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终章 魔王的所作所为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温和暖意包覆,卡勒奇利欧醒了过来。

    (这、这里是?)

    直到刚才自己都在做些什么,他一时之间没能想起来。卡勒奇利欧赶紧朝四周张望,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有些宽广的室内。

    就在这个地方,有著蓝银色头发、年约十二至十三岁的少女带著天使般的微笑,正在做某件事情。

    卡勒奇利欧往旁边一看,发现对方将手放在仰躺之人的上方,手中发出七彩光芒,倾注在躺著的伙伴身上。

    (那是克里斯纳先生?不,等等。记得克里斯纳先生已经在我眼前被杀了……)

    思考回路还不清晰,却在这瞬间清醒过来。这时卡勒奇利欧突然想起他们正发动战争,要侵略魔物王国。

    他赶紧起身想要大叫。然而下一秒却哑口无言。没想到应该已经死去的克里斯纳微微睁开眼睛,跟卡勒奇利欧对上眼。

    「──!」

    刚醒来的克里斯纳就跟卡勒奇利欧一样,看起来似乎为现在的情况感到困惑。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双眼随著少女的动作移动。

    蓝银秀发的少女好像没发现卡勒奇利欧他们醒来,正依序重复相同的作业。

    现在少女面前躺著邦尼和裘,隔壁是卡勒奇利欧的副官和参谋们。

    (这是怎么了……他们应该也被杀掉了才对……)

    即使意识混浊,卡勒奇利欧还是试著冷静下来接受事实。然而不管怎么做就是无法理解眼下发生的现象。

    肯定没错,他们早就死了。

    因为那些人的胸口都没有起伏,显然没有在呼吸。然而当少女的手挥过,他们就陆陆续续恢复生机。

    这个房间里聚集了十几个帝国军干部,没过多少时间,所有人都处理完毕。

    就在这个时候少女总算满意地点点头,接著转头面向卡勒奇利欧。

    「嗨,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少女用轻松的语气跟卡勒奇利欧说话。

    但不会让人有讨厌的感觉。

    原因之一八成是少女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少女身上那股气息让卡勒奇利欧无法心生叛意。

    但要说他是否有办法做出反应,答案是否定的。

    还搞不清楚状况,不晓得发生什么事了,那些人持续闭著嘴。

    就连属于「个位数」的邦尼跟裘也一脸茫然,都愣在那儿。

    看到卡勒奇利欧等人面露困惑,少女轻声开口:

    「咦,失败了吗?照理说术式应该很完美才对啊……」

    少女脸上浮现不解的表情。

    这句话让卡勒奇利欧明白他们被施了某种法术。

    那种法术该不会就是──

    (不,不可能。那怎么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但是……)

    身上并没有任何异样。

    ──不对,其实有。

    原本上涨了那么多的力量,但卡勒奇利欧醒来之后,之前获得的力量完全消失。他只知道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失礼了。我们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此时卡勒奇利欧怯生生地提问。

    听到那句话,其他伙伴的记忆似乎也跟著清晰起来。眼里出现光芒,发现眼下情况不太对劲。

    照理说卡勒奇利欧他们应该已经被自称迪亚布罗的恶魔杀害。

    那只恶魔没道理让他们活著。因此卡勒奇利欧才会对自己活著一事心生疑问。

    「噢,想起来了?那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唔,嗯。我叫做卡勒奇利欧。」

    一面回答,卡勒奇利欧想到某种可能性。

    或许就是这名少女救了身陷险境的卡勒奇利欧等人。

    要在那种情况下拯救他们,身手不够了得是不可能办到的吧。

    那只恶魔是超乎想像的高手。即使卡勒奇利欧获得究极的力量,对方也像在拧小婴儿的手一般,让他轻易败北。

    不只这样,就连身为「个位数」的邦尼等人都……

    要说谁能够打倒这样的恶魔,卡勒奇利欧能想到的就只有传说中的「勇者」。

    「莫、莫非是您把我们救起的?那恶、恶魔呢?那只邪恶的恶魔怎么了?」

    这时卡勒奇利欧鼓起勇气询问。

    当他一问完──

    「你对利姆路大人太无礼了。」

    这道声音响起。

    那声音似曾相识,跟那只不祥的恶魔如出一辙。

    更大的问题在于利姆路这个名字。

    那是卡勒奇利欧等人定为讨伐目标的魔王名讳。

    迪亚布罗这恶魔出现在卡勒奇利欧面前。他不禁因恐惧绷紧身体,但少女出声插话制止了迪亚布罗。

    「嗯──有些人可能搞错了,所以我来说明一下,你们都死了。你们的军队全灭。参战的士兵全都阵亡,我想应该没有生还者了。所以不是我救了你们,只是让你们复活罢了。」

    「咯呵呵呵呵。这个秘术真了不起。我不会要你们感恩,但至少要为利姆路大人的伟大感佩。」

    「──啊?」

    对方在说什么完全没听懂,卡勒奇利欧不由得用错愕的声音回问。但现场都无人嘲笑他失态。

    「别摆架子啦,迪亚布罗。」

    「很抱歉。这些人无知愚昧,原本是想尽量让他们明白利姆路大人的伟大──」

    「就跟你说这是多管闲事了!」

    诸如此类,就连在眼前上演的这段对话,大家都无法吐嘈。

    一会儿后,少女笑著对卡勒奇利欧开口:

    「看样子记忆也没问题。看到术式成功,我就放心了。」

    「好、好的……」

    「那重新自我介绍。初次见面,我是利姆路。魔王利姆路。在这个国家当国王。请多指教!」

    听到对方那么说,卡勒奇利欧混身一僵。

    不只卡勒奇利欧,现场复活的所有人也是一样。

    当那些话传达到脑中、明白意思后,同时卡勒奇利欧的眼睛睁大到极致,开始凝望眼前这名少女。

    这个少女就是利姆路。

    他们当成阻碍、要采取行动排除的敌人。

    如今的八星魔王(Octagram)之一,魔王利姆路本尊。

    按照眼下的情况推断,就是这个少女让卡勒奇利欧等人复活。

    眼前之人就是魔王利姆路本人。那可爱笑容跟发布的临摹图一点都不像,但问题在别的地方。

    「请、请问,我想确认一件事情……」

    「嗯?什么事情?」

    获得许可后,卡勒奇利欧惶恐地询问。

    「那个──是您让我们复活的吗?」

    「对,就是那样。」

    「这是为何?」

    「这个嘛,说明起来很困难,就是把灵魂──」

    「不不不,不是在说这个!是说为什么要让身为敌人的我们复活?」

    「哦,原来是那个?」

    被卡勒奇利欧这么一问,少女──不对,魔王利姆路像是松了口气似的点点头。接著若无其事地回答。

    「很简单。虽然战争还在进行,但你们已经落到我的手里,所以现在变成我的棋子了!」

    因此才会让你们复活,他那么说。

    卡勒奇利欧一时间没听懂,整个人愣住。

    是魔王利姆路让人复活的?

    让谁?

    是让我们吗?

    惊讶与混乱再加上恐惧填满心头。

    不只是卡勒奇利欧,复活过来的人全都出现相同反应。

    要让混乱归于平静,目前还需要一些时间。

    ●

    将陷入混乱的卡勒奇利欧等人晾在一旁,我离开房间来到外面。

    话说在房间里的人都是这个军团的重要人物。说起来就是负责指挥帝国侵略作战的最高负责人。

    之所以让他们复活就如我向卡勒奇利欧所说,是要拿来当棋子。而这是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想出来的腹案。

    ………………

    …………

    ……

    亡者复活──

    自从紫苑死亡事件之后,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就开始进行灵魂解析。如今似乎很顺利,几乎已经分析出所有的原理。

    不只是人,就算是魔物,灵魂都存在质量。那是被叫做「资讯片段」的物质,只要管理这些,就能在某种程度上操控生死。

    姑且不论动植物的灵魂质量,其能量极小。相较之下人类的灵魂就蕴藏莫大能量。

    已经确认过每个人都会被平等分配到一定的值。

    是否能够把这股灵魂能量善加运用──将导致当事人有可能发现称之为技能的灵魂之力。

    刻在灵魂上面的资讯,那是行使力量的泉源。

    那资讯是否直接刻在能量之上──并非如此。

    首先会有个拥有不定形波长的自我,「资讯片段」的集合体将这些包覆在内──就成了心核。所有的情报都刻在这里面。

    而包覆心核的能量结晶就是「灵魂」。

    开发「拟造魂」就是用来当作投影这个心核的受器。

    投影到「拟造魂」上头的心核没有能量,但是却拥有自我。没有灵魂的力量,无法使用技能,却能在拥有自我的情况下行动。

    至于这次让卡勒奇利欧他们复活,我用了灵魂的替代品──「拟造魂」。

    夺走他们的灵魂,然后把心核剔除,只留下最低限度的能量,再移植到「拟造魂」里面。

    ………………

    …………

    ……

    虽然不确定成功率有多高,但最后成功了,真是太好了。

    然而这次复活并非完全没有问题。

    首先他们会大幅度变弱。因为灵魂的力量全部都被我夺走,这是当然的。

    既然都把灵魂给夺得乾乾净净,没道理特地返还回去。就算对方抱怨,我觉得他们也没那个资格。

    因此──

    今后他们就不能使用技能了。

    就算心核上面刻著技能资讯,没有灵魂的力量也无法使用。之后他们再也没机会学习技能和使用技能了吧。

    还会对魔法的使用造成影响,但关于这点,多加努力应该就能改善。

    只要在某种程度上习惯,就算没有灵魂的力量也能使用魔法。魔法既是技能也是技艺。利用大气中的魔素来取代灵魂能量,将能够操纵法则。

    还可以用魔素来取代斗气,这样就连技艺都能使用。就算肉体衰老也可以重新锻炼,多加修炼就能够保留技艺,只要那个人不是只会仰赖技能就没问题了吧。

    也就是说多加努力就可以变强。只不过能量的质不一样,应该还是会有极限存在。

    「拟造魂」说穿了只不过是用来让迷宫更好玩的玩具罢了,寄予太高的厚望也没用。

    但这次没问题。

    让那些人复活并不是为了帝国的将领士兵好,而是为了避免我们的风评变差。风评如何将会左右人们的看法吧。

    是对方擅自过来攻打我们,最后死了也算他们自作自受,所以我没有义务让他们复活。

    只不过,让他们复活总比不名誉恶评扩散来得好。若要说附加价值是什么,那就是帝国臣民不会对我们有不必要的憎恨。

    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的实验成功真是太好了。既然都让那些人复活了,我们预计让这些重要人物负起责任。

    如今也让苍影确实监视他们。

    虽然让他们复活了,但那是「假的命」。会保障某种程度的自由,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能追踪。

    换句话说他们不可能逃走。

    就是这个样子,这些人姑且先放著不管。

    我想要快点把我的工作办完。

    我对卡勒奇利欧他们测试术式,确认效果。看样子没问题,所以决定大规模实施。

    眼前放著大约七十万具遗体。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能够对应才行,因此地点选在迷宫内部。

    第七十层,也就是阿德曼管辖的区域。

    我们从战场各地尽可能搜集这些遗体。

    然后再由我出面进行大规模传送,统统搬过来。

    哥布达、盖德、戈毕尔再加上迷宫各个楼层的守护者集体出动,将遗体回收。

    话说放在这里的遗体,那都是这次牺牲者中有可能复活的人。

    部署在德瓦岗东部都市伊斯特前方的部队还是老样子没有动静。双方持续对峙。

    至于入侵朱拉大森林的九十四万人,除了米夏、路奇斯和雷蒙,其他人都战死了。在这之中,大约二十四万具遗体无法回收。

    之所以说无法运用复活魔法,是因为无法重现灵魂。这次多亏有戴丝特萝莎她们,我们才能回收「灵魂」。因此只要肉体还残留就有可能复活……

    但有些人的肉体完全不剩。

    像是被乌蒂玛用「破灭之焰」蒸发的人,又或者是被戴丝特萝莎用「死亡祝福」彻底破坏的人,还有被卡蕾拉用「重力崩坏」变成灰烬的那些人。

    除此之外,某些人就算肉体残留也无法复活。

    那些人就是因为恐惧和绝望心死的人。这些人失去了最重要的自我,再也不可能复活。

    就好比被九魔罗杀掉的堪萨斯。那家伙在死前似乎被恐惧破坏心灵,灵魂里头并没有残存「资讯片段」。

    就算是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也没办法恢复「资讯片段」,因此我也无计可施。

    不过我原本就不打算让堪萨斯那种男人复活,所以觉得没什么问题。

    基于上述原因,大约二十四万人无法复活……但原本他们所有人都死了,只有这些人数无法复活其实可以说是够幸运了吧。

    没办法复活的人很可怜,但只能当他们是运气不好。

    我又不是全能的神。

    没办法无中生有。

    而且──

    说真的,我一点都不后悔。

    虽然觉得那三个女恶魔做得太过火,但这可是战争。若是随便手下留情导致我们这边出现伤亡就没意义了。

    对我来说重要的就只有亲朋好友,跟毫无关系的他人相比,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守护自己人。

    别说是要对前来侵略的敌兵也抱持慈爱之心──我可不打算说那种像圣人君子的话。

    像这种满脑子美好幻想的人,等到真的出现伤亡,可无法负起责任。

    因此我用不著在意那些无法复活的人。

    虽然不用在意──但从前住在和平的国度日本,我的感性层面依然是当时那个样子,对死去的人产生难以言喻的心情。

    这绝对不是后悔,也不觉得自己做的是错的,只是现在还是不习惯。

    希望都不会有人死亡,可以幸福和平地生活下去──这念头不停在心中涌现。

    即使如此,今后我也不会对侵犯自己领土的人手下留情,还是要让他们彻底品尝恐惧……

    这样的我去悼念那些人安息未免太过伪善。

    所以现在就别为逝去的人默哀,要为复活的人默默祈祷。

    展开──「大规模复活术式(Sacred Birthday)」。

    从房间出来的卡勒奇利欧等人全都惊讶地睁大眼睛。

    照这个样子下去,接下来他们的眼睛不就要一直睁著了。

    算了,不关我的事。

    赶快让那些人复活完成吧。

    全部遗体都放了复制的「拟造魂」。

    由于事态紧急,因此我将「复制」做最大限度的活用。以确保每个人都有「拟造魂」可用。

    遗体都已经修复完成。多亏阿德曼底下那些使用神圣魔法的好手集体出动,如今所有人都面貌完整。

    尽管对象是敌兵,大家还是不眠不休工作。感谢他们。

    阿德曼用不著休息,所以他比别人更加勤快一倍。应该比作战的时候更累。

    他的活跃,我想确实给予正面评价。

    如此这般,「拟造魂」顺利移植到面容完整的遗体之中。

    简单一句话,说有了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那压倒性的演算能力才能办到这些也不为过。

    紧接著我不行使「返魂秘术」,而是使用「授魂秘术」。

    有别于灵魂再生,所需的能量并不多。问题反倒是比对每个个体需要莫大的运算能力。

    负责实现这点的也是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

    实际上我什么都没做。只是一边冥想一边站著,事情统统交给大师处理。

    肉体的基因情报和灵魂纪录互相对照,然后瞬间就可以比对出当事人,这漂亮的手法让人一定要称他一声「大师」。

    那我实在是学不来。

    因为术式既复杂又奇怪。

    不过──

    卡勒奇利欧他们在旁边观看,似乎觉得是我在执行一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全都跪拜,该怎么说,甚至开始膜拜我。

    等等,看你们这样做让我好尴尬耶。

    这下误会大了,希望他们别这样。想是这样想,在术式结束之前又没办法抱怨。

    我们就这样搞了一整天,带著尴尬的心情持续行使秘术。结果顺利令大约七十万的帝国将领士兵复活。

    ●

    七十层有些简易的帐篷林立,分派食物给复活过来的人们。

    某些人复活之后陷入混乱,但现在都冷静下来了。每个人都专心吃饭,就像在品尝活著的真实感受。

    大锅子里正在炖煮各式各样的蔬菜和肉,那种食物有著类似炖菜的独特滋味。

    放了很多食材,非常温暖。

    对于跳脱混乱、开始认清现实的帝国将领士兵来说,这炖汤给他们笔墨难以形容的感受。

    卡勒奇利欧也是这样的残兵败将之一。

    原本连肚子饿都没发现,现在那紧张的氛围缓和下来。一面对此有了实际体认,一面慢慢地、一再地理解他们曾经死过一次,是被魔王利姆路的部下们杀掉。

    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活了下来。

    魔王说这是「假性存活」。

    ──放心吧。若是要过寻常生活,不会有任何不便。

    可以谈恋爱也可以跟人成家,还能生孩子。

    只不过下了限制让你们无法对我方做出不利的行为!

    你们的「拟造魂」里面刻著「咒文」,不可能再次跟我们敌对。

    这点希望你们能够明白──

    当大家不再感到混乱,对方当著所有人的面如此告知。

    但其实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咒文」──卡勒奇利欧很确定。

    谁还会再次做出这种愚蠢的行为?

    数百年前维尔德拉带来大灾难,看到这样的结果,人们只感到恐惧。话虽如此,就算一个都市消灭、住在那里的所有人全都消失,这种等级的灾难还是有可能靠人手促成。

    或许是因为这样吧?

    虽然人们开始感到恐惧,但大家都不觉得完全没机会打倒维尔德拉。

    假如存活下来的人再多一点,或许人们就会感觉到深入骨髓的恐惧,更会强力主张不可侵犯,但最多也就是这样了吧。

    然而这次并没有出那样的差错。

    ──他们曾经死去,又被复活了──

    不是透过神明,而是魔王之手。

    被迫见证如此天方夜谭的奇迹,哪还会有人试图反叛。

    (我们──我太过愚蠢了……)

    他总算明白是他们太过傲慢。

    不,话说这些真的是魔王所为?

    卡勒奇利欧对于这点狐疑不已。

    至于克里斯纳,才过一晚就把魔王利姆路当成信奉对象。如今已用崇拜的目光追随他的身影。

    但最先膜拜魔王的人是卡勒奇利欧,因此他没资格抱怨,也不打算抱怨……

    关于魔王所说的「假性存活」──其实这方面也没什么问题。

    的确,他们等同丧失作战的力量。

    可是生活并不会太吃力。

    那是因为现在的卡勒奇利欧等人还是有办法打倒某种程度的魔物。

    或许那些战力对魔王利姆路来说不值一提,但在卡勒奇利欧等人之中,至今有些人依然保留将近A级的实力。

    没办法使用技能,要使用魔法也很辛苦,可是他们依然还保留几经锻炼的肉体。

    除此之外,直到肉体老化、身为生物迎来该有的寿终正寝之时,在那之前都被准许存活。

    卡勒奇利欧认为光这样就很足够了。

    而大约七十万的将领士兵也全都这么想。

    每个人都抱持感谢与畏惧之意,根本不可能有人对魔王利姆路产生反叛之心。

    他们发自内心败北,输得体无完肤。

    每个人都希望战争结束。

    如今帝国的侵略作战可以说是完全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