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第一年 间章「展开冒险前的日常导入篇」
    今天坑道中也回荡着锐利的金属敲击声。

    为了金钱,拼命往地底挖。

    凡人〈Hume〉、矿人〈Dwarf〉及其他种族的矿工们,挥着十字镐击碎岩石,朝矿山底部潜探。

    目标是宝藏。沉睡在地底的金银财宝。一攫千金也不是梦想。

    「搞得像冒险者似的。」

    不晓得是谁说的玩笑话,惹得男人们哈哈大笑。

    「希望不要遇到怪物。」

    「会出现在这么深的地底的,与其说怪物,比较有可能是魔神之类的吧。」

    又是一阵笑声。虽然五年前的战争让人忘都忘不了,他们还是只能选择一笑置之。

    想活下去,日积月累是必要的。不开心地度过每一天就活不下去。

    昨天没找到还有今天。今天不行还有明天。明天过了还有后天。

    挖金矿就是需要像这样一天一天累积,他们非常明白。

    而且找到金矿也不代表这样就结束了。

    接着换成采掘。愉快的掏金工作在等待他们。

    矿工们不能摆出没干劲的态度,也有一定的自尊心。

    更重要的是,王公贵族的饰品、在市场上流通的金币,少了他们统统做不出来。

    是我们在支撑这个国家。就是这个想法,让他们这么辛苦的工作也做得下去。

    有人想赚钱寄回家;也有人是被送来赎罪。

    有人怀着想当冒险者的愚蠢梦想,来这里累积资金;有人单纯来挣旅费。

    当然,没有任何人会在意同事的出身及苦衷。

    重要的是能否把工作做好,这一点谁都知道。

    管他是罪犯还是贵族家的三少爷,只要会挖洞不就得了?

    「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呗。」

    「喔 ── 」

    每天都从白天挖到晚上,话是这么说,身在地底,矿工们也无法掌握正确时间。

    从上方传来的钟声反射出好几道回音传过来,他们才终于发现下班了。

    众人纷纷扛起工具,准备收工时。

    「嗯?」

    一名矿工握着插在石壁里的十字镐,纳闷地皱起眉头。

    「怎么啦 ── ?」

    「等我一下。好像卡住了……」

    在他用力拔出十字镐的瞬间。

    那把十字镐的头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黑色汁液黏在上面,像牵丝似的从地底拉出来。

    矿工错愕地看着它,紧接着,黑色黏液用力喷出。

    混浊的黑色液体从头顶淋下,那名矿工挣扎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断气了。

    「什、什么东西!?」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听见同事慌张的惨叫声,刚踏上归途的矿工们急忙跑回来。

    然而 ── 或许他们应该直接回到地上,不该折返。至于这算不算明智的抉择倒另当别论。

    覆盖住尸体的黏液发出白烟,侵蚀矿工。

    可悲的牺牲者,身上的肉转眼间就被融掉,只剩雪白的骨头。

    「那个……搞不好是食人黏泥〈Blob〉!虽然我只听过传闻……!」

    「快逃!这家伙危险啊!」

    他们扛着 ── 有些人直接扔掉 ── 重要的维生工具十字镐,拔腿就逃。

    黏液不停地从地底涌出,沿着地面追向他们。

    究竟逃到地表前,会有几个人被吃掉呢 ──「宿命」与「偶然」的骰子,永远那么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