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序章 小丑们的决断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录入:kid

    帝国境内尚未收到这个消息。

    但那对帝国的臣民来说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照理说正穿过朱拉大森林侵略西方诸国的帝国士兵和将领──换句话说,他们所爱的家人正束手无策遭人诸杀之类的。

    将近百万的大军进攻,哪有可能战败。

    他们必定会完成帝国的夙愿,成功征服西方,以帝国皇帝鲁德拉之名树立完全统一的国家,所有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尽管朱拉大森林是一道难关,但如今邪龙维尔德拉已经变弱了,再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照理说应该是这样。

    ──在伟大的皇帝陛下统治下,堪称历年来最强的帝国军终于要在这一刻展开侵略作战──

    一般的子民们都是这么想的,别说是战败了,根本没人料想过会陷入苦战。

    更何况都还没抵达西方诸国,他们的霸业就在朱拉大森林中瓦解,根本没人想过。

    然而帝国军没有达成任何目的就被歼灭了。

    朱拉•坦派斯特联邦国──因为这个完全没被他们放在眼里的伏兵,他们才见识到这个世界有多么宽广。

    要不了几天,帝国的臣民们就会知道这件事。

    ●

    地点来到帝都的混合军团根据地。

    在分配给军团长的豪华房间里,有些人悄悄聚集。

    以这个房间的主人优树为首,卡嘉丽、拉普拉斯、蒂亚、福特曼这些中庸小丑帮的成员也在。还有「三巨头Cerberus」的首脑之一米夏。

    威格正在跟魔兽军团一起作战,这次没有参加。

    此时拉普拉斯和米夏正好报告完毕。

    听完他们的报告,优树脸上不禁浮现苦笑。

    虽然他早就预想过各种情况,但那样的结果可以说在预料之外。

    情况实在太过于一面倒,比预料中还要快上许多。利姆路他们的作战成果实在太丰硕,甚至让他必须重新审视作战计划。

    最让人惊讶的是魔王利姆路势力增强的程度。

    「没想到……竟然三两下就灭掉那么大的军队。虽然我早就猜到他们会赢,但在利姆路先生他们那边都没出现牺牲者,也太扯了吧。」

    「让人难以置信。有那样的军事力量,就算同时对付来自三方势力的魔王,似乎也能跟他们打到势均力敌……」

    「不,跟十大魔王相比,『八星魔王Octagram』的战斗力完全是不同层次。金已经是另一个次元的,而鲁米纳斯和达格里尔从以前开始就在争夺霸权对吧?至于雷昂的势力,想必你们也很清楚;就连没部下这件事出了名的蜜莉姆也不例外,都把原本是魔王的卡利翁和芙蕾收来当部下。这下落单的就只剩菈米莉丝和迪诺不是吗?」

    卡嘉丽原本打算出言反驳优树那番言论,但听完解说后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的确,跟以前卡嘉丽在当魔王时的情况已经不同了。

    金这边就不用多说。

    如今连蜜莉姆都是朱拉大森林以南的广大领土支配者。

    至于鲁米纳斯和达格里尔,即使经历跟天使大军的战斗,势力依然没有衰减,还是坐拥庞大的势力。像雷昂那样的例外姑且不论,这已经不是卡嘉丽以前在当魔王时的那些新进魔王比得上的。

    就连坐拥这么多部下的魔王本身能不能存活都要看运气而定。套用在卡嘉丽──也就是「咒术王」卡札利姆身上也是一样的道理。

    因此她才会绞尽脑汁,打算跟其他魔王合作。为了活下去,不惜动用一切手段。

    (「鲜血的霸王Bloody Lord」罗伊•瓦伦泰只是替身,神鲁米纳斯才是魔王。就连那个鲁米纳斯都未能在跟达格里尔的势力争夺战中取得胜利。跟我们这些吊车尾不一样,强者真让人羡慕。卡利翁和芙蕾很聪明。若我也更聪明一点就好了。那样就不会让大家感到悲伤,也不会失去克雷曼……)

    如今想想,就算强行让许多魔人当部下也没意义。不管找来多少人,对于有一定程度力量的人来说,大军根本毫无意义。

    看克雷曼失败就能明白这点。

    卡嘉丽他们真正该做的,是增加推心置腹的伙伴。

    (不,就是因为走到今天才能这么说。对一再遭人背叛的我们而言,实在很难去相信他人。)

    对。若是没有遇到优树,如今卡嘉丽依然憎恨这个世界吧。

    事到如今去想那些也没用,卡嘉丽决定将这份懊悔留在心中。

    没注意到卡嘉丽的内心所想,对话继续下去。

    「话说回来,拉普拉斯你很辛苦呢。」

    「就素说啊。这次一样很惨。」

    看起来一脸疲惫,拉普拉斯点点头。

    「哈哈哈。听说你持续作战将近十天?」

    「素啊。那个叫做德蕾妮的大姐,她真素乱强一把。别说手下留情哩,一个不小心没注意,窝还会被干掉咧。而且战场还在森林里头,说有多不利就有多不利,窝觉得自己非常努力喽。」

    拉普拉斯抱怨个没完。

    都怪他看起来太可疑,算自作自受,但这次他似乎有点埋怨。

    看拉普拉斯这样,优树说着「好啦好啦」,试着安抚他。

    「无论如何,最后不是让她相信了吗?」

    「在窝被她五花大绑、完全不能抵抗之后才相信的。而且还被魔王利姆路的干部们看守,都做到这种地步哩,哪能说是取信于对方。」

    即使如此,拉普拉斯还是跟对方交涉并把消息带回来,可以说拉普拉斯果然厉害。

    「都这样了,亏你还能平安无事被他们放回来。」

    「这素因为魔王金好像有先打点过。与其说他们相信老大,还不如说素在利用这种情况比较贴切。」

    假如双方依然维持明确的敌对关系,被抓到的拉普拉斯根本不可能被放走。更重要的是,拉普拉斯根本也不可能深入敌营。

    这下拉普拉斯的牢骚总算发完。

    到这边优树暂且放心,但要完全松懈还太早。

    「我的心情也跟拉普拉斯先生一样。这次真的很累人。我的任务是去煽动卡勒奇利欧军团长,让战争延长。虽然非常明白这点,但进行到一半,我是真心想请求撤退。遭到拒绝的时候,我原本还想用美色迷惑那个男人,把他杀了也要逃走……」

    米夏苦涩地接话。

    不过当她如此进言的时候,其实已经为时已晚。

    之所以会放过米夏,都是因为优树和利姆路联手的关系。若非如此,如今她早就被迪亚布罗杀掉了吧。

    「总之,算你好运。幸好利姆路先生是会遵守约定的类型。」

    「话说回来,那个叫做利姆路的史莱姆真是异于常人。印象中机甲军团的成员里头也有猛将存在,都足以跟魔王媲美呢。」

    「有啊。」

    「确实有。虽然用不着魔王利姆路出马,他底下的人就把他们收拾掉了。」

    就连令人畏惧的恶魔大公恶魔贵族都加入利姆路麾下,米夏用傻眼的语气如此解释。米夏自己觉得这实在不具现实感,解释的时候有些自暴自弃。

    没想到不受任何人束缚的最高阶恶魔、堪称最顶尖的人物竟然会去跟随一个魔王……

    「让人震惊的是,就像在杀天竺鼠一样,有两个『个位数Double O number』被宰掉。说真的,我认为去挑战那种怪物也不是明智之举。」

    即使米夏下了如此结论,大家听到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为了改变愈来愈沉重的气氛,优树换个话题。

    「话说邦尼和裘的真实身分也让人惊讶。没想到竟然被达姆拉德摆弄到这种地步,我个人也觉得懊恼不已。」

    这是优树的真心话。

    达姆拉德是背叛者──这件事实对优树他们造成冲击。

    他原本是优树的心腹,数年来优树都很信赖他。是打进优树阵营中枢的大干部。

    为了在帝国内站稳脚跟,甚至让他负责秘密结社「三巨头」,优树就是如此信任他。连这样的人物都背叛,他被迫要重新审视至今为止的一切战略。

    正幸只是一个弃子,却让两个帝国的最强战力跟着他。这件事情也证明达姆拉德是多么有远见。

    看来达姆拉德站在比优树更高的视角上,来影响优树他们的行动。如今发现这点,优树的自尊心早已变得七零八落。

    「说得也是。如此想来,克雷曼之所以会失控,达姆拉德很可能脱不了关系。」

    就连若有所思的卡嘉丽都这么说。

    优树认同她的看法。

    「这点似乎无法否认。我们的计划会全盘失败,如今回想起来确实有点奇怪。不过,我并不认为这样对达姆拉德有什么好处。我们的势力之所以能够壮大,都是因为有他的帮忙。假如他是想要夺走我们的力量,那一开始别帮不就好了。」

    「就是这点让人疑惑。达姆拉德对优树大人心悦诚服。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演戏,让人感觉他是真的很忠心。再说多亏有他的帮忙,我们才能完成各式各样的计划。」

    「若要我从同僚的视角出发来表示意见,我认为达姆拉德先生是真的在为组织卖命。他拿出很棒的功绩,想必也是真的对老大效忠。不过,那个男人确实也有冷酷无情的一面。他负责掌管『金钱』,可以看出一方面也奉行合理主义。因此有可能基于某些理由才背叛老大──」

    不能说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这番话来自米夏。然而优树回答她的时候摇了摇头。

    「达姆拉德确实是背叛了。但不晓得他是否真的发自内心想这么做。」

    不,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吧──之后优树一面苦笑一面小声补上这句。

    「我也赞成老大的看法。假如那些全都是在演戏,那达姆拉德的行为就毫无意义了。」

    看样子卡嘉丽也得出跟优树一样的结论。

    说完这句话,她开始阐述自己的意见。

    「就容我说明吧。因为盖多拉大师传回消息,我们才发现达姆拉德背叛。盖多拉被杀的地方是皇帝鲁德拉的寝宫,站在他眼前的,就是潜伏在帝国暗处的人──据说正是近藤中尉。」

    「皇帝的寝宫……原来如此。这就表示达姆拉德的地位够高,能够进入那边是吧。」

    听完米夏这番话后点点头,优树进一步补充情报。

    「是啊。还有,根据你带回来的情报,我也推测过达姆拉德的真实身分。要说有谁能够命令『个位数』,除了皇帝,没有几个人能办到吧。」

    听完优树这番话,大伙儿全都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说得通了。这样想想,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

    「对。达姆拉德并不是背叛我们,只是在照皇帝的命令办事吧。」

    「或许他并非真的想这么做,但事到如今那些都无所谓了。」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是优树等人的敌人,也有可能并非如此。然而眼下达姆拉德是背叛者这个结果就代表一切。

    拉普拉斯他们不能容忍背叛行为。

    「没错,大概就像老大说得那样吧。可是咧,假如有可能是达姆拉德去诓骗克雷曼那个笨蛋,窝们难道不能找他讨个公道吗?」

    「就是啊、就是啊!我们去把他干掉!」

    「呵呵呵。我们万事屋最讲究信用,绝不放过背叛者!」

    拉普拉斯吊儿郎当地提议肃清。

    听到这句话,蒂亚和福特曼也认同。

    只不过,优树制止他们三个人。

    「哎呀,你们稍安勿躁。话说达姆拉德的真实身分,可是帝国皇帝近卫骑士团里头的强者。把他看成比下级魔王更危险的对手就对了。你们是否能够战胜他都有疑虑呢。」

    「……说得也是。虽然不想承认,但就连全盛时期的我都没办法战胜那个盖多拉大师吧。虽然是偷袭,但能够一出手就干掉这样的盖多拉大师,想必达姆拉德的实力不容小觑。」

    「话素这么说没错……」

    「而且──我认为在达姆拉德的那些行为中还隐藏某种讯息。」

    稍微想了一会儿后,优树这么说。接着他先是说了一句「但那都只是假设」,这才开始表明自己的想法。

    「达姆拉德是个心思缜密的男人。他对我们的事情很熟,也对魔王利姆路的情报了若指掌。而这样的男人当然会知道『复生手环』的事。」

    「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认为达姆拉德早就察觉盖多拉有可能复活。」

    「但那不就──莫非──!」

    其实他不是要把盖多拉收拾掉,而是要放他逃走──米夏也联想到这个可能性。

    「最后跟盖多拉对峙的可是『以情报为食的怪人』呢。若是让盖多拉活着,他就会落入近藤中尉手里吧。如此一来,近藤中尉就会透过各种手段把盖多拉知道的情报全都挖出来。」

    「也就是说,到时候我们的目的都会在他掌控之中?」

    「大概吧。但也有让人不解的地方。因为封住盖多拉的嘴巴,因此利姆路先生的情报也没有泄漏出去,结果让帝国大受打击。我不认为达姆拉德会为了跟我们的情义让帝国遭受损害……」

    就是这点说不通,优树说完露出苦笑。

    听了这番话,卡嘉丽再次说出自己的推论。

    「比起优树大人,达姆拉德对皇帝鲁德拉更忠诚──这应该八九不离十。同时他也把我们当成伙伴……不,不是这样。他应该是觉得我们有利用价值,或是想让我们扮演什么角色吧?」

    「嗯嗯,继续说。」

    「至于帝国军会战败,那也是顺从皇帝鲁德拉的旨意──也有可能是这样。」

    「怎么可能。」

    「不至于有这种事吧。」

    米夏跟拉普拉斯立刻否认,但优树似乎觉得这个看法挺有意思。

    「若有这个可能,有办法推敲出达姆拉德的目的是什么?」

    「很简单。大量伤亡对大型仪式来说不可或缺。就如同要觉醒成魔王需要许多『灵魂』,那达姆拉德或皇帝鲁德拉是否也要把帝国军当成祭品?」

    「有这个可能性呢。继续说。」

    「如此一来,就算他去妨碍期许帝国军只能成功不许失败的近藤中尉,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同时也隐约能看出他想借此对我们睁只眼闭只眼……」

    盖多拉打算去警告皇帝,而达姆拉德出面妨碍。

    假如盖多拉拥有的情报流入近藤手中……

    到时帝国军就不会蒙受这么大的损害了吧。而且对付利姆路等人的作战行动也会变得更加不同。

    达姆拉德这么精明的男人不可能没察觉到这件事,想必他这么做是故意的。

    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在当试金石?」

    「对,八成是如此。」

    听到优树如此回应,卡嘉丽露出满意的笑容。

    「为了催生出真正的强者,牺牲多数人是被默许的。而他也想利用我们,当成棋子催生出强者吧?」

    「或者是想收买我们。」

    「──?」

    「克雷曼那家伙,他不会对我或卡嘉丽以外的人言听计从对吧。」

    「也是咧。」

    「嗯嗯。」

    「确实是这样没错。」

    「既然能够让那样的克雷曼失控,他八成耍了些花招。」

    「有道理。像是洗脑之类的?」

    当卡嘉丽点出这点,优树跟着点点头。

    「即使不是有如此强大影响力的伎俩,我想克雷曼也有可能遭到『思考诱导』。可能像我们一样用了某种道具,或是像玛莉安贝尔那样隐藏着能够控制他人的技能,这都是有可能的。」

    听完这番推论,大家脸上的表情都很僵硬。

    「这下麻烦了。」

    大伙儿都认同米夏的说词。

    转头环顾这样的伙伴们,优树面带笑容开口:

    「不过,你们可以放心。那种能力对我起不了作用。我现在要跟你们一一接触测试,可以吧?」

    所有人都答应了,说没问题。

    在这里否认就等同不打自招,让人知道自己被操控。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没有人拒绝优树的提议。

    「看样子都没有人被洗脑。反正言行举止奇怪马上就会被发现,只要不是单独行动应该就没问题了。」

    「那窝不就危险哩。」

    拉普拉斯这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整个人转一圈。然而优树和卡嘉丽异口同声否认。

    「不不不,你哪会有事。」

    「就是说啊。就只有你不用担这种心吧。」

    听他们那么说,拉普拉斯像在闹别扭似的回到位子上,开始抱怨。

    「搞什么。你们该多担心窝一点吧,真受不了。」

    拉普拉斯这种搞笑的态度让现场气氛不再那么沉重。

    一阵笑声响起,让大家转换心情。

    对此感谢之余,优树开口,重新主持大局。

    「那接下来,达姆拉德在想什么暂且先摆一边。眼下问题是今后该何去何从。」

    「是啊。正想去找达姆拉德问问,看我们的企图究竟外泄到哪种地步呢。」

    「喂喂喂,现在素悠哉说这种话的时候?窝们的企图早就被拆穿哩对吧?」

    「因为之前已经跟达姆拉德说过所有的计划。所以现在问题重点已经不是有没有泄漏出去了。」

    「那窝们素不素应该快点逃走比较好?」

    「其实这也不尽然。」

    目前优树这帮人把据点移到帝国境内。

    虽然还有些人潜伏在西方诸国,但那些都是极少数。他们不可能去那边落地生根,要准备新的藏身地点也没这么简单。

    更重要的是,要让基层的组织成员全部逃走的话,他们的时间和准备都不够充裕。

    「至少可以确定的是,要我一个人来经营『三巨头』是不可能的。过去多方面都很仰赖达姆拉德的处理能力,而我也没办法掌控那个人的部下。」

    至于另一个头头威格,那男人的可取之处就只有暴力。无法期待他在组织的营运层面上有所表现。

    米夏是基于这些才那么说。

    「我懂。『三巨头』就只能放弃了。就算要将达姆拉德的部下全部放逐,更大的问题在于混合军团。放掉这样的战力很可惜──应该说我想避免失去所有的据点。」

    其实也能够采取停损的手段,但这次的损失实在太大了。

    这世界上找不到任何地方能够容纳高达十万名的人员吧。这样一来就只能抛下那些部下了,如此一来,留下来的人肯定会遭到肃清。

    说来,照达姆拉德的企图推测,他应该没有把优树等人的秘密说出来。

    「达姆拉德之所以要封盖多拉的口,理由应该有几个,其中之一应该就是不想将我们的情报透露给近藤知道。我猜皇帝近卫并不团结。至于我们计划在帝都发动政变,达姆拉德应该希望能够成功吧?」

    「虽然不清楚他的意图,但从达姆拉德隐瞒我们底细这点来看,他的目的也就只能解释成这样了吧。」

    优树和卡嘉丽都提前看穿彼此的想法,开始互相对照意见。

    其他人都一头雾水地看着这两个人。后来似乎是忍不住了,拉普拉斯加进来插嘴。

    「不不不,先等一下。故意放盖多拉逃走,那都只素老大的推测吧?这不就有可能单纯只素会错意,其实近藤跟达姆拉德关系很好?」

    大家都觉得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但优树却自信满满地回答「没那回事」。

    「听好了。我们之所以策划政变,一方面都是基于和魔王金的交易使然。达姆拉德也知道这点。与其去妨碍我们的计划,还不如造成帝都混乱来欺骗金,这才是他的打算吧?」

    「嗯嗯,也可以这么说……大概吧?」

    「人家搞不懂。」

    「呵呵呵。」

    看来蒂亚和福特曼的脑筋已经完全转不过来了。那两个人开始丢沙包玩起来。

    「在帝都引起混乱,皇帝的心腹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即使米夏想要统整自己的思绪,她还是没能跟优树和卡嘉丽站在同一个视角上看事情。

    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很正常的反应。

    毕竟优树他们的思考模式是为了达成目的不惜牺牲一切,只有完全讲究逻辑的人才能办到。

    这种思考模式最大限度贴合优树他们个人的利益,其他人看来只会觉得充满矛盾,疯狂到就连米夏都无法理解。

    要其他人理解是不可能的。

    「米夏,别想得太复杂。要看的重点在于达姆拉德把谁当成敌人、在警戒什么人。对达姆拉德来说,不是优树大人也不是魔王利姆路,从头到尾他都只有把魔王金•克林姆兹当成敌人看待。得出这个结论后,他默许我们在帝都做乱这点就解释得通了。」

    「近藤就不同了。不只是针对金,只要跟皇帝作对的人,都被他当成敌人。他追随皇帝鲁德拉,用的观点跟达姆拉德截然不同。」

    因此有可能对立,这是优树的结论。关于这点,卡嘉丽也认同。

    「好吧。既然老大跟卡嘉丽大人都这么说,窝就只能相信哩。」

    拉普拉斯毫不介意地做出定论。

    蒂亚和福特曼赞同地跟着点点头。

    此时米夏提出核心问题。

    「那么优树大人,今后该采取什么样的方针?既然知道达姆拉德是敌人,无论他的真正心意为何都无法信任,这是理所当然的吧。那要终止政变计划,虽知道难以达成仍采取逃亡行动吗?幸好目前混合军团六成人马都去进行矮人王国东部都市伊斯特封锁作战。除了这些,再加上留在帝都境内的战力,还有我若尽可能发动支援,想必轻轻松松就能打下地方都市。若是把那里当成据点──」

    「对帝国不满、遭到并吞的国家都会纷纷起义,可以结合成反抗帝国的大联军是吗?」

    「是、是的。这大概是最能确保战力,胜算最高的作战计划吧?」

    「听起来不错。想要找出被帝国贵族压制住的地方都市,要多少有多少。我们去那些地方就不会变成叛乱军,能够自称解放军了。」

    「那么?」

    「很可惜,这个提议驳回。」

    这是为何──米夏正打算如此反问,然而却没能问出口。

    「我们为了活下去就只能发动政变。是这样对吧,达姆拉德?」

    这是因为米夏都还来不及开口,优树就先说了这番话。

    她还来不及意会过来,在场的小丑们就进入备战状态。紧接着,原本紧闭的门扉开启,有个男人走进来。

    「答对了。不愧是老大。」

    这个男人就是达姆拉德。

    跟平常一样,穿着商人的服装。然而他似乎丝毫不打算隐藏身上那军人独有的气息。

    房间里头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拉普拉斯在那瞬间真的想采取行动,却被达姆拉德用沉稳的声音制止。

    「劝你别这样。这座建筑物已经被我的部下包围了。」

    一直在观察他的优树放松肩膀力道,整个人靠到沙发上。

    「有时间可以让我们慢慢聊吗?如果有的话,你也坐吧?」

    「可素老大,现在哪能那么悠哉──」

    「没关系、没关系。好了,你也乖乖坐回位子上吧。」

    催促看似不满的拉普拉斯也就座后,脸上带着倨傲笑容的优树盯着达姆拉德。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就猜老大肯定是误会了。我也有我的苦衷,现在就是来解释的。」

    一面回答,达姆拉德按照指示坐到位子上。看他如此胆大妄为,拉普拉斯等人只觉得扫兴。

    接着──

    把周遭其他人当成空气,优树展开和达姆拉德的问答。

    「有苦衷是吧。」

    「对。我是真心希望老大能够达成政变啊。」

    「放走盖多拉也是为了这个?」

    「呵呵呵,他果然没事啊。其实这是一个赌注,但想到那个男人谨慎深沉的心思,我就猜到他会活下来。」

    「目的是在于不想把情报交给近藤?」

    「没错。」

    「你不是宣誓对皇帝效忠吗?」

    「曾经宣誓过喔。」

    「曾经宣誓过啊。那现在呢?」

    「已经说了好几次,或许您不相信,但我效忠的是老大。」

    「我怎么可能相信。」

    「也对。」

    说到这边,他们两人脸上都浮现笑容,开始唇枪舌战。

    「只要把盖多拉拥有的情报压下来,那机甲军团就形同毁掉了吧。而且如今魔兽军团也离开帝都。就算已传递机甲军团的情况,魔兽军团调回来也需要时间不是吗?目前看来,守护帝都的战力大幅度减少。要行动就趁现在,老大不这么认为?」

    「我想过。甚至让人怀疑这是鸿门宴,情况对我们来说太有利了。」

    「正是如此。我花了好几年才安排出这个局面──」

    「达姆拉德,你……」

    「老大,其实我呢,人生目标就是为了打倒鲁德拉陛下。这是唯一能够拯救那位大人的方法。因此最上策就是让您取得天下。这个想法到现在依然没变,时机也成熟了。剩下的就看您如何决断。」

    「哼。」

    优树看起来一点都不领情,对此嗤之以鼻。

    一切都按照达姆拉德的计划进行,这让他打心底吃味。

    不过,拒绝也非明智之举。眼下就如达姆拉德所言,目前情况是最完备的。

    问题就只有一个──是否要相信达姆拉德。

    「让我问个问题。」

    「尽管问。」

    「为什么都没跟我商量就把克雷曼当成弃子?」

    优树和中庸小丑帮已经互相发过誓言,说绝对不会背叛彼此。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值得信赖的人们。

    当中的克雷曼,对优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伙伴。

    卡嘉丽、拉普拉斯、蒂亚还有福特曼,他们一听到优树提出的问题,身上气息突然变了。目光都集中在达姆拉德身上,等着他,就像在说不准他找借口搪塞。

    在这样肃杀的氛围下,达姆拉德冷静回答。

    「克雷曼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大概知道犯人是谁,但没想到那家伙会采取这种手段。」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打破这片寂静的人是优树。

    「你说那家伙是指近藤达也?」

    「……」

    「看样子你对近藤的事情知道不少,感觉也藏了不少秘密,不觉得这样还要我们相信你,未免想得太美?」

    看达姆拉德保持沉默,优树说出心中论调。对此,达姆拉德带着苦恼的表情听着。

    他没有反驳,听完之后轻声回应。

    「──这关系到禁止事项,我没办法全面做出回应。关于近藤,我并不清楚他所有的实力──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个。即使如此,还是希望您能相信我。这都是为了拯救鲁德拉陛下。」

    当达姆拉德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小丑们都冷眼看他。

    看大家脸上的表情,摆明就是不相信他。

    优树也一样。

    然而眼下的情况对优树等人来说也不乐观。

    除了建筑物外头有达姆拉德的部下在待命,房间外头还传来让人无法忽视的气息。想必是达姆拉德带了一些在近卫骑士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吧。

    想要突破这样的包围网逃走,即使是优树他们也难以办到。

    (如果只有我或许还有方法可行,但不可能保证大家平安无事。既然如此,在这个时候接受对方的提议其实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优树如此盘算。

    接着,他突然注意到达姆拉德坚定又直率地看着自己的视线。

    自从他遇到达姆拉德之后,那眼神一直都没有变。

    优树闭上眼睛,想起往事。

    自从他们两人相遇后,达姆拉德一直都是无所畏惧又厚脸皮,只要支付「金钱」,不管是什么样的要求都愿意受理。明明如此,为了伙伴却会不惜挹注资金,这个男人的行动充满矛盾。

    我啊,只要是为了自己信赖的人,不管做出怎样的牺牲都在所不惜──达姆拉德曾经这么说过。

    当时达姆拉德眼中看的人究竟是谁……

    (应该不是我吧。但我当时很中意那个眼神呢……)

    他把优树称做老大,发誓会对他效忠。

    即使达姆拉德做到这个地步,他同时也有让人难以信任的一面。

    如今回想起来,自己曾对此感到落寞吧。发现这件事情后,优树睁开眼睛望着达姆拉德。

    「你的话不完全是真的。除了对我尽忠,从很久以前开始,你就一直效忠皇帝鲁德拉了。到现在依然没变。是这样吧?」

    「呵呵,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老大呢。」

    只见他轻声肯定。

    而这反而成了让优树信任达姆拉德这个男人的动机。

    「好吧。与其在这边跟你们作战,还不如让政变成功更有利吧。」

    面对优树的决定,并未有人表达不满。

    「没办法。既然优树大人都决定这么做了,我们也只能追随。」

    「素啊。达姆拉德,若你到时候背叛,窝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算人家一份,拉普拉斯!」

    「呵呵呵,可别忘了带上我。」

    就在这一刻,小丑们做出决断。

    他们决定相信老大优树。

    背后是伙伴之间的坚强羁绊在支撑他们。

    而达姆拉德也是其中的一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