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中场 深夜会谈
    带著红丸、紫苑和迪亚布罗,我来到会客室。

    摩迈尔早已带著紧张的神情在那等待。

    朱菜负责招待客人。发现我们到来,她便为大家准备饮品。

    「盖札大人说他马上过来。」

    朱菜的话才刚说完,随著房门开启,盖札进到屋里。

    「等很久了吗?」

    「不,我们也刚到。」

    我们互朝对方开口道。

    招呼也打得差不多了,大家到位子上坐好。

    「先从结论讲起。我一早就联络母国,要他们筹措国内剩余的金币,但只集到一千五百枚,数量不多。总不能叫人民掏钱,而且要在明早之前准备出来,这已经是极限了。」

    如果是正在流通的金币,肯定无法相比拟。可是要拿出金币又不至于对矮人王国的经济造成影响,盖札说顶多只能集到这些。

    用不著说也知道,我拜托他拿金币跟我们换星金币,盖札才愿意帮忙。

    「真抱歉啊。这数量比想像中还多,多谢了。」

    「嗯,明天早上会叫人用天马空运过来,应该傍晚就能送达。」

    一千五百枚金币的重量满可观的。要他们特地运来不太好意思,还是我开「空间支配」过去拿钱好了。这样更安全、更确实。

    「是我拜托你们的,我去拿吧。」

    「……这样啊,你好像会『空间移动』,这样的确比较稳当。我明白了,再跟他们说一声。这先摆一边,来谈正事吧。拿这些钱付商人够吗?」

    「嗯──这个嘛……」

    很可惜,其实还差一点点。

    这次的开国祭是第一届,所以办起来预算尺度拉很大。因此需要的金币超乎想像,要三千枚以上。

    用我的金钱观换算相当于三亿日圆。对照这个世界的经济规模,那可是浪费到令人惊恐的地步。

    我们的国库就是这么富有。

    星金币有一千五百枚。换算成金币相当于十五万枚。所以我们才不吝使用,想说只是金币两三千枚。

    并非我国没钱,若能兑换就可支付。可是这次的交易对象都是小贩,这招行不通。

    这样就得从我们的国库凑金币……

    我国好不容易才导入货币经济,金币流通量捉襟见肘。

    虽聚集了不少各式各样的银币,矮人王国的金币却不到百枚。

    加上我的私房金币三百枚。

    摩迈尔凑的金币只有千枚左右。

    加起来共约一千四百枚。

    加上盖札替我们凑的份,还是不到三千枚。

    「不够吗?」

    「我大概算了一下,还缺几百枚。」

    「算预算缺口算得这么随便,亏你能办这种庆典……」

    「就临时想到嘛。再说期限又短,没办法喽。」

    「……害我不知该从哪骂起。」

    盖札盛大地叹了一口气,傻眼地看著我。

    不,那是因为……大家意愿都很高啊。

    又没人反对……

    我很想大声辩解,但说出口可能会让盖札的怒气大爆发。

    没喝醉的盖札还是有点可怕。我是聪明人,决定别在这乱讲话。

    「既然这样,不够的份就让我来出吧?」

    我们谈到一半,突然有人插话。

    纳闷来人是谁的我朝那看去,结果是带著艾拉多的魔导王朝萨里昂皇帝──艾尔梅西亚。

    坐在我隔壁的盖札见艾尔梅西亚露脸就显得一脸厌恶。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足以让人察觉变化。

    我有些提防,同时朝艾拉多提问。

    「奇怪,艾拉多先生……为什么皇帝也来了?」

    「哎呀,这个嘛──利姆路阁下,我跑去跟陛下商量,结果她二话不说答应提供援助──」

    艾拉多说明时,艾尔梅西亚脸上堆满笑意。

    至于艾拉多本人则是一副苦瓜脸。

    我看出一些端倪。是皇帝逼他的吧。

    这种时候最好别自找麻烦。

    「这样啊,不,这个问题就让我方──」

    「嗯──刚才不是还在哀叹钱不够用吗?我只是为了奠定两国今后的友好关系才提议帮忙喔。」

    她笑容满面,眼里却没有笑意。

    直觉告诉我──这下事情麻烦了。

    「不,就说……」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决定设法拒绝她。

    想换金币的事确实不假,但我更怕欠艾尔梅西亚人情。

    金币不足的部分只差数百枚,大不了给几个商人一点颜色瞧瞧。避免对方看扁我们就好,只要对手没蒙受损失,应该不至于对我们恨之入骨。

    基于这层考量,我才做此判断,然而──

    「你就死心吧。那个女人话一出口就会坚持到最后一刻。而且跟那个女人为敌比对付整群商人还要棘手。现在最好乖乖接受她的帮忙。」

    换上跟艾拉多一样的苦瓜脸,盖札不屑地说著。

    真教人惊讶,看样子连那个伟大的英雄王盖札都难以应付这位艾尔梅西亚皇帝。

    「哎呀,盖札小老弟。你是在替我说话吧?我好高兴!」

    艾尔梅西亚难掩心喜地笑说。

    她叫对方盖札小老弟,两人的关系可见一斑。

    「别这样叫我好吗?那不重要,阁下你有什么企图?」

    「你还是一样严肃耶。明明你祖父是个自由奔放的人。」

    「就因为祖父是那种人,先王吾父才那么辛苦。别管那个了,你还是快点讲重点吧。」

    盖札的性格确实挺奔放,但他平常都扮演严格的君王。理由在于成长过程中将父亲的辛劳看在眼里。

    仍由先王治国时,盖札最后那段自由岁月似乎过得很尽兴。据说他就是在那时碰到艾拉多跟艾尔梅西亚。拜白老为师大概也是这个时候的事。

    如今艾尔梅西亚依然会提到当时的事。

    也许就像随时将旧事挂在嘴边的亲戚大婶。

    怪不得盖札看到她就头疼。

    「性子真急。你以前有这么急躁吗?」

    盖札藏得很好,完全看不出来,但他似乎非常烦躁。我看不穿,却瞒不了艾尔梅西亚。

    看人脸色对王公贵族来说是小事一桩。

    所以他们才会小心翼翼地戴著面具具互相欺骗……在我看来该叫盖札一声师父,艾尔梅西亚却把他当小婴儿看待。

    难怪盖札脸上充满厌恶。

    这时艾尔梅西亚说了声「也给我来杯喝的」,从朱菜手中接过水果酒。看她大剌剌地就座,大概赶不走了。

    盖札与艾拉多视线交会,两者同时发出叹息。

    这两人看似感情差却默契十足,而且在艾尔梅西亚面前都跟小孩子没两样,也许他们很像。

    当然,经验尚浅的我跟艾尔梅西亚交涉毫无胜算可言,所以盖札才要我死了那条心。

    「哎呀,这个也很好喝。」

    「不敢当。」

    朱菜倒的水果酒似乎很合她胃口,只见艾尔梅西亚笑得灿烂。

    每口喝起来都不一样,这是朱菜的私房珍品。若她嫌这个难喝,要准备更棒的东西就难了。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盖札接著开口,重新强调一遍。

    「好了,已经够了吧。时间宝贵,可不能浪费在阁下你的闲情逸致上。」

    他再次催促,这下艾尔梅西亚总算有意谈正事。

    「好吧。要我帮你,我只有一事相求。若你还会企划这种庆典,务必邀我参加。如果你以后都愿意邀我,我便乐于换钱给你。」

    瞒著我暗中策划这么有趣的活动,不可原谅──艾尔梅西亚如是说。

    这让艾拉多抱头仰天。

    盖札则一脸苦闷。

    「我很乐意。」

    我答得乾脆。

    听我给出回覆,艾尔梅西亚开心地笑了。

    前后落差太大,也许是我错看她。

    可是她喜欢庆典的狂欢热闹,还说要参与这类企画,可说正合我意。

    「王族可不是人民的奴隶喔。王族自由自在地生活,人民也会开心。我也开心。那样皆大欢喜啊!」

    「有道理。我也这么想。有人跟我站在同一阵线令人心安,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我跟艾尔梅西亚笑著握手。

    这下我跟艾尔梅西亚就是战友了。

    除了我跟摩迈尔,又多了艾尔梅西亚这名新成员。「坏点子三人组」在这瞬间成形。

    虽然盖札跟艾拉多浑身发抖,似乎有不祥的预感,但那不干我们的事。

    接著艾尔梅西亚拿出魔法钱包。

    「这里只有我的零用钱,顶多金币一千枚左右。还要更多的话,我再请人拿过来?」

    「不,目前这样就够了。那我用星金币十枚跟您换吧。」

    我也答得云淡风轻,但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竟然面不改色拿著千枚金币到处晃,只能说她的金钱观有点怪。

    看来是如假包换的大富豪,听盖札的话没与她为敌是正确选择。

    「好啊。你要确实遵守约定喔。」

    「当然!」

    听艾尔梅西亚这么说,我笑著颔首。

    接著她便乾脆地当场跟我换钱。

    再来就等明天一早到矮人王国兑换金币一千五百枚,就能凑齐必要枚数了吧。

    这下问题就解决了,我放下心中那块大石。

    迪亚布罗对这样的我说「太好了,利姆路大人」,又替我倒了杯茶。

    看他也替盖札和艾尔梅西亚等人倒茶,我一面开心地喝著。

    「虽然有人想等著看利姆路大人的笑话,看您是否连规矩都无法遵守,然而这下对方的计画将以失败收场。」

    红丸也露出无畏的笑容。

    某个人想赢过我、不让我出头,这下对方的计画就告吹了。

    我们不用跟小贩们低头谢罪,保住了颜面。

    彷佛卸下心头的重担,心情变得好轻松。

    这时艾尔梅西亚对我们几个说出耐人寻味的话。

    「但我想,就算来不及准备金币,还是有人愿意协助你们喔。」

    「嗯,什么意思?」

    我有听没有懂,便开门见山地问了。

    「想让对方听话,与其用恐吓或威逼之类的强硬手段,还不如施恩给对方,这样简单许多,成功率也更高。」

    艾尔梅西亚说完便露出微笑。

    肯定没错,那是一国之君才有的笑容。

    这句话让迪亚布罗灵光一闪。

    「原来如此。您是说有人会不请自来,想当和事佬?」

    「是啊,这有可能。可是,就算这号人物出现,我猜也会是某人的傀儡。」

    「咯呵呵呵呵,这想法真有趣。他们先引发问题,然后再替我们说情好施加恩惠。这计策确实可行。不过──」

    「就算手边没有金币,拿证明文件就没问题了。让各国重镇看看你们多没信用,并让他们知道自己很有信用,这样就能卖人情给你们。」

    「真贪婪。真像人类会有的思考模式。让我多上了一课。」

    呃,也就是说?

    为了卖我们人情跑去说服零售商,想拉拢我们的人可能会出现?而这个人只是听令行事的小角色,随时都能舍弃?

    原来如此──若我们信任那个人,就拉拢我们。若是我们对那个人起疑,就舍弃这项策略是吗?

    当然,也许他们只想让我方颜面尽失,但……总觉得艾尔梅西亚的预言会成真。

    迪亚布罗似乎也觉得可能性很高,带著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陷入沉思。

    「这么复杂的事我听不大懂,但你知道策画人是谁吗?莫非在那个──由西方诸国组成的评议会成员中,有人想试探我们?」

    这问题来自红丸。

    他那粗鲁的语气并未惹艾尔梅西亚不快,只见她脸上浮现笑容。

    「我也不清楚喔。因为本王朝没有加入评议会。不过──如果是那位仁兄,应该知道些什么吧?」

    艾尔梅西亚说完就盯著某个方位看,视线前方是陷入沉思的摩迈尔。

    「咦,在说我吗?」

    突然被人指名似乎令他很慌张。

    但他马上恢复平静,有些苦恼地开口:

    「我是听过一些传言。据说私底下还有一个委员会,西方诸国全任他们摆布。好像是评议会里的高阶支配者……但只是传言啦。毕竟评议会成员都是各国代表。全都是王公贵族,身分挂保证。」

    照摩迈尔的话听来,商人之间似乎有某种传闻。

    他们说另有一帮立于权力中枢的支配者。

    摩迈尔说这种传闻已经跟阴谋论没两样了,他个人是不信这套说词……

    「──若有可疑人物出面仲裁……就让我调查他的身家,揭发他的背景。」

    这时跪在我身旁的苍影开口道。

    都没发现他在那里……

    我压下惊讶的心,状似昂扬地点点头。

    「吓我一跳。连点声息都没有呢。」

    「之前就跟您说过啦,陛下。这里的居民都异于常人,亲身访问太危险──」

    「呵呵呵。不过,这是很有趣的体验。对了,利姆路先生,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事到如今还想问什么?

    「好的,有何指教?」

    「朕想跟你们缔结盟约。可是在那之前,要先听听你的想法──」

    艾尔梅西亚散发的气息顿时一变。

    不再隐瞒刚才瞬间展露的王者风范,笔直地看著我。

    一股庞大的压力几乎要将人压到喘不过气。

    盖札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这是──「英雄霸气」。

    「请说吧──」

    既然这样,我也用「魔王霸气」抗衡。

    我们互瞪,用眼力一较高下。

    本人打算正面迎战,所以我目不转睛地看著艾尔梅西亚。

    「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恶魔?那个危险至极的始祖──」

    始祖?

    虽然不知道艾尔梅西亚在说什么,但恶魔是指迪亚布罗吗?

    他的确很强,但不至于危险成那样吧……

    「不,我没什么打算啊。迪亚布罗做事让我很满意,有什么问题吗?」

    「……那我换个方式问。假如那个恶魔失控,你要如何负起这个责任?」

    失控?

    他确实有失控的疑虑呢。

    看来都被艾尔梅西亚看穿了,知道我有多辛苦。

    的确,迪亚布罗何时失控都不奇怪。

    但这不只是迪亚布罗一人的问题。

    虽然不愿这么说,但我家还有紫苑这个问题儿童。

    她好像在担心我,但这不是艾尔梅西亚小姐能解决的问题吧。

    「这个嘛,我会在他失控前制止。为了避免出现伤亡,只能这样了吧?」

    若是有其他方法,拜托你教教我。

    只能在他失控前阻止。

    听我这么说,迪亚布罗很是开心。

    不,你是问题儿童的当事人之一。那么高兴要我该怎么办才好……

    困惑的不只我一人。

    「啊?那个──先等一下?虽然一不小心就变回本性了,但你说要阻止那个恶魔?要负起责任?」

    「对。他确实很容易失控,但最近已经会把我的话听进去,跟以前相比算是安分许多喔。」

    我带著满满的自信应答。

    迪亚布罗跟紫苑,若他们继续保持目前这样就不会引发问题吧。

    虽说紫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我有点不安……总之没什么好担心。

    听我给出这个答案,艾尔梅西亚露出少女般的笑容。

    「欸,艾拉多小弟弟,你听到了吗?魔王利姆路很有气度,比你说的更大气!」

    艾拉多的苦瓜脸皱得更厉害。

    你也不好混呢,要侍奉这么自由奔放的主子──我在心里安慰他。

    「闹够了吧,艾尔梅西亚阁下。利姆路都这么说了,我也支持他。要是出什么事,本人盖札•德瓦岗保证会助利姆路一臂之力。」

    展现许久未见的可靠,盖札出面声援我。

    艾尔梅西亚愉悦地看著我们。

    接著──

    「你在这方面有何看法,朕已经明白了。若你要与人类为敌,到时朕会尽全力阻止。希望我们能就此维持良好关系,加深两国的羁绊。艾拉多──」

    「在!」

    「魔导王朝萨里昂与朱拉•坦派斯特联邦国正式结盟,朕已经准了。之后的手续你看著办。」

    「是──!」

    不愧是皇帝。

    命艾拉多处理杂事仍充满威严。

    我也要好好学学。

    「那么,若出什么差错,就找我或盖札小弟弟商量,千万别失控喔。」

    艾尔梅西亚这话是对我说的。

    我不懂。

    刚才还在聊迪亚布罗跟紫苑失控的事,话题怎么不知不觉转到我身上。

    还叫我别失控……真失礼。

    「我说,别看我这样,本人做事很深思熟虑喔!别把我说得像会随时失控一样──」

    「利姆路啊,那一时兴起举办开国祭的是谁啊?」

    盖札的目光咄咄逼人。

    问我这个人是谁,我只能答「就是我」。

    「好像是摩迈尔老弟?」

    「才不是,利姆路大人!」

    果然不愿对号入座……

    「好啦,我知道了。下次我会好好跟人商量。」

    「这样才对,拜托你喽。」

    「照理来说不该对别国的王说这种话,但你是例外。可别怨我们吶。」

    太唠叨会变成干涉内政,盖札这么说。不过我有不少点子似乎很难被这个世界接受,希望我事先跟他们商量。

    这不是好坏问题,而是在盖札等人看来有那个必要。

    这对我来说也没坏处。为了抵御天使族带来的文明破坏,能得两国协助算我幸运。

    解决金币问题后,不知为何演变成我遭人说教,这就算了吧。

    艰涩的话题结束。

    已经跟艾尔梅西亚约好,今后两国会构筑良好关系。原本只是无心找她商量,却带来意想不到的莫大成果。

    原本打算就此散会,艾尔梅西亚却说她话还没讲完。

    她一脸认真地看著我,感觉有点拚命。

    不晓得有什么事,我也跟著紧张地回问。

    「那个,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没什么问题喔!这是我个人的请求……希望你替我引介吉田大师!」

    「慢著,陛下,您在说什么啊?趁乱说这种话未免太厚颜无耻!」

    还在想是多大的难题,原来是这码事。

    看艾拉多一阵惊慌,其实事情没那么严重。吉田先生应朱菜的请求来到这个国家,目前仍发挥厨艺替我们做菜,但我没问他庆典后有何打算。

    我个人希望他留在本国,但决定权在吉田先生手上。

    只是替艾尔梅西亚引介罢了,没什么问题。

    「小事一桩。不过,请您别强迫吉田先生做事喔。」

    我朝艾尔梅西亚说道,答应得很乾脆。

    「那当然!」

    艾尔梅西亚也乐得接受,等庆典结束再引介吧。

    就这样,在深夜举办的「超大国三巨头会谈」悄悄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