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终章 皇帝的霸业
    「你醒了啊,鲁德拉。」

    一名身穿华服的男士坐在轮椅上,有著蓝色秀发的美女朝他问道。

    这名美女就是在大会议室掌握主导权的那个人。她就是「元帅」。

    「对。会议进展得如何?」

    「已经决定要大长征。」

    「辛苦了。盖多拉持反对意见对吧?」

    「是的,那个老人很现实。『异界访客』的兵器不可能跟『龙种』对抗──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不可能没发现。」

    「呵呵呵,那倒也是。但即使如此,还是要进行大长征。为了让大家知道寡人是这个世界的王。」

    这是跟金的约定──皇帝鲁德拉小声说著。接著他念头一转,脸上露出安稳的笑容。

    「对了,维尔格琳。依你看这次会如何发展?」

    维尔格琳──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四只「龙种」,那是其中一只的名字。

    象徵火焰的红龙司掌「灼热」。

    是比「暴风龙」维尔德拉还要古老的个体,永恒不灭的龙。其名就是「灼热龙」维尔格琳。

    ──能冠上这个名字的,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人──

    听鲁德拉这么问,那名美女给出答案。

    「我们会获胜。一定会。会把窝在巢穴里面的矮人逼出来,粉碎那个新手魔王的傲慢,让我那个爱偷懒的蠢弟弟清醒过来,还要让金承认这个世界的支配者是鲁德拉──就是你!」

    被人用这个名字呼唤,对方完全没有半点不自然的感觉。

    没错。

    她就是维尔格琳。

    最强的「龙种」之一──「灼热龙」维尔格琳。

    面对这个伟大的维尔格琳,皇帝鲁德拉继续用亲昵的语气说话: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那你认为你的弟弟会出动吗?」

    听到这个问题,维尔格琳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答了。

    「会的,鲁德拉。他会出现。因为那孩子最喜欢凑热闹。不过──总觉得他的封印虽然解开了,但好像还没恢复原状。没有侦测到疯狂肆虐的暴力魔法风暴,原本在地球上的各个角落都能感应到那股妖气,现在却彻底消失。也许他的复活还不够完整呢?」

    「……这么说来,或许寡人的军队能够打倒他。」

    「那也是一大乐趣。只是收买我那个愚蠢的弟弟就得意忘形,这个魔王甚至还诳骗我可爱的侄子,要让他吃点苦头才行。」

    聊到这边,那两个人相视而笑。

    对鲁德拉和维尔格琳来说,作战计画是否成功根本不重要。

    他跟金玩一个游戏,赌上这个世界的支配权。

    这个游戏没有复杂的规则。只要利用「棋子」压制对手的阵地就赢了。

    棋盘就是整个世界。

    魔物和人类是他们的棋子。

    一开始金手上的棋子是魔物和魔人,鲁德拉则是掌握一部分的人类。然而长年以来不断变换交替,现在两边的状况都很混乱。

    就算夺走敌人的棋子,从规则上来看也没有任何问题。

    除此之外──

    对金和鲁德拉来说,最强的棋子就是他们各自的搭档──「龙种」。

    只能动用刚才说到的那些棋子──这就是这个游戏里必须遵守的唯一规矩。反过来说,只要金跟鲁德拉没有正面对决,他们想要做什么都行。

    但如果世界灭亡,这个游戏当然就会结束。这就有违他们的本意,因此需要适当拿捏,以免这种事情发生。

    只不过这个游戏存在不确定因素。

    就是剩下的那个「龙种」维尔德拉,和那些始祖恶魔。

    这些不确定因素并非游戏的一部分。要让他们变成自己人,或是让他们变成敌人,一切都看玩家金和鲁德拉如何决定。

    金的其中一颗棋子──他的帮手魔王雷昂,其支配领域一直受到黄色始祖威胁。

    西方那边还有紫色始祖,贸然轻举妄动可能会蒙受莫大灾害。

    而东方这边有纯白始祖。

    那些恶魔拥有庞大的力量,永远不会死去。要从根源灭掉他们不是不可能,但需要做好万全准备吧。

    与其牺牲这么大,还不如跟他们交涉,让他们变成自己人,这是最好的办法。为了让他跟金的游戏进展下去有利于自己,这是最上策,鲁德拉跟维尔格琳是这么想的。

    如果维尔格琳出面作战,她连纯白始祖都能葬送。可是这样一来,对当地造成的损害将超乎想像。

    结论就是于现实之中不可行。

    而且他们还误判一件事,那就是西方诸国开始出现他们自己的一套玩法。

    西方那块土地上诞生鲁米纳斯这个当地神明,不知不觉间壮大成一神教。其支配体制相当牢固,让西方的人民团结起来。

    他们已经发现鲁米纳斯的真面目就是魔王,可是这已经变成一个根深蒂固的宗教了,这个时候做什么都为时已晚。

    当鲁德拉彻底支配东方,西方也形成一个势力圈,并且团结起来。金和鲁德拉的游戏之所以会陷入胶著状态,原因就出在这儿。

    「因为『勇者』克罗诺亚和『勇者』格兰贝尔非常活跃,进攻西方变得更困难,这是一大弊端。如果那些人没有出现,现在你早就赢得胜利了。」

    「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会出现一些人妨碍寡人称霸世界,那大概是维尔达纳瓦给寡人的试炼。因为那个人以前就很喜欢恶作剧。」

    「是啊,确实是这样。哥哥也真是的……」

    话说到这边,鲁德拉和维尔格琳就像在缅怀过去,他们脸上带著微笑。

    「不过时机已经成熟了。所有的棋子都出现了,不久之后寡人将会赢得胜利。」

    「这次一定要将金和我姊维尔萨泽一军。」

    「呵呵,金一直在等待机会。如果你跟维尔德拉打起来,他会趁人之危吧。」

    「没错,真讨厌。若不是那样,那个时候我早就亲手解决维尔德拉那孩子了──」

    这是在讲上次大长征中失败的事。

    一旦维尔格琳出马,就连维尔德拉都算不上威胁。可是这么做很有可能让金图到渔翁之利。

    想要出动最强的棋子「龙种」,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而现在无非是最佳时机。

    鲁德拉朝世界各地派出密探,他们带回各式各样的报告。

    「虽然很久,但等待是值得的。攻略西方最大的障碍已经没了。」

    唯一真神鲁米纳斯的真面目其实是魔王鲁米纳斯。既然知道真面目,对方的战斗力有多少可想而知。

    而且之前代理鲁米纳斯的魔王也毁灭了,加上「七曜大师」失势。

    不仅如此──

    「很碍事的格兰贝尔也上西天了,西方诸国那边的威胁顿时少了许多。」

    「确实如此。妨碍寡人称霸天下,那些家伙用不著寡人动手,他们已自取灭亡。」

    这是一个天启,在说鲁德拉就应该称霸世界──鲁德拉和维尔格琳对此深信不疑。

    「对了,鲁德拉,你的情况如何?」

    「完全没问题。寡人的力量──『天使大军(哈米吉多顿)』随时都能使用。」

    「天使大军」是鲁德拉拥有的究极力量。发动条件很严苛,用过一次之后,下次要用就必须间隔很长的时间。

    帝国至今为止都没有采取行动的原因只有一个。

    因为他们一直在等待,等到鲁德拉能够再次使用「天使大军」的那天。

    结果被他们当成最大阻碍的格兰贝尔也消失了。从某方面来说,鲁德拉当然会相信这次他们即将赢得胜利。

    至于金,他并没有彻底掌控那些魔王。

    很难说他们彼此之间会互相合作,每一个魔王都是爱干嘛就干嘛。他们每个人的势力范围很大,但是在鲁德拉看来根本算不上威胁。

    「这次情况对我们来说太有利。」

    「但是时间不够了吧?真想强行把我那个愚蠢的弟弟拉到我们这边。这样一方面也能拿来对付金。若是能够想办法把我的姊姊维尔萨泽也处理掉,莱茵和米萨莉根本不算什么。所以才要跟你商量一下,你的『支配』之力还行吗──?」

    「放心吧。只要让维尔德拉的意识集中在战场上,寡人就能趁机发动『王权支配』,彻底操控那个家伙。」

    听到这句话,维尔格琳美丽又冷酷的脸庞泛起柔和笑容。

    「哎呀,那这下我们肯定会获胜。」

    「这是当然的。一切都照寡人的安排发展。」

    「那就好。我比较担心你的──」

    「那就别说了。这也是一种自然哲理。人类的肉体实在很不方便……」

    「鲁德拉……」

    「继承自我意志和记忆转生好几次之后,『灵魂』会被消耗。如果跟盖多拉一样,有一段时间可以休息,那倒还好,但是对寡人来说这是不被允许的奢侈行为。如果那么做,寡人的『力量』会再次遭到封印。」

    那样一来,鲁德拉想要解放他的力量就必须从头来过。假如每次转世都这么做,那他根本没机会战胜金。

    这次鲁德拉一直在等待,等到自己的力量完全成熟。因此他的力量已经彻底解放,可以说处于万全状态。

    不过──

    为了维持这种状态,鲁德拉非常勉强。

    今生的鲁德拉别说是立侧妃了,就连王妃都没立。虽说帝国的王妃只不过是一个装饰品,但这种情况不正常。

    这就表示他们甚至没生下预计给鲁德拉使用的容器──也就是皇子。

    生下皇子不代表他的力量会分离。鲁德拉的转世很特殊,生下来的皇子会继承所有力量和知识。

    是完完全全的世袭制──这已经不是继承人了,可以说皇子就是如假包换的皇帝。

    但今生他却没这么做。

    理由跟「天使大军」使用的期间有关。

    如果让皇子继承力量,在他长大成人之前,技能会受到限制。原因在于过分强大的力量会有反作用力,而他无法压抑这个作用力,这种特性就连鲁德拉都无法扭转。

    而如今,今生最棒的条件齐聚一堂。若是放过这些好条件转世变成皇子,将会浪费十几年的时间。

    鲁德拉不想要那样。

    还有一点也让维尔格琳感到不安。

    因为将力量蓄积到极限,鲁德拉的精神疲劳似乎逼近临界值。

    进入睡眠状态的间隔愈来愈短,他常常觉得很累。这种状态让鲁德拉的「灵魂」加速损耗。

    如果将力量让给皇子,让「天使大军」晚一点再发动,那些症状就会比较缓和。然而鲁德拉就是不想这么做。

    时至今日。

    他打算这次要跟金分个高下。

    这样的鲁德拉让维尔格琳看得很不忍心。

    「你还剩下多少时间,鲁德拉──?」

    「这件事你用不著担心。至少寡人可以跟你保证,在征服全世界之前,寡人不会倒下。」

    「是、是啊。如果是你,一定会这么说的……」

    「别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维尔格琳。这次寡人要赢得胜利,终结这一切。你用不著担心,只要看寡人如何称霸世界就行了。」

    话一说完,鲁德拉傲然地笑了。

    那才是身为一个支配者该有的风貌。

    他要统治一切,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这就是英雄皇帝鲁德拉。

    看到这样的鲁德拉,维尔格琳也下定决心。

    「说得对──那么睽违已久,我也来下一场慈悲的雨吧。让人们安详地死去,杀光所有妨碍你称霸世界的人!」

    维尔格琳说完就温柔地抱住鲁德拉。

    后来他们两个仍继续畅谈──

    时间来到隔天。

    史无前例的大军离开帝国,朝魔国联邦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