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饱腹篇~ 吞噬万物之人
    莉姆露行动了。

    那是比起往时更加轻快地动作。

    这恐怕是多亏了吾的应援的关系。

    是就这样铭刻无数细斩于盖尔多身上、并且利用『黑炎』来妨碍自我再生的打算吧。

    但是莉姆露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对于能力的使用变得这么熟练了。鬼人们也在震惊着。

    是因为判断了如果被接近就会陷入不利吗、盖尔多转换为了以远距离攻击为主要的战斗方式。就算光是看这柔软的思考能力、盖尔多的知能也是与之前有着判若两人之差。

    「饿鬼之行进演武!!」

    盖尔多释放出来的、是那个小人物魔人叫盖尔缪多的家伙使用过的技能。但这个是、在那一个一个的魔力弹上面也被付与了『饥饿者』的效果。也就是说、被混沌喰锁定上的猎物将会被吞噬殆尽。

    那份威力、即便不进行比较也显得万分的凶恶吧。

    「猪头魔王盖尔多——没想到、竟然会成为如此的程度存在……」

    「呼姆。确实那个人物、拥有着比你更高一层的魔素量呐」

    「是的。恐怕、我想约有一倍以上」

    「你的那个想法很正确哦。顺便一提、吾则是拥有你的百倍以上!」

    「是那么样吗。但是、有关于那件事情我并没有多么感兴趣……」

    啊嘞?

    伊芙利特哟、再稍微受惊害怕一点也是可以的哦?

    被那么轻易地顺势结束话题、吾、很伤心。

    「比起那个维鲁多拉大人、莉姆露大人被抓住了啊!」

    「什么——!?」

    明明吾正打算自夸自满的、外面的状况却已经变得刻不容缓了。盖尔多本被切断的手腕重新再生、并且抓住了莉姆露。

    既然事到如今、利用敏捷高于对手而单方面切入的战法已经无法使用了。

    这不是走投无路吗!?

    「真是遗憾了呐。你将在这里、被我给吞噬掉。用『饥饿者』进行『腐食』的存在、将会成为我等的食粮」

    「……否』

    走投无路——并不是这样吗?

    莉姆露的态度、仿佛是将一切都计算掌握在手中一般对——

    「炎化爆狱阵」

    哦、噢噢!!

    是吗、是那样的吗。

    越来莉姆露一边假装自己被盖尔多抓到一半、但是其实际、却是自己一边在将盖尔多引诱尽自己的策略之内。

    然后、紧接着连协上了没有办法逃脱的炎化爆狱阵。

    「那个、可是我的奥义来着啊、可是看样子威力有所上升呢」

    稍稍有点悲伤的、伊芙利特又在如此地低语道哇。

    嘛也是呢。如果自己的奥义被别人更加有效地使用着、也确实是会变成这种心情。

    「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莉姆露他的魔素量比较起来更加高。比起那个、你觉得这样就结束了吗?」

    「“黑炎狱”虽然瞬间的火力十分的惊人、但是那说到底顶多也只有数秒的短时间。而与其相对的如果是炎化爆狱阵的话、将会燃烧持续直到对象燃烧殆尽为止。无论猪头魔王的自我再生有多么的惊人强大、既然已经事到如此、也将束手无策了」

    是吗、伊芙利特是这么想的吗。

    但是、我的意见并不同。

    虽然是看着这场战斗学习的、历史性的一战之中无论发生上面都是无法预测的。

    而且恐怕、莉姆露也是这么想着的吧。那份表情显得十分险恶、丝毫没有感觉到大意。

    《——已经确认了。猪头魔王盖尔多获得了『炎热攻击耐性』》

    果然呐。

    果然、来这一套了吗!

    「维鲁多拉大人!?」

    「不要慌张、伊芙利特哟。会变成这样也是“flag”吗?但是啊、对莉姆露而言这个状况也一定是有预测到的」

    「真的是、如此的信任着莉姆露大人没错呢?」

    「当然的」

    那才真是、比起flag什么的远远有过之程度的呐。

    「咕库库、看样子对我而言火没有办法奏效哦?」

    「是吗?或许被火炎那样烧死、还比较幸福也不一定啊?」

    面对夸耀胜利的盖尔多、莉姆露也展露出了游刃有余的微笑。

    果然莉姆露他、看起来是有什么策略。

    ——哦、那个是!!

    莉姆露溶解开来、缠绕于盖尔多之上。既然已经如此了、单纯依靠力量的话是没有办法剥开的。然后那正是、莉姆露的目标。

    「真是够狠呐。如果变成那个状态的话、力量型的魔物岂不是没有办法对应吗?」

    「是那样的呢。如果说是像我这样的精神性质灵体的话暂且不论、对于囚禁于物质性肉体之中的存在、一旦变成了那样、我想是什么都、做不到了的」

    说的是呐。这和力量没有关系吗。

    盖尔多虽然也拥有吞噬对手的能力、既然变成了这样就是双方的力拼。两者双方都拥有再生能力、吞噬对手的性质也相同。越快将对方对方吞噬的一方将会胜利、就是这么一回事呢。

    虽然一眼看过去条件是对等的、但是一旦变成这样就是莉姆露的胜利了。无论怎么说莉姆露他、可是保有着能将吾也给一口气吞下的巨大的『胃袋』。

    「那个不也、因该是、flag吗?」

    「伊芙利特哟、flag什么的只要折断就好了啊。毕竟所谓的胜利、是用自己的双手抓紧拽到身旁的东西!」

    对于吾的话语、伊芙利特也带着苦笑地点头了。

    胜负的结果什么的根本不必言论。

    「是我赢了。安详的沉眠吧——」

    在被静寂包围的战场之上、莉姆露庄重地宣言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