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5掘 无论在世界何处,人就是如此
    Side:艾尔修·劳·罗修尔

    我以在这块大陆争逐霸权的罗修尔王国的第三公主的身分,出生在这世上。这也就代表,我身负引导国民这分重责大任。

    从我懂事之后,一直被教导罗修尔正是可以为这块大陆带来和平,唯一一个坚持正义的国家。只有在罗修尔的庇护之下,国民才能安心生活。

    而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只要到王城下头的城镇,大家都会笑着迎接我说「艾尔修公主万岁!!」。所以,我也认为自己得为这些国民付出。

    手无缚鸡之力的王族根本不可能到前线战斗。我这个公主,不,什么都办不到的我怎么可能办得到这种事呢。尽管我跟父王及姊姊商量过,但他们却说「要是我们受伤,国民会伤心的」,完全不接受我的意见。

    在我毎天不断寻找还有什么能做的事时,姊姊跟小姊姊似乎已经看透我要做的事根本不可能办到,总是对我说「艾尔修,你有这份想法就很够了」、「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根本没有艾尔修能做的事啊」。

    然而有一天,我的女仆奥莉尔似乎看不下去我这样子,对我说道:

    「虽然越矩,但我有个想法。依照公主殿下的想法看来,只要您不到战争的前线,而是在后方施展治疗,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听到奥利尔的话,我不禁大吃一惊。

    「的确……是这样呢。是我的想法太狭隘了。并非只有站到前线才是为了国家以及国民做事。奥莉尔,谢谢你。还有,可以替我寻找回复魔术的教师吗?原本应该是我自己低头去找老师的,但我是公主,要是随便行动,不仅父王、姊姊,就连国民都会感到不安。」

    「遵从艾尔修公主的吩咐。」

    在我一步步学习回复魔法的过程中,奇迹出现了。

    那是在我跟平常一样,跟奥莉尔一起使用学会的回复魔法治疗受伤的人时发生的。突然有一团温暖的光芒包围了我……阿罗乌利特大陆的三位女神之一,慈爱的莉莉修女神降临在我的眼前。

    「艾尔修·劳·罗修尔,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见了。你为了国家以及人民,自己努力寻找方法,更持续努力……」

    我当场跪在地上。

    「您、您过奖了!还有许多生命是我无法挽救的。能受到莉莉修女神这番称赞的人……不应该是我,请祝福其他努力生活的人吧。」

    听到我这些几近无礼的话语,莉莉修女神更是止不住笑容。

    「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如果是你,若是受到我的祝福也不会走偏,更能拯救应当被拯救的生命吧。来,接受吧。」

    光芒包围了我,赋予了我「治愈圣女」以及「优秀的魔法才能」这两个技能。

    听我说到这里,悠纪忍不住说「这真是太莫名其妙了」。他是这么说的:「太老套,无聊死了……而且照这个发展以后一定会出事。啊,现在不就有个倒霉的公主在眼前了嘛。」

    他说得完全没错,真是太丢脸了。

    就这样,由于我在国民面前受到了女神祝福,也被称呼为「圣女大人!!」,比起之前,更能为国家以及人民效力了。

    可是,这样的时光却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我们在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中落败了。

    虽然不知道详细,但我被要求到敌国的某个村庄去。

    「那个村庄被无能的领主虐待并压榨,人民都在寻求救赎。我们先过去保障那村庄的安全,并解放他们。希望公主……不,圣女大人就请待在安全的地方,负责治疗村民。」

    我为了报答莉莉修女神的恩惠,毫不怀疑地前往那座村庄,但看到的却是惨遭蹂躏满目疮痍,毫无任何一人生还的惨况。

    「有、有人在吗!?有人吗!!有人在吗!?」

    奥莉尔紧紧压制住打算飞奔而出的我。

    「艾尔修公主,请您冷静。先行部队在哪里!?」

    奥莉尔这么说道,并要求军队散开后不久,看来像是先行部队的人便来到我的眼前说道:「是!已经遵照圣女大人的命令。彻底歼灭所有强硬抵抗的村民了。看来这里已经能照我们的预定当作中继点来使用了。真不愧是继承陛下血脉的公主,充满了远见,太令在下佩服了。」

    对方低着头,高兴地告知我这消息。然而我……

    「咦?咦……?怎么回事……奥、奥莉尔……」

    这么残酷的情况全都是因为我的命令?我完全不懂。

    奥莉尔露出痛苦的神情,将我带到帐篷内,这么说明了:

    「艾尔修公主,很抱歉。看来我们被当成攻打他国村庄的借口了。」

    奥莉尔所说的话,过了一阵子才传到我的耳里。

    「要、要是我没来的话,这、这座村庄……这些村民……」

    我的脚边有一个玩偶。

    ……一个被血染红的玩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尔修公主,请您冷静!!艾尔修公主!!」

    在那之后一个月,我国军队将村庄当作据点,顺利侵略、打下敌国的城镇。

    什么「优秀的治愈圣女」啊……现在这样子,只不过是在四处洒落鲜血罢了。

    Side:莫布

    「不要!救救我!!住手!!」

    我的眼前是位正被刀子切割着身体,遭受凌辱的少女。

    当然,凌辱她的人就是我……一点也不有趣。

    我的女儿也应该差不多这么大了吧……啊啊,感伤的想法混入了我的脑袋。

    「啊唔!?」

    我将刀子狠狠地挥下。

    就这样刺了她好几次。

    「啊啊、爸爸……妈妈……」

    她的瞳孔逐渐扩大,最后一动也不动。

    「唷,你似乎也没乐到嘛。」

    莱亚满身是血地站在我的身旁,他的脚边也跟我一样,躺着一位死亡的少女。

    「你那边怎样啊?凯斯。」

    「不啊啊啊啊啊!?住手——!!」

    惨叫声传遍了周遭,但凯斯却毫无表情地将火球砸向女性的脸。

    「嘎啊啊啊叽咿咿咿咿咿!!」

    她发出了已经不像人类,更别说是女性的声音了。

    而在几秒之后,就再也听不见声音,只留下人肉烤焦的味道。

    「一点感觉都没有。」

    凯斯这么说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我们三个攻陷了这座隶属罗修尔的城镇,正在享受工作完成的乐趣。虽然一点也不有趣就是了。

    「过去的英雄……对于的我们真是现在求之不得的技能啊。」

    然后,我们随便吃起了东西。

    「是啊,所以我们才能这样随心所欲地享受。」

    莱亚回答了我的话。

    「无论有没有技能都无所谓。我们要不断折磨并毁坏圣女的一切、否定她的名声再向世人揭开其真面目,最后将她碎尸万段。」

    凯斯已经不会再讲出「杀」这种简单字眼。

    为什么我们会做出这么骇人的行为?

    很简单。

    因为我们也曾受到这种对待,只是以牙还牙罢了。

    感觉很幼稚?我也知道。但是,我妻子与女儿的仇以及我无处可去的愤忾……在我心里已经全都交乱一片了。

    当时我只是很普通地当个冒险家,幸运遇到了好朋友,得到了妻子和女儿。

    某天,一群魔物袭击了城镇,情况曾一度相当危急。

    然而一回神,我已经成了那城镇的英雄。也在那里遇到妻子,更有了女儿。她们是我的宝物。无论什么宝石或贵重金属都比不上的宝物。

    当我对伙伴莱亚说出希望他也能获得幸福后,他这么回我:

    「不好意思,我可是也有互订终身的人啊。」

    我们认识很久了,对方肯定是这村庄的女孩吧。虽然年龄有点差距,但要是莱亚跟对方能获得幸福,其他都无所谓了。

    「还有你啊,你选对象时应该很辛苦吧。」我向在这城镇时常配合的魔术师搭话。

    为什么说他很难选对象?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家伙是这座城镇领主的儿子,也不知道他脑袋在想什么,竟然成为了冒险家。

    「那~我想要莫布的女儿。」

    听到他这么说,我真的气炸了。大叫着「等你打倒我再说吧!!」,给酒店添了不少麻烦……那段日子真的很开心。

    有一天,有风声说罗修尔军前往莱亚恋人所居住的村庄。听说是圣女负责引领的军队,我还以为她们是为了救济。

    尽管我们是敌国,但也曾听说圣女为人民献身的消息,不过,因为莱亚实在太担心了,就拜托凯斯协助派给我们任务——前往村庄调查罗修尔的动态。

    一切就从这里开始崩坏了。村庄全都被烧毁……只剩下尸体。

    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抱着女友尸体的莱亚。

    「莫布、凯斯,我没事。」

    哭着说这种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虽然我们向领主报告了这件事,却没收到希望的反应。

    即使在敌国,圣女殿下也被认为是位充满信仰且无私献身的人。

    所以在没有确实证据的状况下,要是指称圣女率领军队歼灭了村庄,将与周遭的所有人为敌。

    结果,在那一个月后,罗修尔军开始以那座村庄为据点攻击这座城镇。因为没有先预测到对方的行动,城镇根本来不及反应。

    整座城镇仅剩一些人活了下来,其他全都被杀死了。

    到了这地步,这边的高官终于承认是圣女举旗进攻,也开始积极进攻罗修尔。

    对我来说,已经太迟了。

    莱亚跟凯斯的眼神亦失去了生气。我们毫不后悔,反正我的宝物已经都不在了。

    因此,我们也失去了道德与伦理,行为与一般的盗贼没两样。不,盗贼还会留下可用的东西。或许还比我们好。我们则是会毁掉一切。

    「啊啊,圣女殿下在哪里啊……」

    我这么说着,抬头看向天空时,一台相当眼熟、高揭着旗帜的马车经过了眼前。

    Side:艾尔修·劳·罗修尔

    自从那座村庄被歼灭了之后,战争变得愈来愈激烈。我方之后击溃了更大的城镇,但对方也更激烈地反击。无论是我们或对方,都有许多村庄与城镇遭到烧毁破坏。

    以血洗血……但最后,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是我引起了这场纷争。

    尽管奥莉尔温柔地否定我的话,然而那座村庄的惨况还是无法从我的脑海中抹去。

    「烟……」

    这里应该是我们的国家,可是,那张旗……看来对方也入侵到我国来了吗?

    「马车夫,不好意思,这里似乎有危险,请您尽快驶离这……」

    在奥莉尔话还没说完之前,马车突然翻倒在地。

    「唔嗯……」

    全身都好痛……我抬起头后发现奥莉尔虽然也因为疼痛而皱起了脸,但她还是像是要保护我一般,紧紧抱住我。

    「艾尔修公主……您……没事吧?真的相当抱歉。」

    奥莉尔的脚朝着一个不自然的方向扭曲了。

    「奥莉尔!!我立刻帮你治疗……」

    但是,当我发现时,我却已经直接跌到了地面。

    「咦……咳咳……」

    嘴里吐出的声音,简直就不像是从我自己口中吐出的。

    「艾尔修公主……!!」

    「喂喂喂,她叫她艾尔修公主呢……」

    「是啊。」

    「这女人就是圣女啊。」

    于是,我就被眨为了奴隶……不,这也算是理所当然的报应吧。

    Side:奥莉尔

    我没能守住艾尔修公主……

    现在,我们被三位疑似佣兵的人当作奴隶,并每天遭受暴行……

    「好痛!!」

    艾尔修公主的惨叫声传了过来。我得挺身保护艾尔修公主不可。

    「住手……」

    我尽力地爬向艾尔修公主,我在被他们抓住的时候一只脚骨已经骨折了,后俩又被这些佣兵折磨另一只脚,还有一只手腕……

    「好痛……!!」

    艾尔修公主的惨叫再次响起,但当我好不容易爬到公主那里去时……

    「什么?喂,莱亚。」

    「知道了。」

    被称为莱亚的男人随便地扯起我骨折的腿,将我拉离那里……

    「唔啊……!!」

    剧烈的疼痛让我的眼前泛起水气。

    当我拚命忍耐疼痛时,被称为莱亚的那男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这魔力的流动方式……是迷宫吗?这位女仆,我想到一个好点子了。」

    莱亚空虚的眼神转向了我,冷淡地这么说着:

    「喂~莫布,这附近有个迷宫。」

    「所以要怎样啊?喂,圣女殿下你的血弄脏我了,真脏。」

    被称作莫布的男人则又挥起了拳头,打向艾尔修公主的脸颊。

    「…………」

    艾尔修公主似乎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莱亚看着艾尔修公主那悲惨的模样,继续说着:

    「只要成为哥布林的新娘,她应该就能感受身为女人的喜悦吧?」

    「啊啊啊啊啊!!」

    愤怒染红了我的双眼。竟敢这么过分地对待艾尔修公主,甚至还要剥夺她身为人最底限的尊严,这些人渣……!!

    「吵死了,你这臭虫。」

    听到对方咒骂声的同时,我的头也受到了打击,再次坠入了黑暗。

    Side:和也·鸟野 主角在这里喔?

    嗯?

    我看着屏幕,对敌人奇怪的行为感到惊讶。

    冒险者们并没将奴隶当成盾来回避攻击,而是直接将奴隶们丢给位于他们正面的G队第一小队。

    『喂,这些女人给你们。快点上了她们吧。』

    透过喇叭,我听到他们这么说。

    啊啊,原来如此。仔细一想也是可以理解。主人可以随意调阅奴隶的状态。也就是说,这三个冒险者也知道这两位奴隶正是公主与她的女仆。

    但是,他们不仅没将她们交给罗修尔的敌国,也没放回罗修尔,看来他们之间有私人恩怨……

    嗯~真是充满了故事~充满了鲜血的味道~~

    但很抱歉,我丝毫没有配合他们创造出充满戏剧性结局、或是悲剧性结局的意愿。

    就算背后有着如电影般精彩的故事,但为了生存下去,我也有着自己的目的。

    「指令。继续作战,干掉他们。」

    我做出了指示。

    说穿了,「无论在世界何处,人就是如此。」不是吗?