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外交篇~ 和兽王国的交易
    这是漫画第九卷的附录小说

    转自 百度贴吧

    在利姆露严格的监视中,吾勤奋工作。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最近利姆露的责备也少了很多。

    吾再次得到了利姆露的信任!

    所以。

    偶尔看看外面的样子也不是不可以的吧?

    虽然这话说得有点畏缩,但这也是为了娱乐。

    伊夫利特也在为吾加油,这场战役不能输。

    《……了解。已确认努力成果。解除一部份限制。》

    太棒了!

    胜利,完全的胜利!

    「花了不少时间呢」

    「你也辛苦了,伊夫利特哟」

    吾和伊夫利特一边互相微笑颔首,一边肯定了各自的奋斗。

    这就是友情。而胜利也想必已经离努力的我们不远了。

    怀着明媚的预想,抱着激动的心情,我们将视线投向了外面的世界。

    轻飘飘地浮着的利姆露。

    他还是一如既往那么努力。吞食了暴风大妖涡后得到的【重力操作】,也渐渐操作得越来越熟练了。

    有了这项技能,无论是使用隐藏技能来战斗,还是展开屏障战斗,亦或是超音速飞行都有可能。

    一项非常实用的技能。

    如果是利姆露的话,近日内就能将它融会贯通吧。

    话说回来,外头好喧嚣。

    鬼人族的公主朱菜前来传唤,今天好像有什么活动。

    身穿礼服的利姆露走上了位于广场的演说台。

    在她的正面,以红丸为首的部下们身披华服,排列整齐。

    只凭服装这一点就显得那么帅真是不可思议啊。

    看氛围这是演说的节奏呢。

    让我见识见识吧,利姆露哟。

    利姆露举单手上扬,看来是开始了。

    「诸君,你们要好好努力!」

    ……诶?

    只有这句?这样就完了?

    「这样就完了吗?」带着笑容吐槽的朱菜。

    听她这么一说吾就放心了,不能理解的看来不是吾一个人。

    之后利姆露开始认真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和演说流利的吾不同,利姆露演讲不是很擅长,也就勉强像样吧。

    比起难懂的话语,袒露直率的心情对魔物来说更为有效。

    虽然讲的不一定是正确的话语,但利姆露的想法确实传递到了大家的心中。

    「话说,维鲁多拉大人真的擅长演说吗?」

    「那是自然」

    「那真是失礼了,还以为您没有什么机会演说呢」

    嘛,这么想也是有道理的。

    吾生而孤高,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演说机会——

    「库哈哈哈。你以为吾是谁?吾乃伟大的‘暴风龙’,为了帅气应对前来讨伐吾的挑战者,吾常常练习、力臻完美。」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能理解到位比什么都好。

    嘛,这是专属强者的义务。对伊夫利特而言还为时过早。

    于是吾鼓励伊夫利特精进自身。

    终于红丸他们开始踏上旅途,利姆露也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

    活动还没结束。

    街上排列着美丽气派的建筑,无论何时看都很佩服。和之前比生活水准上升了几个台阶。

    朱菜指导着一道道美味的料理,美味的食物点燃了吾复活的斗志。

    德瓦岗王国派来的名为贝斯塔的男人,在很多方面也很优秀。

    最初的相遇虽然很糟糕,但他本性不坏。将自己所有的知识和技术毫不保留地活用。

    本来以为利姆露故意引导他这么做的,但好像没有。只有自然而然地和利姆露接触,才能影响贝斯塔,让他恢复本性吧。

    所以这样一来贝斯塔除了制造回复药水,还担任住在魔物町魔物们的礼仪指导。教导他们贵族间的待人接物,因为即将有大人物来到这座城市。

    「是魔王卡里昂的使者吧。刚刚出发的红丸他们,目的地也是兽王国尤拉萨尼亚。」

    「原来如此,和他国缔交,也就是终于开始动真格地交涉了么。越来越不能掉以轻心了。」

    「就是,我们也认真工作,为了防止再次受到【感觉遮断】的影响」

    「唔」

    真如伊夫利特所说。

    在这个无聊的世界里,利姆露的行动让人感到刺激,非常开心。

    为了一直享受这样的娱乐,偷懒要适可而止。

    吾再一次,将此训诫铭刻于心。

    尤姆先于使节团早一步到来。

    利姆露将他打造成英雄的形象,一会没见的功夫已经像模像样了。

    他边单手拿酒,边向利姆露报告近况。

    怎么说呢,有种大人的感觉。

    吾将来做些恶作剧的时候,也用下这些小道具吧。

    就这么羡慕地望着他俩时,尤姆听说卡里昂的使者会来,惊讶得把酒从嘴巴里喷了出来。

    利姆露华丽地避之。

    好像是预测到了尤姆的行动。

    这样很费酒,所以这种恶作剧还是别玩儿了,吾不禁想到。

    然后,过了数日。

    使节团到达。

    好华丽的虎车。「真不愧是兽王国的使节团,居然使役白雷虎。这可是远超下位中位精灵的高等魔兽哦」

    「唔,吞食精神生命体的魔兽。有着理解人语的智慧,本能地识别强者。不这样的话会因为过于危险而被驱逐的。」

    「哈哈哈,被勇者封印的维鲁多拉大人好意思说这个话吗?」

    伊夫利特想说什么?

    吾不仅拥有最强之力,也同时拥有理性和智慧。

    刚才拿吾和魔兽对比?不知道笑点在哪儿。

    「啊,使者出来了」

    虽然有点在意,还是算了。将目光投向使节团吧。

    「初次见面,朱拉大森林盟主大人。我是卡里昂大人大人三兽士之一,名为黄蛇角的阿尔比斯。」

    顶着金黑交错双色发的妖艳美女如此寒暄。

    三兽士大概和弗比欧同格。

    「即使是在兽王战士团中,三兽士的实力也是高人一等,要不是对手是米莉姆,弗比欧不是能简单打倒的角色。」

    别说现在,哪怕伊夫利特也比她们弱。

    然后,阿尔比斯比弗比欧更强。

    「说实话,吾有个想法。」

    「是什么呢?」

    「最初派阿尔比斯作为使者来谈判的话,和魔王卡里昂的同盟会进行的更顺利吧。」

    「诶?!」

    「至少她不会像弗比欧一样,干出变成暴风大妖涡的基核这种蠢事吧。」

    「……」

    面对吾的发言沉默的伊夫利特。

    真是恐怖啊,吾的智者风范。

    看来,这也证明了吾比魔王卡里昂高明数倍。

    「如何,对吾的贤明有什么话说吗?」

    「没,没有。维鲁多拉大人的慧眼从不出错。」

    那是当然。

    久违了的nice发言。

    感觉得到自己被尊敬着,好畅快。

    被一声「你在小瞧我们吗?」的怒吼打断了。

    也存在着不解风情的家伙呢。

    那是第二个使者,名为苏菲亚。推测也是三兽士之一。

    但她说的话可是不能被原谅的无礼之言啊。

    虽说实力强劲,但一点都不比吾贤明啊。

    居然鄙视吾之盟友利姆露为“弱小的史莱姆”。

    「您看利姆露大人好像没有在生气啊?」

    唔?

    这么一说的确如此,从苏菲亚身上感觉不到杀气,虽然口吐暴言,但其中却没有夹杂感情。

    「可能是演技也说不定。」

    「唔,也就是说——」

    今日的吾真是清醒啊,虽说平时也是那么敏锐。

    今日感觉更上一层楼。

    所以吾能自信满满地断言。

    「她是故意激怒利姆露,想探探她的实力。」

    「原来如此,但是利姆露大人不会如此轻易被挑衅呢,她肯定看穿了苏菲亚的意图,泰然应对。」

    「如你所说,证据就是,你看,尤姆作为代理上场了。」

    「噢噢,真的。」

    为了回应苏菲亚的挑衅,利姆露让尤姆替她作战。

    苏菲亚和尤姆之间的实力差一清二楚。尤姆虽然提高了技量,装备的武器,盔甲也是特供品,但二者的实力差距还是隔了一条鸿沟。

    这样反而成了利姆露在试探对方。

    攻守逆转的感觉。

    面对尤姆这样的对手还拿出真本事的话,那就幼稚了。

    结果不仅不能显示力量的强大,反而丢了三兽士的脸面,成为失格之举。

    但是也不能轻易放水,实力主义至上的兽人族不会容忍这样的行为。苏菲亚就会面临失去兽人们信赖的局面,三兽士之座也岌岌可危。

    「好了,苏菲亚哟,面对利姆露老奸巨猾的智谋,你如何应对呢?」

    这就是交涉的结果么,兴奋地守望着地吾和伊夫利特。

    将苏菲亚从山穷水尽之地就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利姆露的秘书,紫苑。

    「等等,我一直在旁边听着没出声,却听到一堆骂利姆露大人的难听话,是可忍孰不可忍,看来没这个必要了」

    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让利姆露的良策白白浪费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忍过了?——这样的疑问先放一边。面对紫苑提出的对战申请显然很高兴的苏菲亚。因为紫苑和她势均力敌。

    「目的么?」

    「那是,对于苏菲亚来说,败北是预料之中的,万一胜利事态反而更困扰。」

    「嗯,既然是魔王卡里昂派遣来的使者,外交是一定要成功建立的。」

    「所以,使出全力后仍败给利姆露,故意这么做。」

    「也就是说,让部下们看到利姆露强大的一面,认同这次外交。如果换做其他的魔王,就是个危险的赌注,他们可能会夺走利姆露大人的生命。我认为这个作战比想象之上更合理呢。但这样一来,为什么利姆露大人为什么让尤姆代替他呢。」

    「找茬吧。」

    别看利姆露表面正经,实际上最喜欢恶作剧了。吾认为这回也是这样,恐怕还有另一个理由。」

    「找茬吗?的确,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就说得通了。」

    「对吧,然后你看结果,紫苑和苏菲亚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而且,连尤姆都和那个叫克鲁西斯的人对上了。这恐怕也在利姆露的计划之内吧。」

    感觉敏锐的吾这么和伊夫利特说明。

    虽然尤姆是人类,但绝不弱,利姆露想和人类和平共处这件事也向兽人们表明了。

    结果好比什么都好。

    「难不成,利姆露大人预测了紫苑的行动吗?」

    唔唔?

    诶,那是怎么回事?

    事情不会都按照想象一样进展得这么顺利吧,但毕竟是利姆露呢。

    不能说完全否定这种说法。

    「到此为止。」

    将烦恼的我拉回现实的是阿尔比斯宣告终了的话。

    和预想的一样,紫苑和她打得不分伯仲,尤姆和克鲁西斯也展现了精彩的战斗风范。苏菲亚做了友好宣言,兽人们纷纷认同。而且不因为尤姆是人类而贬低他,反而将他视作友人。

    所有的结果都朝着对利姆露而言有利的方向展开了。

    包括紫苑在内的反应全部计算进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这么烦恼的同时,有个超出吾预想的事发生了。

    紫苑炼成的魔力弹,无法控制,即将爆发。

    连三兽士都有点惊慌,苏菲亚动摇了,趁着这个空档阿尔比斯急忙撤退。

    顺便一提,紫苑的魔素量虽说和红丸不分上下,但随着感情波动而变化,情感激烈时魔素量会增大。这是连卡里昂的心腹三兽士也无法忽略的巨量魔素。

    这个魔力弹一旦释放,周边一带的地区就全会被波及到。

    但对利姆露而言,这是个绝佳的展示机会。

    对独有技能【捕食者】进化而成的【暴食者】来说,放出系的能量只是一个捕食对象而已。

    将紫苑的魔力弹轻而易举的消去的利姆露。

    这样一来,事件解决。兽王国的来客们都因为这非比寻常的事而愣在了原地。

    「不愧是利姆露大人,连这一步都计算在内。」

    「那是自然,这样一来也就不能否认了,紫苑暴走一事也是作战的组成部分。吾可做不出这样的事儿,太恐怖了。」

    「是啊,一步错了就会酿成祸事。竟然让他完美的完成了……果然,利姆露大人是强者啊。」

    吾和伊夫利特如此感叹着。

    之后好像没任何事发生的一样开设了宴席。

    利姆露一方和兽王国一方,两国的思想互相碰撞,开始正式交涉。

    看着喝着美味的酒的大家,吾羡慕得咬牙切齿。

    至少等到吾复活后再吃饱喝足啊。

    就这么祈祷着,吾再次埋头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