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5章 『颠覆脚本』
    「唔喔,那啥那啥!?」

    「何方神圣啊,那个脏兮兮的冒险者……」

    「那家伙,不就是哥布林杀手吗?」

    「哥布林杀手?」

    「就是剿灭哥布林的专家啊。」

    「所以,他那模样也是为了剿灭哥布林?」

    「因为是哥布林杀手嘛。」

    「什么,原来是哥布林杀手啊。」

    「喂~你们要小心哥布林喔——」

    在依然沉浸祭典余韵的民众缝隙间,哥布林杀手就像一根锐利的针缝了过去脏污的皮甲,廉价的铁盔,不长不短的剑,以及小圆盾套在手臂上的身影。

    虽说就算是新手冒险者的装扮都比他体面多了,但他的踪迹却迅速融入了纷乱人群中。

    即便有时会被当作怪胎看待,却没人不认识他这号人物。

    公会位于小镇的入口,而城镇大门就在公会旁边。

    抛下柜台小姐冲出去的他,毫不犹豫就以边境小镇外为目标奔跑起来……

    「哥布林杀手先生!」

    银铃般的叫声,从后头追了上来。

    连头也不必回。哥布林杀手很清楚这个声音的主人。

    「你来了。」

    「是的。因为神谕……这么告诉我,所以!」

    她正是双手紧握锡杖……不,祭典法杖的——女神官。

    这位上气不接下气拼命跑来的少女,此刻依然穿着单薄的战斗装束。

    因此大家视线集中的对象不是哥布林杀手,而是她。

    尽管害羞到面红耳赤,她依然绷出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

    「神命令我去哥布林杀手先生身边……所以到底是——?」

    「当然是哥布林啰。」

    穿过大门后,一旁无声无息地飘出了一个身影。

    凛然的语调,苗条纤细的身躯。只见妖精弓手摇着一对长耳,眯起猫咪般的双眼。

    「既然欧尔克博格都跑起来了,就不可能是其他理由吧。」

    「诚然,诚然。」

    「哈,啮切丸就是这样。行动总是很好理解啊。」

    随后又接连晃出了两道人影。

    巨大的蜥蜴僧侣用奇妙的姿势合掌,矿人道士则一脸愉快地捻须。

    三人身上都各自带着样式不同的武装,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嗯唔。」

    哥布林杀手沉吟了一声,停下脚步。

    他转头环视众人的脸。表情隐藏在铁盔下无从得知。

    「为啥你都还没出声大家就凑齐了,你是想问这个吧?」

    然而他还是感到一头雾水,其实答案很简单。妖精弓手自己说出来了:

    「拜托,千万别小看森人的耳朵好吗。」

    只见她得意洋洋地摆动自豪的长耳给他看。

    「在酒馆偷偷摸摸讲话的家伙都逃不过我的耳朵,这种事前的情报收集我当然不会错过啰。」

    妖精弓手竖起细而美丽的食指,灵巧地在空中画了个圆。

    「一次冒险!包括我跟大家,所有人都参加。相对地,你也要让我帮你。」

    「……是吗。」

    哥布林杀手点头同意了,妖精弓手的长耳剧烈颤动起来。

    「啊,等等,喂!你没有其他话好说吗?例如感谢我啊!疯狂夸奖我啊!」

    「不……」

    他似乎有点踌躇。感觉就像……连自己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的样子。

    哥布林杀手努力思索用语,接着他才淡然地——不过很肯定地面对大家出声。

    「……抱歉。帮了大忙。」

    「请别客气。」

    女神官忍不住噗哧一笑。

    她依然怀抱着祭典的法杖,从下往上仰望他。

    「我们不是同伴吗?」

    「是吗。」

    哥布林杀手点点头。

    「……的确。」

    这番话让四位冒险者彼此相视,然后愉快地笑了。

    这群人明明待会就要去面对某种事态,却一点亢奋的样子都没有。

    那是因为节庆之日结束了,现在只不过是返回日常生活。

    对冒险者来说,唯有从事冒险,才叫日常。

    「虽然叫我们别客气,但小丫头你穿成这样,眼睛可有点不知该往哪摆喔?」

    矿人道士捻捻须,咧嘴开了个玩笑。

    妖精弓手听了露出「真恶心耶」的傻眼表情,一旁的女神官则慌张地挥着手。

    「咦?啊,我、我,这是因为先前的祀事……来、来不及去换衣服……」

    「贫僧倒是觉得很合适。那么……」

    蜥蜴僧侣的眼珠骨碌碌地转了转,支着下颚笑了。

    「小鬼杀手兄认为呢?」

    哥布林杀手淡淡地表示。

    「不错。」

    「呼耶!?」

    吃惊的不只是女神官而已。

    在满脸通红的她身旁,方才提问的蜥蜴僧侣也不知该怎么答话,吐出舌头。

    妖精弓手开始认真担心哥布林杀手是不是生病了,矿人道士也全身冻结。

    环视上述所有人后,哥布林杀手这才补充:

    「我指情势。」

    这时所有人才叹了口气。女神官则鼓起脸颊陷入沉默。

    「……暴风雨好像快来了啊。」

    妖精弓手喃喃说道,哥布林杀手颔首后迅速开始说明。

    「在公会瞭望塔看到四方有黑影。恐怕是哥布林。」

    「啥!?」

    矿人道士瞪大眼。才刚饮下的酒也差点喷出来,赶忙把口中的液体用力咽吞下。

    「这么说来不就惨了?上次那么大一群,光收拾就麻烦得要死吧?」

    「唔。不如就效法前次,向其他冒险者请求支持如何?」蜥蜴僧侣道。

    「不……」

    他话没说完,铁盔就转往小镇方向。

    节庆之日结束。祭典结束。人人都走在回家的路上。

    或者还有人沉醉在余韵中,摇摇晃晃,彷佛很惋惜般继续开怀畅饮。

    这座小镇里,住着形形色色不同种族、不同职业的人们。

    但身为冒险者这点,是完全相同的。

    哥布林杀手思索着。

    重战士的事。女骑士的事。

    少年斥候的事。少女巫术师的事。

    见习战士的事。新手圣女的事。

    然后还有长枪手,以及魔女的事。

    「……这次。」

    哥布林杀手冷静思考过后,缓缓摇头。

    光是编织出言语,就不知需要多少勇气。这是之前学到的教训。

    交给运气决定——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恐怖的事吗?

    他隔着铁盔望向女神官。她一脸紧张,但依然积极向前。

    她曾说过,这才不是碰运气。

    哥布林杀手紧握拳头。

    「靠我们,就够了。」

    「可是我说啊,啮切丸。」

    矿人道士一边检查包包里的触媒一边问。

    「敌人数目一多起来……不会像上次一样束手无策吗?」

    「当然。」

    哥布林杀手若无其事地回答。

    「在平原上怎么可能单独对抗小鬼大军。」

    「难道这次不是?」

    「对手分散了。各队人数不多。也无法协同作战。而且我事前准备过。」

    对平静列出要点的哥布林杀手,妖精弓手瞥了一眼。

    「事前准备……话说回来,欧尔克博格又为什么能预测哥布林会来咧?」

    「要是找到玩傻醉倒的哥布林巢穴,我一定会毫不犹豫杀进去。」

    「……啊,是喔。」

    没有比这个更明确的答案了。

    「加紧脚步。其他我边移动边说明。」

    说完哥布林杀手便冲了出去,一行人则在后追逐他的脚步。

    离开马路闯进森林中的兽径,穿越草丛与树林的缝隙,大伙三步并两步地狂奔着。

    他奔跑的速度并不逊于真正的猎兵,而所有人都纷纷以精确的路径跟随他。

    倘若跟不上走在最前面的斥候脚步,在遗迹可是足以丧命。

    「你们知道剿灭哥布林的委托变少了吧?」

    「真要问这件事,答案是不知道。不过委托变少又代表什么吗?」

    轻松掠过他身旁,妖精弓手摆动长耳朵回应。之后她便配合大家的速度。

    毕竟女神官本来就慢,蜥蜴人与矿人也称不上生来就很敏捷的种族。

    「他们是掠夺种族。不去抢其他人就无法维持势力。」

    「不是因为啮切丸你太常去剿灭他们了,所以才出现这种结果?」

    对矿人道士努力摆动五短身躯的跑步动作投以一瞥,哥布林杀手稍稍降低速度答道:

    「不可能。」

    「这又是为什么?」

    「那些家伙,上次并未对掳走的女孩出手。假使数量真的减少,应该要以繁殖为优先。」

    哥布林上回并没有凌辱那些女孩。

    那就跟龙不储藏财宝,死灵法师不收集尸体一样诡异。

    以爬行姿势压低身体前进的蜥蜴僧侣,扭动尾巴咕哝了声「姆」。

    「换言之……有其他人协助供给物资,或掳送少女给他们呐。」

    「啊,这么一说……」

    女神官彷佛蓦然想起某段记忆般低呼。

    蜥蜴僧侣为了催促她继续说下去,用尾巴指向她怀里的法杖。

    女神官笑着婉拒「是否要帮忙拿?」的提议,接着说道:

    「……那些哥布林们,身上的装备都很齐全呢。包括铠甲、武器等等……」

    「既然这段期间并无掠夺之实,即代表有某个头目在提供他们装备吧。」

    「对。」

    哥布林杀手点点头。

    例如之前在遗迹遭遇过,那只谜样的巨大怪物。

    或是在水之都地下水道对峙的那种不知名眼珠怪物。

    既然哥布林只是混沌阵营最底层的爪牙,其首领就不仅限于哥布林。

    「我不清楚头目是谁,也没兴趣。但——……」

    那问题对他而言只是枝微末节,终究无关紧要。

    「我在小镇四面八方,他们惯走的路上都设了陷阱。打击漏网之鱼。」敌人是哥布林。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

    率领这群以无奈表情相视而笑的同伴,他只是专心一意地继续奔跑。

    毕竟,就像对冒险者而言,冒险才是日常生活……

    「让仰赖数量的哥布林分散,真是群门外汉(Noob)。」

    专杀小鬼之人(Goblin Slayer)的日常,即是剿灭哥布林。「我就来教育你们。」

    在遥远彼方,雷神已扯开祂的嗓门。

    §

    哥布林大军终于抵达了边境小镇。

    小镇北方。四支队伍中的第一队有十五只,他们对在『白昼』行军打从心底感到欢喜。

    那是因为,在这数月内受到『大将』下达的方针规范,他们都被迫禁欲。

    不论怎么对他们保证之后可以尽情大闹,忍耐的期间还是很痛苦。

    对哥布林而言,今朝有酒今朝醉。比起未来的承诺,眼前先享受才是重点。

    他们并非无法规划未来的蠢货,而是不这么做就无法存续的生态使然……

    总之,哥布林们此刻都很饥渴。

    他们很饿,饿极了,此外又很无聊,急于找乐子。

    袭击、蹂躏那些悠哉举办祭典后大吵大闹睡着的家伙,一定是无上的享受吧。

    就是因为怀抱这样的念头,他们的士气极为高昂。

    尽管身上穿了杂七杂八的许多装备,组成队伍前进的小鬼们依然健步如飞。

    夜晚才刚降临而已,尽管『早晨』仍让他们有些困意,但从现在起才是属于他们的时间。

    还有什么能让他们恐惧、让他们踌躇呢?

    「GROOBR……?」

    「GROOB!GOROBBR!」

    然而这时,他们却猛然停下脚步。

    隔着云层的朦胧月光微微照亮兽径,有根绳子绷紧在路上。

    哥布林们对看一眼哑然失笑。真是的,人类这种生物还真蠢啊。

    他们用粗糙的枪尖挑断绳索,一旁的树丛就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定睛凝视,那里面有用绳子串起木板吊高的简易装置。

    就连哥布林们都知道,这玩意叫梆子(Alarm)。

    一想到这玩意的用处,小鬼们彷佛在嘲笑般一脚把装置的残骸踹飞。

    「GROROBR!」

    「GOBRR!」

    重新开始行军。

    打头阵的队长阶级挥挥手,哥布林们便笑嘻嘻地迈步而出。

    距离祭典的场地已经没多远了。就是今夜,对哥布林来说的节庆之日。

    以混浊的破锣嗓子哼着刺耳的歌曲,肮脏小鬼们沿路进军。

    而他们全体,都没察觉冒险者们正躲在树丛里进行监视。

    「哥、哥布林杀手先生,陷阱,已经被突破了耶……!?」

    女神官以悲痛的表情回望哥布林杀手,整个人都呆掉了。

    「那原本就不是陷阱。是诱饵。」

    「……呃,呃。既然这样,现在该怎么办?继续等下去的话……」

    「看下去就知道。」

    说到这,突然有「乒」的声响传来。好像有什么弹出来了。

    哥布林们能否发现这件事呢?

    宛如有条绷紧的弦被松开的声响,事实也是如此。

    下一瞬间袭击哥布林小队的,是从树丛中射出的尖锐木桩枪……不,应该说是巨箭。

    尖端被仔细打磨过,又长又粗又锋利的木箭矢。

    那玩意被犹如大弓的粗树枝弹射出来,一直线扑向了哥布林们。

    「GROOROB!?」

    「GOBR!?」

    地狱般的哀号响起。小鬼受到致命的剧痛侵袭,发出刺耳的临死惨叫。

    在被贯穿的哥布林当中,当场死亡的已经算幸运了。

    假使没有马上死,就只能和其余同伴的肚子串在一起,根本拔不出来,在原地慢慢等待断气。

    当然,再怎么顺利也不可能一网打尽。

    「GOORB!GOBRR!」

    也有些家伙躲过木枪的一击。他们发出满是悲哀与憎恨的叫声,手持武器冲了出去。

    那些家伙到底打算逃跑还是继续前进,最后也无从得知了。

    因为哥布林杀手与蜥蜴僧侣,从树丛飞跳出来对他们挥出利刃。

    「试射微调的辛劳值得了啊。」

    「喔喔!明鉴吧!将此荣耀献予父祖!」

    贯穿心脏,撕裂喉咙,击碎头骨,挖出内脏,哥布林发出悲鸣。

    这当中还混入了蜥蜴人特有的高亢祈祷声,在夜色下回荡。

    屠灭异端让蜥蜴僧侣感到欣喜,这也是其使命。

    也就是说,虽然跟哥布林杀手动机不同,但追求的目的是一样的。

    相对于冷静冷酷的哥布林杀手,蜥蜴僧侣浑身充满了高扬的战意。

    「十三、更正十四……这可来不及数呐!」

    「不,十五。」

    没多久战斗就告终,小鬼们凄惨地曝尸荒野。

    再赘述一次,被箭矢贯穿后立即死亡的哥布林真的算幸运了。

    「呜……哇啊。」

    目睹这样的惨状,原本在树上把木芽箭搭上大弓的妖精弓手感到十分无力。本来她的工作是用箭射穿逃跑的漏网之鱼,但看来是不必了。

    不过,呃,像这样的——

    「我越来越觉得,无法理解欧尔克博格在想什么……」

    「我想的就是这个。」

    「……拜托饶了我吧。」

    妖精弓手轻飘飘地自树梢降落。无声无息,甚至草木枝叶都没有半点摆动。

    然而说真的,她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冒险中使用这种东西谁受得了?

    「除了剿灭哥布林,禁止用这种陷阱!」

    「唔……」

    「哎,视情况再商量看看吧。」

    如此悠哉表示的人,是以节省法术为原则,和女神官一起待在后方的矿人道士。

    他「唔」一声捻着白须,同时实际检查刚刚发挥莫大威力的陷阱。

    挂着警报器的绳索,原本拉住了位于远处的粗树枝。

    把绷紧后弯折的树枝当作弓,削尖的树桩为枪,加以固定。

    之后只要谁把绳索弄断,树枝就会弹回原状,而木桩也会发射……这是形式很原始的弩炮。

    「很简易的陷阱嘛。不过相形之下却极有效,这玩意历史悠久啰。」

    「原本是狩猎用。」

    哥布林杀手毫不犹豫,就将和袭击者战斗过后刃变钝的剑抛弃。

    「你从哪学会的?」

    「姐姐。」他简短答道,并开始搜刮哥布林的尸体。「父亲原本是猎师。姐姐从父亲那学的。」

    接着他挑了一把合适的剑捡起来,检查过剑刃后收进鞘内。

    「还是需要点诀窍。哥布林们首次见识一定不懂。」

    「困难之处在于设置需要时间以及好的地点,是吧。那么小鬼杀手兄,接下来打算如何?」

    把牙刀上的血甩掉后,两手抓着武器的蜥蜴僧侣以舌头舔了舔鼻尖。

    「我有主意。」

    哥布林杀手,微微歪斜头盔。

    「……结束了吗?」

    「啊,是、是的!」

    刚刚在替亡者祈求安息的女神官用力点头,并站起身。

    接下来还会有其他杀戮吧。所以现在没时间埋葬此处的尸体了。

    不过哥布林杀手还不至于干扰她的祈祷工作。

    「地母神的力量还很强大。我想今晚应该不至于化为亡者。」

    「知道了……还有收到其他神谕吗。」

    「不。」女神官摇摇头。「……只有之前那一次,应该吧。」

    「是吗。」如此咕哝完后,哥布林杀手点点头。

    他并没有抱怨,而是接受了女神官的行动。

    哥布林杀手跟她交班似的跪到尸体旁,将小鬼的短剑别进自己腰带。

    为了确认还有没有其他堪用的东西,他伸手进尸体怀里掏摸,同时望向妖精弓手。

    「情势如何。」

    「这个嘛……等我一下。」

    她闭起眼睛,同时让一对长耳微微颤动。

    矿人道士也噤口不语,剩下的只有寂静——不,还有风声。

    草叶摇动声。动物们的呼吸。虫叫。雷鸣。另外还有——

    「……西边,感觉有点骚动,下一批应该是从那边来吧。东边也有……」

    「是吗。其他方向呢。」

    「我比较在意的是南边丘陵那里,虽说还很远……」

    妖精弓手喃喃说着,一对长耳无助地晃动。为了闻空气里的味道,她又抽了抽鼻子。

    「大概是快下雨了吧,轰隆隆的雷声越来越强了。」

    「唔嗯。」哥布林杀手发出呻吟。「怎么看?」他问蜥蜴僧侣。

    「……今晚的天候,站在敌人那边。隐身于雨幕下对他们来说正好。」

    蜥蜴僧侣用舌头舔舔鼻尖,喉咙发出低沉的咕噜声。

    「贫僧等人非得把敌方尽数歼灭,但敌方只要有一、两只进入小镇,便是他们赢了。」

    「得加紧脚步。」哥布林杀手简短地表示。

    「还有不知道为什么,那雨云……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女神官的纤细肩膀为了寒冷以外的理由颤抖,一边小声嘀咕。

    「该说是混沌的气息吗……感觉,并非自然的产物……」

    「唔……」

    森罗万象无所不知的妖精弓手,以及身为司掌大地之神使徒的女神官,不约而同表现出不安。

    那是哥布林萨满或幕后黑手用某种法术引发的——或许该这么猜想吧。

    与力量如此庞大的小鬼遭遇,哥布林杀手过去也未曾经历过。

    然而就算没有这样的经验,也不能直接推论这样的小鬼不存在。

    发挥想象力、创意,对夺下胜利也是必要的。

    陷入沉思的他,思绪之所以被打断,是因为有人啪一声用手掌使劲拍打他的背。

    「什么嘛,啮切丸,何必钻牛角尖呢。」

    是矿人道士。与身高相反,臂力倒是十分惊人的这位矿人,再度拍打哥布林杀手的背部。

    「怎么?就我来看战局打一开始就完全不平衡。像以前那样干就行啦。」

    哥布林杀手听了,点点头。

    「……嗯。」

    原本,这场战斗就不可能太从容。

    我方势单力薄,对方人马众多。

    更精确一点说,若他不像这样东奔西跑仓皇应战的话,胜算只会更往下掉。

    之所以可以不必如此疲于奔命,唯一的理由,就是有这些队友并肩作战。

    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报这份恩情。

    尽管不知道,但他在心底起誓,下次只要有冒险的邀约,他必定会参与。

    虽然陷阱不知为何被禁用了——不过他还有其他许多应付手段。

    「那些家伙……打算从东西一起接近。是想夹击吧。」

    起身后,哥布林杀手这么说道。

    「接下来,用砸的。」

    §

    以结果而论,正如他所言。

    轰隆隆的雷鸣声中,潜虫们微弱的鸣叫声中。

    自西侧进军到树林的小鬼们,抵达可以确认小镇灯火的距离,停下脚步。前方有人影。

    是想隐蔽于他们去路的茂密植被里吗?好像有某个人靠着树木站立。

    铁盔稍微露了出来。不会错,想必是冒险者之流。

    率领队伍的小鬼——不是因为他自愿或拥有人望——做出「停止」的手势。

    对部下中的一只招招手,接着又把自己手里的长枪塞过去。他要部下去刺那个人影。

    「GRBBO」

    「GOOB!」

    小鬼对摇头拒绝的家伙狠狠揍了一拳,又朝部下的屁股把他踢飞出去。

    被塞了长枪的哥布林只好不甘不愿、胆颤心惊地走上前。

    人影还没有动。那只哥布林用力咽下一口唾液。

    手持粗糙的长枪,只见哥布林奋力对人影使出刺击。

    对哥布林来说,这算是十分完美的一击了。至少足以夺走人类的性命。

    咚一声,长枪传来刺到东西的手感。

    顿时那个人影歪斜,无声无息地倒下。

    哥布林们都很单纯,对此结果感到庆幸,纷纷走向人影周围。

    所以等他们发现已经太迟了。

    一顶生锈的铁盔嘎啦嘎啦滚落地面,沙包上用粉笔画的人脸也露了出来。

    ——不是人类?

    下个瞬间,重物被移开的绳索带着滑轮猛烈旋转,并令死亡袭向小鬼们的头顶。

    「——!」

    「——!?」

    这里所谓的死亡,是指将木桩绑成圆形做出的刺球。

    被绳索捆起的刺球,顺着滑轮的转动力量砸下,毫不留情地扫倒小鬼。

    冒险者会将刺铁球称为「你好,去死吧!(Guten tag)」不是没有原因的。

    以重力加速度撂倒小鬼群的刺球,因反作用力而像钟摆般晃动,回过头来又是一扫。

    即便想发出惨叫,但张了嘴也喊不出声音。不单只是这样,连提醒同伴小心的警告都没有。

    真要说起来——是根本没有半点声响。

    「『慈悲为怀的地母神啊,请赐予静谧,包容我等万物』……」

    果不其然,这是神迹带来的。

    白衣在风中飘逸、高举粲然法杖的女神使徒,正朗朗地咏唱圣句。

    是『沉默』——诸神回报她虔诚信仰的证据。

    伫立于小鬼前方的女神官,有地母神的祝福赐予守护。

    然而有几只被同伴撞飞而侥幸存活的小鬼,却还不至于因此惧怕她。

    只要不是自己,不论谁牺牲都没差,但同伴被杀却会点燃怒火。

    哥布林就是这样的生物。

    「——!!!!」

    伴随无声的战嚎(War cry),手持粗陋武器的哥布林们杀向女神官,蜂拥而至。

    没多久少女就会被小鬼们拽倒,被疯狂蹂躏,甚至五马分尸吧。

    不过,他们应该要知道才对。

    后卫角色是不可能单独对付哥布林的。

    「——!?」

    小鬼正在猛冲的时候,当中有只突然翻倒在地。

    其他小鬼吓得停下脚步窥探,只见摔倒的那家伙额头上竟多了一箭。

    啊——正当小鬼这么想的瞬间,其张开的嘴就被木芽箭插入,并从后脑钻了出来。

    有道是高度熟练的艇蔽,会令人错以为是魔法(Spell)。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适合形容妖精弓手——森人的弓术了。

    天生的诗人所具备的感性,有时连神代延续至今的森人也难望其项背。

    连破风声都听不见,小鬼们就像遭箭矢收割般一只只被撂倒。

    名副其实的连续射击——却也不能完全阻挡陷入混乱状态的小鬼。

    最后一只小鬼还是逼近了女神官面前——……

    「咦?呀!」

    伴随令人脱力的喊声,她手中的法杖一起挥出,用力打在敌人身上。

    而当小鬼踉跄时,又有两、三枝箭射进去……战斗到此结束了。

    「呼……哈……」

    「辛苦啰。你还满行的嘛。」

    目睹在眼前崩倒的尸体,女神官激烈喘气、上下起伏的肩膀,被妖精弓手轻拍了几下。

    「谢、谢谢……嗯,总算撑过去了。」

    尽管脸颊被汗水濡湿,女神官依然坚强地微笑着。她扭了扭差点就软下去的膝盖。

    「啊啊真是的。」妖精弓手笑道,使劲抚摸她的脑袋。

    「咿呀!?」

    「一般人听说自己要当诱饵,应该会更生气才对吧?」

    「不……嗯,是像你说的一样没错。」

    女神官眨了眨眼同时毫不迟疑地表示「但这是交付给我的任务」。

    「欧尔克博格他啊,真的很不在意这种事耶。我觉得你至少可以赏他一巴掌喔。」

    「啊、啊哈哈哈……」

    毕竟都是托你的福,战果才这么斐然耶?妖精弓手气呼呼地埋怨道。

    女神官什么也没说,只是以困窘的表情拾起脚边的头盔。

    那是一顶陈旧、长了赤黑锈斑的铁盔,跟哥布林杀手戴的那顶一样。

    这大概是过去他使用了很久、只为了日后可能会派上用场才特地保留下来的吧。

    女神官用手掌抚过头盔表面。真是的——她的脸颊肌肉放松下来,喃喃说道。「真的教人拿他没辙呢,那个人。」

    那么,那位『拿他没辙的人』,现在怎么了呢?

    不消说,他正在歼灭哥布林。

    §

    「哼。」

    咐一声飞过去的石块,打碎了哥布林的脑袋。

    踉踉跄跄的小鬼躯体仰躺倒下,砰,彷佛深深沉入般消失在幽暗中。

    「GOROOG!?」

    不,只有用人类的眼睛看才会觉得那家伙消失了。

    若以非人的小鬼夜视能力,同伴的末路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在挖穿大地的穴底,哥布林的身影被倒长出来的几根木桩贯穿,已然气绝。

    「GRRROROR!」

    「GORRRB!」

    虽然只是落穴(Pit),但却不能小看落穴(Pit)。

    小鬼们并不知道,在迷宫里有许多冒险者都是被这种陷阱夺去性命。

    不过就算是哥布林,也不会蠢到只是毫无对策地前进。

    当走上这条兽径的第一只小鬼掉进洞里死去时,他们的行军就停止了。在他们眼前各处,散落着颜色鲜艳的小石子。

    哈哈啊,这是记号嘛。

    哥布林小队的头目这么想,下令部下避开小石子前进。

    第一步顺利通过。第二步也是。三步、四步——然后,是第五步。

    张开血盆大口的落穴,又吞噬了一只小鬼。

    「GOROOB!?」

    「GROOROB!GOROBOB!」

    哥布林们陷入恐慌状态。那里明明没有颜色鲜艳的石头啊?

    其实有颜色的石子根本不是什么记号,单纯只是引他们上钩的假饵罢了。如今这群哥布林们,已经被引入了落穴群的正中央。

    他们进退两难。

    之前那五步只是运气好,没人敢保证他们能全身而退。

    「GROB!GOROROB!」

    「GOOOROBOG!」

    小鬼们立刻出现内讧。

    有人把责任推给刚刚下令前进的头目,头目则把错推给部下。真是丑陋的纷争。

    疑心生暗鬼而进退失据的哥布林们,根本没发现自己已经中计了。

    为了这个目的,哥布林杀手才刻意在洞穴上方也放了小石子。

    此外哥布林杀手也没有蠢到,会错失这个奇袭的大好机会。

    咻地石块一颗颗飞来,击碎了这群哥布林。

    虽然惊慌失措的小鬼们抱着必死决心,七零八落地掷出标枪或石头……

    但那全都被他用沙包筑起的掩体挡住了,毫无作用。

    「哎呀哎呀。早知道把长耳朵带来我们这不是更妙吗?」

    用粗短的手指将石块套在绳索上,矿人道士抱怨道。

    对他而言,投石索只是备用武器,正职还是术师。

    「不行。」

    哥布林杀手淡然射出石块并喃喃自语着「十九」后说道:

    「她的耐力不高。进行堡垒战时,发生什么不测会很危险。」

    「所谓不测……想必是指萨满之类的呐。」

    蜥蜴僧侣则忙着把石块捡到两人脚边,同时将鼻头以上从沙袋上方探出来。右边有两只,左边也还有几只吗——哥布林杀手确认他指出的敌人数量。哥布林杀手说「没错」并点点头,矿人道士也咕哝了一声「唔」。

    「哎,虽然长耳丫头的胸部堪比铁砧,不过跳来跳去闪躲的样子才比较像她呗。」

    「但,我很在意一点。」哥布林杀手道。

    「她那完全不会晃的贫乳?」

    「不是。」

    他斩钉截铁地否定,并从沙包缝隙瞪着军心大乱的小鬼们。

    「一队十五只从四个方向,估算共六十只……有看到高阶种吗?」

    「就贫僧所见,全都是普通的小鬼。」

    「我也跟长鳞片的一样。不过长耳朵那边,或者剩下最后那队搞不好有?」

    「没有术师、骑兵、王、肉盾。此外攻击时机也没有完全协调好……?」

    哥布林杀手低语道。

    「总觉得被小看了。」

    矿人道士也点点头。他脸上的开朗虽然没有消失,但却多了几分严肃。

    「即使以哥布林那种头脑,应该也不至于如此吧。」

    「他们虽笨,却不傻。」

    「换言之。」蜥蜴僧侣摇摇尾巴。「尚有个名号不详的指挥官,胸有成竹地下达了这种指令呐。」

    「可以这么认为。」

    最后一只。哥布林杀手喃喃说了声「三十」并砸碎那颗脑袋。

    确认尸体掉进了落穴,他才从沙包堡垒中起身。

    「跟同伴会合,去南边加强防御。」

    「南边,不就是牧场的方向吗?」矿人道士这么问。

    「没错。」

    哥布林杀手答道,接着又轮到蜥蜴僧侣提问。

    「牧场一带可有陷阱?」

    「没有。」

    「即便如此,仍要去牧场那迎击?」

    没问题吧?矿人道士的口气与其说是疑问,更接近单纯的确认。哥布林杀手则这么表示:

    「真要说来,他们以为自己是来袭击的一方。其实错了。」

    也就是说。

    「哥布林就该杀光。」

    这时,天空降下的第一滴雨,掉在哥布林杀手的铁盔上又弹开。决战将在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