……」

    「别说!我们只是来调养生息的。是那样没错吧?」

    「……俺也这么觉得。毕竟别墅都烧掉了,这次也──」

    「咦────!我们又做白工了!真是够了,我想过优雅的生活!亏人家还想拿这次的奖金买漂亮法袍耶!」

    「所以不是叫你别说了吗!听了只觉得悲哀吧!」

    「算啦,要说很有咱们的风格,还真有几分。光是能捡回一命就值得庆幸啦!」

    「讨厌,老是这样……每次都说一样的话。」

    话虽如此,三人组嘴上抱怨,表情却很开朗。因为这种事情是家常便饭,活著就是福,一路走来的经验让他们理解这点。

    *

    他们去最近的公会分部报告完事情始末,然后就跑到酒吧耍废。

    而自由公会分会长把这三人组叫过去。

    三个人紧张地进入房间。

    「听说你们这次又被欲望蒙蔽双眼,打算去接自己处理不了的工作是吧。」

    最后入内的基多还来不及关上门,分会长的骂声就冲过来。

    「不,我们还没接,所以请别判我们违反规章!」

    卡巴尔慌忙辩解。

    不过,分会长对他的回覆嗤之以鼻,嘴里继续说道:

    「算了。既然你们活下来,应该有学到教训才是。」

    对分会长的反应感到困惑之余,三人组以为他今天心情好正要松一口气……

    「不过,你们实在太乱来了!一群笨蛋!」

    紧接在后的,是比食人魔还要恐怖的分会长说教。照理说应该忙得不可开交的分会长,花了数小时说教。惨事接二连三找上门,三人组好想哭。

    对于这样的三人,最后分会长说了这么一句:

    「但是就跟你们报告的一样,已发现双头大蛇。在离村庄有一大段距离的森林外围。是你们把它诱导过去的吧?干得好。还有,亏你们逃得出来。今后要评估自身实力,别逞强。」

    「不,是我们忙著逃跑弄错边,不小心逃到跟村子相反的方向。」

    「对对对,我们太慌张了!」

    「是咱们无心插柳。要是逃进村子里,还有在那儿待机的士兵帮忙啊。」

    三人组说这话掩饰,但分会长似乎看透一切,他说著「无妨,没其他事情了」,将视线挪到文件上。其实那是分会长特有的谢意表达。

    三人组一鞠躬,接著离开分会长的房间。

    数日后──

    他们三个因为工作需要经过某个村庄。

    「啊,是大姊姊他们!谢谢你们之前帮忙打退可怕的魔物!」

    一群小朋友边喊边跑过来,围住他们三人。

    大家笑容满面。

    之前造访这个村落时,他们还因为担心父母哭哭啼啼──现在完全看不出来。

    「对我来说,能看到这些笑容就是最好的报酬呢──好像有这种感觉喔!」

    「对啊。感觉还不赖。」

    「就是说啊,有些东西比金钱更重要!」

    受那些孩子影响,过没多久,三人组也跟著展露笑颜。

    接著他们就像平常那样,朝前方迈进。

    他们的冒险才正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