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终章 前往约定之地
    这天夜里,我们稍微交换一下情报。

    详细情形打算等日后安顿好再来谈。

    雷昂告诉我他跟克萝耶是什么关系。

    原本是如兄妹般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但更进一步的资讯他不愿透露。克萝耶大概也忘了,那些已经是个谜。

    但我看也不是什么太大的谜团吧。

    雷昂生性淡漠,唯独特别宠溺克萝耶。

    比德蕾妮小姐宠溺菈米莉丝有过之而无不及,雷昂的执著已经进入危险水域。

    「让我宣誓为你尽忠吧。」

    像是对克萝耶做这类真情告白。

    话虽如此,克萝耶应该会笑著拒绝。

    而事实上,克萝耶似乎也能变成大人。

    克罗诺亚的自我意志依然存在,关系类似我和智慧之王拉斐尔。因此当然能转换身体的主导权。要认真作战的时候,听说她可以跟克罗诺亚进行意识融合,恢复原本应有的样貌。

    她还说突然变成大人可能会害艾莉丝等人陷入混乱,所以目前继续用这种姿态过活。

    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安全,就让克萝耶随她的意思去做吧。

    鲁米纳斯则跟我说格兰贝尔的事。

    「格兰大概是因为妻子死掉才发狂。而玛莉安贝尔曾是那家伙的希望,她的死让他再度陷入疯狂。后来恐怕又恢复正常。」

    既认真又笨拙。

    这句话最适合用来形容格兰贝尔•罗素这个男人。

    名叫玛丽亚的妻子丧命令他感到自责,觉得自己没能守护心爱之人。

    这样的格兰贝尔找到新希望──玛莉安贝尔,连她也为了挑战我吃下败仗。虽然没有证据,但我猜应该是优树杀了她。

    可是对格兰贝尔来说,理由是什么都好。玛莉安贝尔死亡是一件大事,失去她的失落感则让格兰贝尔恢复正常吧。

    没有比这个更讽刺的事。

    那是因为恢复正常后,格兰贝尔想出一个计画,要让「真勇者」觉醒。

    要是失败就会让世界面临崩坏危机。

    然而格兰贝尔做出决断。

    他已有觉悟,再认真不过。

    唯独一点,那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即「勇者」亦非圣人君子。任何人心中都有偏见、都有疯狂。

    格兰贝尔对人类的爱很深。因此一旦陷入疯狂,反噬效果也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大吧。

    就连我都无法置身事外。

    假如我失去所爱之人?

    我想起之前差点失去伙伴时,那股失落感几乎要将我的心撕碎。

    「──『真蠢』──无法这么说吧。」

    我似乎能稍微体会格兰贝尔的心情。

    隔天──

    我们按照预定计画举办音乐交流会。

    在辽阔的蓝色青空下。

    背对残破不堪的大圣堂。

    眼前有一大群排得整整齐齐的观众。

    美丽又忧愁的音色响彻云霄。

    一些人将希望寄托在未来,这是献给他们的──送葬曲。

    ●

    我作了一个梦。

    非常不可思议的梦。

    在那里,我变成一个非常任性的女孩子。

    玛丽亚一醒来看到格兰就露出微笑。

    「作了一场美梦吧?」

    「对,非常甜美。」

    这两人相视而笑。

    「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我没有相信那只史莱姆?」

    「嗯──这个问题好难回答。因为是梦──这样讲好像太随便?」

    「讨厌,认真回答啦!」

    「哈哈哈,抱歉。就像玛丽亚你说的那样,若能够接受一切彼此信赖,便没有比这更棒的事了。可是人类很胆小。害怕生活原则跟他们不一样的人,心生警戒去怀疑对方会不会背叛自己。而且更麻烦的是,不会怀疑他人的人等同有颗美丽的心,但这种人绝对不适合当为政者。这是因为心思比任何人都要来得深沉,是领导者必须具备的资质。」

    听完这段话,玛丽亚看似不满地鼓起脸颊。

    「真是的!那这样人类不就永远无法发自内心互相理解了!我讨厌这样。讨厌那种事!所以我决定下次要相信他。」

    「你是在说梦里的事吧?」

    「对,就是那样。不过,要是下次又作同样的梦,到时一定要相信那只史莱姆。那样我们一定能变成非常要好的朋友!」

    「是吗?我想一定会的。」

    格兰温和地附和玛丽亚。

    玛丽亚则对这样的格兰天真无邪地提问。

    「对了格兰,你作了什么样的梦?」

    「我吗?我啊……」

    格兰作了一个又长又悲伤的梦。

    但他最后看见希望之光。

    「作了一个好梦。真的很棒。」

    「哎呀,那真是太好了!只要你能幸福,我就幸福!」

    「我也是。只要你能幸福,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苦难,我都会克服。」

    「有我、有你,每天过著安稳的日子,光这样就觉得每天都很开心呢。」

    「是啊。」

    「等孩子生下来,家人就会变多,那样我们就会变得更幸福!」

    「对,你说得对极了。」

    语毕,格兰温柔地抱住玛丽亚。

    他们听见美丽的乐音。

    告诉他们该踏上旅途了。

    「让兰斯洛等太久不好意思,我们也该出发了吧。」

    「嗯,也对。有东西忘记带吗?我们再也没机会回这里吧?」

    「那个啊,不要紧。只要有你,我再也不需要任何东西。」

    就这样,两人牵著手迈开步伐。

    前往遥远的约定之地,大家都在那里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