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中场 惊愕的庆功宴
    珍参加颁奖典礼,结果亲眼目睹令人震惊的事情。

    魔王利姆路让他底下的魔人们陆陆续续进化,而且还是进化成「真魔王」。

    (这、这不可能!我是不是在作梦?)

    珍太过惊讶,连话都说不出来。

    她知道魔王利姆路很厉害,但那超现实的景象实在是太扯了,一下子就超乎珍事先料想过的最坏打算。

    珍之所以前来就是为了问利姆路一句话──问他要怎么处置「始祖」。

    珍本身是相信利姆路的,但「始祖」可没那么简单到光这样就能带过。

    一旦把他们放出来,甚至有可能让这个世界的战力均衡瓦解。

    事实上这次的战争就证明这点。帝国军的九十四万精兵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被歼灭。

    利姆路他们是自己人算走运,但不保证今后能一直维持那样的关系。因此才会让珍当代表,来这边侦察顺便看看对方的脸色。

    在问候的时候,利姆路的反应很自然,跟以前遇到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接着珍就尝试用有点严厉的方式抱怨。她想要借此看看对方会如何反应,试探利姆路有什么想法。

    结果令人意外。

    利姆路任由珍责骂,还表现出反省的态度,老实说着「对不起」道歉。接着利姆路就说明事情原委──也可以说是在找借口,这才发现先前那一切都是迪亚布罗擅自弄出来的。

    「这个迪亚布罗应该就是黑暗始祖吧?」

    「嗯──好像是。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不知道为什么很黏我……」

    利姆路话说到这边还歪过头。

    看起来不像在说谎,只能解释成他本人也是迷迷糊糊收了这些恶魔当部下。

    珍的人生经验告诉她这不是在演戏。既然如此,就算发更多牢骚,利姆路也不能怎样吧。

    再怎么说利姆路本身都没错。

    得到力量会变得傲慢──原本还为此感到不安,但知道这都是自己过度担忧了,这下珍也能放心。

    然而这是个败笔。

    当下应该要更严厉地给他忠告才对。

    (就算收编「始祖」是不可抗力好了,量产「真魔王」只让人觉得是出自恶意──!)

    不对,利姆路并没有恶意吧。

    他大概是相信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可以靠他们的力量应付,不想给珍他们添麻烦,这点能够理解。

    在一般情况下,那种场面甚至有示威的嫌疑,但利姆路肯定没这个意思。搞不好他想说「始祖」事件都让别人气成这样了,不能再有所隐瞒──或许利姆路是这么判断的。

    他诚心诚意信赖对方,才会公开这些情报。若是如此,不可否认珍也要担负一部分责任。她应该早点教会利姆路一些常识。

    姑且不论这样是否可行,事到如今都是马后炮了。

    (这、这个世界的战力均衡要……)

    珍在预想今后未来发展的时候差点没昏倒。

    颁奖典礼顺利进行,利姆路的部下们陆陆续续获得力量。珍也确认到这些部下的部下亦透过一套系统获得力量。

    在这短短的几小时之中,魔国联邦的战斗力肯定大幅增加了。东方帝国造成的威胁甚至因此相形失色,朱拉大森林中心地带正诞生巨大军事国家。

    体认到这点的珍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早点做出应对。

    虽然有那么想过……

    (没办法。上次已经得出结论,「没办法采取对策,去想也没用」。盖札王也认为要先观察再说,我想将来应该也找不出任何解决办法。既然如此……)

    他们跟帝国的战争也还没结束。

    目前帝国军的军队并没有完全撤退,利姆路说他们已经跟这支部队串通好了。而且还要一起谋划,一口气拿下帝国的首都。

    更何况,珍来到这个地方,打的名目就是要讨论此事。

    然而……

    (我的脑袋还是第一次如此混乱。事到如今,帝国引发的骚动已经不算什么了。必须去跟盖札王报备,告诉他「真魔王」已经诞生了。)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珍也考虑是否要装作不知情。

    那是在逃避现实,可是她觉得这么做也不错。

    然而不久之前她曾经逼问盖札王为什么瞒着「始祖」的事情没说,因此珍并没有权力保持沉默。

    「德鲁夫,我先回去了。」

    「不,为什么?我们原本的目的是要来讨论,预计明天开会啊?」

    「主君参加才不会有损颜面。我用魔法回去,不需要送我,也不需要护卫。」

    「喔,好……」

    德鲁夫无法读取魔力的流向,根本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除了羡慕这样的德鲁夫,珍一想到今后的事情就感到忧郁。

    ●

    两名「双翼」──金发的露琪亚和银发的克莱亚,她们面无表情,底下藏着慌乱的心。

    在魔物王国──魔国联邦住着许多强大的魔人。她们明白这点,跟盖德为首的好几个人都有交流。

    她们承认对方很有威胁性,但目前双方是同盟关系。如此一来,跟她们不相上下的高阶魔人不管有多少个人,应该都没必要警戒。

    对,那是之前。

    她们接到命令,要来掌握魔国联邦有多少战力。目前他们跟人类国家之中最大最强的纳斯卡•纳姆利乌姆•乌尔梅利亚东方联合统一帝国正面对战,想必利姆路的军队也出现伤亡了吧。若是如此,芙蕾期待的天空都市建造工程也会遭受阻碍。

    而她们的任务就是要调查伤亡情况,为今后做打算。

    这其中当然也包含编制援军,但是看样子没这个必要。

    「都没有出现伤亡是吗?」

    「虽然难以置信,但看各位神情如此开朗,想必是真的吧。」

    她们收到意想不到的回报。

    这点令人庆幸,所以她们就来参加庆功宴,但万万没想到会当场目睹让人吓破胆的光景。

    「这怎么可能。才一阵子没见,部分干部就被培养成相当于芙蕾大人的猛将……」

    「不,先别管那个,看看那边。魔王利姆路接下来好像打算做些什么。」

    露琪亚看到上台的那些人便为之动摇,克莱亚则是冷静地指正。接下来将展开一场超乎那两人想像、令人目瞪口呆的仪式。

    不,现在根本没空在那目瞪口呆。

    由于这实在太过超乎现实,她们选择放弃思考,但不管怎么看,她们两人都认为事态非常严重。

    「必须赶快跟芙蕾大人报告。」

    「对,没错。我们这就回去吧。」

    她们两个人用「以心传心」沟通,火速做出判断。

    她们回国之后,两人将刚才那些事情原封不动报告给芙蕾。

    ………………

    …………

    ……

    在临时打造出的城堡最上层,内部装潢还未整顿完毕的顶端建筑一角。

    芙蕾发出长长的叹息。

    「那个史莱姆到底在想什么啊?」

    有人对这句呢喃做出反应。

    「喂喂喂,怎么啦?忧郁的表情也很美,但这样叹气很不像你呢。」

    这个人就是卡利翁。

    跟芙蕾一样都在辅佐蜜莉姆,两人如今已经是很有默契的伙伴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

    「当真出事了?是碰到帝国军陷入苦战吗?」

    卡利翁用担忧的语气询问。

    回答他的芙蕾有些忧愁。

    「或许这样还好一点。那样我就不用烦恼了,只要赶快把援军派过去就行。」

    「不然是怎样?难道是利姆路那个臭小子又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答对了。」

    在短暂的寂静之后,芙蕾整理完思绪做出回应。

    卡利翁依然沉默。

    「卡利翁,我可以说句话吗?」

    「什么?」

    「竟然直呼蜜莉姆大人的好友利姆路大人的名字,这我可不敢苟同。」

    「喂喂喂,事到如今才去计较那个啊?还有你平常明明也跟蜜莉姆一起直呼他的名字,刚才不是还叫他史莱姆吗?」

    「你都听到了?真是坏心眼。我不会当着部下的面说,你把这件事情忘了。」

    「这倒是无所谓,但你可不能岔开话题蒙混过去。发生什么事了吗?也告诉本大爷吧。」

    这下芙蕾又说着真受不了,并叹了一口气。

    这芬芳气息挑逗着卡利翁的鼻腔,让卡利翁感到心旷神怡,可是他脸上写着「本大爷可不会被骗」,一直盯着芙蕾看。

    「我知道了啦。你听了可别后悔。」

    「要看内容是什么。」

    「你真是……」

    「本大爷不会后悔啦──你别一个人承担,也让本大爷帮忙承担吧。」

    「听起来不错。你就是这点讨人喜欢。」

    芙蕾觉得心中那股忧郁一扫而空,她轻轻地笑了,然后将「双翼」给她的部分报告内容说给卡利翁听。

    「不会吧?」

    「千真万确。她们不可能说谎。」

    「那具体来说是怎样?是说利姆路底下诞生了七个魔王级人物吗?」

    「八九不离十。」

    「那些家伙比本大爷还强?」

    「不晓得。不过……至少她们好像有感觉到这些人比我还强。」

    早在进化之前,那些人的实力似乎就跟芙蕾不相上下。在魔王利姆路做了「某件事情」之后,那两人似乎感应到对方班底的力量压倒性上升。

    根据报告指出,有几个人似乎才进化到一半,可以想见要不了多少时间,那些人的力量就会稳定下来。

    虽然也只能信了,但这样的内容实在没办法让人乖乖接受。

    「……这是在开玩笑吧?」

    听完芙蕾一番话的卡利翁也认为实在难以置信。

    「卡利翁,我看起来像在开玩笑吗?」

    「不像耶。」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事情就是那样。」

    卡利翁和芙蕾不会当着部下的面使出全力。但若是他们的心腹,还是能够在某种程度上看出主子的实力有多少。

    即使只是推测,这些情报也不能听听就算了。

    再说芙蕾的部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愚蠢到会说谎或开玩笑来触怒主子。正因为卡利翁明白这点,因此也不得不相信。

    (法比欧和阿尔比思到底在搞什么……)

    即使在心里发牢骚,法比欧也不是能够看穿对手实力的机灵男人。就算眼前正发生不寻常的事态,他也不会发现吧。

    (──不,阿尔比思应该会察觉才对。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来跟本大爷报告?)

    卡利翁正感到疑惑,芙蕾这才想起来要跟他说一件事情。

    「对了,还有一件事,关于你底下的首席部下阿尔比思,她好像跟率领利姆路大人部下的红丸先生订下婚约了。若是这场跨国婚姻顺利成立,那也有助于两国关系发展。听说利姆路大人也认可了,是个令人开心的消息。」

    「那家伙真的做了!」

    阿尔比思曾经来找卡利翁商量。

    他建议对方靠蛮力夺取。

    结果阿尔比思漂亮觅得如意郎君。这件事令人开心,让卡利翁也不由得笑了出来。

    「但她好像变成第二夫人。」

    「啧,不是第一夫人啊。好吧,就算是这样,只要能够生下孩子也算对我们有利。」

    「下流。」

    「放心吧,芙蕾。对本大爷来说,爱的女人就只有你一个。」

    「爱说笑。我们是一妻多夫制。跟你们正好相反,这是不可能成真的。」

    有翼族这个种族几乎都只有女性,不是仰赖为数不多的男性,就是为了谋求种族多样性而去跟有力量的魔人交合,用这种方式来维持种族繁衍。

    至于像芙蕾这样的女王种,靠着无性生殖来增加部下甚至是一种常识。根本不需要丈夫。

    反之在兽人族之中,一般而言都是强大的男子可以坐拥好几个女人。

    弱者遭到淘汰,让他们变成更加强韧的种族。就只有在这个目的上,兽人族和有翼族是一样的。但不管怎么看,这两者都互相排斥。

    然而不管是卡利翁也好,芙蕾也罢,他们都认可彼此的实力。因此才维持着像在走钢索一般的危险关系,没有越过最后一条线。

    「总之目前你也不可能给本大爷满意的答复,就这部分而言,本大爷会再慢慢追求你。现在问题是利姆路那个臭小子做了什么好事。」

    为阿尔比思庆祝的事情也晚点再说,卡利翁切入正题。

    芙蕾也觉得这才是问题所在。

    目前已经跟利姆路他们建构了友好关系,今后也想继续维持下去,但她想先掌握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此外,可行的话,他们也想立下更远大的目标。

    「我想到克雷曼死前呈现的状态。当时那家伙发挥出不寻常的力量。」

    「那就是利姆路说的觉醒吧。」

    「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哼!那家伙看起来就不像隐藏实力。换句话说,应该是在那个时候才得到力量的。」

    「那他是怎么得到的?」

    「关于这点……」

    「『灵魂』。」

    「嗯?」

    「──『借由搜集人类的灵魂,来觉醒成「真魔王」。』克雷曼曾经这么说过。假如这是真的,那克雷曼不可能不去搜集。」

    「原来如此。他当时是用这个尝试觉醒啊?」

    「应该是。老实说我没有杀过人类,所以也没有亲眼看过『灵魂』。」

    「本大爷也是。打仗的对象不是同族人就是魔人,要不然就是天使。我们的国家很富裕,所以对人类那边一点兴趣也没有。」

    「确实是这样。不过这样一来,疑问就解开了。看来利姆路大人透过这次战争获得大量的『灵魂』。然后把这些让给底下的魔人,促使他们觉醒。」

    「真乱来。收像我们这样的『魔王种』魔人当部下就已经够让人不爽了,这下让那些家伙超前也很让人火大。利姆路那家伙是用了多少『灵魂』?」

    这时卡利翁抓抓头那么问,芙蕾则是看向眼下那片建设中的都市。

    「喂。」

    「对了,我还没说战争的结果呢。让人惊讶的是魔国联邦大军无人伤亡。反之,帝国军那边的九十四万人听说都被杀光了。」

    「……什么?」

    「以为我在骗你?」

    「不、不是──」

    「我真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

    也就是魔王利姆路拿到九十四万个「灵魂」,只要运用这些灵魂就能轻易让七个部下觉醒。

    也许觉醒的不是只有七名部下。

    根据报告指出大将军红丸并没有出现变化,只有跟红叶和阿尔比思这两位夫人结婚。然而红丸可以说是利姆路的左右手,不可能没给他「灵魂」,只能解释成基于某种理由才推迟进化。

    「这样啊,没有人伤亡,而且情势一面倒是吗?这已经不叫战争了吧。如果是本大爷,这个时候就举白旗了,很好奇帝国会如何采取行动啊。」

    「别开玩笑了。帝国那边根本无所谓。问题在于我们该如何行动才是。」

    「也对。本大爷已经归顺蜜莉姆了。原本担心追求力量是不是会让人怀疑要造反,所以都没有动作,但这下知道似乎不用操那种心。」

    「什么意思?」

    「利姆路把他的部下们提升到跟自己同等级对吧?看他心胸如此宽阔,就想到蜜莉姆或许跟他一样。」

    「的确。蜜莉姆肚量并没有小到为了我们觉醒就吵吵闹闹吧。」

    「对吧?既然这样,那我们是不是也能随自己的意思?我们之前好像有点松懈过头了,但现在开始也不算太晚。我们也要爬到更高处。」

    「有道理。我就是喜欢你这点。」

    芙蕾跟卡利翁开始对望。

    两人之间的气氛正开始有点营造起来──

    「哇哈哈哈哈!说得好,你们两个!虽然我没办法像利姆路那样让部下觉醒,但可以让你们修行!若是跑去迷宫也不用担心死掉,你们可以尽情修行没关系!」

    蜜莉姆在非常巧妙的时间点加进来搅局。

    004

    「啧,蜜莉姆原来你在呀!亏我们气氛正好,你却过来搅局。」

    「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请你不要隐藏气息靠近。对了,我可是一点都不想配合你修行──喂,别当耳边风!」

    卡利翁和芙蕾出声抱怨,蜜莉姆却没有听进去。蜜莉姆的耳朵具备优秀机能,能够滤掉对自己不利的情报。

    「那我这就去拜托菈米莉丝!」

    「等等,别走!本大爷也没有拜托你一起修行啊!」

    「站住,蜜莉姆!既然你不听话,那我也有我的想法。今后的餐点全部都会交给米德雷先生负责。这样也没关系是吧?」

    芙蕾这番话激起蜜莉姆的危机意识,成功让她停止动作。

    不愧是芙蕾──就连在旁边看着的卡利翁也为之赞许。

    「我、我知道了。若是你们想修行,随时都可以来跟我说。」

    「这就免了。话说你的功课做完了?」

    「这个嘛……因为听到很有趣的事情……」

    「还没对吧?」

    芙蕾露出微笑。

    「我、我也休息够了,马上就回去。」

    「是吗?乖孩子。」

    就这样,蜜莉姆回去做功课,芙蕾和卡利翁也成功度过危机。然而他们两人心中对于进化的野心依然持续延烧。

    他们的野心究竟能否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