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间章「调皮女孩想去冒险的故事」
    「真是,哥哥太过分了!」

    少女跳到床上,愤怒地拍打被子。

    「自己东跑西跑,却叫我不要出门!」

    「没办法,那是工作。」

    「可是,听说火石从天上掉到山里……」

    「人家不是跟你说过,这件事不可以乱讲吗?」

    负责照顾她的友人兼佣人,露出困扰的神情。

    每当自己抱怨忙得四处奔波的哥哥时,她都是这种表情。

    实际上的雇主不是自己,而是哥哥,所以对她耍任性会得到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

    理智上理解,但不能接受。人心就是这样。

    「哥哥以前也是冒险者,却强烈反对我去当冒险者。」

    「因为他很清楚当冒险者的好处、坏处和辛苦之处。」

    又不是要结婚。少女鼓起脸颊,望向窗外。

    路上行人很多,从中午就充满活力。

    来自各种地区的各种人种,基于各种目的前来,各自走在路上。

    那是被关在这样的房间中生活的她,绝对无法获得的。

    「真好……」

    「你这么想到外面?」

    「这还用说。」

    少女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躺到床上。

    「外面不是只有好事喔。」

    友人的话语也传不进她耳中。

    她瞪着天花板,脑袋里接连想出荒诞无稽的计划。

    听说住在市内的年轻女孩,绝对会离家出走一次。

    那她也可以离家出走,直接去当冒险者吧?

    ——干脆踹破墙壁算了。虽然我踹不破。

    谁都妄想过这么一次。

    当然,大部分的人都没有付诸实行。

    因为他们知道,采取行动后失败,因而大吃苦头的人更多。

    然而只有实际行动的人,能得到成功。

    无法判断骰子的点数是宿命还偶然,只能掷出去再说。

    只有不掷出骰子的人会讲这种大道理——她是这样想的。

    至于现在,她连掷骰的资格都没有。她无法接受。

    ——没错,不要擅自帮我决定。

    不要擅自帮我决定将来、未来、世界、一切的事。

    她迟早也会跟人订下婚约,然后结婚吧。

    考虑到自己的身份,这是无法避免的。她明白。

    ——可是,我什么都没看过。

    听说世上充满哥布林。

    她透过诗歌得知,边境的勇士在吹着暴风雪的孤山,从小鬼的城塞救出受困的少女。

    国王、大臣、宫廷魔法师、将军都知道,却什么也不做。

    ——一定是因为他们没看过。

    哥哥以前也是冒险者,但他不愿多讲自己的冒险故事。

    肯定是被队友保护得好好的,或是没什么值得一提的经历。

    他对小鬼肯定一无所知。

    「嗯……对呀。」

    没亲眼看过,所以不能决定。

    必须亲眼见证,自己下决定。

    尽管骰子是由神掷出的,唯有要做什么的意志,是属于自己的。

    「……欸,我记得你哥是行商对吧?」

    「是的。是我堂哥。他一早就会在城门开的时候出去,做完生意才回来。」

    友人轻易地告诉她,八成是觉得反复无常的少女心思已经飞到其他事上了。

    「这样呀。」少女在床上抱起胳膊。思绪如同泡沫般不断冒出。

    这时,友人突然「哎呀」一声,视线落到窗外。

    「怎么了?」

    「好像回来了。」

    「真的!?」

    「是,马车就停在外面。」她话还没说完,少女便跳下床铺。

    将叫她换上别套衣服的友人甩在后头,一溜烟冲出房间。

    与她擦身而过的佣人纷纷瞪大眼睛,纳闷发生什么事,看见少女的身影便叹了口气。

    插图03

    少女彻底无视其他人,冲向门口,直接扑过去。

    「哥哥,你回来了!」

    ——这样他肯定想不到我今晚要离家出走。

    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