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饱腹篇~ 钦佩的魔王
    化作了与进化之前有着云泥之差的魔素量的猪头魔王、为了满足其饥饿开始贪食着散落在战场上的尸体。

    然后、比起那个。

    吾、注意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注意到了啊!

    仔细想想的话、吾对于步兵翻身化作金一般、也担心了猪头帝是不是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觉得这实在是想太多了而一笑略过、现在想象的话、这不是如同预言了猪头帝会进化一般吗。

    「那种行为貌似是称之为“flag”的样子呢」

    「唉?」

    「您看、在莉姆露大人的知识里面、让人产生遐想的发言是禁句、有这么一回事。在刚刚维鲁多拉大人的、『赢了呢、库啊哈·哈·哈·!』这个大笑。难道不是那个也化作了一个flag、而成为了产生这回危机的要因之一吗?」

    什么、原来是那样吗。

    也就是说、这个状况就如同是我所孕育出来的一般。

    不愧是、吾。

    竟然将谁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十分轻松地就贯彻完毕了吗。

    真可怕、自己的才能真是可怕。

    看起来即便是被封印了、吾的意识就连世界也能够掌控。

    「如果维鲁多拉大人觉得那样就好的话、我没有任何抱怨」

    貌似伊芙利特稍稍展现出了一点无语的样子,但因该是错觉没错。

    那么、接下来是战况这边。

    向着猪头魔王进化了的猪头帝、竟然取回了自我。自己报上盖尔多之名、看样子余盛出来的力量也已经完全的纳为己有了。

    既然如此的话可就相当难对付了哦。

    即便依然是处在通向真正的魔王的路途之中、“魔王种”也是无法和通常的魔物或者魔人之类的相比较的存在。

    最先注意到那份危险性的、是习惯了战斗的鬼人们。

    最先行动的是紫苑。

    那荡漾着的巨乳、一直都在担当着莉姆露的垫枕。

    稍微有点羡——不是这个。

    那个紫苑委任于『刚力』砍向了盖尔多。

    通常的话这一下便已经结束了。但是、对手是向着灾祸级进化了的超越者。事情是不可能那么顺利就进行的。

    盖尔多从正面将紫苑的力量承受了下来、并且展现出了凌驾于其的力量。

    真不愧是啊。不是那样的话、可就不够有趣了。

    「不是、这不是有不有趣的问题呢、如果在这里莉姆露大人输了的话、我觉得维鲁多拉大人也会死才对的……?」

    「是呐。虽然那种情况下的话在不同的地方、“暴风龙”将会重新诞生的吧」

    「原来如此、那样的话就安心——」

    「但、虽然那将会继承吾的记忆、但将会与现在吾的自我所不同吧。吾的灵魂将会在这里消灭、恐怕新的“暴风龙”、将会有新的灵魂寄宿其中吧。库啊哈·哈·哈·!」

    「——等、那个、因该不是能够一笑带过的事情吧!?」

    对于吾的话语感到惊讶的伊芙利特。

    真想对他说你这家伙不要担心吾的事情、还是去担心一下自己的事情吧。

    「没有必要那么惊讶。吾已经发下了信任莉姆露的誓言。既然如此、之后的事情只要交付于他就行了。如若将会出现在此败北的情形、那也仅是会变成如此的命运而已」

    「——!?正、正是如此呢。确实、是那样没错。仔细想想的话、我也是凭借维鲁多拉大人一时的随性而苟延残存的性命。虽然也有想要再一次与雷恩大人相见的心情、但是那将是无法实现的愿望吧。对事物原原本本的将其接受、那也是十分重要的一点呢」

    ……还是老样子小题大做的家伙哟。

    虽然觉得那也稍微有点不同、但是并没有太大的错误。也没有特意去指摘的必要。

    吾的场合虽然仅仅只是想要愉快地去享受龙生罢了、但是看样子现在也不是去讲述这种事情的场合。

    紫苑的行动原来是佯动吗、瞄准着做出了巨大举动的盖尔多的间隙白老行动了。这个老人的剑的本事看样子是超一流的、拥有着能够令吾想起与吾战斗过的“勇者”的技巧。虽然对偶尔存在的拥有『物理耐性』的对象稍显弱势、但是如果光看那动作的话吾认为那是鬼人之中最强的。

    那个白老、将盖尔多的头切下了。

    十分漂亮——虽然这么想到、但是没想到盖尔多他、竟然将自己的头部抓起重新连接了上去。

    「所以都说了、去想那种东西就是一种flag了……」

    啊!

    失败、失败。

    说不定因为吾想了多余的事情、而导致盖尔多被强化了也不一定。

    但是、现在还不是该慌张的时候。

    拥有着最强大的攻击手段的、是鬼人们的主人红丸。为了能够让那样的红丸发挥出全力、苍影将盖尔多的行动封印住了。

    只要花点时间的话恐怕也是能够从苍影的『黏钢丝』之中逃脱的吧、但是只要有那份时间红丸想要释放出奥义也早已经足够了的。

    广范围烧灭攻击——“黑炎狱”——

    因为从刚才开始就在连发的原因、那份范围有所缩小了。

    但是、仅仅只是将盖尔多一人烧灭殆尽的话已经是足够的范围了。

    「看吧、伊芙利特哟!既然是那种程度的超高温的炎热的话、无论盖尔多的再生能力再怎么的强大也去无法承受。而且看样子也有继承吾的『黑炎』的性质、这样的话结果就是已下定论的了吧?」

    「所以说、那种发言是——」

    伴随着红丸的信号、就连岚牙也将“黑雷岚”给解放了。而且那还、将剩余的所有魔素全数聚集其中、目标瞄准到了盖尔多一人身上。

    「结束了呐」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啊……」

    伊芙利特还真是个爱操心的家伙啊。

    都吃下了那种程度的连续攻击、不过是刚刚诞生的“魔王种”什么的根本没有承受下来的可能!

    「您看、这不果然是存活下来了的样子呢」

    「唉……!?」

    吾的耳中、传来了伊芙利特冷静的吐槽。

    无法相信。

    盖尔多那家伙、依靠将自己的模塑全力释放而将被害给中和了、在那之上竟然还驱使了贪食自己的血肉而将恢复能力提高这样的底牌、最终居然挺过了那个连续攻击。

    这便是猪头魔王吗、然后这便是稀有技能『饥饿者』吗。看样子吾也稍微有点太轻敌了。

    虽然盖尔多也承受了相当大伤害的样子、但是貌似那也能够依靠吞食而恢复。将自己的部下吞噬、而将那伤口给恢复了。

    说道能够将这样完全恢复了的盖尔多打倒的人的话——

    「莉姆露大人出到前面来了」

    ——果然、也就只有你了。

    对吧、莉姆露哟!

    莉姆露是因为有相当的自信吗、拒绝了红丸等人的协助、看样子是打算一个人担当盖尔多的对手。

    那么那么、到底事情会如何。

    莉姆露剑光一闪之后、盖尔多的右腕便被切断了。并且、丝毫没有回复的征兆。依靠完美的制御操纵『黑炎』、而将盖尔多的再生能力完全的封印住了。

    这样一来就值得期待了。

    无论如何、吾将一切都寄托于你。

    上吧莉姆露哟、现在就将你的那份力量展现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