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卷 红染湖畔事变
    有一个叫做希尔维利亚的小国家。

    是纳斯卡·纳姆利乌姆·乌尔梅利亚东方联合统一帝国的属国,人口未满一万。

    也没有像样的产业,是没有任何醒目特征的国家。

    若要说哪些值得一提,大概就是纳姆利乌姆地区特有的安稳气候,加上非常美丽的湖泊。

    不对,还有一样。

    那就是希尔维利亚国王的独生女——公主布兰雪·纳姆·希尔维利亚。

    她也可以称之为王国的秘宝,是受到全体国民爱戴的公主。

    这是关于那个布兰雪公主的悲剧故事。

    插图p259

    *

    布兰雪是非常怕生的少女。

    有遗传自母亲的白银色秀发,还有来自希尔维利亚王家特征的鲜红眼睛。白皙肌肤比雪还要白。她非常可爱,是个晚熟、爱看书的女孩子。

    并且,她拥有比任何人都要高的魔力。

    她可以看见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具备王家才有的特殊体质。

    这样的布兰雪由母亲蕾蒂西亚用爱情守护着,生活上并没有任何不便。

    也幸好有不少人知道王家特有的力量,知道要怎样对待这样特殊的孩子。

    「听好了,布兰。只有你能够看到某些东西,这件事情不可以跟其他人说。」

    「为什么?」

    「因为那只会让其他人感到害怕。而且若是发现你看得到,妖怪会把你吃掉喔!」

    「不要——!」

    「不要紧。妈妈会保护你。所以跟我约好,绝对不能把你的秘密告诉其他人。」

    「我知道了,母亲大人。我绝对不会跟其他人说!」

    「好孩子。我可爱的布兰。」

    看着蕾蒂西亚金色的眼睛,布兰雪立下发自内心的誓言。后来布兰雪一直遵守跟母亲的约定。

    或许是多亏这点,人们并不觉得她很诡异,在大家的疼爱中成长。

    虽然怕生,但是布兰雪的外貌很可爱,因此女仆们也都很喜欢她。在大家的关爱下,布兰雪度过幸福的孩童时期。

    然而——

    布兰雪这样幸福的时光并不长久。

    她刚满十岁的时候,后宫的势力分布起了大变化。

    布兰雪的母亲很受国王宠爱,是第一王妃,却是家族地位不高的子爵家出身。不满这点的其他贵族家族联合起来动手脚,要国王从侧室选出第二王妃。

    选出的女性来自侯爵家,名字叫做阿米菈。

    阿米菈还在当侧室的时候,就生了一个女儿。基于这样的理由才会被选为王妃,但假如是男孩子,她就能更快当上王妃了吧。

    阿米菈正如位阶较高的贵族,很清楚该如何在后宫中斗争。

    布兰雪等人居住的后宫一下子就落入阿米菈手中。

    保姆和疼爱布兰雪、负责照顾她的女仆们也被找些理由遣散。没有人敢忤逆拥有莫大权力的第二王妃,在后宫工作的人并非看国王脸色,而是看第二王妃的脸色。结果导致布兰雪她们受到冷落。

    相反地,跟布兰雪差了一岁的妹妹——艾西菈成了受人宠爱的第二公主。

    一切都照阿米菈的计划进行。

    国王没有兄弟,目前王位继承权第一顺位是布兰雪。若是当上第二王妃的阿米菈生出男孩子,她就能让自己的儿子继任当国王了。若非如此,她还有艾西菈。只要没有布兰雪,继承权排行第二顺位的艾西菈就会成为这个希尔维利亚王国的女王。

    (为此,必须把那对碍事的母女——)

    必须让自己的血脉坐上这个王国的王位。怀着这样的野心,阿米菈背地里的动作更大了……

    某个冬日。

    在布兰雪十二岁的生日,她的母亲第一王妃去世了。

    庭院被雪染成一片雪白,布兰雪孤单一人,不被任何人看到地抽抽噎噎哭泣。

    对布兰雪而言,当她父亲的国王很遥远,再也没有可以称之为家人的人。这让她很悲伤,布兰雪一直哭。

    这时有个人对这样的布兰雪说话。

    「你在哭什么?」

    布兰雪抬头看跟她说话的人。

    接着她屏住呼吸。

    那个人美丽得不像人类。

    不,这是只有布兰雪才能看到的非人类。

    然而对方是不是人类,对现在的布兰雪来说都不重要。

    「好美……」

    就连悲伤都忘了,面对这样的「美」,她只能发自内心说出感想。

    连跟母亲的约定,这个时候的布兰雪都忘了。

    对方的美貌就是如此具有冲击力。

    「哎呀,谢谢夸奖。」

    莫非是布兰雪的真心也传达给对方,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庞多了笑容。

    那破坏力惊人。

    就连飘落的雪都要避开那「美貌」。

    比雪还要白的头发被风吹拂。

    眼睛跟布兰雪一样,是红色的。很红很红,比血色还要鲜红。

    肌肤颜色也是具透明感的白。

    黑色的洋装仿佛要掩盖那一片白地包覆住她。

    她不是人。

    就算没有特殊的眼睛,无论是谁看见这样的「美貌」,都会发现那已经超越人类领域。

    如此美丽的女性对着布兰雪微笑。

    「母亲大人去世了。」

    「原来是这样啊。」

    「没有人需要我。就连父亲大人都只重视妹妹艾西。我的事情一点都不重要!」

    「没这回事。」

    「可是……」

    「至少我『需要』你。」

    这句话对布兰雪来说是福音。

    甚至让她觉得那个非人生物的目的是什么都不重要。

    「你可以看见我。还有你的白色头发跟红色眼睛,都跟我一样,非常美丽。你长大后会变得更美丽喔。」

    「真的?」

    「真的。」

    「姐姐你真的需要我?」

    「没错。」

    这句话对布兰雪来说如同救赎。不仅如此,非人生物继续说话。

    「我非常中意你。因此不管是什么愿望,我都可以替你实现一个。所以说,也希望你听听我的愿望。」

    「没问题。只要是姐姐你的愿望,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努力实现!」

    不可以轻易对非人生物做出承诺——那是母亲跟她说过好几次的常识。

    然而布兰雪毫不犹豫地答应。

    这个非人生物说她需要自己,布兰雪已经为这个看起来非常漂亮又温柔的女性着迷。

    更重要的,是布兰雪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可以信赖。

    「是吗?好孩子。那我要说出自己的愿望了。我想要你的身体。我只是一个精神体,希望能够寄宿在你的身上。」

    似乎不打算隐瞒自己的欲望,非人生物优雅地告知真实想法。

    这个非人生物在人眼看不到的怪物中也是最恶劣的——恶魔。而且还是最高阶的高阶魔将——不,不仅如此,就连被称为统治阶级的古老恶魔都要听命于她,是犹如君王的「始祖」之一。

    这些始祖由于外貌特征被人用颜色来称呼,一共七名。

    巧的是她正好跟布兰雪用一样的颜色来命名。

    她就叫做「白色始祖〈Blanc〉」。

    不,那并非偶然。

    这个希尔维利亚从古时候开始就是属于白色始祖的领地。

    而根据和这块土地之王的古老契约,为了催生出可以盛装自己精神的合适肉体,花上十几个世纪反复调整。

    直到理想的肉体诞生,在那之前她都会守护这块土地。这就是契约的内容。

    证据就是王家特有的特殊体质。

    希尔维利亚王家的特征红眼睛就是她给予的祝福,同时也是诅咒。

    她遵守约定,一直守护这块土地。

    这就是为什么希尔维利亚王国虽然归顺,却还是能在东方帝国底下持续保有某种程度的自治权。

    一生下来就拥有能够满足这名白色始祖的身体——那个人就是还年幼的布兰雪。

    白色始祖一定会遵守约定。

    跟这个国家第一代女王立下的古老契约直到现在依然持续遵守。

    当有着白发红眼的少女诞生,她会实现这个人的一个愿望,其肉体则是会变成白色始祖之物。

    历经好几个世代,契约一直受到履行,类似咒术的效果也会相乘,想必白色始祖将能够得到完美的肉体。

    今天就是约定之日。

    十二岁——在古代已经被视为成人的这天,白色始祖向布兰雪搭话。

    因为她判断布兰雪已经变成独当一面的大人,可以进行正当交涉。

    就跟在远古时期订好的契约一样。

    原本恶魔有会抓人语病的习性,让事情发展有利于自己。然而像白色始祖这样的大人物,她根本不打算动那种小手脚。

    她认为做这种事情就像玷污契约。

    唯有契约正式生效,肉体才会正式成为白色始祖的。

    正因她那么想,不管布兰雪许什么愿望,她都打算尽全力实现。

    正因如此,就算现在遭到布兰雪拒绝,她也不打算就这样放弃。

    人类是很贪婪的生物,肯定会有来跟她许愿的那天。只要等待那天到来就行了,她本来很有耐心地这么想。

    正因如此,布兰雪的回答才让她感到惊讶。

    「那可以跟我当朋友吗?」

    「——咦?」

    「我会把身体交给姐姐。所以请和我当朋友!可以吗……?」

    白色始祖困惑了。

    对于活了很长一段岁月的她而言,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映照在布兰雪眼中的美貌还是一样美丽,然而她的内心乱成一团。

    (她是说……要跟我当朋友?这下该怎么办?就算把这当成将死之人的戏言好了,还是一点都不好笑。不过,这原本是万死不足惜的发言,不知为何却不觉得反感……而且听起来满有趣的。「那个女孩」也一样,或许这个女孩也能为我带来乐趣。反正人类的寿命很短,陪她一下子也无妨吧。)

    白色始祖罕见地出现一丝迷惘。然而她马上就在心中导出结论。

    「无妨。那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朋友了。」

    听到这句话,布兰雪的脸跟着红了。

    哭泣的脸庞转为笑脸。

    「嘿嘿嘿,我好开心!那么,请多指教,姐姐!」

    「好。我会附在你身上,就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就这样,白色始祖附在布兰雪身上。

    就在这天,希尔维利亚王国的命运已经受年幼的布兰雪左右,但无人知晓此事……

    *

    布兰雪十五岁了。

    她还是一样在后宫受到不好的待遇。然而在与后宫距离只有一步之遥的王宫,人们对布兰雪的评价逐渐好转。

    「布兰雪公主真是天才。看那优雅的身段、高雅的态度,不管哪一样都是满分。」

    「举凡历史、美术、数学,甚至是地理和社会情势都懂,学识渊博值得赞许。」

    「最重要的是,公主殿下的魔法理论堪称一绝!术式的解释也丝毫不拖泥带水,不仅简化还改善效率。天才这个字眼都不足以形容,殿下太优秀了!」

    国王指派的家教老师们都对布兰雪日日赞不绝口。

    她的妹妹艾西菈公主对此很不是滋味。

    在走廊上擦身而过时,艾西菈开始找布兰雪麻烦。

    「哎呀,姐姐大人,别来无恙。今天也在学习吗?这点固然重要,但若是不懂得讨卡利亚斯公爵之子吉尼亚斯大人的欢心,小心他对你厌烦。」

    卡利亚斯公爵家追溯到古时,是跟纳姆利乌斯王国有关联的大贵族。

    在东方帝国之中也拥有莫大的权势,光只是卡利亚斯的领都就拥有高达三十万的人口。

    而这样的帝国大贵族子弟从一年前开始就停留在希尔维利亚王国。

    吉尼亚斯·纳姆·卡利亚斯。

    今年二十二岁,在各个领域都是很活跃的人才。

    这样的吉尼亚斯有个哥哥,已经内定继任公爵。传闻吉尼亚斯因此想要得到希尔维利亚王国的驸马位子。

    这已经是公然的秘密了,但在希尔维利亚王国这边大多数人还是欢迎他。

    理由有几个,但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莫过于希望跟帝国合并吧。假如帝国的大贵族变成驸马,应该就会对从属国好一点,人们都如此期待。

    此外还有一点。

    吉尼亚斯利用自身的权限,从卡利亚斯输入各式各样的物品到希尔维利亚王国。这些全都是很吸引人的奢侈品,紧紧抓住王国贵族们的心。

    流入的商品也让王国境内受惠,国民生活开始提升。因为这些事情使然,吉尼亚斯在王国内部的人气也居高不下,正急遽攀升。

    就像这样,吉尼亚斯在希尔维利亚王国的人气很高。

    年轻又英俊,还为希尔维利亚带来财富,这样的吉尼亚斯最适合当下一任女王的驸马——这个国家的人们都开始那么想。

    而这样的吉尼亚斯选择的正是布兰雪公主。

    希尔维利亚国王不会不明白这场婚姻的意义。只要吉尼亚斯愿意扶持着布兰雪成为下一任驸马,他便认可这场婚约——这不过是最近的事。

    这就表示成为下一任女王的肯定是布兰雪。艾西菈一直认为下一任女王宝座是她的,无法接受这次的大翻盘。

    更重要的是,身为母亲的阿米菈气坏了。

    为了让女儿当上下一任女王,她至今为止动了许多手脚。这些都因为吉尼亚斯的出现被打乱。

    甚至连原本属于阿米菈派系的贵族,都开始陆陆续续出现一些巴结吉尼亚斯的人。这样下去布兰雪肯定会被拱为女王。

    然而这点都看吉尼亚斯的心情而定。阿米菈开始鼓吹艾西菈去抢夺吉尼亚斯阁下的心。

    就算母亲没这么说,艾西菈原本也打算这么做。

    为了从姐姐身边夺走婚约者,她已经找过各种麻烦。

    这次来挖苦就是其中一环,但布兰雪不在意。

    「哎呀,艾西,别来无恙。你担心我,我很高兴。但我不要紧。今天也一样,等一下我要跟吉尼亚斯大人一起去视察市街。」

    「……是这样啊。真让人羡慕。祝你们玩得开心。」

    「呵呵。这好歹还算是在出公务,不能全当作玩乐。」

    就像这样,布兰雪四两拨千斤化解艾西菈的挖苦。

    她已经不是年幼的孩子。

    她暗中做了许多努力,获得知识与力量。如今女仆们也不敢直接欺负她,只能拐弯抹角找麻烦。艾西菈也一样,要找麻烦顶多也只能说话挖苦。

    可能是因为这样,更让艾西菈对布兰雪怀恨在心,布兰雪明白这点,依然维持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是因为布兰雪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对,这样就对了。要把周围的人全都当成敌人。但用不着把所有人打败。要分辨堪用和不堪用的人,掌握对手的弱点,让对方对你言听计从。就算是你的妹妹,她也不过是受那个叫阿米菈的母亲操弄着。虽没有利用价值,但也害不了你。』

    『好的,姐姐!』

    布兰雪已经有「白」这个强力伙伴。光是这点就能让布兰雪变得坚强。

    学习知识和魔法都是白教她的。布兰雪毫不保留地吸收,在这三年内有了突飞猛进的成长。

    「哼!那你出去玩可要当心了。」

    「好的,你也保重,艾西。」

    两名公主表面上和和气气,私底下却暗潮汹涌,当场装作若无其事道别。

    如此这般,布兰雪日复一日成长茁壮,慢慢增加支持者。

    跟吉尼亚斯的关系也很好,不知不觉间周遭都认可他们是一对理想的情侣。

    如此一来,想要拉拢吉尼亚斯的人也会过来多加接触。在那些隔岸观火的贵族之中,也开始出现认可布兰雪当下一任女王的人。

    事到如今,阿米菈那一帮人的干涉行动也开始变得激烈起来。不管外界会怎么看,开始动用蛮力,甚至派人暗杀。

    然而这些行动最后都失败了。

    那也理所当然。

    因为白色始祖附身在布兰雪身上。区区暗杀者不可能伤得了布兰雪。

    事情一帆风顺。

    这样下去布兰雪肯定会当上女王。

    人民也开始觉得美貌与日俱增的布兰雪很适合当他们的女王。

    至于布兰雪本人,如今除了白,她也愈来愈会对其他人展露真心笑容。这就证明她跟其他人的关系开始好转,白也乐见其成。

    然而白并非毫无不满。

    不满的就是布兰雪跟吉尼亚斯的关系。

    『……这下麻烦了。「恋爱」这种感情不确定因素太多,百害无一利。如果会对布兰雪的心造成太大影响,那就必须由我出面对应。真的很棘手——』

    假如布兰雪能够幸福,白也没意见。虽然对象是愚蠢的人类,但她甚至考虑给予真诚的祝福。

    身为布兰雪的朋友,这是当然。

    然而——

    对于吉尼亚斯,白有不好的预感。

    若是获得肉体、在这个世界上完全降临,那就另当别论,但是目前白处于不完全状态,部下们也都只是精神体,能够带来的影响有限。

    即使如此,白还是尽力而为。

    后来她发现自己心中的不安成真……

    *

    『——要向您禀报的就是这些。』

    听完部下带来的报告后,白心想这下不妙。

    她放出很多恶魔,让他们去希尔维利亚王都和各个都市,以及卡利亚斯的领土等地搜集情报。在这之中包含不能等闲视之的讯息。

    (原本就觉得那个男人不容小看,但没想到他居然在恶魔对策上做得如此彻底。那就表示他会来到这个国家,前提都是因为有我们存在吧。)

    自从布兰雪跟吉尼亚斯开始交往,白就没少搜集情报。但因为没听说有力证据,因此还是心存疑虑。

    这反倒让白觉得未免太过诡异。

    因此她扩大范围放出手下,结果隐约察觉吉尼亚斯的目的。

    吉尼亚斯知道希尔维利亚王国跟白色始祖的关系。白认为他不仅知道,还想出手妨碍。

    ——白发和鲜红眼睛。同时具备这两者之人,就是让太古恶魔降临的关键——

    要得到这样的情报并不容易。但如果是帝国的大贵族,就算透过某种手段取得也不奇怪。

    如此一来,跟布兰雪的恋爱也全都是假象——

    「若是那样……可不能放过他——」

    轻轻抬头仰望阴天,白面色凝重。

    比起耗费漫长时光才得到的降临之路断绝,眼下——

    眼下她只怕朋友的幸福会毁于一旦。

    一道忧郁的叹息从白那美丽双唇中逸出。

    *

    在希尔维利亚王都中,吉尼亚斯很受欢迎。

    理由有几个,其中最大的理由莫过于利害关系。

    新兴产业崛起,至今完全没想过的魔矿开挖事业展开了。事实上在这个希尔维利亚王国之中,魔素的浓度很高,从矿山采收的魔矿都是高品质。

    卡利亚斯公爵的领土会高价收购那些矿石。

    在这之前农耕、酪农和渔业是希尔维利亚王国的主要产业。人民的性格都很闲散。靠自给自足生活,大家都很满意这样的朴实生活。

    这时能够赚钱的产业诞生了。

    同时开始陆陆续续有娱乐供给。

    特别蓬勃的就是让马儿奔跑,再预测胜败的娱乐。这可以拿来赌钱,想要不劳而获致富的人都很着迷,因此蓬勃发展。

    原本人民都是温和平稳的性格,他们的个性开始一点一滴转变……

    开始有人为了金钱烦恼,但吉尼亚斯会笑着借钱给他们。如此慷慨的他令人民疯狂爱戴。

    不只是这些铺陈,吉尼亚斯的活动范围相当广。

    他把靠拢自己的贵族们聚集起来,确实将势力扩大。将帝国大贵族卡利亚斯的名声活用到极限,将财富洒出去,然后回收。

    说他是才子并非浪得虚名。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吉尼亚斯脸上带着刻薄的笑容。

    「真够无聊的。跟我的计划实在太过一致,未免不够有趣。」

    「哈哈哈,吉尼亚斯大人。快别这么说。像那样的偏僻乡间国家,给他们娱乐就马上扑过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有人回应吉尼亚斯,是从母国一起过来的心腹。表面上是管家,其实是如假包换的文官。代替没办法自由行动的吉尼亚斯,负责处理细部事宜。

    「哼!话是这么说,最关键的布兰雪却没有随我意思起舞。那个女人早点接受我不就得了,居然说结婚之前都要守住贞操。」

    「哎呀,对方是一国的公主嘛。会这么说也是理所当然。」

    「一切都按我的心思发展,唯独这点就是跟我作对。那样更让我不悦。」

    吉尼亚斯不悦地抱怨。

    那才是他这个贵公子的真面目。

    「哎呀呀,吉尼亚斯大人。您用不着如此不快,忍耐的时刻也快结束了。」

    对不悦的吉尼亚斯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很贪心的肥胖男人。这个男人也是吉尼亚斯的心腹,负责财政。

    吉尼亚斯跟他约好在自己当上公爵后,会让他成为卡利亚斯公爵领土的御用商人。因此就像在投资一样,他散财如流水,来衬托吉尼亚斯。

    「哦?都准备好了?」

    「是的。军方那边也打点过了,已经下了许可,可以秘密调动机甲军团。虽然要给卡勒奇利欧阁下的伴手礼代价高昂,但预计能够集结兵力到我们满意为止。」

    「哈哈哈,那就好。那接下来这场计划也要展开重头戏了,我当上公爵的日子近了。真让人期待。」

    梦想着不久的将来,吉尼亚斯脸上浮现卑劣的笑容。

    这次计划的概要如下。

    吉尼亚斯假装要入赘,跟有第一顺位王位继承权的布兰雪定下婚约。然而实际上得到希尔维利亚王国的驸马地位根本不能满足吉尼亚斯。

    在卡利亚斯当上公爵,才是吉尼亚斯的梦想。

    因此哥哥就变成绊脚石,但那边他都周旋好了。若是对方要反抗,吉尼亚斯不排除派人暗杀,但他的哥哥也十分理解弟弟是这样的心性。哥哥承认彼此的能力差距,早就跟弟弟投降。

    将来吉尼亚斯确定可以当上公爵。

    那说到吉尼亚斯为何还要来到希尔维利亚王国……

    「那么吉尼亚斯大人,有可能按照当初的计划,让布兰雪大人跟我们一起过去吗?」

    「嗯。虽然没有同床共枕过,但那个女人对我很着迷。我想她不会拒绝,但还是要为此做些准备。」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可以的话希望尽量避免诉诸武力。毕竟要用武力入侵这块土地,必定会有人来阻扰。」

    「我也认为应该避免作战。吉尼亚斯阁下,让这块土地受战火波及会很困扰。假如最后事情会变成那样,我就必须重新审视跟您的关系。虽然不能跟您继续合作很可惜,然而我孙女会成为新女王,我今后也想继续跟她保持良好关系。若是卡利亚斯公爵家好意相待,我们希尔维利亚王国也能太平。」

    有人出面赞同,他就是阿米菈的父亲巴恩兹侯爵。

    趁那个像疯婆子的女儿还没有不管三七二十一行动,侯爵就自主行动搜集情报。后来凭借着可以称之为贵族本能的嗅觉,察觉吉尼亚斯真正的目的并非成为驸马。

    接着巴恩兹侯爵就做了一个赌注,为了让孙女当上女王,他决定接触吉尼亚斯,问出他的真实想法。

    结果巴恩兹侯爵获得吉尼亚斯认可,让他打开天窗说亮话。

    吉尼亚斯想要把布兰雪带回母国,巴恩兹侯爵则是想要把碍事的布兰雪赶出希尔维利亚王国。彼此的利害关系一致,他们决定联手。

    因为巴恩兹侯爵这么想,因此他其实不希望事到如今得跟帝国开战。

    「那么,巴恩兹侯爵。你已经掌握这个国家的贵族了吧?」

    「当然。即使国王和布兰雪本人反对,大多数的贵族也会站在吉尼亚斯阁下您这边。」

    吉尼亚斯还年轻,而且没有爵位,但巴恩兹侯爵以礼相待。这就是大国和小国的绝对立场差距。

    虽然巴恩兹侯爵并不想这样,但是为了孙女——甚至是为了自己的权势,他还是注意着,刻意让现在的自己笑脸迎人。

    吉尼亚斯早就看出巴恩兹侯爵在想什么,但他还是表现出什么都没发现的态度,面带笑容。

    「那就好。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吉尼亚斯想要早点回到母国,他认为愈早愈好。然而都忍耐到这个地步,一路走来慎重进行,在最后一刻失败未免太愚蠢。

    计划必须成功,因此什么时候行动很重要。

    「这个嘛……」

    「关于军队布署,听说再过几天就可以完全包围。」

    「下次节庆是布兰雪公主十六岁的生日。在我国十六岁就被认定为成人,可以结婚。这天大半贵族都会来祝贺,是否正好?」

    「呵呵呵。果然厉害,巴恩兹侯爵。我从一开始就预计挑这天,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哈哈哈,是偶然发现的。」

    「也好。就决定这么做吧。那就等下次节庆展开行动。都没意见吧?」

    「是!」

    「遵命。」

    「就这么办。」

    三个男人都同意了,作战行动日定案。

    当巴恩兹侯爵先离开,房间里就只剩下帝国的人。

    「话说回来,那个男人真愚蠢。虽然脑袋不错,以贵族来说算是一流了。」

    「的确如此。居然就这样轻易放掉可以称之为这个国家至宝的布兰雪公主。下一任女王的地位根本就没任何意义。」

    「红色眼睛是诅咒的证明。白银色头发就跟那个棘手可怕的『始祖』如出一辙。明明就有这么相似的特征,这个国家的贵族却没察觉。真让人傻眼。」

    「为了让事情朝那个方向走,帝国一直在暗中铺陈。都是为了妨碍那个恶魔降临。」

    带着冷酷的表情,吉尼亚斯如此论断。

    对帝国来说这块土地的恶魔形同肉中刺。

    恶魔可以随意介入人类世界,根据性质大约可分成三类。可以交涉的、不能交涉的,还有随意行动的。

    以这个希尔维利亚王国为据点的恶魔们是以能够交涉闻名。

    然而白色女王非常高傲。要让她坐上交涉台面是不可能的。而颠覆这个常识的,就是希尔维利亚王国的祖王。

    「毕竟那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要让正确的情报流传到现在也很难,然而那是跟自己国家息息相关的重大事件,不得不说他们太过怠慢。」

    希尔维利亚王国的祖王,与恶魔们的主人白色始祖约定过——会帮助白色始祖降临在人间界,始祖则是要守护希尔维利亚王国。

    契约存在证明就是王家才有的特殊体质——可以看清万物的「鲜红眼睛」。

    诅咒之血会传承下去,酝酿魔力。当拥有配得上「始祖」肉体的子孙诞生,白色始祖就会附身降临。

    帝国透过各种手段进行谍报活动,这才找出密约的内容。然后从许久之前就为了抢先恶魔们而进行着准备。

    「对了,吉尼亚斯大人。关于布兰雪公主的处置,您打算如何?真的要娶她当妻子吗?」

    「说什么傻话。原本想花个几年从她身上找乐子,但万一生出小孩就糟糕了。在那之前要把她收拾掉。」

    「听您这么说就放心了。我可不想让具备恶魔特征的女人当我们的主人。」

    「哈哈哈,虽然有点可惜,但必须斩断祸根。」

    「小的都明白。一旦王家的血脉消失,就算是『始祖』也难成大器。跟那个赤红魔王不同,『白色』女王就是特别挑剔。多亏这点,也算是对我们有利……」

    「总而言之,这下希尔维利亚王家的血脉将会断绝。」

    「那么,艾西菈公主这边——?」

    「最好别问,那也是为你好。」

    「哈哈哈,小的失礼。我什么都没听见。」

    「这就对了。」

    就这样,男人们继续密谈。

    没发现有一只小虫就贴在窗户的暗处……

    *

    布兰雪十六岁的生日到来。

    这天是「红染湖畔事变」开始之日——

    布兰雪很后悔。

    推心置腹的朋友白都对她提出忠告了,她却说不会有事,一笑置之。

    「你会跟我一起来吧,布兰雪?」

    「可是吉尼亚斯大人,我必须待在这个国家,遵从父王陛下的意思。尽力改善这个国家是我的使命,您不是也发誓会给予支持吗?」

    「布兰雪,你好好想想。我也赞成你为这个国家努力。就算回到我的祖国,看是要透过经济面或是文化交流都行,要什么管道都有,都能够提振希尔维利亚王国的发展啊?就看你怎么想了,如何?」

    「但是……」

    直到昨天为止,布兰雪都还以为吉尼亚斯会支持将成为女王的自己。

    平常吉尼亚斯的态度就一直是那样,还有那些答应会支持自己的贵族,他们都肯定适合当女王的人是布兰雪。

    为了履行在遥远过往时代中,跟对贫困子民伸出援手的白色始祖缔结的约定,让这个王国真正的女王诞生。

    这个国家的悲愿终于能够实现,布兰雪相信大家都希望这样。

    她感到困惑。

    吉尼亚斯提议把布兰雪带回帝国。这点布兰雪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再说之前吉尼亚斯从来没有亲口说出这个想法。因此现在的情况对布兰雪来说形同晴天霹雳,她会感到混乱也在情理之中。

    除此之外,聚集在现场的大半贵族都支持吉尼亚斯那番言论。

    这对布兰雪来说又是一个痛心的背叛。

    (怎么这样……原来大家都不需要我吗?)

    突如其来的事态让布兰雪满心绝望。

    「不行!绝对不能将布兰雪带到国外!」

    就在这个时候,布兰雪的父亲——也就是国王如此大喊。

    他平常话不多,总是为这个国家鞠躬尽瘁,那样的国王带着熊熊怒火瞪着吉尼亚斯。

    「你这小子,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把布兰雪带出去吗?帝国这一招也真够肮脏的。」

    「这是什么话。这件事情对两国来说有利无弊。」

    「说什么蠢话!这、这个国家可是跟远古的——」

    「贵为国王陛下的您,应该不至于相信那种迂腐的迷信吧?倘若真是如此,可是会贻笑大方的。」

    像在嘲弄激昂的国王,吉尼亚斯用开玩笑的态度回话。配合他那番话,一些贵族跟着失笑。

    那些贵族表面上站在国王这边,却跟着同流合污。一切都是为了今天,吉尼亚斯事先打点才会有这种结果。

    眼下气氛已经不是在庆祝布兰雪的生日了。

    「你、你这小子……竟然从我国内部……」

    「陛下,您就是人太好。想必一直相信自己人不会背叛,相信这个国家的国民都被血之羁绊团结起来。然而那些都是幻想啊。人类这种生物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只要能够保障自身安全和财产,确保今后能够荣华富贵,就能像这样面不改色出卖国家。」

    「少在那愚弄我等!朕承认是有这样的卖国贼。但是我国子民们都希望布兰雪当上女王!」

    「这就不得而知了。陛下,您应该更实际一些。未来要成为我岳父的人这副德行,今后实在会让人不安呢。」

    「你说什么!」

    「就给你们三天吧。在那之前把布兰雪公主交出来。」

    「等等,朕怎么可能接受这种——」

    「陛下,这次还是接受吉尼亚斯阁下的提议吧。布兰雪公主若是成为吉尼亚斯阁下的妻子,我们跟帝国的关系也会愈来愈好。若是需要女王,还有我的孙女。」

    「就是啊,父亲大人。我会变成比姐姐大人更棒的女王!」

    巴恩兹侯爵和艾西菈公主陆续发言打断国王的话。这原本是无礼至极的行为、不可饶恕的重罪。然而却没有贵族站出来谴责。

    身为极少数派、有良知的人都被周遭的巴恩兹派系贵族瞪,只能闷不吭声。

    正确解读自己所处的立场,国王不甘心地苦着一张脸。面对这样的国王,吉尼亚斯带着胜券在握的从容开口:

    「关于刚才提到的事情。这个国家的子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明天的早报想必会登载答案。等看了再做决定也不迟,对这个国家来说怎么做才是正确的,请好好想想。那么就等您的好消息。」

    只说了这些,吉尼亚斯一副要事都办完的模样转过身。

    当吉尼亚斯离开庆生会的会场,贵族们陆陆续续跟着他离开。会场只剩下国王和布兰雪,还有少数的贵族。

    「怎么会这样……那些人都看不清眼下的局势吗?」

    「这样下去、这样下去国家会灭亡的……」

    发出这些哀叹的人,不管任谁看了都只觉得他们是丧家之犬——

    隔天早上。

    王城戒备最森严的密室里,在昨天中断的庆生会上留到最后的那些人都聚集在此。

    王国发行的早报就放在他们面前。这些人看了都一脸苦涩。

    新闻早报上被祝贺标题填满。

    帝国的大贵族吉尼亚斯将迎娶布兰雪公主当爱妾。这应该类似婚约,之后会正式完婚,娶她当正室吧。

    新闻是这么写的。

    「完了。我等的神不会原谅这种背叛行为——」

    说完这句,国王深深地颓坐在椅子上。

    「父亲大人!」

    「抱歉,布兰雪。若是朕对你更加关心——原谅朕。」

    「不、不!父亲大人并没有错。都怪我太幼稚。」

    「说这什么话。虽然已经十六岁了,但你还是孩子。朕却让这样的你吃尽苦头。」

    「怎么会!都怪我对吉尼亚斯大人——」

    「别说了。这样就好。比起那些,当务之急是商量今后的对策。」

    继这句话之后,被找到这里的人陆陆续续开口。

    宰相率先说:

    「人民也都相信新闻的内容。对于公主殿下要被当成爱妾,似乎都没有抱持任何疑问。只觉得这个国家日后会蒸蒸日上,看起来不疑有他,全都很兴奋。」

    再来是宫廷魔术师团长开口:

    「陛下,昨天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周边已经被帝国军包围。既然已经收买我国民众,再来想要找什么开战理由都行。想必大家都会认为帝国那边站在理字上吧。」

    军方的长官也有话要说:

    「老实说,光靠我国军队无法获胜。更重要的是在军人之中,八成也会出现迎合帝国的人。我们已经未战先败了……」

    情况令人绝望。

    但即使如此还是不能任由帝国宰割。

    「我等不能对帝国低头。若是那么做就等同背弃古老契约。会发生比被帝国蹂躏更悲惨、更超乎想象的惨剧!」

    「正是如此,国王陛下!我们的神很可怕。若是违反约定,想必会受到比死更可怕的制裁!」

    「没想到忘了这点的贵族那么多。真是太可叹了。」

    「就算不能获胜,我们也要抵抗。若是展现我们的诚意,或许神也会怜悯我们。」

    希尔维利亚王国是被古老契约束缚的王国。

    若是违反跟神——跟恶魔定下的契约,将会受到比肉体死亡更加可怕的制裁。因为这些人明白那点,他们这次才不能应允帝国的要求。

    就算国家会灭亡……

    「神——来召唤神吧。然后我们也要团结起来为灭亡做好心理准备。」

    宫廷魔术师团长用平稳的声音说完这句话。

    大家都认同。

    距离最后的审判到来,没剩多少时间了——

    在远方听着父王和在场众人的声音,布兰雪的心满是悲叹。

    『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没有听从白的忠告……』

    『不是的,布兰雪。全都是因为我的力量还不完全。因此你用不着介意任何事情。』

    『不,不是那样!都怪我许愿请你当朋友。』

    『你冷静点,布兰雪——』

    『对不起啊,白。我果然不被任何人需要。吉尼亚斯大人不需要我,这个国家的国民也不需要……』

    『但是我需要你啊。』

    『谢谢你。至今为止真的很谢谢你,白——』

    『布兰雪,你想做什么——!』

    白色始祖会惊慌,也许是诞生到这个世界上头一遭。

    『白的力量之所以会受到限制,也是因为跟我有约定吧?你一直遵守跟这个国家定下的契约。真的很感谢你。』

    『别这样,布兰雪!契约一点都不重要。对我来说重要的是——』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我不像你那么强大。但还是有一件事情令我开心。那就是你会使用我的身体。光这样我就满足了。所以,白。你就自由自在活下去吧——』

    就这样,布兰雪的「灵魂」履行契约了。

    根据契约,布兰雪的肉体会让给白色始祖。接着布兰雪的灵魂散发美丽光芒落到白的手里。

    『啊啊,布兰雪。我善良的布兰雪。我很喜欢你,非常喜欢。你是我第一个朋友。没办法守护这样的你,我怎么会如此无能——』

    拥有力量的恶魔女王——白色始祖哀叹自己的无力。认识她的人看了大概会觉得难以置信吧。

    虽然没有任何人看见,但那是事实。

    就连国王都没发见,白已经得到布兰雪的肉体了。

    *

    国王他们正在商讨今后的对策,在他们面前最先有反应的人是宫廷魔术师团长。

    「神、神的……听见神的声音了——!」

    他一喊完就伸手对着茫然入座的布兰雪,然后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魔力都灌注进去,在地面上画出魔法阵,开始进行恶魔召唤仪式。

    「这、这是在做什么——」

    国王还没有来得及问完——

    「诸位,别来无恙。」

    只见布兰雪站了起来。

    不。

    那不是布兰雪。

    而是附身在布兰雪身上的白色始祖。

    大家都明白这点,当场叩拜。在这之中,只有国王站起来开口:

    「神、神啊!怎么会是现在?跟布兰雪的契约又还没……」

    「很可惜。关于那个契约,就在刚才已经成立了。」

    「怎么会!不是说在我的女儿——布兰雪死之前都会守望她——!」

    「拜托你稍微静一静。吵死了。」

    白的一句话让国王闭嘴。然而他脸上有着被人毁约的愤怒。

    话虽如此——

    国王的怒火面对更大更深的怒意也跟着烟消云散。

    至于是谁这么愤怒,自然不用多说——就是白。

    「因为愚蠢的人类,害我的乐趣被夺走。犯下这样的大罪必须要偿还,如何?」

    国王因恐惧而痉挛。

    就只有国王察觉白身上的熊熊怒火。

    「都、都遵照神的安排——」

    光是要回答这句话已经用尽全力。就这样,精疲力竭的国王瘫倒在椅子上。

    「好孩子。你们遵守跟我的约定,就让你们死得毫无痛苦吧。不过——」

    打破约定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在场没人敢去问那个问题。

    接着——

    在场众人是幸福的。

    对接下来将会发生的惨剧一无所知,带着安稳的心情踏上旅程,来到神的身边。

    「接下来,就让这场飨宴开始吧。」

    在白一声令下,恶魔们附身到现场的尸体上。

    惨剧即将开演——

    盛怒的白用了禁忌魔法。

    遵守契约的人会安详逝去,背叛者将要承受永无止境的痛苦。身体上所有的孔洞都会流血,要让他们将这个国家灭亡的样子,牢牢地烙印在眼中。

    这个诅咒的效果会影响白所有的支配领域。换句话说,待在这个国家的活人都没办法逃离该诅咒。

    光只是这样还没办法让白息怒。

    「把那些愚蠢的家伙带到我面前。」

    对如今的白来说,再也没有部下能够上奏。就算是古老的亲信——公爵级恶魔也一样,若是惹白不快就会遭到处分。

    「「「遵命。」」」

    留下这句话,恶魔们分散到各地。

    紧接着等了几分钟——

    「你们以为我是什么人!混账东西,还不快现身!」

    傲慢、愚蠢,嘴里喊着这些话的第一个愚蠢之徒被带了过来。

    「哎呀,第一个是你呀,巴恩兹侯爵。」

    「原来是你,布兰雪!你怎么坐在那张椅子?那张椅子只有陛下能坐,是至高无上的王位啊!」

    「真够吵的。小角色就是小角色,很会吠呢。」

    「你、你说什么?一个小姑娘居然敢对我——啊……!」

    原本还很嚣张的巴恩兹侯爵只是看到白的眼睛,就好像心脏被冷水泼到一样,让他背脊发凉。接着他冷静地环顾四周。

    应该在那里的人们都不见了。

    那些中了吉尼亚斯的圈套,只能在这里唉声叹气的丧家犬。

    现场只剩下一个人,就是眼前的白。

    「布兰雪已经不在了。就凭你那个小小的脑袋,不知是否能听懂我话里的意思?」

    听到这句话,巴恩兹侯爵这才发现对方的样子不对劲。

    布兰雪原本就是很漂亮的女孩,但如今漂亮到无法用「美」这个字眼来形容。

    比白雪还要白的头发妆点王座,那双红色眼睛高高在上地看着巴恩兹侯爵。

    从黑色洋装缝隙间露出有透明感的白色肌肤。但比起让人产生情欲,那份妖艳更让人畏惧。

    其美丽非人类所有。

    发现这点的巴恩兹侯爵想到眼前这个人真实身份为何,不禁哑然失声。

    「莫、莫非……」

    「变老实了呢。你在那里稍等一下。我很快就会邀请你的朋友和家人过来,继续开庆生会。」

    巴恩兹侯爵根本没有权利拒绝。

    连说不要也没办法,被困在王座前方。

    紧接着几分钟过去。

    「搞什么!也不想想我是谁!」

    吵吵闹闹,有个女子嘴里说出跟巴恩兹侯爵很像的话语。

    「这是做什么!知道我是下一任女王还敢如此猖狂!」

    另一个是傲慢,甚至不知道自己面临什么情况的愚蠢少女。

    两人被带到白前方。

    「血缘关系果然是断不了的。若是你们多少继承到那女孩的一滴血,或许能够变成更像样的人类也说不定。」

    就连跟她有血缘关系的国王,对现在的白来说也没有让他活下去的价值。但白似乎早就把那些事情抛诸脑后,睥睨着被带过来的人们。

    「布兰雪,你在那里搞什么鬼!」

    「姐姐大人,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立场。成为帝国大贵族之妻只是有名无实,姐姐你没有任何后盾,只会被圈养到死,连这点都不懂?」

    不懂自己所处立场的愚蠢人们对白大呼小叫。但那份愚蠢在白盯着她们看的瞬间,马上变成刀刃反扑到自己身上。

    「好、好痛苦!呼吸,不能呼吸了——!」

    「呀啊啊——!在、在燃烧!我的脸,皮肤烧起来了——!」

    「真难看。你们一直在折磨我的朋友,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

    听到那冰冷无情的声音,阿米菈跟艾西菈两人才发现眼前人物并非布兰雪。

    但这顿悟来得太迟。就算她们更早发现,白还是不会放过她们。

    「在最后的宾客抵达之前,你们也在那等着吧。」

    说出这句话的白,根本没把展露丑陋姿态的女人们看在眼里。

    最后还有一个人,对于那个罪孽最为深重的男人,她眼底只燃着对他的憎恨。

    *

    吉尼亚斯对于一切结果都按照计划走感到满意,一大早就带着愉快的心情开始喝酒。

    因为是透过传送魔法飞到国家边境,肉体并没有太多疲劳的感觉。该说他反倒忘不了昨晚胜利的快感,整个人甚至觉得精力充沛。

    「作战计划成功了。再来只要等两天后接收布兰雪公主就好。」

    「假如他们拒绝,我们就派军队过去把人带走。」

    「嗯。人民也都站在我这边。要告知整个军队,让他们尽量避免出现伤亡。」

    「小的明白。这块土地再过不久就是吉尼亚斯大人的了。可不能折磨老百姓。」

    「这么做就对了。」

    吉尼亚斯开心地笑着。

    但吉尼亚斯的这份幸福却因有人突然闯入被迫中断。

    「是女王派我们来的。跟我们一起走一趟吧。」

    「抵抗也没用,谁敢妨碍就让对方消失喔。」

    那两人是非人力量的化身。

    「护卫都在做什么!」

    即使大喊,还是没有人进到房间里。就像在嘲笑这些慌乱的人,两人中个子较小之人带着讥讽笑容开口:

    「刚才没说吗?我已经对这个房间下了『结界』。有些人看起来比较难应付,这都是为了不让他们打扰。」

    声音听起来天真无邪,说的话却很猖狂。跟在吉尼亚斯身边的人们这才发现那两人非比寻常。

    「那么,我们走吧。」

    「也对。那先这样,再见!」

    那两个人为了忠实执行主人的命令,带着吉尼亚斯离开现场。

    留下来的人们慌了阵脚。

    「是恶魔。那些恶魔来坏我们好事!」

    「快回报给军队知道!吉尼亚斯大人被抓走了!」

    「这个,这恐怕——」

    紧接着情报传到军事单位那边。

    说在重重戒备之中,下一任公爵吉尼亚斯被人绑架。

    首谋是两个人。

    推测他们的真面目恐怕是——高阶魔将。

    收到这个史无前例的消息,军事部门也陷入大混乱。

    过不了多久——

    他们紧急变更作战名目,将这次的目的改成讨伐恶魔。

    另一方面,被恶魔抓走的吉尼亚斯——被迫来场极度不愿意的空中之旅。

    一开始吉尼亚斯还在抵抗。他本人的实力相当于B级,人们都说他这个年轻贵公子文武双全。

    事实上若要找出B级的人,在军事部门里面也要来到尉官以上,被视为具有相当实力。吉尼亚斯有这种程度的身手,因此他认为一两个恶魔还是有办法打倒,有点小看眼下情况。

    然而他的如意算盘一下子就被打碎了。

    这两个恶魔飞进布署好的军中,将受到严密保护的吉尼亚斯抓走,看这点也知道那些个体的实力非同小可。

    「可恶,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

    「你看下面。」

    吉尼亚斯按照对方所说看着下方,结果看到极度凄惨的景象。

    有许多人脸上浮现苦闷的表情,身上所有孔洞都在流血,痛苦地蠢动着。

    整齐的街道染上鲜血,流出来的血都进到湖泊之中。

    把湖水染成赤红。

    「——什么!」

    吉尼亚斯不禁大感震惊,但立刻恢复理智叫嚣。

    「可恶的恶魔!你们果然不该存在于人世间!这块土地的人民照理说有跟你们的主人缔结契约。竟然就这样轻易将他们当成祭品吗!」

    个子较小的恶魔听了摇摇头。

    「不对喔。会有这种结果都是你害的啊。」

    「你说是我害的?」

    「嗯。是你动手脚让这个国家的子民变成这样吧。还诱导人们背叛我们主人的盟友布兰雪大人,想要把她赶出这个国家不是吗?」

    「那、那是……」

    「我们不需要背叛者。没去阻止的人们也同罪。」

    「等等!大人就算了,连小孩子也算进去?里头应该还有纯洁的婴儿。你们却想将这些人全都杀掉啊!」

    「所以呢?」

    「居然这样问我!」

    「刚才不是说了吗?都一样有罪。不过我们的主人如今已经变得很心软了。有特别注意,让无罪的人免除痛苦。」

    「这实在让人惊讶。以前绝对不会有那种事情,恐怕都是多亏布兰雪大人。那位布兰雪大人也是被你害死的。引发这场惨剧的原因都出在你身上,你就看着下面的景象,牢牢记在心头。」

    听对方这么说,吉尼亚斯感到困惑。

    其实吉尼亚斯本质上并非罪大恶极。虽然利己的贵族式思考逻辑已经根深蒂固,但他认为没有人民就没有贵族。

    让人民的生活水准提升,靠着娱乐博取支持度,让他们没办法过好生活却又死不了,让人们工作来压榨税收。正因为他有这样的想法,看到眼下人民被虐杀,心才会跟着动摇。

    (我、我没错,我没错!)

    吉尼亚斯对自己这么说,试图保持心情平稳。然而听到恶魔接下来的话,他就没了那份余力。

    「受到波及的居民们还真是可怜。不过,身为起因的你可不会只受到这些待遇就了事。所以为了避免心一下子就崩溃,最好趁现在做好觉悟。」

    吉尼亚斯这才认清现实。

    认清已经悄悄逼近身边的恐怖现实。

    「不、不要,救救我,拜托放过我!」

    「那怎么行。若是这么做,我们可是会被除掉的。」

    个子较小的恶魔一脸厌恶地回答,另一人也认同他的说法。

    就这样,吉尼亚斯被抓到女王面前。

    心被粉碎、自尊也被踩碎,吉尼亚斯已经精疲力竭了。

    「哎呀,真是的,真是枉费了这个美男子。居然哭成这样,甚至还失禁了?」

    「请救救偶。求求泥。放过偶。」

    吉尼亚斯哭着乞求。

    白听了,看似愉悦地加深脸上笑痕,然而眼中的憎恨之火烧得更旺更亮。

    「小笨蛋,怎么可能赦免你。但是你很幸运。」

    「咦?」

    听到白的话,吉尼亚斯抱着希望抬起脸庞。

    结果他看到邪恶的笑容。

    「受罚的不只你一个。所以,至少你不会觉得寂寞。」

    白的目光就放在吉尼亚斯的同伴身上。

    他们脸上尽是恐惧和苦闷的表情,那些男女全身丑陋溃烂。

    衣服早已被扒掉,这副模样让人看不出他们原本是高阶贵族。

    「不、不要!原谅偶、原谅偶!」

    「不行啊。还有啊,小笨蛋,你就在那里受求死不得的诅咒折磨吧。」

    洪亮、强悍。那美丽的声音传到吉尼亚斯耳里。

    「不要——!」

    这是最后的惨叫,之后吉尼亚斯的意识只剩下恐惧和痛苦——品尝到笔墨难以形容的地狱。

    *

    后来帝国军挺进希尔维利亚王国,看到如此恐怖的景象令他们陷入慌乱。

    接着跟恶魔们展开一场壮烈的对决。

    他们获得胜利,精锐人员前往王城。

    在那里对上白。

    这个时候白已经复仇完,心情非常空虚。或许是这种状态下跟人作战的关系,她完全提不起劲。

    (好空虚啊。布兰雪也不在了,原本是我游乐场的这个王国也完了。没必要继续待在这块土地上了吧——)

    一边想着这些,白跟帝国的骑士们对决。

    「别大意!按照情况看来,敌人是『白色始祖』。但用不着害怕!就算对手是白色始祖,我们的三位一体也不会输!」

    就算看到气势如虹的骑士们,白还是提不起斗志。

    (真麻烦。而且,就算我应该会获胜,但我不想让布兰雪的身体受伤。为了让那孩子在这块土地上安眠,现在还是乖乖撤退吧。)

    白早早就没了对战的意思。

    这算跟白对决的骑士们走运。

    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帝国最强战力——帝国皇帝近卫骑士团。然而根本不是白色女王的对手。

    若是白在那个时候认真起来,帝国军早就被杀光了吧。没发现事情没变成这样算他们走运,他们深信是自己赢了。

    至于白本人——

    她脱离附身的肉体,离开人世,要送布兰雪最后一程。

    为了避免任何人碰触到布兰雪的肉体,让她保持美丽、不会腐朽,透过封印术加工,将她埋葬在这块土地上。

    「晚安,布兰雪。为了让你可以安心沉眠,在那边不会感到寂寞,我还把遵守约定的那些『魂魄』一起送过去了。」

    许多魂魄散发如梦似幻的光辉,将布兰雪的「灵魂」包住。接着白静静地放手。即使她是最喜欢吃灵魂的恶魔……

    「再见。希望能在某处重逢。」

    或许白并不想吃掉布兰雪的「灵魂」,所以才假装被骑士们讨伐吧。

    部下们是这么想的,但大家都没有说出口。

    一阵风吹过。

    恶魔们的气息也从那里消失。

    *

    很久很久以前,这块土地上有个名叫希尔维利亚的小国。

    古老城镇围着美丽的湖泊耸立着。

    但如今都看不到了。

    被鲜血染红的湖畔一片血红,湖水被染成深红色。

    恶魔的狂笑声不断回荡。

    腐朽的城堡变成坟墓。

    土地受到诅咒。

    没有人知道真相,那个王国就此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