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饱腹篇~ 鸠拉森林大同盟
    说到被莉姆露给吞噬了的盖尔多、吾也想要将这家伙给召唤过来。

    但、可是。

    因为盖尔多本人的意识而被拒绝了。

    自己已经满足了。已经饱满了——这样的。

    盖尔多在莉姆露之中陷入了沉眠、其灵魂也随之消失了啊。

    实在是令人钦佩的最后、吾也对盖尔多感到了认同。

    对亏了莉姆露的活跃、鸠拉大森林的危机消去了。

    仿佛是在守候着这个时机一般出现的、正是树妖精的托蕾妮。

    嘛,与其说是守候着、不如说恐怕一直都在看着吧。

    本来是让莉姆露去战斗而探索猪头帝的弱点的打算吧、但是猪头帝即向着灾祸级进化了、而那种不得了的对手又被莉姆露给打倒了、对于托蕾妮而言这一切定是超出了预料没有错。

    即便如此、从在这之后依然打算整理状况来看、作为鸠拉大森林的管理者是相当有能的。

    由于吾对这些事情都是丝毫不给予关心的、所以吾想吾恐怕给托蕾妮添了不少麻烦。因此、也没有办法说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当然也没有说的打算。

    说道那位托蕾妮、她竟然将谈话的议长职位硬推给了莉姆露。

    这看起来是有什么企图啊。

    莉姆露看样子也对这种事情感到感到棘手、听到要谈话而显得厌烦。但是、如果不在这里做点什么的话、在这之后将会变得更加麻烦—从也有在这么想着来看、莉姆露果然是一个老好人吧。

    然后、名为谈话的会议开始了。

    「——首先要在最开始明言、我没有追讨猪头族的罪业的想法」

    与莉姆露的老好人性格相称、竟从最开始的发言便直接讲明了!

    这个发言、是昨晚开始便想好了的吧。

    有好好的在事前、从对猪头族们抱有深仇大恨的鬼人们那里得到谅解的哦。虽然恐怕是为了不留下祸根而做出的思虑吧、但是这还真是与强者不相符的谨慎呐。

    「维鲁多拉大人因该、更加向着减低对周围造成的被害努力那样才比较——」

    「闭嘴小鬼!吾也依然还处在成长途中啊。因该以更加的以长远的目光守望成长才对吧!」

    「那个……、夸耀着拥有我百倍以上的魔素量、却依然还打算成长吗……?」

    「算是吧。毕竟吾时常在精益求精呐」

    「是、那样吗——」

    伊芙利特是对吾的话语感到感动了吗、从那之后便一直保持沉默了。

    果然、是对于一直保持着成长的吾的姿态、而深受感动了吧。

    那么、说道会议。

    莉姆露是读取了盖尔多的记忆吗、理解了猪头族们的隐情。

    就连猪头族们饥饿着、依靠进入稀有技能『饥饿者』的影响下、才勉强苟延残喘这种事情也进行了说明。

    然后、包括在背后操作着他们的是盖尔缪多这件事也。

    在那之后作为现实性的状况、猪头族们并没有能够回应赔偿的余裕、如此的。

    在莉姆露将一切说明做完了之后、说出那一切都不过是表面理由而已。

    「猪头族们的罪业全都由我接受了。如果有什么抱怨的话就对我说」

    如此、莉姆露宣言道了。

    这下一来众人、全部都哑然了。

    看样子只有事前有听说过的鬼人们、冷静地将那份发言接受了。

    对动摇的人们、「那是和魔王盖尔多的约定」莉姆露如此的宣告道。

    约定将绝对守护——这便是、莉姆露的信条。既然如此、在此之上没有人能够说出抱怨的。

    就算是说了——

    「弱肉强食」

    在红丸所说的话语之中、一切都被聚集于此吧。

    如果有什么抱怨的话、就会变成要打倒莉姆露。在这个现场的任何人、都是没有可能做到那种事情的。

    蜥蜴人的首领、看样子是个和儿子伽比尔不同思虑深远的男人。

    对于莉姆露那样的强硬手段、也是打算全部理解接受的样子。

    这才正是、吾的龙之因子正确的姿态。

    然后、那样的男人提出的质问、是现实性的问题。

    「不去追究猪头族们的罪业也就是说、是将存活下来的他们、全部都接收进这个森林之中的打算吗?」

    残存有十五万以上的猪头族们。

    如果要将那一切都接受下来的话、森林的食粮问题将会一口气恶化下来。没必要的混乱、以及争夺数量稀少的事物的光景将会出现吧。

    站在率领部族立场上的人、会去畏惧那种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对此的莉姆露的回答是。

    「在居住于森林之中的各种族之间、结交大同盟这样如何呢?」

    这样的。

    虽然是因为知道了猪头族们的隐情的回答吧、但是太乱来了。

    将负担分割与大家、打算全员来跨越这个困难。虽然那志向十分的伟大、但是实在无法认为大家会去遵从。

    但是、那样的吾的想法、被聚集在此地的人们的行动给否定掉了。

    无论是谁、都被莉姆露所描绘出来的梦一般的故事所感化了。

    不不你们啊、去看看现实啊。

    那种事情、必定是没有办法实现的不是吗!

    ——如此、在如此想着的同时。

    在内心的某处、变成兴奋期待的心情的吾也存在。

    如果是莉姆露的话、说不定的话……。

    不得不去如此地想到。

    说不定的话那便是、那正是、聚集在此地的人们全员感受到的心情也不一定。

    难道不是即便所有人都对此感到是非现实的、然而却依然从莉姆露的话语之中看到了梦想吗。

    对吾而言、不得不去如此的思考到。

    然后、在那一天。

    以莉姆露为盟主、鸠拉森林大同盟结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