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邂逅篇~ 牙狼族之王
    言归正传,利姆路答应要协助哥布林保卫村子,但他最先做的事情是治疗伤员。

    看样子他是把大量吸收了我的魔素的希波库特草,精制成了高纯度的回复药。

    这家伙明明才刚转生到这世界来,是从哪里得到这些知识的啊?

    他和我交谈时也曾有过似乎在咨询某人的样子,该不会……

    就算用我的独有技「究明者」也无法窥知利姆路的心底深处,搞不好他所持有的技能并非

    只有独有技「捕食者J。

    若要「解析鉴定」困住我的「无限牢狱」的话,独有技「捕食者」并不适合,应该要朝他

    还偷藏了 一手的方向来思考。

    啊不,等等。

    这么说来,他遇上我的时候,也是在和自己的技能对话。

    应该是……叫什么来着?至少不会是「捕食者」。

    利姆路确实有在脑中思索着技能的事,但我却无法接收到他的思路。

    难道他在阻碍我接收这些讯息?

    这样一想就说得通了。

    技能是不可能自己主动做出阻碍行为的,而利姆路居然能瞒过身为「龙种」的我,倒也是

    有两把刷子。

    原来如此。

    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却比我想的还要来得深思熟虑。

    利姆路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而这样的利姆路,开始大胆地指使哥布林们把他们的住家全部拆掉,并叫他们做出象是人

    类所使用的栅栏。

    而利姆路再往这些栅栏上绕上一圈从B级魔物黑暗蜘蛛身上所夺来的技能「黏丝」,再利

    用「钢丝」做补强并布下陷阱。

    这些巧妙的陷阱不禁让我感到佩服,不过……

    我试着读取制作出这些陷阱的利姆路的表层的心理层面后,才发现他这类的知识似乎是从

    叫漫画与小说的玩意儿里得来的。

    将印象中似乎在哪看过的陷阱组合起来,再利用「——」加以最适化,他是这么想的。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呢?

    利姆路似乎感应到我在偷窥他的内心而加以阻碍。果然和我所想的一样,他似乎还有什么

    技能瞒着我没说。

    连身为挚友的我都要保密,利姆路也真是冷淡。

    这件事就先放在一旁吧,但漫画与小说又是什么?

    我倒是比较在意这个。

    其他还看到了电影与动画等等词汇,这些词汇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好奇心。

    有必要来调查一下。

    我将用来解析如何解除「无限牢狱」的独有技「究明者」,分出一些资源来试着连结利姆

    路的深层记忆区。

    虽然依旧遭到抵抗,但为了满足探求智慧的好奇心,我也是拼命地努力试探。

    也许是努力获得了回报,我解开了深层记忆区的部分情报,连带我与利姆路之间的信息共

    享也变得更加顺畅,这对我来说也是好事。

    这时就要说利姆路常说的那句话:「都在我的计算内」

    而我获得了信息的宝库。

    一座令人受用无穷的宝山。

    里头的故事虽然是用异世界的语言记载的,但解析语言对我来说等同儿戏一样,就用象是

    在玩拼图的感觉,简简单单地就解开了。

    我来看看,是一部叙述少年成为王者的故事吗?

    真令我感兴趣。

    里面有位帮助主角的军师负责分析各种状况,到了几乎只能说他根本能够读取敌军思考的

    地步。

    部故事里虽然有妖术,但似乎并没有角色使用华丽的魔法活跃于各种场面,所以不会出

    现使用魔法达成大规模屠杀等场景,主要是描写双方互相斗智的战事。

    现在的情况就很适用这些知识。

    原来如此。

    利姆路就是以从这些卷籍上所得来的知识,来对付那些狼群的啊。

    从战斗情况来看,狼群都落入了陷阱,而被弱小的哥布林们一一击杀。

    要是利姆路本人出来战斗的话,应该很容易就能把狼群们杀光,但他却特意让弱小的哥布

    林们出来一同作战;思考一下其中的理由,也就能明白他理所当然会这么做了。

    利姆路是要透过让这群哥布林自己挺身出来作战,使他们增加自信与经验,而这也会加深

    哥布林们对利姆路的信赖,进而成为彼此间的羁绊。

    哎唷唷,完全都和利姆路想的一样。

    对方有什么样的手段与技能,某种程度上似乎都被他看穿了。

    像这样因应对手的能力而思考出适合的战术,利姆路还真是个足智多谋的策士。

    我也不能输给他。

    我也得赶快吸收并融会贯通这些知识,以获取无边无际的睿智。

    正当我沉浸在这些以绘画与文字所呈现的深奥故事时,事情发生了。

    一股急遽的虚脱感。

    发生什么事了?我慌张地将意识转向利姆路时,他正在叫哥布林与狼群排成一列,一个个

    地向他们说话。

    难道这家伙……

    难道…应该不会吧——我虽然这么想,但现实是残酷的。没想到利姆路做出了这种傻事,

    他替所有魔物都取了名字。

    你白痴啊?明明没有人能听得到,我却还是惨叫了出来,这自是不在话下。

    这种替魔物命名的行为,和人类的命名行为大大地不同。它就象是一种契约,以比父母跟

    子女还要牢固的羁绊,将命名者与被命名者连系在一起。

    但是这种行为要两者间有非常密切的信赖关系才能实行,就象是我为利姆路命名时,得互

    相交换彼此的力量才行,否则风险非常地大。

    因为这个命名的动作,就是命名者将力量分给信赖自己的部下而实施的行为。

    由于会减少自身的力量,就算是像我这样在这世上属一属二的上级魔物,也很少会做这种

    而利姆路这白痴为魔物们命名时,还不只消耗自己的魔素,就连我的魔素量也拿来用了。

    这就算是性情温厚的我也会震怒的。

    我慌忙地设法防止魔素流出,却因为两者间的信息共享变顺畅的影响,反而难以防止。

    你是连这步都计算到了,才允许我共享你脑中的信息的吗?

    让我误以为事情都如我所愿而一时不察,但结果看来都在利姆路的计算之内,真是只可怕

    的史莱姆。

    可是我也不能输。

    我用尽各种方法来阻挠利姆路吸走我的魔素。

    直到利姆路进入了休眠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