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8章 『夹上书签』
    温暖的阳光,以及清凉的水边清风。

    人们开心喧嚣。热闹的市场。

    在这有着无数异乡人与诸多种族聚集的城市里,冒险者根本不稀奇。

    但一名年轻的神官少女,和一名光天化日仍戴着铁盔遮住脸的男子——这样的两人并肩走在街上,又是另一回事了。

    「还好天气放晴了呢!」

    「是啊。」

    女神官脸颊微微发烫,轻快地跟在哥布林杀手身后。

    她珍而重之地抱着一个包裹,脚步也很轻快。

    「……我来拿吗。」

    「不用,我拿就好!」

    女神官笑咪咪地回应。

    哥布林杀手点点头说是吗,悄悄放慢了步调。

    过了一会儿,女神官的侧脸来到他肩膀旁,仰望铁盔,窥看他的情形。

    模样就像为了第一次散步而高兴的幼犬。

    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与商人,从他们身旁走过时,无不朝他们瞥上一眼。

    女神官开口想跟他谈谈这点,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就闭上了嘴。

    哥布林杀手就是这样,想也知道他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要是其他同伴看到这种光景会怎么想?女神官不明白。

    毕竟妖精弓手、蜥蜴僧侣、矿人道士等三人,现在——就在他们的脚下。

    『呐,欧尔克博格你们就好好休息吧!』

    『毕竟前锋和施法者都少了一位,我们没打算鲁莽行事。』

    『反倒是没有装备的战士,未免太脆弱咧,根本不敢带上。』

    用餐时三位冒险者做出了提议。

    女神官感到过意不去,但由于状况尚未调整好,只低头说了声:「对不起」。

    但连哥布林杀手都老实答应,让他有点吃惊。

    『拜托了』虽然当时女神官不明白他短短说出这句话时,是什么心境……

    但到了现在,她自认对于他的思考,大致上能够理解。

    与小鬼英雄那一战,查出有一处阶梯暗藏在石柜中。

    而哥布林把那间墓室用来埋伏,就表示该处是哥布林已经侵占的领域。

    那么就非得调查一番不可——毕竟,他们让哥布林英雄给跑了。

    虽说先前的战斗,大大削减了哥布林的战力,但冒险者这一方也元气大伤。

    而时间永远站在小鬼那一边。

    既然如此,没有理由让本领扎实的猎兵、武僧与术师闲着。

    在这期间,留下的战士与神官则应该调整好身心状况与装备,因应下一趟探索。

    ——不过,这当中有个问题。

    或许是因为顾客太多,冒险者公会分部的工房,表示不接太小笔的订单。

    哥布林杀手只是要买皮甲、盾牌与剑,就被对方以苦涩的表情摇头拒绝……

    到头来,他只能去外头采买,女神官毫不犹豫地说要一起去,于是就发展成了现在的情形。

    女神官雀跃地跟他说话,虽然每次都得到了明确的响应,但是……

    「虽然也很担心大家,不过相信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

    「你的伤,已经好了吗?」

    「嗯。」

    「毕竟跟我比起来,哥布林杀手先生受的伤才重呢。」

    「嗯。」

    「不可以,逞强喔。」

    「嗯。」

    女神官不高兴地嘟起脸颊,停下脚步。

    哥布林杀手察觉不对,已经是又继续走了几步以后的事了。

    他歪头纳闷,心想有什么问题吗?

    「怎么了。」

    「……真是的!还『怎么了』呢——」

    女神官食指笔直指向他,逼近过去说:

    「我是在生气!」她尽可能竖起眉毛,但总觉得少了点魄力。

    毕竟,周围人们的视线让她无法忽视。

    他们想必觉得这是冒险者之间的打情骂俏——不,多半以为是兄妹吵架吧。

    起初一脸狐疑注视的行人,也像看见令人莞尔的光景似的眯起了眼睛。

    「哥布林杀手先生,你从刚刚就一直只回我『嗯』!」

    「是吗?」

    「是啊!」

    「……是吗。」

    「还有,『是吗』也很多。」

    「……唔。」

    哥布林杀手双手抱胸,沉吟起来。

    人来人往的大街喧嚣。抬头看去是一片蓝天,小鸟悠哉地飞在天上。

    他烦恼了好一会儿后,以缓慢的动作点点头。

    「……我尽量。」

    「请你尽量。」女神官说着嘻嘻笑了起来。

    这个正经八百的冒险者一旦说了「尽量」,就真的会尽力去做。

    虽说他们只有短短几个月的交情,但这点她还懂。

    随着她以轻快的步调跨出脚步,哥布林杀手也同样跨出脚步。

    没多久,两人的步伐再度对齐,女神官的脸也再次并列到他肩膀旁。

    只是这么一件小事,却让她莫名开心。

    「那么,你说要买东西……」

    「嗯」他回答后,伸出手掌,像是要她「等一下」。

    看样子似乎是还有话要说。

    这种笨拙的客气法,让女神官又忍不住嘻嘻笑了几声。

    「我要去看武器,还有护具。因为坏了。」

    哥布林杀手的铁盔,朝向女神官不动。

    他的脸被遮住,看不出表情,只见一双藏在影子里的红色眼睛微微发亮。

    「你要,怎么做?」

    「我想想……」

    女神官将纤细的手指按到嘴唇上,歪了歪头。头发往旁洒下,乘风飘动。

    其实她觉得,不用问也知道。

    「……这个,是在跟我商量吗?」

    「我是这么想。」

    「真是的……」

    听哥布林杀手说得理所当然,她伤脑筋地叹了一口气。

    「因为我的炼甲也破了。」

    女神官装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特意说得像是公事公办。

    「所以想说,希望找间可以修好的店——这样。」

    「买新的比较快吧。」

    哥布林杀手的回答极其干脆。

    这个人真的什么也不懂。女神官半翻白眼地抬头看他。

    「……我才不要呢。」

    「为什么。」

    这次轮到哥布林杀手歪头纳闷了。

    「因为啊,」女神官抱紧了她小心翼翼捧着的包裹——抱住装在里头的炼甲。

    「这个,不是我被哥布林杀手先生第一次称赞时的东西吗?」

    哥布林杀手停下脚步,看着她的脸。

    女神官像是要把宝物拿给他看似的,重新抱好胸前包裹,难为情地撇开视线。

    「你不记得了?你说虽然炼孔大了点,但有了这个就挡得住他们的刀刃。」

    「是吗。」

    他用有点像是硬挤出来的声音,说道。

    「……的确是呢。」

    §

    两人来到的武具店,生意似乎还算兴隆。

    里头有火在烧大釜,听得见挥动槌子的声响,昏暗的店内杂乱地陈列出各种武器与盔甲。

    这种一目了然的武具店风格,是公会里的工房所没有的。

    「哇……」女神官会看到眼神发亮,也无可厚非。

    从不曾见过的武器,到连怎么穿戴都不知道的护具,每一件都是那么稀奇。

    女神官从中发现她认得的武器,「啊」一声叫了出来,轻轻拿起。

    「原来也有卖连枷锤(Flail)呢。」

    这种用锁炼把秤铊接在棍棒前端而成的炼锤,据说是从脱谷机发展出来的武具之一。

    由于侍奉地母神的神职人员当中也有人在用,女神官便挺起她平坦的胸膛表示:「这个我知道」。

    「要买吗?」

    「不……」

    被哥布林杀手冷淡地一问,女神官眼神乱飘。

    她实在没有勇气站上前排。如果只是要拿来护身,她还有锡杖可用。

    「……我就不必了。」

    到头来女神官轻轻将连枷锤放回架上,快步走向一名状似店员的男子。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

    「啥?」

    这人瞪了她一眼。女神官被他一盯,不由得低下头去。

    是名年轻男子,推测大约二十岁上下,却又有几分像是刚满十五岁成年的感觉。

    他绝非粗人。衣服很干净,头发与胡子也都剃得整齐。

    然而那难以言喻的……松懈、懒散的反应,硬是让她觉得一股寒气往上窜。

    「喔喔,欢迎光临——有什需求吗~?」

    「呃,我想修理护具……修理这件,炼甲。」

    女神官战战兢兢递出炼甲,店员随手滩了开来。

    「啊,这已经破洞咧。买新的会不会比较省事?」

    「不,麻烦修理……」

    「好好好,修理是吧。」

    男子说着,视线在女神官苗条的肢体上扫过。

    他的视线老实不客气,很没规矩,在她身上舔拭似的上下游移。

    「设计有没哪里要改?」

    「不、不用了…………」

    女神官觉得脸颊一阵火热,连连摇头。

    店员这样招呼客人是正常的吗?这在边境镇上完全无法想象。

    还是说其实正好相反,是因为自己一看就是个菜鸟,才被对方给看扁了?

    一想到这,的确有些懊恼,但……

    「我要修理。」

    是哥布林杀手。

    女神官把低垂的视线拉起,看到眼前有道披着炼甲的背影。

    店员从另一头被肮脏的铁盔凑近,发出「呜」的一声怪叫。

    「银、银等级……」

    店员想必是看清楚了在他胸前摇曳的银色识别牌,嗓音有些颤抖。

    「好、好的。要修理是吧?呃……」

    「皮甲,还有圆盾。麻烦动作快。跟她的炼甲一起。」

    「呃,像是清理脏污……还有这个,盾牌——没有握柄……?」

    「清理就免了。握柄是我拆掉了。」

    「还有,费用……呃,如果要特快,就必须加价……」

    「我有。」

    哥布林杀手从杂物袋里取出一只皮袋,扔到柜台上。

    皮袋发出沉重的唰一声落下,摔得形状都垮掉了。是金币。

    「谢、谢谢惠顾…………」

    「剑我也要看看。」

    「啊,呃、现在的话店里连真银(Mithril)的剑都有备货!」

    「不需要。」

    他踩着大剌剌的脚步,走向杂乱插在木桶里的一丛剑,抽出一把。

    是把非常非常平凡的双刃长剑。剑柄也很长,算是所谓的半手剑吧。(注2)

    注2 即混种剑(Bastard Sword)。约略等于握柄加长的长剑,单手或双手握持皆可。

    「啊,如果喜欢这类款式,店里有矿人打造的好剑……」

    「太长。」

    他唰的一声,随手将剑插回木桶,翻了几下,接着抓出的是一把小把的单刃剑。「啊啊,您偏好短剑吗?那么我们有从遗迹发现、上头附加了法术的货色喔。」

    「法术。」

    「是啊!」店员拉高了声调。

    「让刀刃更锐利不在话下,而且敌人一接近,就会发出声响警告……」

    「不需要。」

    他的回答堪称名副其实的一刀两断。

    「就这把。虽然长了点,我会自己磨短。等候修理期间,借你们的磨刀石一用。」「不、不好吧,这位客人,这种东西,顶多只能拿来杀杀小鬼……」

    「我就是要拿去杀小鬼。」

    店员脸上摆出的已经是一种无法言喻、难以形容的表情。

    但哥布林杀手丝毫不放在心上,显得一如往常。

    ——他的意思,大概是在叫店员别在意吧。

    实在是,有够难懂。

    女神官脸颊一缓,悄悄吐出一口气。

    §

    「嘻嘻,啊哈哈哈哈哈!」

    「怎么了。」

    「谁叫哥布林杀手先生你……」

    待修理结束,走出店门后,一阵午后的风轻轻吹过。

    天空很蓝。初夏的阳光令人舒畅,运河潺潺流动的水声十分悦耳。

    「虽、虽然不可以笑,可是……」

    女神官发出铃铛滚动似的声音笑个不停,同时轻轻用指尖擦去了眼角渗出的眼泪。

    他把剑刃磨得短了一大截,店员看不下去而开口,接着……

    「你说『我会拿来投掷用过就丢所以不成问题』……!」

    「是事实吧?」

    「那个店员表情有够夸张的耶?」

    「是吗?」

    是呀——女神官在发笑的空档,好不容易说出这句话。

    尽管觉得身为地母神的信徒,不应有这样的举止,但她就是觉得心情很好。

    一直在内心告诉自己要反省之余,却也会偷偷祈祷:「稍微笑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就在这时……

    「来喔来喔,让人脸颊都要融化的『艾思克林』!好吃得不得了的『艾思克林』喔!」

    穿透大街上喧嚣而回荡的喊叫,以及手摇铃喀啷喀啷的声响。

    「艾思克林……?」

    女神官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而停下脚步,结果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小的滩贩。

    孩子们大声欢呼着,跑在石板路上涌向这个摊贩,接连朝店员递出硬币。

    「那间店卖的是什么东西呢?」

    从远处看不清楚,但从孩子们的模样来看,会不会是点心类的东西?

    女神官朝哥布林杀手频频瞥了几眼,他便点了点头。

    「无妨。」

    「啊,好的!谢谢你!」

    女神官满脸喜色,深深一鞠躬,然后头发一甩跑了过去。

    要混在孩子们当中排队,的确有点令人难为情,然而……

    ——要知道,我也才十五岁呢?

    她说服自己只不过是两、三岁的差距,总算获得了这种点心。

    而这『艾思克林』是一种彷佛快要融化的白色冰块似的物体。

    或许是意识到要配色,上面放着一颗小小的红色樱桃。

    这种点心装在坚硬的饼干盒上,女神官用汤匙舀了一匙,送到嘴边。

    「——哇、哇、哇啊!」

    紧接着立刻笑容满面,表情亮起。

    她瞪圆了眼睛,兴奋地转头去看哥布林杀手。

    「好棒!这个,又冰又甜——!——」

    「好吃吗。」

    「是,非常好吃!因为我在神殿,都不太吃得到什么甜的东西——」

    她嘻嘻笑了几声,露出缅腼的微笑。

    「今天有一点点,自己耍诈了的感觉。」

    「是吗……姆,这就是所谓的冰品吧。」

    哥布林杀手觉得稀奇似的,仔细打量着摊贩。

    冰得很冰的金属容器里,装着满满的『艾思克林』。

    店员用大匙舀起这种点心装盘,但就他所见,并没有魔法的痕迹。

    皮肤晒黑的店员,看来也并非魔法师。

    「……不藉法术之类的手段,这冰是怎么弄的。」

    「是,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原理就是了。」

    店员并未放在心上,笑咪咪地盖上容器的盖子。

    「是有个学士大爷发现说,只要把水灌进火的秘药,就会变得十分冰凉。」

    「喔?」

    「然后做出冰之后,再放进另一种秘药,就会变得更加透心凉!」

    「原来如此。」

    「拿来冰酒也很好喝,冰水果也很好吃。」

    「唔。」

    「于是才想到说,如果把牛奶冰起来试试看,会不会变美味——就是这么回事。」

    「原来如此……听到了一项有用的情报。」

    他的声调兴味盎然,就像个听人揭晓戏法谜底的孩童一般。

    从没看过他表现出这种语气与态度,至少足以让女神官忍不住连连眨眼。

    哥布林杀手从杂物袋里取出一枚大金币,朝店员扔去。

    「不用找了,给我一份。」

    「好的,谢谢惠顾!」

    店员以爽朗的声调响应完,用熟练的动作舀出了『艾思克林』。

    哥布林杀手观察店员的动作,看得津津有味。

    「……呵呵。」

    女神官忍不住发出笑声,哥布林杀手不可思议地回过头去。

    「怎么了。」

    「没有,因为我现在明白哥布林杀手先生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情了。」

    「……是吗。」

    与其站着吃,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品尝比较好。

    在女神官的提议下,两人一起走向设置在路边的一整排长椅。

    两人并肩而坐,舀起冰品,一边用舌尖感受冰凉与甜蜜,一边看着周围景色。

    女神官不由得往旁仰望,发现他也一边从铁盔缝隙间一口一口吃着,一边凝望。

    叶隙间洒下的温暖日照。从运河上吹过的凉风。人们开心的谈笑声。

    铺得整整齐齐的石板上,马车喀哒作响地骏过。

    「真是不可思议呢。」

    女神官眯起眼睛看着这片景色,小声吐露心声。

    「谁也没想到,自己脚下有哥布林……」

    「……嗯。」

    「当然了,毕竟已经有人受害,我想,大家一定觉得很害怕。」

    可是,谁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刚才的武具店店员就是这样。

    卖冰品的小贩也是。

    现在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是如此。

    之前在边境镇上——是什么情形呢?

    记得是感觉怪物的威胁离自己很近,不过……

    「……小时候。」

    他小声开了口。

    「我以为只要踏出一步,地面就会崩塌,让我掉进洞里死掉。」

    「咦……?」

    哥布林杀手喃喃说起,女神官停下了小匙子的动作。

    「有一阵子,我总这么觉得,连走路都会迟疑。」

    樱桃从快要融化的『艾思克林』顶点,往山腰滚落。

    女神官也不去管,只顾着凝视哥布林杀手的脸。

    虽然有铁盔遮住,让她看不见底下的表情。

    「这并非全无可能,但,谁也不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我一直觉得很不可思议。」

    然而,他——似乎微微笑了。

    「姊姊,还有她,都取笑我……我花了好一阵子,才发现即使害怕,也非走不可。」

    「就是这么回事……是吗?」

    「就是这么回事。」

    风伴随着婆娑声,从两人之间吹过。

    「但我……现在还是怕得不得了。」

    怕什么?他没说。为什么?他也没说。

    女神官不想追问。

    他们认识到现在,只有短短几个月。

    不过这几个月来,她始终待在他身边。

    她不可能……会不明白。

    「你们愿意帮忙,我很感谢。」

    哥布林杀手用平淡的、尽力装得一如往常的平静声音说了。

    「可是,你们没有必要帮我。」

    女神官不回答。

    她低下头,无意义地用小匙子在开始融化的『艾思克林』上乱插一通。过了一会儿,她摘起樱桃,放进嘴里。

    酸酸甜甜之中,有着籽坚硬的感觉。

    她闹别扭似的,刻意嘟起了脸颊。

    「……我不是说过,我会随自己的意思去做吗?」

    「是吗。」

    「就是呀。」

    「……」

    「……你这个人,真的是教人拿你没办法耶。」

    哥布林杀手仰望蓝天,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女神官没规矩地把叼在嘴唇上的樱桃梗荡啊荡的。

    到头来,他选择的是一句简短的话语。

    「抱歉。」

    「这种话,我不想听。」

    「……抱歉。」

    「……虽然,是没关系啦。」

    ——我还不是一样,对害怕的东西就是会感到害怕。

    也不知道这句低喃,他是否有听见。

    「……好冰!?」

    融化的冰品滴到手上,让女神官惊叫出声。

    她尴尬地看向哥布林杀手,用手帕仔细擦拭。

    拿来当盘子的饼干盒,也已经沾得湿透,变得软绵绵的。

    「……呜嗯!」

    她把冰品连着饼干盒一起大口吞下。吃完最后一口后,冰得她头部一阵阵刺痛。

    女神官遮掩着轻轻擦掉眼角流出的眼泪,站了起来。

    「那么,我们走吧,哥布林杀手先——……」

    「哥布林杀手,原来你在这啊!」

    这个充满霸气的嗓音,女神官也听过。

    然而,这嗓音照理说是不可能在这座城市听见的。

    抬头一看,出现在眼前的是名身穿蓝色盔甲、背着长枪,面貌精焊的冒险者——长枪手。

    「你这小子,写信把人叫来自己却……小心我跟柜台小姐告状啊!」

    「告什么状。」

    「告诉她说你跟这女生在到处玩耍!」

    「只是购物。」

    就像待在边境镇上时那样,长枪手强硬地逼上前来,哥布林杀手嫌麻烦地挡开。

    一旁的女神官则红着脸,莫名地匆匆整理起服装仪容。

    因为既然长枪手出现在这里,就表示她也会出现。

    「嘻、嘻、嘻嘻。」

    魔女摆动丰满的肢体,如影随形地依偎在长枪手身边。

    她的目光流转到女神官身上,妩媚地眯了起来。

    女神官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啊,呃……」

    「你看来很有精神,呢。太好了。」

    「啊,是的!」

    女神官赶紧从长椅上弹起来,朝魔女一鞠躬。

    神官帽一歪,她伸手按住,重新戴好。

    因为女神官觉得,魔女真个是个非常迷人的女性。

    她不想在魔女面前露出太见笑的模样,于是小小清了清嗓子:

    「呃,请问两位怎么了呢?来这里……是为了工作?」

    「是、吧。工作。你这么猜,就对,了。」

    嘻嘻。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捉弄她,魔女的微笑与回答都让人难以捉摸。

    魔女手一转,就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长烟管,用『印夫拉玛拉耶(点火)』点着。

    一阵甜香飘了过来。绕上这层香气的她,轻轻用手肘往长枪手背上一顶,说声:「快啊」。

    「……啧。」

    但长枪手仍瞪着哥布林杀手好一会儿,才露骨地啐了一声。

    「……拿去吧。」

    「唔。」

    「受不了,我可不是搬运工,别叫我送这种东西来好不好?」

    他说着交给哥布林杀手的,是一只装满东西的麻布袋。

    哥布林杀手将这看上去就显得很沉重的麻布袋,牢牢塞进杂物袋里。

    然后将铁盔朝向长枪手,淡淡地说道:

    「不好意思。多亏你帮忙。」

    「……咕!」

    「因为就我所知,最灵活又能信任的冒险者,就只有你了。」

    「咕呜呜呜呜呜……!」

    「……嘻、嘻、嘻嘻。」

    魔女忍俊不禁地发出笑声,长枪手于是狠狠瞪了她一眼。

    只是魔女当然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他的视线也就被四两拨千斤了。

    「……你们人手够吗?如果有酬劳,我也不是不能帮帮你。」

    「不用,勉强够。」

    女神官跟着魔女露出笑脸。

    虽然只是隐隐约约,但自从上次的剿灭小鬼大战以来,她觉得好像渐渐搞懂这两人的关系了。

    「倒是啊,这种东西……这边明明也有在卖吧!自己买啊!」

    「这边的货色不行。」

    是在遮掩害羞、懊恼还是两者都有?

    长枪手吠叫似的抱怨着,哥布林杀手朝他摇摇头。

    「得要够细的才行。」

    「……喔是喔?」

    长枪手一副厌烦的模样,耸耸肩膀,彷佛在说随便啦怎样都好。

    「不过,这种东西,你打算用来做什么啊?」

    「那还用说。」

    女神官恍然加深了笑容。没错,那当然了。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正经八百。

    虽然也就是因为这样,才令她担心,没办法丢下这个人不管……

    「当然是剿灭哥布林。」

    真的是拿这个人没辙呢。

    §

    女神官与哥布林杀手和他们两人道别,到处采买了许多东西,然后踏上归途。纵使夏季白天很长,但太阳已经快要西沉,火红的夕阳,人影拉得长长的。

    虽说无论夕阳把影子拉得多长,女神官的背影还是只到他的肩膀。

    她不经意地抬头,看看他位于自己上方的脸。看看这张被铁盔遮住、读不出表情的脸。

    ——我,追得上他吗?

    在自己胸前摇动的识别牌,是黑曜,第九阶。远远不及他的白银。

    一个只管剿灭哥布林,被称为哥布林杀手的人。

    从认识他以来,已经过了几个月。

    有了解的事,也有不了解的事。

    有他教会的事,也有不是靠他而学会的事。

    「……啊。」

    她神游物外时,脚步仍然在前进,目的地已经近了。

    潺潺水声变大,忽然间抬头一看,眼前就是律法的神殿。

    还有三名各自身穿不同装备,模样各不相同的冒险者——

    女神官染上晚霞色彩的脸孔,就像红花绽开似的露出笑容。

    「原来大家都回来啦!」

    「对啊!真的是辛苦得不得了呢!」

    妖精弓手面容疲惫,却露出豁达的笑脸,轻轻挥手。

    「回到地上一看,才发现你们两个不都还没回来吗?所以……」

    「我们就讨论说难得有这机会,要不要一起去迎接你们。」

    她身旁的矿人道士,用捻了捻白胡须的手,在突出的肚子上一拍。

    「此外我们查到了几个有点棘手的问题,就一边吃饭一边商量吧。」

    「等等,矿人!禁止把工作带进用餐场合啦,禁止!」

    「你什么都『禁止』,小心没男人要喔?」

    「唔……!」

    妖精弓手竖起长耳朵,反过来逼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矿人道士当然又呛回去,一如往常,闹哄哄地吵了起来。

    「真受不了,你们两位感情可真要好呢。」

    女神官刚认识时还会试着劝架,但现在已经习惯了。

    哥布林杀手朝热闹的景象一瞥,立刻又转开了视线。

    「情况如何。棘手是指什么……哥布林吗?」

    「不,这说来话长……」

    蜥蜴僧侣喉头发出咕噜声,尾巴大动作一甩,打在地上。

    「并非站着三言两语就能说完,我想在神殿内召开作战会议。」

    「啊,如果是这样——」

    女神官表示想到了好主意,在他们两人的对话中插了嘴。

    她把抱在手上的行李,交给了伸出手来的蜥蜴僧侣。

    姑且不论个人装备,粮食等等则是属于全队的共有物资,必须所有人都检查过。

    「今天由我来做饭,之后大家再一起商量吧?」

    「贫僧没有异议,但不知道小鬼杀手兄意下如何?」

    「我也无所谓。」

    他的回答很冷淡。

    女神官噘起嘴唇,抓准了时机反将他一军。

    「那么,哥布林杀手先生,吃饭的时候,请你要讲些哥布林以外的话题喔。」

    「唔……」

    「哈哈哈哈!」

    蜥蜴僧侣愉快地转动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尖给众人看。

    「对旅行同伴(party)的意见可不能不尊重啊。好啦,二位,该动身啰。」

    被他尖锐地呼气一吹,妖精弓手与矿人道士就乖乖闭嘴,也是一如往常的光景。

    两人被高大的蜥蜴人推着走进神殿,女神官正要跟上……

    忽然间却注意到,身旁的哥布林杀手呆呆站在原地不动。

    在火红的夕阳照耀下,延伸出长长的阴影,形单影只,孤身一人。

    就像个玩得忘我,不知不觉间朋友都已经回家去,被独自留下的小孩子。

    虽然女神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

    「哥布林杀手先生,来,我们走吧?」

    「……嗯,也对。」

    听见她的呼唤,他小声回答。

    「是吗。」

    同伴。他在口中复诵了一次这个舌头还转不习惯的字眼。

    「……就是这么回事吗。」

    于是哥布林杀手与女神官,一起慢慢跟上同伴们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