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中场 问题发生
    为了做例行性报告,大家集结在会议室。

    就剩摩迈尔还没到吧?

    时间来到晚上九点,晚上的餐会刚结束。

    外头还有热闹的骚动声,听得见笛子跟太鼓的声音。我准大家闹到晚上十点,所以这点不成问题。

    供宾客过夜的那些建筑,把窗户关上就能完全隔音。已经先做好防范,不管镇民怎么闹,大家都不会有怨言。

    虽然我也想去逛夜市,但昨天把大家留到很晚,所以我今天打算早点听取报告。

    「朱菜、紫苑,辛苦你们了。演奏得非常棒。让我大吃一惊。」

    「呵呵,因为有偷偷练习啊。我本来就很会唱歌,那个叫钢琴的乐器似乎跟我很搭。但事实上,我只会弹那两首曲子。」

    朱菜开心地说著。

    才刚学就弹成那样,我想她肯定有这方面的天赋。可是她确实太忙了,只能趁工作的空档抽空练习,怪不得会弹的曲子那么少。

    这方面,紫苑也和她一样吧。

    「我也跟朱菜大人一起偷练。想给利姆路大人一个惊喜,看来成功了!」

    紫苑脸上堆满笑容。

    拉小提琴的紫苑真的很漂亮,散发冷艳气息。我就实话实说夸一下吧。

    「真的很帅气。你今后也会继续演奏吧?」

    「是,当然!我会勤加练习,将利姆路大人记住的曲子全部重现!」

    「嗯嗯。我也有很多曲子想听,期待你的演奏!」

    从不觉得紫苑有像今天这么可靠。

    她总是有令人感到遗憾的地方,但今天的紫苑看起来特别耀眼。

    接著,我也向戈毕尔搭话。

    「戈毕尔,发表会颇受好评喔。连优树都为之惊艳,盖札王也很佩服你们。虽然他说我们公布太多资讯了,但我觉得很好。」

    「是!多谢夸奖!虽说培斯塔先生帮了不少忙,但我也很努力。做实验的这段期间,我不只满足求知欲,也想将这份心情传达给大家……结果好像一不小心就得意忘形了。」

    「不不不,我不是在责备你。原来你一直在做那种实验,我也很惊讶,但内容非常有趣。也引起那些来宾的兴趣,办得非常成功。」

    听我这么说,戈毕尔便开心地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刚才很紧张。

    「也替我向培斯塔说一声。」

    「遵命!」

    培斯塔现在应该在陪盖札喝酒。

    搞不好正在挨骂也说不定,但那对培斯塔来说也是一种赞美吧。因为对培斯塔来说,盖札依然是他永远的憧憬。

    毕竟是庆典,这天不论身分高低玩个尽兴也无妨。

    我还跟迪亚布罗打听武斗大会的事。

    「已经选出六名正式参赛者了,但我上场的话,这些人都不够看。我也看到那个勇者了,呵呵呵,确实是有趣的人才。趁他还没引发问题,先让我收拾他吧?」

    「我不是说这免谈吗!」

    「谨遵圣命。继续报告下去会坏了利姆路大人明日的雅兴。」

    在迪亚布罗看来,没有任何问题。这下连同哥布达跟盖德在内,共选出八名选手。

    既然没问题,后面的事我就不听了。

    视搭配而定,或许能看到有趣的战斗,就照迪亚布罗说的,留起来当明日的乐趣吧。

    苍影也向我报备一些事情。

    听说孩子们在庆典上都玩得很开心。还去看了武斗大会预赛,替正幸加油。

    他们好像还吃了很多东西。

    日向小姐……

    你这个监护人是怎么当的?

    我很担心孩子们会不会吃坏肚子。

    明天也像这样会不会有问题啊?我不禁有点担忧。

    就这样,我边跟大家谈话边等摩迈尔。

    没什么问题的话,要不了三十分钟就能谈完吧。

    才想到这儿,就见面色铁青的摩迈尔摇摇晃晃入内,让我不禁觉得「出事了」。

    「让、让您久等了。」

    照他的样子看来,似乎碰上了大麻烦。

    平常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厚脸皮样,今日却难掩动摇。

    「出什么事了吗?」

    朱菜替摩迈尔送上凉茶。

    待摩迈尔一口气喘过来,我便朝他问道。

    「真的非常抱歉。出大问题了。是这样的──」

    摩迈尔说钱不够。

    零售商全跑来跟他要货款,他处理得一个头两个大。

    不不不,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克雷曼的大本营有不少艺品装饰,我们也收回他的金银财宝。

    而且迪亚布罗还徵收了星金币一千五百枚,当成法尔姆斯王国付给我们的部分赔偿金。换算起来就算举办这种庆典一百次,也会有剩吧。

    想到这儿,我朝一脸困扰的摩迈尔提出疑问。

    「关于这点,不是预算的问题。而是魔王克雷曼的遗产无法当货币使用。因为那些不是目前的世界通用货币。古代王国的金币以艺品角度来说价值极高,有在东方帝国流通,不过……」

    看来虽然某些国家会直接拿那当货币,但并未被世人认可,并非通用货币。

    其实拿去兑换就解决了,但商人们似乎无法接受。他们要求我方用正式货币支付,也就是矮人王国发行的金币。

    「一开始我还打了包票,承诺他们会用金币支付,但半路上就发现事情不对。可是那时已经太迟了──」

    当国库的金币用完,摩迈尔就自掏腰包支付。然而能付的还是有限,所以他要熟识的商人说明事情原委。

    接著摩迈尔发现令人震惊的事实。没想到几名熟识的店长跟新零售商做买卖,对方说只收共通货币。

    如果是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可以互拿商品抵债。或者不用现金支付,改以证明文件代替。

    总有一天会付清这笔款项,但当下先不支付。这个世界没什么利息概念,在双方不会蒙受亏损的情况下,这是一种很普遍的交易方式。

    然而我国毫无信用可言。

    眼下若对方要求我们用现金支付,我们只能答应。

    摩迈尔也很清楚这点。所以他慎重地管理预算,还严格筛选交易对象。

    按照他的盘算,应该会有更多大规模的买卖。那样一来就能将星金币找开,找回来的金币足以付给大家。

    若非如此,他跟那些大店铺的店长也有多年来的交情。不否认摩迈尔有对方多少会通融一下这种天真的想法。

    他认为对方会收证明文件,或者可用古代王国的金币支付。然而那些零售商不愿接受,连跟他交情不错的商人们都为此烦恼。

    「原来如此。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背后似乎都有人在动手脚。」

    站在我背后的迪亚布罗听完摩迈尔这番话立即断言。

    摩迈尔点点头。

    「我也这么想。没想到他们会用这种方法扯后腿……」

    在摩迈尔看来,他也觉得这是某人在扯后腿吗?

    不过,究竟是谁……?

    「真对不起,摩迈尔先生。都怪我毫无警觉,害您费心处理那些──」

    利格鲁德为之呻吟。

    他之前也忙著招待来宾。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该负起责任,认为这不是摩迈尔一个人的问题。

    对,这个责任不该让摩迈尔担。

    「也就是说,某人想让我们失去信用对吧?」

    「八九不离十。照西方诸国评议会订定的国际法规看来,必须用矮人王国制造的金币当货币支付。虽说各国另有自己的规矩,但这次零售商的要求在西方诸国具正当性……」

    若是隶属自由公会的商人,他们会衡量我方的情况,愿意跟我们商量吧。因为我方在关税等层面给他们优惠,已构筑一定程度的信赖关系。

    可是这次引发问题的都是正规商人,隶属各评议会加盟国。

    他们都是这些国家的人民,可以主张自己是根据国际法规行事。

    就算跟他们说这是我国特有的规矩,他们也不会轻易接受吧。

    不,先不论这个──

    这帮人可能早就串通好了,刻意制造问题。

    那么采取强硬态度只会造成反效果。

    可以合理怀疑这就是对手想要的结果。

    「若坚持要他们遵从我国规定,评议会也许会抵制我们?」

    「假如我们已经参加评议会就另当别论,如果今后有意加入,可能会把场面弄得很僵。」

    用古代王国的金币支付,一般情况下不会构成问题吧。可是对方的目的若是摧毁我国信用……

    也许他们的用意是想看看我国今后是否愿意遵守国际规范。

    「动手脚的人该不会是评议会成员吧?」

    「商人来自世界各地,他们暗中安排让零售商混进去的这种手段。虽不知敌人是何方神圣,但绝对不简单。用这种手法表示他们不怕或多或少蒙受一些损失,将损益置之度外。我认为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本国的名声扫地。」

    别看摩迈尔这样,虽然之前待的国家不大,但他可是黑社会里名气响叮当的人物。

    这个摩迈尔都敢说对方是狠角色了,我们甚至查不到对手的底细,敌人肯定相当难缠。

    「不能逼他们照我国规矩走就是了?」

    我对紫苑的话给出肯定答覆。

    「对。你变聪明了嘛,紫苑。要是在这逼人遵守我国规定,西方诸国可能就不会接纳我们。我们想跟人类友好相处,无论如何都要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可是,按照利姆路大人的构想,共计有萨里昂、布尔蒙、德瓦岗、法尔姆斯──说错,是法尔梅纳斯,以及魔王蜜莉姆大人的魔王领土。这些国家要一起共存共荣吧?既然要以魔国联邦为重心,不把我们看在眼里损失更大不是吗?」

    这家伙真的是紫苑吗?

    老实说,我吓了一大跳。

    她十分正确地解读我的想法,简直令人怀疑她是冒牌货。而且指出症结的那番话可说一针见血。

    「咯呵呵呵呵,不愧是第一秘书紫苑小姐。你说对了。」

    「对吧?那他们干嘛来妨碍我们?既然无法忽视就跟我们合作,帮助我们提升形象不就得了?」

    好惊讶,紫苑并非乱讲一通,看来她真的听懂才说出这番话。而她指出的点正是我感到疑惑之处。

    迪亚布罗给出答案。

    「人类这种生物,确实不可思议。不合作明明就无法活下去,却跟自己人分地位高低。而且有两个以上的集团碰在一起,他们又会再争一遍,看谁比较厉害。弱小又可悲的人很怕自身权益受损。至于这次──」

    「嗯。对手担心利姆路大人构筑共荣圈会让评议会的立场受到威胁吧?」

    「正是。」

    迪亚布罗的说明浅显易懂。

    听完红丸的话,我也颇有同感。

    干部们陆续听出端倪,甚至有人开始感到愤慨。

    迪亚布罗则愉悦地嗤笑,甚至做出一些激进发言,像是「笑死人。不懂分寸,不愿接受利姆路大人的慈爱,像这种愚蠢的上位者,最好把他们灭掉」。

    此时附和的果然是紫苑。「呵呵,第二秘书也这么想啊?」她这么说,两人看似意气相投。

    难得我对她刮目相看,看来紫苑的本质没多大改变。

    「不准你们干这种事。」

    只见两人一脸遗憾。

    这种时候倒是一个鼻孔出气。

    「总而言之,不能置之不理。是否要我再针对那些商人的前雇主仔细调查一遍?」

    苍影用这句话向我请命。

    或许能逮到他们的小辫子,看来有必要。

    可是要等开国祭结束。目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以便应付各种突发状况。等我们解决眼下问题,到时再彻底将敌人揪出。

    「这也很重要,但现在先缓缓。对了,摩迈尔,支付期限到什么时候?有想到什么好法子吗?」

    首先要让大家看到我们愿意遵守评议会规范。如果还是无法打破僵局,到时再看著办。

    反正不会引发战争,没有到人命关天的地步。

    我认为事态并不紧急。

    「是。对方似乎也很享受这场庆典,说愿意等到开国祭结束的隔天。我的朋友有去帮忙说情,但对方说最多只能等到那时──」

    庆典结束的隔天──今天是第一天,还有两天的缓冲期。三天后就要付款是吧。

    「现在我的朋友正在替我们筹钱。虽然我们会多少损失一些,但他们要拿古代王国的金币去换矮人金币。不过,能不能快速备妥可动用的现金这就不确定了……」

    很吃力啊……

    这也难怪。

    基本上,光搬运就够吃力的了。

    干部们应该可以透过「空间移动」缩短时间。但是为了搜集不知是否有著落的金币而四处奔走,未免太没效率。

    虽说可能性不高,不过敌人的目的或许是将干部调离城镇,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我想到了!

    印象中兽王国有给我们金块。乾脆用那个做伪币好了?

    透过我的「解析鉴定」复制,不就能制造伪币,凭矮人王国的技术水平也无法看破,能够以假乱真?

    《答。可行性是零。每个矮人金币都施了刻印魔法。用序号彻底管理,能立刻判读假货。》

    啊,这样喔……

    我从「胃袋」取出一个金币观察。发现上头确实刻了数字。

    要造出跟真品一样的金币想必不难。可是一模一样的金币有两枚,这就证明那是假货。

    用不著在这种地方过度发挥他们的精密技术吧。

    是说总觉得不管在哪个国家,以前伪造货币好像都会判相当于死刑的责罚。在这个世界里,人们结合魔法与技术,实施彻底管制。

    既然要统一货币,他们自然不会让人轻易伪造。

    「不能伪造。那大概也无法收购吧……」

    大伙儿都对我的话表示赞同。

    「那么,虽然会蒙受一些损失,但可否用手边现有物品──为数庞大的金块支付?」

    拿这些付款,商人们应该会接受吧?

    「精明的商人八成会接受这项提议。但我坚决反对!」

    还以为这点子不错,不料摩迈尔大力反对。

    他跟我说明理由。

    「这会变成我们的弱点。今后跟各国贸易时,他们都会拿这次事件当范例。对方会觉得『就算刁难该国,他们也会自愿吸收损失以便善后』。到时就会用不公平的方式跟我们做买卖,不会把我国当成对等的贸易对象。虽然嘴巴上会讲得很好听就是了……」

    摩迈尔面露苦笑,用我们也能理解的方式解说。

    若是被商人找到弱点,他们会将我国吃乾抹净。

    因为摩迈尔自己就是这样,所以他敢断言此事必定会发生。

    既然都说成这样了,我也只能接受。

    「还有两天,我们会利用这点时间设法将金币凑齐。来参加庆典的人花钱比较不会手软,大家会努力发动攻势的!」

    「有劳各位了。」

    总之,找不到解决办法。

    我已经打算豁出去了。

    既然我们也不能妥协,大不了逼对方遵守我国规矩。

    并非一定要遵守对方的规矩。

    这里是魔国联邦,有我们自己的规矩。

    当然,能遵守对方的规范最好。

    反正不管怎么说,对方都不会吃亏。我们要坚持开条件须双方对等、公平公正。

    就算他们不爽收古代王国的金币、不接受证明文件、对于用以物易物的方式颇有怨言,对方也没资格对我们说三道四吧。

    「总之,也不用过于顾虑他们。这里是我们的国家,若是真的无计可施,大不了叫他们遵守我国规定。不要想太多,大家尽力去做吧!」

    「知道了。」

    摩迈尔似乎卸下肩头重担,表情变得比较开朗了。

    评议会可能会对我们有意见,但到时就知道敌人是谁,我要用乐观的角度看待。

    或许不是敌人,只是想试探我们。只要出事就当对方是敌人,这未免言之过早。

    「就这样,今天先散会吧!大家辛苦了!」

    在我向大家宣告后,今晚的例行性会报就此结束。

    问题先摆一边,虽然觉得「事情变得有点棘手」……

    不过,过度担忧也不是好事。

    摩迈尔老弟似乎耗费不少心力,现在我就来替他分摊一下。

    「那我们走吧,摩迈尔老弟。你们也一起来。」

    男性成员都没有异议。红丸更是一开始就换好浴衣,准备大玩特玩。

    「咦,可是我还要去筹钱──」

    「现在烦恼那个也没用!没有的东西想生也生不出来。要是太拚害你病倒,那问题可就大了!」

    听我说完,摩迈尔面露苦笑。

    「真是败给你了,少爷。那就让不肖摩迈尔陪你一同前去!」

    就这样,我成功硬邀摩迈尔去参加夜晚的庆典。这样他就能彻底转换心情了吧。

    将在我们背后说著「利姆路大人,您可别玩得太过火。还有哥哥,你也是──」的朱菜拋在身后,我们就朝那座不夜城迈进。

    ──题外话。

    就在稍早跟日向聊到的问题章鱼烧摊贩前,我看到一名银发少女跟店长争执不休。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虽然这话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但只要好好遵守就不会碰上致命危机,也能避开问题。

    想也知道,我华丽地逃离现场,这一夜玩得很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