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外交篇~ 来自盖札王的邀请(前篇)
    之后又待了几天,阿尔比斯和苏菲亚启程返回兽王国尤拉撒尼亚。

    使节团的其他成员,仍留在利姆露的国家——朱拉特恩培斯特联邦国。

    看来是要学习各种技术,学成后再归国啊。

    他们很努力地在学习,吾也得学学。

    「伊夫利特哟,你好像也进步了不少。那个修行对你来说前几日还差点死掉,现在已经很淡然的适应了么。」

    「您的赞扬让人受之有愧,这多亏了利姆露大人。我理解了怎样才能合理的运用能量。倒不如说,有一点点浪费就立马会被指出来……」

    唔,最重要的是能量的运用的效率。

    无论有多强大的魔素量,浪费的多了就没意义了。

    「维鲁多拉大人也是,最近也不怎么惹利姆露大人生气了,解析也很顺利地在进行,实在是可喜可贺。」

    呵呵呵,还行吧。

    「你知道吗,伊夫利特哟。最重要的是恰当的完成工作,不能太过偷懒,不然会像前一阵一样挨骂。所以,吾认真学习了。」

    对,吾认真学习了。

    通过利姆露的记忆,吾发现有黑心企业这一词汇。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违法劳动,但过重劳动和职位倾轧(ps:power harassment)吾还是有印象的。

    对于这么努力的吾却用鞭子相向,这么恐怖的存在就在吾身边。

    《……》

    嘎哇!不,不行。

    感觉到吾的思考被读取了。

    最近利姆露这家伙的思考都潜入了深层的领域,都不能偷看她在想什么了。然而她却能看到吾的思考,真是太不公平了。

    要慎重的,不让偷懒被发现,小心行动。

    「恰当的,是吗。的确如此,努力的完成工作后,下一次就会以这一次完成工作的时间为基准呢。适量,定时的完成才是理想的模式。」

    那是自然。

    虽说是这样,伊夫利会不会看场合说话啊。

    当发现被监视时,立刻要切换到工作状态。

    这是存活下来的铁则。

    在被利姆露发现之前,得趁早结束对话才行。

    《告。确认伊夫利特的能力上升。修行进入下一阶段,难度提高》

    太晚,了吗。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的伊夫利特。

    太愚笨了,这就是不懂变通之人的下场,可怜的家伙。

    《问。解析的进步率时常维持在一定量,偷懒了吗。》

    不,没有。

    《案。请更加努力》

    定全力以赴。

    在这种时刻偏偏忘记营造出努力形象的吾。

    沉默暂时包围了吾,只有伊夫利特的惨叫回响在这片空间。

    《了。朝着更高的目标努力,请继续加油》

    唔姆。当然加油。

    拼命点头的吾,然后不经意察觉到监视的气息消失了。

    「伊夫利特哟,还活着吗?」

    「还,还活着。刚才还在悠闲的享受着外面的景色,现在光是说话都要用尽全力……」

    「是吗,下次吾一旦沉默,你也别再出声了。直到能掌握到利姆露的气息为止,这条规则要绝对严守啊。」

    「谨记」

    就这样吾和伊夫利特之间,诞生了新的默契。

    就这样那样,苦难的日子还在继续。出发的使节团也回来了。

    看样子是带回了种类丰富的水果。

    「看起来来是很好吃的水果呢」

    「我没有品尝过食物,现在想来真是遗憾,如果和井泽静江一体化时能享受食物的话……」

    「是啊,吾也是同样的心情。希望能早点变为人形,这样就能尽早享受各式各样的乐趣了。」

    食物也是其中之一。

    利姆露的思考流淌了过来。

    那种水果,好像和苹果,芒果,还有哈密瓜很像。

    糖分很高,非常新鲜甜美。

    光从利姆露的”比在日本尝到的水果还要好吃“这一想法里,就能明白这些水果的价值了。

    再说魔王的领土里都是肥沃的土地。

    要么有丰富的农业资源,要么有丰富的矿物资源。

    卡里昂所支配的兽王国尤拉萨尼亚,水果的产出量首屈一指。今后进口水果不是难事,又有新的菜谱可以期待了。

    就算是为了吾,也一定要进口啊。

    利姆露和红丸的对话在持续。

    红丸和魔王卡里昂干了一架,但被打得很惨。

    换做是吾,肯定能把卡里昂干趴下。

    「下次的使节团团长就是吾!」

    「不是,由利古鲁来担任,刚才他们决定了」

    「……」

    对于伊夫利特认真的反应,吾觉得很遗憾。

    噢,这次好像利姆露他们要出门了。

    「好像是去往武装大国德瓦岗,魔国联邦也是大国,今后会引起注目的。」

    「伊夫利特哟,那个魔国联邦是什么?」

    「啊,是的。这是朱拉特恩佩斯特联邦国的简略称呼——魔国联邦」

    原来如此,因为太长了所以要简略。

    很有趣,因为这么叫很简单,吾以后也这么叫吧。

    比起这个,紫苑好像在实践一个很厉害的隐藏技能。对吾来说,还是这边有趣的多。

    「下次吾也哭叫着说“太狡猾了,实在是太狡猾了。”这样利姆露就会觉得吾很可怜,什么都会听吾的了」

    吾一说出这话,伊夫利特就沉默不语了。

    「怎么了,有什么在意的点吗?」

    「不,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这么一说吾不是更在意了么。

    「好了,快点说吧。」

    「明白了,那我就直说了,这样的作战貌似有点不妙啊」

    「你在说会失败?」

    唔姆,这吾倒没想到。

    如果失败了会如何呢……

    「利姆露大人对我们很严厉,但对女性很温柔,所以用同样的方法可能是思考的陷阱,我是这么认为的……」

    有点道理。

    以前利姆露就对吾和伊夫利特很严厉。

    「嗯,的确挺在意的,你的意见值得肯定。以后多提这样的意见吧,任性的话也没事,而且要从以后看到的事例中总结经验。」

    「遵命」

    就这样,吾的作战计划先保留。

    然后,在路上。

    利姆露一边慰劳着利格鲁他们,一边为他们添上麦芽酒。

    吾和伊夫利特互相看了看对方,不约而同地叹气——至少把这些温柔分给我们一点儿啊。

    盖札王和利姆露的私人会谈,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项。

    利姆露将暴风大妖涡打飞的这件事,好像被误解为使用了秘密兵器……把真相说给他听时,也很坦诚地接受了。

    这也多亏了利姆露的人品。

    还说明了和兽王国建立外交一事,今后魔国联邦的重要性也成了话题之一。不愧是大国之王,关于今后的发展完美地提出了见解。

    但是,吾对这种话题不敢兴趣。

    吾的关注点在紫苑犯下的失态上。

    盖札王对利姆来说是重要的交涉对象,而在他面前,紫苑居然喝醉了。」

    再说,在这样重要的酒席上,秘书能喝酒吗?

    「绝对是不可能的,如果魔王雷昂大人的部下做出此等失态之举的话,那么当场就会头身分离,而我则会灰飞烟灭。」

    对啊。

    果然,吾的常识没有出错。也就是说,这种状况都能被原谅,紫苑这个鬼女果然了不得。

    吾也要成为一个能被原谅的角色——这是最重要的。

    伊夫利特认同了吾的回答。

    「但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是啊……“如果是他犯的错那也没办法”得让利姆露大人这么想才是要紧的」

    「太棒了,这才是真理」

    就这样,吾和伊夫利特直到半夜都在谈论这个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