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第一年 第2章『购买装备〈Shopping Expansion〉』
    他们吵架的原因,至今她仍然记得很清楚。

    记得是八岁 ── 左右的时候。

    舅舅牧场的牛要生了,希望她去帮忙。

    如今回想起来,那根本是让小孩子去玩的理由,当时她却完全没发现。

    可以上街了。有工作做了。可以一个人坐马车。满脑子都是喜悦及兴奋。

    她觉得自己仿佛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大人。现在她知道,自己真是愚蠢。

    她记得自己得意地向他炫耀:「很棒吧!」

    也记得自己调侃他:「你没去过镇上对不对?」

    比她大两岁、住在隔壁的男孩。她无法接受因为这样就被当小孩子看。

    所以她怎么样都开不了口问他「要不要带你一起去」。

    她想让他主动说「我也想去」,然后自己再挺起胸膛回答:「好呀!」

    然而他却始终握着拳头,低着头。

    之后自己说了什么呢?记得直接的原因真的只是一句微不足道的话。

    他对自己怒吼,自己也回了什么,激动得搞不清楚状况。

    最后吵了一场两个人都号啕大哭的架。

    他们吵到他的姐姐来接他为止,自己也没有跟他道歉。

    隔天坐进马车时,只有双亲来为她送行。

    所以在夕阳下被姐姐牵着手踏上归途的背影,是她看见他的最后一眼。

    自此之后,就没有再见到他。

    已经是五年前的事。

    §

    「唔、唔嗯……」

    远方传来鸡鸣,从窗外照进的阳光毫不留情刺进眼中。

    听见工作的声音,大概是舅舅已经上工了。

    她在稻草床上翻来覆去,到头来只是无谓的抵抗。

    终于屈服的她慢慢从被窝里爬出来,一丝不挂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

    「……好困……」

    她一点睡饱的感觉都没有,抖了下发育良好的身体,背驼了下来。

    只有身高和胸部一直成长,相当引人注目,她反而觉得很难看。

    体型比同年龄层的女性 ── 虽然她根本没认识几个 ── 还要成熟,是因为正处于发育期吗?

    就算这样,她也一点都不高兴。

    她慢慢穿上内衣裤和衣服,为了遮住脸而留长的头发也没有整理。

    瞄了窗户一眼,思考要不要开窗,随即打消念头。她没那个心情。

    来到饭厅,桌上的篮子里装着黑面包,大锅里有凉掉的淡汤。

    她拿了一片面包,泡在汤里小口小口吃着,轻声感谢神明赐予的粮食。

    然后终于走出室外,环顾周遭,立刻找到舅舅。

    「早安,舅舅。」

    「喔,早!」

    被太阳晒黑的粗犷脸庞上浮现笑容,舅舅停下正在做事的手,向她道早。

    她明明睡过头了,舅舅却没有骂她。她轻轻咬住嘴唇。

    「啊……」舅舅支支吾吾地开口:「等事情做完,我要去送货……」

    「没关系。」

    没等舅舅问她「你打算怎么样?」她就慢慢摇头回答。

    「我就不去了,」她勉强扯出笑容。「镇上。」

    「……是吗。」

    舅舅皱起眉头,喃喃说道。她用力按住胸口。

    「……那不好意思,可以帮忙放牛吗?得让它们多吃一点,长胖一点才行。」

    「嗯,知道了。」

    她点点头,驼着背低头走向牛舍,放牛出来。

    她挥动手中的细木棒,「呗 ── 呗 ── 」喊着,引导牛跟她走。

    春天的阳光很暖和,山丘上的雏菊随风摇曳。

    ── 梦见讨厌的回忆。

    她的心情却沉重得跟铅块一样。

    已经过了五年。或者该说才过了五年吗。

    被村庄外的牧场收养后,过了五年。自己还是这副德行。

    ── 我真是个惹人厌的小孩……

    所以最好不要再有交流了。只会让彼此不开心。

    如果舅舅能放着她不管当然最好,但什么都不做,只等着给人家养,也很过意不去。

    话虽如此,自己一个人又没办法生存 ── 她深深叹息。

    不知不觉,牛走到牧场外了。

    栅栏对面是街道,行人纷纷瞄向她。

    「……」

    不知为何,她觉得害羞到了极点,红着脸缩起身子。

    她移开视线,「呗 ── 呗 ── 」对牛叫着,声音却微弱得有如耳语。

    ── 我在做的明明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尽管情势终于稳定下来,世间的混乱仍在持续。

    在五年前那场跟魔神的战斗中失去家园的人,以及无法谋生的人还很多。

    其中也有不少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少女。

    有的人背着简单的袋子代替背包,有的人腰间挂着疑似在路上捡到的剑。

    他们嘴唇都抿得紧紧的,走在路上,看起来有点志气昂扬。

    ── 这些人要去当冒险者。

    她一眼就看出来了。因为回忆中的他也带着那样的表情。

    冒险者。多么令人兴奋的职业。

    探索未知的遗迹、与怪物战斗、发现财宝、拯救公主,有时跟世界的命运扯上关系。

    听说五年前拯救世界的,也是冒险者组成的团队。

    「等到十五岁,被认定为成人 ── 或者是谎报年龄 ── 后,要去当冒险者」怀着这样的梦想。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因为失去了故乡,没有工作也没有知识,只剩这条路可走。

    然而,冒险者这个职业并不会因此褪色。这一点她是最清楚的。

    更重要的是,只要过去发生任何一点变化,搞不好她也会走上同一条路。

    或者,搞不好已经不在这里。

    ── 像他那样。

    「……呜。」

    思及此,仿佛有一股寒意从腹部传遍身体。

    总而言之,她想忘记一切,只专注在现在该做的事上。

    牧牛。她「呗 ── 呗 ── 」叫着,快点离开路边吧。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正当她默默抬头,准备检查是不是每头牛都在时。

    「……咦?」

    她眨眨眼睛。

    是错觉吗?她用袖口擦了好几下眼睛。

    前往城镇的人群中,好像,有个熟悉的背影 ──怎么会,不可能。

    不可能,可是。

    「…………」

    不知为何,她无法移动脚步。

    §

    「不好意思 ── 我想登记成冒险者。」

    「好的,马上来!」

    「抱歉!帮我从金库拿三袋金币!」

    「是,现在就去拿!」

    「你负责的药水贩售纪录,记得记到账簿上喔。明天就是关帐日了。」

    「啊,是!立刻去弄!」

    「地图放在哪?地图!」

    「呃,在文件柜……我现在去拿!」

    「喂,这份文件写错了!Wyrmling是刚孵化的龙, Worm是长虫!」

    「啊!?对不起!」

    忙到晕头转向。职员们忙碌地在冒险者公会的柜台处奔波。

    ── 在都城受训的时候都没这么累……!

    新进职员像只陀螺鼠般跑来跑去,对着文件眼眶泛泪。

    将向公会提出的委托拟成文件,当然是职员的工作。

    提供错误的委托,可能会害冒险者丧命,也会砸了公会的招牌。

    何况虽说是刚孵化的,龙毕竟是龙。不小心写成长虫是非常严重的失误。

    要是以为敌人是长虫的冒险者过于轻敌,被龙的吐息烧到……

    ── 咦?这个力量〈Level〉的话是不是长虫的威胁度比较高?

    她拿带子系紧用皮带吊着的袖口,振笔疾书,一边思考。

    记得紫色长虫〈Purple  Worm〉挺强的。

    糟糕了 ── 她连忙拿出怪物辞典翻开来。

    「呃,威胁度十二吗。刚孵化的龙是基本值,绿色鳞片的话是……四?」

    ── 这样看来,刚才的失误反而帮上了忙……?

    处理委托的时候,常常得像现在这样一直坐在桌前,根本忙不过来。

    要学习的知识也很多,每天的行程都是加班、回家、吃饭,好不容易才能上床睡觉。

    连整理仪容的时间都没有,妆也只化了淡妆,头发光是绑成麻花辫就够累了。

    大方又潇洒、楚楚可怜又精明干练 ── 跟令人向往的才女大相径庭。

    有教养,也就是出身于家世好的名门,并不代表她就有义务要当个贵妇。

    她知道在社交界与达官显贵打好关系,让父亲或丈夫的工作能顺利进行,也是重要的职责。

    可是继承人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我要去当文官!

    ── 结果就是现在这副德行。

    「啊,这个扑灭哥布林的委托也麻烦你拟成文件啰。」

    面前出现一座文件山,害她差点忍不住哭出来。

    ── 先不论当贵妇的义务,真想要能当贵妇的时间……

    负责隔壁柜台的同事看不下去,问她:「你还好吧?」

    告诉她自己拥有神官资格的温柔同事,经常向她伸出援手。

    「……没事的。我去拿个水。」

    忙成这样,不可能有空泡她最爱喝的红茶。

    她摇摇晃晃站起来,走向员工共用的水壶,将水倒进写着自己名字的杯子。

    水温温的,不过还是能滋润干燥的喉咙及嘴唇。

    新进职员咕嘟咕嘟灌着水,吁出一口气。

    「呜……手好干……」

    她无意义地抚摸水气被纸吸走的手,用手指搓揉疲惫的眼角。

    ── 又是哥布林吗……

    哥布林不用多说,是最弱的怪物,不祈祷者〈NPC〉的最底层。

    体型、力气、智力与孩童相等,成群结党,潜伏在洞窟或遗迹中,袭击村庄、掳走女人。

    面对强者会极尽谄媚之能事,却深信自己才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存在,以凌虐弱者为乐。

    两、三只哥布林企图偷走村庄的家畜,结果被村里的年轻人赶走,乃稀松平常之事。

    来委托公会,代表情况比这更加严重。

    而所谓「更加严重的情况」基本上源源不绝。每天都会有。

    甚至有这么一句玩笑话:每当一支冒险者团队组成,就会多出一个哥布林巢穴。

    ── 国家都不想办法吗?

    她也有这么想过,不过连自己这个基层工作人员都忙不过来了。

    再说,五年前魔神王率领的混沌军团才袭卷过国家。

    成功讨伐魔神王后都过了五年,战败而潜伏在各地的残党仍如雨后春笋般持续蔓延。

    藏在都会暗处制定阴谋、肆无忌惮的暗人〈Dark Elf〉暗杀者们。

    在地下遗迹的深渊举办可疑仪式,企图重振旗鼓的邪教徒集团。

    设庵立塔,拿死者反复进行恐怖实验的死灵术师〈Necromancer〉。

    不受控制的混沌怪物们,恣意妄为地在世界各地行动。

    ── 先不论那些想驱逐栖息在深山内的龙的人……

    哥布林只是数量多而已,终究是最弱的怪物。

    「哎,冒险者自然会想跟哥布林以外的怪物战斗……」

    连负责制作文件的自己都嫌烦了,剿灭哥布林的人想必会更不耐烦。

    要是有人叫她之后每天都要处理剿灭哥布林的文件,她一定会忍不住哀哀叫。

    新进职员再度叹气,回到自己的柜台。

    得整理好这些堆成山的剿灭哥布林委托书,修改成能贴在布告栏上的格式。

    可是贴上布告栏后,又有几个人、几组冒险者会愿意接下委托?

    光想就让人胃痛,刚擦掉的眼泪又冒了出来。

    「啊呜呜……」

    「嘿,别难过别难过。」

    「嗯……」

    新进职员摇摇晃晃走回座位,坐在隔壁的同事笑着安慰她。

    「所谓的义务呀,指的就是正义的职务喔。得更认真一点才行!」

    ……她在安慰我?

    如果不是至高神,而是侍奉地母神的神官就好了 ── 失礼的念头闪过脑海。

    这样的话,她安慰自己的方式或许会更温柔一点 ──「是说,你吃晚餐了吗?」

    但她依然非常感谢她这么关心自己。

    新进职员摇摇头,麻花辫随之晃动。

    「没时间吃……」

    「好了啦,快去吃饭。吃饱才有力气工作!噢,下一个人要来啰!」

    「……是。」

    「来,笑一个笑一个!」

    虽然同事这么激励她,新进职员实在没心情吃饭。

    她心想「我真的不太会笑」,揉揉脸颊。

    受训时期她一直努力对冒险者展露笑容,叫他们加油……

    ── 结果被人缠上……

    在都城遇到的讨厌经历,关乎她的贞操危机 ── 其实没有那么夸张,不过体感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毕竟对方可是力气大到一介弱女子绝对应付不了的无赖。能顺利逃掉已经堪称奇迹。

    ── 不过,总不能板着脸送客人离开……

    笑容也是工作之一。

    她不想让愿意接下委托的人感到不快,也不想害人家误会。

    可是,那要笑到什么样的程度才好?

    在她利用珍贵的时间努力练习扯出笑容时 ── ……?

    「……」

    一名少年突然站到柜台前。

    「呃。」

    刚挂到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

    年龄差不多十五岁吧,比新进职员小一点,刚成年。

    看起来很疲惫,不晓得是从哪里旅行过来的。

    外表看来是想当冒险者,不过也可能是来自农村的委托人,无法断言。

    他一语不发,紧盯着新进职员。感觉像在瞪人。

    「那、那个,请问……您有什么事?」

    「不,」少年摇摇头。「没问题吗?」

    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新进职员困惑不已,望向隔壁的座位试图求救。

    「我说,报酬不能再低一点吗?没办法付那么多给护卫啦。」

    「很遗憾,这是规定……还是要换成等级低的冒险者?」

    「我可不想把货物交给小混混和刚长毛的新人。最好是值得信赖的……」

    然而,她似乎分身乏术,看来只能放弃求救。

    虽然最近变少了,听说以前很多委托人会用「不好意思骗了你」这招,事后反悔灭口。

    在都城的黑暗处行动,心怀不轨的人中,好像也有不少这种骗徒。

    正因如此 ── 冒险者公会的柜台人员、职员的义务是很重要的。

    ── 正义的职务,对吧。

    嗯,好。新进职员在心中帮自己打气,勉强扯出笑容。

    「欢迎来到冒险者公会!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没问题的话,帮我登记。」

    「登、登记是吧!那个,文件文件……哇,啊!」

    大概是因为她急忙在桌上搜来搜去吧,桌上的纸啪唰一声倒下。

    初春确实有很多来登记成冒险者的人,但并不会因为这样就随时备有文件。

    她慌慌张张地努力把纸捡回来,其中一张轻轻飘到他手边。

    「……哥布林?」

    「哥布林?啊……」

    仔细一看,那是她刚才费尽千辛万苦写好的一张委托书。

    「那是剿灭哥布林的委托……」

    简单的 ── 没错,在冒险者公会接到的委托中属于简单的 ── 剿灭哥布林任务。

    环视边境大概随便都能找到十只二十只,是随处可见的委托。

    「哥布林吗。」

    他只确认了目标,看都不看报酬跟其他情报,将文件递给新进职员。

    「那我要接。」

    「啊,那个……不组队很危险喔。」

    他思考了一下后说:

    「没问题。」

    新进职员连忙搜索记忆,准备摊开怪物辞典,告诉他光组成团队是不够的。

    剿灭哥布林的任务人数太少会有危险 ── 她听过好几次了,也有记笔记。

    然而一旦遇到这种状况,就会不小心忘记该怎么跟对方解释。

    新进职员着急地翻开自己的手帐,不对,干脆直接给他看怪物辞典好了。可是他看得懂字吗……?

    在她正想叫他「请、请您稍待片刻」的时候。

    咕噜。微弱、可爱的声音响起。

    新进职员的脸瞬间红得仿佛会冒出蒸气,按住肚子,接着又是一声「咕噜」。

    「啊,呃,那、那个,这、这是……!」

    「是哥布林吧?」

    「是、是的……」

    ── 他、他没听见吗?

    肚子叫了害她相当羞愧,决定先动手帮他登记。

    「呃,请问您会写字吗?」

    「会。」他回答。「学过。」

    他接过柜台小姐递出的冒险记录单〈Adventure Sheet〉。

    虽然笔迹潦草得像是在涂鸦,但他确实填好了表格,明明怎么看都不像有学过书写。

    可是再继续盯着他,感觉肚子又会叫出来,因此她迅速盖下认可的印章。

    「放到哪去了 ── 」

    她在桌上摸索,拿出尖笔 ── 却找不到最重要的识别牌。

    插图02

    「咦?唔……」

    「来,这个。」

    同事一副想问她「你在做什么呀?」的态度,在处理业务时抽空将白瓷牌子滑给她。

    「谢谢。」

    她连忙道谢,同事挥挥手,叫她不用客气。

    ── 呃,做识别牌的时候,要把冒险记录单上的资料誊过去……

    新进职员一边确认步骤,一边尽量用漂亮的字迹把内容刻上去。

    姓名、性别、年龄、职业、发色、瞳色、体格、技能……

    ── 战士〈Fighter〉一,猎兵〈Ranger〉一。除此之外……

    「好,做好了!」

    她松了一大口气,擦掉额头的汗,抚了抚私底下有些自豪的胸部。

    然后将第十级 ── 白瓷等级的识别牌放到桌上递给他。

    「这个很重要,请小心不要弄丢喔。」

    「…………」

    他接过识别牌,紧盯着手心里的小小白瓷板,像在瞪它似的。

    「请、请问…………?」

    「知道了。」

    新进职员提心吊胆地开口询问,他粗鲁地一把抓住识别牌,塞进口袋。

    看起来对自己当上了冒险者一事毫不感慨,直接转身离开。

    「那家伙态度真差……」

    这么嘀咕道的,是排在他后面的青年,肩膀上扛着疑似长枪的木棒。

    除了青年外,还有几个新手冒险者和老手冒险者在偷瞄走向工房的他。

    新进职员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但工作是工作。她立刻转换心情。

    「欢迎来到冒险者公会!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啊,我也要登记成冒险者。」

    「好的!」

    她努力扯出充满活力的微笑。

    她探出身子拿冒险记录单,青年「喔喔」了一声。

    队伍外有一名疑似已经登记好、身穿魔女服装的女性,带着颇有深意的笑容。

    ── 快点学会用更像样的笑容接待客人吧。

    新进职员下定决心,埋头工作,看来没时间吃午餐了。

    ── 对了,他刚刚问我「没问题吗」。

    是不是指午餐?突然浮现的疑惑,转眼间消失在忙碌中。

    隔壁的同事无奈地看着手忙脚乱的她。

    之后,她非常后悔自己接待他时不够友善专业,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

    「那个 ── 这里应该没在卖传说中的剑……吧?」

    听见两眼发光的青年说的鬼话,工房老板的头传来一阵令人火大的痛楚。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放在店里。」

    「不意外。那颇有来历的魔剑呢?」

    「那可不是商店会卖的货色。」

    老板揉着眉间摇头。他心想干脆把这人轰出去算了,最后打消念头。

    「首先,尽管只赋予一点魔力,魔法武具就是不同等级的武器。」

    「嗯……那我看看 ── 」

    青年用那双依然发着光的眼睛,雀跃地欣赏架上的武器,拿起来把玩。

    「先说说你有多少预算。没钱的话我可不卖。」

    「喔、喔。那么,呃。」青年从口袋中拿出钱包。

    「我想要用这些钱能买到的最强武器。」

    ── 最强武器吗!

    身为工房主人的老板深深叹息。又是这种类型。

    向往冒险故事,觉得自己也能变成那样 ── 深信自己也是英雄候补的年轻人。

    无知到这个地步是很罕见,不过基本上大同小异。

    怎么想都无法驾驭的大剑,以及重视机动性而一堆部位都盖不住的铠甲。

    他们的知识来源,只有酒馆里喝醉的诗人弹唱的英雄传说。

    如果说那是当下的流行,那也没办法,但对于从事锻造的自己来说,实在看不下去。

    老板本想给他一个忠告,可是他并不觉得会管用。

    「……剑可以吗?」

    「嗯。就是要剑。」

    他接过金币袋,最后决定帮这位点头表示肯定的年轻人挑把剑。

    单手剑还双手剑?这名青年身上穿的是偏厚的皮衣,当前锋不够可靠。

    「不用盾牌或头盔吗?」

    「头盔……不用。戴了就看不见脸啦。」

    老板不会说重视外观有什么不对,也没打算说。

    卖脸和卖名声也属于冒险者的工作。就算不是冒险者……

    ── 哪有人从来没向往过当英雄的?

    「……那我就不多说了,至少带个盾牌。」

    「我没用过盾牌耶……」

    「还是得带。」

    听老翁这么说,青年勉为其难答应。这样就好。

    听得进这番话,表示这个冒险者有点希望。至少,只有希望是有的。

    从乡下带来老旧武具的人、不听他的建议就买走装备的人,不计其数。

    而且就算这位老翁插嘴,实际去冒险,跟怪物战斗的又不是他。

    无论装备有多齐全,该死的时候就会死,所以是不是该让他们打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被别人说三道四,穿着不是亲自挑选的装备而战死,只能以凄惨形容。

    ── 再说,不管那有多么愚蠢、凄惨、可笑……

    面对以自身意志决定到外界闯荡的年轻人,又有谁开得了口嘲笑他们的第一步?

    想到自己生平第一次拿锤子锻剑的时候,就更开不了口……

    「喔?」

    ── 正当此时。

    一名年轻人踩着大剌剌的脚步,从公会柜台的方向走进工房。

    「要买装备。」

    「我想也是。」

    这句话冷淡到令老翁下意识皱起眉头。

    至于刚买完东西的青年,正好奇地竖起耳朵偷听。

    老翁挥挥手叫他闪边去,面向眼前的年轻人。

    ── 真寒酸。

    看起来像来自乡下,历经一段漫长旅途的小混混。

    「……你有钱吗?」

    「有。」

    他拿出挂在脖子上的小皮袋,扔到柜台上。

    从中传出硬币的碰撞声。

    老翁用指尖拎起皮袋,打开拿出一枚金币,咬了下去。

    不是金箔。似乎是真钱。

    老翁用手掌抚摸钱包上的花形刺绣,瞪着他问:

    「这是从你妈或姐姐那偷来的吗?」

    「……」

    他沉默了一瞬间,点头回答。

    「对。」

    老翁不悦地哼了一声,不晓得是真话还是玩笑话。

    然而,这些确实是钱。有钱就是客人。

    「……要买什么?」

    「硬皮甲,还有圆盾。」

    老翁「哦」了一声。

    他无视旁边面露疑惑的青年,重新观察这名年轻人。

    肌力够了。肯定是战士。恐怕是兼职。斥候〈Scout〉或猎兵〈Ranger〉。两者皆是也不奇怪。

    「武器呢?」

    「剑……单手剑。」

    「要拿盾当然是单手剑。那就这把。」

    老翁毫不犹豫从陈列在柜台后面的剑里面挑了一把,交给他。

    年轻人接过剑,将剑鞘插进腰带固定。身体有点倾斜,也许是剑的重量所致。

    ── 新人大多都是这样。

    「皮甲在后面的架子。盾挂在那边的墙上。」

    「好。」

    他硬把身体调正,又踩着大剌剌的脚步走向老翁说的地方。

    从架上拿下皮甲,从墙上拿下盾牌的动作,如同在抢东西的强盗。

    老翁见状,一副对此有所不满的样子,刚才被吓到的青年趁这时迅速上前。

    「喂、喂,你也是今天登记成冒险者吗?」

    年轻人没有回答。但他默默点了下头,所以青年笑着继续说道:

    「我也是。」青年挺起胸膛。「不、不介意的话,要不要一起去冒险?」

    「冒险。」

    年轻人低声咕哝。

    跟兴奋、雀跃的青年不同,他的声音仿佛在地面爬行。

    「哥布林吗?」

    「不,怎么可能!」

    年轻人冷冷询问,青年发出悲鸣般的声音摇晃全身,表示否定。

    「我的目标更高一些。比起哥布林,我更想去未知的遗迹之类的……」

    「哥布林。」

    「什么?」

    「我要去杀哥布林。」

    就这么一句话,年轻人似乎对青年失去了兴趣。

    他用称不上熟练却迅速的动作穿好铠甲,把盾牌绑在手上。

    一面小圆盾,除了用来把盾套在手上的带子,还有个把手。他握住把手,轻轻挥动。

    拿着盾拔出剑,再把剑收回剑鞘内。活动了一会儿,点点头。

    「买了。」

    「谢谢惠顾。」

    「剩下多少金币。」

    「剩这些。」

    老翁将钱包里的钱倒到柜台上。

    然后用手将十几枚金币中的大部分拨进柜台内。

    剩下数枚。青年念了句「坑钱」,老翁狠狠瞪过去。

    「硬皮甲做起来花时间,价格自然高。嫌贵的话给我去其他地方买。」

    老翁不会蠢到跟他们解释用油煮皮,往里面填东西〈Padded〉有多辛苦。

    至于那名年轻人,他一点都不在意,用手指一枚一枚重新清点金币。

    「有药水吗。」

    「药水之后跟柜台买去。虽然我这边也有……」

    老翁又迅速拿了几枚金币走,从柜台后面拿出两个小瓶子。

    放在桌上的瓶子内装着淡绿色液体,散发出淡淡药草味。

    「解毒剂〈Antidote〉和治疗药水〈Heal Potion〉。这样够了吗?」

    「嗯。」他将两个药水瓶丢进简陋的袋子。

    剩一枚金币。

    「……我还需要什么?」

    「我想想……该带个冒险者组合,再一把短剑……」

    老翁将年轻人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

    身穿皮甲,两手带着剑和盾,抱着破袋子的模样,俨然是新手冒险者。

    「……硬要说的话,头盔吧。」

    「头盔。」

    「等我。有便宜的头盔。」

    老翁扔下这句话,慢吞吞走向工房内部的仓库。

    已经买好东西的青年,讶异地望向年轻人。

    若要用一句话形容他的心情,大概是「这家伙是怎样」或「真是个怪人」。

    接着,青年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摇摇头,抱着东西离开工房。

    青年刚离开,老翁就从仓库回来。

    「不打算卖脸的话,至少戴个头盔。」

    老翁将怀里的头盔放到柜台上。

    是个两侧有角、仿佛被诅咒过的老旧头盔。

    §

    今天冒险者公会也一样热闹,行人比平常更多。

    一名冒险者走在里面,自然不会显眼到哪去。

    全新的皮甲、带角的铁盔。腰间配着长剑,手上绑着全新的圆盾。

    新手冒险者 ── 看这身装备,没有其他辞汇可以用来称呼这名年轻人。

    他穿过门来到街上,没有任何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就算他一直没回来,八成也不会有人发现。

    肯定,谁都不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