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遭遇篇~ 注视着魔物城镇的人们
    这是漫画第六卷的附录小说

    转自 百度贴吧

    从伊夫利特那感受到的敬意愈发淡薄的今时今曰。

    吾正享受着和平的时间。

    以魔物们住所的修建为契机,利姆露的部下开始聚集增多。

    那个自大狂蜥蜴人族伽比鲁之流也到了这里,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在食堂吃饭。

    巡查中的利姆S看到他也一副惊呆了的样子。

    「你们,怎么会在这啊?」

    利姆露直截了当地问了过去。

    根据伽比鲁的说明,看来是他父亲跟他断绝关系了。

    「吾猜,这应该是借口吧」

    利姆露给蜥蜴人族的首领授予了阿比鲁这个名字,以此,阿比鲁向龙人族进化了。

    因其支配体制己坚如磐石,伽比鲁就只是个碍事者了。作为亲卫队长的伽比鲁的妹妹也在这

    就是最好的证明。

    于是就把他赶了出来一一

    「原来如此,若将儿子作为战&%犯关进牢里,就没有机会去洗刷污名了,为了让他建立

    功勋恢复名誉,就必须把他从支配地里赶出去了」

    什么!?

    唔唔唔、还有这种操作呢。

    回想起来,那个首领阿比鲁也是跟我一样是个气量不凡的男人呐。这样一个豪杰,就算有着

    伊夫利特说的这般考虑也完全不稀奇。

    现在就赞同一下伊夫利特的意见吧。

    「你这家伙也挺想到了吗,伊夫利特哟」

    「呼呼、虽不及维鲁多拉大人的慧眼,但我也是有所学习的」

    被吾夸了后,好像有点高兴的伊夫利特,手中拿着一本叫《轻松易懂心理学?支配者的心

    得篇?》的可疑书籍,而且内容似乎相当难懂。

    就是那种,完全没有插画的正统参考书嘛。

    伊夫利特到底在向着哪里奋斗啊……

    之前吾好像有对伊夫利特开玩笑说过「成为吾的参谋吧」。说起来确实是从那时开始,伊夫

    利特读书的时间就增加了。

    可能伊夫利特是真的以成为吾的参谋为目标在努力吧。

    如果是这样,真让吾高兴呢。

    但是呢—

    我有个疑问,为什么利姆s这家伙要看这貌似很晦涩的书呢?

    曾经听说过利姆露的异世界相关话题,感觉那并不是个什么乱世啊。

    利姆S也是个谜团重重的男人呢。

    伽比鲁的妹妹被授予了“苍华”之名。

    据说,她父亲把她送走是为了让其拓展见闻。

    果然伊夫利特的意见是正确的呢,看来吾也要学习学习人心的微妙之处,尝试理解他人的深

    意啊。

    说到底,现在这里也只有吾跟伊夫利特,只能仔细观察利姆露的行动,去从中学习了。

    于是这样重新下定决心,开始专注于观察利姆露。

    作为新同伴接纳的近百名蜥蜴人,全员都被命名了。

    这种地方,正是利姆露胸怀宽广的提现。

    伽比鲁这厮,一副羡慕妒忌恨的样子看着,明明都己经是持名魔物了,就算现在被命名了一

    「别这样啦,你不是己经有了“伽比鲁”这个不错的名字了……吗!?」——

    呃!?

    这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利姆露竟然进行了名字的覆写这样超越常识的事情。

    麂素被吃了个措手不及,吾眼泪都要出来了。

    冷不丁地夺走了人家魔素,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谢(罪)。实验成功了。》

    姆……

    利姆露也没想到会成功吗?

    那就没办法了……吗?

    吾,莫不是被骗了?

    《否。无法确认这样的事实。》

    是、是吗?

    那就算了……

    嘛,名字的覆写对吾来说也是前所未闻的。这就没办法了,吾果断地原谅此次恶行。

    于是,伽比鲁也向着龙人族进化了。

    进化的结果、一定程度随本人的期望左右。

    旣有向着与利姆S相同的人型的人,也有像兰卡一样向着自身种族可能性迈进的人。

    伽比鲁看来是后者了,其形态让人感觉就是蜥蜴人的强化版。嘛,应该是在追随父亲那伟大

    的背影吧。

    有趣的是,妹妹苍华那方进化成了人型美少女。

    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他们俩其实是同一种族呢。

    习惯了之后,应该能自如地进行形态变化吧。

    如此这般,伽比鲁成为了利姆露的直属部下,苍华成了苍影的部下。

    期待今后他们的活跃哟。

    一如既往平稳的日子。

    城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发展,料理的种类也大幅增加。通过自己种植作物,食材开始丰

    富了起来。

    吾也很期待复活之时的到来呢。

    伊夫利特不单玩将棋,对于其他游戏也相当热衷。

    好像对从利姆露那认知到的电脑游戏相当感兴趣,但可惜的是,这是需要用到专门机器的,

    就算做出了个很像样的东西也没法玩。

    于是,吾俩就准备了扑克、黑白棋、人生游戏的道具等东西。

    可以享受牌游、桌游等游戏,正是和平日子的象征。

    伹是,和平却被突然打破了。

    发生了紧急事态。

    「状况如何了?」

    「貌似从北方空中飞来约有五百骑的武装集团」

    「好,吾来测定一下对方的战斗力」

    呼姆呼姆。

    来的是天马,以及骑在上面的骑士呢。

    天马和骑士,各自都有A-等级。

    然后,将个人的技量加上,以达到人马一体的熟练度为基准判断,综合应该达到了A等级

    了吧。

    聚集了五百骑之后,就形成了不错的战力了。

    若是吾,那只是一发吐息的事,对于利姆S他们来说,应该是要苦战了。

    「A等级五百……」

    F嗯姆。而且,比较显眼的强者约有五人,其中两人的实力确确实实在你小子之上哦」

    对于吾的判断,伊夫利特感到有点惊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别看这样,伊夫利特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强者。

    能准备出如此战力,跟国家有关联是错不了了。

    比起这个,释放出最强霸气的那个人的气息,吾有印象。

    那是在被利姆露带着去过的矮人王国见过的。

    「好久不见了,伽泽鲁王哟」

    利姆露旁边的矮人工匠凯金下跪于这个人跟前。

    果然,我的记忆没有出错啊。

    这个男人正是,比利姆露更为强大的矮人王。

    英雄王伽泽鲁.多瓦尔贡是也。

    利姆露和伽泽鲁相互对峙,充满了一触即发的紧张感,其实到底是怎么样呢?

    虽然伽泽鲁是个光明正大的人,但大部分利姆露的属下却对他知之甚少。因此,他们对伽泽

    鲁散发出了不安稳的气息。

    之前是身在客场,可如今己是主场作战了,以这个方面来说,利姆S己没有非跟他单打独斗

    不可的必要才对。但根据实际情况,还是有可能跟伽泽鲁打起来就是了。

    露利姆露大人能赢吗?」

    呼姆。

    伊夫利特是觉得他们会打起来吧。

    「莫慌,那个人一一伽泽鲁他的目的,只是想看透利姆露的这个人罢了」

    「看透?到底是一一」

    「若伽泽鲁是真的想开战,出动皲队形成压倒性的战力才是正解,因为这个人可是对利姆露

    的危险性看在眼里的」

    「原来如此,目的并不是开战吗一一那么,伽泽鲁王到这来的目的到底为何?」

    是呢。

    伽泽鲁王他曾认定利姆露很危险,因而进行监视了吧。而利姆露的同伴逐渐增多,连猪头帝

    都讨伐掉了,更甚者,还看到他们正在建造城镇以图扩大势力。

    作为一个国家,可不能对这不闻不问。

    若是以前的吾,应该是理解不来伽泽鲁王的想法吧。

    伹是。

    从利姆露的记忆中进行了各种学习之后,国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奇怪复杂组织,以及对居住

    其中的人们到底负有何等责任,己经有了相当的理解。

    无论伽泽鲁个人怎么想,客观上都有必要去看清利姆露及其下属这帮人。

    「这就是,作为王的责任吗?」

    「谁知道呢,这只不过是吾个人的见解,未必完全正确吧」

    伽泽鲁他应该没有与利姆露敌对的意思,但也不是说会放任不管。利姆S他们虽然是危险的

    一群人,但他想确认相互间是否能够进行沟通。

    这样的话,很明显就有必要与利姆露他们进行交涉了。

    那么,伽泽鲁到底想干什么呢?

    利姆露自报了姓名,伽泽鲁也作出了回应。

    利姆露转换为人型与之进行交涉。嘛,人型的话确实能够让对方更放松吧。

    利姆露意外的是个表情丰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到底在想什么了。

    看到利姆露变换为人型,伽泽鲁提出要进行剑斗。

    这是因为看到利姆露他腰上有佩剑了吧,对自己的剑技有信心也是一个原因。

    「您说比我还要强的,就是那人吗?」

    「没错,虽然没法知道他剑技有多厉害,但除去这个方面,他也比你小子强多了」

    「那么,利姆露大人不就很难打赢了吗?」

    「是呢,如果说拼上魔法和技能的厮杀,利姆露或许会赢,但这次并不是这样,对于利姆露来说是相当不利的」

    相对的,伽泽鲁的目的清晰起来了。

    既然利姆露接受了挑战,若是他使用了剑技以外的招数,到那时候就会失去伽泽鲁的信任。

    会被看作是连约定都无法遵守之人,从今往后,伽泽鲁将不会与之来往吧。

    那么到底利姆露有没有看穿这件事的本质呢?

    「对吾等森林之盟主,也太过桀骜不驯了吧,矮人王」

    连树妖精三姐妹都来了,对于伽泽鲁阵营来说是一大撼动。

    「我感觉到,她们有着与我同等级别的精灵的气息呢」

    「是啊,托蕾妮她们接近于精神生命体,擅长于与精灵进行『同一化』,若召唤出跟你同样的上*位精灵,将会获得与你同等甚至超越你的力量吧」

    托蕾妮她们是森林的管理者,赞同并加入了利姆露所提倡的大同盟。有人对她们的盟主利姆露大言不惭,貌似令她们有些许不悦呢。

    在吾消失后,她们实际上就是森林中最强的存在了,不可能是弱者。

    此时此刻,双方战力差一下子拉开了,若真打起来,矮人们毫无胜利可言。

    伽泽鲁也理解了此时情势,仍不见有动*摇,实在是胆识过人。

    说是要对出言不逊之事致歉,但那也只不过是提出了个比试邀请而已。

    伽泽鲁的行动自始至终毫不动*摇。其目的一直如之前的宣*言一般,都是为了看清利姆露这个人,在这种状况下当然没有退却的意思。

    「果然名不虚传,虽然嘴上说着小人之语,但其胸怀器量的深广,让人深感佩服。看来吾一直以来,都忽视了用强度无法衡量的东西呢」

    「确实,我也一样,通*过利姆露大人的败北,学到了不少东西呢」

    吾与伊夫利特俩,为这个新发现而感动了起来。

    在吾俩讨论这讨论那的时候,外头话题已经流向利姆露接受挑战这个点上了。

    嘛,就猜到会这样。

    利姆露不可能理解不了伽泽鲁的想法,双方有必要寻找妥协的平衡点。在此不接受挑战的话,双方的关系必定会产生裂痕吧。

    于是,在托蕾妮的见证下,利姆露和伽泽鲁开始了比试。

    伽泽鲁的强大令人叹为观止。

    「实在是深不可测的技量,利姆露大人的招式居然被全部化解了!」

    伊夫利特相当兴*奋。

    看来在学习了吾的“维鲁多拉流斗杀法”后,伊夫利特也开始看得懂招式的好坏了。

    伽泽鲁确实是很厉害。

    但是,让吾来说,还很年轻!

    「哼!相比于跟吾战斗过的“勇者”,伽泽鲁的剑技根本没什么大不了!那只不过是将『英雄霸气』和剑技融合,以预判对方的动向罢了」

    虽然这样说,但既然把“勇者”搬出来,就证明伽泽鲁的强大是货真价实的了。伽泽鲁比现今的利姆露更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就力量和速度来说,双方并没有太大差距,但是在剑技上,伽泽鲁要高好几个档次。

    而且,伽泽鲁还特别擅长操纵“斗气”。

    这样下去,利姆露必败无疑。但是,败了也无所谓。若讨厌败北而使用了规则上禁止的技能,那时就真的全都完了。

    相比于利姆露的焦头烂额,伽泽鲁进行了进一步的试探。

    特意释放出强大的『英雄霸气』,对利姆露进行『威压』。

    若没有压倒性的实力差,这招是不会成功的。

    这样利姆露的行动就被*封住,剩下的手段只有依赖作为魔物的力量了。

    在吾这样想的时候。

    「唔哦哦哦哦哦!!」

    利姆露叫喊了起来。

    不可思议地是,利姆露竟然靠气势吹散了『英雄霸气』。

    「那个,原来是这样来破*解的吗?」

    「才不是!释放出同等的霸气,来打消这个效果,这才是正确的做法。那才不是用大声叫喊就能抵消的东西!」

    真是服了。

    利姆露哟,超越常识也要有个限度啊。

    看吧,伽泽鲁也只能苦笑了。

    伽泽鲁理解到,利姆露确实是打算只使用剑技来进行比试,眼神也变得认真了。

    看来是打算在下一招决定胜负。

    「消失了!?」

    伊夫利特的眼睛也没能跟上伽泽鲁的动作。

    漂亮的一招,而且,还有点眼熟。

    利姆露应该也有印象吧,在完美的时间点挡住了伽泽鲁挥下的剑。

    对此最感高兴的并不是利姆露,而是伽泽鲁本人。伽泽鲁笑着承认了自身的败北。

    这选择实在是再正确不过了。这只是一场比试,并不是厮杀,双方都正确做到了点到即止。

    利姆露遵守了规则,证明了自己是个守信之人。那对伽泽鲁来说,继续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而且,也要为现场的紧张气氛缓和一下。

    如果在这里发展成全面战争,这才是本末倒置呢。

    伽泽鲁的目的完美达成,现场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此为,战略性胜利是也。

    「看吧,伊夫利特哟。所谓王者的威严,说的就是指伽泽鲁的这般态度啊」

    一番说明之后,伊夫利特佩服地点点头。

    然后,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维鲁多拉大人偶尔也挺聪明呢。」

    「哈?吾一直都很睿智好不好!」

    竟然说偶尔,什么意思啊!?

    果然,伊夫利特对吾的敬意越来越少了。

    吾感觉,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