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冒险篇~ 布鲁蒙特王国(后篇)
    在朦胧的意识红,吾轻轻的睁开眼睛。于是,看到了眼神好像死掉了的伊芙利特。

    「醒来了吗,维鲁多拉大人」

    「wu、唔。这种打心底感到恐怖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确实如此呢,那么,结果如何?」

    「非常好」

    这样回答这,两个人笑了出来。

    「那真是太好了,为了这个场合所准备的对策也有了价值」

    唔姆,吾点头。

    实际上,偷懒暴露给利姆露这件事,也在预想之内。

    等到那时候在慌张就来不及了,像吾这种程度的智者,早在事前准备好了对策。

    为了就算暴露给利姆露也没事,把独有技能『究明者』的资源分割出来。

    现在的吾,把自我移动到了分割开的那一部分去了。

    如何?被吾的智慧吓到了吧。

    打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虽然还想更加的被夸奖,但遗憾的是这里只要伊芙利特而已。这次策略成功的喜悦,还是暂且保留吧。

    「话说,吾究竟失去意识多久了?」

    「已经过了两个晚上」

    「那、那个,你没事吧?」

    「没什么」

    保持着死去的眼神,伊芙利特如此回答。

    仔细看他的样子,好不容易才保住人型,这里那里都变的稀薄了。

    「我不是通过演算,而是对精神体本身的活动增加负荷……只有意识十分清楚,感觉更加可怕了……」

    「这,这样啊。这还真是不得了啊」

    在什么都别说沉重空气中,吾安慰了伊芙利特。

    遭受过分待遇这件事吾也一样,单是失去意识这一点,还是比较幸福的吧。这样考虑着,感觉有点同情伊芙利特了。

    和吾不同,伊芙利特没有隐藏力量的余力。由于所有的情报都被利姆露所读取,没办法蒙混过去。

    今后也一点一点的,把增加的力量蒙混过去吧……

    加油啊伊芙利特,吾也为你声援。

    总之,先来把握现状吧。

    「于是,那之后变的怎么样了」

    「就算肉体疲劳,也要冷静的保持意识。被这样严命令了,所以一直在看着外面的情况」

    伊芙利特悲伤的这样说道。

    自那以后,利姆露他们也被福兹发怒了,作为而对吾等严厉的可能性也有。

    让吾觉得真是个过分的家伙。

    总之,将隐藏起来的演算能力完全活用,必须打破这个状况。一边这样决意,吾开始观察利姆露的情况。

    利姆露正在打扮,好像要和什么伟大的人物见面,非常紧张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

    「昨天,拜托福兹写介绍信的时候,也做了与这个国家的王见面的约定。后退就是会谈的日子,在这之前,与这个国家的大臣先见个面」

    「原来如此,人类是很注重形式的。与王会面,需要事前的准备」

    「是这样呢,学习到了」

    说着这样的对话,利姆露他们已经开始商谈了。

    对方是这个国家大臣中的一人,贝鲁亚德。好像是福兹的青梅竹马。

    「这边的做法还很生疏,如果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原谅」

    利姆露十分谨慎的应对。

    「只看力量关系的话,根本不是利姆露大人的对手」

    「真蠢呐,伊芙利特。你这家伙至今为止都在看些什么呢」

    「十、十分抱歉」

    「比如说米莉姆。米莉姆如果强行使用力量的话,你觉得利姆露会服从吗」

    「不可能,吧。利姆露大人是相当可怕的人,装作顺从的样子,总有一天会报复的吧」

    「就是这样。人类也是如此。交涉不是只靠力量就能成立的。为了追求结果,相互之间的信赖才是最重要的。」

    怎么样!哈!吾偷偷看着伊芙利特的反应。伊芙利特一脸佩服的样子看着吾。

    库哈哈哈哈哈!

    吾,相当愉快。

    根据流向,利姆露的交涉也会顺利进行吧。带着这毫无根据的预感,吾继续听利姆露他们间的对话。

    超级难熬又无论的对话,好像要一直持续到晚上。

    因为吾相当聪明才能理解,一般情况下都已经放弃了吧。

    魔国联邦和布鲁蒙特王国,两国互相开发需要买足两国条件。

    其一,两国保障互相的安全。

    其一,两国的互通许可。

    贝鲁亚德的话概括起来,就是希望布鲁蒙特王国危机的时候,利姆露他们能帮忙。

    布鲁蒙特王国是小国,军事实力和没有一样。只是A等级的魔物袭击,就有可能陷入危机。

    在吾消失的如今,鸠拉大森林处于混乱中。对布鲁蒙特王国来说,为此需要利姆露他们的防卫力量。

    「人类是狡猾的,小心谨慎的生物。明明是那样,为什么会轻易的信用利姆露大人呢?」

    「并不是信用了他,但是布鲁蒙特王国除了信用以为没有其他方法」

    虽然不知道利姆露是如何考虑的,现在的魔国联邦能够轻易的毁灭布鲁萌特王国。对布鲁蒙特王国来说,这样的对手就算警戒也是白费力气。

    「吾说过了吧,互相之间的信赖是最重要的。对布鲁蒙特王国来说会相信利姆露他们,并且遵守所有约定吧。如果背叛的话,你觉得会怎么样?」

    「利姆露大人他们,魔国联邦会失去信用?」

    「是啊。布鲁蒙特王国对此责备,周围的诸国会强烈的控诉吧。无论如何,是只靠一个国家赢不了的对手。为了使周围成为同伴,需要一定程度的会牺牲的觉悟。」

    「原来如此……试过利姆露大人攻击布鲁蒙特王国,人们就会团结起来的意思呢」

    「那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就是了,至少,贝鲁亚德的视野是否看到那一步了呢」

    说到底,比起那种事还不如利用利姆露他们,应该是这么想的吧。根据今后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信赖关系,两国的关系是否能更加友好。

    这样一来,吾的零花钱……库库库。

    这才是,与相互通行许可息息相关的事情啊。

    提升税收,多么充满魅力的话语。如果在这里赢了的话,今后也不得不对利姆露言听计从了呢。

    交涉越来越成功,就算这么说应该也没问题吧。

    然后第二天。

    利姆露换上礼服,终于到了与国王会谈的时候。

    由于事前商谈过,这回的会谈在礼仪方面的意味更大一些。没有任何问题,话题在推进着。

    互相签字,缔结了正式的条约。

    「东之帝国进攻的时候,协力方面还请多关照」

    和气的打完招呼后,布鲁蒙特国王轻轻的说道。

    这才是布鲁蒙特王国真正的目的。不只是魔物,还打算在他国入侵的时候把利姆露他们卷进来。

    看着愉快笑着的贝鲁亚德男爵,利姆露抱起脑袋。

    但是!这骗不了吾的眼睛。怎么看都是要“笑的使我们这边才对”

    真是个演员啊,利姆露这家伙。

    装作被骗的样子,其实这种程度的把戏早就看出来了吧。

    「为什么呢?对我来说,只看出利姆露大人被巧妙的利用了而已」

    「哼,**」

    对于还未成熟的伊芙利特,吾板着脸说道。

    在将棋上能与吾势均力敌的战斗,但在战略方面,看起来还是知识不足。

    「不,那个……将棋是我的胜率要更加……」

    「住口!」

    对于说着梦话的伊芙利特,大喝一声让他沉默了。

    将棋胜败的话题就让他随风而去吧。

    对于伊芙利特,吾告诫般对他说。

    「听好了,伊芙利特哟。好好想想看吧」

    「shi、是……」

    「好好鉴定一下魔国联邦的地理条件,把布鲁蒙特王国相连的地点一个个都回想一遍」

    吾一边亲切的用思念把世界地图描画了出来,一边指出说明。

    就是这个,这个激动的瞬间相当愉快。

    「将棋也是如此,考虑对方的立场是相当重要的。与布鲁蒙特王国相连的国家有好几个,基本上都有协定关系。根据这个看,你觉得哪方面是需要警戒的?」

    「是,鸠拉大森林?」

    「正是如此,这样的话,如果有敌人要入侵的话,最初遭遇的不是布鲁蒙特王国,而是——」

    「啊!」

    「察觉到了吗,没错。是魔国联邦最先接触敌人」

    「也就是说」

    「与布鲁蒙特王国的条约无关,利姆露他们会成为众矢之的。」

    也就是说利姆露他,通过煽动贝鲁亚德他们的不安,把连条件都算不上的东西当做了人情卖给他们。

    真是漂亮的策略,另吾也禁不住赞叹。

    「真不愧是利姆露大人。而且,将这看透的维鲁多拉大人也是。让我感到远远不及」

    「是吗,是啊!就是这样啊!库啊————哈哈哈哈!!」

    吾高声的笑着。(感觉维鲁多拉确实比利姆露要聪明啊)

    在这之后,利姆露巧妙的把商谈往成功收场了。

    把“完全回复药”给担当利姆露考官的吉斯,将他失去的右脚复原了。

    「这不可能!!」

    「部位再生级!?」

    吉斯和贝鲁亚德惊讶的说着。

    嘛。

    “完全回复药”是从遗迹之类的地方发现的,就算是矮人王国的技术力也无法再现的东西。像利姆露这样持有多到数不清的药的人,反而比较奇怪。

    把回复药放在高浓度魔素的地方,长年累月的话基本上都会变质。听天由命就像常识一样。

    因此,贝鲁亚德他们惊讶的反应才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价值并不是只看市价,真正需要的人会不惜金钱去入手吧。真的得到之后,吉斯的感激之情也已经溢于言表。

    并且,贝鲁亚德也失去了冷静,利姆露的商谈也一下子就成立了。

    「一切都在利姆露大人的预料之中,这么一回事吧」

    「唔姆,布鲁蒙特王国他们自以为也能获得利益,但对利姆露来说,就像白送的一样。完美的交涉啊。而且,这样一来——」

    吾与伊芙利特喜形于色。

    这回的交涉真是大成功,吾的究竟能拿到多少零花钱呢,真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