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终章 激怒
    只能说这景象就像一场怪兽大决战。

    不,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就只能这么形容。

    有两只龙在作战。

    样貌不同,但两者的共同点就是都很巨大。

    「灼热龙」维尔格琳的本体看起来非常美丽,有着成熟的型态。

    具备比维尔德拉更加高雅的外貌,外型上很适合在天空中飞翔。

    这究竟会成为怎样的一场大战……

    明明是深夜,天空却很亮。

    朱拉大森林在燃烧,将夜幕染成鲜红色。

    首都「利姆路」都放到迷宫里头避难了,因此没有受害,若是还让首都处在外头,那应该会灰飞烟灭,连点痕迹都不剩吧。

    证据就是用来连接迷宫和外界的大门都被破坏了。恐怕迷宫上层也受到毁灭性的伤害。

    对决陷入胶着状态。

    维尔格琳解除了「并列存在」。

    看到森林的惨况或许难以想像,但那两个人其实都漂亮地控制力量。明明是极大能量互相碰撞,却打出一场非常高境界的战斗。

    在速度上不相上下。

    维尔德拉也有了惊人的成长。

    他已经很会控制力量,能够实现超高速飞行。丝毫没有对维尔格琳退让一步,跟对方较劲着。

    维尔德拉似乎暗中偷偷在修行,如今就展现修行的成果。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维尔德拉稍微占上风。

    力量──如果单纯只有比较魔素含量的大小,维尔德拉更胜一筹。除了增加到比被封印的时期更多,还学会一些技术。因此才造就出今天这个结果。

    然而我依然感到不安。

    这是因为维尔格琳在魔力控制上更出色。如今维尔格琳把心思都放在维尔德拉身上,可以说胜负从现在才要开始。

    话说回来──

    鲁德拉的从容令人介意。

    充当绝对防御的维尔格琳明明就不在,他为什么这么冷静?

    如果是我的话,因为随时都能叫出维尔德拉,才会这么笃定。想说不管遇到怎么样的危机,只要有维尔德拉在都能克服。

    想必鲁德拉真的很强。

    毕竟他是连金都认可的人,而且还能轻易支配优树,这也是一大威胁。

    不过,我也拥有究极技能。就像我对红丸做得那样,还留有秘技,可以在我的操控下赋予权能。

    说真的,帝国皇帝近卫骑士团的前几号人物根本算不上威胁。

    就只有最前面的五个「个位数」和优树才要警戒。

    尤其是那个叫做达姆拉德的男人,看起来好像很危险……

    但并非无法打倒的对手。

    就算不把拉普拉斯算进战斗人员之中,我们应该还是能够打一场对我们有利的仗。

    以上是我的看法,但也因为这样才更让人不安。

    因为我在纳闷鲁德拉为何不会感到不安。

    是因为就算不靠维尔格琳,跟我们之间还是有着压倒性的实力差距?

    但就算是这样,照理说他也没必要待在这里冒险。

    这么有自信的理由是什么?

    那固然令人在意,但我也很在意维尔德拉他们的战斗走向。

    维尔格琳发动火焰攻击,维尔德拉会用防护罩抵挡。这次换维尔德拉回敬对方,然而那暴风攻击还是被维尔格琳避开了。

    好厉害的战斗。

    就连我都浑身颤抖,是一场神话之战的再现。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维尔德拉认真起来作战,完全超乎想像。没想到维尔德拉能够跟大胜戴丝特萝莎她们的维尔格琳势均力敌……

    不过,想想也觉得有道理。

    维尔德拉很会善用自己的究极技能「探究之王浮士德」,因此才能够跟维尔格琳抗衡。

    论技量,维尔格琳在他之上。可是维尔德拉的「探究之王浮士德」很犯规。

    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曾经告诉过我,那技能的能力是「机率操作」。而且还拥有解析系能力的最高级权限「真理之究明」。只要有了这个,马上就能看穿对手的能力,似乎就能够做出合适的对应。

    维尔德拉是不是专攻战斗方面强化到让人匪夷所思的程度啊。

    老实说是否有人能够战胜巧妙运用「探究之王浮士德」的维尔德拉,这点甚至会让人想破头。

    因此我完全相信维尔德拉会获得胜利。

    就连现在他也对维尔格琳放出看不见的攻击。

    即使透过影像也无法识别,维尔格琳看起来就像突然受到伤害一样。

    然而我是知道的。

    刚才那是维尔德拉创造出的必杀技之一,好像叫做收束暴风攻击。之前他还来跟我疯狂炫耀,实际上看到却觉得很佩服。

    乍看之下是毫无意义地放出好几道波动,接着让它们在事先订好的座标上交差。这个时候才会发挥效果。

    等到注意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因为那个时候就已经中招了,不可能回避掉,也没办法防御。

    哎呀,真是的,竟然开发出这么乱来的技巧。

    就因为每一个波动都没意义,才会一不小心漏看。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会中招,是第一次用能够百发百中的攻击。

    维尔格琳也不偏不倚遭到收束暴风攻击的直击。维尔德拉果然厉害,这下我的不安也跟着烟消云散。

    可是──

    就在我相信这样下去维尔德拉能够赢得胜利的瞬间,情况突然急转直下。

    而且还是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突如其来地,有一艘飞空艇出现在战斗空域中。

    在船舰的前端部分,有个穿着特别样式军服的男人站在那里。

    是近藤中尉。

    我赶紧向另一个影像看去,刚才应该在那边的近藤等人已经不见了。就在维尔格琳解除「并列存在」的那一刻,仪式也结束了。

    看来我之前急迫到没空去注意这件事情。

    《警告。禁忌咒法「妖死冥产」大约在一分钟之前完成。》

    只有一分钟,就一分钟是吗?

    就在那一分钟内,近藤来到维尔德拉和维尔格琳正在战斗的领域是吧。

    不祥的预感无限蔓延。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企图,被一股焦躁的情感驱使,仿佛连不存在的心脏都在狂跳。

    就在这个时候,飞空艇的前端出现另一号人物。

    那家伙跟目前坐在眼前的男人一模一样──

    正幸……?

    不,不对!

    「并列存在──!」

    我太慢才发现。接下来的事情就在下一瞬间发生。

    近藤用右手拿的手枪攻击维尔德拉。

    维尔德拉是最强的「龙种」,照理说枪弹对他起不了作用。这个想法才刚从脑海中闪过,枪弹就用不合乎常理的速度贯穿维尔德拉。

    超过音速这个单位,达到亚光速。

    贯穿维尔德拉身体的子弹并没有穿透出去,而是留在体内。并释放邪恶的力量。

    维尔德拉开始感到痛苦。照理说应该会立刻恢复才对,然而这个瞬间足以致命。

    影像中的鲁德拉朝着维尔德拉举起手。

    「就告诉你吧。那是『王权发动』。可以支配所有拥有个人意志的人,是绝对无法反抗的能力。就算是『龙种』也难逃寡人的支配。」

    话一说完,鲁德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看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正打算离去。

    「喂,等等……」

    「呵,这么说来寡人和你约好了吧。虽然已经对你失去兴趣了,但只要你愿意当寡人的部下,寡人就带领你看看新世界。」

    对鲁德拉来说,他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而且看样子,在这里的鲁德拉才是假的,是维尔格琳用「并列存在」创造出来的。虽然保有共通的意识,但去打倒这家伙也没用。

    我从一开始就被鲁德拉玩弄在股掌之间。

    这表示我彻彻底底输了。

    「你别小看维尔德拉。」

    明知道这只是不服输,我还是那么说了。

    也不考虑我的心情,鲁德拉说出残酷的事实。

    「真不愧是『龙种』。掌握起来比想像中更加费力,但总算彻底支配了。」

    鲁德拉是说真的。

    就在下一秒,我的胸口一阵刺痛。

    就连痛觉无效也没办法消弭这股剧烈疼痛。

    像是要把「灵魂」硬生生从我体内抽走──

    《警告。主人与个体名「维尔德拉」之间的「灵魂回廊」遭到破坏。之后再也不能使用究极技能「暴风之王维尔德拉」的「暴风龙召唤」和「暴风龙复原」。》

    听到被告知的疼痛原因,我很震惊。

    你说什么?

    意思是有人把维尔德拉从我身边夺走?

    从我这里……夺走维尔德拉……?

    「开什么玩笑,可恶!」

    我接着大喊,要过去扁鲁德拉。

    神速──这是我目前能够拿出的最高速度。

    然而鲁德拉甚至不打算闪避──因为没那个必要。

    我的拳头扑空。

    鲁德拉解除「并列存在」,让这边已经没了用处的鲁德拉消失。

    「这就是答案?也罢。原本寡人想要连你也收为部下,可惜了。看来寡人的能力也不是万能的,要『支配』更多似乎很难。」

    「什么──」

    「看在这段时光过得很有意义的份上,就稍微给你一些思考时间吧。无论如何,当你们被叫来这个梦幻要塞的那一刻,你们就被困住了。期待你们自动投降。」

    留下这句话,鲁德拉就此消失。

    像在响应他那句话,鲁德拉的部下们也透过「传送」离去。

    我没心情过去追,心中有强烈的失落感,还有强烈的怒意。

    「开什么玩笑……」

    会有这种结果,都怪我太大意。

    原本是想把对方杀个措手不及,却完全中了对方的圈套。我们在警戒拉普拉斯,对方就连这点都看出来了,才会使出这么阴险的策略。

    用不着鲁德拉提醒,被叫到这个地方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

    发现这个地方是扭曲的隔离空间。

    光是要逃出去就不容易。但如果是我,一定有办法。就是这样的想法让我在不知不觉间大意了吧。

    原本以为自己还满慎重,结果对方更上一层楼。这是战争,我不可能每次都获胜。

    就算不说,那种事情我也明白。

    「可恶!」

    我一边呐喊一边殴打自己的脸颊。

    没有痛觉。只是更加突显那心碎欲裂的疼痛。

    「请您住手,利姆路大人!」

    我听不进紫苑的话。

    两次、三次。

    原本还打算再打第四次──

    但是被待在我后方的紫苑制止。

    不只是紫苑,就连红丸、苍影和迪亚布罗都一样,大家赶紧过来制住我。

    「──抱歉。刚才太冲动了。不够沉着是我的坏习惯。多亏有你们在,我才能找回冷静。」

    这是假的。

    愤怒的情绪排山倒海而来。

    但我还是勉强按捺激昂的思绪,从那里站了起来。

    虽然生气到用全力殴打,但我的脸还是很干净。

    早在紫苑和红丸他们做出反应之前,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就先开启自我防卫机制。

    这让我重新认识到自己受大家保护。

    因此我更没办法原谅自己。仿佛是想要盖过那股失落感,愤怒无止境地涌现。

    这股愤怒究竟该找谁发泄……

    不,我想起来了。

    目前还在打仗。

    那就是手下留情的人不对。

    我也倾尽所有的力量来对付对手不就得了。

    这是在泄恨?

    或许是吧。

    但那又怎样?

    帝国把我惹毛了。

    既然他们想,那就给他们吧。

    赐予他们名为灭亡的祝福。

    那些愚蠢家伙触碰到我的逆鳞。

    愤怒的我解放平常压抑住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