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中场 盖札的忧郁
    看到映照在眼前大画面中的景象,矮人王盖札哑然失声。

    「这是……」

    「吾王,您脸上出现慌乱的神色了。这样就惊慌,只能说您火候还不够。」

    「话可不能这么说,珍。战场上通用的常理都被打乱到这种地步,就连我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啊。」

    被宫廷魔法师──老婆婆珍吐嘈,回答的人不是盖札,而是军事部门的最高司令官潘,他的表情很难看。

    这也不能怪他。

    利姆路那边提供技术,所以他们准备了大萤幕,上头正映照出战争的实况转播。就连盖世英豪盖札看了也觉得情况不寻常。

    「看样子战争之中通用的常识已经彻底遭到颠覆。」

    说完这句话,天翔骑士团团长德鲁夫疲惫地接话。

    「那个叫战车的兵器,就算运用军团魔法制造出『防护罩』也没办法抵挡。若是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跟这些兵器对决,我们肯定会战败吧。可是──即使有令人畏惧的威力,若按照事前听来的方式对应处置,似乎能够藉著构筑战壕和土壁来抗衡……」

    大伙儿一致认同他的看法。

    单纯只是靠土壁没办法防御,但若是设置好几层屏障,那样就能降低炮弹的威力,以上是他们得出的结论。

    这是透过利姆路的知识得出的对应方法。事实上都还来不及运用,但根据影像推算出来的威力再行计算,他们又得出另一个结论,那就是这种兵器并非具有让人完全无计可施的压倒性力量。

    「看了帝国的装备会发现比起接近战,他们的主力都放在中长程距离。看样子好像都没有重装士兵,大部分都是轻装吧?」

    「关于这点,我也试著调查过。听说帝国那边有准备新型武器『魔枪』,就连最末端的士兵都能轻松驾驭魔法。除此之外,好像还有一部分的部队装备『枪』这种『异世界』兵器,看样子对方似乎认为打近身战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用刀剑的时代已经结束,帝国会这么想也在情理之中。」

    德鲁夫深深地点头。

    「枪」这种兵器据说可以轻易贯穿铁质的铠甲。面对战车大部队,让人觉得就连城墙都不堪一击。那些兵器就像在嘲笑被矮人王国拿来当作主要产业的武器和防具已经跟不上时代潮流。

    话虽如此──

    「这里可不是『异世界』。就算某种战术理论在那边合用好了,于此地没有将魔法这种概念巧妙融合就起不了作用──是这个意思吧。」

    「就是那样。虽然『魔枪』也是一种威胁,但却碰上相克的对手。利姆路陛下拥有来自暴风大妖涡的大量鳞盾。他也有给我们一些,有了这些东西,大多数的魔法都起不了作用吧。」

    「也是。」

    运用魔法这种概念,能够对抗多种近代兵器。而敌人的魔法会被己军装备瘫痪。

    虽然会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一物刚好克一物,但对于帝国军来说简直是场灾难。

    他们过度重视中长程距离,结果更突显被敌人接近之后有多脆弱。这在战术上可是一大疏失。

    「不管面对任何事情,重点都是看当事人如何运筹帷幄。我们也不能步上他们的后尘,必须有效运用在这场战争中获得的情报。」

    盖札下了如此结论,但其实他心想「这些都是次要」。

    比起战术和兵器,还有更重要的。然而他没有说出口。

    那就是每个魔物个体的强度。

    哥布达、兰加和戈毕尔自然不用多说,看样子他们底下的魔物也大有长进。

    再加上不计成本使用回复药,一方面也采取相当危险的战斗方式。跟以前不一样,因为他们成功大规模生产希波库特药草,所以能大量供给回复药。

    这一招也颠覆了战场上的常识。

    不过,比起那个──

    「盖札王,可否给您一个忠告。」

    「别说。朕都明白。」

    「或许是吧。但这话必须说出来。」

    「……」

    珍这一席话很沉重。

    那句忠告大家都必须听一听。

    知道盖札默许后,珍开口了。

    「那些女恶魔非比寻常。将飞空艇燃烧殆尽的属于仪式魔法,乃是大咒文『破灭之焰』。就连我都很难独自一人行使。而那个白发小姐使用的招数问题更大。那是『死亡祝福』──据说用人类的身体无法掌控。是禁断的咒文──」

    大家都默默无语听珍说话。

    之所以说那些女恶魔不寻常,光是跟她们一起度过几天稍加观察就能理解。

    密探首长安莉耶妲曾经调查过她们。

    这几个女孩是魔国联邦新雇用的成员,据说是利姆路的心腹迪亚布罗不知道从哪带来的。她们的真实身分是恶魔族,根据传闻指出是迪亚布罗很久以前就认识的友人。

    听说利姆路任命她们担任情报武官,而且还派她们观察各个军团。盖札原本就怀疑事情没有这么单纯,结果好像被他猜中了。

    「其实我原本就想──莫非她们是……」

    「也就是说陛下已经猜到那几个女孩的真实身分了?」

    「嗯……但最好不要知道真相比较好。」

    「说这什么话!都已经见识过这么夸张的作战了,不知道反而觉得不安。」

    珍说得没错,最可怕的是那些恶魔的战斗能力。就连盖札看完那些影像都差点说「这是在开玩笑吧?」。

    「……而且我们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盖札王,就连您都看呆了,而且有什么情感也写在脸上,已让我们隐约猜到一二。」

    当珍语重心长地说完这些话,其他伙伴们也跟著点点头。

    德鲁夫、潘、安莉耶妲也在其中。

    环视这些可靠战友的脸,盖札跟著下定决心。

    「其实事情就发生在那个祭典的夜晚。」

    「您说的祭典是那个吗?被招待到魔物王国那次?」

    「这么说来,盖札陛下曾经一个人被邀请去参加秘密会议之类的。我们也都在隔壁的房间待机,那时发生什么事?」

    「嗯。其实是利姆路的秘书──应该说是管家才对,你们也有见过他吧?」

    「喔,他就是迪亚布罗阁下对吧。是一名很绅士的人。」

    「此人感觉并不简单,那家伙怎么了吗?」

    去参加「坦派斯特开国祭」的人也都有见过迪亚布罗。安莉耶妲也有在暗中保卫盖札,因此她知道利姆路底下的干部们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就只有没跟去的珍不知道,这时盖札投下一个震撼弹。

    「──根据艾尔梅西亚所说,迪亚布罗好像是『始祖』」

    「「「……」」」

    「等、等等。你说什么?盖札王,您刚才说什么了?」

    珍脸上顿时血色尽失,一面祈祷那是自己听错,一面问盖札。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听说他是始祖。这就让我想到黑暗始祖。因为就只有那个『黑暗始祖』不会被支配领域束缚,可以自在来去,在世界各地都有人声称曾经见过他。」

    盖札王似乎豁出去了,他平心静气地陈述。确实很会装模作样,但是却没办法骗过珍。

    「等等,先等一下!盖札王啊,先等等!」

    「怎么了?」

    「还问人怎么了!莫非那个始祖──黑暗始祖变成魔王利姆路的部下了?」

    「正是如此。」

    「那、那问题不就严重了!为什么之前一直瞒著不说──!」

    珍放声尖叫。

    还有其他人跟进。

    「难道说……戴丝特萝莎小姐和乌蒂玛小姐也是……?」

    「喂喂喂,那样未免也太……不管怎么说应该都是那个吧。她们是迪亚布罗的部下,属于比较古老的个体──?」

    德鲁夫和潘做出较为乐观的推论,却被安莉耶妲接连在后的发言否定掉。

    「除了那两个人,听说另外还有许多人才都是迪亚布罗阁下不知从哪挖角过来的。于立场上,那些人看起来都好像是迪亚布罗阁下的部下,不过──外交武官戴丝特萝莎、检察总长乌蒂玛、审判所长卡蕾拉,这三个人似乎从很久以前就跟他有交情……彼此在对应上似乎是平起平坐的关系。」

    「喂喂喂,真的假的。」

    「利姆路陛下未免也太任意妄为了吧……」

    「你、你是说地位跟始祖相当的共有三个?怎么可能,可是其中两个人现在看起来简直就像……」

    大家都很想否认。可是把眼前发生过的事情考量进去,真相自然就呼之欲出。

    至少戴丝特萝莎跟乌蒂玛的实力就连珍看了也觉得强大到无法推断。

    「所以刚才就说了,你们别知道比较好。」

    「「「……」」」

    「总之,隐瞒迪亚布罗的事没说或许是朕不好,但说了又能如何?假如那家伙干坏事就另当别论,但利姆路已经答应会确实防止他失控。朕个人也决定相信师弟的话。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找来更多的始祖,这点就连朕都没能看穿!」

    这件事情的重点不是有没有看穿吧──大家都在心里这么想。同时也觉得就算听了还是拿他们没辙。

    「说起来,当朕决定相信利姆路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觉悟了。他那边连『暴风龙』都有了,事到如今为时已晚。你们也做好觉悟吧。」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虽然没那么简单,但盖札说的也不无道理。

    「好吧,我一直都很相信你。如果你相信对方,我也没什么意见。」

    「说得也是。我也亲眼见识过利姆路陛下。那个人值得信赖,我跟盖札陛下都这么想。」

    「我是陛下的影子,陛下的想法定当遵从。」

    「真是的。我也相信陛下。虽然是在他当上魔王之前,但我也曾经拜见过利姆路陛下。最让人害怕的是令人无法应对的战力特别集中在某一方……但确实如此,一切都晚了。而且……我们也没办法采取对策,去想那些也是徒劳罢了。」

    听珍这么说,大家都颇有同感。

    若是去想还能得出结论就另当别论,可是这个问题无解。

    信与不信,只能在这之中二选一。

    「暂且先保留。」

    盖札一句话就让这个问题暂且搁下。

    话说战争是否到这边就告一段落,其实也不尽然。

    虽然逼迫矮人王国中央地带的部队已经被歼灭,但东边这边依然跟帝国军对峙。而且魔国联邦的首都「利姆路」周边依然飘散著危险气息。

    「话说回来,利姆路那家伙……都已经赢得这么大的胜利了,莫非还不满足?这家伙还真是可怕。」

    「不,也许这不是利姆路陛下的意思也说不定。或许是帝国军没有发现自军战败,尚未中断侵略行为──」

    「嗯。这个可能性挺高的。」

    德鲁夫这番话让盖札听了跟著点点头。

    假如帝国军发现他们这次输得一塌糊涂,八成会中断作战计画。

    「还有啊,盖札王。帝国军大概也是透过魔法来整合他们的军队。可是战况一下子就变了。就算是亲眼所见也难以相信,居然大败到这种地步……就算突然收到报告得知所有人都被杀了,他们也会怀疑这是敌人在放假消息欺骗他们。」

    「就连我只听报告也不会相信吧。帝国的卡勒奇利欧大将并非无能之人,但我不认为他有办法在这个节骨眼上决定是否撤退。因为弄不好可能会被当成胆小鬼。要帝国那些笨蛋收兵,不让他们输一次,他们是不会明白的吧。」

    珍的意见很有道理,潘的判断也很正确。

    盖札也不例外,假如他是帝国那边的人,应该也会做相同的判断,所以他能够体会。

    比较可怜的是那些被迫配合的帝国将领士兵──但这些责任都在侵略者身上。

    盖札也是赫赫有名的明君,但目前帝国跟他们是敌对关系,他可不想顺便替帝国负责。而且也没那种义务。他要做的就只有带著一颗冷酷的心,预测今后动向。

    「进攻朱拉大森林的帝国军队共九十四万人,其中二十四万人已经被歼灭了。如此一来几乎可以确定利姆路会获胜吧。」

    「算是吧。若是这样就掉以轻心,那还算是有点可爱之处──可是利姆路陛下不是这种人。」

    听到盖札嘴里念念有词,潘颇有同感地回应。

    最后帝国军到底会付出多大的牺牲……

    「我们要确实将这场战役记录下来,当作一种教训。必须要确实铭记在心,知道人类绝对不能对魔王出手。」

    「「「是!」」」

    战争的常识被彻底粉碎,关于那些魔物的强度原本都只是推论,这下真的确定他们的实力已经来到天灾级。利姆路他们的目的并不是称霸全世界,而是跟人类一起共存共荣,这点算人类幸运。

    帝国是自作自受。

    为了不让他们的牺牲白费,盖札打算把这场战争看到最后。

    然后必须针对最坏的情况做打算。

    假如未来要跟利姆路敌对──

    一面祈祷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他一面想如果碰到了该怎么办。

    虽然对伙伴们夸下海口说自己相信利姆路,但那顶多只是他的个人观感罢了。身为国家的指导者,他必须尽其所能思考对策,以免对人民造成损害。

    不能因无法得到答案就不去思考。

    (──话虽如此,跟始祖为敌简直是愚蠢至极,跟维尔德拉对打也不可能获胜吧。说真的只能举手投降了……)

    面对根本不可能得到答案的艰难问题,盖札烦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