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终章 最后的赢家
    优树得到玛莉安贝尔的力量。

    「希望你一开始就跟我们商量。」

    「哈哈哈,不是说了吗?拜那手法所赐,才能连玛莉安贝尔一起骗嘛。」

    「可是要我哄骗台面上的部下,真的很累人呢!」

    优树跟利姆路对战时,为了不让优树持有的力量秘辛泄漏,卡嘉丽一直在吸引队员的注意。耍些可疑的小手段怕会让利姆路看出端倪,所以她煞费苦心。

    优树个人是觉得穿帮也无所谓,不觉得那有什么问题。

    能让对方技能无效化的能力,就算敌人发现好了,依其性质也无法轻易想出对策。对优树来说是其中一张王牌,但绝非杀手锏。

    「总之,我这么做是因为相信你。反正就结果而言也进展顺利,你就别抱怨了。」

    「你好像夺走玛莉安贝尔的力量,这也在计画之中?」

    「对,算是吧。大罪系在独有技里似乎是最强的,所以我一直很想要。听说『欲望』大小是『贪婪者』的力量根源,那我更适合当它的主人吧,就这样喽。」

    「你真的很夸张。一般人可是无法夺取别人的技能喔!」

    「大概吧。不过,这次是『贪婪者』自己选中我。讲归讲,这样还是赢不了那个魔王利姆路。」

    「──说得对。那个魔王也很超乎常理。」

    「真的。可是这下就能把所有的罪全推给玛莉安贝尔。我洗清嫌疑无罪赦免。目前会先安分一阵子,但乐趣增加也不错。」

    「事已至此,急也没用。再说那个魔王真是心思细腻,到令人厌恶的地步。我对这次的计策颇有怨言,但一方面也能接受就是了。」

    卡嘉丽的怨言是针对破坏坟墓一事。

    优树向利姆路解释,说玛莉安贝尔启动动力炉自杀。

    他想湮灭证据。

    爆发规模只涵盖最底层。损害比预计的还轻,以上是优树的说明。

    其实他引爆一开始就准备好的魔力炸弹,却对利姆路说「因为动力炉内残留的能量偏低」,藉此捏造事实。

    为了不让对方起疑,他还洒了真正的动力炉残骸。如此一来,不管对方怎么问,他都准备撒谎到底。

    但卡嘉丽对此有怨言。

    「反正你原本就想舍弃那个地方吧?那就用不著放在心上啦。」

    对卡嘉丽来说,那是她住惯的都市。等事情全处理完,卡嘉丽打算让它变成跟以前一样热闹的都市。

    然而重要的坟墓却没了,怪不得她满腹牢骚。

    「──并非如此。那里好歹是我们的第二故乡。」

    卡嘉丽耸耸肩接话,优树也苦笑以对。

    「也对。但多亏这点,我们有所斩获。我的嫌疑洗清是最大收获,另外还有别的。就是玛莉安贝尔派来的『血影狂乱』,那些家伙会使『神圣魔法』,这是一大关键。」

    「说得对,我也发现了。评议会跟西方圣教会有来往。这是因为五大老首长的真实身分藏有秘密。」

    「就是这样。新闻也有写﹑一时间蔚为话题之事──法尔姆斯之乱让英雄声势下滑。连带也让评议会对西方圣教会的影响力降低。此外指出一项事实!玛莉安贝尔的大祖父格兰贝尔•罗素,依我看他其实是『七曜大师』。」

    「原来如此……不愧是优树大人,洞察力一流。」

    卡嘉丽的洞察力也很敏锐。优树的推论与自身推论在某种程度上一致,所以她确定这是事实。

    优树则面带坏笑看著卡嘉丽。

    「算是吧,这点程度的推理还行。比起那个,我发现更重要的可能性,你知道是什么吗?」

    他说完就看著卡嘉丽,像在观察她的反应。

    卡嘉丽想得到的情报就只有这些。所以她就像在说「我认输」,举起双手投降。

    「我试著从玛莉安贝尔的行动摸索想法,她这次采用的手段非常强硬吧?要是杀了魔王利姆路,维尔德拉可能会出来作乱。操纵混沌龙会激怒魔王蜜莉姆。你也捏把冷汗,深怕被魔王蜜莉姆看出真实身分对吧?拿这些危险的魔王跟『龙种』当对手,我觉得她似乎做得太过火。」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理……」

    「玛莉安贝尔不可能忽视这种风险,照理说都想好到时该如何应对。那么,对策是什么呢?」

    优树笔直望著卡嘉丽,朝她问话。并非他心里已有答案,而是藉提问整理思绪。

    「这个嘛……我猜可能是她已确保自身安全的关系?」

    「这也是一说。但我想不只这样。」

    「再来就是已有觉悟,得做出最低限度的牺牲?看来她一直很怕魔王利姆路崛起,就算出现某种程度的伤亡,放长远看这反而是因祸得福,这样就说得通了……」

    听完这些,优树「嗯」的一声并点点头。

    「我的话,不确定要牺牲多少东西,绝对不会采用那种手段。但相反的,若能预测损害将达到什么程度,我会二话不说衡量损益吧。」

    「──也就是说?」

    「就算维尔德拉跟蜜莉姆失控,玛莉安贝尔也有办法应付──我有足以这么相信的根据。」

    「……」

    「那是什么呢?」

    「格兰贝尔──」

    「不。」

    如此断言的优树此时已找到答案。

    他扯嘴一笑,看著卡嘉丽。

    「拉普拉斯在圣地跟谁作战?」

    「是魔王瓦伦泰──啊!」

    看卡嘉丽出现那种反应,优树满意地笑了。

    「对。魔王瓦伦泰已死,但八星魔王中仍有个魔王瓦伦泰。想必真的魔王比冒牌货强。」

    「就连死去的魔王瓦伦泰都与全盛时期的我不相上下。这么说……」

    「真的魔王更强!此外,我现在已经确定了。就是魔王大本营在鲁米纳斯教的根据地内──」

    「你是说魔王瓦伦泰同时也是神鲁米纳斯?怎么会,竟有这种事……」

    「就是有。我想八九不离十啦。」

    听优树说得那么有把握,卡嘉丽也理出真相。

    「原来是这样,说得也是……如果是格兰贝尔,就算知道真相也不奇怪。」

    「你说对了。还有玛莉安贝尔也知情。正因她知情才做此判断,认为神鲁米纳斯在守护西方诸国。」

    经优树解释后,一切就说得通了。

    卡嘉丽也只能接受,没有让她反驳的余地。

    「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得重新拟定战略。」

    「是啊。但不管怎么说,我们暂时得将活动据点移到『东边』。」

    「呵呵呵,这人真可怕。嘴上说要安分点,却精力充沛四处跑?」

    「那是当然。因为我这个男人,以后要在这个世界称王嘛。不是跟你们约好了吗?我要统治这个世界!」

    「说得也是。呵呵,呵呵呵呵呵。好期待,对,好期待。克雷曼一定也会很高兴。」

    「是啊。所以你要确实提供协助喔。」

    「好,当然了。您也是,绝对不要背叛我们喔,优树大人?」

    「那还用说。我一定要统治全世界。然后大家快快乐乐过生活,日子充满乐趣!」

    优树跟卡嘉丽相视而笑。他们笑著。

    一直笑著。

    就像在玩游戏,魔人们企图征服世界。

    征服世界──这么幼稚的野心,他们当真想实现……

    ●

    我们灭掉混沌龙,救了蜜莉姆的朋友。

    然后回去一看,发现遗迹最底层都被埋住了。

    据人看上去平平安安的优树解释,被逼至绝境的玛莉安贝尔自爆了。

    疑似想带我一起上路,不惜做到这种地步也要收拾我吗?

    想到这边,总觉得有点心痛。

    不过,我们是敌人,变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

    老陷入情绪低潮也不是办法。

    还去找卡嘉丽女士商量,我们想让遗迹恢复原状。

    虽然要花点时间,但预计连底层都挖出来。

    之后循序渐进,挖出的装置物拿去城里展示,预计将这座城堡改装成博物馆。

    计划让「魔导列车」通到这边,变成观光胜地。

    但不知道要花几年,排在前面的待办事项也堆积如山。

    至少可以确定的是未与东方帝国达成协议、缔结和平条约,这里就是战场最前线。虽然是蜜莉姆的领土,仍不能完全放心。

    所以说,目前我们预计只进行修复工作。

    和评议会的交涉也顺利进行中。

    但我们改换数名议员,评议会的势力大幅削减。

    西方圣教会的势力变大,不再受玛莉安贝尔支配的优树也愈来愈有分量。

    情况演变至此,评议会需要重新凝聚向心力。

    我们──该说是我。

    我国魔国联邦变成评议会内最大的派系。

    优树率领的自由公会替我们撑腰。交换条件是向自由公会提供资金援助,他们公开表示会协助魔国联邦。

    关于这件事,日向也同意。她拿出正当理由,说这样有助西方诸国维持安定。

    就这样,我开始对西方诸国有莫大的影响力。

    话说优树的嫌疑洗清真是太好了。

    拜这点所赐,我们才能像这样放心构筑互助关系。

    《不。嫌疑已厘清。个体名「神乐坂优树」确实是按自己的意思行动。》

    咦?

    不对,那你为什么憋到现在才讲!

    《答。因为他的行动原理很简单。可利用。》

    就因为这样?

    不,我懂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是为了我才绝口不提吧?

    《……》

    都怪我,是我太天真。

    那时我犹豫是否该杀玛莉安贝尔。

    为将来著想,明明不该迷惘。

    若她加害我,我的迷惘就会消失。可是,对方还没给我们添大麻烦,我不禁觉得杀她太过分。

    还有凯,杀完也觉得自己做得太过火。有这个前车之鉴,对玛莉安贝尔才狠不下心。

    我无法下手杀玛莉安贝尔──「你」如此判断,才没跟我说吧?

    《……是。我认为有这个必要。》

    竟敢擅自作主──这话我说不出口。

    事实上,正如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所料,优树面不改色地杀了玛莉安贝尔。

    如今成功湮灭所有的证据,优树再也不担心。

    这样的一个人,对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来说很好利用吧。

    我没道理抱怨。

    但我真的很懊恼,这也是事实。都怪我太没用,才害智慧之王操心……

    《否。并非如此。我只是不想让主人多费心力。》

    谢谢。

    是为了让我免受罪恶感折磨吧。

    我想也是,虽然很高兴,但这样是不行的。

    必须好好面对,靠我自己的意志做决定。

    否则就没资格当智慧之王的主人吧。

    老是撒娇靠别人,我就无法成长。

    今后要老实向我报备。

    我会确实面对的。

    《了解。谨遵主人之命。》

    不管优树的企图是什么,我都会粉碎他的野心。

    我不是孤身一人。我有伙伴,有可靠的搭档。

    对吧,是这样吧?

    有智慧之王拉斐尔在,我将行在正道上,不会走偏。

    我打心底这么认为。

    紧接著,似乎有那么一点点。

    我好像看到智慧之王开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