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邂逅篇~ 死亡—而后转生
    这是漫画第一卷的附录小说

    转自 百度贴吧

    嗨,是我啦!

    维尔德拉啦!

    什么?没听说过我?

    咯啊——哈哈哈!你开的玩笑还真有意思。

    身为这世界上最强的存在——「龙种」的其中之一,而被所有生物敬畏的我,不可能有人

    会不知道的。

    话虽如此,我这个最强的存在,现在却是个被囚禁之身。

    长久以来,我被封印在这个可恶的「无限牢狱」里动弹不得。

    没错,回想起来,那是300年前的事了……

    那个人有着白皙的肌肤,

    还有张红艳的樱桃小嘴,

    将黑银色的长发绑成一束垂着,

    身高不是很高,身材有些娇小,体型纤细,

    从其身体的轮廓推测,应该是位女性。

    眼睛被面罩遮住,但仍然无法隐藏住她的美貌。

    ——「勇者」。

    她是个会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的耀眼存在。

    但话先说在前头,我可没有因此被她迷住喔。

    她堂堂正正、一对一地向我挑战,而我败给了她。

    如果说我没有任何的不甘心,那是骗入的。

    但是啊,很不可思议地,我对她并没有抱持憎恶的感情。

    是因为那位少女不畏惧我,不显露出任何感情地向我挑战的缘故吗?

    没错——这位「勇者」成了契机,让我对人类产生了兴趣,而非憎恨。

    非常可惜的是,她只是冷淡地对我挥剑相向。

    本来想再和她多聊聊的。

    我一向是想战就战,随心所欲地生活过来的。

    虽然也有人建议我不要这样,但我从来没有把这类的意见听进耳里。

    因为我认为我是无敌的,所以拥有自由自在且无拘无束的权利。

    但是,我输了。

    这虽然并不是我的初次败仗,但这样被单方面压着打而败下阵来,在我的记忆中可就从来

    没发生过了。

    我那无人可阻挡的自傲,就这样被她粉碎殆尽。

    我也想过,要是能从这个牢狱出去的话,还想和她再来一战。

    但很遗撼的,人类的寿命非常短暂。

    只要「勇者」身为人类,我的愿望就无法实现。

    所以我才会被封印在这里,静悄悄地乖乖反省啊。

    可是呢!

    300年实在太长了。

    说明白一点的话,就是闲到发荒。

    再过数百年,快一点的话不到100年,我就会无法维持自身的存在,而「转生」去了。因为

    「龙种」即使灭亡,仍旧会再度于某处复活。

    那时我将会失去原来的自我,而产生出别的自我吧……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件悲伤的事。

    反倒还有些期待。

    ——因此,我就只是一味地忍受着无聊.满心期待着终将到来的灭亡。

    而这时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那只悠哉的史莱姆。

    他就这样「啵咻!」、「啪!」地,猛然又毫无顾虑地撞到我身上来。

    老实说,我吓了 一跳。

    虽然这样说有点老王卖瓜,但从我身上流出的妖气无比浓厚,魔素浓度非常地高。

    因此能够站在我面前的生物是非常少的。

    就算现在是处于被封印的状态,但下等魔物可是连接近我都没办法,更不用说想触碰我这

    个魔素集合体了,那就连高等魔物都难以做到。

    于是我对这只史莱姆产生了兴趣,尝试与他交谈。

    虽然他也有可能才刚出生,抑或是只没有自我的魔物,但现在这种时候那些小事都不重要

    了,只要能让我排遣无聊就好。

    不过我有种预感。

    预感这场邂逅,将会带来远超乎邂逅本身的价值。

    我认为我将会得到某些东西。

    我在心中相信着至今为止从未失准过的预感,试着跟这只史莱姆沟通。

    「听得到吗?小不点。」

    首先试着以「念力交谈」直接向他的内心攀谈,于是他产生了有趣的反应。

    这只史莱姆开始在心中天人交战。

    这样就可以判断他是有自我的。

    接下来就是对话。

    「喂,你可以回答了。」

    我十分兴奋地向他这样说。

    只要像我这般强大的话,就能在某种程度上窥视眼前对象的想法。虽然只限于表层的心理

    层面,但这个力量还挺方便的。

    我与他人对话的经验也不多,所以等不及这只史莱姆的回答,就先试着读取他的内心,但

    是……

    「别强人所难啊,秃驴!」

    我宰了你哦!这只臭史莱姆!

    秃驴!对着我说秃驴,这象话吗?

    我对于这只史莱姆的内心话感到愤慨。

    竟敢惹我生气,他也真是带种。

    敢指着伟大的「龙种」说是秃驴,我心想,或许这可以当成他勇气可嘉。

    之后我成功地与史莱姆对话,还教了这只看不到也听不到的史莱姆「魔力感知」这个追加

    技。

    这只史莱姆学得很快,不用几分钟就成功习得了这个技能。

    就我看来,他可能已经达到人类所界定的魔物阶级中的A级了。他似乎是从我的魔素团中

    诞生的,既然如此那会诞生出这样异类的特殊个体倒也没什么好不可思议的。

    能简简单单地习得追加技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之后本以为他会万分感谢我,结果一看到我就吓得半死。不过可能因为他的性格很大而化之吧,

    似乎没多久就习惯我了。

    这样虽然也有些没意思,不过就算了。

    与这只史莱姆交谈后才发现,他的智能异常地高,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才刚出生的魔物身

    上,他毫无疑问地还保有前世的记忆。

    这种情形偶尔也是会有的,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好吃惊,但听完他的话之后才明白,

    看来不只是这样而已。

    真是吓到我了。

    他说他是异世界的人类所转生而成的史莱姆。

    哎呀呀,这种例子就不多见了。

    即使用我的力量——能读取这世界上所有事迹之纪录的独有技「究明者」——也捜寻不到

    这样的例子。

    看来这只史莱姆果然比我所想的还来得更有意思。

    我对他充满了兴趣。

    就在这个时候…

    「——可以和我当朋友吗?」

    我怀疑我听错了。

    不过是只史莱姆却这么厚脸皮,不,应该说在此之前——至今为止我没有任何一个可以

    称为朋友的存在

    如果是吵架的对象倒是有啦……

    唉,也罢。

    如果我不当这只史莱姆的朋友,他好像就要哭了,真没办法。

    因为他坚持要我当他的朋友嘛。

    那我就大方地接受他的提议好了。

    如果拒绝的话,他会哭嘛。

    —拿这家伙没辙,真是的。

    就这样,我授予这只史莱姆「利姆路」之名讳,成为了他独一无二的朋友。

    而这就是我维尔德拉?坦派斯特,与利姆路?坦派斯特的邂逅,故事也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