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别再打了,来过幸福生活吧,魔王大人! 任务62「安息之路还很遥远」
    全部的工作终于都结束了。

    许许多多的问题迎接了半死不活、回到迷宫的我。

    像是建造了许多条岔路的交易道路,以及数量尚有不足的住居。还得面对没杀成哥哥而在胡闹的伊芙莉娜,以及跟人互砍得还不够满足、心生不满的艾莉丝等等……充满了一堆麻烦的问题。

    若要说我有什么救星的话,那就是伤患尽管很多,不过睡一觉就能治愈他们的迷宫之力吧。拜它所赐,我的部属们马上又能够行动了。

    第二天,我一面修复交易路线,一面攻击还在欧瓦大森林里面的近卫兵跟笨蛋、把对方赶出森林,然后我也开始兴建住处。而关于伊芙莉娜,我让艾莉丝去挑战她之后,再要欧鲁奇亚去找打赢伊芙莉娜的艾莉丝。因为再怎么说他们也已经不是敌对关系,所以我禁止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不过艾莉丝似乎是打了一场满足的战斗,她的不满看起来已经烟消云散了。

    修缮交易路线以及建造住居这两件事,果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虽然我耗费了相当多时间,但还是做完了,大概是多敦为我指挥前线的功劳所致吧。

    在那段时间里,我做了一件只有我才办得到的重要事情。那就是为未来会降临的问题研拟解决对策。

    而那件事也终于做完了。

    因为路易丝在旁边美其名对我提出建议,实则一直妨碍我,让我相当辛苦。她说着的那些建言,全部都是她自己的要求,实际上丝毫没帮到我任何忙。

    反正啊,那件事也会在今天告一段落。这东西在下次来临的问题发生之时再发表就好,没有必要马上使用。

    因此,接下来就只要往返于寝室与谒见厅之间度过每一天就好。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已完全跟帝国成功建立了友好的关系,诸小国暂时不会有所行动。虽然王国有剑圣‧沃鲁多镇守所以无法大意,但那也并不是能马上获得解决的问题,也仅能放着不管了。我能做到的程度,顶多就只有诅咒沃鲁多寿终正寝而已。

    虽然要到达我梦想中的茧居生活还有一段很长的路,但我过的生活也比迄今轻松许多。

    「魔王大人~树人它擅自吃掉了~」

    「因、因为排泄物能转化成养分嘛……」

    请史莱姆跟树人你们融洽地分配那些东西。

    「魔王大人,糟糕了!兰、阿市还有蛇长人在打混仗啊!」

    「什么?真是的,他们就只会为阁下制造麻烦而已,真是些让人困扰的家伙呢。」

    请你们和平相处。还有,路易丝,你也是他们的同类。

    「魔王大人,交易路线修复完毕,住居的相关工程也就绪了。再来会计算魔族的人数,让各族长进行人语教育训练。另外,也请多敦与赛米娜学习魔族语。这些事情光靠我忙不过来,还请魔王大人提供协助。」

    「抱歉,我得去进行视察才行。你就任意使唤莱尔吧。」

    别把我算在内,你们和睦地去做那些事吧。我要去……那个啦,我必须去进行最终确认,看看交易路线有没有完全修复成功才行。

    「魔王大人!」「阁下。」「魔王,你很闲嘛。来帮忙啊。」

    不管哪个家伙,都在指望我。我、我想得到安宁的歇息啊──

    「魔王大人,轮值戒备周围的狗头人捎来了报告。」

    「怎么了?」

    既然是在迷宫外部的狗头人所传递的报告,那就表示有从外界来的入侵者。而且入侵者没有一个是和蔼可亲的人吧。

    「他说从帝国方面派来了马车。」

    「……马车?那么会不会是来进行交易的呢?」

    那种程度的话不必特别说什么『报告』,明明只要说『平常那台贸易马车到达了迷宫』就可以了。

    「不、那个……它看起来跟平常那台贸易马车不同,而且随车戒备的士兵看起来也强到至今的警卫兵完全比不上的程度。」

    「这件事……应该没告诉艾莉丝吧?」

    虽然最近的艾莉丝得到欧鲁奇亚这个好对手,所以胡闹的时候看起来很开心。不过她也已经厌烦这个只有欧鲁奇亚跟伊芙莉娜算得上像样对手的环境,甚至还开始邀我跟她对打了。

    如果她知道有厉害的家伙来到这附近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她并不知情。」

    这样啊?那就太好了。

    「不过她好像闻到某种味道,已经离开迷宫跑掉了。」

    艾莉丝的嗅觉凌驾于狗头人首领之上啊?

    而且没有人动身去追离开的艾莉丝。恐怕这对阿柴跟欧鲁奇亚来说也是件难事吧。

    ……没办法当作没听到吧?做不到对吧。

    「派传令兵去吩咐欧鲁奇亚把艾莉丝带回来。」

    大概已经太迟了吧,但又不能不采取措施。而且来自帝国的是什么人啊?

    如果那台不是贸易的马车,就代表对方有其他事情吧。照例来说,大概是想进行交涉啰?

    要艾莉丝和欧鲁奇亚负责交涉大概会很难吧。而且艾莉丝又会给人添麻烦,我就只能去一趟了啊。

    要是慢一点才到的话,事情会不会已经全部解决了呢?不可能吧。

    我原本应该是要借助霍乌的外表飞去现场的才对,但我被误会指示的霍乌抓了起来,进行了一场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的空之旅程后,降落在现场。

    我实在是太不舒服了,现在就想要马上回去。

    「喔喔,阿信。好久不见啦,我来找你玩啰!」

    但是我没办法马上回去。因为来到这里的不速之客,就是帝国皇帝──基尔孚德‧基尔亚‧基尔巴德。

    其他还有担任护卫的近卫团长,甚至连法斯边境伯都来了。

    我不舒服所以想回去了──这情况没办法做出这样的事。

    「真久啊,基尔。我还想说你会很忙,应该暂时不会来了呢。」

    「我的确很忙啊。我必须对阿尔基公爵一派严加究责,还必须决定要由谁来治理阿尔基公爵领才行。因为那里现在虽然是块直辖领地,不过跟帝都的距离有点远,占地又太过广阔了。就算分割成好几块,要是没办法找到人来治理的话,在管理上很麻烦啊。而且也需要决定一名新的近卫副团长,不过近卫兵本身就有所减损了。幸好我有两名儿子,这次的事件就跟已经决定好后继者没两样。现在应该正在代替我履行职务吧,要是能好好培育起来就好了。」

    也就是说,他是在问题仍然堆积成山的时候,把那些事全部推给儿子处理,自己跑来这边的啰?真不错呢,我也想要后继……不,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危险,还是不要吧。

    「哎呀,都变成在发牢骚了呢。我今天会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说这些话的,而是为了要听阿信你的话啊。而且你的部下好像也增加了呢,我对你的迷宫变成什么模样也很有兴趣喔。」

    他还真的是来玩的啊。算了,只要是面对基尔我就没有理由拒绝。虽然有些地方是还在忙,但也没忙到不能接待客人的程度。况且,基尔能贡献意见的话,会帮我一个非常大的忙。

    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一件无论如何都非常在意的事。

    「我明白了,前往迷宫的沿途上再讲吧。不过在动身之前,可以先阻止那个东西吗?」

    那就是在我眼角余光中进行的那场──艾莉丝、欧鲁奇亚与近卫团长所展开的三方战斗。虽然这场战斗对他们来说或许只相当于轻微的热身运动,不过从旁人眼中看来,没有比这个还要恐怖的事了。

    「啊啊,对喔。邦,走了喔!回来!」

    「艾莉丝、欧鲁奇亚你们也停手!是说啊,欧鲁奇亚,我应该有吩咐你去阻止艾莉丝的吧!艾莉丝也不要擅自跑去闲晃!」

    为什么艾莉丝回来的时候一脸满足的模样呢?就不能像欧鲁奇亚那样摆出感到抱歉的态度回到这里吗?

    艾莉丝与欧鲁奇亚先回去了,我要他们把基尔莅临的消息传出去。虽然艾莉丝多半还想再战而一脸不满,但是她被欧鲁奇亚抓住,往迷宫回去了。

    「基尔,然后呢?你是想听我说哪方面的事?」

    「就是迎击我家那只笨蛋时的事。因为士兵若是有问题存在,就必须重新训练、改正过来才行啊。」

    基尔的身后跟的护卫士兵,很可能会因为我的话而要重新接受训练。他们像是在祈祷不要有任何问题点一般双手合十。

    谈论的结果让基尔判断士兵不用重新接受训练,而是需要再次评估战术,让护卫的士兵们得救了。

    他也询问了我关于战斗的感想。我们大概聊了很久的时间吧,到达迷宫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

    虽然我应该已经要人把基尔到访的消息传达下去,但却没有任何人出来迎接。明明没必要出来的时候就总是会出现,就只有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不会来是吗?

    「陛下,我听到战斗的声响。」

    「真的吗?」

    咦?战斗的声音?我竖起耳朵,确实听到了某种虽然轻微却又吵闹的声音。

    这还真奇怪啊。如今太阳已然下山,部下们都开始准备睡觉,也不会进行训练之类的活动。也就是说,有什么人攻进迷宫了?所以才会没有任何人出来迎接啊?

    我匆忙前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没想到都没有人在,负责留守的狗头人警备网发生了什么事?

    我抵达了发出声音的现场,出现在眼前看到的景象是──身为迷宫主要战力的艾莉丝、欧鲁奇亚,还有伊芙莉娜、赛米娜倒伏地面的模样。

    然后,做出这件事的嫌疑犯就是──

    「沃鲁多,你在干嘛啊?」

    「喔喔,你回来了啊。正如你所见,我在进行训练啊。」

    在沃鲁多的跟前,凛跟阿柴他们正与陌生的人族对手拼命战斗着。这群人族,不就是当时食人魔首领跟树灵进行战斗时,身在现场的沃鲁多弟子们吗?

    「看,老是依赖眼睛反应就会慢喔。要解读气息、分析动向。」

    不过这训练还真残酷。在这片日落后的昏暗之中,只有篝火充当着唯一的照明,就是在这个情况中对战。若是倚靠眼睛的话,确实就会漏看对手微小的动作吧。

    「哦?这就是那名剑圣的训练方式啊。如何啊,邦?我们也来试着假设夜间强袭之类的情况,把这么做当成训练怎样?」

    「说得也是呢,虽然我是因为稍早的事情而产生这种想法的,不过比起说是处于森林中,不习惯在视线差的地方战斗,是否才是失败的原因呢?用这方法解决那个问题好像不错?」

    就连我的身后都在进行某段令人惧怕的对话。各位护卫士兵们,真是遗憾啊,看来确定要重新进行训练了。

    「要训练也该有个限度,现在可是我们正忙的时期。话说,你怎么会来啊?你不是有在说什么究极之剑那类的话吗?」

    「喔喔,对了。我之前会来欧瓦大森林的理由,本来是要让这些家伙见识一下信长的剑术啊。那时候没留神就回去了,所以我又来啦。」

    别再来了啦。基本上我是不会用剑的,就只是因为变成剑圣的身体才会使用罢了。

    我就算思考能否温和地麻烦他回去,但眼睛瞄到的是倒在附近、我手下的主要战力们。再这样下去,我也有可能变成他们其中的一员。

    ……看来必须要准备活祭品呢。

    「沃鲁多,我姑且为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帝国皇帝‧基尔,然后这一位则是担任近卫团长的邦。」

    我配合着介绍的台词,自然地往后退了一步,拉住正打算跟沃鲁多打招呼的基尔衣角,把他固定在当场。

    他应该不明白我的意图吧。基尔一脸困惑地立定在现场,由近卫团长代替他走上前去。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近卫团长邦‧巴──」

    「哦?你看起来还满能打的嘛,稍微摆个架式吧!」

    说时迟那时快,沃鲁多在近卫团长摆好架式之前,就往他头顶轰了一记。

    虽然近卫团长在眼看就要被打中的那一刻,勉强赶得及防御住。不过沃鲁多已经做好下一招攻击的准备。面对还维持保护头部姿势的近卫团长,沃鲁多尽管剑上还套着刀鞘,仍是毫不客气地击向他的脖子。

    「呜恶!」

    沃鲁多还没停手。他面对按着喉头一脸痛苦的近卫团长,将剑高举过头。那姿势简直就是一座断头台,朝近卫团长挥下毫无慈悲的一击。

    「阿信啊,感谢你。虽然我这种程度的本事多半不可能引起剑圣的兴趣,但也有渺小的可能性存在。献上邦当作活祭品就能解决这件事,真是太好了。」

    「你别在意,我的部下已经变成牺牲品了啊。抱歉,让你的近卫团长送上门去。」

    近卫团长倒在地面上,连颤都没有颤一下。沃鲁多缓缓地收剑入鞘,回顾起刚刚那场攻防──不,是一面倒的攻击。

    「唔嗯,是个擅长防卫的家伙呢,没朝我反击真是遗憾啊。」

    咦?哪里有进行得了反击的要素啊?我眼里完全没看到任何类似的破绽就是了。

    不过沃鲁多的注意力被他吸引过去就太好了,我就在那段时间内逃离现场吧。

    就在我先往后退了一步的瞬间──

    「好,那么接下来轮到信长了吧。」

    「等等,现在已经很晚了,也会为其他人带来困扰的。说穿了,你也不是为了跟我对打才来这里的吧。那些家伙看来也很累了,今天就让他们休息吧。」

    由于他的目标转移到我身上,所以我立刻让他想起自己原本的目的。不过只是这点程度要争取时间也已经是极限了,得马上准备逃走才行。

    「好,你们今天就到这里吧。看要休息还是吃饭,爱做什么就去做。我有事情要找信长。信长,我们有个东西还没做下了结,去做那件事吧。」

    还没做下了结的东西?有那种东西存在吗?

    「让那位剑圣无法做下了结的东西?有那种玩意儿的话我还真在意啊。阿信,那是什么?」

    「喔,你是谁啊?好吧,算了,你也一起来吧。来打游戏啰!」

    沃鲁多完全摆出一副这座迷宫归他所有的模样,擅自开始前往谒见厅。不,在那之前──

    「我不是已经在游戏上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吗?」

    「还没啦!我这次不会输,而且也有那家伙在啊。」

    这个可恶的老爷爷。因为不想输,所以就邀请了初学者基尔啊?这家伙真是的。

    而且这个臭老头只要连输好几次,就会立刻举起手要打人──或者该说是砍人才对。虽然我以前凭着钨制身体好不容易挡了下来,不过……

    现在的沃鲁多拥有究极之剑,也就是用魔力所制成的剑刃,那东西很难对付。那么我在游戏上输给他好了──但那明明就是唯一一项我能赢过沃鲁多的东西耶?我才不干呢。

    若是这样,那要怎样做才好呢?这很简单。只要别到谒见厅去就可以了。

    「沃鲁多、基尔。抱歉,我想麻烦你们稍候一下。」

    我在通往谒见厅的门扉前喊住了两人,随便搬出我有想确认的事情等等理由。

    然后回到谒见厅的我──

    「阁下!剑圣、皇帝……?」

    「我知道。路易丝,那东西已经做出来了吗?」

    我安抚着因为不速之客而心生困惑的路易丝,告诉她我想要使用那个为防万一而准备的东西。

    「阁下,那个还没──」

    「要用就得趁现在了吧。」

    我知道从旁边继续插嘴的路易丝不喜欢那个东西。如果我说要在没发生任何问题的时候使用那东西,她肯定会反对的吧。

    但就只有在现在这个时机,她简单地接受了我的意见。因为这是紧急事态嘛。

    「我明白了……使用它吧。毫无问题地打造出来了……呜呜,我本来想把它打造得更豪华的说。」

    路易丝垮下肩膀。不过从我的角度来说,我正因为不用听她抱怨就能成功实行而感到高兴,不用再听那些名为建议的怨言就解决了。

    回到第一层迷宫的我,对着沃鲁多跟基尔抱歉地摇摇头说道:

    「不好意思,现在迷宫正在迎接新的时期,应该很难抵达谒见厅吧。」

    「啊?你在说些什么?打开那道门就到了不是吗?」

    曾经来过谒见厅的沃鲁多,打开我走出的那扇门──

    「……原来如此。」

    ──接着一脸愕然。基尔也往内窥伺着门的另一头──

    「是座山呢。」

    位于门扉另一头的东西并不是谒见厅,而是片广大的山区。

    「我才刚做出第二层迷宫而已。虽然我能经由门扉自由跨越阶层之间,但沃鲁多跟基尔应该办不到吧。」

    未来遇到增加下属的情况,光靠第一层迷宫可能会没办法全部容纳进去也说不定。为此,我从鸟妖跟岩蜥人的嘴里问出他们以前居住的是怎么样的地形,再以那些话为基础打造出像山脉的第二层迷宫。

    由于这是我为了能够接纳大量人口而制造的,当然广阔到第一层迷宫完全无法相比的程度。路易丝实在是太杀风景了,虽然她提出应该要建成豪华场所的意见,不过被我当成耳边风了。

    这是个比豪华场所还要宽阔的地方。而且我在宽广度之后,追求的是防御容易度。

    山脉是种不同于森林,在防御方面很杰出的地形。那里不但辽阔,再加上还拥有能让不管剑圣或皇帝都折返的力量──原本应该是这样才对。

    「哦,看起来很有趣嘛,我来逛一逛吧。」

    「呵呵,阿信还真会娱乐别人耶,这层才刚做出来的迷宫引起我的兴趣啰。」

    咦?等等,回去啦!天色晚了喔,这里可是山喔,很危险喔!

    不过两人完全不理会那种事情,已经走出去了。

    为什么要往前走啊!给我折返啊!给我回来啊!就只会迷路的喔!

    我的那些祈愿如同断绝了一般。在沃鲁多的带领下,他们完全就像早就知道答案似地行走于第二层山脉迷宫之中,前往第二层迷宫连接着谒见厅的门扉所在方向。

    看来我能安宁歇息的日子还远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