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序章 两个疑念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录入:kid

    盖多拉很烦恼。

    主要是为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用不著多说,那就是企图杀害自己的人是谁。

    (居然连气息都能不被老夫察觉,这样的对手少之又少吧。虽然心里有底……)

    不敢承认──盖多拉心想。

    这是因为,假如事情被他猜对了,那盖多拉跟优树他们的诡计全都在皇帝鲁德拉的掌控之中。

    (──不,是有这个可能。毕竟鲁德拉陛下活得时间比老夫还要长久,拥有超乎常理的智慧与力量。就算他早就预见事情会变成这样,从几十年前开始就著手安排,那也没什么好奇怪。不过,如此一来──)

    如今已经离开帝国的自己另当别论,但想必优树会有危险。盖多拉如此认为。

    那么,这下该如何是好。应该去警告优树吗?还是放著不管?──这就是问题所在。

    他们两人并非完全没有交情,他个人也满喜欢优树的。即使盖多拉这么想,如今他也已经是利姆路这边的人了。不能轻举妄动。

    与其在这里烦恼,其实还有别的办法,就是可以跟利姆路说明一切、去找他商量吧。然而放出这种存在不确定性的消息,到头来若是自己会错意,利姆路对他的信赖将会一落千丈。

    毕竟盖多拉已经背叛帝国了。若是信用持续下滑,将会影响盖多拉今后的立场。

    其中一部分的考量就在此,因此盖多拉才没有付诸行动。

    除此之外……

    他还有第二个疑虑,让盖多拉的思绪乱成一团。

    (那张脸、那股霸气──肯定不假,与鲁德拉陛下如出一辙。可是看到老夫却没有丝毫动摇,似乎真的一无所知……感觉不像假扮成他的人,不过……)

    照理说皇帝鲁德拉不可能在那个地方。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找不到其他正确解答──这是盖多拉得出的结论。

    如此说来,那个人果然是跟鲁德拉长得很像的其他人。

    (假如那个人就是鲁德拉陛下──不对,在说什么傻话。现在更重要的是刺杀老夫的人,肯定就是那家伙没错。如果是这样,优树那小子就危险了。若是不稍微给点警告,老夫大概会良心不安。那么就也跟利姆路大人报告一下吧。)

    结果盖多拉决定把友情摆在前面。

    别人对他的评价或许会下滑,但这样也无妨。

    反正在这个国家里,实力就是一切。对盖多拉而言,弱肉强食可是让他求之不得。

    他总算得出结论,立刻付诸实行。

    『是老夫。优树啊,给你一个忠告吧。其实啊──』

    也不管对方现在是否方便,盖多拉单方面告知重点。

    『喂喂喂,也太突然了吧。』

    『没办法。你也替老夫设身处地想一下。利姆路大人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起疑心,所以老夫没空在这里跟你议论。老夫会用自己的方式努力,所以你也要小心,可别被人暗中趁虚而入。』

    话说到这边,盖多拉结束跟优树的「魔法通讯」。接著前去跟利姆路禀报。

    确实做到报告、联络、商谈。

    盖多拉不愧是专门培训部属的专家,这部分做得非常确实。

    ●

    「那个老爷爷果然平安无事啊。而且算盘打得很精,似乎还跑去加入利姆路先生那边了。」

    优树看著窗外,苦笑著说道。

    帝都一直在下雨,窗外一片雾蒙蒙。然而优树那双眼睛依然准确捕捉到利用雨势掩饰踪迹的可疑人影。

    那动作看上去训练有素,肯定是在监视优树的动向。虽然发现了,优树脸上却只有露出乐在其中的笑容。

    看优树这样,房间里的另一名人物──卡嘉丽做出回应。

    「在说盖多拉是吗?那是当然的吧。就连我这个前魔王看了,都觉得那个老人很狡猾,不能对他掉以轻心。因此跟他互相帮忙对我们更有利。」

    优树也认同卡嘉丽的说法。

    「是啊。多亏那位老爷爷,我们才能得到这样的地位。而且他这次似乎也为我们带来相当有利的情报。」

    如果是盖多拉,他应该会从魔物王国坦派斯特带来有利的情报。优树打著如此算盘。

    有一个名叫克罗诺亚的假「勇者」。目前还不晓得那人是生是死。既然利姆路平安无事,对方肯定已经被打倒了……

    假如利姆路吸收这股暴虐之力,消息肯定会在某个地方传开。然而完全没听说这方面的事情。

    盖多拉的报告中也没有提及,这表示对方可能已经死了。因此优树转念一想,认为或许是自己杞人忧天。

    眼下必须面对的问题是盖多拉回传的紧急消息。

    「喔,是这样啊。那么盖多拉跟你说了什么?」

    「他说正幸跟皇帝鲁德拉长得一模一样──」

    「啥?」

    卡嘉丽一不小心就用未经修饰的语气反问,这让优树露出苦笑。这是因为他认为突然听到这种事,自己可能也会出现相同反应。

    「很莫名其妙对吧。我一方面觉得老爷爷在说傻话,但一方面又觉得那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不过,皇帝一直假扮成正幸的样子──这点又很难彻底否认……」

    想起跟正幸相遇的情形,优树脸上的笑容消失。

    现在回想起来,正幸并不是被召唤到这个世界,他说「一回过神就在这里了」。优树原本以为他可能是偶然来到这个世界的「异界访客」……

    (找不到证据证明正幸「来自异世界」。若是靠魔法或技能的确可以──)

    正要朝那个方向想,优树的思绪突然就此打住。他开始想别的事情,接著开口:

    「──算了,先不去管正幸的事情。比起那个,现在更重要的是监视我们的那帮人吧。」

    「哎呀,难得正聊到有趣的地方。不过,这么说也对。老是被人监视,我也有点喘不过气来。」

    「对吧?这样会对我们的计画造成阻碍,在那之前,似乎有必要放弃所有的计画。」

    「这话怎么说?」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假如老爷爷说的都是真的,我们可以说已经身陷危机之中。」

    假如盖多拉的话属实,出动正在针对矮人王国布局的混合军团就不妙了。今后将会如何发展──不对,在那之前得分辨谁是敌是友,可能得倒回去从这个地方开始做起也说不定。

    优树他们就是被人步步逼往这个境地。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现在的确没空去管那小子的事。」

    卡嘉丽对优树的话不疑有他。

    既然优树认为有危险,这件事就无庸置疑。

    「老爷爷想晋见皇帝,听说就在那个地方被人从背后刺杀。」

    「对方不是近藤?」

    问这句话的人是卡嘉丽,接著又自己否认这句话。

    「不对。能够杀了盖多拉的人,除了近藤还会有谁,但如果是不曾露面的『个位数(Double O number)』,就算其中有不为人知的天才也不奇怪。」

    话说若真是近藤达也所为,那样就太顺理成章了,照理说优树不会感到惊讶才对。

    「我也这么认为。可是我之所以感到惊讶还有其他原因。就是盖多拉说了,他大概猜到犯人是谁。」

    房间内顿时陷入沉默。

    卡嘉丽吐了一口气,凝望优树的双眼,对他提出疑问。

    「……难道说,对方是我们也很熟悉的人?」

    卡嘉丽用眼神示意不许优树顾左右而言他。

    优树依然带著苦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虽然让人难以置信,但就是这么一回事。当然也有可能是老爷爷想错了。不过这件事情可不能简单用认错人这句话带过。」

    卡嘉丽睁大双眼。

    「这代表,对方在伙伴之中算是占有重要地位?」

    她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

    「没错。」

    优树点点头。

    与卡嘉丽形成对比,优树回答时笑意渐深。

    「那个背叛者的名字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