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卷 短篇集 圣骑士们的败北
    加笔短篇

    魔国联邦的首都利姆路就在眼前,情况却急转直下。

    突然间,似乎有大规模战斗爆发。

    而且其中一方的气息令人熟悉。来自本该在母国留守坐镇的圣骑士团副团长雷纳德。

    经历这几星期来的旅程,心中涌现了他们或许不用跟魔王利姆路交战的希望,因此此刻圣骑士们相当震惊。

    总之,要先确认究竟发生什么事。

    「我们走!」

    日向喊完就冲出去,圣骑士们亦追随她的脚步,朝战场全速冲刺。

    那里的大片惨况称之为战场一点都不为过。

    而在战场前方,有五名身怀巨大力量的高阶魔人。

    其中一人特别厉害,是有著蓝白色秀发、看似少女的魔人。

    这个魔人就是圣骑士们要找的对象。

    魔国联邦盟主暨新任魔王──就是利姆路本人,绝不会错。

    证据在于,圣骑士们信奉的日向就看著那个魔人,目不转睛。即使忽视在背后展开的壮烈战斗,她也必须全力警戒这名对手。

    这件事,圣骑士们也有了深刻的体悟。

    *

    率先开口的人是利姆路。

    「你竟然这么做了啊,日向。用不著多说,这里是我的领土。既然随意发兵,我就当你们要对我方不利。要我放你们先发制人,我可没那么仁慈。」

    那是误会──其中一名圣骑士阿尔诺心想,但目前没办法证明这点。

    日向似乎也清楚这点,仍想方设法与对方沟通,让事情圆满收场。

    然而,情况并不乐观。

    雷纳德他们仍在背后持续与人作战,这样下去不管怎么做都得走上交战一途。

    接下来,该怎么办?

    耳边听日向与对方交涉,阿尔诺拚命想办法化解这场危机。

    须戒备的对象不只魔王利姆路一人,阿尔诺心想。

    另外还有四名魔人。

    每个人都散发不容小觑的强者风范。

    日向说他们的危险程度来到特A级,但那只是一种话术罢了。因为更高的危险度只拿来标注魔王或龙种。

    具体而言,即使是据信与魔王匹敌,或者在魔王之上的灾厄级魔物──暴风大妖涡,它也分在特A级。因为没有更细的分级可套用,才这么称呼罢了。

    此外,他们的同袍莉缇丝役使特A级高阶精灵水之圣女。话虽如此,问她是否能与暴风大妖涡抗衡,答案是可能性很低。

    就算处在同一分级,两者差异仍有天壤之别。

    至于眼前的这些魔人……

    光看就知道他们有多强,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虽不至于与现存魔王或暴风大妖涡相提并论,但显然无法乐观看待这些对手。

    其中两名是前魔王──兽王卡利翁的心腹「三兽士」。

    在威名远播的兽王战士团中,他们是人称最强的知名魔人,那实力不容轻忽。

    除此之外,还有日向判定是妖鬼的那两名魔人。

    这种强大魔物有时被当成土地神敬拜,红发那名尤其特别。在这四人中散发与众不同的妖气。

    就连阿尔诺都看不出他的实力有多深。

    (──真棘手。有几名这么厉害的魔人,要靠我们打倒?那太难了吧……)

    人数正好相当。

    若想摸清高阶魔人的实力,得与他们实际交手才知道。运气好或许能赢得胜利,运气差就输了。

    每名圣骑士都有这层觉悟,事到如今用不著多做心理准备。

    可是这次不须赢得胜利。

    因为日向说「继续跟魔王利姆路敌对一点意义都没有」。

    以目前状况来说要解开误会八成不容易,不过,倘若日向出马……

    由日向出面,应该能说服魔王利姆路──阿尔诺决定不做他想,相信日向就对了。

    那么,自己的职责又是什么?

    就是争取时间吧。

    阿尔诺这边的人马共计四名。

    与他们敌对的魔人也一样。

    若是一对一,应该能争取一点时间。

    他展开行动,在日向跟利姆路的对谈间插话。

    「竟然说这种话!情况都这样了还要我们调兵回国,到时日向大人会有什么下场?是你叫日向大人过来的,谁敢保证你不会对她怎样!」

    找什么藉口都无所谓。

    他自顾自乱放话,阿尔诺边想边喊。

    接著果不其然,其中一名魔王利姆路的部下起反应。

    正好是阿尔诺判定最危险的红发男。

    (来得正好。就让你当我的对手吧!)

    阿尔诺是仅次于日向的实力派,当这个魔人的对手正合适。

    反过来说,他认为其他人会先战败,连时间都来不及争取。

    阿尔诺拔剑,朝红发男砍去。

    「没有杀气啊。正确的选择。假如你刚才有意杀我,现在早就死在这里了。」

    这是当然的。

    阿尔诺一开始就不打算杀这个红发魔人。只想让这个魔人远离日向罢了。

    不过,对方的话令他心生不满。

    红发男确实很强。阿尔诺也认同,但对方说那种话摆明看不起他,听了就是不痛快。

    那种事,没实际交战是不会知道的。

    「因为我不想妨碍日向大人交涉。只是想稍微吓吓你,没想到你反应那么大。可是,继续遭人误解真不是滋味啊。」

    所以阿尔诺如此回应,看红发男有何反应。

    但是红发男似乎真的没把阿尔诺放在眼里。

    「误解的人是你。」

    他这么说,对阿尔诺不屑一顾。

    这下阿尔诺也火了。

    既然实力在伯仲之间,胜负就看机运──阿尔诺在心里暗道。

    就算对手比自己强上一些,他也不会输给小看敌人的人。

    「呵呵,我们去旁边聊聊吧。」

    「也好。」

    他要跟这个红发男一对一作战,就算目的不同,结果还是一样吧。

    想到这儿,阿尔诺决定稍微认真一点,与红发男比划比划。

    *

    阿尔诺离开了。

    看他离去,接下来换那两名「三兽士」行动。

    「好了,你们也闲闲无聊没事做吧?为了避免对利姆路大人造成妨碍,我们可以暂时陪你们玩喔?」

    「对。『十大圣人』有多少能耐,我也想试试!」

    脸上挂著挑衅的凶猛笑容,对手朝夫利兹等人提议。

    (真是的,阿尔诺在想什么一看就知道了。为了让日向大人专心对付魔王利姆路,他计划将其他魔人引开──)

    「地」之巴卡斯已正确解读阿尔诺的想法。

    还有同袍夫利兹,他似乎也跟巴卡斯得出相同结论。

    「那么,我就接招吧。」

    巴卡斯回应三兽士,夫利兹则说「没办法,就陪陪你们。」,跟著踏出一步。

    (干得好,夫利兹。平常老是说些蠢话,这种时候却很可靠呢。)

    巴卡斯在心里暗道。

    不料下一秒,他听完夫利兹的话哑然失声。

    「吶吶,这位大姊,你好漂亮喔。根本是我的菜啊。啊,我的名字叫夫利兹,你呢?你有名字吧,能不能告诉我?」

    没想到夫利兹就像在街上对女子随意搭讪般,朝三兽士那么说。

    (你、你这白痴!真是丢脸丢到家……不对,等等?)

    巴卡斯原本正为同僚过度轻浮的态度感到傻眼,这时他忽然转个弯改变想法。

    他们只想到对方是三兽士,却没想到对方仍未报上姓名。

    (竟想不著痕迹探对方的底,原来如此。夫利兹啊,原来你这个男人挺有两把刷子。)

    这八成是想太多,但巴卡斯没发现。

    巴卡斯对夫利兹有些另眼相看,决定搭顺风车。

    「各位小姐,我的同僚刚才那番话多有得罪。介绍晚了,我的名字叫巴卡斯。如你们所见,是『十大圣人』之一,担任圣骑士团的队长。想跟你们比试一番,但对战前可否请教小姐『芳名』?」

    巴卡斯顺著夫利兹的话说,转得很巧,要问出对方的名字。

    有人对这句话起反应,是生著一头亮白直发配上猫眼的美女。

    「呵呵,有趣!我的名字叫苏菲亚。『白虎爪』苏菲亚!你好像已经料到了,如你所想,我就是『三兽士』的其中一人啦!替我找点乐子吧,『十大圣人』巴卡斯!」

    那副精实身躯面向巴卡斯,苏菲亚如此宣告。

    老虎正在打量对手。

    巴卡斯也感受到了,紧握灌注魔法力量的神圣战棍。

    「希望能符合你的期待。」

    「嘿嘿,别谦虚嘛。只要让我玩得开心就好,不至于取你性命。所以啦,发挥你的真本事吧!」

    「爱说笑。我们可是人类守护者,就让你见识圣骑士团的实力!」

    巴卡斯大吼。

    在此同时──

    (果然,似乎都如日向大人所想。魔王利姆路的人马好像无意伤害我们。)

    他恍然大悟。

    除了萌生奇妙的安心感,同时身为圣骑士的骄傲随之抬头。

    既然目的是争取时间,他就不打算跟对方杀个你死我活。

    不过,正因如此。

    眼下、此时此刻,他必须尽全力作战。

    巴卡斯这么想。

    「来自西方圣教会的圣骑士团──『地』之巴卡斯向你讨教!」

    「放马过来!」

    接著巴卡斯便与三兽士苏菲亚对上,展开战斗──

    *

    夫利兹一直在与内心那份恐惧交战。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完蛋,这下死定了!)

    因为巴卡斯出动,他才逼不得已离开现场,但是说真的,自己是否其实不该从日向身旁离去?夫利兹心想。

    看到魔王利姆路,夫利兹只觉得「害怕」。

    那个根本打不过,随便一看都知道他很强。

    阿尔诺凭藉他的坚定意志,肯定相信日向会获胜吧。

    当然,夫利兹也相信。可是更甚者,夫利兹的本能告诉他,跟那个魔王对战,日向不可能平安无事。

    这件事毫无根据。

    不过,这种时候夫利兹的直觉一向很准。

    他知道阿尔诺在盘算些什么。

    而巴卡斯也照办,如今夫利兹该走的路亦随之底定。

    只能出面对付其中一名三兽士,争取时间。

    除了魔王利姆路,看起来最难对付的红发男由阿尔诺包办。

    既然这样……

    其他那些魔人大概跟「十大圣人」夫利兹等人不相上下吧。

    那个存在感稀薄的蓝发魔人也令人在意,但他是现场魔素量最少的一个。

    看来没问题。如果是精灵使者莉缇丝,召唤水之圣女作战应该能占上风。

    至少不会输给对方。

    至于夫利兹和巴卡斯,就算面对三兽士,还是能打成平手。

    问题就剩阿尔诺──

    (不,去想那些没什么意义呢。阿尔诺比我强,担心他又能怎样。现在我要想办法度过难关才对……)

    夫利兹绞尽脑汁。

    他要相信同伴,先想想自己该如何取得胜利。

    这时他突然灵光一闪。

    现在不是迷惘的时候。

    夫利兹下定决心,用轻浮的语气朝其中一名三兽士搭话。

    「吶吶,这位大姊,你好漂亮喔。根本是我的菜啊。啊,我的名字叫夫利兹,你呢?你有名字吧,能不能告诉我?」

    夫利兹想出作战方案──就是让对手错愕。然后趁虚而入,让他初步攻击就占尽优势。

    就算被说卑鄙也无妨,他只想获胜。夫利兹以他自己的方式,连实力以外的所有要素都一并考量进去,一心只想让情势有利于己。

    巴卡斯以为他要试探对方的底细,但他根本没那意思。看来虽轻浮,夫利兹却没那种余力。

    对此毫不知情的巴卡斯就像在替夫利兹擦屁股,巧妙地引导对话。

    (抱歉啦,大叔。不过,这下我看起来更白痴了吧?)

    虽不在意料范围内,夫利兹的作战计画成功率仍随之提升。

    此外,巴卡斯他们似乎打得很认真。

    要正正当当作战,这是圣骑士的信条,他堪称好榜样。

    如此一来,对方会认为夫利兹也是那样吧。

    「我是阿尔比思。『黄蛇角』阿尔比思。很可惜,你不是我的菜。」

    「是喔,真可惜。那接下来怎么办?要直接开打吗?」

    话说到这儿,夫利兹看向阿尔比思。

    披著一头黑与金交错的秀发,对方是个妖艳美人。

    那双眼美得有如宝石一般,然而在那酷似蛇眼的瞳孔深处,有片深不见底的深渊。

    夫利兹一直在窥探对手的反应,可惜阿尔比思并未大意。她身上带著冷酷、冰冷的氛围,听完夫利兹的话也完全不为所动。

    (也是啦,她可是率领兽王战士团的怪物,要让她放松戒心哪有这么容易……)

    这项计策失败,但没问题。

    让对手大意的计策不只一个,为了跟下一个计谋做连结,作战计画要继续──夫利兹才想到这里就有所感应,捕捉到一阵高得夸张的魔力暴涨波动。

    他双眼大睁,视线往震源地扫去。紧接著有股冲击波来袭,连大气都为之震颤。

    「哦,那是紫苑小姐吧。还是老样子,那么乱来……」

    阿尔比思听来傻眼的语句传入耳里,但夫利兹可没这么悠闲。

    「不、不会吧!那是盖罗多的『极焰狱灵霸』────!」

    夫利兹靠「魔力感知」察觉同僚发动最强攻击魔法「极焰狱灵霸」。然而令人吃惊的是,名叫紫苑的魔人将其挡下。

    说挡下太牵强,她将那招一刀两断。

    那景象未免太超乎现实,夫利兹吓到僵掉。

    甚至超越战术级核击魔法「热线炮」,在人类能行使的魔法中亦属威力最强,竟然将这个精灵魔法奥义给……

    连魔王都称不上,只是一介下属魔人竟轻松办到。

    如此异常的事态,在夫利兹的常识范围内根本连想都想不到。

    接著,超现实光景继续上演。

    激烈的交战声响起,强烈的剑风将周遭树木扫倒。

    在圣骑士团里,阿尔诺是仅次于日向的强者。他的剑术技压红发魔人。

    照理说应该是这样没错。

    「啊,红丸大人果然很棒。总是积极进取,连那个人类的剑术也想学习。」

    「啊?」

    在夫利兹面前的妖艳美女阿尔比思喃喃自语。

    夫利兹都听到了,却没听懂。

    面对令人目不暇给的华丽剑雨,照理说红发魔人──红丸正忙著防守。明明是这样,阿尔比思却著迷地看著红丸,看起来很笃定胜者会是他。

    「你在说什么?那个不管怎么看,都是阿尔诺单方面进攻吧?」

    还学什么剑术,对方哪有那种余力。

    面对天才阿尔诺还有这种轻敌举动,一定会出事。

    按理讲是这样没错。

    然而,阿尔比思并未对夫利兹的问题表示赞同,只冷著眼瞥他一眼。

    剑与太刀反覆交锋。

    剑光闪动,每次刀身碰撞都激出火花。

    这一幕幕,阿尔比思都默默地看著。

    夫利兹双手都握著剑,阿尔比思却没将视线挪回,待在原地不动。

    乍看之下浑身破绽。不过,这是危险的圈套,夫利兹的直觉朝他发出耳语。

    他要争取时间,用不著赶著进攻。想到这儿,夫利兹决定按兵不动,配合阿尔比思。

    阿尔比思观望红丸等人的战斗好一会儿,但疑似失去兴致,视线总算回到夫利兹身上。

    「胜负已分。看来那个人果然不是红丸大人的对手。」

    「不,就跟你说了,阿尔诺占上风──」

    阿尔诺胜券在握。可是阿尔比思却宣告红丸取得胜利。

    这件事让夫利兹心生不满,像要压抑心中的怒火,想对阿尔比思的话出声反驳。

    不过,阿尔比思举起一只手制止。

    「不,只是看起来像那样罢了。应该再打一下就会结束,这样下去你也不能认同吧。既然如此,就跟我一起看红丸大人作战,看到最后一刻吧。」

    夫利兹不能接受她的说词,对这提议求之不得。但是任对方畅所欲言很不是滋味,所以他开起玩笑,想让对手也焦急一下。

    「反正阿尔诺会赢啦,那样对大姊你很不利,这样也无所谓吗?」

    他故意出言挑衅,阿尔比思却嗤之以鼻。

    然后──

    「话说红丸大人,他本来会用火焰烧尽一切。现在为了留你们活口、方便拿捏力道,才用剑应战,如此而已。如果他玩真的,现在你的朋友阿尔诺早就被烧死,与世长辞了。」

    她不是在嘲笑对方,而是带点同情,朝夫利兹这么说。

    听在夫利兹耳里,这句话很真实。

    有种冷汗流过背脊的错觉。

    恐惧感令心脏为之揪紧。

    (这是虚张声势。我常用那招。让人失去冷静,无法使出全力……听说「黄蛇角」阿尔比思是聪明的策士。也就是说,就算她试图动摇我的心智也不奇怪……)

    她在说谎──夫利兹试著如此说服自己。

    面对他们这号称天下最强的圣骑士团,还敢放水以防取人性命──夫利兹说什么就是无法接受。

    不过,决胜时刻毫不留情地到访──

    名叫红丸的魔人是否真的擅长操控火焰之术,这点不得而知,但至少他的剑技似乎与阿尔诺不相上下。

    阿尔诺单方面出剑发动猛攻,红丸则用那把太刀一一挡下。

    「呵呵呵呵,竟然能抵挡我的攻击到这种地步。刀刀都被人化解,好像在砍水一样。」

    「也许是吧。教我剑术的师父曾经说过,剑术奥义就是『剑流』。倾听剑之声,与剑融为一体,似乎就能掌握那股流向。我还不到那种境界,但还是能看到你的『刀路』喔!」

    「可怕可怕。虚张声势──看来并非如此。那么,我也该做好觉悟。要不要试著接看看,见识我被封为最强圣骑士的理由──」

    在夫利兹和阿尔比思的关注下,阿尔诺与红丸的对决进入尾声。

    夫利兹知道阿尔诺的绝招是什么。可是,他不曾亲眼见过。

    能将所有的魔物一刀砍杀,是奥义必杀剑。

    唯有仅次于日向的强者、受五属性精灵喜爱的阿尔诺才能办到,堪称最强剑技。

    招式名称就叫──

    「那净化妖魔的精灵辉光,就让你亲身体验一下。看招,五色精灵剑(Aether Break)──!」

    阿尔诺的爱剑绽放五色光芒。

    是地、水、火、风、空共五种属性的精灵光。将之合而为一释出必杀一击,任何防御手段都抵挡不了。

    眩目的剑光袭向红丸。

    (那就是阿尔诺的绝招吗?以前打死都不在人前使用,看来他被逼急了……)

    脑里边想著这些,夫利兹相信朋友会赢得胜利。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太嫩了──胧•流水斩!」

    名唤红丸的魔人不慌不忙,太刀缓缓划过。

    结果阿尔诺那宛如闪光的一击,被红丸用太刀温和包缠。

    敲出清脆的音色,剑飞到半空中。

    夫利兹没看清刚才发生什么事,但只是推敲不成问题。

    亦即红丸靠剑技化解阿尔诺剑的威力,让那股冲击波逆流,朝阿尔诺反噬。阿尔诺看出这阵冲击将毁掉持剑者,赶紧将剑放掉。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解释,不过,这结果连夫利兹都难以置信。

    (也就是说,那个叫红丸的家伙,连使剑技巧都在阿尔诺之上?)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在夫利兹看来,甚至怀疑那是场恶梦……可是,这是现实。

    「我说过了吧,已经看出你的剑路。你的剑技还太嫩。光论威力无可挑剔,但你要知道,打不中就没意义了。」

    红丸朝阿尔诺说完这段话,便将太刀收起。

    「是我……输了……」

    接著阿尔诺认输,当场无力地跪倒。

    看到他们分出胜负,阿尔比思转头看向夫利兹。

    「好了,就跟我说的一样吧?虽说红丸大人必定会赢得胜利,但你的朋友也很努力。那么,你有何打算?」

    那对惑人双眸多了份兴致,边观察夫利兹的反应,阿尔比思开口问道。

    对此,夫利兹──

    (没想到阿尔诺会输……看样子,棘手程度超乎想像。虽然还得看日向大人跟魔王利姆路谁胜谁负,但我最好先做出觉悟。讲是这样讲,老觉得哪里怪怪的。这些家伙好像不打算杀我们。不过,是雷纳德他们先挑起争端,事到如今不可能跟对方友好交涉。话虽如此,我出面作战好像也没什么意义……)

    动摇之余,他用「魔力感知」确认周遭情况。

    阿尔诺战败,就如刚才所见。

    雷纳德等人的战况似乎也一面倒,圣骑士们陆续倒下,彻底败给对方。

    巴卡斯则与三兽士苏菲亚上演势均力敌戏码。

    至于莉缇丝──

    不知为何被人绑住,还双颊泛红。

    她身边有蓝发魔人在。看样子正在保护莉缇丝,避免她受战争余波侵袭。

    负责对战的是蓝发魔人与水之圣女。

    (那个是「分身」吗?怪不得存在感稀薄……)

    令人惊讶的是,蓝发魔人的「分身」压过水之圣女。

    即使对手是物理攻击无效的高阶精灵,派出身体由魔素构成的「分身」,就能伤到精灵吧。

    总归一句话,本体比分身更强。

    看来夫利兹只看到「分身」的魔素量,误以为蓝发魔人的危险度不高。

    也就是说打一开始就误判这名魔人的实力,那是夫利兹等人最大的失误。

    (莉缇丝也确定会战败是吧。巴卡斯大叔那边,情况好一点顶多平手吧。再来就剩日向大人了,但──)

    话说日向与魔王利姆路的对决,已经超乎夫利兹想像。

    速度快到常人无法用肉眼捕捉──连「魔力感知」都形同虚设,甚至超越脑部处理速度,来到超高速境界──双方对战情况如上,夫利兹担心也没用。

    他的实力完全构不上边。

    连帮忙日向都谈不上,只会碍手碍脚吧。

    既然这样,夫利兹该做的事就只有一个。

    他面向还在等待回覆的阿尔比思,接著开口:

    「我想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作战的必要了,但你能不能陪陪我?否则之后没脸见大家,不是吗?」

    夫利兹也是有骨气的。

    即使胜败已经不具任何意义,跟人对战依然有其意义存在,夫利兹这么认为。

    ──这就是你愚蠢的地方,夫利兹──

    日向会这么说吧。

    啊啊,确实是这样没错──夫利兹心想。

    可是,他不讨厌这样的自己。

    「呵呵呵,可以。我要对你稍微另眼看待了,圣骑士夫利兹阁下。」

    「多谢夸奖。那么请你当我的对手,三兽士──『黄蛇角』阿尔比思小姐──」

    之后夫利兹嘴边带著浅笑,开始与阿尔比思对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