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1章『预演(Tutorial)』
    「过去你那边了!」

    铃铛般的嗓音,以不输给风雪呼啸声的音量,响彻在战场上。

    将美丽的蜂蜜色波浪卷发绑成两束,花样年华少女的一双碧眼闪闪发光。

    她是一名盛装参加宴会还比较合适、千金小姐般的冒险者。

    想必曾化上美丽妆容的脸颊,即使此刻身在雪地,仍因战斗的紧张而滴下汗水。

    丰满的胸口以胸甲保护,细得不需要束腰的腰部则包裹著皮甲。

    手上雪亮的银制刺剑,是从老家带出来的传家宝。

    剑身以雷锤锻打红色宝石而成的轻银所制,柔软而锋利。

    一名女战士一边亲热地开著玩笑,一边从这样的她身旁跑过。

    「我当然知道!先别管这些,你可别滑倒了啊!」

    「真是的!我才没那么迷糊!」

    谁知道呢?这名女战士身穿薄胸甲,一头枫叶般的红发下微微露出长耳。

    森人踏著跳舞似的步伐,手中细剑闪动。

    千金剑士击溃的对手正仓皇惊惧,她没有理由放过这个空档。

    「ORARARARAG!?」

    「GAROARARA!?」

    丑陋的小型怪物一只接著一只,胸口溅出脏污的血沫,内脏滚落,就此断气。

    说起这种怪物的名称,活在四方世界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应该也不为过。

    深绿色皮肤,泛黄而乱糟糟的牙齿,具备恶童般狡猾的不祈祷者(Non-Prayer)。

    地上最弱小的怪物——也就是哥布林。

    暴风雪中仔细一看,到处都可以瞥见小鬼蠢动的身影。

    也不知道它们是不在意寒冷,或是不知道御寒的方法,只直接把毛皮卷在皮肤上。

    至于手上的武器,只有石斧、棍棒,或是绑上骨片的简陋短枪。

    但他们仍对冒险者们满怀敌意、憎恨与欲望,并不逃避,而是正面对敌。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再觉得可悲,反而觉得滑稽了呢。」

    千金剑士以惹人怜爱的模样哼了一声。

    「嘿嘿,两位姊姊果然厉害!」

    这时不知道打哪儿传来一个轻薄的说话声,完全不把暴风雪放在心上。

    甚至堪称天真无邪的开朗语气,让半森人不由得皱起眉头。

    「别闹了,做你的工作!」

    「好唷。」

    短剑无声无息地划过,刀刃溜进了小鬼肋骨间的缝隙。

    小鬼被人从背后刺上一刀(Backstab),瞪大眼睛毙命。

    轻轻一脚踢倒尸体现身的,是一名小个子的圃人(Rare)斥候(Scout)。

    他踏住尸体,拚命想拔出陷进尸体中的短剑。

    即使哥布林再笨,也不可能放过这个破绽。

    「呜哇!?」

    「GORBBB!」

    「GROOOB!」

    圃人斥候大声惊呼,从靠数量优势包围的小鬼棍棒下跳开。

    「快点,别发呆。」

    一道娇小而顽强的影子拦在两者之间,护著这名圃人斥候。

    这名身体有如岩石一般的矿人(Dwarf)僧侣,举起了战锤(Warhammer)。

    金属块毫不留情地击碎哥布林的头盖骨,使脑浆喷溅而出,让罪孽深重的灵魂升天。

    「不好意思啊,大和尚!」

    「没什么。」

    矿人僧侣对圃人斥候这句话也答得若无其事,甩去黏在战锤上的眼球。

    「喂,术师,远方还有一、两只呢。」

    「我当然看得见。」

    应声的是名穿著一身不起眼——或说朴素——纯白长袍的壮年魔法师。

    这名凡人(Hume)像是在显示过人的睿智,摸著下巴,嘴角浮现剽悍的微笑。

    他一边以长袍下显露的手迅速结印,一边以教科书般的动作举起法杖。

    「大小姐,可否劳驾您一起出招?」

    「那当然!」

    魔法师的话,让千金剑士雀跃地点点头。

    她高举美丽手指上镶著闪亮宝石的戒指,与魔法师共同念出蕴含真实力量的话语。

    「『沙吉塔(箭)……凯尔塔(必中)……拉迪乌斯(射出)』!」

    「『特尼特尔斯(雷电)……欧利恩斯(发生)……雅克塔(投射)』!」

    改写世界运行之理的真言迸发,两种法术袭向小鬼。

    魔法师射出的「力箭(Magic Missile)」,化为数柄超常的箭矢,刺穿了小鬼。

    千金剑士的「闪电(Lightning)」则一路将白雪化为蒸汽,击中小鬼。

    肆虐过后,留下的只有两具分别全身开孔与烧焦的小鬼尸骨,以及积雪底下露出的地面。

    但相信这场下个不停的雪,过不了多久,就会把这一切都掩盖过去。

    「手到擒来。」

    半森人女剑士咻一声甩去爱剑上的血,收剑入鞘。圃人斥候吹了吹口哨。

    「怎么?状况这么好?」

    「轻敌的态度可让人不太敢恭维啊。」

    叮咛她的自然是矿人僧侣,壮年魔法师则悠哉地说:

    「无妨。毕竟法术管用,应该不至于发生什么太危急的状况。」

    这支团队(Party)轻而易举地解决了与哥布林的遭遇战,重新确认自己的战果。

    他们合作无间,也并未受伤,尽管动用到法术,仍是大获全胜。

    冒险者们的眼神中,燃烧著希望、野心之类闪闪发光的热情。

    背后是北国的寒村。住著一群因为在怪物的威胁下担心受怕,需要保护的弱小人们。

    前方则是艰险却美丽的白雪高山。

    其中一处,存在张开血盆大口的深渊入口,正等著他们。

    哪怕对手是哥布林……不,正因为是哥布林。

    剿灭哥布林——倘若这不叫冒险,又该叫作什么呢!

    「是啊,你们放心吧。」

    千金剑士毅然站了出来,一头金发随风飘扬,回头对同伴们气宇轩昂地说了:

    「本小姐自有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