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中场 天人的游戏
    这是关于一段战争的纪录。

    历经漫长岁月,一场属于天人的游戏持续着。

    以地面上的霸权为赌注,魔王和勇者互相对决。

    然而──

    对于「灼热龙」维尔格琳来说,这种游戏一点意义也没有。她没兴趣,不管哪边获胜都无所谓。

    用不着这么麻烦,直接对决分出高下不就得了──她甚至如此认为。

    不过金和鲁德拉的正面对决不管打几次都无法分出胜负。因此他们才会展开这场游戏,唯一规则就是「禁止正面对决」。

    抱怨也没用,然而维尔格琳还是很不满。

    毕竟──若要她说出真正的感想,她认为这场胜负对他们不利。

    在金拥有的棋子之中,有可能打倒鲁德拉的就只有维尔萨泽,反过来讲,只要能想办法处理掉维尔萨泽,他们就能够获胜。

    这点套用在金身上也一样。

    要说这边有谁能够打倒金,那非维尔格琳莫属。

    然而维尔格琳认为他们很难战胜金。

    维尔萨泽有可能战胜鲁德拉,维尔格琳自己却比不上金。这就是维尔格琳认为这场游戏对他们不利的理由。

    (啊啊,真麻烦。)

    这才是她的真心话。

    维尔格琳讨厌玩弄计策,不擅长得花好几百年准备的这种缜密铺陈。

    所以她把一切都交给鲁德拉处理,自己只要追随他就好。

    即使如此,只要鲁德拉希望获胜,维尔格琳就不惜提供协助。若对方要求,她甚至打算出面作战。要想办法摆平维尔萨泽,确保他们胜利。

    金是如假包换的最强魔王,而姐姐「白冰龙」维尔萨泽跟维尔格琳正好属性相克。她是犹如天敌一般的对手,正面硬碰硬很难赢过对方。

    如果维尔萨泽和维尔格琳打起来,情况好一点就是两败俱伤,弄不好就会导致维尔格琳转生。

    不,这也算是比较乐观的推测了吧。

    维尔格琳的属性是灼热。

    反之维尔萨泽的属性是冰。

    换句话说就等同「加速」和「减速」,说她们性质上正好相反也不为过。

    假如双方认真起来对决,将会引来悲惨的结局。

    两边都不会活下来,两个人都会倒下──也就是说她们两个很有可能一起消灭。

    如此一来,她们两个都会转生,但目前的自我将会消失吧。

    即使记忆继承,还是会变成另一个人。

    维尔格琳就害怕这点。

    她不怕自己消失,但不希望爱着鲁德拉的这份心情消失。

    爱这种微不足道的感情──自己竟然对这种东西如此执着,维尔格琳不免自嘲。

    所谓的完全胜利,大前提就是自己和鲁德拉都平安无事。因此需要做好保险措施,但这所谓的保险措施却很难控制。

    (真是的,那孩子也真让人头痛。似乎是因为走运让封印解开,但他为什么就是不来打声招呼?)

    如此这般,维尔格琳完全没想到对方可能是害怕自己,对于保险措施──也就是维尔德拉抱持不满。

    如果他是维尔格琳认识的维尔德拉,那照理说他早就在世界各地大肆作乱。但却不知道在想什么,看样子好像黏上新上任的魔王了。听说他甚至连魔王盛宴都跑去参加的时候,维尔格琳还怀疑维尔德拉是不是被封印到脑袋出问题。

    即使如此,维尔德拉喜欢热闹,面对百万大军压境,维尔格琳不认为他会保持沉默。因此认定他肯定会出现,结果却大出意料。他如今依然窝在迷宫深处没有现身。

    这是维尔格琳始料未及的。

    (那孩子真的很任性──可是这次为什么没有出来呢?)

    上次远征也一样,维尔德拉讨厌自己的领域受到侵犯。既然帝国侵略朱拉大森林,那就无法避免跟维尔德拉开战。

    而这也如鲁德拉所料。

    对鲁德拉来说,重要的不是精悍军团,而是超越极限的个体。

    上次也有好几个存活下来的人成功进化。

    因为憎恨、恐惧和绝望。

    就只有在这种极限情境下失去希望的人才会突破人体极限,来到更高的境界。

    即使百万大军如字面上的意思全灭,只要能够出现几个觉醒者,对鲁德拉来说就划得来。这就是鲁德拉打的算盘,维尔格琳也觉得很值得。

    之所以不公开情报局上缴的详细情报,都是为了让各个军团长会错意,使他们拿出干劲。

    在维尔格琳看来,那些军团长的自信显得滑稽。

    这次作战计划顺利执行的可能性很低。

    应该说完全没有可能性可言。

    只不过是一些靠科学强化的军队,哪有可能战胜维尔德拉。

    因此这次也会有很多人死去吧。

    然而那将会生出希望。

    (呵呵呵,这次会有几个人活下来,成为觉醒者呢?只要用来乘载鲁德拉力量的容器增加,胜算也会跟着提升。真令人期待。)

    维尔格琳原本是这么想的,但远征行动意想不到的结局却让她说不出话来。

    *

    「你说全灭了?」

    「呵,寡人也很惊讶,你也是吗?好久没看到你露出这种表情了呢。」

    「拜托你别开玩笑。竟然没有任何一个生还者,像这样全盘皆输还真是在意料之外。这样一来,想要获得觉醒者的目的不也失败了吗?」

    他们让将领士兵尽量累积经验,培育出最少也相当于近卫骑士等级的强者。要从这些人之中催生出觉醒者,才是远征行动背后隐藏的目的。

    然而这次却没有任何生还者。

    被维尔德拉灭掉的那个时候还比较好──已经不是这种等级的事了。

    接触到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战力之一,品尝到绝望滋味并存活下来,这样才能让人类进化的可能性提高。

    为此,他们才组织大军远征,但没有生还者就没意义了。

    除此之外,其他派过去潜入敌营的好几个近卫骑士也都没了消息。

    这样就只是在消费贵重的棋子,等同受到重大损害。

    「罢了,就这样吧。」

    鲁德拉的反应很平淡。这让维尔格琳感到不满,但是看到鲁德拉的眼睛就没了怒火。

    他眼里有着激烈的不满情绪。

    维尔格琳这才发现鲁德拉的心情跟自己一样。

    所以维尔格琳决定转换心情。

    即使损失一个军团,对维尔格琳来说也无所谓。出现觉醒者再好不过,但即使像这次一样失败收场,那也没问题。

    但她可不能无视造成这一切的元凶。

    既然能够让帝国军百万人如字面所述一般全数灭亡,那对手的战力也不容小觑。是谁造成这一切的,她必须查清楚。

    「这次也是维尔德拉那孩子做的?」

    恢复冷静之后,维尔格琳如此询问。

    她完全没感应到维尔德拉在作乱的气息。但是以前也曾经收到消息,说维尔德拉把法尔姆斯的两万大军灭掉。

    当时并非情报局的眼线亲眼所见,因此没办法获得详细情报,可是这次不一样。

    照理说他们已经掌控一切了,再过不久「元帅」维尔格琳也会收到报告吧。

    鲁德拉之所以会先得知消息,是因为他的能力使然。因此维尔格琳对他抱持很大的信赖,等着鲁德拉给她答案。

    按照维尔格琳所想,她不认为喜欢热闹的弟弟会放过作乱机会。只要派百万大军进攻,维尔德拉一定会出来迎战。

    那样就能观察维尔德拉的力量。维尔德拉是否已经学会控制妖气,来到不会让她察觉的程度?维尔格琳原本还想说这次可以确认那件事。

    看到维尔德拉成长,维尔格琳也感到开心。

    虽然是一个笨弟弟,但对维尔格琳来说很可爱。

    只不过,他确实也是一个棘手的存在。

    为了避免维尔德拉跑到金的阵营那边,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拉过来加入他们。基于这样的想法,维尔格琳总是在想相关对策。

    知道维尔德拉如今成长多少,这点对维尔格琳来说很重要。

    然而──

    「并非如此。而且令人惊讶的是,就连寡人也无法掌握详细情形。」

    鲁德拉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给维尔格琳听。

    从他们和对方初次交手彻底战败讲起,到挺进迷宫的部队有去无回,最后被对方放大魔法歼灭。

    还有卡勒奇利欧觉醒,以及他跟人对战的结果。

    再加上机甲军团是如何战败的,鲁德拉都正确描述出来,仿佛他曾经亲眼看到。

    「不会吧?」

    「是真的。剩下的四个『始祖』全部都加入魔王利姆路的阵营。若那些恶魔出来作乱,根本用不着你的弟弟出马。」

    「这下游戏的平衡性就瓦解了。那金会不会也觉得很头痛?还是正好称心如意?」

    「天晓得。假如这正好是金乐见的,那我们就只能承认战况对我们非常不利。」

    话说到这边,鲁德拉面露苦笑。

    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累积战力,为了迎接最佳时机做足准备。

    不勉强提升战力,而是脚踏实地。

    然而却有人在转瞬间聚集到超乎想像的战力。

    那是鲁德拉等人原本都没看在眼里的渺小存在──「新星Newbie」利姆路。

    这下只能认栽了。维尔格琳那么想着,暗中燃起斗志。

    「那你说有些部分无法掌握,是指迷宫内部的情况?」

    「呵呵,正是如此。棘手的是,就算靠寡人的力量也不至于能突破菈米莉丝的能力。」

    听到这个答案,维尔格琳也能理解。

    「迷宫妖精Labyrinth」菈米莉丝是不可侵犯的存在。无法指望她能够来当游戏的裁判,但她肯定不会干扰游戏进行。

    没错,过去是如此。

    如今她已经完全变成魔王利姆路那边的人马。和鲁德拉及金之间的游戏无关,她是想对付过来入侵朱拉大森林的帝国。

    菈米莉丝本身的力量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甚至来到能够无视的程度,不会对游戏造成任何影响──维尔格琳过去是这么想的。

    不过她的能力「迷宫创造」八成拥有可以阻断内外情报的效果。

    这个能力有点麻烦,就连维尔格琳都觉得棘手。

    「菈米莉丝应该已经失去身为『调停者』的力量了吧?」

    「对,没错。因为她算不上威胁,所以一直放着没管,但那家伙的迷宫似乎变成最适合用来隐藏秘密的地方。明明之前都能够透过邦尼和裘的眼睛观看一切……」

    「是突然间看不到对吧?」

    维尔格琳这么一问,鲁德拉点点头。

    「这应该是想要让寡人掉以轻心的计谋。」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确实比想像中还要棘手……」

    这下就连维尔格琳也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

    也就是说,他们没办法得知迷宫内部发生过什么。

    一般情况下都会认为是维尔德拉动了什么手脚,但维尔格琳认为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

    「问题在于迷宫内部似乎潜伏着好几个高手吧。其中最强的人就是你弟弟,不晓得他被那个新来的魔王收买到什么程度……」

    「按照那孩子的性格看来,我不认为他会乖乖听从别人的命令。如果是你另当别论,但我不认为他人可以靠技能来束缚那孩子。」

    听说维尔德拉在跟魔王利姆路合作,但维尔德拉可不是那种会对人言听计从的性格。

    就连对维尔格琳和另一个姐姐维尔萨泽说的话都敢反抗了,肯定没办法靠蛮力让维尔德拉屈服。

    如此一来,是不是魔王利姆路准备了什么可以让维尔德拉言听计从的东西?

    维尔格琳想到这边,开始试着想像那是什么样的东西。

    但她毫无头绪。

    (假如真的有那种东西,之前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干脆直接去问魔王利姆路?)

    最后维尔格琳放弃去想这件事情。

    「去问他本人比较快。」

    听到维尔格琳的喃喃自语,鲁德拉也跟着笑了一下。

    「呵,说得也是。跟寡人得出的结论一样,寡人很开心。」

    那个名叫利姆路的魔王,对他们两人来说成了无法忽视的存在。

    既然对方有能耐驯服「始祖」,那他肯定是用了某种手段让维尔德拉言听计从。假如真的是这样,那他们就必须把对方从金的阵营收买过来。

    「若是要采取行动,现在应该就是好机会。如今我们的计策失败了,想必金也会掉以轻心。而那个有耐心的魔王肯定相信我们是在等待下次机会吧。」

    「八成是那样。毕竟他之前一直都不愿意做出赌注,而是慎重行事。我们不留喘息空间,在这个时候一鼓作气行动似乎也不错。」

    这下维尔格琳可开心了。

    因为鲁德拉决定要跟金分个胜负。

    他们雌伏的时刻已经结束了。

    想来维尔格琳要趁这个机会采取行动,一鼓作气掌控维尔德拉。然后顺势击溃那个叫做利姆路的新上任魔王,跟金来场全面对决吧。

    「呵呵呵,就交给我吧。等我出去大闹一场,你再去把他们扫除干净就行了。我对你有信心,鲁德拉。」

    「那当然。只要能够掌握维尔德拉,之后的事情都有办法解决。达也那边似乎也想到有趣的策略,这次失态可以靠那一笔勾销。」

    即使是棘手到不行的「始祖」,只要「龙种」维尔格琳正面跟他们对决,根本不是维尔格琳的对手。如果之后他们再来作乱也是个麻烦,既然要跟维尔格琳作对,那就一起收拾掉吧。

    (好像还有其他人会构成问题,但只要我出马就没问题了。)

    就像这样,维尔格琳自信心高涨。

    「就当成是热身运动,也把那些笨蛋拿来血祭吧?」

    当真是无法无天,有一群人想违抗鲁德拉。

    之前都随他们意,但就到今天为止。

    竟敢策划对皇帝发动政变,这些愚蠢之人的下场就只有「死」。

    因为这么想,维尔格琳才会说出那句话,然而鲁德拉却带着坏笑摇摇头。接着说出令人意外的答案。

    「希望你别杀那些人,留他们一条命。」

    「哎呀,真稀奇。像你这么仁慈,我还以为你想要让他们在毫无痛苦的情况下死去呢。」

    「不,他们之于达也的计策是必须的。为了吸引金的注意力,他想要在这个时候挑起另一场大战。」

    「很像近藤的作风。就连背叛者都拿来利用,这我可想不到。」

    「你不喜欢啊?好吧,的确,达也的计划很没人性,但可以肯定合乎逻辑。」

    听鲁德拉这样说,维尔格琳暧昧地点点头。

    不管是多么残忍的计划,对她而言都无所谓。他只是想亲手对那些人降下天谴。

    维尔格琳爱着鲁德拉,但她并不喜欢人类。

    但也不是特别讨厌,不会想要去毁灭他们,单纯只是不能原谅背叛鲁德拉的愚蠢之人。

    (算了,无妨。只要能够帮到鲁德拉,就饶过他们的小命。)

    如此说服自己后,维尔格琳继续把话题延续下去。

    「那近藤的计划是怎么样的?」

    「这些晚点再谈,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必须重新审视目前的作战计划。」

    听到鲁德拉这么说,维尔格琳马上听出他的意思。

    「是啊,没错。既然事情演变成这样,那同时展开双面作战就没意义了。」

    「正是如此。我们要撤回作战计划,晚点再去攻打鲁米纳斯。」

    「只要我跟你能够『说服』维尔德拉,之后有的是办法。为了避免出什么意外,有人来捣乱,我也去把达姆拉德他们叫回来。」

    「可以交给你办吗?」

    「可以,当然好。我们就这样平定叛军,顺便把德瓦岗也攻下来吧。这样一来就能够骗过金的眼睛。」

    最后他们对话到这边,两人的企图告一段落。

    维尔格琳站了起来。

    相隔了几千年之久,她要再次认真起来行动。

    如此这般──被称作「红莲之肃清」的这场惨剧将揭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