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上 第零章 序幕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Neptune_Aqua

    翻译:Neptune_Aqua

    统一历一九二八年一月十五日 参谋本部

    汉斯·冯·杰图亚上将感到非常地愉快。

    非常,非常,非常地愉快。

    实在是兴高采烈,意气扬扬,讴歌和平的击壤歌就似要脱口而出。杰图亚上将欣喜得仿佛遇见了三千年开一次花的优昙华一般,在参谋本部干燥无臭的地板上轻快地踏着脚步,好一个春风得意。

    “哎呀呀,哎呀呀”

    虽然知道自己都这把年纪了还这么喜形于色实在是不太合适,但就如新年以来的憋屈被一扫而净一般,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就发出了欢心的感叹。

    “看到活路了。这可真是,啊,实在是太棒了!”

    浑身的毛孔仿佛都被堵住,肩负着无与伦比的重担,承受着老虎钳死死夹住胃部般的痛苦,在一个只能痛苦呻吟的艰苦环境中,作为一个将一切都奉献给了“必要”的参谋军官,为了故乡,化身为“大魔王杰图亚”,与世界为敌。将己身化为纯粹的暴力装置,不断磨砺利爪,扮演着欺骗全世界的角色。

    “抓到了”

    此时抓住的,是唯一的希望。仅此一处的,纤细而脆弱的生机。

    “是啊,就算它是如此脆弱,但,我抓到它了”

    这一线生机,为什么会如此脆弱呢?这位老人非常清楚,这是由于自己此前犯下的错误所导致的。

    首先,杰图亚错误地判断了联邦军发起战略攻势的时机。

    “这场危机,是我没有处理好。我就承认吧。是我的错。是我小看了联邦人的决心、小看了同盟支援物资的力度。他们明明是人类,却咬了我们这群猛兽一口,唉,这事办得可真是不地道”

    这次的失败,导致帝国径直朝着破灭的深渊跌落。想要保护的世界被逼到了悬崖边上,这一切都是源于自己的失态。

    在即将迎来破灭的悬崖边上,杰图亚将奇迹握在了手中,这究竟是神的庇佑,还是人类智慧的巅峰呢?

    “神与我等同在……哼,真是空洞的口号。要是神真的存在,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倒也不能说我们被神抛弃了”

    哼……与世界为敌的男人笑了笑,拂去了这些杂念,重新审视起了世界情势。

    将人类的智慧发挥至极限,挑战人类能力的极限,扫清世界中的反对声,将自身意志强行施加给全世界。

    现在,终于找到了,为达到这一目的所欠缺的“最后一片拼图”,终于找到了。

    让我微笑时保持冷静?一想到心底涌现而出的这份喜悦之情,又如何能够冷静得下来呢?现在,我现在只想对我们取得的成就高呼万岁。在杰图亚的主观意识里,这个瞬间,整个世界上无人能与其比肩,他就是最幸福的男人。

    上次发自心底的大笑,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即便如此,现在看来这些细枝末节都无所谓了。因为,现在,这个瞬间,自己正在放声大笑。导致这种情况的理由只有一个。

    那就是,有人带来了这犹如一缕蜘蛛丝般胜机的捷报。杰图亚似乎要分享喜悦一般,对带来了如此捷报的对手微笑着。

    “格兰兹中尉,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看到认真的航空魔导士官脸上的表情,尽管自己无法体会到对方的感受,但也不禁产生了同情之心。那副表情,简直都要让处于大喜状态的杰图亚流出同情的泪水,实在是过于悲惨。

    “虽然我没法听取贵官的详细汇报,某种程度上确实有些不便……但在这个瞬间,我的心情相当好”

    杰图亚非常清楚,自己即使是一个对军官相当严苛,还会对参谋军官提出数不尽需求的麻烦上司,但至少还是会对刚从前线归来的魔道士官展现出温柔的一面。

    更不用说,这份欢愉与兴奋感,让杰图亚的心态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宽容过。

    即使现在身为上将,但过去也曾是一介尉官。年轻士官被上头呼来唤去也是非常辛苦,对其略微表达一下同情,当然不成问题。

    “要想将我心中的这份幸福切实地分享给别人,倒真是不容易。不过,就算是我这样的人,只是稍微传递一下幸福感的话,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对吧?”

    杰图亚上将怀着一脸温柔的笑容,将手轻轻搭在了格兰兹中尉的肩上,他面对曾给义鲁朵雅方面造成重大威胁的对手,摆出了一副好好先生的态度安慰道。

    “不用客气。要不然,就在这稍微睡一会儿如何?就算你是魔导师,飞这么远的距离也很累了吧。不用担心,我会跟你的上司好好说明情况的。”

    杰图亚上将继续兴奋地说着,都甚至想送一两瓶在新年宴会时没有用完,多出来的义鲁朵雅特产香槟给他了。

    “哎呀,你还在作战行动中啊,这可真是可惜了。不能用这瓶联合王国大使馆引以为豪的香槟来干一杯,实在是太可惜了!”

    “阁、阁下!请您清醒一点……!”

    “嗯?”

    “那个,杰图亚阁下,还请您冷静。只有阁下,只有阁下才能解决眼下的危机了……”

    脸色铁青的年轻军官竭力挤出了这几句话。

    看到这位想要拼死于破灭中拯救世界的军官的脸色,杰图亚上将的思绪终于回到了现实。

    “啊,是这么回事啊。格兰兹中尉,你是在担心我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吧?”

    “阁下?”

    对方只是表达了疑惑之情,至此,就算是沉浸在幸福湍流之中的杰图亚上将,也不得不回到这个令人讨厌的现实世界了。

    “啊,原来如此”

    突然,感觉话都堵在嗓子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受到特别任命,从最前线将情报带回来,将提古雷查夫中校交付给自己的炸弹扔给上将阁下,上将阁下却面对在眼前爆炸的炸弹放声大笑,原来如此,确实有点恐怖。

    会首先想到的就是上司是不是疯掉了吧。

    “格兰兹中尉,我可没有疯掉哦”

    在参谋本部深处,即便这位是参谋本部的主人、位居帝国中枢的怪物,也仍会像人类一样大笑。

    “稍微,让你看到了我不成体统的一面呢”

    同时,在心底里愉快地自嘲,这哪里还是“稍微”啊。

    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失态,杰图亚上将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过去未曾有过的、久违的羞耻感。同时,像是要把这股羞耻感蒙混过去一般微笑着。

    回过头想想,自己刚才实在是太兴奋了,不符合年龄应有的沉稳。自己也知道,刚才有点太松懈了,无意识间苦笑了起来。

    说实话,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哈哈哈,中尉,让你担心了,真是对不住”

    只不过,杰图亚上将摆出一副像是死死压制住喜悦之情一般的表情,继续说了下去。

    “格兰兹中尉,没有比这个更棒的消息了,非常感谢。在这个瞬间,我终于确信了,即便要与世界为敌,我也能够胜利”

    战后

    东方的官方观点

    1927年年末,面对【同盟南部】的危机,联邦军不得不做出了重大决断。帝国军在同盟南部异常活跃,这是为了引诱【联邦军主力】而设的【杰图亚的陷阱】。在我们明知这是为了在联邦军准备完备前就引诱我们开启反攻这一恶毒的阴谋之上,让我们选择,是置同盟军的危机于不顾,还是在明知这是陷阱的基础上,选择牺牲自己、拯救同盟军。

    在国际信义,以及高举民主大旗的视角上来看,即便知道这是陷阱,联邦人民也无法放任各同盟国陷入危机,选择了付出战略上的牺牲,于1928年1月发起了战略攻势【黎明】。面对以逸待劳的帝国军顽强的抵抗,虽然付出了莫大的牺牲,但仍压制了杰图亚上将率领的帝国军的战线。至此,帝国军已经不具备对同盟南方战线施加更大的威慑与压力的条件了。虽然此战由于救援同盟国这一政治上的考量,在战术上陷入了典型的苦战,承受了一定的损失,但与此同时,在战略上却是大获全胜。

    东方的民间观点

    尽管我方对帝国军进行了全面战略性奇袭,但帝国军仍迅速且专业地应对了我方的黎明攻势。事后根据军事专家的详细分析,判断道:“如果帝国军不是事先就知道这场袭击,是不可能应对此次攻势的”。也就是说,最为合理的推断就是,我方的情报很有可能遭到了外泄。因此,可以判断为杰图亚上将察觉到了我方的战略攻势黎明,并且进行了彻底的情报管制,制造出了【空壳般的东部】这一陷阱。然而,目前无法确认到任何情报泄露的迹象。如果这不是情报泄露的话,难不成那家伙是恶魔吗?难不成,是西方泄露了情报吗?

    西方的官方观点

    1927年年末,在【同盟南部】刚刚牵制住帝国军全部战略预备力量,并且吸引了杰图亚上将注意力的这个时机,联邦军未与同盟进行沟通,擅自于1928年1月发起了后世称作【掀起本次大战的帷幕】的战略攻势黎明。虽然出乎帝国军意料外的战略奇袭获得了成功,但同时也迎来了杰图亚上将的强烈反击。虽然成功占领了一小块土地,但同时也显著地丧失了在战略层级上的冲击力。这次的抢跑导致己方放跑了胜机,这就是典型的战术层面的胜利,战略层面的败北。

    西方的民间观点

    这是可怖的杰图亚上将布下的毒辣陷阱。如果说帝国于1927年下半年在义鲁朵雅南部发起的奇怪军事作战的目的是为了引诱【联邦军擦枪走火】而进行的盛大的战略佯动,那么其出发点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削弱联邦军的【冲击力】。如果这么看的话,那这不可不谓是举世罕见的战略之楷模。自1927年年末至1928年年初的战争,是为了引诱【黎明】的到来,并使用【拂晓】反制,将其耗尽。恐怕,这一切都在杰图亚的意料之中。如若不然,这一切都没办法解释。这对当今的国际关系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杰图亚究竟预见到什么地步了啊。真是的,那家伙的手伸得也太长了!

    统一历一九二八年一月二十一日 巴尔克大桥

    战争非常残酷。

    但也只不过是残酷罢了。

    明明所有人都认为战争是残酷的,每个人都认同这种观点!

    但即便战争如此残酷,也不会有人在战争的过程中以此为理由,放下手中的屠刀。想对战争行为表示忏悔,也只有活到战争结束后才能做到。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赞同这个看法,但残酷这一概念,是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够感受到的。

    谭雅·冯·提古雷查夫中校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一点。

    “……要来了!”

    谭雅小声抱怨了一下。

    “可恶,越来越近了”

    炮弹划过天际的声音。

    最终的落点是什么地方。

    仅用耳朵听音就能判断出大致状况。人是很容易适应环境的。如果说适应环境是人类这一种族的特长,那么,就没有能比战场更容易发挥这一特长的地方了。虽然这么说,就算人类能够适应……但在战场上怀着战斗以外的杂念,可是纯粹的奢侈行为。

    人类能够像人类一般思考是非常值得称赞、非常文明的事吧。我绝不认为文明是一件坏事,但,我们不能推定不论在何时何地,“文明”都会恒久地存在。

    虽然令人悲伤,但这就是现实。

    毕竟占领了联邦军人费心费力建好的战壕,战壕原本的主人会愤怒到失去理智也很正常。他们宁愿将这块阵地变成【曾是己方阵地的遗址】,也要倾泻无数炮弹把帝国军空降部队潜伏之处的地皮犁一个遍。

    挖坑,挖完了坑自己再把坑给填上。

    有人从教科书上见到过这种事情吗?

    要是共产主义者能去学习学习凯恩斯主义,学会了之后直接转向市场经济就好了!要是能和平地建造一栋自己的房子,还算是有点劳动生产率!

    谭雅趴在地上,在脑子里半开玩笑似的这么想着。自己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时候,除了【活下去】之外,哪还有奢求其他事物的余力?

    正因如此,她才会祈愿和平。

    凉州词中有言,君莫笑。虽然此地没有夜光杯,但东部战线确实是个只要醉卧沙场就会冻死的地方。

    虽然有些不同,但结局都一样。

    古来征战几人回。

    对,这就是战争。

    即便如此,谭雅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断挣扎。

    代替琵琶声的是联邦军军团炮兵奏响的效力射,这一令人忌惮的战场音乐在耳旁轰鸣。没什么经验的新兵们则死死趴在地上颤抖着,动弹不得。换句话说,非常不幸,他们就是参谋本部为了给本次空降作战凑数而塞进来的本应拥有光明未来的人力资源。对于这些人来说,如果能让他们积攒出更丰富的人力资本,派到此处倒也不坏。

    为了对这些新兵们展示自己的善意,也就是说,基于纯粹的利他主义精神,我给他们的屁股狠狠地来了一脚,并饱含温情地吼道“不想死的话,就赶快给我动起来!”并和副官们一起,边祈祷着敌方的炮击能够尽早结束,边稍微移动着位置。

    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不管是帝国的战壕,还是联邦的战壕,战壕都是战壕。

    联邦军的工兵部队看来是准确无误地完成了他们的工作。刚刚夺取的联邦军亲自挖好的战壕即使面对过去主人的重炮,依然坚实地发挥着自身的职能。

    谭雅苦笑道,这和过去相比,不是完全没有变化吗?

    “竟然又模仿起了莱茵战线”

    冲进敌人的阵地,在刚刚夺取的阵地中,接受敌人反击火炮的洗礼!

    这可真是…谭雅表情复杂地苦笑道。

    常说,最终决定战争成败的是步兵。这或许是真理罢,但对于身为步兵的人来说,就很想抱怨一句“为什么最后偏偏会轮到步兵呢?”

    更不用说,谭雅的兵种是【魔导师】。

    退一万步来说,自己本来就不属于步兵。明明就不是步兵——

    “……唉,怕不是要打成长期战了”

    灰蒙蒙的天空中,时不时会飞过炮弹,这似乎就是东部一月的天气。不幸的是,战争是不能因为天气不好就放弃原定的计划,启程回家的。

    “虽说如此,但这也太过分了。就算是在当初的莱茵战线,都还能换人休息,退到预备战壕里呢”

    降落到联邦军的后方,如同桥上的贺雷修斯一般,不得不死守住这座桥。我们受到的命令是,在敌人补给线的要冲地带维持阵线,并在赤色奔流的正中心全力保证这座孤堡的存在。对我们来说,这就意味着我们不得不全天24小时全勤无休了。

    不会有增援,不会有救援。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是由魔导师组成的空降部队。

    毕竟,我们不仅可以像普通的空降兵那样从运输机上降落,在撤退的时候还不需要运输机来接收,可以自行返回,是非常方便的投射火力。

    要是这样的投射火力可以切断敌方物流中枢的话?原来如此,确实是个高效且极具魅力的提案。自然,这个判断仅限于【用兵之人】,在基层干活的谭雅也就只能发出叹息罢了。

    “中校,敌人有动静了!接敌!敌方步兵开始行动了”

    听到拜斯少校的警报,谭雅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用缴获的轻机枪展开火力网,保存术弹!不要忘了,接下来会是场长期战!”

    “虽然我早就知道了,但这可真是强人所难啊”

    “少校,你说得对。不过,本次作战行动可是相当合理的”

    只不过,坏也就坏在它如此合理,谭雅在心里叹了口气。

    和拜斯少校说完话后,谭雅小声地抱怨了起来。

    “不管怎么想,这也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

    唉。

    在谭雅小声抱怨完的瞬间,仿佛在说还能抱怨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奢侈品了一样,敌军发射的大口径炮弹落到了非常近的地方,空气剧烈地震动。弹片甚至贯穿了防御膜,刺进了防御壳,不可谓惨烈。但——

    最惨的是,这些炮弹甚至都不是瞄准谭雅而来的。

    有如教科书一般的地面压制,正是因为与教科书分毫不差,才让受到炮击的我方无能为力,实在是教人厌恶。

    “哎呀呀,不论是我方还是敌方,行为逻辑都如此合理。真不错,真不错”

    都走到了这一步,除了苦笑之外也没什么能干的。

    毕竟,在我们降落到这个物流中枢,踩上此处的大地之时,就已经完成了我们的【工作】。

    杰图亚流三次元立体作战的精髓。

    那就是以师团规模的航空魔导师对敌后方物流中枢实施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实施作战的理由,应该很容易理解吧。

    但说到底,魔导师的数量本来就不足。在帝国军能够实际动用的魔导师本就不足的情况下,还要想尽办法凑齐作战所需的数量,并将这临时拼凑而成的三个师团规模的魔导师投射至敌方腹地。就算说得再客气,也只能说这是一个【妥当的作战】。

    嗯,我就说得直白一点吧。正是因为这次做得够极端,才能够发挥这种极端行为带来的效果。

    毕竟,我们切切实实地镇压了这个据点。

    不论是在火力方面还是防护方面,都可以期待航空魔导师发挥一定的能力。况且,航空魔导师也在某种程度上具备步兵那样的据点压制能力。

    既然如此,那么准备三个航空魔导师团的话,就可以让他们压制一片区域,并在那里成为一个尖钉吧。那么,要是在联邦军的动脉上插进三根这么粗的钉子的话会发生什么事?这无异于会让联邦庞大的物流系统陷入窒息吧。

    虽然能得出以上乐观的结论,但联邦军对此事的重要性也已经深入骨髓。在谭雅看来,联邦军里都是坚定的实用主义者,他们【当机立断】的速度非常之快。

    “可恶的共产主义者,就不能更努力一点吗?”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明明拖联邦军的后腿才是联邦共产党的工作。为什么这次不使劲拖他们的后腿呢?难不成是在消极怠工?

    明明意识形态就是为了拖同伴的后腿而存在的吧!这么想到的谭雅咽下了叹息。大口径的炮弹正对着谭雅他们刚刚镇压完毕的补给据点遗址——对,联邦军即便是把己军的补给据点化为遗址也在所不惜——他们就是如此彻底,毫不怜惜地将炮弹丢在我们头顶。

    谭雅用余光瞟了瞟周围,心里默默地想道。

    “这和在亚雷努市的时候一样啊”

    敌人在铁路的关键节点发起了空降突进作战。

    在亚雷努战役中,帝国被打败了。

    但现在,帝国成为了发起空降作战的一方。而且用的不是民兵之类的滥竽充数,而是师团规模的航空魔导师。纯粹地用魔导师的数量暴力压制对方,切断了敌方的补给能力。

    当然,以纯军事观点来看,不论是谁,都不会将【一定的存量】与【被切断的增量】相提并论并做出错误判断。

    这是早就明白的道理。

    即便能够理解,但还是不希望上边打着【在当地筹措敌人的物资与装备,尽己所能坚决抵抗】这样的如意算盘。

    “毕竟杰图亚阁下……阁下自己不也这样做过吗”

    在大口径炮弹爆炸声的掩护下,谭雅小声抱怨道。

    虽说有领土纠纷,但不管怎么说亚雷努市也算是帝国领土。

    虽然反帝国情绪强烈,甚至还掀起了反帝国的起义活动,让帝国宪兵队非常头痛,但毕竟是自己的领土。即便如此,只要有军事上的合理性,仍然会降下炮弹之雨。

    谭雅能够理解,这是一切都是基于其合理性。

    正是因为能够理解,但从【可以打击此处】的理论建议,变为【开炮】的实际操作之时,下达这项命令的人往往会被讴歌和平的文明人批判为【残酷】。

    就算受世人批判,战争也不会因此而结束,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废话。

    尽管如此,正因如此,就如杰图亚阁下判断的那样。

    炮弹必然会倾泻而下,就算去抱怨【阁下,冲进枪林炮雨里…这个玩笑实在…完全…一点都不好笑】。

    大概只会被一句“这是必要的”给堵回来吧。

    “啊啊,战争是多么地野蛮啊!”

    谭雅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突然间,她注意到战壕底部有个什么东西。

    是个木箱子。

    不对,是纸箱子?好像有个圆锥形状的东西……在这一瞬间,谭雅想到这个箱子诱爆的可能性,脸色大变,赶紧将手伸到箱子里,然后松了一口气。

    不对,倒不如说是脱力了。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有……”

    瓶装饮料。包装得很精致,商标和包装纸都很像地球上的饮料。

    这些饮料,肯定是他们辛辛苦苦地自遥远的土地搬运而来的吧。大概是合州国送来的【援助物资】。将这些碳酸饮料从资本主义的大本营送到了共产主义的大本营。

    然后,有人将它们搬入了战壕内部存放。再之后,联邦军为了消灭掉谭雅他们,毫无保留地使用大口径炮弹向存有这些饮料的战壕进行炮击。

    稍微探了下头瞧了瞧战壕周围,发现附近早已如月球表面一般坑坑洼洼。

    凹凸不平,到处都是大洞、弹坑、火焰,还附带一些曾是人类,以及大量存储于此的资本主义制【联邦军储备物资】的残骸。

    大量堆积在仓库里的弹药、燃料自不必说,食物乃至嗜好品都被轰得一丝不剩,即使是拥有丰富战场经验的谭雅,也没见过这样的光景。要是有人问自己现在心情如何,那只能说是在高兴的正反面了。

    至少得让自己享受一下资本主义的味道吧,不让这可干不下去了。

    谭雅怀着这样的心情,伸手拿了一瓶碳酸饮料,用魔导刀代替开瓶器打开了瓶盖。

    “谢列布里亚科夫中尉,贵官也来一瓶如何啊?”

    “中校?”

    虽然不知道这些碳酸饮料是为了庆祝新年,还是为了庆祝进攻顺利时而准备的,但就算是帝国人喝起来,这些有故事的饮料也非常美味。既然如此,谭雅笑了笑,那就不能辜负敌人辛勤的劳动,把它们喝完才是对这些饮料的尊重。

    “联邦发福利了!不对,应该是合州国的福利!?他们可真是豪爽,特地从星球的另一边,把果汁送来慰劳我们!”

    “真是破费了”

    那是自然,谭雅嘴角提起,面对同样摆出灿烂笑容的副官,如慢动作般地将饮料瓶丢了过去。

    就在谢列布里亚科夫中尉想要接住饮料瓶的那一瞬间。

    一颗榴弹在谭雅他们蛰伏的战壕的正上方爆炸开来。榴弹四散的弹片贯穿长空飞向四方,又恰好命中了谭雅扔出的饮料瓶,饮料瓶及其内容物,就这样洒在了战壕底部。

    简而言之,就是果汁被糟蹋掉了。

    “……可恶的共产主义者!就连一瓶饮料都不肯分享给我们!”

    不过,这也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了,谭雅苦笑道。

    “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口号倒是喊得很响”

    “维夏,你说得不错。从文化方面来看确实如此。怎么样,要再来一瓶吗?”

    “要的要的”

    咻~地又丢了一瓶过去后,谭雅顺便抬头看了看天空,令人厌恶的数量的炮弹依旧不断在空中爆炸。自己虽然没有天气预报官方主持人的身份,但按外行人的经验来看,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天气恐怕都是炮弹夹照明弹吧。

    照目前这个情况来看,估计很快就会因为突击支援而转入烟雾弹天气了。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难以持续的异常气象,全部都是战争的错。

    不过,谭雅一直以来都很注意保证自身的公平性。

    只是让联邦人放炮实在是不够公平。于是,谭雅在喝完碳酸饮料后,就粗俗地对着虚空打了一个嗝。这下,也算是对单方面向我方倾泻炮弹的联邦炮兵予以了回击,让敌我火力差距稍微均衡了一点。

    当然,除此之外也干不了什么别的。

    没有什么夜光杯,也没有什么月光,取而代之的是照亮天空的照明弹。琵琶声?能称得上是雅乐的,就只有敌方炮兵奏响的战场音乐。就更别提什么沙场了,这里只有令人窒息的战壕底部。

    这就是战场。

    但,战场就是如此的话。

    那我可实在是,最讨厌战争了。

    然而,长官却对此感到欢欣雀跃,简直是疯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