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0章 『魔鬼陷阱的废都』
    如果要体现死亡的脚步声,相信再也没有比这更贴切的了。

    一阵彷佛从地狱底部传来的战鼓。

    一群碰响武装、往前迈进的怪物。

    呼出来的气息里参杂的腐臭污染了遗迹空气,滴下的口水弄脏了石板地。

    嘈杂的交谈声、叫嚷声,只有欲望与自私的怒气充斥其中。

    要如何把这些嚣张的冒险者们撕开、蹂躏、凌辱呢?

    咚的一声响。在地动声中带头的,是一名高壮的小鬼——小鬼英雄。首先挖掉每个人的一只眼睛。要杀、要吃、要上、都等挖了再说……

    「呜、呜……。」

    这一切声响,妖精弓手敏锐的长耳朵全都接收到了。

    她血色退去的脸上一片苍白,全身一震,忍不住呻吟。

    她用力把大弓上的蜘蛛丝弦重新拉好,检查剩下的箭,深呼吸一口气。

    「行吗。」

    「……当然!」

    哥布林杀手以一如往常的平淡语气发问,她挺起平坦的胸膛回答。

    强打起精神也是精神,愈是害怕就愈要多话。要是连玩笑话都说不出来,一定会死的。

    「我才要叫你别像上次那样,被人一棍打飞了呢。」

    「我是这么想。」

    她半翻白眼一瞪,哥布林杀手就板起脸孔点了点头。

    他把四根点燃的火把放在四个角落,做为光源,然后目光朝圣域四方环视一圈。

    除了他们入侵的入口以外,还有好几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回廊延伸出去。

    「听得出是从哪来吗?」

    「四面八方。」说着妖精弓手耸了耸肩。「别问我数目。」

    这时蜥蜴僧侣慢吞吞地探出头来。

    「小鬼杀手兄,路障的准备已经完成了。」

    当然其他人在这时候也并非闲着。

    蜥蜴僧侣搬来先前的爆破中崩塌的瓦砾土石,堆高围住祭坛。

    虽说只是简易设置,但阵地的有无,将大幅左右防卫战的成败。

    因为敌人试图跨越掩体时,全身就会空门大开,行进速度也会变慢。

    矿人道士指挥完工程,一边拍掉手上的尘土一边回答:

    「不过这是急就章,你可别太指望。」

    「很够了。你这边呢?」

    「是,准备——完成了!」

    女神官坚毅地出声回答。

    此刻,她站在以自己娇小身体攀上的祭坛上。

    把投掷用的小石子、备用短剑、箭矢等等排列在四周的地板上,就是她的工作。是为了方便队友在紧要关头,能够立刻拿起下一件武器。这个准备工作不起眼,但很重要。

    「好。」哥布林杀手点点头。

    现在,凭他的耳朵,也已经能将小鬼们的行军声听得清清楚楚。

    没有空档,也没有时间慢慢说明。哥布林杀手不会犹豫。

    「法术还剩下几次。」

    「我,呃……」

    女神官用她纤细的指尖按住嘴唇,仔细思量。

    自己的灵魂,还能承受几次向天上众神请愿的消磨?

    虽然终究只能从经验法则判断……

    「失败一次,用了一次,所以……还剩一次。」

    「留着。」哥布林杀手说得斩钉截铁。「我有地方要你用。」

    「好的!」

    由他这么吩咐,女神官毫不犹豫地点头。

    她双手牢牢握住锡杖,从祭坛上环视四方的黑暗。

    也就是说,在施展法术之前,要由女神官替大家肩负起掌握整体战况的职责。责任重大——不对,她并非一个人扛,是和大家一起扛。

    「我会努力的……!」

    「哈哈哈哈。我们的巫女小姐也变得十分可靠了啊。」

    蜥蜴僧侣在祭坛旁边甩动尾巴,愉悦地用舌头舔了舔鼻尖。

    「没有……这回事啦。」

    他朝难为情的女神官转了转眼珠,然后握住一把做为触媒的兽牙。

    「贫僧还剩两次。如果不再召唤一次『龙牙兵』,就是三次。」

    但你应该不会想省这个吧?蜥蜴僧侣露出牙齿,笑容十分凶焊。

    「让龙牙兵持盾。」说着哥布林杀手用下巴朝女神官一指。「保护她。」

    「了解、了解。贫僧则负责镜子,这样行吗?」

    「好。」

    蜥蜴僧侣缓缓点头,以奇妙的合掌姿势答应。

    他轻巧地上了祭坛,迅速掷出兽牙,让精神集中。

    有人说,这世上再也没有别的种族比蜥蜴人更善战。

    身为众人参谋的他,似乎已经多少猜到哥布林杀手的计策。

    「『禽龙之祖角为爪,四足,二足,立地飞奔吧』!」

    矿人道士朝着念诵祷词的蜥蜴僧侣与建构完成的龙牙兵一瞥,用手指梳理胡须。

    「我呢,刚才架了『灵壁』,用了『酩酊』……大概还剩两次呗。」

    「留着。你是决胜的王牌。」

    「呵!这可真是至关重大……既然如此,在等到施展法术前,我就负责帮忙啮切丸吧。」

    说着矿人道士一拍肚子,已经回到平常的调调。

    要是少了他,也许这团队就无法运作得这么圆滑。

    妖精弓手发出铃铛般的笑声。

    「我们队伍可真是得天独厚,足足有三名施法者。」

    「喔?原来长耳丫头偶尔也会老实啊?」

    「真没礼貌,我一直都很老实啊。」

    有人先笑,接着众人相视而笑,他们彼此颔首,这样就够了。

    小鬼们饥渴的目光,已经映入眼帘;小鬼英雄的吼叫,已经清晰可闻。

    妖精弓手眯起一只眼睛,估算与这些小鬼的距离,缓缓摇动长耳朵。

    「……那,我该做什么才好?」

    「先等他们靠得够近再解决。要一边减少数目,一边尽可能多引诱几只进来。」

    「总觉得你这要求有够强人所难的……」

    「是吗?」

    哥布林杀手以空着的右手握住投石索,缠上石头。

    同时将从杂物袋拿出的投石索交给矿人道士,对准备下一发的工作也心无旁骛。

    妖精弓手「哼~?」了一声,搭箭上弦,拉满弓。

    「好,我就做给你看。」

    她露出的微笑僵硬却又优美,同时——

    「GOROORORRRRRB!」

    哥布林英雄的战壕(War Cry)。

    独眼的小鬼英雄挥舞棍棒大吼,小鬼的士气自然会上升。

    这些哥布林各自拿起长枪、棍棒、斧头、生锈的短剑等各式各样武器。

    大批小鬼排山倒海似的涌来,有一只冲在最前面。

    「一。」

    「GROB!?」

    哥布林杀手毫不犹豫地以石块杀了这一只。

    这世上有史以来,最适合投掷物体的的种族就是凡人。

    哪怕是龙,也无法像凡人那么擅长投掷。

    小鬼力气不够,森人爱用弓箭,矿人、圃人则只是聊备一格地在用……

    能将石弹掷出比马匹更快的速度、正确命中目标的生物,除凡人之外不作他想。

    「GOROB!?」

    「GROOORRB!?」

    「呵,这下连瞄都不用瞄,可方便了。」

    况且投石索这种武器,是只要身边有石块,就不担心无弹可发。

    矿人道士的粗手指就像魔法似的闪动,接连将石头缠到投石索上,交给小鬼杀手。

    「啮切丸,尽管掷!既然这样,干脆一个个全部砸死!」

    「我是这么打算……这样就是,三。」

    石弹虎虎生风地飞出,又有一只哥布林被击碎头盖骨而断气。

    两只、三只,接二连三。哥布林杀手就像在猎鸭一般,一一击杀小鬼。

    这些哥布林跨过石弹陷入头盖骨而倒毙的同胞尸体,持续逼近。

    「GROB!GOOOROBB!」

    哥布林们丝毫不觉得是他们在攻击冒险者。

    他们是被袭击的一方。

    在所有状况下,这些哥布林始终都认为自己是受害者。

    他们随时随地在推卸责任,认为因为自己受到攻击,也就可以痛殴敌人。

    因此若有同胞被杀,他们便会怒气沸腾,燃起复仇心。

    用瓦砾堆起的屏障又有什么了不起?

    饥渴的眼神寻求的目标,是祭坛上那些有其他冒险者保护的小丫头——

    「右侧,爬上路障了!」

    「交给我!」

    刚听见两名少女的呼喝声交错,转眼间就有箭矢接连射穿了这些小鬼。

    女神官额头冒汗,监看四周,妖精弓手配合她的指挥拉弓。

    一双长耳朵频频颤动,乘着地下的风发出必杀的射击。

    区区小鬼又如何能躲得过?

    「只是话说回来,数目也太多了吧……!」

    「从左边来的,三……!从前面来的,四!」

    「好好好!」

    妖精弓手跳舞般在祭坛上飞来跃去,一箭快似一箭地接连攻击。

    她的额头冒汗不是因为疲劳,而是出自紧张与迫切。

    她早已失去一枝枝抽箭的耐心,射中当赚到,一次抓起三枝箭,射个不停。

    箭筒里的箭当然会用尽,只能不断拿放在地上的箭来补给。

    但只要箭还没射完,这些哥布林就无法逼近,不得不以他们自己的尸体堆成小山。

    「GOROROROB!GROB!GOORB!」

    既然如此,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小鬼英雄一声令下,一只小鬼撕开了小心翼翼捧在手上的壶盖。

    是哥布林用他们丑恶脑袋想出来的——有毒黏液。

    拿着简陋弓箭的小鬼射手,把石箭头泡进去,沾满了黏液,接连射出毒箭。

    「GOORB!?」

    极其草率的准头,让几只小鬼被自己人从背后射杀。

    没被射中要害的小鬼,也反复痉挛抽搐、口吐白沫,过不了多久就死了。

    但重要的是,这些箭射得到待在后方放箭的森人与下指令的凡人少女。

    只要射中,就会中毒。能让她们动弹不得就好,死了也没关系。多得是方法可以找乐子。

    「————」

    然而,这时候可不能忘了还有忠勇的龙牙兵在。

    经主人赐予盾牌的骷髅士兵,默默举起武具挡开弓箭,保护两名少女。

    即使有箭穿过盾牌的抵御,毒对没有血肉的身体也不会管用。

    「呼嗯——」

    妖精弓手喘口气,擦去额头的汗水,一边捡起脚下的箭,一边拍拍龙牙兵的背。

    「这家伙,还挺可爱的。」

    「是、是吗?」

    女神官表情抽搐地点点头,但看到矢石交错,又赶紧低下头。

    她按住帽子,调整呼吸,趁额头的汗水流进眼睛前擦掉,在黑暗中凝神观看。

    身旁则有蜥蜴僧侣驱使自己高大的身躯,矗立在镜子前面。

    「哈哈哈,承蒙夸奖实是惶恐之至,只是话说回来……」

    这面神秘的镜子,以古代的技法装设在石墙上。

    蜥蜴人尖锐的爪子,抓上了围绕涟漪镜面的金色镜框。

    「这可伤脑筋了,这面镜子,究竟是怎么嵌进去的……!」

    咻一声呼气声中,覆盖住手臂的鳞片,被肌肉从内侧挤得账起。

    「『喔喔,高尚而惑人的雷龙(Brontos)啊,请赐予我万人力』!。」

    这是向可怕的龙、伟大的祖灵请求加持的『拟龙(Partial Dragon)』神迹。

    膨胀的肌肉所产生的力气,接近远古时代在大地昂首阔步的可怕巨龙。

    爪子抓得石墙窜出裂痕,却未挤破镜子,而是使劲把缝隙慢慢拉开。

    怎么看都不觉得三两下就能把镜子剥下来。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GOROOOOBB!GOOROOROB!」

    远方的路障被一击击碎,瓦砾化为原本的残骸四散。

    是独眼的小鬼英雄踏出低沉的脚步声,猛力举起棍棒,开始进击。

    「GORRB!」

    「GORB!GOORB!」

    拥挤的小鬼们大声嚷嚷,表露出喜悦。

    与英雄同在。光是这样就觉得自己赢了,这点无论人类还是小鬼都没有太大的分别。

    听到哥布林们刺耳的嚷嚷声,女神官苗条的身体微微发抖。

    她用力咬紧嘴唇,握住锡杖,拼命扯开嗓子呼喊。

    「大只的,来了……!」

    「我来应付。」

    哥布林杀手并不犹豫。

    下一瞬间,他抓起地上的短剑,插在腰带上,越过路障跳了出去。

    「别离开祭坛!」

    矿人道士接下他扔来的投石索,应了一声:「好唷来唷」掷出石子。

    哥布林杀手在他的掩护下,有如一枝箭似的飞奔而出。

    眼前有各自拿着不同武器进逼的哥布林,数目是三只。那又如何。

    「十九……二十!」

    「GROOB!?」

    右手剑抽出就往正面砍去,割开小鬼的咽喉,形成致命伤(Critical)。

    当小鬼口吐血沫,他已经一脚踹上去拔出剑,击碎了从右进逼的另一只小鬼头盖骨。

    他判断用剑应付不完,对左边的小鬼以盾牌重重一击,顺势撞飞到身后去。

    紧接着矿人道士的石弹飞来。

    「GOR!?」

    小鬼胸部被击中而脚步踉跄,哥布林杀手毫不犹豫地一剑刺死。

    他看准咽喉突刺,小鬼连垂死哀号都发不出来就当场毙命。他顺势放开了陷进去的剑。

    「GOROOB!」

    「二十一…………」

    为了不被小鬼绕背,他再掷出挂在腰带上的短剑,贯穿了想冲锋的哥布林咽喉。

    哥布林杀手已经同时起步,从双手凭空乱抓的小鬼手上抢走武装。

    棍棒。这也许是凡人史上最早拿起的武器。不坏。

    「二十二……三。」

    以钝器挥出的原始一击,又击碎了一只小鬼的头盖骨。

    哥布林杀手辨识出后方有弓箭手,于是将棍棒掷了过去。

    「GORARA!?」

    这当然无法造成致命伤。解决小鬼弓兵的,是妖精弓手的箭。

    「漂亮!」妖精弓手欢呼。不用看也猜得到她的长耳朵在甩动。「欧尔克博格,箭!」

    「唔……!」

    即使还不到心有灵犀的地步,但这支队伍的默契已经十分合拍。

    哥布林杀手冲乱小鬼群,在战场上飞驰而过,抢走了小鬼弓手的箭筒。

    然后一回身,顺势靠着离心力将箭筒掷向妖精弓手。

    由于很有分量,又是情急之下随手一掷,实在没办法掷到那么远。

    「来啰!」

    但只要矿人道士立刻跳出去捡起箭筒,朝后方回传,就不成问题。

    「拿到了!」

    「……好!」

    女神官拥在怀里似的接住,再朝妖精弓手一扔,之后就看她一个人表演了。

    一阵箭雨。有月有箭的森人,火力绝不在魔法师之下。

    高度熟练的技能(Skill),会令人错以为是魔法(Spell)——这句话说得很妙。

    不过若要询问矿人道士的意见,他会说以为「魔法师就只能丢闪电」的家伙根本是个大傻瓜。

    「GROORB!」

    一群哥布林冲上前,想围殴越过路障跳出来的矿人。

    「可恶,长鳞片的,还没好吗!」

    已经不是进行射击战的距离了。矿人道士扔开投石索,拔出短斧用力劈了下去。毕竟矿人生来就皮粗肉厚。

    他鲁莽地挥舞短短的手脚又踢又打,连滚带爬地跑回了阵地内。

    「就差、那么……一点!」

    蜥蜴僧侣稳稳踏住的祭坛,被他脚上的爪子踩得龟裂,溅出少许碎屑。

    蜥蜴人不会排汗,但若他有着和凡人同样的肌肤,想必已经汗流浃背。

    镜子发出骨碌作响的怪声,渐渐从墙面被扯下,但显然还得花些时间。

    「……!我来帮忙……!」

    「惭愧!」

    女神官一瞬间环顾四周,迅速靠到镜子旁单膝跪下。

    寡不敌众。

    哥布林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们的数量,冒险者最大的劣势也在于人数。靠近祭坛的小鬼逐渐不减反增。

    女神官判断缩短时间,比监控全场更重要。

    只是话说回来,凭她苗条又娇嫩的手臂,又有什么办得到的事?当然有。她毫不犹豫地将锡杖插进镜子与墙壁间的缝隙,以杠杆原理灌注力道。

    「嗯、咻…………」

    「……还需要时间吗。」

    把背后交给同伴的哥布林杀手低喊一声。

    前锋只剩他一个人。

    杂七杂八的小鬼纷纷毙命,期间哥布林杀手空手拾起小鬼的剑。

    一把只是用石制刀刃埋进棍棒、称不上是剑的剑。

    但哥布林杀手从不抱怨武器。

    「GORARAB……。!」

    「哼。」

    接着,眼前出现了高大得需要仰望的巨大身躯——独眼的小鬼英雄。

    被残忍挖空的眼窝。以及有如鬼火般精光闪闪的眼睛。脸上挂着丑恶的笑容。愤怒。

    「GORARARABOOBOBORIIIIN!」

    下个瞬间,哥布林杀手往后一倒似的跳开。

    「GORAB!?」

    也不管被牵连进去的一只哥布林发出惨叫,用后滚翻的要领卸力,把姿势调整回来。

    就在单膝跪地的他眼前,持续挣扎的哥布林被棍棒砸得稀烂。

    「GORARARAB!」

    哥布林英雄大声怒吼,眼中似乎只剩哥布林杀手一个。

    挥下的棍棒一棍击碎地面石板,造成地动声,沙土从上方纷纷崩落。

    「空有蛮力的蠢货。」

    哥布林杀手咒骂一声,下一棍毫不间断地挥向他。

    威力和他们先前对峙过——虽然他已经连名字都不记得——的食人鬼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论是被致命一击(Critical),或自己大失败(Fumble),都极需避免。

    哥布林杀手全神戒备着举起盾牌后,毫不犹豫地跳进哥布林群体中。

    「GORAB!?」

    哀号、惨叫,其中参杂骨肉溃烂的声响,肮脏的血花四溅。

    这一切都是小鬼英雄的棍棒造成的。

    想把哥布林杀手一击砸得稀烂的棍棒,肆无忌惮地挥舞,即使打到自己人也毫不留情。

    可怜的小鬼们被哥布林杀手当成盾牌,性命纷纷凋零。

    「蠢货。」

    「GORAB!?」

    哥布林杀手将剑砸在担惊受怕的小鬼脑门,放手,抢走武器。

    一把状似从冒险者手上夺去的生锈铁剑,隔了几天后,再度回到了冒险者手中。

    他测试似的挥出一剑,刺中一只小鬼咽喉,让小鬼口吐血沫,就此毙命。

    他将这把刺得小鬼溺水般口吐血沫的剑回身一甩,再将小鬼往后踹倒。

    「GOORORORB!」

    致命的一刀……不,应该说一棍,是由小鬼英雄补上的。

    相信比被自己的血弄得窒息而亡,要来得痛快。

    「这死法算是便宜小鬼了。」

    「GORARARAB!GORARARA!」

    一棍。小鬼稀烂,冲击撼动遗迹,沙土从天花板洒落。

    一棍。小鬼被打飞,在轰隆巨响中,沙土从天花板洒落。

    一棍。一棍。再一棍——哥布林杀手躲过了每一棍。

    哥布林不懂反省两个字。

    即使亲手杀了同胞,那也是同胞不好,再不然就是拿同胞当盾牌的人不好。

    这人类是多么卑鄙!就算挖出他眼珠,打碎他手脚,在他同伴面前杀了他,也还不足以泄愤!

    小鬼英雄怒火中烧,选择性遗忘自己以前也曾拿同伴当盾牌。

    对眼前这名不好好打一场的冒险者所产生的不耐烦,盖过了先前他们使用过毒气的事实。

    哥布林虽笨,却不傻。哥布林杀手总这么说。

    换言之虽然不傻,却都很笨。

    而既然有笨蛋胡乱挥动武器,就没理由不加以利用。

    有什么理由不去活用场上最强大的火力呢?

    于是哥布林杀手笔直穿过战场,小鬼英雄从后追去……

    「既然欧尔克博格拖住了大只的……!」

    妖精弓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她一边用修长的美腿踹开进逼的小鬼,一边爬上祭坛,啐了一声。受不了,竟然会搞到非得用小鬼的箭不可!

    「真教人不敢相信!」

    半出于迁怒的她摇动长耳朵,读取风向而射出的箭,自空中飞过。

    她瞄准的当然不是哥布林英雄,而是许许多多的跟班。

    「GROB!?GOORB!?」

    虽说是简陋的箭,插进去还是会要了小鬼的命。

    哥布林们遭到扫荡而纷纷倒下,但毕竟他们数目很多。

    矿人道士自豪的白胡须被敌人的血弄脏,又击碎了一只小鬼的头盖骨。

    「喔!长耳朵!你就不能多射几只吗!」

    「少啰嗦!那你就给我拿更好的箭来啊!」

    「干脆投石不就好了!」

    「我才不要!」

    喧喧嚷嚷。一如往常的互动,也许是出于刻意?

    要是连玩笑都开不了,那才真的没戏唱了。冒险者就是这样的生物。

    譬如手握锡杖、用力撬得满脸通红的女神官,此刻正是如此。

    「嗯、嗯嗯…………。」

    她苗条的手臂用力到发抖,咬紧嘴唇,加上体重持续和镜子搏斗。

    远比自己娇弱的凡人少女都这么尽力了。

    勇猛果敢,欲成一世之雄的蜥蜴人,更不可能保留余力。

    「来,再撑、一下………………。」

    蜥蜴僧侣身上宿有可怕的父祖龙加持,将浑身沸腾的热血充分燃烧。

    就在他从露出的牙齿缝隙间吐气,从爪子到尾巴,整个身体都成了力量结晶的那刻……

    「叽咿咿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啊!」

    神秘的镜子终于啪啦一声响,屈服在他们的臂力之下。

    尽管上面还沾着石墙碎屑,但这面大镜已然收进蜥蜴僧侣怀中。

    「哥布林……。!杀手、先生——!——!」

    女神官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地喘个不停,累得瘫在地上,仍以沙哑的声音呼喊他。哥布林杀手立刻回头,在进逼的小鬼英雄身上踹了一脚,拔腿飞奔。

    「把镜面往上举……钻到镜子底下!」

    「明白!」

    蜥蜴僧侣闷哼一声,把大镜当屋顶似的撑住,在祭坛上踏稳了脚步。

    相信蜥蜴僧侣已经明白,一切就赌在这一把。

    他单膝跪地来增加支点,把镜子扛在肩胛,摆出不动如山的姿势。

    「来啊!」

    撑起另一边的,是忠实的仆人龙牙兵。

    「ORARARAG!」

    小鬼英雄使出浑身解数的一棍。

    这些小鬼不可能理解事态。然而已经发生了异状,这是显而易见的。

    不容他们再活片刻而挥来的棍棒,又让几只小鬼脑桨四溅。

    哥布林杀手往后跳开之际,把从小鬼手上抢来的标枪砸了过去。

    枪尖将小鬼英雄的几根手指削下来,飞上天空,换来大声的哀号。

    「GARAOR!?」

    「『石弹(stone Blast)』术!大颗的,往上!」

    「往上!?——来啦!」

    矿人道士一瞬间吃惊,但并未犯下继续迟疑的大错。

    他从袋子里抓出一把土,在手掌上搓揉吹气,灌注意念。

    「『上工啰上工啰,土精灵们。哪怕只是一粒细沙,滚久了也会变成石头』!」

    接着以浑身力气掷出的黏土球,在空中转眼间就化为一颗巨大的岩石……

    「光!」

    「好的!」

    女神官不被这一切所惑,毫不犹豫地响应了。回应他的指令,他的信赖。

    她的自豪与心意,足以让她挺起小小的胸膛,相信这就是自己待在这里的意义。

    将这一切念头合而为一,一心一意地把灵魂连结坐镇天上的诸神。

    「『慈悲为怀的地母神呀,请将神圣的光辉,赐予在黑暗中迷途的我等』……!」

    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消磨自己灵魂来献上的清纯祈祷。

    慈悲为怀的地母神,又如何会不赐下『圣光』的神迹呢?

    「GORORB!?」

    太阳爆炸!

    女神官(用来当杠杆)的锡杖,发出耀眼白光,烧灼整个空间。

    这座想来从远古神代就存在的遗迹,或许从来不曾亮起这么强烈的光辉。

    小鬼们就像陷入火海似的悉数发出哀号,按住脸往后一仰。

    他们的视网膜被烧伤了。

    即使是想也不想就低下头的哥布林杀手,也不例外。

    「……!」

    「欧尔克博格,这边!」

    然而这纯白的黑暗中,传来了坚毅的清新嗓音。

    妖精弓手——有着高超猎兵本事的她伸出的手,握住了哥布林杀手。

    「抱歉。」

    「别说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打算做什么!」

    他靠着这只手指引,跑完最后的一步、两步、三步。

    妖精弓手优雅地跳上去,哥布林杀手则爬上了祭坛。

    蜥蜴僧侣的尾巴伸了过来,用力将他的身体拖到镜子下面哥布林杀手大喊:

    「施展『降下(Falling Control)』——砸下去!」

    「啊啊真会使唤人!『土精唷土精,甩桶成圈,一甩再甩,甩够放手』!」

    「……这样一来。」

    哥布林杀手想转身,却脚步踉跄,蜥蜴僧侣的尾巴撑住了他的身体。

    女神官牢牢抓住他的右手。她的手微微颤抖。

    而左手仍紧握在妖精弓手手中。力道强得即使隔着皮护手,仍然会觉得痛。

    矿人道士在他背上拍了一记。即使精神力耗尽,他还是一如往常。

    哥布林杀手用他那依旧被强光余波占据的视野,捕捉到了哥布林的身影。

    捕捉到了这些混乱、害怕、退缩,发出嫉妒与仇恨叫声,胡乱挥动手脚的小鬼

    「GO!?GROB!?」

    「GRAROORORORORB!?」

    当巨石撞上天花板而碎裂,矿人道士才刚接连把复杂的法印结完。

    天花板稍早受到爆炸冲击,被眼球怪物重重砸上去,又被小鬼英雄的力气撼动多次。

    这从远古时代就一直存在的石造天花板,是靠树根持续支撑。

    然而,这世上不存在能够胜过岁月的事物。

    而以这个情形来说,岁月除了质量,还伴随着精灵之力。

    司掌大地的土精灵不顾一切施展力量,最后朝下方松了手。

    首先是树根的一部分啪一声龟裂、碎开,承受不住重量而折断、掉落。

    接着——

    「一共……五十,又三只吗。」

    小鬼英雄大声咆哮,到了下个瞬间,他的脸就被惊涛骇浪般落下的砂石掩埋,再也看不见了。

    这就是,他的末路。

    §

    片刻之间,一切都已经结束,彷佛万物尽皆死灭。

    这个笼罩着土色烟尘的空洞——曾经是一处礼拜堂。

    如今却已然被土石、瓦砾、岩块、碎片所埋没,完全没有了礼拜堂的影子。

    曾经有天花板的地方,如今纵横来去地爬满了生长茂盛的树根。

    初夏的夜晚。有人说闪闪发光的灿烂繁星,就是高高坐镇在天上的诸神之眼。

    他们照看的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居民所留下的痕迹。

    顶多只能说,瓦砾的缝隙间,可以窥见一些死状凄惨的小鬼尸骨。

    ……不。

    有一面,镜子。

    在这处化为了乱葬岗的废墟正中央,状似曾是祭坛所在的地方,有着大堆瓦砾。

    一面巨大的镜子平躺在山顶,反射星光而闪闪发光。

    接着,喀啦一声响。

    「噗、哇。」

    随着这两声可爱的声音,大堆瓦砾微微崩落。

    从细小的缝隙推开岩石,拍落泥土,爬了出来的……是一名森人少女。

    脸被粉尘弄脏的妖精弓手。

    「……真、真的、真的是喔!你、你到底在想什么啦,欧尔克博格!」

    她就像落水的猫一般用力抖动身体,一双长耳朵倒竖。

    看来除了弄脏以外,她并未受到任何伤害,接着爬出来的女神官也松了一口气。她短促地连续咳了几下,把跑进嘴里的土给吐了出来。

    「吓、吓我一跳……」

    「只是吓一跳!?」

    「总觉得,已经有点……习惯了。」

    「啊啊够了……!」

    妖精弓手伸手拉她起来,但心中的怒气仍旧未消。

    蜥蜴僧侣一边转动眼珠看着她们,一边爬出来,重重瘫坐下来。

    「受不了……真的是多亏有这『转移』之镜啊。」

    他疲惫地喘着气,巧妙的是连身旁的龙牙兵也随主人摇头表示受不了。

    祭坛仍然存在。所以他们才能活着……但有个奇妙的现象。

    周围明明堆着高高的沙土,却只有正中央的祭坛一片空白。

    理由就在如今由龙牙兵独自抱着的镜子上。

    因为这面由蜥蜴僧侣与龙牙兵撑住的镜子,将砸下的沙土尽数『转移』走了。否则此刻,他们肯定已经和尸横遍野的哥布林一样,被砂石压得稀烂而毙命。

    「瓦砾尽数被吸走,但,还是重得险些支撑不住。」

    「也是啦,这次出了最多力的就是长鳞片的。」

    接着爬出来的矿人道士呵呵大笑,在蜥蜴僧侣身旁重重坐下。

    「要拿来当盾牌用,实在大了点就是。」

    总算可以开怀喝酒。矿人道士毫不犹豫地取出酒瓶,灌了一口。

    他精神力严重消耗,导致脸色苍白,但只要摄取点酒精,相信很快又会转红。

    「不过,另一头的那些家伙可就教人同情了呐。」

    完全熟悉古代遗物操作方式的,就只有古代的人们。

    虽然不确定是谁带来的,但多半是误触了『转移』功能。

    本来应该从小鬼巢穴接到这座城市的地下,不知怎地却连到了另一头的古代都市。

    「搞不好,这玩意是古早时代的旅行装置啊。啮切丸,你说呢?」

    「我没兴趣。」

    接着是哥布林杀手。

    他最后一个从瓦砾堆中现身,也不显露疲态,淡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身上沾满尘土、沾满敌人的血,一身廉价铁盔与肮脏皮甲——说起来的确和平常一样。

    见他这副模样,拄着锡杖才总算站起的女神官噘起了嘴。

    「……真是的,还好不是在城市底下。」

    「就算在城市底下,我也会想别的办法。」

    你唷——就算嘟起嘴唇,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哥布林杀手的铁盔,朝四周转了一圈。

    从女神官无奈的表情,到显得愉悦的蜥蜴僧侣,以及矿人道士喝了酒的红脸。

    最后转向半翻白眼、恨不得瞪穿他的妖精弓手。

    「喂。」

    「……怎样啦?」

    「我没用火、没用水、没用毒,也没用爆炸。」

    如何?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带着几分得意。

    月下只见妖精弓手脸上露出了笑容。一种晶莹剔透,有如玻璃工艺品似的美丽笑容。

    「欧尔克博格?」

    「干么。」

    哥布林杀手被骂着「臭小子」的妖精弓手,一脚踹下瓦砾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