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外交篇~ 来自盖札王的邀请(后篇)
    过了一夜,利姆露在大伙面前举行了演讲。

    内容极棒,在吾看来简直绝妙,但是——

    「说得直白点只能打零分」

    被盖札王骂了。

    不理解。

    虽然不理解,但是。

    吾明白了利姆露也有失败的时候啊,也有收获。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一晚发生的事。

    约定之地。

    对,吾次回来了。

    「虽这么说,但是只能在利姆露大人的身体来观看外面的世界呢。」

    「你还真敢说,什么事都要靠经历,为了在复活时不失败,像这样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之前,要进这种店,金钱是最重要的,首先要考虑怎样赚钱。」

    「咕呼呼,你的意见还算有点道理,别看利姆露那样,还是个赚钱高手。」

    采取各种手段,将其活用。

    吾也得好好学学,找个职业,但这也是后话了。

    现在还是以学习为首,透过利姆露的视野观察店内的情况吧。

    整个看空间不仅金碧辉煌,而且干净整洁。如果有嗅觉的话,肯定能闻到好闻的香味,任意挑选的美女。在品质至上的吾看来,这家店的水平不得不算是很高了。

    「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维鲁多拉大人会明白人种的美丑呢?」

    「伊夫利特哟,那是因为吾的家族的原因。」

    「难道是其他的“龙种”么?」

    「正是如此,吾的兄长和人类的女性结合,生下了米莉姆。虽说从这一实例就能明白,其实吾等龙种还能变换为人类的姿态,只是吾怕麻烦,所以没变。」

    「原来如此……维鲁多拉大人是凭借知识来断定美丑的啊。」

    「唔,被灌输了很多关于什么是至上之美的知识,那段时间真辛苦啊……」

    回忆起了不想回忆的事,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读空气的能力有所长进的伊夫利特也没有抱怨就听从了吾。

    然后二人再将视线投回了店内,哥布塔在表演杂耍。

    「这家伙在干些什么?」

    「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店好像不是做这种事的地方啊。

    哥布塔倒立着,脚尖顶着高级的玻璃。

    透明的玻璃很贵重,一般是高价出售。

    「如果碎了的话,就用哥布塔酱的身体来偿还吧。」

    店内最为妖艳的女性在哥布塔的耳边私语。

    听到此话的哥布塔在鼻孔中喷出了鲜血,这小子可真行,都能推测出他在想象些什么,亢奋过度了吧。

    「哥布塔这混蛋,还差得太远呢,对他而言进这种店还太早了。」

    「真不愧是维鲁多拉大人,从您的话中听出了老练的感觉。」

    「是吧,伊夫利特哟,好好记着,在这种店工作的女性,她们的话只能听一半,能分辨对方的谎言,并且还能用谎言配合对方,才只能算得上半吊子。」

    「什么,还有更高的层次吗?」

    「嗯,看看利姆露。」

    听了吾的话,将视线投回店内的伊夫利特。

    不知何时起和店内的女老板交涉的利姆露。

    看来是企图将新制作的酒提供给店内作为限定品出售。

    真是个精明的家伙,不过这点程度也不算太厚脸皮。

    这就是利姆露啊,吾在心里偷偷自满。

    然后,老板娘知晓了利姆露的想法后,接受了这个方案。

    也就是说,能利用他人才能独当一面。

    「怎么样,理解了吧。」

    「真是高明的交涉,利姆露大人看来是在赚零花钱呢。」

    你居然在意的是这个!

    嘛,这也在利姆露的算计之中。

    「这种场合,比起赚零花钱,和店内的关系才是最重要的。这家店是连国家的大臣也经常涉足的场合,能听到对新商品酒的评价。能听到坦率的想法不是很好吗。」

    「原,原来如此。还有这样的考虑,我真是没想到……」

    「伊夫利特哟,你还差得远呢。」

    「虽然将棋水平提高了,但是还需经历世事,扩展见识啊。库哈哈哈」

    吾自豪地教导伊夫利特。

    要是就这样结束就好了,可那晚却起了风浪。

    喝醉酒的凯金,因为兴奋流血不止的哥布塔,还有搬运哥布塔的利姆露,对着他们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需要帮忙吗?」

    那是微笑中隐藏怒气的朱菜。

    「稍,稍微有点恐怖诶……」

    「连维鲁多拉大人都感受到了吗……总觉得有股很强的压力逼近,看来不是我的错觉。」

    吾和伊夫利特相互依偎,在利姆露的身体里颤抖着。

    平时温和柔美的人发起怒来还真可怕。

    朱菜就是如此。

    紫苑也在一旁,不断地说着抱怨的话,这边倒是单纯的在闹别扭。虽然不是很恐怖,但想要哄好也不是那么简单。

    「果然,最重要的就是制造一个”大部分的事都能原谅“的角色,虽然很困难,但一旦成功的演好这个角色,那么胜利就在手中了!」

    「有值得挑战的价值。」

    「唔姆,话说回来,伊夫利特哟,有一件事想问你。」

    「好的,是什么呢?」

    「你怎么看那个哥布杰?在吾看来,你前一段时间还和哥布杰很像,因为将来吾要收你做吾的心腹,如果你那时像哥布杰一样表现那就很困扰了。」

    得像现在一样斟酌着吾的意思说话。

    「原来是这件事吗?」

    面对着担心的吾,伊夫利特笑道。

    「的确,如果是之前的我,还会傻傻地将秘密说出来也说不定 。但那是以前的事了!如今的我和维鲁多拉大人是命运共同体,是会保守一切秘密的存在!」

    噢噢,不愧是伊夫利特,吾的心之友!

    「真是可靠啊,哪怕利姆露逼问你,你也会是站在吾这一边的吧。」

    「诶?」

    「嗯?」

    「哈哈哈,我会妥善处理的,这种情况实在是难办啊。」

    这家伙,脸皮真厚。

    「这个时候因该坚定的站在吾这边才对吧。」

    「不带这样的吧,那我反问你,维鲁多拉大人在利姆露大人面前真的藏得住事儿么?」

    诶?

    啊,这有点……

    难办——不对,好像做不到诶。

    「那这就是今后的课题了。」

    「请不要敷衍过去!」

    「哈哈哈。」

    「别哈哈哈的了!」

    无论何事都不能勉强。

    利姆露也有受罚的时候,吾也难幸免。

    知道这一点就是今日最大的收获啦。

    就这么想着,为了敷衍伊夫利特,吾持续地高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